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關於漩渦一族的記憶找到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342章 關於漩渦一族的記憶找到了!(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站在原地沒有動。

他就這麼看著三代。

他並沒有動。

不僅是因為他根本沒有偷襲三代的打算,更是不清楚三代的具體打算,以及漩渦一族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現在這個時候。

三代看起來像是要將他放掉。

可又像是想要讓他離開團藏的範圍。

青羽能夠感覺到三代有一種利用自己身體暴露出來的弱點來吸引他注意力的方式,從而將他在團藏的身邊帶走。

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青羽的腦袋開始快速的運轉起來,思緒瞬間變得活絡了起來,腦袋裡面開始根據三代的表現,在極短的時間裡面,對局勢做出了判斷。

三代這樣轉身離開的動作,無外乎就是這麼幾種可能性。

第一種,非常隨意做出來的,可以說是對陌生人非常的相信,能夠將後背託付給一個不知道身份的神秘人!

這種情況明顯是不可能的!

青羽通過團藏的記憶就能夠判斷出三代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人,本身慫的同時也是很惜命的,想要更多的佔據著現在所擁有的權貴,甚至於寧願付出更多委曲求全的籌碼,都不願意讓戰爭打響。

這樣的人顯然不會輕易的將後背交給別人!

至少青羽不是這麼認為的!

三代大可不必當著他的面做出這樣的動作來!

那麼這種可能性就完全可以排除掉了!

第二種,三代希望通過自己的後背來誘導他進行攻擊,從而借故對他出手,那樣的話就可以說是有了理由了,理由便是借著給團藏治療的名義暗殺火影。

這種可能性相對來說還算是能夠說得通的!

當然。

在這種可能性的基礎上,還可以擁有更深一層的意思,那就是三代通過自己身體上暴露出來的弱點,將青羽從團藏的身邊吸引走。

這樣從一定程度上。

防止了團藏成為認知的可能性!

這種可能性是青羽覺得可能性最大的一種,從三代的反應上來看,他對於漩渦一族並不是懷有太好的意思。

如果可以的話。

三代也不想讓團藏涉險。

畢竟團藏對三代來說還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三代需要那團藏作為理由將他給引過來,所以最後方才做出了這種讓團藏並沒有受傷的方式,並且通過團藏身上的定身封印確定了他就是漩渦一族身份的事情。

青羽想到這裡……

愈發覺得這種可能性最高。

第三種,也就是最後一種,那就是三代在釣魚!

三代可能不確定青羽是什麼想法,所以通過這樣的方式,把後背呈現出來,將選擇交給了他。

如果他什麼都沒有做。

那麼事情可能就這麼過去了。

但是如果他對三代出手了,那麼就將會是以刺殺火影的名義,最後被抓起來或者殺死掉。

總之……

結合以上三點。

只要三代不是一個對陌生人隨便信任的小白。

那麼可以說就是將他當做是敵人了。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做出了判斷,經過他的判斷,可以初步的猜測到三代與漩渦一族的關係,似乎並沒有那麼友好。

通過三代的反應來看。

三代對漩渦一族的最直接印象,就是漩渦一族可能會來這裡刺殺他!

若是基於這樣的判斷。

那麼就全都可以說得通順了。

青羽的腦海中回憶起了最開始團藏治療時的景象,當時他擔心若是因為他治療經驗的不足導致出現什麼意外的話,可以將團藏的靈魂禁錮在原地,並且再用其他的方式去搶救。

這樣的方法不至於讓團藏直接就死亡。

但是……

這樣的方式卻是在木葉顧問轉寢小春的注視下暴露出了他會使用漩渦一族封印術的秘密。

直接導致了轉寢小春誤以為他是漩渦一族的人。

並且將這個情報告知給了三代。

這才有了後面這些事情。

現在這場治療根本就是在測試他究竟是不是漩渦一族的族人。

那麼……

青羽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為什麼?

為什麼木葉村的高層對漩渦一族族人的身份這麼的緊張?

難道說……

木葉村在漩渦一族滅族這件事情上做出過什麼違背良心的事情嗎?

青羽非常敏銳的感覺到了三代和其他兩位顧問對自己的警惕以及敵意,看來在漩渦一族滅族的事件上,發生過什麼特別的事情啊。

幾乎是一瞬間。

青羽就做出了思考和判斷。

他默默的站在坐在團藏身邊的椅子上,索性就擺出一副將團藏視為人質籌碼的姿態,順著三代的擔憂弄了過去。

「火影大人,你問我的問題,都已經問完了嗎?」青羽淡淡的開口,他所說的話聲音並不大,但是卻可以清晰的傳入到現場每個人的耳中。

此話一出。

包括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兩人相互對視一眼。

均能看到對方更眼眸之中的驚訝。

面前這個在他們看來是漩渦一族的後人的神秘醫療忍者,居然可以這樣沉得住氣,不僅沒有直接離開,偏偏還留在這裡跟三代聊了起來。

這種事情想想都讓他們覺得可怕。

這個少年……

至少在他們看來是年紀不大的少年!

