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你叫什麼名字?(求訂閱求月票)

第341章 你叫什麼名字?(求訂閱求月票)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森乃伊頓怔怔的看著已經坐在沙發上等待著他的青羽,感覺自己的腦殼嗡嗡的。

要知道。

這裡可是他的家。

拷問部隊長的家。

就這麼輕易的被人神不知鬼不覺的進來了。

森乃伊頓的腦袋裡面突然冒出了一個很奇怪的想法,現在的情況是青羽告訴他了,那若是沒有告訴他呢。

豈不是隨時可以進來。

又隨時可以出去。

進進出出的根本沒有人能夠發現。

這不太好吧!

森乃伊頓的臉色比較嚴肅,他知道這是青羽為了躲避周圍可能會出現的視線所使用出來的辦法,但是這個辦法未免有點讓他難以接受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

森乃伊頓快速邁開腳步,走進他的住所,並且快速的反手關門,生怕外面有眼睛看到裡面的事情。

隨即。

森乃伊頓向著青羽走過去。

在距離沙發兩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

眼神複雜的盯著坐在沙發上的青羽。

青羽淡然自若的看著森乃伊頓表達心中的疑惑,面具後面的臉上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這些事情全都在他的預料之內。

他就知道森乃伊頓會驚訝。

畢竟一個人平白無故的出現在你的家裡。

這要是沒有提前打招呼怕是會被當成賊給抓起來。

不過。

青羽早就準備好了說辭。

這件事情相比於後面要去見三代的事情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完全可以說是不值一提。

「伊頓大哥,我在你們家裡面,留下了一個逆向通靈的捲軸。」

青羽抬手拿出一個捲軸,捲軸上面的術式有用過的痕迹,看起來就像是這次使用的一樣。

「逆向通靈捲軸?」

森乃伊頓眉頭緊緊蹙起,心頭的疑惑變得更加濃郁了,他直接盯著青羽,繼續問道:「青羽,你在我家留這個東西幹嘛?」

「伊頓大哥,你忘了嗎,上次你去火影辦公室復命,當時我一個人在你的家裡,外面又有著許許多多的暗部忍者,雖然我成功的突圍了,但是我必須要留下一點點的後手,所以我在出去之前,在你的家裡,放了一個逆向通靈術的捲軸。」青羽淡淡的解釋道。

「可是這件事情你怎麼沒告訴我?」森乃伊頓哭笑不得的說道,自己家裡直接被放了一個傳送陣,隨時可以進來,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奇怪了,還好他沒有跟老婆玩什麼太激烈的遊戲,不然那這個人突然出現的話,實在是讓他難以接受啊。

「伊頓大哥,如果我告訴你了,你不就把這個捲軸給排除掉了嗎,那我今天又怎麼進你的家門呢,我就是猜到了火影大人他們可能會再次使用一些方法引我出現,這才留下了這麼一點點的後手。」青羽向著森乃伊頓解釋道。

「你的意思是……」森乃伊頓立即將關注點從青羽手上的那個逆向通靈捲軸而轉移到了三代火影的身上,臉色頓時變得更加嚴肅而凝重了,雙眼緊緊盯著青羽,嘴唇微微蠕動,稍微遲疑了一會之後,說道:「這是火影大人要引你出去?」

「不然呢?」青羽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翹起,不過這在面具上並沒有體現出來,依舊給森乃伊頓呈現出那種淡然的姿態。

「難道說團藏大人的傷勢出現問題?」森乃伊頓在聽到三代的召喚之後,心裡隱隱有想到過這個問題,但是他並沒有太過當回事,更多的還是覺得是不是團藏大人的傷勢太嚴重了,或者是青羽的醫療經驗不足,在治療的過程中出了什麼問題。

可是。

現在他聽到青羽的話。

那強硬壓在心裡的懷疑,驟然間要爆發了出來。

不會吧!

難道說堂堂火影大人要使用這樣的方法把人給找出來嗎?

這也太怪了吧!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

青羽盯著森乃伊頓,眼眸中閃爍著思索的眸光,隨後緩緩的說道。

「三代火影大人不至於做出落人話柄的事情。」

「我覺得他會多少讓團藏大人出一些問題,畢竟小春大人是醫療忍者,想要做到這一點並不難。」

「如此一來他便可以利用這樣的方法,把我叫過來,讓我為團藏大人治療。」

「我要是去的話,就有暴露稱身分風險。」

「但是,我如果不去,伊頓大哥就會承擔更大的風險,以至於給村子高層留下一定的理由。」

「所以我必須要去!」

青羽緩緩的說道,他的語氣並不算太過強烈,但是任誰都能夠聽出他的決心來。

「青羽……」

森乃伊頓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心裡還是很感動的,畢竟對方是非常坦率的將這些話說出來的。

這已經不僅僅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行為了,更是為了他而去冒險的作為。

「其實你不去也可以的!」

森乃伊頓深吸一口氣之後,雙眼若有所思是的凝視著青羽,說出了一句在他心裡思慮了很久的話,「如果你能夠確定團藏大人的傷勢無礙,不會有生命危險的話,那麼就算你不去,他們也不會讓團藏大人死掉,如此來說這個陷阱就不攻自破了。」

