第340章 做得真是太棒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340章 做得真是太棒了!(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的視線聚焦在本子的人物關係圖上。

儘管團藏後面的記憶他還沒有去進一步的查看,但是僅僅從目前所掌握的情報來看。

團藏之所以能夠出山來做這個火影輔佐,跟三代禮賢下士般的邀著莫大的關聯。

甚至於……

可能三代在聽到團藏說的那些話的時候,知道團藏的做法是不對的,但是他又沒有其他的辦法。

正如在正式劇情中要滅掉宇智波一族那樣。

事情已經到了那個份上。

如果不做就會陷入到被動當做。

那麼……

還不如主動出擊!

「團藏這把劍可以說是雙刃劍,三代需要團藏的幫助才能夠坐穩火影的位置,但是又要提防著團藏會不會篡逆去奪取火印的位置。」

「不過想來也是……」

「三代必須先要握緊這把劍,將自己的火影之位牢牢把握在手裡才行!」

青羽默默的自言自語嘀咕道,現在他已經理解了為什麼三代那麼貪戀火影之位所帶來的權勢了。

一切來之不易啊!

三代為了火影之位已經付出了太多太多的東西了!

這要他怎麼能輕易放棄火影的位子呢!

「看來水門想要繼承火影之位,單單有功勞還是不夠的啊!」

青羽揉了揉自己的額頭,眼眸中閃過一抹若有所思的眸光,隨後便直接將本子上的這一頁給撕了下來。

這張已經被寫廢的了紙,落在青羽的右手上。

只見青羽輕輕一點。

嘩啦啦!

這張寫著三人關係圖的這張是瞬間碎成一片片的紙屑。

緊接著。

這些紙張翻卷堆疊起來。

變化成一個個不同的樣子。

這種感覺就像是有一雙雙無形的大手在空氣中玩著摺紙遊戲一樣。

隨著這些紙張變化成為各自不同的模樣,隨後又聚集在一起,重新變成幾張零碎的白紙,上面的內容隨著幾次碎裂之後,已然消失不見了。

青羽的右手接過這張紙之後,紙張直接融入到了他的手心裏面,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整個過程僅僅發生在瞬息之間。

根本沒有造成任何的影響。

青羽在處理掉這張紙之後,便向著辦公室大門的方向走過去,打開大門,走進黑乎乎的走廊裡面。

「哇~~~」

「啊~~~」

「嗯~~~」

一道道慘叫聲隱隱傳入到他的耳朵裡面,這些聲音從不同的小隔間裡面傳出來,顯然是正在進行著拷問的工作。

青羽並沒有在這些小隔間的門口有過多的停留,而是直接向著他原本所在的7號小隔間走過去。

就在他走到那熟悉的小隔間門口的時候。

裡面不斷響起激烈的肉體碰撞的聲響。

「啪——啪——啪——」

這些聲響激烈而狂猛,富有一定的節奏感,再配合著被拷問人的尖叫,儼然在青羽的腦海中,勾勒出了一幅幅的拷問場景畫面。

青羽隔著小隔間的門,都能感覺到裡面的激烈程度,默默的點了點頭。

「做得真是太棒了!」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為山中一真豎起一根大拇指,果然如他所料想的那樣,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隻惡魔,只是平時里沒有覺醒而已。

