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漩渦一族還有一隻鳳凰!(求訂閱求月票)

第347章 漩渦一族還有一隻鳳凰!(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在聽到奈良紗希的話之後,頓時滿臉的黑線,無奈的瞥了宇智波富岳一眼,眼眸中閃爍著不滿的眸光。

這個人怎麼回事?

不是說好了不要說出我的身份嗎?

怎麼還是說了自己是山中一族的事情?

就差把名字也跟著說出來了啊!

這就有點過分了啊!

青羽有點小小的不開心,覺得宇智波富岳稍微有些多嘴,不止是因為暴露山中一族身份的問題,更是這可能會給他帶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尤其是什麼中忍考試,簡直就是麻煩至極……

「我沒興趣,你自己去吧。」

青羽沒好氣的說道,在說出這句話之後,直接邁開步子離開了,完全沒有理會身邊的奈良紗希和身後的宇智波富岳。

「我先回去了!」

說罷。

青羽在兩人的注視下,直接走了出去,根本連頭都不回,直接走出了警備部的大門。

「哈哈哈哈哈哈哈……」

宇智波富岳在看到青羽的這幅樣子之後,心裡頓時一陣舒爽,剛才壓抑這的心情,在這一刻得到了釋放。

他根本有因為青羽的話而感到不滿或者生氣。

畢竟青羽幫了他這麼大的忙。

而且。

他已經將青羽當做是朋友了!

「???」

奈良紗希愣愣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事情,腦袋暈乎乎的,沒有看懂這兩人直接發生了什麼事情。

隨即。

她向著宇智波富岳看過去,歪著腦袋盯著宇智波富岳,眼睛裡面儘是一個個大大的問號。

這怎麼回事?

怎麼突然就走了?

看起來不是很開心的樣子……

怎麼就莫名的生氣了呢?

「他怎麼了?」

奈良紗希向著宇智波富岳不解的問道,那雙美眸中滿滿都是疑惑之色,尚且還不清楚在青羽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就突然間反應這麼強烈。

「難道是因為不想送我嗎?」

奈良紗希所能想到的就只有這麼一個理由了,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道理,先前不管怎麼說,這個人都沒有生氣,現在說起到要送她回家,立馬就不樂意了,這怎麼能讓她不多想呢?

「不是的!」

宇智波富岳直接毫不猶豫的搖搖頭。

「他不是在跟你生氣……」

「他是在跟我生氣……」

「可能是他不想聽我安排他去參加中忍考試吧!」

宇智波富岳立即解釋起來。

其實。

他的心裡很清楚。

青羽擺出不悅的那副樣子。

是因為他說了青羽是山中一族忍者的這件事。

他知道青羽在離開暗部宿舍的時候,就跟他說起過,不希望別人知道他的身份。

不過。

他並沒有將真正原因告訴給奈良紗希。

而是編造了一個青羽不想參加中忍考試的問題出來,這樣顯得更容易接受一些。

而且。

不僅如此。

宇智波富岳也想要讓青羽也試試!

他能感覺得到,這個少女的實力雖然不強,但是勝在她與秋道玲配合得很是默契,這樣所能達到的效果就不是簡單的一加一,實力還是挺靠譜的。

最為重要的事情是……

她們兩個剛剛差一個人,不然他也不會覺得青羽有這個機會,其實他不是在幫助奈良紗希和秋道玲,而是想要幫助青羽,給青羽一個搭乘順風車的機會,讓青羽也能去參加中忍考試。

這是宇智波富岳對青羽深厚的友誼,讓他在發現有什麼能夠幫助到青羽的機會之後,就立馬給青羽去爭取了。

「紗希,這樣吧,現在我送你回家。」

宇智波富岳話鋒一轉快口說道,他決定在送奈良紗希回家的路上,再跟後者好好說說,做做思想工作。

「你不是在忙嗎?」

奈良紗希整個人都愣了一下,她就是覺得什麼地方怪怪的,但是又說不清是什麼地方,只是狐疑的盯著宇智波富岳,腦袋裡面不斷的浮現出一個又一個問號。

剛剛這個警備部的忍者不是這麼說的啊!

剛才不是沒有時間嗎?

怎麼現在就有時間了呢?

這個人說話怎麼前後矛盾啊!