森乃伊頓知道這個問題。

雖然這樣做有很大的成效,可以避免被套路到,但是卻還是要冒著很大的風險。

那就是他本人可能要被木葉村所排擠了。

當然。

這一點青羽也預料到了,而且不是他現在想要看到的狀況,其實只要他隨便去一下就可以了。

倒是問題不大。

「伊頓大哥,你什麼都不要說了,從他們做出這個決定之後開始,我就知道在團藏大人徹底康復之前,我可能要再去不知道多少次了,就當這是售後了吧。」

青羽搖搖頭,從沙發上做起來,手中拿出另外一個捲軸,捲軸上面封印的好好的,貼著燙金的貼條。

「伊頓大哥,這是逆向通靈捲軸,我把他交給你,如果再次出現這樣的事情,你就在家裡將逆向通靈捲軸打開之後再來找我,這樣我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到你的家裡了。」青羽交代道。

「這……好……好吧……」

森乃伊頓接過捲軸,他覺得這種事情怪怪的,根本不該這麼出現,可是又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無奈之下就只能接過了青羽遞過來的逆向通靈捲軸。

「青羽,你覺得團藏大人的傷勢是怎麼出現的,是你沒處理好,還是小春大人做的手腳?」森乃伊頓立即沉聲問道,其實他想說的是火影大人,但是他沒有能夠說出口,最後還是停留在小春大人那邊。

「我現在肯定不能肯定的說,但是我覺得我在治療過程中沒有出現任何問題,不過具體是什麼樣的一種情況,還是等我查看完團藏大人的身體之後,再給你一個結論吧!」青羽保守且嚴謹的說道。

「明白。」森乃伊頓點了點頭,隨後說道:「時間差不多了,這些話我們就不在這裡說了,現在我帶你去團藏大人那邊吧。」

「嗯,走吧。」

青羽跟著點點頭,跟著森乃伊頓,一起向著大門口的方向走了過去。

緊接著。

森乃伊頓帶著全身包裹好的青羽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

兩人這一路走過來,雖然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力,但並不是很多,絕大多數還是因為青羽所穿的服飾太過炸眼,倒是並不知道他們是去治療團藏大人的。

團藏大人傷勢被治好的問題已經作為木葉村當下的機密,根本不會讓其他的人知道。

現在木葉村的人們已經逐漸又恢復了往日時的狀態,畢竟就是忍者世界處於混亂之中,但是現在木葉村相對來說反而是安靜的,其他的勢力都在忙著各自戰鬥,根本顧不上木葉村。

十幾分鐘之後。

森乃伊頓和青羽來到了火影辦公室的門口。

火影辦公室的守衛似乎是已經被交代過了似的,他們兩人在看到森乃伊頓和青羽之後,便立即向著旁邊散開,給兩人留出一個直接進入的位置。

森乃伊頓根本沒有在意這兩個守門的忍者,直接邁開腳步走了進去。

青羽跟在森乃伊頓的身後,一起走了進去,直接登上樓梯,向著二層走廊盡頭走過去,那裡便是火影辦公室和團藏養傷的地方。

此時此刻。

走廊的盡頭站著一個人。

從架勢上來看就是在等待他們兩人。

正是木葉村的顧問水戶門炎。

「門炎大人!」

森乃伊頓在看到水戶門炎之後,立即向著水戶門炎躬身打了個招呼。

青羽跟著森乃伊頓一起。

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但是卻並沒有出言。

水戶門炎緩緩點了點頭,他的視線先是聚焦在森乃伊頓的身上,隨後快速的轉移到已經全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青羽的身上,那雙凝重的眼神彷彿是要透過那白色的面具看到青羽的表情。

「來了就好。」

水戶門炎點點頭,立即轉身向著旁邊團藏所處房間的大門推開過去,並且率先邁步走了進去。

「你們進來看看吧!」

水戶門炎沒有說太過激烈的話,這確實是他們早就已經設計好的事情。

就在森乃伊頓離開之後。

三代便將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兩位顧問都叫到了這邊,快速商量起關於那個該如何讓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再次出現的問題。

就在當時。

三代提出了一個建設性的意見。

那就是讓轉寢小春在一定程度上弄傷團藏,讓森乃伊頓將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再次叫過來的方式。

只要是團藏還在受傷。

那麼就可以將理由歸結到森乃伊頓找來到醫療忍者沒有治好的問題。

如此一來。

森乃伊頓根本沒有辦法。

必定會將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帶過來。

因為那是團藏大人傷勢的問題。

稍微沒有處理好的話……

那是將要背上害死團藏大人的臭名。

水戶門炎看到森乃伊頓和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一起來了,頓時就明白了三代的計劃成功了,已經成功的將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給帶出來了。

剩下的就看後面計劃的發展了。

其實。

他們在後面的計劃還是有些分歧的。

比如轉寢小春提出來,在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出現的時候,直接以沒有能夠將團藏治好而進行發難,以先聲奪人的方式,將這個神秘的醫療忍者給控制住。

不過。

這一點被三代給否決了。

在三代看來。

這個神秘的醫療忍者畢竟是將團藏治好的人,於情於理對於木葉村都是有重大貢獻的存在。

不該被那樣極端的對待!

正因如此。

轉寢小春改變了自己的觀念。

並且跟水戶門炎確認之後。

決定以一種相對柔和的方式來請青羽他們進來。

森乃伊頓站在門口,沒有立即邁步進去,在他的眼中這個黑乎乎的大門就像是能夠將人吞噬的大嘴,雖然不久前他剛剛來到過這裡,但是現在這裡依舊給他呈現出一股難以言喻的陌生之感。