貓臉惡魔這個稱號完全放在拷問部中的任何一個忍者的身上。

只要告訴他們可以放肆的對那些待審嫌疑犯做任何的事情,讓那些待審嫌疑犯對拷問部產生恐懼,最終不敢再犯罪,為木葉村減少犯罪率的重要方法。

青羽沒有再具體去看山中一真是怎麼扮演貓臉惡魔的。

這些都不重要。

只要是大家各自都在扮演貓臉惡魔就可以了。

這樣貓臉惡魔的身份就變成了一個公共身份,那麼在貓臉惡魔身上不管發生什麼,都不可能僅僅只是追究到一個人的身上。

隨即。

青羽在知道了山中一真已經進入狀態之後,直接轉身離開了,返回了他的辦公室。

……

不知不覺間。

一整天的時間就這麼過來了。

青羽幾乎沒有做什麼,就是在辦公室裡面翻閱團藏的記憶,他看到了團藏開始放手大幹的時候。

每天都在不斷的積蓄力量。

這段日子足足有三年的時間。

若是快進得太快則是可能會錯過某些細節。

但是一點點看又太過麻煩了。

不過……

青羽還是決定慢慢的研究,他要親眼看看團藏這麼多年是怎麼做的,就像是一個實習生,坐在老司機的後排上,老司機是怎麼在彎道飄逸中做出極限操作的,不僅能夠觀察對方的操作,還能學到一些技術!

青羽離開了辦公室后,直接向著宿舍的方向走過去,很快就回到了宿舍之中。

關好宿舍的門之後。

青羽立即雙手結印,施展了一個影分身,令其出現在宿舍之中。

「你代替我在這裡。」

青羽對著影分身交代了一句,隨後立即施展飛雷神之術,整個人瞬間消失不見,直接出現在了高塔一層的方向。

霎時間。

一幕幕景象出現在他的面前。

那些在他前一段記憶裡面還停留在木塊的東西,現在這些已經完全拼湊成了一個個傀儡。

雖然這些傀儡並不複雜,沒有什麼機關,但是整體上確實一個能夠完整控制的傀儡了。

「取消掉吧!」

青羽到來之後,視線落在這些影分身上,他覺得可以將這些影分身的經驗集合過來了,這樣在他的腦海中進行總結過後,再次施展出來的影分身,實力要更加的強大。

「是!」

這些影分身異口同聲的同時應聲道,就在他們說完之後,一道道氣爆聲接連響起,隨即一道道記憶湧入到青羽的腦海之中。

這些記憶都是剛才那些影分身所帶過來的記憶,頓時令青羽的腦袋震蕩了一下。

嗡!

青羽感覺腦殼都跟著疼痛了一下。

「這影分身修鍊法真不是一般人能夠使用的!」

青羽忍不住感嘆一句,就連他每一次使用影分身修鍊過後,大腦都會受到極強的衝擊,要知道他可是仙人體,本身就有著極強的抗性和恢復的能力,這都會被影響一些,那就更別說普通人的身份了。

鳴人能夠通過這種方式快速的進行修鍊,不僅跟鳴人的查克拉渾厚有關係,更是跟鳴人強大的身體恢復能力有關。

若是換做普通人的話……

怕是經過幾次多重影分身的修鍊之後,就會被這些處理不好的情報信息以及消耗了許多的查克拉而導致大腦的崩潰。

片刻之後。

青羽從這些情報之中恢復過來。

經過全新的總結之後。

他對於傀儡的製作已經有了相當一部分的經驗。

當然。

他還只是停留在最為基礎的製作傀儡上。

跟那些比較強大的傀儡師。

還是沒有辦法相提並論的。

頂多算是初學者!

至於為什麼要學習傀儡術……

青羽覺得二代風影的思維還是很正確的,那就是有些時候一個人,沒有辦法成為一支軍隊。

他確實可以施展影分身之術。

但是他在看過二代風影關於傀儡製作的理論之後,覺得傀儡有很多是本體無法做到的事情。

就比如……

青羽可以跟寄壞蟲締結契約,將寄壞蟲放入到傀儡當中,從而讓傀儡代替忍者本身,施展油女一族的秘術。

甚至於他還可以製作出一個身心轉換傀儡,達到特定的某些目的。

自從青羽在那些砂隱村忍者的記憶裡面看到了二代風影關於傀儡術的知識教學之後,就開始在默默的製作著傀儡。

「確實還是挺麻煩的。」

青羽發現這些傀儡的製作,就像是那種精密的工匠,不僅要兼顧強度,還要考慮靈活度,沒有親自製作的時候沒感覺到什麼,現在他做了幾天,發現還真是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

