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茶樓裡面的布丁托(求訂閱求月票)

第344章 茶樓裡面的布丁托(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的視線代入到這個一如往日般準備下班回家的店員身上,待到她將這裡最後的對賬都完成之後,開始邁開腳步走出了書店。

這個店員在離開的書店之後,並沒有直接踏上回家的路,而是向著一樂拉麵的麵館走了過去。

這一點倒是讓青羽有點驚訝。

他並沒有想到會在這個店員的記憶裡面看到一樂拉麵的麵館。

「一份拉麵。」

店員人的聲音中充斥著疲憊,經過了一天的工作之後,她的身軀已經無法支撐她的精神,現在只想要好好補充一下能量,然後回家美美的睡上一覺,補充好經歷之後,迎接新一天的到來。

就在這個店員走進一樂拉麵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接近打烊了,而在她的視線當中,平日里很少還會有人的一樂拉麵麵館中,依舊還有一個人坐在這裡。

只是……

那個人身上穿著一件斗篷,吃面都還戴著帽子,根本看不清楚具體的容貌。

這倒是引起了店員的好奇心,在手打煮好面之前,一直盯著那個神秘人看來看去。

青羽看到這樣的一幕。

他已經可以確定。

這個戴著帽子的神秘人正是前面讀取那兩個記憶之人的兇手。

透過這個店員的記憶,可以清楚的看到,這個人的身高並不高,看起來比較清瘦,並不算是魁梧,整個人極其的安靜。

店員發現那個戴舍帽子的神秘人一直悶頭吃面,根本就沒有露出過面容。

這讓她覺得很奇怪。

一段時間之後。

手打端著一碗冒著熱氣的拉麵放在這個帶寧願的身前,笑眯眯的說道:「面好嘍!」

「謝謝!」

店員在看到彌散著誘人香氣的拉麵之後,頓時將這些疑惑統統拋到腦後,拿起桌子上的筷子,開始吃起拉麵來。

不知道為什麼。

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

就在這個店員吃第一口拉麵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向著那個人的方向看過去。

頓時看見一縷從帽子中飄散出來的白髮。

這一縷白髮僅僅只是出現了瞬間便已經重新收了回去,根本不再顯示出來了。

「奇怪的傢伙。」

店員嘴上喃喃自語般嘀咕了一句,她也僅僅只是說了這麼一句話,便沒有再說任何的事情,開始低頭吃著自己碗里的拉麵,沒有再去想那個人。

很快。

店員就將拉麵給吃完了。

她吃完的時候那個神秘人都還沒有吃完。

不過她已經不想去管這個人了,她去買單結算之後,立即踏上了回家的路程,現在她只想趕緊回家,美美的睡上一覺,徹底放鬆自己疲憊的身軀,給這一天的工作畫上圓滿的句號。

可是……

她並沒有注意到。

就在她從一樂拉麵麵館離開的之後。

那個神秘人也吃完了去買單了。

這個店員沒有注意到。

但是青羽通過她的記憶卻是注意到了。

「看來這是有預謀的等待,而不是在這裡隨機遇到了!」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判斷起來,起初他還在想,會不會是因為這個店員在這裡遇到了那個白髮兇手,然後看到了什麼東西之後被殺人滅口。

現在看來不像是這樣的!

完全就是這個白髮兇手早就摸清楚了店員的行蹤之後,做出了有準備的動作,等待在這裡。

店員完全沒有察覺到危險的降臨,仍舊邁著沉穩的步伐,心中還在思考著書店白天裡面發生的事情,不知不覺間就走到了家門口之前的路口。

嗖!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身影快速的閃爍而出,直接用什麼東西拍在了店員的頭上。

嘭!

伴隨著一道重擊的聲響。

這個店員當場就昏迷了過去。

待到她醒過來的之後,感覺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劇痛。

「哇啊啊啊……」

店員猛地發出一道尖銳的叫聲,可是還沒等她叫出來,便感覺到舌頭一涼,一張書店的會員卡劃過,直接將她的舌頭給起了下來。

「嗯嗯嗯呃……」

這個店員在沒有了舌頭之後,已經沒有辦法那樣尖叫了,但是不妨礙她因為劇烈的疼痛而哼出聲來。

她想要逃跑掉!