有著與年紀不相匹配的沉穩。

至少。

他們在木葉村同齡人的身上。

根本看不到這樣的人。

哪怕是木葉村年輕一輩的佼佼者波風水門都只是在忍術造詣上讓他們刮目相看,但是在一些事情的處理和做事沉穩上,並沒有得到他們完全的認同。

尤其是在前一段時間裡。

雲隱村的忍者團隊即將到來的時候。

波風水門居然跟他們提出要木葉村去聯合砂隱村,這對他們來說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沒想到被水門就這樣說了出來。

天真!

年輕!

理想主義!

這是他們給水門打下的標籤。

要知道……

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給外人們呈現出來的那種感覺,就是頗為理想主義,但是那僅僅是表現出來給大家看的。

並不是真正是這個樣子的!

一時之間。

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兩人的視線相繼落在了三代的身上,他們都想知道,三代準備怎麼應對這樣的場面。

畢竟。

面前這個人所做出來的選擇,跟他們預想中完全不一樣。

沒有直接逃跑離開!

也沒有對三代進行暗殺出手!

反而是留在這裡跟三代聊了起來!

這樣的畫面讓他們看起來產生了一種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感覺,以至於兩人都有著深深的錯愕之感。

「你不是不回答嗎!」三代笑著說道,似乎對他來說,答案已經不重要了,當下什麼情況都已經沒有太大的所謂了。

其實。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三代在心中已經認定了這個青羽就是漩渦一族的後人。

無論青羽承認還是不承認。

他在心中已經認定了就是這樣子了。

正因如此。

說到後面的時候,他壓根也不去問了,就算問了出來,能夠得到的也不過是面前這個人的否定罷了。

所以。

對他來說。

問與不問。

沒有任何的區別。

不過。

隨著青羽此話一出。

三代看向青羽的眼神之中泛起一抹異樣的眸光,看起來似乎像是對青羽更加充滿興趣了。

就連他也不知道。

面前這個漩渦一族的神秘人。

為什麼要主動提起這個樣的話題來!

「那我現在也問你幾個問題吧。」青羽突然開口,他面具眼孔處流露出來的雙眼緊緊的盯著三代,眼眸中含著淡淡的笑意。

現在這個時候。

他現在還來不及看漩渦一族和木葉村之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

所以他在沒有弄清楚三代的立場之前,要時刻保持著警惕,他就這麼坐在團藏的旁邊,就算團藏先前不是人質,那麼現在也是人質了。

此話一出。

青羽直接反客為主。

將原本三代他們設局將青羽叫過來確認身份並且留下一步步的陷阱等待青羽自己入網的局面,轉變成為了青羽穩坐釣魚台,淡然自若的看著三代如何應對。

屋子門口附近的位置。

兩位顧問的臉色均是微微一變。

他們在先前設想過無數種的可能,但是卻怎麼都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面前這個漩渦一族的神秘人來反問三代的事情。

這讓他們都顯得有些準備不足。

再加上這個神秘人明顯沒有離開團藏的意思。

這讓他們隱隱的意識到……

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

很可能在他們事先的料想之外。

不確定性變得更加充足了。

以至於讓這兩位顧問的眼神都變得更加凝重了起來。

「哦?」

三代饒有深意的看著青羽。

從那呈現出來的表情上看,應該是沒有想到,面前這個神秘的漩渦一族族人,居然還會來反問他。

三代稍稍遲疑了片刻。

隨即坦然一笑。

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完全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一樣。

直接對著青羽點了點頭。

「可以啊,你問吧!」三代的笑容中透著一絲絲慈祥,瞬間給人呈現出一種長輩般的感覺,現在他的心裡也很好奇,面前這個漩渦一族的神秘人究竟會問他什麼樣的問題。

「如果我沒有來的話,你會怎麼對待伊頓大哥?」青羽直言道,這也是他很好奇的地方,他很想知道三代是怎麼想的,並且,在他看來,這樣的問題也很適合做開場白,至少要先試探一下三代的想法,看看三代能夠交代到什麼程度。

「哦?」

三代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意味深長了,他雙眼凝視了青羽一會,並沒有立即回答這個問題。

包括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兩人的眼中都閃過奇怪的神色。

這個問題跟他們心中所預想的截然不同。

問的不是漩渦一族的問題。

也不是木葉村的問題。

而是看起來跟漩渦一族和木葉村毫不相干的森乃伊頓的問題。

不過……

從另外一個角度上來看。

若是回歸到給團藏治療傷勢上。

那麼森乃伊頓作為連接著村子與這個神秘人的中間人,倒是有著不少的聯繫。

也就是說……

這個漩渦一族的神秘人重新將話題拉回到了治療團藏的這件事情上。

三代凝視了青羽一會,隨後笑著搖搖頭。

緊接著。

他的嘴唇微微一動。

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起來,看起來變得嚴肅許多!

「我不會拿伊頓怎麼樣的!」

「而且我不僅不會傷害他,還會嘉獎他!」

「畢竟他找到你將團藏救治成功!」

「他是木葉村的大功臣!」

「我從來都不會對功臣做出任何不利的事情!」

「這一點你可以放心!」

三代義正詞嚴的一句句說道,很顯然這些話在他的心裡已經轉了好幾遍了。

他在偉光正這個方面還是做得很好的。

堅持貫徹著始終將最陽光最正面的形象呈現給木葉村的人們。

若是做出處罰一個功臣的行為。

那麼簡直可以說是大大的失敗。

不過。

三代這些話倒是還是有些引申的意思。

他對於青羽的存在隻字未提。

不知道的人聽到以後可能會覺得是森乃伊頓施展醫療忍術將團藏給治好了呢!