一時之間。

奈良紗希看向宇智波富岳的眼神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隱隱覺得後者不是那麼的靠譜了。

「這個夜晚實在是太危險了,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就這麼回去了,反正城戶助的事情也都弄清楚了,現在就讓他在屋子裡面自己反省反省吧!」

宇智波富岳很隨意的擺了擺手。

其實。

就在他弄清楚城戶助具體所做的事情之後,他就已經沒什麼要做的了。

剛才他那麼說。

只是為了給青羽提供一個送奈良紗希回家的機會,看看有沒有可能性完成組隊。

不過……

看青羽現在的樣子。

似乎還是有點排斥的。

那麼只好他親自出馬將這個奈良家的少女給送回去了!

總不能讓她自己走回去。

就在青羽決定不送她回去的時候,宇智波富岳就已經準備送她回家了,畢竟他是木葉警備部的忍者,對方又是剛剛遇到了差點死亡的事件,所以還是要注意一些的。

雖然說城戶助已經被他抓住了,但若是在奈良紗希回家的路上再次出了什麼問題的話,他可承擔不起那樣的責任。

況且。

他還要繼續加一把勁呢!

試試能不能幫青羽把中忍考試組隊的事情給敲定了。

「???」

奈良紗希就是覺得宇智波富岳怪怪的,但他說不出具體的問題出在什麼地方,也就沒再說什麼,直接點了點頭,說道:「好吧。」

「我們走吧。」

宇智波富岳對著奈良紗希點點頭,隨即率先走了出去,他的步子並不快,就是在等待著奈良紗希的腳步。

「哦~」

奈良紗希應了一聲,直接跟著走了出去。

兩人走出警備部的時候,外面依舊非常的黑暗,只有一輪元月高懸於夜空之上,用那溫柔的月光來映照著夜幕中的大地。

走出一段時間之後。

奈良紗希覺得氣氛有點悶,這樣沒什麼意思,隨後將視線轉移到了宇智波富岳的身上。

「那個……你們救了我,我還不知道你們的什麼名字呢!」奈良紗希眨著大眼睛說道。

「我叫宇智波富岳,很高興認識你!」宇智波富岳笑著說道,在他聽到對方說不認識他的時候,他的心裡多少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驚訝,畢竟他可是宇智波一族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不認識他的人其實並不多的,可是面前這個奈良一族的少女,剛剛好就是其中一個。

「嘿嘿嘿,富岳大哥,我就不自我介紹了,你都知道我是誰!」奈良紗希笑嘻嘻的說道,她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介紹之後,就知道兩人之間一下子熟悉了許多,隨即再次問道:「跟你一起的那個暗部忍者呢?他叫什麼名字?」

「他戴著面具就是處於工作的狀態,需要對身份進行保密,我就不跟你說了吧,以後你們有機會再次見面的。」宇智波富岳認真的說道,他並沒有直接說出青羽的名字,如果不死剛才青羽直接表達了對泄露身份的不滿,他早就趁著剛才的機會將青羽介紹給奈良紗希了。

「無趣!」

奈良紗希使勁白了宇智波富岳一眼,她本來以為跟宇智波富岳的關係稍微好了一點,可是現在依舊是連問個名字都不能說,搞得那個人看起來怪神秘的。

「對了!」

奈良紗希在吐槽完這一句之後,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事情,頓時一陣恍然大悟的姿態,雙眼瞪得大大的盯著宇智波富岳。

「富岳大哥!」

「我不回我自己的家!」

「我要去秋道家。」

「我跟玲都已經約定好了!」

「現在都鴿了她好久了……」

「她可能都生氣了吧!」

奈良紗希在說話的時候,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這件事情差點又被她給忘記了。

「好的!」宇智波富岳點點頭,去哪裡對他來說都無所謂,只要是將奈良紗希安全送到地點就可以了,無論是奈良家還是秋道家,沒有任何的區別。

「還好……」

奈良紗希拍了拍自己稍微鼓起的胸脯,這個人看起來又一種驚魂未定的感覺。

「差點就忘記了……」

「要是我直接就回家了的話……」

「明天玲非得殺了我不可!」

奈良紗希彷彿已經看到了鴿了玲之後的下場,想著想著不禁打了個寒顫,要知道她的那個閨蜜可是個暴力女啊!

