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齊聚烤肉店(求訂閱求月票)

第350章 齊聚烤肉店(求訂閱求月票)

嗯?

這個少女是怎麼回事?

宇智波富岳的嘴角忍不住微微的顫抖起來。

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看到自己的時候,呈現出流口水的姿態。

那種饞饞的樣子。

竟讓他產生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似乎……

在那個少女的面前……

他並不是人。

而是一塊肉!

一塊可以立馬就被吞掉的肉。

一時之間。

宇智波富岳的脖子微微一縮,他立即意識到了一件相對來說比較驚恐的事情……

面前不遠處那個秋道一族的少女,絕對是在饞他的身子,那不停流口水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是要直接來咬他了。

頓時。

宇智波富岳的腳步放緩了許多,不敢那麼快的走過無了,眼神裡面多了些許的遲疑。

「富岳大哥,你快過來啊!」

奈良紗希在看到宇智波富岳的動作變得緩慢了以後,再次向著宇智波富岳招來招手,希望宇智波富岳快點來到她們的面前,其實,就連她也有點餓了,只是沒有秋道玲那麼誇張罷了。

「知……知道了……」

宇智波富岳愣愣的點點頭,他深吸一口氣,迎著兩個少女的目光,快步的走了過去,只是他的視線跟多是放在奈良紗希的身上,不敢輕易的與秋道玲對視,畢竟後者的眼神實在是讓他感到惶恐。

沒聽說過秋道家有吃人的習慣啊!

那……

這少女怎麼回事?

怎們看起來這幅樣子?

宇智波富岳的腦子有點凌亂,不過為了青羽,他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嘿嘿,紗希,好巧啊,嗯……」

宇智波富岳笑著向著奈良紗希打著招呼,他本來想要一起向著旁邊的秋道玲一起打個招呼的,但是看到秋道玲那盯著自己無限貪婪的樣子,這個人都覺得不是很好,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正因如此。

宇智波富岳將後面的話給收了回去。

他本來覺得這是一件相對來說比較容易的事情,畢竟面對的就是兩個少女罷了。

可是……

秋道玲的那個表情實在是……

太饞了!

讓他感覺害怕!

「富岳大哥,這位是我的朋友秋道玲,你正在巡邏呢吧,沒打擾到你吧!」奈良紗希眨著眼睛對著宇智波富岳說道,她的眼神裡面閃爍著意味深長的眸光,儼然是在耍著什麼小聰明。

站在一旁的秋道玲在看到奈良紗希的樣子之後,頓時意識到了這麼回事,可以說是瞬間秒懂。

她們在一起合作過很久了。

僅僅只是看到奈良紗希的表情,她就知道奈良紗希的腦袋裡面沒想什麼好事。

看來……

烤肉要能進到嘴裡了!

秋道玲想到這裡,看向宇智波富岳的眼神再次發生了變化,那眼神看起來更饞了,儼然一副要將宇智波富岳給吃掉的樣子。

「沒事……不打擾……原來你就是玲啊……」

宇智波富岳假裝不認識的向著秋道玲的身上看過去,他確實沒見過秋道玲幾次,不過他通過警備部的備案,已經將木葉村的每個人都記住了。

他覺得這是他的工作。

必須要做。

尤其是宇智波界死了以後。

他更加清楚將村子的人口都調查清楚有多麼的重要了!

「嘿嘿嘿嘿……」

秋道玲彷彿沒注意到宇智波富岳的眼神一樣,完全將視線聚焦在宇智波富岳的身上,可能是太餓了的緣故,她嘴裡的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

「玲,醒醒,這是警備部的富岳大哥,快跟富岳大哥打個招呼啊!」奈良紗希立即拍了一下秋道玲的肩膀,她以前就見過秋道玲這樣的姿態,並不是第一次了,這樣的狀況在就已經融入到她的日常生活中了,早就已經習慣了,但凡遇到吃的東西,秋道玲就會直接開始流口水,並且遺忘了周圍的事情。