「不愧是三代火影大人!」青羽在聽到三代的話之後,緩緩點了點頭,並且對著三代火影豎起了一根大拇指,直接先將三代給架起來。

只要有了這番話。

至少對森乃伊頓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影響了。

其實。

這跟他料想中是差不多的!

他也覺得三代不至於因為這樣的事情去真正的怪罪森乃伊頓。

但是他不能去賭!

一旦賭輸了的話……

森乃伊頓拷問部隊長的位置可能就沒有了!

這樣的代價太大了!

青羽不管三代說的是不是真心話,現在這句話已經說出來了,那麼他就可以讓確保森乃伊頓沒有任何的問題了。

三代聽到青羽的誇獎之後,臉上重新露出了笑容,雙眼饒有深意的盯著青羽。

他倒是沒有想到。

這個漩渦一族的後人會向他問問題!

更沒有想到的是……

問的問題居然是跟森乃伊頓相關的問題!

這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還有其他的問題嗎?」

三代盯著青羽問道,他心中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期待感,希望面前這個神秘的漩渦一族後人能夠問一些讓他覺得很刺激的問題。

「在這件事情上,以後不會再為難伊頓大哥了吧!」青羽再次問道,問出的問題依舊是跟森乃伊頓相關的。

故意的!

這絕對是故意的!

無論是三代還是木葉村的那兩個顧問,在聽到青羽的這句話之後,心中均是冒出這樣的念頭。

「我絕對不會為難他!」三代立即言之鑿鑿的說道。

這並不僅僅是對青羽的保證。

他心裡卻是是這麼想的。

現在三代所面臨的是問題是,他還沒有想好要怎麼對待面前這個漩渦一族的後人……

但是,他非常清楚的一點是,絕對不會因為森乃伊頓先前的魯莽等事情對森乃伊頓有任何的處罰。

那些事情在他看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問題。

而且森乃伊頓畢竟還是將團藏的傷勢給治好的人,對他來說有著非常他的幫助意義,他的人設形象還不能支撐他來做這樣的事情。

其實。

森乃伊頓的職位還是很穩的!

三代始終需要維持著他光明的形象,就算是團藏帶人去暗殺他,都是會得到原諒的,這是他在村子里的立足之本。

至於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交給團藏就可以了!

可是……

這次不一樣!

森乃伊頓算的上是團藏實打實的救命恩人。

除非做了什麼非常嚴重的事情。

否則三代不會輕易讓團藏對自己的救命恩人出手,這一點或多或少還是要顧忌一下的。

青羽聽到三代的保證之後,默默的點了點頭。

通過這兩個問題。

讓他的心裡有數了。

他知道森乃伊頓不會再遇到什麼困難了。

這對他來說。

便是可以將這一層擔憂和顧慮放下了。

不需要再多想什麼了。

不然青羽在後面不管做什麼事情,都還向著要考慮一下森乃伊頓的處境,會不會因為先前的行為或者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得罪了村子的高層。

頓時。

青羽的雙眼緊緊盯著三代的眼眸。

眼眸中流轉著淡淡的精芒。

「如果我今天沒來這裡,你還會繼續找我吧?」青羽顯然沒有就這樣直接放過三代的意思,接著向著三代詢問起來,這個問題可以說是直接將事情給放到明處去說了,儼然有一種攤牌了的感覺。

此話一出。

木葉村的兩位顧問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再次對視在一起。

兩人的眼眸中均是閃爍著同樣的驚駭。

這個少年……

說話這麼直接嗎?

讓人有點頂不住啊!

畢竟他們都是虛偽的人,說話都是繞著彎子去表達隱晦的意思,幾乎沒有這樣直來直去的時候。

「會的。」

三代雙眼緊緊盯著青羽,坦然的點點頭,既然青羽已經在跟他說攤牌的話了,那麼他也索性就直說了。

這樣直來直去沒有多餘廢話姿態的三代,倒是讓木葉村的兩位顧問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的心裡有些著急,他們已經不記得上次三代這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他們似乎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三代這樣說話過了。

「我這次走了以後,你還會在找我嗎?」青羽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翹起,頓時將問題問得更加直接了起來,絲毫沒有就這麼放過三代的意思。

與此同時。

木葉村的兩位顧問均是將耳朵豎起來,聽著青羽問出的這句更加直接的話。

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豐富了起來。

「若是你隱姓埋名的重新生活,不在木葉村中搗亂的話,我不會為難你的。」三代點了點頭說道,他的這句話倒倒是透露出了不少的情報。

隱姓埋名。

不搗亂。

這從某種程度上可以看得出來。

三代對於漩渦一族還是很提防的!

這剛好印證了青羽的一部分猜猜。

「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青羽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的三代,隨後又將視線落在了不遠處守在那邊的兩位顧問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意味深長的說道:「我可以相信你的話嗎?」

「!!!」

三代的心中頓時一驚,只是他用非常深的城府將內心活動掩蓋了下來,沒有從臉上表情中表現出來,整個人依舊保持著剛才的姿勢,看起來根本沒有變化。

木葉村的兩位顧問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的眼神則是紛紛發生了變化,眼神頓時變得危險了起來。

這個漩渦一族的少年……

不簡單!

