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這個少女怎麼像是要吃了他呢?(求訂閱求月票)

第349章 這個少女怎麼像是要吃了他呢?(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清楚的開看到了三代所寫的捲軸上的內容。

這上面的文字。

呈現出一個極大的秘密。

這是他以前從來沒有想到過的事情。

他可以非常確定,這件事情如果不是他在團藏的記憶裡面看到在團藏的記憶裡面看到這樣的一幕,他根本不可能會想到這樣的情況。

而且。

團藏根本就沒有將這件事情說出去的打算!

現在這段記憶已經是多年以前發生的事情了,可是一直到大結局的那一刻,都沒有人說我這些事情,也沒人知道這些事情。

或許。

如果不是他在這裡發現這段記憶的話。

三代所做的這些事情可能真的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了!

這明顯是要帶進墳墓的重大秘密!

青羽的視線清楚的落在這個捲軸開頭上,上面寫著一個幾乎忍界中所有人都耳熟能詳的名字!

山椒魚半藏!

僅僅是一個名字。

就讓他人傻了。

他相信任何一個看到這個名字的人都會有些傻眼的!

堂堂火之國木葉村的首領在給雨之國雨隱村的首領寫了一份如此的密信!

這樣的事情可能說出去都不會有人相信!

難道說……

三代居然跟山椒魚半藏有聯繫?

這種事情……

就算是讓他想破了頭也根本想象不到,完全可以說是超乎了他的預料,已經不在他的認知範圍之內了。

「這是怎麼回事?」

青羽的腦袋裡面冒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他僅僅只是遲疑了一瞬間,便立即控制著心中的意念,讓團藏的這段記憶定格住了,隨後仔細的盯著三代所寫的捲軸上面的文字,詳細的閱讀了起來。

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仔細的翻閱記憶了!

就算是不久前的團藏給那些勢力所寫的東西,他都沒有那麼認真的去看,現在完全是想要弄清楚三代究竟寫的是什麼內容。

霎時間。

一行行的文字出現在他的眼前。

【山椒魚半藏親啟:

有件事情需要拜託您來幫忙,我需要您動用力量,聚集在火之國的邊境區域,佯裝向我們火之國發動進攻。

屆時我們木葉村會派出大量忍者駐守在邊境區域。

我們雙方任何一方都不要主動發起攻擊,以吸引注意力為主,不要出現什麼人員損失和消耗。

一段時間我將親自向你請和,並給您一份滿意的補償。

木葉隱村,猿飛日斬。】

短短的幾行文字,讓青羽足足看了幾分鐘的時間,當他將上面的全部內容都看完了之後,心情可以說是非常的沉重,整個人都變得凝重起來。

這不就是在讓山椒魚半藏向著木葉村發動進攻嗎?

這種事情都想得出來?

鬼才?!

青羽嘴角微微一抽,他處於一種震撼的狀態下,彷彿看到了第二次忍界大戰的前兆。

這就是三代窒息般的操作嗎?

為了不將漩渦一族這頭沉睡的獅子引入進來,特意喚來隔壁的猛虎,讓猛虎來對自己進行攻擊。

青羽的心裡頗為無奈,隨即他繼續的向後看過去,重新沉浸在團藏的視角當中,認真的看著後面發生的事情。

這樣的密信一出。

就連這記憶的原主人志村團藏都非常的驚駭,整個人都呈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來。

「你什麼時候跟山椒魚半藏有聯繫了?」

團藏疑惑的問道。

這樣的事情就團藏都覺得極其的驚訝。

他都不知道這種事。

一時之間。

團藏的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中泛起強烈的疑惑的眸光,眼睛裡面充滿了不解,根本就不知道這是什麼一種情況。

「以前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與半藏有過合作的經歷,只是你們都不知道罷了,我也沒打算到處亂說,畢竟今時不同往日,我們的身份都已經有了各自不同的變化,都不是那個小忍者了。」三代感嘆道,在他說話的時候,眼睛裡面閃爍起追憶的眸光,彷彿是回想起了過往的那段歲月。

「你是在執行什麼任務的時候認識山椒魚半藏的,我怎麼不知道,我沒見你去執行過這樣的任務啊,究竟是怎麼回事?」團藏凝眉問道,他的表情看起來不是很舒服,從那架勢上來看,就像是遭遇到了欺騙一樣,死死的盯著三代,彷彿三代是背著他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以前我做任務的時候,你巴不得我死在任務上,哪裡會關注我去做了什麼任務……」三代無奈的苦笑一聲,反而給人一種在抱怨的感覺,完全沒有火影的樣子。