「啊?!」

秋道玲在聽到了奈良紗希的話之後,整個人頓時楞了一下,隨後立即向著宇智波富岳看過去,準確的說是從剛才的狀態中走出來,直接變回到了正常的狀態。

「富岳大哥,你好,我是玲,我剛才……」

秋道玲剛要繼續解釋什麼,便直接被奈良紗希跟打斷了,順勢將話給接了過來。

「富岳大哥,她就是餓了,一天都沒怎沒吃東西了,所以看到烤肉店,有點饞了,所以精神恍惚了,方才呈現出現在這個狀態,你不要介意啊!」奈良紗希開始將話給接了過來,對著宇智波富岳說道,在她說這些話的時候,完全擺出一副可憐巴巴的姿態,並且揉了揉肚子,用肢體語言來表現出他也餓了,只是她不是的那種感覺。

「你們一天都沒吃東西了?」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頓時整個人都楞了一下,看向個兩個少女的眼神中,泛起了一道道的驚起,甚至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由得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讓你們連飯到不吃了?」

「沒……」秋道玲剛要開口,她本想說沒錢,可是那個『錢』字還沒說出來,便再次被奈良紗希給打斷了。

「富岳大哥,你是知道的,我昨晚不是遭遇到一些意外嘛,然後我就去了玲的家裡,我們決定今天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若是在找不到隊友的話,我們就放棄中忍考試了。」奈良紗希看起來那叫一個委屈啊,儼然一副泫然淚下的姿態,看起來極其的可憐。

這樣的姿態全是她刻意展示給宇智波富岳看的!

她這麼做有兩個目的。

第一個,騙到一頓烤肉!

儘管她沒有秋道玲那麼的誇張,可是她也餓了,也想要吃上一頓烤肉。

如果宇智波富岳沒來這邊就算了。

現在來都來了。

不坑白不坑!

奈良紗希在看都宇智波富岳的那一刻,就已經將烤肉這件事情給想好了,絕對不能便宜了宇智波富岳。

第二個,那便是中忍考試的隊友了!

雖然她跟秋道玲已經決定了放棄本屆的中忍考試,但是在她見到了宇智波富岳之後,她忽然想到了半夜的時候,宇智波富岳所說的那些話,不管算不算數,多少提一嘴吧。

萬一還能有奇迹呢!

到了現在這個份上,她們兩個都已經不挑了,是誰都可以,只要來那麼一個人,讓她們把中忍考試報名參加了,那對她們來說就是最大的幫助了。

「紗希,我們不是已經決定放棄了嗎?」秋道玲眨著眼睛疑惑的問道,在她的腦袋裡面寫滿了深深的不解,因為飢餓導致大腦供血不足,讓她已經處於交談的狀況之外了。

「玲,你先別說話!」

奈良紗希頓時轉過頭去使勁瞪了秋道玲一眼,那眼神中所蘊含的意思非常的清楚。

如果你還想吃烤肉的話……

就不要再出聲了!

「噢~」

秋道玲在聽到奈良紗希的話之後,頓時整個人都低下了頭,微微嘟起嘴巴,看起來可憐巴巴的。

「怎麼回事啊?」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奈良紗希的這句話之後,當時就楞了一下,整個人都有點傻眼了。

「昨晚不是說得好好的嗎?」

「你們隊友的事情交給哦就好了啊!」

「怎麼突然就要放棄了呢?」

宇智波富岳的臉色微微發生變化,他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若是這兩個少女放棄了中忍考試的話,那麼青羽將沒有辦法參加中忍考試了。

這可是現階段早簡單的中忍考試了。

過了這個村。

那就沒有這個店了。

以後青羽想要再去參加中忍考試,就沒有那麼容易的事情了,甚至於將會面臨這兩個少女一樣找不到隊伍的局面,這實在是太常見了。

一時之間。

宇智波富岳他急了。

若是不能留住這兩個少女,他想了很久的給青羽的驚喜,可能就要這麼的泡湯了。

「那個……」

「嗯……」

「不如……」

「這樣吧……」

宇智波富岳猶豫了片刻之後,快速的組織了一下語言,隨即支支吾吾的說道。

「既然你們兩個餓了,那我們就別在這裡說了,我請你們吃烤肉吧,我們邊吃邊吃,可以嗎?」

宇智波富岳立即提出了這個要求,在他所得到的情報來看,這兩個少女已經放棄了要去參加在中忍考試的念頭,那麼他必須要將這兩個少女給留住了,否則青羽就真的沒有機會了。

恰好。

這兩個少女全都餓了。

剛剛好可以請她們吃個飯。

以此來拉近關係。

畢竟拿人手短吃人嘴短。

請了她們吃飯之後,一切的話,都更好開口了,機會都變得更大了。

「真的嗎?!」

秋道玲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頓時瞪大了眼睛,整個人都煥發出了極強的期待感,就在她張嘴說話的時候,嘴巴裡面的口水都跟著流出來了。