頓時。

青羽雙手抬起快速的結印。

他將雙手的兩根手指交錯在一起,在胸前比劃了一個十字,擺出的正是多重影分身之術的印。

「多重影分身之術!」

青羽心念一動,全身查克拉都涌動了起來,瞬間面前出現了上百個影分身。

「現在你們每人認領一個傀儡,將傀儡沒有製作完成的地方補全,然後便開始修鍊傀儡操控術。」青羽對著這些影分身交代道。

「是!」

這些影分身立即應了一聲,隨後他們的身影紛紛閃逝而出,快速的落在每個傀儡的前面,開始進入到各自的工作當中。

青羽看到這一樣的一幕,默默點了點頭。

這些傀儡在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時候,說不定會有特別的功效,對此他還是挺期待的。

青羽邁開步子向著高塔三層的瞭望台走了過去,他站在瞭望台上,俯瞰著面前的樹木,思緒開始快速的發散起來。

「不知道水門將仙人模式修鍊到什麼程度了,能不能撐過三分鐘,這老爸也比兒子快太多了吧!」

青羽忍不住吐槽了起來,在他最直觀的感受裡面,水門的仙人模式似乎比藥師兜還要短小無力。

「玖辛奈有沒有可能也學會仙人模式呢?」

青羽又向著玖辛奈的身上想了過去,他對玖辛奈的了解並不多,以前看動漫的時候,所了解的一切不是在回憶裡面,就是在番外之中,正式劇情中就連穢土轉生她都沒能沾上一點邊。

這讓他不是很清楚玖辛奈的真實能力究竟是怎樣的。

有多大的實力。

又有多大的潛力。

有沒有可能成為完美九尾人柱力,能夠進入到九尾查克拉模式。

若是再能夠在妙木山中學會仙人模式的話。

未來未必不能解鎖出仙狐模式來。

這樣的玖辛奈。

實力未必會比鳴人更差吧!