「你是要去跟秋道玲探討最後一個隊友的事情吧!」宇智波富岳頓時眼睛一亮,他等的就是這個事情,不然他都覺得跟過來沒有什麼意思了。

「是啊……」

奈良紗希想到這個事情就覺得頭疼,頓時攤開雙手擺出一副無奈的姿態。

「我跟玲可以說是把能夠想到的辦法統統到用了,就連我們的那幾個表哥都在到處幫我們找人,積極得不得了,可就是一個人都沒有找到,實力弱一些的不想參加中忍考試怕危險,實力強大的不願意跟我們兩個女忍者一起組隊,實在是太尷尬了。」

奈良紗希訴說著她所面臨的窘境,這不是簡單的理解就可以解釋出來的。

就算是在忍者的世界裡面。

依舊也存在著性別上的一些歧視的行為。

往往一個小隊裡面有一個女忍者已經是極限了,如果再多的話,那麼戰鬥力就會相應的大打折扣,這是現實存在的問題,根本就是無法忽略也難以避免。

再加上……

她們的堂哥們並不希望她們通過眾人考試,所以在尋找人手的時候,並沒有去找那些能夠為她們提供幫助的人。

而是去找那些明顯無法通過中忍考試的人來給她們往下拽。

青羽就是被找到的其中一個。

當然。

這幾個堂哥所做的事情還遠不止於此。

畢竟他們之中有個人叫奈良鹿久,腦子非常的好使,主意更是一個接著一個,根本沒打算輕易放這兩個妹妹去通過中忍考試。

這幾位已經開始向著那些有條件的人去做工作,讓他們務必要拒絕掉這兩位妹妹。

正因如此。

在奈良紗希和秋道玲還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她們本就已經很少的選擇變得更加困難。

「哈哈哈哈哈哈哈……」

宇智波富岳看到紗希的樣子,忍不住笑出聲來,這倒不是嘲笑,而是快心的笑,怎他看來,青羽的機會變得更大了。

「好哇,富岳大哥,你不幫我就算了,居然還嘲笑我,你這樣做良心不會痛嗎?」奈良紗希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笑聲之後,當時就破防了,整個人都不好了,頓時站定了腳步,從那楚楚可憐的模樣上來看,儼然快要哭出來了。

「我怎麼會嘲笑你呢……」宇智波富岳頓時意識到不妙,剛忙收斂起笑容,擺出一副正經的姿態,說道:「紗希,你放心吧,你幫你,你中忍考試同伴的問題,就交給我吧,我來給你解決,全都包在我身上了,一定讓你能夠參加中忍考試!」

「真噠?!」奈良紗希頓時眼睛一亮,她最近一直在為這件事情發愁,根本沒有半點頭緒,瞬間情緒被調動了起來,雙眼緊緊盯著宇智波富岳,她剛剛也就是順勢撒嬌而已,並沒有對宇智波富岳有過多的指望,可沒想到後者居然直接就答應了,這讓她有一種意外之喜的感覺。

「當然是真的,我哪能在這種事情上騙你呢,你放心吧,絕對沒問題的!」宇智波富岳重重點頭說道,他的那張臉上寫滿了正經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任何開玩笑的意思。

奈良紗希瞪大雙眼,緊緊盯著站在她面前的宇智波富岳,當她看到後者那認真的模樣之後,腦袋裡面突然浮現出一個念頭。

突然間。

奈良紗希猛地瞪大了眼睛。

「等等……」

「富岳大哥。」

「你說的那個人……」

「該不會就是剛才的面具人吧?!」

奈良紗希嘴角微微抽到了幾下,她剛才還沒往這邊去想,現在看到宇智波富岳的樣子之後,忽然意識到了這樣一種可能性。

而且還是大大的可能性!

在她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腦袋裡面已經去想剛才的那個面具人了。

可是……

她連對方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更是連名字都不清楚。

這種情況……

她根本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

「嗯……就是他!」

宇智波富岳連連點頭,在他的心裡,已經認定了想要讓青羽去參加中忍考試這件事情。

他覺得這是剛剛好的事情。

青羽沒有參加過中忍考試。

剛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去試試。

否則……

他覺得青羽以後很難再找到這樣的機會了。

不會再有這種剛好缺人的小隊出現了。

儘管青羽看起來似乎不是很願意去參加的樣子。

不過。

他倒是沒有在意青羽的意見,他會慢慢的做青羽的工作,並且他相信他是可以說服青羽的。

「如果你真的能說動他的話,我們也不是不可以……」

奈良紗希對那個面具人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雖然在剛剛見面的時候產生了一些誤會,不過這都不算事,畢竟他們是真的太缺人了。