「算了,我不跟你計較這類事情了,不過你有這種資源應該早點告訴我的,現在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這兩件事情可以放在一起做了,我們不僅可以讓那些大大小小的實力一起去進攻渦之國,還可以將戰場拉伸到內陸地區,讓是雨之國對更多的國家發動戰爭。」團藏立即將捲軸收起來,就在他將捲軸合上之後,在捲軸上打下了一個火燙封印,讓捲軸處於密封的姿態,並且思路開始發散起來,去思考後面的事情該要如何去進行了。

「我正是這個意思,希望可以接著雨隱村來攻打木葉村的機會,將我們木葉村的忍者們都調動出去,如此一來就算是渦之國那邊出了問題,我們也不能第一時間去幫助,這樣就將遲來的那段找到了合理的說辭。」三代點了點頭,他已經為了火影之位不顧一切了,他在經過了跟團藏的分析之後,已然意識到絕對不能讓漩渦一族的人進入到木葉村之中。

不僅要阻止他們。

還要滅掉他們。

要知道漩渦一族不僅是忍界其他勢力的心頭大患,更是猿飛日斬的心頭大患!

若是沒能除掉的話……

必將留下無窮的後患!

「其實,如果僅僅是雨隱村對我們木葉村進行襲擊的話,所能達到的效果還是有限的,我們可以再更多發揮一點點,將這一切變得更加混亂一點的話,那麼我們做得就更加容易了,水戶大人也不懷疑到什麼的!」團藏立即開始思考1起來,他儼然就是三代的背後幕僚,幾句話之間就定著好了更好的計劃。

「你的意思是……將其他的勢力也拉進來,參與我們之間的戰鬥?」三代疑惑的盯著,他發現團藏在現有計劃上進行拔高的能力是極其強大的,完全可以讓一個計劃變得極為可靠,並且涵蓋面更廣。

「沒錯!」

團藏毫不猶豫的點點頭,隨後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眼眸之中閃爍起冰冷的眸光,這令得他整個人都顯得格外的精神,渾身的氣勢一下子就起來了,給人一種進入到了他自己的領域的感覺。

「日斬!」

「我們不能僅僅只是依靠雨隱村來配合我們的演出。」

「只要是假的……」

「那麼時間久了就會露出破綻。」

「水戶大人不是那麼容易欺騙的!」

團藏暴露在外面的那顆眼睛緊緊的盯著三代,已經開始將自身的智慧快速的發散出去了。

「我們要將砂隱村和岩隱村全都拉過來,將這長戰鬥變成一個多方的大亂斗,這樣我們便可以將村子的注意力傾注到戰場上,將這樣的事情形成一件真實的事情。」團藏沉聲說道。

「可是……」

三代在聽到團藏的話之後,臉色頓時微微一變,眉頭微微皺起,似乎對這樣的事情有什麼意見,隨即說道:「團藏,我寫這封信的目的並不是發動戰爭,而是要讓山椒魚半藏配合我吸引一下村子的注意力,我們只是在假裝產生摩擦罷,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剛才說得很清楚了,如果你只是簡單的發動戰爭,那麼你可以說是將水戶大人完全當做是傻子來看待,單單如果只是演戲的話,並沒有什麼問題,可是如果在跟漩渦一族滅族聯繫到一起的話,那麼事情一下子就敗露了!」團藏立即沉聲說道,他的語氣極為嚴肅,根本就沒有給三代任何非反駁的機會,直接將三代那天真的想法給否決掉了。

「那你說究竟怎麼辦?」三代無奈的抿了抿嘴,整個人都頗為無語,這樣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彷彿掉進了一個怪圈,如果不做就會出現問題,但是如果做了的話,就會出現更大的問題,這些問題都擺在眼前了,若是不能合理的處理掉的話,將會產生非常大的問題。

「真正的發動戰爭!」團藏極其簡單的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什麼?你說什麼?這絕對不行!」三代直接搖頭,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隨後臉色一冷說道:「我以為你會找砂隱村和岩隱村去配合演出,但是現在看來,你根本不是這麼想的,我絕對不能真正的發動戰爭。」