森乃伊頓猶豫了一下之後,向著旁邊的青羽看過去,更青羽那面具眼孔處暴露出來的眼睛對視在一起。

「嗯。」

青羽默默的點了點頭,示意森乃伊頓可以走進去,並沒有多說任何一句話。

一時之間。

森乃伊頓立即收到了青羽所傳遞的信號。

立即邁開腳步率先走進到這從外面看起來略顯黑暗的屋子裡面。

青羽隨後跟著走了進去。

屋子裡面並不是完全黑暗的,在遠處團藏病床的位置,還是有著幾盞昏黃的燭光,將裡面的環境凸顯出一股說不出的陰暗之感。

「你們來了。」

轉寢小春的聲音淡淡的響起,語氣中根本沒有任何的驚訝,而且也聽不出任何對團藏傷勢的著急,完全看起來就像是很平常的樣子,甚至於連裝都不願意裝一下。

「是!」

森乃伊頓立即應了一聲,不過就在他應聲的時候,他已經通過轉寢小春那深沉淡然的樣子,看出來團藏大人的問題不大。

不管團藏大人的問題是自己出現的,還是青羽沒有治療好出現的,亦或是轉寢小春他們弄出來的,什麼原因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轉寢小春一定可以控制得住,根本不需要將青羽叫過來。

森乃伊頓的眼神已經變得深沉了起來,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幾乎可以確定,這就是木葉村高層們為了將青羽騙出來到這裡而是用的陰謀詭計。

「這位醫療忍者也來了啊!」

轉寢小春僅僅只是在跟森乃伊頓打了個招呼之後,便將視線聚焦在青羽的身上,眼眸中閃爍著意味深長的眸光。

上次發生的事情還歷歷在目。

她還沒有來得及將場子找回來呢。

現在正是絕佳的時機。

「你快來看看吧,團藏在經過你的治療之後,便再也沒有能夠醒過來,無論我們使用什麼辦法,都沒有辦法喚醒他的意識,從他的樣子上來看,就像是植物人一樣。」轉寢小春沉聲說道,他所說的話可以說是非常的嚴重了,這令得站在面前的森乃伊頓瞬間臉色大變,剛才還憤怒的心情,一下子就收斂了回來。

植物人。

這可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啊。

忍者世界也是有植物人存在的。

那些神經受到損傷處於昏迷狀態但是還活著的忍者大有人在,畢竟這裡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不同程度的戰鬥,哪怕是和平的年代依舊會有忍者去執行各種各樣的任務。

只是……

忍者世界的植物人並沒有太好的待遇。

他們在確認經過無法蘇醒過來之後,無論是人數稀缺的醫療忍者,還是早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的親屬,都將會達成一個共識,那就是放棄對這個植物人的治療。

這是不得已的選擇!

忍者世界是沒有辦法去養這樣一個閑人的!

更何況在忍者的價值觀裡面。

如何死去比如何活著更加重要。

那麼……

他們最終會選擇讓成為植物人的忍者以一種更加英雄的方式去死掉,而不是以這樣人不人植物不植物的方式苟延殘喘的活著。

森乃伊頓的臉色發生了極為強烈的變化,現在他不知道團藏大人成為植入人的這種情況是不是靠譜的,但是卻是讓他非常的擔心,內心中的方寸都已經亂了,剛剛還堅定的感覺頓時變得動搖了起來,已經不是很清楚這是不是真的是一場陰謀計劃了。

「好。」

青羽緩緩點了點頭,邁開腳步向著團藏所躺著的病床上走過去,直接來到了團藏的身邊,抬手向著團藏的手腕脈搏處摸過去。

與此同時。

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紛紛向著青羽的方向靠近過去。

他們兩個人看起來就像是在看青羽是怎麼治療的,眼神都落在團藏的身上,眼眸中閃爍著淡淡的擔心,但是從動作上來看,卻是要將這裡的路徑完全封堵住,不給青羽留下任何離開的道路。

一時之間。

森乃伊頓在看到這樣的一幕之後。

原本就已經很是凌亂的心情,瞬間變得更加凌亂了,腦袋裡面冒出了一大堆的問號。

這是什麼意思?

這不就是將青羽給困住了嗎?

森乃伊頓還記得青羽在向他解釋的時候,說起過轉寢小春將青羽封堵住的問題,正是因為那件事情,青羽方才拿出了那個寫滿了藥草的單子。

現在已經沒有單子了。

而且就算是拿單子也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頓時。

森乃伊頓也跟著向前走了一步,準備來到青羽的身邊。

其實。

就連他自己也沒有想清楚究竟要幹什麼。

雖然他是不可能真正的跟木葉村的那兩位顧問翻臉的。

但他還是想要與青羽共進退。

畢竟青羽能夠冒著風險來到這裡,跟顧慮他的未來有一定的關係,他總不能輕易的將青羽拋棄掉。

「伊頓,醫療忍者在治療的時候,不能被打擾到,你去門口守著,一會我們就出去了。」轉寢小春冷冷的說道,她依舊還是那一副命令的口吻,畢竟她在木葉村仍舊是顧問的身份,對付森乃伊頓說這樣的話,已經可以說是綽綽有餘了,完全是有資格的,根本沒有任何的問題。

「小春大人……」森乃伊頓頓時眉頭緊皺,他已經非常明顯的感覺到了對方就是要將他給支走,可是這樣的話他又不能直接說出來,並且他也知道自己留在這裡一點用都沒有,但是他就是不想這樣輕易的離開。

「伊頓,這裡沒你的事情了,你去外面等消息。」水戶門炎也跟著說了一句,就在他的這句話裡面,蘊含著不容置疑的意味,儼然就是要將森乃伊頓給攆出去。

「門炎大人……」森乃伊頓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的胸口快速的起伏著,他知道這樣的事情不太對,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解決掉,依舊還是站在原地,並沒有因為這兩位顧問的話而直接轉頭離開。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手從團藏的手腕上挪開了。

「伊頓大哥,團藏大人的傷勢很嚴重,確實需要你迴避一下。」青羽淡淡的說道。

「這……」

森乃伊頓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原本堅定的心瞬間變得鬆動了起來,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總不能就這麼直接離開吧?