只要真的能加入到她們的小隊裡面,去參加中忍考試的話,她沒有什麼意見。

或許……

在她心裡唯一介懷的事情,就是那個面具人沒有拿真面容見她,更是不知道名字叫什麼。

可是這些問題聯想到暗部的身份的話,也就沒什麼了,問題不大,真能搞定的話,她還是很開心的。

「好嘞!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剩下的就交給我吧!」

宇智波富岳頓時眼睛一亮,現在他覺得這些都不是事了,可以說是非常容易就會解決掉。

……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還不知道他已經被宇智波富岳給賣了,剛剛回到暗部的宿舍裡面,一頭直接倒在了鐵板床上,整個人都已經不是很好了。

這一夜熬得實在是太累了。

他需要休息了。

頓時。

青羽直接躺在了床上。

他什麼都不想去想了。

只想好好睡會。

其他的事情都等到明天再說吧!

……

漸漸地。

小半宿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青羽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他連身上的暗部忍者服飾都沒有換下去,畢竟昨天實在是太累了,這反而讓他在早上的時光裡面更加容易了許多。

青羽立即進行洗漱。

隨後將東西收拾好了之後,開始踏上了前往拷問部上班的道路。

「青羽!」

就在他剛剛走出去不久的時候,立即聽到了一句喊聲,聲音的出人青羽很熟悉。

正是拷問部的隊長,森乃伊頓。

青羽在聽到森乃伊頓的聲音之後,立即尋聲望去,一下子就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森乃伊頓。

「伊頓大哥,你怎麼在這裡呢?」

青羽看到這周圍一個人都沒有,立即喊出了他們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才會說出來的稱呼。

「青羽,你忘了嗎,今天我要向小隔間的忍者們介紹你,讓他們知道你的存在,並且聽從你的安排。」森乃伊頓向著青羽說道,他已經在昨天對著那些人都通知了下去,今日一早就要向青羽去彙報情況了。

「伊頓大哥,其實不用那麼的大張旗鼓,我們低調一些吧,不用搞什麼見面的儀式了,我去辦公室裡面等他們,讓他們來辦公室見見我就可以了,剩下的讓我慢慢來處理吧。」青羽對著森乃伊頓說道、

這就是他的真實想法!

經過城戶助的事情之後,他更加深切的意識到了……

做人要低調!

這一點非常的重要!

否則什麼時候被人惦記上了都還不知道呢!

雖然現在的青羽並不是很害怕這些拷問部忍者的惦記,但是沒有這樣的事情,總比有要更好,至少圖個清凈。

「青羽,你真是這麼想的?」森乃伊頓凝神盯著青羽問道,他對於青羽的意見,還是非常在意的,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對,伊頓大哥,如果可以的話,讓我自己來把控這個過程,我想要按照我的節奏來。」青羽重重點頭,那面具上露出來的眼孔中透射出堅定的眼神。

「行吧,我剛好還沒有跟他們說這次成為他們隊長的人是誰,那我就不跟他們說了,現在我去告訴他們,讓他們去你的辦公室找你,剩下的你自己去處理吧!」森乃伊頓立即沉聲點頭說道,他非常尊敬青羽的意見,直接就按照青羽說的來辦了。

「多謝伊頓大哥!」青羽立即向著森乃伊頓感謝起來,他的心裡非常清楚禮尚往來的道理,頓時拿出了一個嶄新的本子,在森乃伊頓面前晃了晃,說道:「伊頓大哥,我已經想好新書了,不出意外的話,今天就可以寫出第一章來了。」

「這可真是個好消息!」森乃伊頓在聽到青羽這句話之後,臉上頓時浮現出笑容來,可以看得出來這是真的很開心,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新出了,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都已經快要翻爛了,劇情上的刺激程度已經可以說是大打折扣了。

「伊頓大哥,如果沒別的事情,我就去辦公室了。」青羽對著森乃伊頓點點頭,他已經發現了,寫出這樣的事情放在森乃伊頓這裡完就是殺手鐧級別的絕招,每次拿出來都極具成效,屢試不爽。

「去吧去吧!」

森乃伊頓對著青羽點點頭,他已經忍不住開始期待起來了,至於通知那些忍者,根本就不算什麼事情,只要青羽能夠開心的寫出,並且寫出精彩的內容,那麼一切都是值得的。

青羽打發了森乃伊頓之後,立即向著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

不表明身份這沒有任何的問題。

暗部之中戴上面具並不是誰都認識誰,大家互不相識也是正常的現象,並不奇怪。

青羽就是不想太早的曝光出自己已經升職的事情。

他才到拷問部多久啊!