想要離開這個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地方。

可是。

她發現她的身體動不了了。

只能無助的雙眼看著夜空中的月亮。

「你還記得這張會員卡嗎?」

一道極其冷漠的聲音響起,隨著這道聲響,一個身影出現在店員的視線中。

這個身影披著斗篷,頭上戴著帽子,看不清楚具體的樣子,但是卻可以確實就是一樂拉麵裡面的那個人,只是逆著月光,看起來臉上黑乎乎一片,就連白髮都看不到了。

「唔唔唔……」

這個店員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又什麼都說不出來,現在的她感覺全身無比的疼痛,根本沒有心情去看什麼會員卡。

「想必你也不記得了。」

這道淡漠的聲音再次響起,隨後問問蹲下身來,抬手撿起這張會員卡。

「這張會員卡當時可是讓我很尷尬啊!」

這個神秘人說完之後,猛地右手拿著這張會員卡,重重的向著這個店員的胸膛砍過去。

噗嗤!

伴隨著一道洞穿的聲響。

會員卡有三分之一的位置都已經刺入到了店員的身上。

「啊啊啊啊……」

店員想要發出大吼聲,但是發現根本一點用處都沒有,她想要掙紮起來,同樣發現自己完全沒有辦法動彈,眼神開始逐漸變得恐懼起來,漸漸意識到了危險降臨到了她的身上。

「你放棄掙扎吧!」

這道聲音再次響起,可以說是在目前青羽已經讀取的三個受害人中,說話最多的一個了。

「你的雙手雙腳都不能動了。」

「知道為什麼嗎?」

「那是因為我將你的手筋腳筋都給挑斷了!」

「現在你只能躺在這裡……」

「做一隻待宰的羔羊!」

男人說完這句話之後,便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只是不斷的將那張會員卡拿起來,重重的甩到店員的身上,然後再重新抽出來,再重重的甩出去。

正是因為這種方式。

店員身上留下的傷痕是同一張會員卡留下來的,但是傷口深淺不一。

「呼……」

青羽緩緩舒了口氣睜開了眼睛,這段記憶給他一種看了又沒有完全看的感覺。

這種感覺非常的奇特。

這是他在記憶中與那個白髮兇手最為接近的一次,而且也是說話最多的一次,但偏偏也是找到信息最少的一次。

除了一個白髮之外……

也就只有這個人在書店裡面辦理過會員卡了!

不對!

就連這也是不一定的事情!

誰說那張會員卡……

就一定必須是自己的會員卡!

總之。

這裡處處透露出一些疑惑的地方,看似發現了什麼,但實際上發現的比剛才兩個人的還要少。

「有什麼發現嗎?」

宇智波富岳的聲音在青羽的耳畔響起,語氣中透著濃濃的期待。

「這一次,不好說……」

青羽搖了搖頭,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兇手,整個過程下來,就連被害人都沒有見到過兇手的樣貌。

不僅如此。

這個兇手明顯是來複仇的。

可是……

這看起來卻又像是自嗨式的復仇。

似乎根本不在意死去的那幾個人是不是知道他是誰,而是更加在意的是對方會不會以他想要的方式去死。

「白髮。」

「去過書店。」

「可能辦理過會員卡。」

「案發當天去一樂拉麵吃過面。」

「其他沒有了……」

青羽說完之後發現,可能去一樂拉麵吃過面,已然可以算得上是最大的突破口了。

現在就看手打有沒有看到那個人的樣貌了。

「就這些?」

宇智波富岳的臉色變得奇怪起來,他盯著青羽看了看,遲疑了一會,再次問道:「你是不是累了?」

「你在懷疑我的能力嗎?」青羽沒好氣的說道。

「不是,我只是覺得,你是不是遺漏了什麼,這個店員明顯是在被長時間用會員卡砍傷流血過多而死,這樣漫長的時間過程裡面,難道說僅僅就只有這麼點線索嗎?」宇智波富岳不敢相信的問道。

「這個兇手比你想象中要狡猾的多,將自己的容貌隱藏的非常好,而且他對於哪怕不是忍者的店員都採取了偷襲的方式,你讓他們怎麼看到更多的情報。」青羽無奈的說道,他覺得那個白髮兇手也非常的謹慎,他根本沒有想到讀取了三個死者的記憶,都沒有看到那個人的臉。

「我們還有最後一個……」

宇智波富岳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將那個店員躺著的鐵板床抽屜推了回去,隨後抬手向著最後這個抽屜看了過去。