「哈哈哈哈哈哈哈!」

團藏在聽到三代的話之後,頓時仰頭大笑,笑聲中充斥著濃濃的譏諷。

「日斬!」

「你還是那麼的天真!」

「就拿你這個捲軸來說吧……」

「你剛拿出來的時候確實挺震撼的!」

「不過我震撼的有兩點。」

「第一點,你居然跟山椒魚半藏相識,並且會捨得身上的羽翼去找山椒魚半藏來幫忙,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我很震撼。」

「第二點則是……」

「你竟然還是那麼的天真!」

「就連你自己也說了,今時不同往日了,你們的身份都已經發生了變化,所思所想皆是為了各自的村子,均是有著各自不同的立場。」

「既然如此……」

「你憑什麼認為山椒魚半藏會配合你的演出?」

團藏直接向著三代問出了一個比較靈魂的提問,隨著這句話一出,頓時將三代問得啞口無言。

是啊!

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曾經了!

要對方舉雨隱村之力,就這麼演一出大軍壓境,然後等待著他去討論撤軍。

這確實是有點難!

可是……

要是明著跟山椒魚半藏說真正的進攻,那不是明顯更加困難的事情嗎?

想到這裡。

三代沉默了。

他的思路都跟著阻塞了。

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去做這件事情了。

腦袋亂成一鍋粥。

像是裝滿了漿糊。

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這樣的場面了。

整個人都有點傻眼了。

「團藏,你的意思是,這個捲軸我還是不要發出去了?」三代猶豫了一下之後說道。

「不,你要發出去,而且不需要任何的改動,這個捲軸只要到了山椒魚半藏的手上,我們雙方就會發生戰爭了。」團藏淡淡的說道。

「什麼意思?」三代沒有太領會上去團藏的意思,腦袋裡面冒出了大大的問號,對於他的話,並沒有太清楚的認識到具體呈現出來的意思。

「山椒魚半藏沒有你這麼天真,他生性多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這麼強調是假裝戰鬥,那麼他必定會認為你是要真正的戰鬥,所以,你這個捲軸,可以說就是下了戰書了。」團藏解釋道,他說話的時候,還不忘冷冷的瞪了三代一眼,他知道三代是又慫又天真,但是沒想到已經做了火影十年了,還是能夠這麼傻這麼天真,這也沒有誰了,要不是他在這裡盯著,不知道三代要走多少的彎路了。

「這……」

三代的瞳孔狠狠一縮,眼眸中閃爍著難以置信的眸光。

透過他的眼睛。

可以看得出來。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這一點來。

「哈哈哈,不過,日斬,你倒是給我出了個很不錯我的主意,我這就把你的捲軸送過去,然後再以砂隱村和岩隱村使者的名義,將三代風影和三代土影的捲軸一併送過去,上面的內容全都寫上要求山椒魚半藏來調遣忍者力量配合演出,這樣的話山椒魚半藏在看到這些話之後,必定會直接認為你們是要對他發動進攻,他也就會做戰鬥準備了。」團藏左手掐著下巴說道,現在這個時候,他的臉上流露出了滿意的神色,可以說是對這件事情的處理方案非常的滿意了。

「我們不需要再做什麼其他的事情嗎?」三代眉頭緊緊皺起,這種事情跟他的預想中還是有些差別的,隨後繼續問道:「你確定這樣就可以讓山椒魚半藏去發動戰爭了?」

「日斬啊,虧你還覺得跟山椒魚半藏有交情,但是你一點都不了解他的性格啊,他的多疑放眼忍界我都見不到第二個了,只要他還活著,我們就一直可以利用他多疑的性格去對他進行各種誘導,這實在是太輕鬆了,況且,最重要的是……」

團藏說到這裡,語氣微微一頓,臉上的表情重新回歸到了嚴肅的狀態下,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微微眯了起來,整個人看起來都非常的冷酷。

「山椒魚半藏早就想要對領土進行擴張了,就算是沒有你的捲軸,根本要不了多久,他也會發動戰爭的,而且首當其中的就是我們土壤豐沃的火之國和資源豐厚的鐵之國,你這個捲軸的內容,不過就是起到了催化劑的作用罷了,除此之外,別指望山椒魚半藏相信這上面的任何一個字。」

團藏此話一出。

三代徹底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關於陰謀詭計這些。

三代承認確實不是團藏的對手,這也是他非常需要團藏的原因。

很多事情,他想不到,團藏能夠想到。

很多事情,他做不到,團藏可以做到。

正是因為有團藏的存在!