這就直接升職了。

必定會遭遇到不少的紅眼。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早在幫助團藏去讀取那些雲隱村忍者記憶的時候,青羽就發現了山中鹿三就被許多山中一族的人給嫉妒上了。

這樣的事情他可不想發生在他的身上。

青羽很快就來到了他的辦公室,他直接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緩緩的舒了口氣。

「過一會他們就要來了吧!」

青羽直接閉上了眼睛,進入到閉目養神的姿態下,他昨天就沒有睡好,早上又起了這麼早,他想趁著這些拷問部的人還沒來這裡之前的這段時間休息一會。

隨著時間的推移。

半個小時過去了。

咚咚咚……

門口頓時響起了一道道的敲門聲,隨著這些聲音的響起,直接將青羽從休息的姿態中呼喚了出來。

「進。」

青羽淡淡的開口說道,隨後緩緩睜開了眼睛,那雙眼睛在面具的眼孔後面,流露出了一道道精芒。

咯吱!

隨著青羽此話一出。

頓時一個戴著面具穿著暗部服飾的拷問忍者走了進來,這個忍者正是拷問部的忍者。

「小隊長!」

這個拷問忍者在進入到青羽屋子之後,立即向著青羽鞠躬行禮,整個人看起來都非常的恭敬,顯然是被森乃伊頓給交代過了,根本不敢讓青羽這個隊長產生任何不好的情緒。

「嗯。」

青羽點了點頭,視線落在這個暗部的忍者身上,隨後緩緩問道:「你負責的是什麼地方?」

「我負責的是1號小隔間。」

這個拷問忍者忍者立即交代道,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開始一句一句的交代起了他所工作的內容。

……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

一個接著一個的拷問忍者進去到了青羽的辦公室中。

總共有9個拷問忍者。

他們的工作地點分別在1號到9號的小隔間。

日常的工作性質跟青羽以前是一模一樣的,聽過來非常的順暢,而且這一次僅僅只是大家認識一下,並沒有什麼工作交接之類的東西,所以沒有什麼過多浪費時間的地方。

每一個拷問忍者都在辦公室中走了一遍之後,他們紛紛的回到了各自的小隔間裡面,開啟了今天的拷問工作。

「呼……」

青羽在最後一個拷問忍者離開之後,不由得長呼一口氣,他忽然覺得這樣的工作比拷問待審嫌疑犯還要更累。

他不太願意跟這麼多陌生人去打交道。

這一點他自己非常的清楚。

當然。

在這個過程中。

青羽並沒有詢問這些人的名字,同時也沒有說自己的名字,雙方都戴著面具,彼此間維持著一個最基礎的神秘感。

待到這些拷問部的拷問忍者都離開之後。

青羽的辦公室裡面恢復了安靜。

可以說已經到了屬於他自己的時間了。

「其實升職了也還是挺好的,至少現在很清凈,根本沒有人能夠打擾到我,我可以安心的做一些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青羽自顧自的嘀咕了一句。

說罷。

他緊緊閉上雙眼。

雙手抬起,手肘撐在桌子上,直接用他的手指按壓著自己的額頭太陽穴,儘可能的讓自己的大腦處於一种放松的姿態之下。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已經開始準備讀取那段關於漩渦一族的事情了。

一時之間。

青羽精準的找到了之前團藏記憶中做好標記的那個部分,那個屬於漩渦一族事件發生時的那個部分。

他站在第一視角上。

進入到了團藏的記憶裡面。

身處於火影辦公室當中。

此時此刻。

這裡只有兩個人。

一個是他所讀取記憶的志村團藏,另外一個就是穿著一身火影袍雙手背負在身後背對著他向著窗外看過去的三代火影猿飛日斬。

青羽注意到了現在這個時間節點。

差不多是猿飛日斬成為三代火影十年左右的時間,忍者世界的各大勢力都已經過度為三代影了。

經過第一次忍界大戰的洗牌之後。

忍者世界經歷過了一段短暫的發展時期。

現在已然又有了蠢蠢欲動的趨勢。

而且。

青羽根據團藏的記憶可以得知。

現在這個時間點的兩年之後。

正是第二次忍界大戰爆發的時候!