「只剩下這個茶樓的老闆了,青羽你要加油啊,如果在他的身上沒有找到什麼線索的話,我們就只能憑藉著現有這些特點去一點點搜了,那樣的工作量就太大了,而且我覺得這個人根本不會就此罷手,他還會再去殺死更多的人,如果不能及時儘快的將他抓住的話,越是到後面我們就會變得越來越被動。」宇智波富岳滿臉的誠懇,現在他非常想要將這個白髮兇手給抓到,但是他根本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尋找起來非常的麻煩,至少是連個年齡段都還沒有。

「我儘力吧!」

青羽點了點頭,他只能說到這裡,而且也只能幫到這裡,他總不至於回去以後從頭到尾的將店員的記憶看一遍,然後尋找到在不知道哪個時間點裡面辦卡的這個少年,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現在這些死的人的記憶裡面根本沒有暴露出什麼東西來。

這讓他也很無奈。

其實。

就在青羽來的時候。

他本以為可以通過讀取其中一具屍體就直接確認兇手的樣貌,然後瞬間完成任務,根本沒有想到事情到現在之後,居然向著複雜的方向發展過去了。

「我相信你!」

宇智波富岳猛地用手一抽,頓時將面前這個抽屜也抽了出來,躺在這張鐵床上的是一個身材肥碩的胖子。

這個胖子從衣著上看起來。

還是挺有錢的。

只是這胖子的臉已經沒有辦法看了。

鼻子和嘴巴全都被白色的布丁給塞滿了,處處散發著難聞的氣息,青羽算是看出來了,這屋子裡面的味道,幾乎都是從這個胖子身上飄出來的。

頓時。

青羽雙手抬起,向著胖子的腦袋上按下去。

嗡!

青羽控制著雙手上的查克拉,施展著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向著胖子的腦海中涌動過去,已然開始施展秘術了。

不過。

青羽並沒有去注意秘術的畫面。

而是感受著讀心繫統所帶來的讀取記憶的便利。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查克拉提升!」

青羽的腦海中響起了清脆的電子提示音,隨著這道聲音響起,一幕幕的記憶湧入到了他的腦海中。

青羽快速的翻開胖子的記憶。

提前到死亡之前的辦公小時。

這個時候。

胖子正坐在茶樓內室的椅子上。

站在他前面的有三四個年紀不大的少女,每個人的眼神中都流露出媚態,只是她們跟胖子都保持著一點點的距離,並沒有太過的貼近,否則青羽覺得可能要看到一些需要付費才看的內容。

「上周的收成不行啊!」

胖子手上拿著一個賬本,賬本上面寫著非常清晰的文字。

定!

青羽心念一動。

頓時記憶定格在這一幕。

這樣可以讓青羽清楚的看到這個胖子賬本上面所寫的內容。

1號:3盤布丁。

2號:1盤布丁。

3號:0盤布丁。

4號:0盤布丁。

……

總共一直記到了7號。

不過這裡並沒有7個人。

其中布丁數量最多的就是1號。

隨著胖子的話說出口之後,這些少女紛紛低下了臉,每個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像是遭受到批評一樣。

「如果下周還是這樣的成績,那麼你們就別想要工資了!」胖子對著幾個少年擺了擺手,從那個樣子上來看,已經打算直接將他們攆出去了。

「是!」

這些少女異口同聲的應聲道,隨著她們說完這些話,便立即開始紛紛的離開這裡,似得茶樓內室之中,只剩下胖子一個人。

此時此刻。

胖子的桌面上擺著好幾盤的布丁。

他直接拿手抓起一塊布丁,然後放進了嘴裡,牛奶味甜甜的很好吃,隨著他吞咽下去之後,心裡湧現出大大的滿足感。

「不錯!不錯!這麼好吃的布丁!不多賣點錢豈不是太可惜了!」

胖子越吃越是舒服,不由得翹起了二郎腿,那副模樣像極了青羽以往認知之中的暴發戶,儼然一副人生巔峰的姿態。

一時之間。

青羽的腦袋裡面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茶樓之中。

賣布丁嗎?

怎麼感覺怪怪的?

青羽越想越是覺得奇怪,這間茶樓他跟山中雄太來過一次,當時還見到過這個老闆,不過他當時並沒有在菜單上看到過布丁的字樣。

奇怪!