難怪能從當年的事情中活下來!

僅僅是幾句簡短的問話,就已經讓他們感覺到了這個少年有著與眾不同是之處。

「當然……」

三代稍微猶豫了一下,他的話剛剛說出口,還沒有說完,便直接被青羽的話給打斷了。

「我不想問這個問題了!」

「這個問題已經沒意思了!」

「我想到了一個更有趣的問題!」

青羽通過這種方式,已經將三代剛才還覺得穩健的心情,變得不那麼順暢了,隨即重新開口說道:「火影大人,你覺得,我的話,可信嗎?」

「……」

三代在聽到青羽所更改的最後一個問題之後,頓時整個人都沉默了下來,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被青羽給繞進去了。

這種問題怎麼回答?

說不信?

那麼剛才說的那些話不是全都白費了嗎?

說信?

他怎麼可能會相信一個漩渦一族僅剩的後人呢?

「其實……」

三代剛剛整理好語言想要耐心的回答青羽所說出來的話,可就在他剛剛開口的瞬間,又被青羽給打斷了。

「好了,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火影大人,我們也不要演了,希望你不要為難伊頓大哥吧,他根本不知道我的身份,我們後會有期,下次再見了!」

青羽說話之間,頓時心念一動,身上泛起一股股特別的查克拉。

與此同時。

森乃伊頓家裡那張被打開的捲軸上面紙屑翻飛,像是洗牌一般翻動了起來,這樣的場面給客廳里來回踱步等待著青羽歸來的森乃伊頓給看傻眼了。

「這是什麼情況?」

森乃伊頓怔怔的看著捲軸上不停翻飛的紙屑,直接瞪大了雙眼,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

這些翻飛的紙屑快速的轉動了起來。

隨後重新融入到了捲軸之中。

經過這些變化之後。

捲軸上面的逆向通靈術式發生了細微的變化,其中多了一個黑色的圓圈。

這個圓圈在逆向通靈術式之中顯得非常不起眼。

正是青羽的飛雷神術式!

嗡!

就在這個飛雷神術式完成的瞬間。

那個捲軸驟然顫動了一下,上面的逆向通靈術式開始燃燒起來,看起來就像是已經啟動了。

另外一邊。

團藏的屋子中。

青羽的身體彷彿受到了一種時空間力量牽引,驟然間在三代和兩位的注視下身影消失不見。

嗖!

青羽整個人一閃而逝,直接出現在森乃伊頓的家裡,他的右手貼合在捲軸上面的飛雷神術式上。

看起來就像是從捲軸裡面鑽出來一樣。

這樣的一幕。

落入到森乃伊頓的眼中。

令得森乃伊頓無比震撼。

原來如此!

森乃伊頓的心中已經明白了。

他知道了青羽此前是怎麼進入到他的屋子裡面了的。

就是使用了這種方法!

看來……

想要憑空進入到自己的家裡,還是沒那麼容易的嘛,不由得將懸著的心直接放了下來。

團藏的屋子裡。

三代和兩位顧問眼睜睜的看著青羽開,但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當他們發現時空間波動的時候。

已經晚了。

「逆向通靈術!」

轉寢小春立即驚呼一聲,在她說完這些話之後,雙眼盯著三代,無奈的說道:「這個人是有備而來的,我就說不該放他離開!」

「以後再想找出他來就沒那麼容易了。」水戶門炎也跟著說道,臉上流露出無奈的神色,就在剛剛的時候,他也覺得三代在處理事情上,有些過於軟弱了,剛才就不應該跟那個人說那麼多,而且最後也不該給那個人那麼多的準備時間。

「我現在不確定他的目的是什麼,冒然動手對我們不利!」

三代搖搖頭說道,他原本心裡多少還是有點譜的,可是剛剛跟青羽說了那些話之後,反而對於發生什麼事情,更加不清楚了。

「索性團藏沒什麼事情了!」

三代的視線落在團藏的身上,他能夠看得出來,剛才那個漩渦一族的神秘人,在醫療忍術的造詣上還是挺高的。

至少那一手拿掌仙術去解除掉定身封印這樣的事情,若是換成其他的人,那是根本做不到的!

「這件事情等團藏慢慢好起來之後,我們再從長計議吧,我就是有一種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直覺,覺得這個漩渦一族的少年似乎跟其他漩渦一族的人不一樣,我們還是會有再次交鋒的時候!」

三代抬起背在身後的雙手,剛才他一直保持著這樣的姿勢,將自己的弱點完全暴露給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

可是。

對方壓根就沒有對他出手的意思。

這讓三代的心中也在思考著對方是什麼樣的目的。

他有點拿不準。

再加上團藏就在那邊躺著,冒然動手絕對不是一個好的選擇,最後也就沉默了下來,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神秘人離開了。

「這裡交給你們了。」

三代從懷中拿出他的煙桿,直接叼在了嘴上,不過他沒有直接點火,而是先向著外面走了出去。

似乎是不想讓團藏休息的這間屋子裡面充斥著煙味吧!

「哎……」

木葉村的兩位顧問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在三代離開之後相互對視了一眼,均能看到對方眼中的無奈,相繼嘆了口氣。

不過……

他們也沒有辦法。

這是三代的老毛病了!