「富岳大哥你是認真的嗎?」奈良紗希眼睛微微一亮,她知道她已經成功了,不過現在還不是完全高興的時候,立即向著宇智波富岳再次問道:「富岳大哥,你這樣請我們吃飯的話,不會耽誤你的工作嗎?」

「無妨,走吧。」

宇智波富岳現在僅僅只是巡邏的任務,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內容,他轉頭向著自己的同伴看過去,對著那個同伴點了點頭,示意後者獨自去繼續巡邏吧。

那個警備部的人看到宇智波富岳的眼神之後,立即明白了宇智波富岳要傳遞出來的意思,隨即直接買不離開,看是繼續執行巡邏的任務,不再理會這裡的情況了。

這樣的一幕。

落入到了奈良紗希的眼中。

讓她的眼眸裡面閃過一抹疑惑,她隱隱能夠猜到,宇智波富岳要說的就是昨晚那個戴面具的人。

可是……

那個人究竟是什麼身份啊?

居然能夠讓警備部的宇智波富岳這樣的認真對待,甚至於不惜犧牲工作的時間。

這交情真好!

奈良紗希在心中感嘆了一句,她的腦子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小聰明的,只要一眼就看穿了宇智波富岳的想法,大致的明白了宇智波富岳心裡所想的事情。

「玲,我們走吧,富岳大哥盛情邀請,我們若是不去的話,就是不給他面子了。」奈良紗希笑著對著旁邊的秋道玲說道。

「好耶!」

秋道玲在聽到奈良紗希的話之後,頓時心情極為舒暢,整個人都直接跳了起來,內心之中有著說不出的激動之感。

隨即。

兩個少女跟在宇智波富岳的身後。

一起向著烤肉店裡面走過去。

很快。

宇智波富岳就帶著兩個少女去了烤肉店,準備幫助青羽解決掉中忍考試組隊的事情。

只是……

就在烤肉店路口的對面。

一個剛剛走過的少女站定了腳步,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眸中閃爍著不可思議的眸光。

這個少女的年紀跟奈良紗希差不多,她穿著一身淺紅色的衣服,一頭黑髮隨意的披散在身後。

這個少女名叫奈良吉野。

正是奈良鹿丸的母親!

不過……

現在這個時候。

奈良吉野還沒有正式跟奈良鹿久在一起,而且還沒有到奈良鹿丸誕生的時候。

「這麼回事?」

奈良吉野眉頭緊皺的看著眼前這一幕,瞳孔不停的發出顫動,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不會吧!」

「紗希怎麼跟富岳大哥走在一起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啊!」

奈良吉野本身就是一個極其好事的人,更是一個對另外一半看得格外嚴格的人,更是一個比較好事的人。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被兒子鹿丸稱之為麻煩的女人!

更是讓鹿丸間接的對女人都產生了一種很麻煩的印象!

奈良吉野根本就沒有想到過有一天會在這樣的情況下撞到宇智波富岳,她越想越是覺得不對勁,覺得不能讓這樣的事情在繼續進行下去。

「不行!」

「我必須要去告訴美琴!」

「我不能讓宇智波富岳欺騙美琴!」

「我跟不能讓宇智波富岳欺騙了紗希!」

「我要去找美琴!」

奈良吉野自言自語到,在她說完這些話之後,立即踏上了前往宇智波一族方向的道路,她毅然決然的決定,這樣的事情不能對美琴有所隱瞞,在她看來美琴才是應該跟宇智波富岳在一起的那個人。

這樣的畫面。

僅僅只是一個小插曲。

無論是宇智波富岳,還是奈良紗希,疑惑著是秋道玲,全都沒有注意到不遠處有人注意到了他們。

當然。

就算是發現了。

他們也不會當回事的。

不過是一起吃了一頓烤肉罷了。

又沒做什麼虧心事。

根本不需要擔心什麼。

宇智波富岳帶著這兩個少女進入到烤肉店之後,立即非常大方的點了許多的肉,想要顯示出他的誠意,並且默默的將這一筆公關費用記在了青羽的頭上,準備等到事成的時候去找青羽報銷。

「你們兩個儘管吃,不過就再點,一定要吃飽了!」宇智波富岳大手一揮,頓時擺出一副極其闊綽的姿態,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豪爽。

「富岳大哥你太好了,我的天吶,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可要放開吃了!」秋道玲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一下子眼睛睜得大大的。

此時此刻。

她整個人到處於一種極其興奮的狀態之下!