畢竟玖辛奈是實打實的純血統漩渦一族族人,正版的紅頭髮,體內更是完整的九尾,目前的起步來說,比同時期的鳴人更高一些。

「第三次忍界大戰又發展到什麼程度了呢?」

青羽微微蹙眉,最近這段時間,他已經失去了外界的情報,自從雲隱村對木葉村進行奇襲之後,木葉村就像是跟外界隔絕了一樣。

目前他能夠知道的是霧隱村很可能會去偷襲雲隱村,並且與雲隱村戰鬥在一起,但是究竟有沒有發生這些事情,根本不得而知。

另外就是砂隱村應該向雨隱村進行了襲擊,不過這個倒是不難猜測,砂隱村應該會鎩羽而歸。

至於岩隱村……

青羽猜不到大野木那個壞老頭子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這個處於旁觀者的勢力。

反而可能會影響戰爭未來的走勢。

嗡!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腦袋突然震蕩了一下。

正是守在宿舍裡面的影分身取消了,給青羽帶來了一條情報。

「團藏的傷勢複發了?!」

青羽眉頭緊緊皺起,他的影分身剛剛就在宿舍當中,代替著他在屋子裡面待著,可是就在剛剛的時候,森乃伊頓找到了他,跟他說團藏的傷勢複發了,需要他再出面治療一下。

青羽的影分身在聽到森乃伊頓的話之後。

立即巧妙的給出了回復。

他讓森乃伊頓挨個暗部宿舍的門敲過去,名義上進行一次查房,實際上則是擺出相對來說比較沉重的表情,不要讓任何人發現出什麼問題來。

最後他跟森乃伊頓約定在後者家中見面。

青羽影分身此話一出。

森乃伊頓當場就愣住了。

這怎麼感覺就他家裡似乎是可以隨隨便便就進去一般。

不過。

現在這個時候。

他已經來不及想那麼多了。

畢竟小春大人那邊已經找到過他了,跟他說團藏大人的傷勢出現了問題,若是不能得到及時的治療,將會可能導致死亡。

正因如此。

森乃伊頓在聽到青羽的回答之後。

立即開始去各個暗部的屋子去敲門,通過這樣的方式對他找到青羽的這件事情進行掩飾。

就在森乃伊頓離開之後。

青羽的影分身便直接取消掉了,帶著這個情報重新的回到了青羽的身上。

「三代,這是你想的辦法吧!」

青羽雙眼凝視著面前的樹林,他在讀取團藏的記憶的時候,已經看出來三代的一些策略了。

現在這確實是三代能夠做出來的事情。

青羽在通過一個神秘的身份對團藏進行治療之後,未來的一段時間裡面都不會再使用這個身份出現了,想必三代也是能夠猜測到這件事情的,那麼則是會非常清楚,如果不使用一點手段的話,這個神秘的醫療忍者很難找出來了。

現在就是使用手段的時候了!

「可是……」

青羽的眉宇間流露出那麼一絲絲的不解,不管是他站在木葉村的立場上,還是站在三代的角度上,都不是很清楚,為什麼一定要找到他呢?

「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嗎?」

青羽覺得他以一種特殊的身份,將團藏給治療好了,並且深藏功與名,根本不在他們的面前顯露出來,就這樣默默的過去不好嗎?

「算了,去看看吧,萬一團藏真不行了呢!」

青羽無奈的嘆了口氣,他知道現在出現這樣的狀況,三代等木葉高層已經找到了森乃伊頓,那麼如果他不肯去的話,森乃一度便會承受非常大的壓力,甚至最後都有可能被迫說出他的身份。

看來……

三代已經精準的發現了。

森乃伊頓就是連接他們之間的紐帶。

根本不需要去人群中將他給揪出來,只要通過手段讓森乃伊頓來找他就可以了。

頓時。

青羽控制著查克拉連接到宇智波斑的棺材處。

嗖!

青羽立即施展飛雷神之術,身影一閃,直接消失不見,轉瞬間便直接來到了黑乎乎的棺材處。

他將雙手觸碰到棺材蓋子上,通過查克拉施展超輕重岩之術,直接將棺材蓋子的重量近乎清零了,隨後抬起了棺材,將裡面醫療忍者的服飾和面具拿了出來。

青羽並沒有像先前那樣直接將這身衣服套進去。

而是將身上暗部忍者的服飾直接拖了下去,將那些衣服放在了棺材的邊上,並且沒有蓋上棺材的蓋子。

下一刻。

青羽從棺材裡面拿出短短一截的木頭。

這是他事先準備好的。

「以防萬一變個形象吧!」

青羽在說話的時候,身上的紙片開始亂飛起來,瞬間將式紙之舞與神之紙者之術和變身術結合在一起,整個人直接變成了另外一副樣子,正是薩摩廉太郎的樣子。

最近他使用這個樣子比較順手。

「不對!」

青羽剛要行動,便忽然覺得這個形象有點問題,若是三代那邊有備而來,最後真的迫使他暴露了樣貌的話,那麼自己就是薩摩廉太郎的事情就會被森乃伊頓知道了,而且也會讓森乃伊頓被連累到與霧隱村忍者勾結在一起。

這樣的帽子一旦扣上的話。

那麼就很難摘下來了。

青羽幾乎是在一瞬間就意識到了這件事情。

「現在的變身術並不是為了搞事情,而是為了掩飾身份,那麼不能變成外村人的樣子,既然如此的話……」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想到了一個絕佳的形象,頓時控制著身上的紙片再次翻飛起來,一張張紙片他的身體表面像是在洗牌一樣,最後重新呈現出一副新的模樣來。

他的形象上身穿黑色緊身作戰服,外部配以藍色的疊層掛甲,雙肩處配以連著背部的白色羽絨毛領。

銀髮紅瞳。

臉上帶著護面樣式的鐵質護額。

臉頰上有著三道紅色印記。

佩戴的巨大護額上有著木葉村的標誌。

整個人整體所呈現出來的形象,正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老師,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