可是。

青羽都已經說話了。

若是不離開的話。

又有點不那麼像回事。

這該怎麼辦?

森乃伊頓怔怔的站在原地,整個人都陷入到了兩難的境地,他的處境讓他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這樣的事情。

正面的與兩位顧問去碰撞的話,他的職位根本不夠,沒有足夠的話語權,說話根本沒有分量。

更別說若是打起來的話,他只是一名特別上忍,實力上並不具備上忍的實力,根本掀不起什麼風浪來。

讓他向前一步,他也幫不上什麼忙,這一點他非常的清楚,可若是讓他退出去,他又覺得很不甘心。

咯吱……

就在這個時候。

團藏所處的這個房間的門響起了。

又是一道身影走了進來。

正是穿著一襲火影袍的三代火影猿飛日斬。

「火影大人!」

森乃伊頓在看到走進來的三代火影之後,腦殼更是嗡的一聲,更加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學生在心中無數次重複過,在遇到班主任的時候,該說什麼樣的狠話,但是當他真正站在班主任面前的時候,這些狠話非但一句都沒有能夠說出口,反而還慫得說不出話來了。

森乃伊頓現在就是這種感覺。

他在這一路上想過許多怎麼跟三代正面抗衡去理論的話。

可是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不管是團藏大人可能會變成植物人的這個病情的事情,還是在面對火影這個職務時內心之中所產生的那種畏懼,都讓他將這些話牢牢的咽到肚子里,一句都說不出來了。

「伊頓,你出去吧,這裡沒有你的事情了,這裡就交給我吧。」三代緩緩的說道,他在說話的時候,將嘴上叼著的煙斗拿了下來,似乎是不想讓煙味熏到團藏。

「這……嗯……呃……」森乃伊頓非常想要拒絕,但是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他的心裡有好多話,可是當著三代的面,一句都不敢說了。

「去吧。」

三代再次催促了一句,這句語氣上略顯平淡一些,不過卻透著更加強烈的威嚴,以至於讓森乃伊頓的心中產生了更強的畏懼感。

「我……」

森乃伊頓的目光聚焦在三代的身上,隨後視線又快速的轉移到青羽的身上。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視線剛好也落在了森乃伊頓的身上,與之對視在一起。

頓時。

青羽向著森乃伊頓點了點頭,將一個信號傳遞了過去。

森乃伊頓在看到青羽點頭的動作之後,再加上青羽先前所說的話,頓時忍不住鬆了口氣。

心頭懸著大石頭一下子就落了下來。

那剛才還堅定的信念,頓時鬆懈了下來,已經產生了動搖的想法。

「那……那我走……」

森乃伊頓猶豫著說道,他承認心裡有那麼點慫了,知道將青羽丟在這裡不好,可是當他看到青羽在點頭之後,突然間產生了一種特殊的念頭。

似乎……

青羽可能有自己的想法。

「伊頓大哥!」

就在森乃伊頓準備退出去的時候,青羽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他的視線隔著一段距離聚焦在森乃伊頓的眼睛上。

「你回家等我吧。」

青羽此話一出。

全場每個人都為之震驚。

三代的眼神微微一緊,他隱隱覺得這裡有什麼問題,但是現在又說不出來,不是很清楚為什麼面前這個神秘的醫療忍者要跟他們一樣,將森乃伊頓這個唯一的熟人給支走。

木葉村的兩位顧問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則是相互對視了一眼,均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對方的震驚,在他們事先討論的時候,還以為這個神秘的醫療忍者不敢來,或者說來了以後不敢單獨的面對他們,現在來看遠遠比他們想象中還要更加的坦蕩。

至於森乃一頓則先是愣了一下,不知道青羽為什麼要將他給支出去那麼遠,這樣他豈不是根本沒有辦法幫忙了。

可是。

這種念頭僅僅是剛剛浮現出來。

便立即被收了回去。

他的腦中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在來之前青羽就已經跟他鋪墊過的點。

那個還在他家裡的逆向通靈捲軸。

捲軸還沒有打開。

屬於不可以使用的狀態。

現在他只要回家將那個逆向通靈捲軸打開,那麼青羽就可以通過引動捲軸上面的通靈術式,將自己給通靈過來,從而脫離這樣的環境。

如此來說……

森乃伊頓立即意識到一個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只要能夠以一種非常快的速度回到家裡面,將這個通靈捲軸打開,便是有機會將讓青羽在發生危險之前,通過逆向通靈術的方法,直接回到了他的家裡。

對!

就是這樣!

青羽的那句回家等他!

必定是這個暗語!

森乃伊頓立即領會到了青羽的意思,再聯想到青羽在他的家裡面就將那個逆向通靈術的捲軸給他了,簡直可以說就是將一切都鋪墊好了。

或許……

當時青羽沒有說出來,就是因為還沒有確定,木葉村的高層們會不會真的對他出手吧!

這也算是留了個面子了!

「我明白了!」

森乃伊頓在想通了以後,立即點了點頭,隨後直接向著門外走出去,準備回到自己的住所去。

這樣的畫面。

再次引起了三代以及兩位顧問的注意。

令得他們的心中更加驚訝了。

這算是怎麼回事?!

一個敢這麼說!

一個還真敢怎麼做!

難道他們這麼沒有防人之心嗎?

就在三代和兩位顧問的注視下,森乃伊頓直接離開了團藏所在的病房,就這麼直接離開了!

咯吱——

森乃伊頓推開房門,隨後從屋子裡面走了出去,沒有任何的遲疑。

咣當!