雖然她是秋道一族的人,但是她看起來不僅不胖反而還比正常人稍微瘦了那麼一點點,屬於那種吃不胖的體質,不過就是臉蛋有點嬰兒肥,看起來圓滾滾的,頗為可愛。

不過……

這種干吃不胖的體質或許是其他女孩子夢寐以求的。

可對她來說。

則是成為了一種負擔。

畢竟秋道一族的家族秘術對身材提醒要求還是不小的。

最起碼要能撐得起家族以肉彈攻擊的風格。

雖然秋道玲早已經熟練的掌握了秋道一族的秘術,但是受限於身材條件,沒有辦法發揮出最大的優勢來。

「富岳大哥,你好有勇氣喔~」

奈良紗希在聽到宇智波富岳好爽的話之後,頓時直接對著宇智波富岳豎起一根大拇指,對宇智波富岳的英勇行為表示稱讚,她已經不記得上次有人跟秋道玲說起放開吃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可是……

她清楚的知道。

秋道玲放開束縛全力去吃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那胃就像是無底洞一眼。

這次……

宇智波富岳有的破費了!

這都是你自己說的!

可不能怪我啊!

跟我沒有關係!

奈良紗希在心中默默的嘀咕了幾句,她僅僅只是想要忽悠宇智波富岳這麼一頓,並且她們都沒有去主動點單,尋思著宇智波富岳怎麼點,她們就這麼吃。

她可沒想到宇智波富岳會說什麼隨便點的話啊!

「玲,那個,你還是少吃點,富岳大哥是請客,但是我們也不能太過分了!」

奈良紗希想到這裡,覺得將這件事情給敲死一下。

她使用的方法也是很簡單的。

那就是通過語言的方式,去激發出宇智波富岳的自尊心,直接把宇智波富岳給掛到一個無法回頭的懸崖邊上。

「喔~」

秋道玲並不清楚奈良紗希都已經想到了什麼,她是認真的在聽奈良亞希的交代,並且認真的點了點頭。

可是。

此番話一出。

宇智波富岳的面子一下就掛不住了。

「沒關係!」

「你們儘管吃!」

「我請你們吃,也不用你們花錢,你們還怕什麼!」

「今天你們必須得吃飽!」

「否側不讓你們離開這裡!」

宇智波富岳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

現在這個時候。

他根本就沒想到這是奈良紗希的話術所體現出來的效果,當然他也根本無所謂。

在他決定請這兩個少女去吃烤肉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會出點血了,問題根本不大。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秋道玲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第二次說起這件事情之後,頓時眼裡閃爍起璀璨的眸光,食指大動,已經處於一種激動的狀態之下了。

很快。

腌制好的生肉就一盤一盤的端了上來。

烤肉店上菜還是很快的。

他們來得並不是那種要談秘密事情的包間,不需要等到所有的菜品都準備好在上菜,完全可以做到隨吃隨上。

「我要開動了!」

秋道玲看著桌上擺滿的生肉,整個人都不行了,已經到極限了,完全忍不住身上的肌肉和心中的饞,頓時快速的拿著筷子將烤肉夾起來烤肉架子上放過去。

「我也要開動了!」

奈良紗希在聽到秋道玲的話之後,頓時也感覺到了飢餓,暫時將那些可能用來忽悠宇智波富岳的話全都放下了,告訴自己不需要那麼累的去想那些東西,拿起筷子開始向著烤肉架子上夾肉。

一時之間。

兩個少女都開始進行烤肉了。

宇智波富岳看到眼前的樣子,還沒有意識到事情的恐怖,只是在想著等她們再吃一會,不那麼餓了之後,再去說關於青羽加入她們小隊的事情。

漸漸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宇智波富岳看了一眼時間,過了半個小時左右,感受差不多了。

剛好就在這個時候。

像是在配合宇智波富岳似的。

奈良紗希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隨即毫不顧忌形象的打了個飽嗝,雙手揉捏著肚子,顯然是吃飽了。

