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富岳大哥,這很為難嗎?(求訂閱求月票)

第351章 富岳大哥,這很為難嗎?(求訂閱求月票)

「哈哈哈……好!」

青羽點了點頭,跟在森乃伊頓的身後,沿著漆黑的走廊,向著拷問部外面走出去。

沒過多久。

森乃伊頓和青羽兩個人就來到了拷問部與暗部宿舍反向的交匯處。

頓時。

青羽停下了腳步。

「伊頓大哥,你稍等我一下,我回去換一身衣服,就不穿著暗部的服飾去吃飯了。」青羽對著森乃伊頓說道。

「去吧。」

森乃伊頓對著青羽點點頭,毫不猶豫的欣然同意了。

畢竟這種事情已經不算什麼了!

最開始的時候。

他找到青羽的時候,當時心裡還是比較猶豫的,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一起去吃飯。

在他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

整個人都已經不擔心了。

這可以說根本就不是問題了。

那麼……

基於這件事情。

森乃伊頓覺得青羽去換一身衣服的話,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這樣大大方方的使用自己的身份,倒是反而沒有什麼問題。

頓時。

森乃伊頓就直接站在路口處。

默默的等待著青羽去更換衣服。

……

青羽在跟森乃伊頓打過招呼之後,快速的向著自己的宿舍走過去,正如他所說的那樣,他根本就不覺得這是一件危險的事情,反而還是一種大大的安全。

按照正常人的常理來說。

這個時候是要避嫌的。

那麼……

青羽這樣堂而皇之光明正大的跟著森乃伊頓去吃飯的話,反而恰恰會被當做是為了掩藏漩渦一族那個未亡人的障眼法。

很快。

青羽就來到了暗部宿舍當中。

他沒有什麼要拿的東西,也沒有什麼想要丟的東西,他這次來到暗部宿舍的想法跟他所說的是一樣的,根本就是想要單純的換一身衣服而已。

青羽在回到宿舍之後,直奔衣櫃而去,他的衣櫃裡面只有兩套休閑裝,平時隨便換洗用的,也沒有刻意的買過,畢竟這段時間還是挺混亂的,整體上還是以低調為主,根本不想要將這樣的事情想得太重。

青羽將身上的暗部服飾換下去之後。

直接換上了一身休閑裝。

隨即。

青羽邁開步子,從宿舍裡面走了出來,向著森乃伊頓等待著他的地方走過去,重新跟森乃伊頓匯合在一起。

「可以了?」

森乃伊頓看著已經換過一身衣服的青羽,儼然就像是換了個人一樣,先前看過去的時候,那一身暗部的服飾,再搭配上面具,處處透露著森然的神秘感,只是暗部裡面都是這麼穿的,倒是沒什麼太大的感覺,現在看著青羽直接換了一身之後,果然風格一下子就不一樣了。

這一點的變化還是非常明顯的!

直接從一個暗部忍者變成了普通的少年,身上甚至於還有那麼一絲絲的年輕氣息。

頓時。

森乃伊頓的心中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想法。

他盯著青羽。

嘴唇微微一動。

稍微猶豫了片刻。

隨即。

緩緩開口。

「青羽,你覺得我有沒有必要也換一身衣服呢,我這身是不是看著太正式了?」森乃伊頓立即向著向著青羽問道,在他說話的時候,還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著的衣服,那黑色的大風衣,似乎確實是充滿了壓迫感,不過他這麼多年一直是這麼穿過來的,已經熟悉了,沒什麼太大的感覺吧,隨即默默的嘀咕一句,「還好吧。」

「還好……」

青羽嘴角微微一抽,如果森乃伊頓沒問的話,他還沒注意到這些,可是當森乃伊頓說完之後,他再重新看過去,已經很難再直視森乃伊頓的這身打扮了,簡直可以說是太硬核了。

他似乎都已經預見了森乃伊頓穿著這身衣服去吃烤肉的樣子,那簡直就是奔著吃霸王餐去的,不付錢老闆都不敢說什麼。

不過……

青羽似乎也沒見過森乃伊頓穿什麼正常衣服。

至少他沒見過。

記憶裡面的不算。

「伊頓大哥,如果你心情好的話,倒是可以試試換個風格,說許會有不同的感受。」

青羽想了想開口說道。

他在看到森乃伊頓的表情之後,就已經隱隱猜到了,應該是關於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已經可以出版了。