當下的時間點上,木葉村的政權已然是落在了猿飛日斬的手上,不過尚且還沒有完全3穩固,處於一種表面祥和但是暗流涌動的時期。

畢竟外面還有許多不接受猿飛日斬成為三代火影的極端分子正在搞事情。

只是……

猿飛日斬在成為三代火影之後。

為了營造出他一貫的那種慈祥和善的性格,他要對村子充滿愛,要原諒許多的過錯,要讓他站在陽光的一面。

就是因為這樣的選擇。

許多反對猿飛日斬的人,並沒有在他那個時候被處理掉。

猿飛日斬更是特意交代了團藏,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裡,暫時不要動那些人,因為整個村子都知道他們不是很服他的統治,若是讓那些人一下子就消失了,可以說可輕易的就會讓人們懷疑到他的身上。

這對他建立起光明的人設是不利的!

恰恰因為如此。

舊時代的殘黨一直活到了青羽來到忍者世界的時候。

「日斬,那件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吧。」團藏聲音低沉的說道,他的視線聚焦在背對著他看著窗外的三代火影猿飛日斬身上,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陰鬱的氣息。

「知道了。」三代點點頭,深吸一口氣,轉過身來,向著團藏看過去,說道:「蘆名大人去世了。」

「漩渦一族的當代族長有意率領漩渦一族回歸木葉村,已經將書信發過來了。」團藏盯著三代說道。

「你有什麼想法嗎?」三代瞥了一眼團藏問道,在他說完這些話之後,直接拉開了抽屜,從裡面拿出一個煙斗,然後將煙斗叼在嘴上,直接點燃了煙斗,直接吸上了幾口。

「無視。」團藏毫不猶豫的給出了他心中的答案。

「為什麼?」三代平靜的吸了一口煙,並沒有因為團藏說出這樣的話而有半點的不滿,或許只有在團藏的面前,他才會卸下身上的偽裝,呈現出正常的樣子來。

「漩渦一族並不算是小家族,他們是千手一族的遠房血親,家族成員非常擅長封印術,實力不容小覷,畢竟他們一個家族撐起了一個村子,我們如果接納了他們,那麼無異於是引狼入室!」團藏立即說道。

「為什麼是引狼入室呢?」三代面色平靜,他再次吸了一口煙,抬眼盯著團藏,說道:「你是知道的,蘆名大人早年間開始跟初代火影大人簽訂過友好協約,為了體現出兩國之間的友好,現在我們木葉村的忍者服飾上還有漩渦一族的標誌,並且在木葉村成立之處,漩渦一族是加入到木葉村的,只是後來重新分離了出去,我們將他們接納回來,不是剛好可以為村子補充一股強大的戰鬥力嗎?」

「日斬,漩渦一族是一股強大的戰鬥力沒錯,但是你要看這股力量會不會為我所用,這一點還是非常重要的,現在的漩渦一族在失去了蘆名大人之後,可以說是群龍無首,但是木葉村裡面可是還有一隻鳳凰呢,你可千萬不能無視水戶大人啊!」團藏極其嚴肅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水戶大人可能會引領漩渦一族發動政變?」三代的臉色開始變得沉重起來,其實這些事情他已經想到了,但是他就是想要聽團藏說出來,這樣不僅可以將提出這個話題的人變成團藏,還可以進一步的印證他心中的想法。

「水戶大人現在未必有這個想法,但是漩渦一族的人來了以後,那就說不定了!」團藏直接說道。

「你詳細說說,我想聽聽你的分析,然後再做出一個最合適的決定。」三代對著團藏點點頭,現在這個時間點,他對團藏可以說是非常信任的,連一丁點的隔閡都沒有的那種。

「現在的木葉村可以說是最適合你的木葉村,千手一族人丁凋零,一個個都在為了木遁的實驗而陷入到近乎瘋魔的狀態,根本不需要我們做什麼,千手一族就要湮滅在歷史的長河中了……」

團藏立即開始說起他心中的想法。

「屆時村子裡面的第一大家族,就落在了宇智波的身上,我們只需要針對宇智波一個目標就可以了,隨著鏡的死亡,宇智波已經陷入到了群龍無首的低迷狀態,短時間內翻不起什麼浪花來。」