「富岳大哥,謝謝你啊,我已經吃飽了,你有什麼話,可以跟我說了。」

奈良紗希這句話倒是非常真誠的,她確實是已經吃飽了,而且對宇智波富岳心存感激,她不是那種不知道感恩的人,既然坑了宇智波富岳來請她們吃飯,總得聽聽宇智波富岳的需求。

而且。

她隱隱能夠猜到宇智波富岳的需求是什麼。

這一點上。

其實她們之間的目的是一致的。

她也需要找到一個隊友。

若是宇智波富岳真能給她們一個隊友的話,那對她們來說,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你不在吃點了嗎?」

宇智波富岳向著奈良紗希看過去,眼眸中閃爍著打量的光芒,他能夠看得出來,奈良紗希已經吃不下了,不過這種客套的話,他還是要說的,並且要說得瀟瀟洒灑。

「富岳大哥,謝謝你,我吃好了,我不吃了,不過玲可能還要在吃一會,你不要太介意啊!」奈良紗希決定還是要在給宇智波富岳打上一針預防針,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她可以真正見識過玲吃飯是什麼威力的人。

「玲!」

宇智波富岳立即向著正在大口吃肉的秋道玲看過去,並且對著後者喊了一聲。

頓時。

秋道玲抬眼看向宇智波富岳。

眼神中流露出疑惑之色。

看起來就是在詢問。

不過手上和嘴上的動作根本沒聽,依舊在大口大口的吃著,彷彿只要是停下來,這些肉就會消失一樣。

這樣的畫面

映入到宇智波富岳的眼中。

讓他的心裡產生了一種溫馨的感覺。

秋道玲就像是一個小妹妹。

需要他這個大哥哥呵護一番。

「你慢慢吃,別這麼著急,今天讓你吃得飽,你吃多少都可以,而且沒人跟你搶,你別噎著了。」宇智波富岳笑著說道,他根本不理解,這是餓了多久了,怎麼就把人給餓成了這個樣子,簡直就是離譜。

「嗯!」

秋道玲點點頭,嘴巴上是答應了,動作上卻沒有任何的停止,完全還是處於那種高速吞食的狀態。

「這……」

宇智波富岳看著秋道玲的樣子,嘴角微微一抽,想要再說點什麼,但是又什麼都說不出口了。

「富岳大哥,你想要說什麼,就跟我說吧,我跟你聊聊,玲她吃東西的時候根本沒心思聊天,而且只要我同意的事情,就等同於她也是同意的了。」

奈良紗希對著宇智波富岳認真的說道,她的雙眼緊緊盯著宇智波富岳,眼底深處流露出濃濃的期待。

「還是中忍考試的事情!」

宇智波富岳的表情瞬間變得嚴肅起來,他知道接下來說的話,將決定能否幫助到青羽加入到面前這兩個少女的小隊當中,順利的參加中忍選拔考試。

「我希望你們可以慎重的重新考慮一下,今年真的是難得的機會,參加中忍考試的只有我們木葉村一個村子,其他的村子都處於戰爭之中!」

「而且,就算是我們木葉村,能夠參加中忍考試的人也不多,相比於明年或者後年,今年可以說是相當容易了。」

「我就是想說,你們不要這麼輕易就放棄了,中忍考試的報名時間還沒有截止,你們何不再給自己點機會!」

宇智波富岳對著奈良紗希勸說道,他說在聽到奈良紗希說起已經放棄了參加中忍考試之後徹底的慌了,他還沒來得及去跟青羽說這件事情,這兩個少女就要放棄,那怎麼可以呢,他必須要在這裡做做這兩位少女的功課。

果然!

奈良紗希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立即明白這一切跟她猜測的一模一樣。

宇智波富岳就是來找她們說中忍考試的事情。

看來一切都還有轉機。

奈良紗希很清楚,現在局勢已經轉移到她這一邊了,宇智波富岳想要讓他的那個朋友參加中忍考試的話,需要來求她們,而不是她們缺人了。

一時之間。

奈良紗希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她一雙美眸緊緊盯著宇智波富岳,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委屈起來。

她是很會賣慘的!