青羽暫時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覺得等看完這個胖子是怎麼死的以後,再去回看一下胖子以前的記憶,以便確認一下布丁究竟是怎麼在茶樓之中售賣的。

「茶樓之中可以賣布丁嗎?」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從胖子的內室門口處響起,所說的話正是青羽剛才心中所好奇的內容,而說話的聲音,正是那個白髮兇手。

果然是他!

青羽默默的點了點頭。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已經完全可以確認這四個人都是白髮兇手殺死的。

並且被殺的過程全都能夠清楚的看到。

現在只是還不清楚這個白髮兇手具體的身份以及殺死這些人的動機,他們究竟有什麼樣的深仇大恨?

「誰?!」

胖子在聽到門外的聲音之後,頓時愣了一下,不過他的臉上並沒有什麼畏懼,更多的是憤怒。

「誰在我門外大放厥詞?」

胖子直接將翹起的二郎腿放下,隨後邁開步子直接向著內室的門口走過去,他聽不進去這種對他陰陽怪氣的話,只是想要狠狠的對著這個人暴揍一頓,以宣洩自己心頭那無法言說的憤怒之感。

踏踏踏踏……

胖子的雙腳與地面撞擊在一起,因為他的體重而讓地板發出一道道震蕩的聲響。

頓時。

胖子走到門口。

抬起右手。

直接將內室的門給打開了。

頓時。

這個胖子還什麼都沒看清楚。

便感覺面前一陣噴霧般的東西直接落在他的臉上,隨後整個人眼前一黑,直接失去了意識。

果然!

青羽的心中頓時一陣瞭然。

還是熟悉的配方。

還是熟悉的套路。

這個白髮兇手並沒有讓他失望,依舊是用非常有效率的方式解決問題,就算對手只是一個手無飛機之力的胖子,但是依舊將那強力的藥劑使用了出來,這種謹慎程度,跟他有的一拼了。

待到胖子的視線重新恢復之後。

眼前黑乎乎一片。

直接被蒙上了一層黑布。

並且全身都被繩子給束縛住了。

「嗚嗚嗚嗚……」

胖子想要開口說什麼,卻發現他的嘴巴被什麼東西給撐開了,想要閉嘴都不行。

「你醒了?」

胖子的耳邊響起那道青羽熟悉的聲響,正是從前面那三具屍體中聽過的白髮兇手的聲音。

這道聲音並不大。

但是卻可以清楚的傳入到胖子的耳中。

「嗚……嗚嗚……」

胖子用哼唧的聲音問出了「你是誰」的這樣的語調,只是他張開的嘴巴中連口水都有些幹了,說完之後直接一股濃重的不適感湧入到喉嚨中,差點沒有因為連鎖反應而吐出來。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也根本不會記得我是誰,你只要知道我在你這裡買過布丁就可以了。」

白髮兇手淡漠的聲音緩緩響起,隨後他開始發出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響,就像是在拿什麼東西一樣。

「嗚嗚嗚嗚……」

胖子用力的扭動著身軀,似乎想要說什麼話,可是他現在嗓子眼非常的干,根本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那種嘴巴被完全撐開到受不了的感覺,讓他在這一瞬間連眼淚都流淌出來了。

「既然你那麼喜歡布丁,那就多吃一點吧!」

白髮兇手的聲音緩緩響起,隨即手上拿著胖子桌子上那裝滿布丁的盤子,直接一股腦的全部都倒入到了胖子的嘴裡。

「嘔……」

胖子瞬間被湧入進來的布丁給刺激到了,本能的胃部狠狠收縮了一下,一股股不適的感覺油然而生,整個人都快要吐出來了。

「不許吐!」

就在這個時候,白髮兇手直接用胖子桌子上的捲軸,狠狠的向著胖子的嘴裡捅進去,準備將胖子嘴裡的布丁統統給塞進去。

「這都是你最喜歡的布丁!」

「每一顆多非常昂貴!」

「如果吐出來了那就太可惜了!」

「所以你必須要全都吃進去!」

「一顆都不可以剩下噢!」

白髮兇手的聲音一句接著一句的響起,語氣中已經浮現出玩味的意思,隨著這些聲音響起,又是一盤布丁倒進了胖子的最裡面。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算是明白了究竟怎麼回事了。

這胖子就是被這些布丁活活給憋死的!