三代可以放心的站在木葉村最光明的地方,成為沐浴在陽光中的木葉。

而團藏……

則是那深深扎入到地下黑暗處的根。

正是這牢牢抓緊土壤的龐大根須,方才可以讓木葉村這棵大樹不會因為席捲過來的風暴而風雨飄搖。

「日斬,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了,我現在去處理雨之國的事情,順便再去物色一個適合接替水戶大人的九尾人柱力!」

團藏說完這句話之後,轉頭直接離開了火影辦公室,視線重新來到走廊中,已然準備開始後面陰謀詭計的進程了。

……

「呼……」

青羽忍不住直接深吸一口氣,猛然間從這股記憶裡面退了出來,並且使勁的晃了晃頭,完全處於一種震驚的狀態之下了。

「原來事情是這樣的!」

青羽忍不住感慨起來,這種事情完全超乎了他的預料,根本就是他沒有想到的。

可是當他知道了以後。

卻又覺得這些事情是合情合理。

只是……

他從來都沒有想到過這些事情都是關聯在一起的,完全可以說是牽一髮而動全局。

「千手一族與漩渦一族的交好,再加上千手柱間和漩渦水戶之間的關係,讓漩渦一族加入到了木葉村之中,可是又因為漩渦蘆名的關係,漩渦一族出走了木葉村,獨自成立了渦之國渦潮隱村,進而承受在木葉村的庇佑之下,坐擁著讓諸多勢力忌憚的力量,這便可以說是悲劇的開始……」

青羽緩緩的自言自語起來,在他說話的時候,將帶過來的本子攤開,拿出筆,開始在上面記錄起一個個圖形文字來,準備在上面按照自己的習慣,將這件事情捋順過來。

「漩渦一族擁有強大的力量,並且還有極大的野心,我覺得如果不是因為漩渦蘆名打不過千手柱間,怕是早就有奪取木葉村政權的想法了,否則也沒有必要脫離木葉村而自立門戶,讓自己與千手柱間並列起來,都成為村子的首領,更是以一種結盟的形式處理的兩族之間的關係,可以說這一份貪婪和慾望,便是後續一連串所有事情的導火線。」

青羽說話之間,將漩渦蘆名的名字給畫出了一個圈圈,然後寫在了本子的最上面。

「漩渦一族獨立出去便註定要暴露在所有勢力的眼中,不過他們可以依靠千手柱間,所以暫時沒有什麼問題。」

「不過隨著千手柱間的死去,忍者時間陷入到了動亂之中,那個時候漩渦一族還有勢力強大的漩渦蘆名,可是當漩渦蘆名也死了以後,事情就變得完全不同了,整個事情都發生了變化。」

「可以說漩渦蘆名之死,就是漩渦一族滅族的導火線,而漩渦一族滅族的事情,則是導致了第二次忍界大戰的爆發。」

青羽一筆接著一筆的在本子上畫著圖案,他將這上面的圖案都畫完了之後,緩緩點了點頭。

「有意思啊!」

「千手柱間之死導致了第一次忍界大戰。」

「漩渦蘆名之死導致了第二次忍界大戰。」

「若是按照原本忍者世界的歷史進程,那就是第三代風影之死導致了第三次忍界大戰。」

「不過現在導致第三次忍界大戰的則是宇智波界的死!」

「這樣來看……」

「界大哥你不虧了!」

「未來回溯起來,你在忍者世界的歷史上,都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青羽的手上一個圈接著一個圈,將這裡面的人物關係都已經捋清楚了。

「後面的記憶已經不用那麼著急看了,等有時間再慢慢研究吧!」

「不看我都能猜出來了……」

「無外乎就是三代和團藏挑中了具備成為九尾人柱力資質的漩渦玖辛奈,並成功的在漩渦一族滅族的前後時間裡將漩渦玖辛奈帶回到了木葉村之中。」

「又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裡順利的讓漩渦玖辛奈從漩渦水戶的身上過繼了九尾,成為了木葉村新的九尾人柱力。」

「強大的漩渦一族就這樣消失在了忍者世界歷史的長河中……」

「我算是明白為什麼三代和兩位顧問看到我呈現出漩渦一族特質的時候那麼緊張了。」

青羽一句接著一句輕聲嘀咕著,通過這幾段簡短的記憶,他已經將當時的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大致的明白了漩渦一族的滅族過程。