這一點可以說是在奈良家裡面學到的。

倒不是說奈良家的人有多麼會賣慘,而是她在某一天巧合之下,擺出來很慘很可憐的姿態之後,那些很聰明的哥哥們一下子就全都不會了。

後來……

漸漸地。

她發現這一招百試不爽。

慢慢也就掌握了這個技能,並且在許多時候加以利用,輔助她快速的達到她的目的。

「富岳大哥,你說的道理我都懂,但是問題就擺在我們的面前,我面只有兩個人,根本無法報名,我們想參加中忍考試,可是我們也沒有辦法啊!」奈良紗希攤開雙手無奈的說道,她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是在說,她也不想遮掩在,但是她是真的沒辦法了,言外之意就是你不想出辦法的話,那就一點用都沒有了。

「就是,就是。」秋道玲跟著點頭應和道,不過在說完這兩句話之後,立即開始繼續大口的吃肉,生怕錯過哪怕一秒吃肉的時間。

「我不是說過了么,你們的隊友交給我,我來給你們搞定,相信我,好不好,不要輕易放棄!」

宇智波富岳的表情無比的嚴肅,為了青羽的事情,他可以說是煞費苦心了。

「你們再給我一點點的時間,我去給你們爭取一下,反正距離報名結束沒有多少時間了,就當做給你們自己最後一個機會,如果我搞不定的話,你們到時候再放棄,這也是不遲的!」

宇智波富岳完全操碎了心了,他已經開始幻想著,當他將這兩個少女敲定之後,該怎麼像青羽去邀功了。

……

另外一邊。

青羽的本體坐在高塔二層的一間屋子裡面。

正在閱讀這一本記載著封印術的書籍。

這個人都處於一種很是沉浸的狀態中,根本不知道宇智波富岳正在為他安排一件將要讓他極其頭疼的事情。

此時此刻。

青羽認真的看著本子上的每一個字,他從這個本子上面,再次學到了許多的東西,這個人到非常的充實。

不知道為什麼……

這次的閱讀讓他有一種感覺。

本體看書所帶來的體驗跟影分身看書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影分身看書的時候,雖然也是認真的,但是會將所有閱讀的記憶一口氣傳遞到腦袋裡面

這種感覺他以前沒覺得什麼。

現在則是愈發的感覺到了奇怪。

總是覺得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又過了一段時間。

青羽突然從沉浸的狀態中恢復了出來,雙眼堅決的盯著前方,臉上流露出強烈的堅定。

「試試吧!」

青羽立即從椅子上站起來,這個問號懸挂在他的頭上已經有一會了,那麼他覺得應該測試一下,讓自己重新切身感受一下究竟是怎麼回事。

頓時。

青羽雙手快速結印。

一個個的手印從他的手上打出來。

「影分身之術!」

青羽淡漠的聲音驟然響起,隨著這道聲音,他的身前出現了一個跟他一模一樣的人。

這個人正是他的影分身。

「你看這本,我看這本。」

青羽將另外一本書遞給了影分身,並且出言叮囑一句,說完之後,他開始重新看手上的這本書。

與之同時。

青羽的影分身也開始翻開手上的書,雙眼視線聚焦定格在書本的文字上,逐漸進入到了沉浸的姿態之中了。

……

一段時間之後。

青羽抬起頭,他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便抬手拍了一下身邊的影分身。

嘭!

就在青羽的手碰觸到影分身的那一刻。

影分身直接驚起一道氣爆聲,直接消失不見了。

霎時間。

一股信息湧入到青羽的腦海中,正是剛剛影分身看過的那本書的內容,上面的信息清楚的傳遞到了他的腦海之中。

「就是這種感覺。」

青羽的眼神微微一變,他再次感覺到了那種特別的感覺,跟他自己看書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問題出在什麼地方了?」

青羽掐著下巴陷入到了思考之中,現在的他想要更多的弄懂關於影分身的事情,這樣也方便他去更加有效率的使用影分身。

從目前來看……

影分身確實是修鍊作弊器。

但是並不是什麼樣的修鍊都會適合影分身來做,就比如體術,影分身就是代替不了的,只能由本體親自來做。

體術的修鍊是不能投機取巧的!