除了這件事情之外。

他已經想不到還有什麼其他的可能性了。

畢竟他與森乃伊頓的交集之間,能夠形成使得森乃伊頓那麼高興甚至要興奮的事情不多了。

「嗯……可以……」

森乃伊頓在經過一番簡單的思考之後,直接點點頭,他覺得這或許是一個不錯的提議,盯著青羽說道:「你跟我回家一趟吧,我換一身衣服,我們再去吃烤肉。」

「沒問題。」

青羽微微一笑,他在聽到森乃伊頓說這些話的時候,便清楚對方也跟著放鬆了下來,已經開始在出去吃飯的時候,換掉身上那件看起來非常嚴肅的衣服了。

「跟我走吧!」

森乃伊頓點點頭,他走在前面帶路,青羽跟在後面,雖然兩人並不是第一次前往森乃伊頓的家裡,但還是前去的時候,照顧了一番肯能會發現兩人一起走的暗部忍者的情緒,讓他們親眼看到青羽是跟著森乃伊頓一起走的,這樣反而會越來越安全。

隨即。

兩人離開了拷問部,前往了森乃伊頓的家裡,一路上並沒有多少人在特殊注意他們,但是他們也沒有刻意去躲避周圍人的目光。

十幾分鐘過後。

青羽在森乃伊頓的帶領下,再次來到了森乃伊頓的住所之前,看著這條相對來說熟悉的街巷。

「青羽,你就在這裡等我吧,還是別進去了,我很快就出來。」

森乃伊頓對著青羽交代了一句,隨即直接快步的走向他的住所,他這麼交代還是有他的道理的。

根據他自身的性格。

他將這件事情當成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把青羽看做是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拷問部成員。

這樣的話……

他在這樣的場合下,換成其他普普通的拷問部成員會怎麼做,那麼他對青羽就會怎麼做。

這樣在別人看到的時候,就不會出現什麼問題,跟多的注重了一下細節。

以他拷問部隊長的身份。

不是誰都可以隨便進入到他家裡的。

當然。

如此之外。

還有其他的理由。

那就是他的家裡現在還是挺亂的,沒必要硬拉著青羽進來,這也不是什麼好事情。

正是基於以上的一些因素。

森乃伊頓覺得自己進去,讓青羽等在門外,並且沒有去過多解釋什麼。

青羽靜靜的等待在門外。

他也什麼都沒有說。

這樣的處理方式確實是當下最為合適的,既然如此,那他也沒有必要硬著頭皮提出什麼不同的意見,畢竟他也不是什麼喜歡抬杠的人。

青羽站在原地。

緩緩的吸了口氣。

控制著體內的查克拉,將自己的感知能力,向著周圍擴散出去,感受著周圍的那些查克拉。

「還真有……」

青羽立即感覺到在森乃伊頓的住所的附近,有著一股股的查克拉,分佈在周圍的地方,正在監視著這裡,甚至於注意力已經放在了他的身上。

果然啊!

三代那個老陰比!

嘴上說著不會再去找他的麻煩。

動作上確實很誠實的依舊在森乃伊頓的住所附近布置監視,用來尋找可能出現的漩渦一族的未亡人,也就是帶著面具的他。

「慢慢找吧。」

青羽立即收起了他去用來感知的查克拉,他只是去感受一下這是什麼事情,並沒有去打算持續的關注著那些監視他的人,不然這不就反過來了。

至少。

現在他知道。

這些人都已經看到了他。

並且根本沒有將他當做是任務目標。

那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

十幾分鐘之後。

森乃伊頓換了一身相對來說比較居家的服飾,這可以說是他能找到的顯得最為輕鬆的服飾了吧。

「青羽,你看看,這身怎麼樣,是不是不那麼正式了?」

森乃伊頓笑眯眯的看著青羽,他在說話的時候,還不忘將自己身上的衣服向著青羽拉動了幾下,整個人看起來,比之前的時候更加的接地氣了,畢竟先前的那身衣服看著實在是太硬核了,儼然一種黑衣人組織的感覺,現在則是看起來有點像生活中能夠遇到的那種大叔了。