他們對此早就非常的清楚了。

但凡遇到一些比較重要的事情的時候,就會犯猶豫的毛病。

另外一邊。

森乃伊頓的房間裡面。

青羽直接摘下了戴在臉上的白色面具。

「伊頓大哥,謝謝你啊,要不是你敏銳的理解了我的意思,可能我們都還要被困在那裡呢!」青羽向著森乃伊頓微微一笑說道。

「你倒是嚇死我了!」

森乃伊頓沒好氣的說道,剛才他處於那種情況之下,就算是想要幫助青羽,仍舊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根本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團藏大人的情況怎麼樣?」

森乃伊頓在緩過這口氣之後,立即向著青羽詢問起來,至少對於團藏的傷情,他是真心挺關心的。

「沒事了。」青羽很隨意的搖搖頭,多的話沒有說。

「是小春大人搞的鬼嗎?」森乃伊頓立即沉聲問道,他的心裡還是挺想要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畢竟是他帶著青羽去到火影辦公室,關於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他的心裡還是想要弄清楚一些的。

「伊頓大哥,這件事情,以後你就不要管了,三代火影大人已經保證不會再用這樣的事情來威脅你,並且還要在團藏大人恢復之後褒獎你,所以你不適合在過多的參與進來了。」青羽收起臉上的笑容,在他說這番話的時候,整個人都嚴肅了許多。

「什麼意思……」森乃伊頓眉頭緊緊皺起,他隱隱從青羽的話中嗅到了什麼特殊的意思,只是他還並不能夠完全的確認,盯著青羽的眼神之中,閃爍著詢問的眸光。

「團藏大人的病情已經過去了,現在這件事情結束了,以後不會出現村子裡面高層再來用這樣理由找你的事情,也不會再需要我以這種醫療忍者的身份出現了,更不用通過那種逆向通靈術的捲軸直接來到你的家裡了。」青羽向著森乃伊頓解釋道。

「你做了什麼?」

森乃伊頓立即意識到這裡面或許有什麼事情,那是他不知道的,或許還是很嚴重的事情,畢竟當時在他離開的時候,屋子裡面包括三代火影大人在內每個人的表情都是非常嚴肅的。

「我只是將團藏大人的傷勢給治好了!」青羽笑著說道,他倒是沒有說謊,除了破解掉團藏身上的定身封印之外,他倒是確實沒有做什麼其他的事情。

「僅此而已?」森乃伊頓微微眯起眼睛,疑惑不解的問道。

「僅此而已!」

青羽直接點了點頭。

隨即。

青羽將話鋒一轉。

他已經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再繼續過多的糾纏下去了。

「伊頓大哥,我今天很累了,準備回去休息了,關於團藏大人的話題就到這裡吧!」青羽擺擺手說道,擺出一副疲憊的樣子。

「好吧。」

森乃伊頓稍微遲疑了片刻,隨後點了點頭,既然團藏大人沒有問題了,他們兩個又不再受到村子里「特殊照顧」的話,那麼這件事情確實可以說是就這麼過去了。

「對了,青羽,新的崗位你還適應嗎?」森乃伊頓趕忙問道。

「還好吧,挺清閑的。」青羽點點頭說道,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他缺少了一個每天都能讀取記憶增加查克拉的渠道,不過這個問題也不大,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什麼都可以解決的。

「清閑的話……」森乃伊頓的臉上立即擠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伊頓大哥,我明白你的意思,近期我就開始正式去寫新的小說。」

青羽微笑著說道。

森乃伊頓剛剛開口他就明白後者要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隨即。

青羽在森乃伊頓滿意的目光注視下,向著森乃伊頓家裡大門的方向走過去。

「等等!」

突然之間。

森乃伊頓臉色大變。

趕忙叫住青羽。

並且在這個時候一個箭步衝到了青羽的身前,雙手攤開擋在大門口。

「青羽,外面有眼睛。」森乃伊頓沉聲說道,就在他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感覺到了那些跟隨在他身後過來的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們,那些人是盯著他來到這裡的,顯然現在很有可能就還在外面,並沒有離開。

「我用你想通靈術捲軸吧。」青羽笑著說道,其實他知道外面有暗部的人,就算是森乃伊頓沒攔著他,他也會在門口停頓一下,不過這個樣子還是要做出來的。

頓時。

青羽從懷中拿出一個捲軸。

當著森乃伊頓的面將捲軸攤開,把上面的內容呈現了出來。

一道道黑色的查克拉符咒就這麼映入到了森乃伊頓的視線中,這些符咒非常的複雜,森乃伊頓看完了之後根本不知道這上面的內容究竟是什麼意思。

「青羽,你從哪裡學會的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森乃伊頓忍不住詢問道,如果說青羽會醫療忍術,他對此並不意外,但是要說連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掌握了的話,那可以說是鬼才了。

「嘿嘿嘿,伊頓大哥,我的身體素質不行,所以當時在學習上,挑選了一些秘術和比較偏門點的術,這裡能夠適合我學習的術並不多,逆向通靈術就是其中之一!」青羽向著森乃伊頓解釋道,這種解釋的話說出來牽強一些,不過總歸還是弄出來一個理由。

「這樣嗎?」

森乃伊頓心中疑惑,青羽所說的身體素質不佳,這確實是他知道的問題,但是因為身體素質不佳而挑著學習就可以掌握這樣複雜的忍術,這究竟是天賦好還是不好啊?