青羽通過猿飛日斬的記憶已經將千手扉間的形象看得非常明白了。

「若是到了逼不得已的時候,被三代摘掉面具的話,不知道三代會是什麼樣精彩的表情。」

青羽笑著說道。

其實他在翻閱團藏記憶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千手扉間這個身份重出忍界的可能性。

根據團藏的記憶,自從他們從雷之國逃離之後,就沒有再看到過千手扉間。

雷之國傳遞過來的情報是千手扉間已經陣亡了。

並且當時負責追擊千手扉間的金角銀角也都跟著死亡了。

可是……

三代和團藏並沒有看到扉間的屍體。

這一段事情在青羽看到團藏記憶的時候,就找到了這麼一個盲點,剛好可以加以利用。

而且根據他的猜測。

大蛇丸在若干年後中忍考試中能夠通過穢土轉生將千手扉間給通靈出來,並不是找到了千手扉間的屍體,而是找到了本來就保留在村子里了的千手扉間的個人信息物質。

「我個人還是希望這次不會暴露出來的,畢竟森乃伊頓還在旁邊,千手扉間的身份還是留在更有趣的時間來使用吧!」

青羽覺得千手扉間的身份是可以在更多的時候來搞事情的,他已經掌握了千手扉間所研究的飛雷神之術、多重影分身之術、互乘起爆符之術、以及許多改良版的水遁忍術,再加上他強橫的查克拉,完全可以模擬出千手扉間的效果了。

若是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突然出現在當下的忍者世界的話,應給能夠產生很有趣的效果吧,至少威懾力是會存在的,各個存在的三代影還是沒有辦法跟扉間相提並論的,更何況千手扉間是千手柱間的弟弟,在許多人的心中,扉間也是個傳說。

隨即。

青羽開始將那件白色的醫療忍者服飾穿在身上,整個人套得嚴嚴實實的,從外形上看起來,跟去給團藏治療的時候沒有什麼不同。

青羽右手探出拿起地面上的白色面具。

將面具佩戴在臉上。

再配合上醫療忍者的防護服。

將自己完美的包裹在裡面了。

至此。

青羽已經完全不用擔心會暴露了。

他在自己的身份上加了好幾重的保險,就算是被撕破了面具,還有一層扉間,就算他們懷疑扉間是假扮的,也絕對不會懷疑到他的頭上。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已經將服飾完全換好了。

他控制著感知能力確定到了森乃伊頓家裡地下室中的那個飛雷神術式。

嗖!

青羽身影一閃而逝,直接出現在了森乃伊頓家裡的地下室中。

「現在這個時候森乃伊頓應該還沒回來。」

青羽讓森乃伊頓去挨個的暗部宿舍查房,不僅是為了要掩飾森乃伊頓來過他宿舍的事情,還有就是在給他施展飛雷神之術提供一個空間。

「嗯?」

青羽剛要從地下室中走出來,便看到了那些被擺滿的道具,各種皮帶手銬狼牙棒,地面上還有沒來得及收拾的蠟漬。

「玩得挺好啊!」

青羽笑著點點頭,他只是視線掃過一遍后,便直接沿著地下室的樓梯向上,沒有在這裡過多的停留。

青羽走都樓梯頂端的時候,推開森乃伊頓家裡的擋板,直接從地下室裡面鑽了出來。

他已經通過感知能力確定了屋子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所以也不怕遇到什麼人。

他大搖大擺的走到了森乃伊頓家裡客廳的沙發上,直接坐在了上面,雙眼平視這前方,腦海中思考著三代找自己究竟是什麼事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十幾分鐘后。

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響起來,最後停留在大門口的位置,然後變得鑰匙插入到鑰匙孔的聲響。

咔嚓!

伴隨著門鎖打開。

森乃伊頓快速的開門,探身進去,雙眼定格在坐在沙發上的青羽的身上,瞳孔狠狠一縮,滿眼都是震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0章 做得真是太棒了!(求訂閱求月票)

44.14%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