「這個階段非常適合猿飛一族的發展,只要將猿飛一族和其他的家族捆綁在一起,尤其是奈良一族、山中一族和秋道一族,再聯合犬種一族、油女一族和日向一族,這樣整個木葉村就可以慢慢變成鐵板一塊,宇智波一族再想有什麼想法,那就只能憑藉一族之力,力量上就會形成天然的差距。」

「但是這種理想局面的前提就是不能引入漩渦一族!」

「正如我剛才所說的,漩渦一族本就是極為強大的一族,整體戰鬥力絲毫不弱於千手一族,並且漩渦一族這些年雖然生活在渦潮隱村中,名義上是獨立的渦之國,但是一直受到咱們火之國千手一族的庇佑,根本沒有人對他們發動攻擊,這些年在不斷的積蓄著實力!」

「這股實力究竟到什麼程度連我的情報網都差不到,你說那會有多麼的可怕?!」

團藏說到這裡,語氣稍微激動了一下,隨後他稍微緩了口氣,讓自己看起來不至於那麼的激動,整個人都跟著平靜了許多。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

「已經直接擺在明面上了。」

「漩渦一族僅僅只是死了一個老邁的漩渦蘆名而已。」

「你要知道這跟千手一族死了千手柱間不一樣,千手柱間是千手一族的領袖,他的死亡讓千手一族直接迷失了方向,而漩渦蘆名的死,則是會徹底釋放漩渦一族,讓他們從一個相對昏庸的領導者,過度到一個強大的領導人身上。」

「那個強大的領導人……」

「就是現在依舊看起來沒有任何歲月痕迹的九尾人柱力漩渦水戶!」

「試想一下。」

「如果那堪比一村之力的漩渦一族進入到木葉村中,直接一躍成為超越宇智波一族的超級家族。」

「而這個超級家族的族長。」

「正是那個初代火影的妻子,強大的九尾人柱力,漩渦水戶大人!」

團藏說到這裡,聲音直接停了下來,他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譏諷的弧度。

他譏諷的不是別人。

正是面前的三代火影猿飛日斬。

「如此一來。」

「日斬。」

「你這個在位十年還依舊有人反對的三代火影。」

「還怎麼做下去?」

團藏最後的這一句話,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刺刀,直接重重的刺入到了三代心口最薄弱的地方,完全抓住了他的痛點。

「你說的沒錯!」

三代直接將手上的煙斗放下了,臉色的表情已經沒有先前那麼的淡定了,看起來格外的凝重。

「漩渦一族來者不善啊!」

「若是讓他們進入到了木葉村。」

「漩渦一族勢力比我猿飛一族更強大。」

「漩渦水戶之名更是遠超我猿飛日斬。」

「這個火影之位我怕是要坐到頭了啊!」

三代嘀咕到這裡之後,緩緩的搖了搖頭,那看似平靜的眼眸之中,在眼底深處流露出狠辣之色。

「不能讓漩渦一族進入到木葉村來!」三代說完之後,猛然再次向著團藏看過去,問道:「團藏,你有什麼主意嗎?」

「主意我有的是,但不是你的決心有多少?」團藏淡淡的說道。

「漩渦一族跟那些殘黨不同。」三代意味深長的說道,他沒有將話說得太清楚,但是他的意思,已經精準的傳達給團藏了。

「交給我吧。」

團藏直接點了點頭,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微微眯起,迸射出一抹凶厲的眸光。

「我現在就去通過我的情報網,向忍界的各大勢力散發漩渦蘆名已死的情報,他們早就忌憚於漩渦一族的封印書了,一直沒有動手不過是因為忌憚千手柱間和漩渦蘆名罷了。」

團藏說完之後,直接轉身向著火影辦公室的外門走過去,從他剛才說出這個決策之後,三代一言不發,他就知道,這是默認了,兩人早就形成這種默契了。

就在團藏走到火影辦公室門口的時候。

他停住了腳步。

微微測過臉。

向著辦公桌處的三代看了一眼。

「水戶大人那邊你放心好了,站在我們木葉村的立場上,非但不會對漩渦一族進行攻擊,還會派出忍者去幫助漩渦一族。」

「待到漩渦一族出事的時候……」

「日斬你親自率領忍者去一趟吧!」

「總要讓村子的人看到你這個火影對漩渦一族重視的樣子。」

說罷。

團藏直接走出了火影辦公室的大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7章 漩渦一族還有一隻鳳凰!(求訂閱求月票)

45.05%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