森乃伊頓雙眼緊緊盯著青羽,他發現隨著對青羽了解的逐漸加深,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懂這個少年了,確實是給他帶來的太多的驚喜了。

就在森乃伊頓的注視下。

青羽將捲軸攤開之後,右手拍在捲軸上,將查克拉注入到捲軸之中。

嗡!

捲軸驟然之間動了一下。

隨後捲軸之上一個個黑色的紋路快速的跳動起來,直接變換成一個又一個不同的樣子,隨之形成了更為特殊的符咒,並且泛著奇特的空間之力。

「伊頓大哥,我回宿舍了,再見嘍!」

青羽向著森乃伊頓微微一笑,左手將掉在地上的面具直接撿起來,隨後在這些符咒的掩飾之下,直接施展了飛雷神之術,目標是宇智波斑棺材所處密室中的飛雷神術式。

嗖!

青羽整個人一閃而逝,瞬間消失不見,留下了森乃伊頓一個人默默的站在這裡。

「這……」

森乃伊頓看到這樣的場面,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真的是大家平時看做是身體孱弱的連成為忍者都很勉強的青羽嗎?」

森乃伊頓自言自語說道。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他的心裡已經相信了青羽在遇到綱手大人之後,被綱手大人調理過身體的事情了!

「還是綱手大人調教的好啊!」

森乃伊頓忍不住再次感嘆一句,現在團藏大人的傷勢治療好了,這也讓她的心裡鬆了一口氣,心口懸著的一口大石頭直接落了下來,讓他沒有那麼的難受了。

……

青羽身影一閃而逝,直接出現在宇智波斑棺材所處的密室之中,這裡黑乎乎一片,剛剛來到這裡的時候,幾乎什麼都看不見。

「果然是個圈套!」

青羽快速的脫下這身衣服,將之放在宇智波斑的棺材裡面,這個地方讓他玩得挺舒服的,根本不會有人想到他會出現在這裡。

隨即。

青羽再次施展飛雷神之術,這一次溝通的目標是森林中的高塔,整個人身影一閃之後出現在了高塔一層的道場之中。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剛剛釋放出來的影分身都還在那邊緊鑼密鼓的練習著傀儡術,立即將他們全都叫停了。

「解除。」

青羽淡淡的開口說道,在他這句話說完之後,全場的影分身都停下了自身的動作,雙手擺出同樣的手印,隨後伴隨著一道道的氣爆之聲,依次消失不見了。

隨著這些影分身重新回到青羽的體內,一道道情報也都跟著一起回來了。

「這段時間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進步。」

青羽默默的點了點頭,主要是離開得太快了,沒有停留多少時間,這些影分身還是在以補全這裡的傀儡為主,只有寥寥幾個影分身開始在學習對傀儡的操控。

不過。

現在他的心思已經不在修鍊這些傀儡術上面了。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霎時間。

青羽雙手結印,擺出了多重影分身之術的術式,全身的查克拉都跟著涌動而起。

「多重影分身之術!」

青羽淡淡的開口,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一個個影分身出現在道場之中,數量足足有上千個,幾乎將這裡給填滿了。

「你們都明白我的意思吧!」青羽的視線掃過這裡密集的影分身,緩緩的開口說道。

「明白!」

現場的影分身立即點了點頭,他們每個人都是青羽查克拉的一部分,有著青羽的一部分意識,在使用影分身的這一刻,他們所擁有的記憶都是青羽的記憶。

「現在你們自主分組成10組!」

「100個人為1組。」

「每個人都將自己的組號弄清楚。」

「然後根據計劃好的部分去翻閱團藏的記憶!」

「一旦有人發現關於漩渦一族滅族的事情,立即接觸影分身之術通知我!」

青羽對著這些影分身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現在他最想要的事情,就是搞清楚漩渦一族滅族的事情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

這些影分身紛紛應聲,隨後開始快速的尋找著自己的位置,進行不同的分組,根據他們記憶中的情報,每個分組要讀取記憶的年份不一樣,根據不同年份的篩選快速的去搜索到關於漩渦一族的情報。

青羽看到這些影分身井井有序的樣子,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再次施展飛雷神之術,整個人直接消失不見了。

嗖!

青羽直接出現到了暗部的宿舍之中,直接躺在了熟悉的鐵板床上,頓時感覺腦袋嗡嗡作響。

「這一天真是太累了!」

青羽仰躺在床上,雙眼盯著昏暗的天花板,眼神稍微有些出神,並不是在看眼前的東西,而是在想著其他的事情。

他的雙手大拇指在太陽穴上不斷的揉捏著,促進者大腦皮層的血液循環,加快著大腦處的代謝,幫助他快速的恢復著身體的能力。

一時之間。

青羽的身體開始快速的恢復起來,不過這依舊讓他覺得很疲累,剛才的過程中消耗掉了太多的精力了。

漸漸地。

青羽的意識開始變得渙散起來,準備進入到睡眠之中了。

……

咚!咚!咚!