不過。

他還沒有著急換台。

他還想親眼看到最後是什麼樣子。

漸漸地。

隨著一盤盤布丁進入到胖子的最裡面,胖子已經處於窒息的邊緣了,嘴巴全完都被糊上了,只剩下鼻孔還能艱難的喘息著。

「還有一盤布丁呢,你的嘴巴都已經塞滿了,這可如何是好,不如塞進鼻子了吧!」

白髮兇手促狹的聲音響起,隨後開始拿著布丁一顆接著一顆的塞進胖子的鼻孔裡面。

漸漸地。

胖子的呼吸越來越困難。

意識越來越模糊。

慢慢失去了生命體征。

至此。

胖子最後的記憶都跟著結束了。

青羽並沒有退出讀取記憶的姿態,而是開始將記憶的片段往回播放,快速的尋找著其中的畫面。

沒過多久。

青羽便找到了胖子與1號互動的場景。

頓時重新將自己代入了進去。

這裡依舊是茶樓的內室之中,胖子正在一口一個的吃著布丁,完全是衣服瀟洒愜意的姿態。

在他的身前不遠處,站在門口的方向,是一個茶樓的服務員。

這個服務員正在將們打開一個縫隙,看著外面的景象,臉上流露出特別的表情。

「老闆,老闆,還是1號厲害,這人上鉤了啊!」這個服務員笑著說道。

「淡定點,看看能點幾盤,這麼好吃的布丁,如果不多點幾盤的話,那簡直太沒有意思了。」這個胖子在說話的時候,又將嘴裡的一塊布丁放在了嘴裡。

「我等下就去問問!」這個服務員立即點頭說道。

過了一會。

茶樓的小雅座中。

1號向著服務員這邊招了招手。

「服務員!」

1號幼嫩溫婉的聲音響起,隨著這道聲音一出,這個服務員立即拿著菜單走了出去。

沒過多久。

這服務員笑嘻嘻的走了回來。

「1號還是厲害啊,居然直接點了3盤布丁,這次可以是賺大發了!」服務員在跑出來之後笑嘻嘻的說道,現在這個時候,他的心裡已經非常的激動了,臉上掛滿了笑容。

「不錯!不錯!1號做的不錯!你把布丁帶過去吧!」胖子抬手敲了敲面前的盤子,示意可以將這些布丁給那桌的客人帶過去。

青羽看到這裡。

腦袋裡面似乎懂了一點但是又沒有完全懂。

他立即向後跳著看了看。

直接來到了那一桌人結算要買單的時候。

胖子挺著肥碩的身軀走了過去,直接拿出賬單,擺在了這個人的面前,說道:「你總共消費了3200兩!」

「???」

坐在1號對面的青年當時就傻眼了,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皺著眉問道:「老闆,你沒算錯吧,我們就只是點了一壺茶和三盤布丁,怎麼要三千多兩?」

「你點的茶是200兩的,布丁是1000兩一盤,明碼標價,童叟無欺。」這個胖子直接拿出一個菜單,正是剛才服務員遞過去的菜單。

就在胖子將菜單拿出去的瞬間。

青羽心念一動。

立即將這裡的記憶定格住了。

與此同時。

青羽向著菜單上看過去,發現胖子手上拿著的這份菜單,茶水的價格倒是沒有任何的變化,跟正常的菜單的一樣,但是偏偏就是在那個原本菜單空白的位置,多了一個布丁,售價是1000兩一盤。

「1000兩一盤的布丁,你怎麼不去搶錢,我可沒有錢,你管她要吧!」這個青年頓時覺得自己是掉進圈套裡面了,已經意識到面前的1號根本不是什麼好人,跟茶樓的老闆應該是一起的,這是他們聯合起來設下的圈套。

「你說什麼都沒有用了,今天要麼把錢給結算了,要麼就別想完好的走出我們茶樓!」

胖子說話之間,頓時大手一揮,一個個人走了出來,瞬間將這個青年給圍聚了起來。

然而。

促成了這一切的那個1號。

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直接轉頭走了。

「……」

青羽看到了這一幕,猛地睜開了眼睛,從記憶中退了出去,心中不由得有些震撼,原來忍者世界也有酒托啊,這也太真實了吧!