森乃伊頓出去之後重重的將房門給關上了。

這次關門的動作可以看得出來用了很大的力氣。

完全可以說是在刻意使用這樣的方法在關門。

重重的聲響就像是森乃伊頓在宣洩著心中的不滿和面對這樣不公待遇時的無力。

踏踏踏踏踏……

緊接著。

那讓屋子裡面人都能夠清晰聽到的腳步聲從門外響起,森乃伊頓已經沿著走廊離開了火影辦公室,可以說是沒有片刻的逗留。

「……」

三代向著兩位顧問看了過去,兩位顧問同時也向著三代看了看。

三人的腦袋裡面在這一刻全都冒出了大大的問號。

根本猜不到這兩個人究竟在做著什麼樣的打算。

不過。

三代還是點了點頭。

「現在治療一下團藏的病情吧!」

三代的語氣低沉,嗓音很有磁性,明顯是在跟青羽說的,在他說話的時候,雙眼緊緊的盯著青羽。

「好的。」

青羽默默的點了點頭,整個人呈現出一副極其從容的姿態,那感覺看起來就像是根本沒有將這三個人放在眼裡,似乎就算是火影也不過如此的感覺。

……

森乃伊頓在明白了青羽所隱含指示出來的意思之後,立即快步的走出火影辦公室,向著自己住所的方向走過去。

就在他邁步走出火影辦公室之後。

他便立即感覺到周圍有一個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穿梭在周圍的房頂之上,正在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這倒不是他的洞察力有多好。

主要是在這寬敞的街巷之中。

現在又正值戰亂時期,街巷上根本就沒有多少人,他單獨的走在街巷的最中間,隨著他快速的前行,那些暗部忍者想要跟住了就必須要以更快的速度不斷的交換位置。

街巷中不是森林。

根本沒有那麼多的掩體。

再加上要頻繁的換位置。

沒有辦法太過清晰的隱藏具體的觀察身位。

很容易就暴露了追蹤的位置。

被森乃伊頓給察覺到。

「呵呵。」

森乃伊頓在感覺到這些跟在他身後觀察他的火影直屬暗部忍者之後,忍不住冷笑一聲,微微翹起的嘴角上盡顯嘲諷之色。

這就是木葉村的高層嗎?

這就是木葉村的火影嗎?

森乃伊頓現在開始對當初的感覺產生了懷疑。

其實。

他一直知道著一個秘密。

從來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

那就是在他成為拷問部的隊長之前,當時的拷問部隊長是帶他的老師。

帶他的這個老師原本並不是拷問部的隊長,最先前的拷問部隊長突然之間失蹤了,這才讓他的老師成為了拷問部的隊長。

他的老師成為拷問部隊長之後,他的地位也就跟著水漲船高,最後在他老師去世之後,團藏將他任命為拷問部的隊長。

正是因為如此種種。

森乃伊頓方才覺得團藏對他有知遇之恩。

不過。

根據他老師對他說過的話所隱含的意思……

曾經的拷問部隊長是因為不願意聽從三代火影的命令而被暗殺的。

只是這些事情並沒有地方可以考證了。

森乃伊頓明白他的老師曾經利用拷問部的力量幫助過三代火影爭取到現在的火影之位,這也就寓意著他未來也可以幫助綱手大人爭到火影之位。

就算綱手大人是三代火影的弟子。

但是在包括森乃伊頓本人在內的木葉村人們的心中,綱手大人方才是木葉村最為根紅苗正的那一個,那可是初代火影千手柱間的孫女。

村子里為數不多的千手一族的後人!

完全可以名正言順繼承火影之位的存在!

要知道……

綱手並不是因為是猿飛日斬的弟子而有多麼大的政治系加成。

而是恰恰相反的。

猿飛日斬因為是綱手的老師,方才跟千手一族搭上關係,讓猿飛一族與千手一族聯繫到了一起。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可能這也是猿飛日斬收徒綱手的目的之一。

森乃伊頓腳上的步伐越來越快,他根本不管周圍這些跟蹤他的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們,現在他的想法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回到家裡面,將那個逆向通靈術的符咒打開,給青羽構建一個可以隨時離開的通道。

……

團藏的屋子中。

青羽在聽到三代的話之後,抬起右手,向著團藏的胸口壓迫過去。

嗡!