一道道重重的敲門聲響起。

伴隨著敲門聲還有壓低的呼喊聲響起。

「青羽,快醒醒!」

這道聲音並不大,甚至還沒有敲門的聲音大,顯然是擔憂影響到其他人的休息。

「???」

青羽的腦袋裡面頓時冒出一大堆的小問號,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將他吵醒的不是那些影分身傳遞迴來的記憶,而是外面敲門的聲響。

「誰啊?」

青羽沒好氣的嘀咕了一句,他平時根本沒有什麼交際圈子,哪裡有什麼人在半夜敲他的門。

這就很奇怪!

青羽暈暈乎乎的從床上爬起來,隨後向著門口走了過去。

抬手。

開門。

頓時一個穿著木葉警備部制服的忍者映入眼帘。

青羽眯著眼睛在這個人的身上掃過之後,確認這個人是他認識的宇智波富岳。

「富岳大哥,是你啊,我犯什麼事了?」

青羽在看到宇智波富岳的時候就已經不困了,不過他還是擺出很困很疲憊的樣子,因為他並不知道宇智波富岳來找自己究竟是什麼事情。

「青羽,你沒事,我有事,我手上有一個案子,想讓你幫幫我。」宇智波富岳立即陪著笑說道,自從上次青羽幫他找到了殺死宇智波界的真兇之後,在他心裡跟青羽的距離拉近了許多,並且已經將青羽當做是朋友了。

「案子?」

青羽揉了揉眼睛,一邊說話一邊搖頭,完全沒有任何的興趣,說道:「我又不是什麼破案高手,這種事你找我也沒用啊……」

「不,你有用,你非常的有用,你聽我跟你說!」

宇智波富岳直接推開了青羽宿舍的門,直接走了進去,並且反手將青羽宿舍的門給關上了,毫不客氣的向著青羽的床上坐了過去,根本就沒有拿自己當外人。

「???」青羽看到宇智波富岳這幅樣子,頓時更加精神了,不過他表現出來的則是更困了,還是又困又懵逼的那種。

「最近這幾天,木葉村接連發生了幾起殺人案,死掉的人各自沒有什麼聯繫,殺人的手法各自有著不同的樣子,這讓我毫無頭緒,我需要你來幫我。」宇智波富岳沉聲說道,他的臉上滿是認真,根本沒有任何玩笑的意思。

「不是……」

青羽嘴角微微一抽,他倒是沒想到這次宇智波富岳找他來是這種事情,他又不是柯南,能夠斷案,這種事情他哪裡有什麼經驗。

「我又不是警備部的人,我也想幫你,但我做不到啊!」青羽攤開雙手無奈的說道。

「只要你想就可以了!」

宇智波富岳那滿是愁雲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就彷彿像是聽到了青羽的承諾一般。

「只要你肯幫我,那麼這個案子就好辦多了,你聽我仔細跟你說,這件案子的複雜之處……」

宇智波富岳說到這裡微微停頓了一下,雙眼聚焦在青羽的身上,看著還站著的青羽,立即指著床邊的那個椅子。

「青羽,你坐啊,別站著了!」宇智波富岳極其隨意的說道,從這呈現出來的狀態來看,就像是這裡是他的家一樣。

「好……好的……」

青羽無奈的笑了笑,他根本就沒有同意,更是沒打算接觸這樣的事情,可是這突然間闖進來的宇智波富岳,似乎根本就沒在意他是什麼樣的想法,完全行走在自己的節奏之中。

「事情是這樣的……」

宇智波富岳的眼神變得深邃了起來,其實他們警備部能夠遇到的解決不了的案子並不多,忍者世界上很少會出現這種需要調查的案情,畢竟死人是非常正常的。

只是這件事情讓宇智波富岳以至於整個木葉警備部都覺得很棘手也很憤怒。

「截止到今天為止,已經死了四個人了,他們之間看不出任何的交集,而且死亡的方法各不相同,但是我就是覺得他們應該是同一個人乾的,而且那個人應該是忍者!」

宇智波富岳說到這裡的時候,直接抬起了右手,上面顯示著四根手指,隨後他又將這四根手指收了起來。

緊接著。

宇智波富岳抬起了第一根手指。

「第一個人是村子的下忍,跟你的年紀差不多,好像就是你們同期的人,名字叫做石田大和,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下忍,而且平時人緣很好,有很多的朋友,並沒有任何一個明面上的仇家,他是在去忍者學校的路上被人發現的,他被捆在了一棵樹上,死因是頭部遭受到連續的鈍器擊打,導致顱內大出血死亡。」宇智波富岳緩緩的介紹起來,他所說的內容,清晰的傳入到青羽的腦海之中。

「他真的沒有仇家嗎?」

青羽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介紹之後,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條條的黑線。

這是沒有仇家的樣子嗎?

腦袋被鈍器連續敲打至大出血?

殺人不過頭點地吧!

這完全是折磨至死啊!