畢竟這不是需要繼續向後看的連續劇。

而是在已經結果的時候去回溯過往,只要知道簡單的起因,便可以順勢的推導出過程。

青羽覺得他所推斷出來的過程,就算跟真正發生的事情上有些出入,但是也絕對不會太大,那些記憶隨後有機會的時候慢慢看吧。

不得不說。

團藏的記憶太過龐大了。

看起來非常的複雜。

幾乎每一刻都在策劃和執行著各種各樣見不得光的事件。

這讓他在翻看團藏記憶的時候,根本不敢快進,甚至很多時候還要慢放和暫停,生怕錯過哪怕一點點的細節,可若是時間比例是一比一的話,那麼讀取團藏記憶所花費的時間就是要按年來做單位了。

在青羽所讀取過的記憶之中。

這可以說是獨一份了。

當然。

還有一個跟團藏截然相反的另外一個人。

那就是邁特戴。

記憶裡面除了鍛煉就是鍛煉,每天不是在鍛煉之中,就是在去鍛煉的路上……

別說看什麼細節了。

就是掛上高倍快進,那都像是在單曲循環一樣,看的全是重複的片段,根本看不到盡頭。

青羽將這裡面的事情全都弄清楚之後,重新將視線落在那個本子上面。

頓時。

青羽的手指捏在這個本子的紙張上,隨即將紙張上的那個寫著人物關係的頁撕了下來。

嘩啦啦……

這張紙在落入到青羽手上的時候,就像是進入了碎紙機一般,瞬間化作一道道碎屑,然後貼入到他的身上。

緊接著。

青羽雙手抬起快速結印。

一股洶湧的查克拉頓時涌動而起。

「影分身之術。」

青羽輕輕的開口,隨著他的聲音響起,一個跟他一模一樣的人,出現在他的面前。

「筆給你,你來寫!」

青羽直接將手上的筆遞給了面前的影分身,他給這個影分身布置的任務就是坐在他的辦公室裡面,拿著筆開始寫忍者學校少年賓賓的故事。

畢竟鴿了森乃伊頓好幾天了。

不管怎麼說。

也得開始了。

「是。」

影分身立即接過青羽遞過來的筆,隨後直接坐在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雙眼盯著那已經被撕過兩頁的本子,腦袋裡面開始回憶著以前在論壇上看到過的文章,再通過背景大挪移的技術,將之寫成忍者時代的背景,配合忍者之間風土人情,進行了一系列的改編。

不過……

縱然是改編,也不是魔改。

賓賓的內核還是在的。

青羽知道這依舊將會是橫掃忍者世界的爆款火書,畢竟那可是在現代世界裡面都讓無數人奉為神作的作品,放在幾乎沒什麼小說的火影世界來說,那簡直就是外來物種入侵。

哦,不對。

應該是外來文化入侵!

青羽從來都沒想,他有一天會用這樣的方式,對忍者世界造成深遠的印象。

青羽在看到影分身已經開始正常工作了以後,頓時心念一動,溝通到了高塔上面的飛雷神術式,頓時整個人身影一閃而逝,瞬間消失不見了。

嗖!