青羽右手的掌心上突然浮現出一層朦朧的綠光,他所施展的正是醫療忍術之中的掌仙術。

掌仙術柔和的查克拉光芒直接覆蓋在團藏的身上,浸入到團藏胸口的位置,立即感覺到一股阻力。

這是一層封印。

青羽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翹起。

現在他覺得這三個人也挺有意思的,專門在團藏的身上布置了一個定身符印,將團藏給封印了起來,身上沒有任何的問題,根本連傷害都沒有,可以說是明目張胆的將他給拉過來了。

不過。

青羽心裡知道。

也當做是不知道。

根本就沒有在意。

直接控制著掌仙術的查克拉光芒向著定身符印上衝擊過去。

咔咔咔咔咔……

團藏體內的定身符印驟然發出一道道的聲響,隨後在順序解鎖之後,驟然失去了效力,剩餘的查克拉可以隨著團藏的血液循環漸漸的消化掉。

「可以了。」

青羽緩緩收回了手,他所做的事情根本不是治療,而是解除了一個封印。

這倒是讓他頗為慶幸。

他們就算是在團藏的身上布置了封印,也都沒有發現團藏心臟處的那個禁錮咒符。

不然的話事情就變得更加嚴重了,甚至於可以說是將會達到難以收場的級別。

青羽在看到團藏的身上什麼問題都沒有,並且僅僅至少有一個封印的時候,就已經很清楚了。

面前的這三位。

要跟自己攤牌了。

這是最後一次售後了。

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畢竟。

如果按照正常的邏輯來說。

若是醫療上出現問題,那麼病情很有可能是反覆的,他們就可以持續用這個理由將他給叫過來。

可是如果醫療上沒出現問題。

僅僅只是讓他來解開一個封印。

那麼這種人為的方式已然可以說是昭然若揭了。

根本不可能再上當第二次了。

很顯然。

青羽覺得。

三代也沒指望這樣的理由能夠再將他騙出來第二次。

「現在我可以走了嗎?」

青羽饒有深意的問道,現在他就是想要看看這三個人是什麼打算,只要他們沒有跟他攤牌,那麼他也就什麼都不說,就當做是在通過醫療忍術對團藏進行救治的。

不就是演戲嗎?!

這東西青羽熟悉。

根本就不是問題!

在演戲的這件事情上,青羽可以說是能夠拿到奧斯卡的這個級別的。

甚至於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有這樣的天賦。

若是早是如此。

以前在現實世界的時候就該朝著藝術學校發展,說不定最後能夠一腳邁入到演藝圈裡面,最後成為文娛大亨,拿到一方影帝,這也是說不準的事情。

青羽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便立即站起了身子,做出準備離開的樣子,似乎根本沒有封印這回事一樣。

「等等!」

就在這個時候。

三代的聲音緩緩的響起。

清晰的傳入到他的耳中。

「還有什麼事情嗎?」青羽站在團藏的身側,他索性站著沒有動,畢竟在他的旁邊還有一個團藏,完全可以當做他控制的人質,根本不怕三代玩硬的。

「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問問你。」

三代一步接著一步的向著青羽所在的位置走過去,隨著他走到前面,木葉村的那兩位顧問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則是相繼退後了許多。

現在的情形比上次的時候要理想太多了。

上次只有轉寢小春一個人在這裡,想要將青羽限制住卻被擺了一道。

現在是他們三個人以有心算無心,在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將布局都做好了,根本不會發生他大的差錯,如此一來根本不會出現什麼問題,事情可以說是盡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再加上森乃伊頓的離開。

更是大大的超乎了他們的預料之外。

讓他們的心中都有不同程度的放鬆。

恰恰正是因為這些放鬆,讓三代在跟青羽說話的時候,已經開始變得心平氣和起來,畢竟在他們的眼中,這裡的局勢全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隨著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向著另外一邊讓出空間來,青羽面前最近距離的人就是團藏了。

這樣看起來像是說他們給在青羽留出一定的空間,讓青羽可以不那麼的緊張。

但是……

實際上。

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已經將旁邊的去路給堵死了。

這讓青羽只能這間屋子裡面。

想要出去。

必須得到他們的同意。

「什麼問題?」

青羽索性重新坐在了團藏床邊的椅子上,有恃無恐的看著三代,其實他也很好奇,自己只是一個將團藏治好了的醫療忍者,為什麼三代他們要這麼的緊張,難道說他一個醫療忍者,還能夠對木葉村造成什麼威脅嗎?

這很顯然是說不通的!

更何況……

青羽在這段時間讀取了團藏的記憶。

至少在三代繼任火影之前的那段時光里,三代對團藏可以說是禮賢下士,對團藏毫無保留的百分百信任,兩人像是在共同完成一項壯舉一樣。

並且在青羽本身所了解到的後續劇情裡面,不管團藏做了什麼離譜的事情,都是能夠被三代原諒的。

所以。

青羽覺得他救了團藏而導致三代不滿的這種情況也是說不通的。

因此。

他也不知道三代對他這麼緊張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叫什麼名字?」

三代的問題非常的直接,用開門見山來形容一點都不過分,當時就給青羽整笑了。

不至於吧!

這麼弱智的問題!

沒有問出來的必要吧!

青羽的雙眸深深的盯著三代,一句話都沒有說,眼眸中的笑意已經顯示出了他的答案。

「你叫什麼名字?」

三代再次問了一句,他的態度變得更加堅決的了,剛才他感覺到了青羽的眼神,這讓他的心裡非常的不爽。

什麼意思啊!

你有沒有看清楚現在的情況!

你已經被困在這裡了!

要是好好配合的話,或許還能出去,現在居然還擺出這樣的姿態!

一時之間。

三代的眼神變得凝重起來。

「哎。」

青羽在聽到三代問出第二遍的時候,眼眸中的眸光發生了變化,呈現出一副不耐煩的姿態。

隨即。

青羽緩緩抬起右手,向著自己的面具上戳過去。

一下。

兩下。

三下。

青羽對著面具戳了三下,依舊是一句話都沒有說,但是表現的意思非常明顯了。

我戴了面具。

就是為了不暴露身份。

你直接問的名字。

蠢不蠢啊!