「我懷疑他是有仇家的,但是我並沒有調查到,他是在早上忍者學校的學生上學的時候經過忍者學校前面的路口發現的,根據醫療忍者給出的答覆說,從他身上的勒痕來看已經是在前一天夜晚就被捆在這裡了,而且頭上被敲打的次數極多,顱內大出血並不是單一幾次的重擊造成的,而是連續一夜的持續重擊,從這樣的動作上來看,明顯是在宣洩心中的怒火!」宇智波富岳沉著臉說道,他在警備部這麼多年,遇到的這樣的事情並不多,或許僅僅只有曾經那個人口失蹤案和河流漂屍案能夠與之相提並論了。

「鈍器,連續擊打一夜,最後方才大出血而亡,看來這個鈍器並沒有那麼的堅硬,而且做這件事事情的人,將力量控制得非常好。」青羽緩緩的說道,他在聽到宇智波富岳說出的這些事情后,就已經在心裡默默的思考著了,根據他所掌握的情報,確實不知道這個事情。

「沒錯,說出來你可能都不信,石田大和的頭骨都被拍裂了,但是腦袋並沒有碎開,這完全就是報復性的仇殺!」宇智波富岳立即給這個案子定了性質。

「腦袋保存完整……」青羽微微眯起眼睛,立即猜到了宇智波富岳來找自己的意思。

「嘿嘿嘿,我接著說……」

宇智波富岳頓時笑了笑,他能夠看出來,青羽已經猜測出了他的想法,但是他就是不說,就像是完全沒有感覺到一樣。

「第二個人是村子里書店的一個店員,這個店員在書店裡工作了12年,每天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幾乎沒有跟人產生過爭執,並且僅僅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有經過忍者學校的修鍊,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第一個人死亡之後的第二天,在回家的路上被一張卡片給砍死了!」宇智波富岳深吸一口氣說道,他覺得這些事情非常的離譜。

「被卡片砍死了?」青羽愣了一下,沒有理解上去宇智波富岳的意思,根本不知道被卡片砍死指的是什麼。

「我在聽到這些情報的時候,跟你的反應一樣,也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等我親眼看過之後便覺得觸目驚心!」

宇智波富岳立即向著青羽解釋起來。

「這個作案的人使用的兇器就是這個店員身上隨身攜帶的會員卡,他用那個會員看的邊邊當做刀刃,一下接著一下砍到這個店員的身上,足足砍了233下,最後方才割破頸部的動脈,導致店員失血過多而死。」

宇智波富岳說到這裡之後,雙眼抬起盯著青羽,臉上的笑容完全收斂了起來,整個人看起來極其的嚴肅。

「青羽,你沒聽錯,這兩個人可能唯一的聯繫就是失血過多了,但是我能從他們之間看到暴力作案的樣子,所以猜測是同樣的人做的!」宇智波富岳沉聲說道。

「確實是有這個可能性。」青羽跟著點了點頭,他是怎麼都沒有想到,穿越到火影忍者的世界,居然還要跟著這樣燒腦。

「現在是非常時期,第三代忍界大戰已經開始,只是戰火短暫沒有在木葉村爆發,出現這樣的事情讓我的心裡格外的憤怒!」宇智波富岳說話期間緊緊的攥著拳頭,骨節間因為用力過猛而泛起一道道的白色,聲音更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繼續說道:「亂世之中每天都有死亡和犧牲,這種事情並不罕見,但是任何一個人的死,都要有他的價值,我能接受在戰場上被敵人殺死,但是不能接受被村子里的人殺死,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情,我一定要把這個人給揪出來!」

「我明白的。」

青羽跟著點了點頭,他隱隱的聽出了宇智波富岳的話外之音,那就是關於宇智波界之死。

如果宇智波界真的是被雲隱村忍者加西伊殺死的,或許宇智波富岳的心情會更好受一些,從而將精力投入到與雲隱村的戰鬥中。

可是現在宇智波富岳發現。

殺死宇智波界的並不是雲隱村的忍者加西伊,而是木葉村三忍之一的大蛇丸,這簡直可以說是顛覆了他的觀念。

「青羽,如果我不將這個人揪出來,我都對不起同樣是被村子里人殺死的界,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幫我,現在我給你說第三個人的狀況……」宇智波富岳眼神冰冷的說道,他已經被代入進去了,對那個殺死村子的人恨之入骨。

嗡!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腦袋震顫了一些。

「等等!」

青羽立即雙手按著自己的額頭,接受著從那些影分身上傳遞過來的情報,腦袋瞬間像是要炸開了一樣。

「青羽,你怎麼了,沒事吧?」宇智波富岳看到青羽臉色不太好的難受樣子,立即停止了訴說,向前一步關切的問道。

「我沒事……」

青羽依舊保持著現在的姿態,那些情報源源不斷的向著他的腦海中鑽進去,大腦覺得非常的疲累。

「偏頭痛……讓我緩一會……就好了……」

青羽為了防止宇智波富岳多想,剛忙想出了一個說辭,就在他說完之後,那上千個影分身所帶回來的情報,完全一股腦的塞入到他的腦海中。

片刻之後。

青羽深吸一口氣,又緩緩的吐出來,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找到了!

關於漩渦一族的記憶找到了!

待到宇智波富岳離開之後,就可以進行查看了,青羽現在對於漩渦一族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非常的好奇。

「富岳大哥,你繼續說吧,我沒事了……」

青羽雙手從額頭拿下來,抬起頭重新將視線落在宇智波富岳的身上,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宇智波富岳打發走了以後,開始仔細的看看漩渦一族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2章 關於漩渦一族的記憶找到了!(求訂閱求月票)

45.94%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