青羽整個人直接出現在高塔一層的道場之中。

現在這裡一片殘跡。

一個接著一個尚未完成的傀儡,就這樣擺放在一層道場之中,並且處於各自不同的進度中。

有的已經完成了。

有的則是還處於建設當中。

頓時。

青羽的雙手再次結印。

這次的結印跟剛才在辦公室裡面不同,直接抬起雙手,將雙手伸出來的食指中指交叉在身前。

「多重影分身之術!」

霎時間。

一個個青羽的影分身出現在道場之中。

每個人影分身的身邊都有一個傀儡。

「開始吧。」

青羽立即對著這些影分身點了點頭,示意他們可以進行傀儡術的修鍊了。

他本來就是這麼打算的。

只是連續被三代和富岳給打斷了。

現在可以重新進行修鍊了。

「是!」

這些影分身齊聲對著青羽說道,在他們說完這些話之後,立即紛紛進行起手上的動作來,每個人的動作都非常的熟練,畢竟他們都是青羽的影分身。

青羽看到這樣的場面,緩緩的點了點頭,隨即邁開腳步,向著高塔的第二層走了過去,準備開始將二層書架上面的書重新翻一翻,尤其是關於漩渦一族封印術的書。

通過團藏的記憶他已經知道了關於漩渦一族的事情。

現在只要再將漩渦一族的封印術再多學習一下,那麼幾乎可以通過扮演漩渦一族忍者的方式而出現了。

……

木葉村喧鬧且繁華的大街上。

兩個少女並肩前行,臉上都流露著一道道的愁容,其中一個少女身材高挑,頭上梳著長長的辮子,整個人看起來都像是沒有了精力一樣,另外一個人則是圓圓的鵝蛋臉,褐色的頭髮隨意的散落下來,臉上寫滿了深深的無奈。

這兩個少女正是奈良一族的奈良紗希和秋道一族的秋道玲。

「紗希,你說,我們是不是,沒有辦法,參加,中忍考試了?」秋道玲一邊走一邊揉著肚子說道,她已經餓得連話都沒有辦法說得太過連貫了,最近一段時間,她們每天都在尋找隊友,早出晚歸,體力根本頂不住了。

「太難了……太麻煩了……」奈良紗希流露出無奈的笑容,她並沒有將宇智波富岳所謂的保證告訴給秋道玲,而是依舊在跟後者一起去進行日常的尋找隊友任務,當時宇智波富岳說完了,她聽完也就過去了,根本沒當回事,畢竟對方可是木葉警備部的人,哪能那麼容易就幫她們找到了隊友,她就全當是她在遇到了危險之後,警備部的哥哥在對她進行安慰了。

「紗希,要不我們不參加中忍考試了吧,反正我們也儘力了,現在實在沒有辦法,也怪不得我們。」秋道玲有點泄了氣了,她覺得她能堅持尋找到這個時候,已經非常不容易了,這麼長一段時間裡,她每天抱著期待,然後再期待落空,如此往複,實在是心累了。

「好吧。」奈良紗希點了點頭,嘆了口氣說道:「那就這麼算了吧,我也累了,找不動了,這可能就是天意吧,我們就放過自己吧,讓一切都過得快樂一些吧。」

「說的有道理啊!」秋道玲在聽到奈良紗希的話之後,頓時眼睛瞪得大大的,整個人都來了勁頭,她咧嘴一笑,指著不遠處的烤肉店說道:「不如我們去吃烤肉吧!」

「……」

奈良紗希不由得白了秋道玲一眼,頓時一陣無語,她的這個好朋友簡直就是三句話都離不開吃,現在居然還要吃上烤肉了,實在是太過分了。

「不可以嗎?」秋道玲頓時擺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圓圓的臉蛋一下子就垮了下來,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可憐。

「我沒錢了……」奈良紗希無奈的攤開雙手,她每次多時跟秋道玲AA制去吃,但是90%都讓秋道玲給吃掉了,不過這對她來說並不是問題,只是她今天真的是沒有錢了。

「這……」秋道玲立即探手伸入到腰間的忍具袋裡面,將她那乾癟的錢包拿出來,裡面確實還有一些錢,不過面前過她自己的那一份A,並沒有辦法請客,這可是連她自己一個人都吃不飽的分量。

「我們不吃了,回去吧,今天好好休息,隊友的事情等戰爭以後再說吧!」奈良紗希搖搖頭無奈的說道,她們急著這一屆參加中忍考試,是想要快速的成為中忍,這樣便可以具備參加忍界大戰的資格,她們不想在戰爭發生的時候悶在家裡,更願意去戰場上去實現自身的價值。

「沒有辦法了啊!」

秋道玲滿臉的失望,她還想吃上那麼一頓烤肉,跟自己不能參加的中忍考試進行道別,可是天不遂人願,連這樣小小的願望,都不能夠滿足。

「紗希?」

突然間。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疑惑的聲音響起。

這道聲音對於秋道玲來說可謂是非常的陌生,從來就沒有聽過,但是她聽到了對方是在叫紗希的名字,所以立即轉頭向著那個人看了過去。

奈良紗希則是在被叫道名字的瞬間,便立即產生了一種熟悉的感覺,她聽過這道聲音,而且就在不就之前,這讓她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唰!