當然。

青羽已經很久沒有進行體術的修鍊了……

這跟最近這段時間的近況有關,亂跑出去修鍊所帶來的暴露風險太大了,根本沒有悶在宿舍裡面來得舒服和方便。

又過了一段時間。

青羽的眼眸中猛地閃爍起一道精芒。

「我知道了!」

青羽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就在剛才他在進行對比的時候,已經看出來兩者之間的不同點,究竟是在什麼地方。

「我的本體在看書的時候,我是隨著看隨著思考的,這種思考伴隨著我整個的閱讀過程,一邊看書,一邊思索,一邊學習,這樣看完了之後,這些知識我就全都領悟了。」

「可是我的影分身在閱讀的時候,儘管也有同樣的步驟,但是當影分身回到體內之後,給我帶來的則是打包好的記憶,這些像是強行塞進我的腦子裡,更多的是個結果,而不是過程。」

「也就是說……」

「影分身在一些注重結果的修鍊上會有更高的效率,比如修鍊忍術。」

「但是在一些注重過程的修鍊上,比如說是閱讀,那麼效果就會打一些折扣。」

青羽默默的嘀咕道,在他明白了關於影分身修鍊的這些經驗之後,以後便可以更加高效的去通過影分身進行學習和修鍊了。

當然。

青羽這裡所強調的也只是效率。

並不是說這麼做不可行。

還是很有效果的。

只是有的效果更好,有的效果需要打一些折扣,那麼在有效的時間裡時,就可以更加的注重效率,而不是盲目的去硬莽了。

嗡!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這是他存放在辦公室裡面的影分身回歸到了體內,並且在向他傳遞著情報和消息。

「伊頓大哥找我?!」

青羽在感覺到影分身所傳遞迴來的記憶之後,頓時意識溝通到辦公室裡面的飛雷神術式,隨即控制著體內的查克拉施展飛雷神之術,這個人身影一閃,瞬間消失不見了。

下一刻。

青羽直接出現在辦公室中。

在他的記憶裡面。

剛才是森乃伊頓在找他。

他簡單的應了一聲后,以上衛生間為由,立即取消了影分身,隨後將本體給換了過來。

「伊頓大哥!」

青羽戴著面具從辦公室裡面走了出來,頓時看到了站在外面正在等候的森乃伊頓,並且立即開口打了個招呼。

「哈哈哈哈哈,青羽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不過在此之前,我需要先徵求一下你的意見,你覺得我們兩個人去吃飯的話,對你來說危險嗎?」森乃伊頓盯著青羽問道,他的心裡是想要出去慶祝一下的,但是因為剛剛不久前發生了團藏大人救治的問題,他不確定現在這個時間節點出去究竟好不好,所以特意來徵求一下青羽的意見。

「出去吃飯嗎?」青羽楞了一下,隨後面具後面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點頭說道:「當然可以,這有什麼問題,我們光明正大的去吃!」

「這……難道不會被三……高層他們懷疑嗎?」森乃伊頓還是比較遲疑這件事情的,他的心裡叫不準,但是他在看到青羽如此篤定之後,更是覺得是不是太大意了。

「沒事!」

青羽很隨意的擺擺手,從他的肢體語言上,就可以看出洒脫之感來。

「火影大人他們根本不會覺得治療團藏大人的人是我,這一點我還是可以確定的!」

青羽的語氣非常的堅定。

通過團藏的記憶。

以及三代和兩位顧問之間的反應。

青羽可以斷定他們已經能將自己當成了漩渦一族的未亡人,壓根不會將那個神秘的醫療忍者往他一個山中一族的人身上去想。

這是未必他們固有認知的事情。

「而且……」

「火影大人的想法跟你是一樣的!」

「他也覺得你這段時間是不會去見那個醫療忍者了!」

「咱們光明正大的去吃飯,直接讓他看見,他反而不會懷疑到我,根本一點問題都沒有!」

「反而是遮遮掩掩的話……」

「才會顯得心中有鬼!」

青羽一句句的說道,直接將森乃伊頓心中的疑慮全都打消掉了,瞬間全都想通了。

「好!」

森乃伊頓臉上的表情都跟著變得輕鬆了許多,剛才那還明顯猶豫的樣子,重新被那股抑制不住的興奮佔領了。

「青羽,今天我請客,帶你去吃烤肉,這次我們還是去吃那家店,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森乃伊頓已經忍不住要跟青羽去分享那股喜悅了,他在說完之後,立即轉身向著出口處走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0章 齊聚烤肉店(求訂閱求月票)

45.37%
目錄
共7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