「哈哈哈,我覺得很可以,比剛才親切多了,伊頓大哥你平時可以多穿穿這種衣服,可以讓你看起來不那麼的嚴肅。」青羽笑著說道。

「平時就不必了,還是要找維持著嚴肅點的形象,這樣才是暗部裡面的生存之道啊,不過今天高興,怎麼穿都好,我們走吧,耽擱了一會了,該去慶祝一下了,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森乃伊頓對著青羽點了點頭,隨後不再多說什麼廢話,直接邁開腳步,率先向著烤肉店的方向走過去。

「好嘞!」青羽立即應聲道,他跟著森乃伊頓的身後,不知道為什麼,就連他現在也想跟著放鬆一下,讓自己沒有去想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緊接著。

森乃伊頓和青羽均是在換了一身衣服之後,來到了他們目標之中的烤肉店門口。

「今天我們就來這裡。」

森乃伊頓向著指著門口跟著青羽說點,這個烤肉店恰好就是宇智波富岳現在所在的烤肉店,畢竟木葉村就只有這麼大,想要進行一場偶遇,也並不是那麼困難的事情。

說罷。

森乃伊頓帶著青羽向著烤肉店裡面走進去。

只不過。

他們所點的是個包間。

而宇智波富吃飯的地方是普通的座位。

雖然間隔不遠。

但卻是一個在進門之後左轉,一個在進門之後右轉,並不是在相同的路徑上。

森乃伊頓和青羽走進來的時刻。

剛好宇智波富岳在專註的勸說著奈良紗希,讓後者考慮一下不要那麼容易放棄,在為青羽去爭取跟她們組隊參加中忍考試的機會。

……

森乃伊頓和青羽都坐在座位上之後,森乃伊頓很快就將菜品給點好了,隨後服務員已經開始去安排上菜了。

「青羽,你猜我這次找你過來是什麼事情?」森乃伊頓笑眯眯的說道,他的眼鏡裡面閃爍著淡淡的眸光,對於現在這樣的時刻,已經期待很久了。

「不知道。」青羽搖搖頭,非常的配合,他心裡猜到了99%可能性的事情,當時他就是不說,等待著森乃伊頓將這個秘密說出來,給足了森乃伊頓的面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

森乃伊頓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直接開始大笑起來,眼眸中喜悅的眸光已經變得更深了。

「我就知道你猜不到!」

「現在讓我來告訴你吧!」

「你看這是什麼!」

森乃伊頓在說話的時候,從腰間的忍具袋裡面拿出了一個本子,這個本子上面是一個手繪的草圖,看起來頗有一些韻味,並且在圖片旁邊的位置上,還配備有文字,上面所寫的正是——忍者學校白老師。

「這是……」青羽依舊假裝什麼都不懂,滿臉懵逼的看著森乃伊頓拿出來的東西,這是他一貫以來的做法,不管做什麼事情,都給足領導的面子,絲毫不讓領導失去了性質,這也讓他一直都是領導比較喜歡的那種人,每每領導在跟他說話的時候,都能特別的有成就感,能夠極大程度的滿足心中的虛榮心。

「這就是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啊,我已經跟火之國的出版社交涉過了,他們覺得出版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還給我畫了一張封面的概念圖,以後忍者學校白老師出版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封面了,你滿意嗎?」森乃伊頓滿臉的期待,那樣子看起來就是在等待著青羽去說滿意兩個字,現在他的全身心都已經投入到了忍者學校白老師的身上,已然是對這本是出版這樣的事情非常的上心了。

「我覺得非常滿意!」

青羽立即點了點頭,其實在他看來,這畫也就一般,但是基於當下忍者世界的環境,能夠有這樣的畫師,那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可能對方出版社已經非常的重視了,只是能力的限制,最多也就只能做成這個樣子了。

「我就知道你能滿意!」

森乃伊頓臉上擺出一副很懂你的表情,他盯著青羽看了看,與將視線重新放回到那個本子封面的圖上,眼神中頗有一番迷醉之感,可以說是肉眼可見的喜歡。

「伊頓大哥,真的謝謝你,幫我弄出版的事情,這些如果你不幫我的話,或許這本書根本沒有出版的機會了。」青羽滿臉認真的說道,他在現代社會就掌握的一個本領,那就是稱讚和誇獎,只要對著對方使勁誇就好了,任何人都喜歡聽好聽的話,這一點換成誰都不例外。

「我也是不想讓這本好書埋沒了啊,儘可能的做一些我所能做到的事情,這不僅僅是在幫你,也是在幫我自己!」森乃伊頓毫不客氣接受了青羽的誇讚,其實他就是這麼認為的,如果不是他的話,這本書根本不可能出版。

「多謝伊頓大哥!」

青羽再次向著森乃伊頓開口感謝起來。

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

心裡還不禁感嘆。

這就是書友的力量嗎?!