「青羽,這次有什麼發現嗎?」宇智波富岳立即問道,他覺得這次青羽讀取記憶的時間比較長,或許是比較沉浸,可能會帶來一些比較特別的情報,能夠破案的線索。

「確實是有一些的,不過依舊沒有那個白髮兇手的具體身份,不過倒是有些新的發現。」青羽點了點頭,他的心裡還在為這個茶樓老闆所做的事情而感覺到憤怒,居然在木葉村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這是真看出來三代昏庸不作為了。

「快說!」宇智波富岳的眼睛驟然一亮,他就喜歡聽有線索,要是沒有線索的話,他必定會心裡難受的。

「這個茶樓的老闆也是被白髮兇手所殺死的,雖然這次我沒有看到他的白髮,但是我可以通過聲音判斷出,他們就是同一個人!」青羽率先說出關於白髮兇手的判斷,直接給宇智波富岳交了個底。

「這個我也感覺出來了!」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這一點他早就有所察覺,不過並不是說青羽的話沒有用,而是讓他對這件事情有了更深切的把握。

「我在這個茶樓老闆的記憶中看到,他正在吃布丁的時候,這個白髮兇手闖了進來!」

青羽開始訴說起當時的場景。

「白髮兇手先用藥物將這個茶樓老闆給暈倒了,然後便不斷的向著茶樓老闆的嘴裡塞入布丁,最後將所有的布丁都塞入到了茶樓老闆的嘴裡,導致了茶樓老闆窒息死亡。」青羽沉聲說道。

「這跟山行健老師給出的判斷是一樣的。」宇智波富岳再次點了點頭。

「這個過程中,白髮兇手交代了他曾經在茶樓裡面買過布丁,屬於受害人之一,而且時間可能有些久遠了,並且他覺得茶樓老闆已經將他這個人給忘記了,這一點我是贊同的,茶樓老闆應該是真的不記得有這樣的了,因為他坑的人太多了。」青羽緩緩的說道,他並不僅僅只是說了記憶,最後還加上了自己的判斷。

「茶樓裡面怎麼買布丁的?」宇智波富岳疑惑的問道,他在聽到青羽這句話的時候,這是本能發出的反應。

「最開始我也不知道,然後我深挖了一下這個茶樓老闆的記憶,發現了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情。」青羽故作高深的說道。

「什麼事情?」宇智波富岳的好奇心已經完全被調動了起來,他瞪大眼睛盯著青羽,迫不及待的詢問了起來,非常想要聽到青羽後面的話。

「這個茶樓老闆酷愛吃布丁,然後他就想到了一個酒……布丁托的方法,然後通過那個布丁托拉客人到茶樓裡面點布丁,索要高額的布丁費去訛詐,每一份布丁在茶樓中的售價是1000兩。」青羽用他能表達出來最清晰也最簡短的話將茶樓老闆所做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什麼?」

「1000兩?」

「他怎麼不去搶?」

「不對!」

「他這不就是在搶嗎?」

「難道沒有人反抗嗎?」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青羽所說的話之後,整個人都有點傻了,他在木葉警備部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聽到過這樣離譜的事情,區區一盤布丁而已,連100兩都覺得貴,居然敢賣出1000兩的高價!

「在茶樓老闆的地盤上,不給錢就會引起數十人圍堵在這裡,儼然一副大打出手的態勢,那些普通人哪裡敢惹茶樓老闆,所以最後不得不以付錢的方式息事寧人。」青羽搖頭說道,這並不僅僅是忍者世界的處理方式,就是在現實世界中,那些遇到酒托婚托的人,最後很多都是啞巴吃黃連,全都將苦水咽進了肚子里,將這些作為一次經驗教訓,以後小心注意加倍謹慎。

「所以,你的意思是,白髮兇手就是曾經被茶樓老闆坑過的人?」宇智波富岳頓時覺得這個案子沒有那麼的困難了,因為他終歸是找到了一些線索了,以前他可是連一點點動機都找不到,根本不知道這個白髮兇手的復仇方向。

「沒錯!這也是他在殺死胖子的時候!嘴上強調過的事情!」青羽點點頭說道。

「那麼可以說是這個白髮兇手這段時間就是想要集中的將過去有仇怨的人逐個進行清算!」

宇智波富岳右手抬起掐住自己的下巴,整個人陷入到了深思當中,他的大腦開始快速的運轉起來,正在對整個事件進行快速的推理。

「這個白髮兇手能夠隱忍這麼長時間沒有報仇,現在突然進行報仇,說明他平靜安穩的生活可能是有了變故!」

「讓我猜猜……」

「有可能是他想要叛離村子了,以後想要報仇的機會就太少了!」

「還有可能是他即將奔赴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戰場,怕自己不能活著回來,打算在臨行之前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還有……」