青羽僅僅只是使用了肢體的動作,多餘的廢話一句都沒有說,這是他不想回答的問題,那麼他就不會去回答。

「你叫什麼名字?」

三代向著青羽問出了第三遍,隨著他這句話說出來之後,全身都湧現出一股強烈的壓迫感,強烈的氣勢彷彿要將青羽給壓扁一樣。

「火影大人,我的時間很寶貴,如果你沒有其他的問題,那麼我要離開了。」青羽淡淡的開口,隨後直接起身,擺出要走的姿態。

「你不肯說嗎?」

三代微微眯起了眼睛,他是不會對青羽出手的,因為他必須要維持著光明的形象,但是這並不代表他沒有別的辦法。

隨著三代此話一出。

站在旁邊的水戶門炎向著青羽看過去。

那雙平靜的眼眸透過眼鏡的晶片折射出一道道精芒,給人一種非常兇狠的感覺,似乎隨時都可能會對青羽出手。

「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青羽淡淡的開口,他看到了隨時準備出手的水戶門炎,心裡並沒有任何的擔憂,哪怕是他還不知道水戶門炎有什麼樣的身手,但是他知道只要他想離開,他隨時都可以離開。

「不過……」

青羽的視線從水戶門炎的身上收了回來,轉而向著面前不遠處的三代看過去,整個人話鋒一轉。

「我倒是有個問題想要問問你。」青羽語氣平淡的說道。

「什麼問題?」三代眉頭緊皺,他問出來的問題還沒有被回答,結果對方現在來向他提問了,這讓他有一種不被尊重的感覺,可是他還很好奇面前這個神秘的醫療忍者究竟會問出什麼樣子的問題來。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感興趣?」青羽盯著三代問道,這是他心中的問題,他覺得就算是他想要隱藏身份,對方也大可不必這樣迫切的將他給找出來吧,這才過去多久啊。

「你的心裡不清楚嗎?」三代的語氣突然變得冰冷了起來。

「不清楚。」青羽直接搖頭,這倒不是他在跟三代杠,而是真的沒有弄明白,對方究竟要說的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代在看到青羽的樣子之後,頓時仰頭大笑,笑聲中充斥著譏諷。

「既然你裝傻,那我索性就跟你掰扯一下,你可知道團藏受到的是什麼樣的傷勢?」三代向著青羽問道。

「我當然知道,團藏大人是我治好的,如果不是我將他的傷勢治好,他將會在以後的時間裡成為一個癱瘓的存在。」青羽淡淡的說道。

「我指的是剛才!」三代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他覺得面前這個神秘的醫療忍者就是在故意的氣他。

「定身封印。」青羽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具體的情況說了出來,反正都是要說的,這根本就是三代他們做下的事情,現在隱瞞著也沒什麼意思,還不如敞開大吊說直話。

「既然你知道定身封印,那你應該知道,這個封印的來源吧!」三代意味深長的說道,從他的語氣看起來,就像是要拆穿青羽的謊話一樣。

「漩渦一族。」青羽淡淡的說道,他說到這裡的時候,都還沒有太過清楚的感覺到,三代究竟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哈哈,你自己也承認了吧,這定身封印只有漩渦一族的人才會,我也是僅僅是跟著水戶大人學習過一點點,方才能夠會一些,放眼整個忍者世界,能夠如你這般非常輕易就解開定身封印的人,我一個都找不到了,那麼你還不坦白一下你的身份嗎?」三代雙眼凝視著面前的青羽,在他說到最後的時候,微微的眯起眼睛,將眼眸中的精芒收斂起一起,凜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原來是這樣!」

青羽在聽過三代的解釋之後,立馬明白了究竟是什麼地方出現了問題。

封印術。

他學習了很多的封印術。

其中在漩渦玖辛奈和波風水門那裡得到了整本的漩渦一族封印術。

那個本子玖辛奈應該還沒給別人看過呢。

或許。

就連玖辛奈本人都沒有覺得青羽可能會學會那上面的封印術。

青羽通過三代的表現。

再聯想到那天轉寢小春的表情。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看來他們是將他誤認為是漩渦一族的人了。

從最開始他給團藏治療傷勢的時候所使用的漩渦一族的靈魂禁錮封印,再到剛才他隨便可以輕易的解開團藏身上那屬於漩渦一族的定身封印。

這些條件全都將他指向到了漩渦一族。

足以讓三代和兩位顧問誤以為他是漩渦一族的後人。

這倒是合情合理。

青羽在接收到了三代所說出的信號之後,心念一動,立即想到了一個點子。

確實可以營造出一個漩渦一族後人的身份。

現在他所使用的身份幾乎都是死人的身份,並且還是其他村子的存在,至於木葉村之中,能夠讓他使用的身份幾乎可以說是沒有。

他的身體本身就是仙人體,擁有渾厚的查克拉和極強的生命力,模仿起漩渦一族的身份,根本沒有任何的困難。

那麼……

叫漩渦什麼呢?

青羽的腦海中冒出這麼一個念頭之後,短時間裡根本想不出任何一個名字,索性就先將這個念頭放下了,回頭在說吧。

既然要坐實了漩渦一族的身份。

那麼現在就不能承認。

這也是不需要著急去想名字的原因。

頓時。

青羽在瞬間思考過後,立即搖了搖頭。

「我明白了!」

「火影大人!」

「你以為我是漩渦一族的人?」

「你說錯了!」

「我不是!」

青羽一句接著一句的否認道,語氣言之鑿鑿,沒有任何的違心之處,畢竟他現在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實話,完全不需要去撒謊。

可是。

就是這些實話。

傳入到三代的耳中。

則是覺得青羽就是在故意否認自己的身份。

再加上青羽剛才那瞬間的眼神變化,完全落入到了仔細盯著他的三代的眼中。

這讓三代認定是他已經猜到了面前這個神秘的醫療忍者的身份,就是因為猜到了,對方才慌張,並且連口否認。

這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了。

「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要離開了,我的時間很寶貴的,不能再這裡繼續浪費下去了。」青羽擺出一種很急切要走的意思,正是去印證著三代心中的猜想,這也是他的辦法,根本不需要親口承認,只要讓對方覺得你是,那麼這個身份就徹底坐實了。

「你為什麼要來木葉村?」三代的語氣變得低沉起來,雙眼依舊死死的盯著青羽,只是眼神中多了一抹質問,整個人呈現出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嗯?