一時之間。

兩個人的目光全都向著聲音源頭之處看了過去。

視線之中。

那是一個穿著木葉村警備隊制服的青年,一頭黑髮隨意的隨風飄揚,整個人看起來頗有那麼一點小帥。

這個人正是宇智波富岳。

現在這個時候,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就站在烤肉店旁邊的路口處,而宇智波富岳則是在對面的路口,顯然是正在巡邏的時候碰到的。

「富岳大哥!」

奈良紗希在看到宇智波富岳之後,頓時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抬手向著宇智波富岳招了招手。

她招手的樣子。

非常明顯是在示意宇智波富岳過來。

「紗希,你認識他?」

秋道玲來上浮現出疑惑的表情,她疑惑著盯著不遠處的宇智波富岳,無論是從年齡上還是從衣服的等級上,這都是不可能成為她們隊友的人選。

當然。

她已經放棄了。

只是憑藉著這段時間養成的習慣。

只要讓她看到一個人,就會率先去想這個人有沒有可能會成為她的隊友,推測這樣的事情靠不靠譜。

現在看來。

顯然這個人不行。

「嗯,見過一面,人還可以吧。」奈良紗希壓低聲音說道,她可以不想說話聲音太大了,然後讓宇智波富岳給聽到了,那樣可就不好了。

「這個人明顯是警備部的人,你把他招呼過來幹嘛啊,他又不能成為我們的隊友。」秋道玲看著已經準備走過來的宇智波富岳,頓時腦袋裡面冒出一大堆的問號,不知道奈良紗希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確實不能成為我們的隊友,但是他可以給你帶來一頓烤肉啊!」奈良紗希轉頭向著旁邊的秋道玲看過去,說話的時候還俏皮的對著後者眨了眨眼睛,壓低聲音說道:「如果我能說服他,讓他請你吃烤肉,那你吃還是不吃啊?」

「吃!必須吃!不吃是傻子!」秋道玲幾乎毫不猶豫的點頭回答道,她在聽到奈良紗希的話之後,頓時味蕾全都被調動了起來,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度的亢奮狀態,隨即轉而向著宇智波富岳看過去,雙眼緊緊盯著宇智波富岳,彷彿這個正在走過來的男人,就是她即將要吃的烤肉。

……

宇智波富岳剛剛走在木葉村裡面進行巡邏,他在巡邏的時候就在還在想著關於青羽的事情。

站在朋友的角度上。

他覺得青羽是個非常有頭腦的人,並且基礎實力(讀心術)非常的過硬。

如果不是青羽對他的幫忙,他不可能會在發現大蛇丸就是加西伊,就是害死宇智波界的那個人。

對於這件事情。

他對青羽一直心存感激。

想要找個什麼機會幫助青羽。

這次。

他在聽到奈良紗希說想要參加中忍考試的時候。

他就意識到。

機會來了。

在他看來青羽一直懷才不遇沒有得到重視,其根本原因就是青羽還僅僅只是一個下忍。

暗部之中的下忍,哪怕是在拷問部裡面,沒有得到升遷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可是。

青羽一直獨來獨往一個人。

根本沒有人能夠帶著青羽參加中忍考試。

現在剛好那兩個少女缺少一個人,並且她們一個是奈良家的人,一個是秋道家的人,剛好和青羽能夠組成一個窮人版的豬鹿蝶。

最重要的是……

這次的中忍考試發生在戰爭的期間。

參加中忍考試的人僅僅只有木葉村的忍者,並且很多具有實力的下忍都因為家族的保護,沒有選擇參加。

這些原因堆在一起。

這讓宇智波富岳看起來,認為這是對青羽晉陞中忍最有利的一次機會。

所以他想要促成這件事情。

給青羽提供一個大大的幫助。

正因如此。

他在巡邏的時候還在想著有沒有機會看到奈良紗希。

結果說巧不巧的還真就遇到了。

而且他在跟奈良紗希打招呼之後,剛好接收到了奈良紗希向他招手的信號。

頓時。

宇智波富岳直接邁開步子向著奈良紗希走了過去。

他在走的過程中……

向著奈良紗希旁邊的少女看過去。

嗯……

這個人……

就是秋道玲了吧!

只是……

宇智波富岳看到秋道玲那緊緊盯著自己口水都要流出來的表情,嘴角忍不住微微一抽。

這個少女怎麼像是要吃了他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9章 這個少女怎麼像是要吃了他呢?(求訂閱求月票)

45.36%
目錄
共7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