宇智波富岳一條接著一條的分析起來,他的腦袋運轉的極快,所想的事情全都是為什麼白髮兇手突然間將壓抑這麼多年的情緒爆發了出來。

「不過。」

「有一點可以確定。」

「那就是這個白髮兇手很有可能會再次作案。」

「畢竟他所挑選的兇手都是曾經跟他有過節的人,那麼只要世界上還有他惦記的人,他就還會再繼續出手!」

「現在白髮兇手已經徹底憋不住了!」

「他絕對不可能在沒有將心中的目標完全剷除之前就這麼冒然收手!」

「更重要的是……」

「他已經連續殺了四個人,應該已經體會到了那種殺死仇家的快感,接下來還是會繼續的!」

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他的大腦快速的運轉著,他猜到了許多關於這個白髮兇手的事情,可是讓他覺得很難受的是……

他根本不知道那個人的身份。

「富岳大哥,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訴你了,分析推理的事情我就不參與了,我相信你們警備部是可以完成這樣小小的任務的。」青羽淡淡的說道。

「我送你回去。」

宇智波富岳立即點了點頭,隨後直接將這個茶樓老闆的屍體重新推進入到冷庫之中,隨後率先走向這裡的門口,儼然是要帶著青羽離開了。

「富岳大哥,我自己回去就行,你直接回木葉警備部吧,抓緊時間去處理案情,只要早點抓到那個人,村子也能變得更加的安全。」青羽擺擺手說道,根本沒有跟宇智波富岳客氣什麼。

「不是……青羽……你確定你沒事嗎?」宇智波富岳愣了一下問道。

「我能有什麼問題,我跟那個白髮兇手又不認識,沒有任何的愁怨,更何況如果我要是能夠把他引出來的話,對於你來說不也是一件好事嗎?」青羽輕描淡寫的說道。

「這些話你說得倒是很輕鬆,但是你也知道白髮兇手的實力,就連大和走栽在了他的手上,如果因為你來幫助我讀取記憶,被他發現了的話,很有可能對你進行滅口,所以我還是送你回去吧!」宇智波富岳堅持說道。

「行吧,如果你實在願意送的話,我也沒什麼意見,不過我還是將我的觀點說出來,那就是我已經將情報彙報給你了,殺我並不會滅口,況且沒有我也會有其他山中一族的忍者可以讀取記憶,這種擔心根本就是多餘的。」青羽搖搖頭說道。

「哈哈哈哈哈,你就當我是在關心你吧,我可不想剛剛將你給救出來,就讓你遇到了危險,那樣我會很難受的!」宇智波富岳依舊還是堅持著說道。

「我覺得你還是回去處理案情吧,若是有閑暇的時間,還可以休息一下,不然你的身體都吃不消了吧!」青羽重新表達出了自己的意見,因為只要不跟宇智波富岳一起走,他就可以直接施展飛雷神之術,快速的回到宿舍裡面,根本不需要這麼的麻煩。

「我就算是再忙,能夠把你請過來,也能夠把你送回去,做事還是要有始有終的!」宇智波富岳寸步不讓。

「那你跟我走吧!」

青羽頓時滿臉的無奈,他也不多說什麼了,有那個時間都可以回去了。

宇智波富岳跟在青羽的身後,他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去將思考著青羽剛才給出來的情報。

一時之間。

兩人離開了木葉村醫院,向著暗部宿舍的方向走過去。

就在兩人走出去十幾分鐘之後。

「青羽,你說今晚會不會還有案情發生啊?」宇智波富岳似乎想不通什麼了,抬眼望著天空中的月亮,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噓!」

青羽突然瞪大了眼睛,他的視線越過前方的黑暗,落在一個穿著斗篷的人身上,而那個人的手上正以公主抱的姿態抱著一個十五六歲左右的少女。

宇智波富岳被青羽的舉動頓時整得精神一震,瞬間凝神向前前方看過去,漆黑的瞳孔瞬間變成了三勾玉寫輪眼,視線直接變得清晰了起來。

「他是……」

宇智波富岳的臉色無比的嚴肅,那雙血色的瞳孔中爆發出強烈的憤怒。

「白髮兇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4章 茶樓裡面的布丁托(求訂閱求月票)

42.95%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