青羽在聽到三代的話之後。

頓時愣了一下。

這是什麼意思?

這又是什麼態度?

不對勁啊!

按理說……

漩渦一族跟木葉村素來交好,跟千手一族還有聯姻的關係。

就算是木葉村的忍者服飾上,都還有著漩渦一族的印記。

若是按照三代的推斷來看。

現在自己是漩渦一族的身份。

那麼……

漩渦一族的人都不能來木葉村嗎?

來了還要說出什麼目的?

木葉村作為跟漩渦一族交好的村子,庇護漩渦一族殘餘的後人,難道還有什麼問題嗎?

青羽的腦袋裡面冒出一個個小問號,他覺得他在這其中遺漏了什麼東西。

他在火影忍者動漫中所了解到關於漩渦一族的情報並不多。

他所知道的漩渦一族正兒八經的人就是漩渦水戶和漩渦玖辛奈。

其中漩渦玖辛奈現在還活著,並且就在木葉村之中。

除此之外。

像是長門、香磷等等這些紅色頭髮的,並沒有明確的證據指出他們是漩渦一族,只是從其他的條件中可以推斷出來。

但是。

問題來了。

極其擅長封印術的漩渦一族。

怎麼說沒就沒了?

他們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為什麼三代看到漩渦一族後人的反應並不是驚喜之類的感覺,而是警惕著質問為什麼要來到木葉村。

這裡面絕對有問題!

只是……

青羽還沒有來得及將團藏的記憶完全的翻看過來,他相信這些問題在團藏的記憶裡面都能夠找到答案。

「我沒有任何的目的。」青羽緩緩的開口,他現在每一句話都在心裡經過反覆的斟酌之後再說出來,盡量說得模稜兩可模模糊糊,讓三代聽下來覺得能跟心中所想的事情對上號。

「你是來找玖辛奈的吧?」

三代直接忽略掉了青羽所說的這句話。

他根本不認為青羽是一點目的都沒有的。

他通過青羽的伸手已經看出來了,這個人不僅是漩渦一族的後人,更是漩渦一族的佼佼者,這樣的人全身都是秘密。

「不是。」青羽淡淡的搖了搖頭,他一邊聽著三代的話,一邊在心中做出猜想,看到漩渦一族的事情,玖辛奈可能也知曉一些。

「你們的勢力還有多少人?」三代再次問道,他直接無視了青羽的回答,因為他根本不相信青羽的話。

「沒有人。」青羽再次搖頭,他說的確實都是實話,可是他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他說實話的時候,大家都不相信,但是他說假話的時候,一個個全都相信。

「我就知道你什麼都不會說的。」三代自顧自的冷笑一聲,隨後向後退開一步,讓出一條位置來。

「你走吧!」

「以後不要再來木葉村了!」

「也別再背負著漩渦一族的姓氏!」

「改一個能夠掩蓋身份的名字!」

「從此隱姓埋名的生活吧!」

三代緩緩的說道,儘管青羽剛才全都在否認,但是他在心中已經確定了青羽是漩渦一族後人的這件事情。

就在他確認了之後。

先前那些咄咄逼人般威嚴的語氣已經統統消失不見了。

取而代之是一種聽起來非常仁慈的語氣。

「你不想殺我了嗎?」

青羽忽然大膽的問道,他就是在試探,他不知道漩渦一族跟木葉村之間出現了什麼樣的問題,但是他從三代的表達之中能夠感覺出是有問題的。

既然如此。

那麼他就順勢問上一問。

若是等到他回去讀取團藏的記憶,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方才可能會找到關於漩渦一族的蛛絲馬跡。

畢竟團藏記憶中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可是。

現在這個時候。

如果他不這麼說的話。

那麼他就算是成功的離開了,心中仍然還是會有一些疑慮存在。

三代費盡心思將他重新找到這裡來。

總不至於就只是為了確定他是不是漩渦一族的後人吧。

而且。

從那兩位顧問所擺出的架勢來看。

明顯他們在準備上是有戰鬥準備的!

木葉村的高層在遇到漩渦一族的人需要做出這樣的準備嗎?

隨著青羽此話一出。

木葉村的兩位顧問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均是臉色一變,雙手緊緊的攥起來,眼神變得更加凌厲了。

三代到是掩飾的很好,表情幾乎沒有變化,身上的氣息也沒有什麼波動。

不過這裡就只有三個人。

青羽更是將極力的感知著他們身上的查克拉波動。

通過這三個人不同的變化。

讓他儼然意識到……

這句話問到了點子上。

三代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稍微沉默了一會,隨後臉上露出一抹和藹的笑容。

「只要你不做出對木葉村不利的事情,我自然不會殺你,不管以前那些事情,終歸是你救了團藏。」三代的聲音緩緩的響起,說完之後雙手收起背在身後,並且轉身向著門口的方向走過去,將後背留給了青羽,說道:「你可以走了!」

一時之間。

青羽看到三代的背影。

這可以說處處都是破綻。

可是……

他根本沒有對三代出手的意思。

但這讓他的心中產生了另外一種念頭。

如果……

三代覺得他是有這個意思的呢?

那麼這不就是在故意賣個破綻嗎?

青羽自己轉頭向著旁邊的團藏看過去,看來三代還是怕團藏會出什麼問題啊!

如果現在發生了戰鬥。

那麼團藏就將會是人質。

而如果三代賣了個破綻出去,引起他上鉤的話……

那麼三代本人就充當了這個人質了!

好傢夥!

青羽頓時意識到!

這可能並不是三代在發什麼善心!

而是三代對團藏深沉的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1章 你叫什麼名字?(求訂閱求月票)

45.81%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