以前在現實世界的時候,他就聽說過有書友在看書的時候,會因為喜歡某本書,進而慷慨解囊,對作品進行打賞,以表達對作品的喜愛,若是森乃伊頓生活在現代的話,怕是應該就是那種會豪擲千金的大佬吧!

踏踏踏踏踏……

就在青羽和森乃伊頓兩人說話的時候,包間的門外響起了一道道的腳步聲。

隨即。

服務員停留在門口處。

「您好,您們點的菜品已經上齊了,現在可以送進來嗎?」服務員的聲音從外面響起來,清晰的傳入到包間之中,這道聲音聽起來還是挺溫柔的,並且非常的禮貌,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送進來吧!」

森乃伊頓對著門口的方向說道,現在他已經將最興奮的部分跟青羽分享完了,剩下的就可以一邊吃一邊慢慢說了。

「是!」

站在門口等待著回話服務員在聽到森乃伊頓的話之後,立即將包間的門打開,直接推著一個小車,上面擺滿了腌制好的生肉,正是森乃伊頓所點的菜品。

隨即。

這個服務員將菜品依次的擺在他們的桌子上。

並且派另外一個工作人員去給他們桌子的爐子上去添加了炭火。

頓時。

包間里的溫度都提高了許多。

服務員將這一切都處理好了之後,退出了屋子,將這裡的環境重新的交給了他們兩個人。

……

烤肉店的大廳中。

宇智波富岳在盯著奈良紗希說完他的建議之後,便在等待著對方的回復,現在他正在極力的去促成這件事情。

奈良紗希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整個人都沉默了下來,看起來像是很猶豫的樣子。

當然。

她的心裡並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猶豫。

而是要通過使用這樣的方式,讓她能夠在跟宇智波富岳的對話中佔據主動權。

她也不是什麼好騙的小孩子。

說什麼為你好的話,就能輕易的相信,那也是還沒有到這種程度,只是相對來說,最多算的上是各取所需罷了。

絕對算不上是完全對她們有利就是了。

片刻之後。

奈良紗希深吸一口氣,看起來臉色稍微顯得有些茫然,隨後盯著面前的宇智波富岳。

「其實呢……」

「我在給自己一次機會不是不行!」

「不過。」

「我有一個問題。」

「富岳大哥你必須回答我,否則我是不能答應你的!」

奈良紗希雙眼僅僅盯著宇智波富岳,她的那雙眼睛裡面,寫滿了堅決之色,儼然就是在告訴宇智波富岳,如果你不回答我的問題,那麼你所做的一切都將白費。

此話一出。

宇智波富岳也感覺到了奈良紗希的情緒。

立即跟著點了點頭。

「你說吧,你的問題,只要是我能夠回答的,我都可以回答你!」

宇智波富岳的臉色已經被變得凝重起來,他知道事情已經到了一個比較關鍵的時刻,只要他將面前的奈良紗希的這個問題給說清楚了,那麼一切可能就全都成功了。

「呼……」

宇智波富岳頓時深吸一口氣,身體在吸氣的時候頓時坐得很直,緩緩的吐了出去,整個人的情緒都已經調整過來了。

青羽。

只要是我能夠解釋的事情。

我都可以解釋出去。

這次我給你爭取到了中忍考試的機會。

你可以一定要成功啊!

宇智波富岳知道一起就看這個問題了,在他的認知之中,青羽是絕對想去參加中忍考試的,只是限於自身的條件,沒有辦法參加。

尤其是前一夜怒而離開。

當時他是在笑的。

只是這個笑並不是在嘲笑青羽,而是在幫青羽緩解尷尬,在他看來,青羽就是因為中忍考試的事情,傷害到了自尊。

可以……

青羽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會願意做他的隊友吧?!

宇智波富岳跟青羽認識有一段時間了,至少他已經將青羽當做是朋友了,他的朋友不多,除了青羽之外,就只有宇智波界了,畢竟哪怕是波風水門,他們之間都沒有那麼的熟悉,無外乎是他在追求美琴的事情,經常會通過美琴見到玖辛奈,順帶著就會經常遇到水門,但是他們僅僅只是點頭之交,現在的關係遠遠沒有那麼的深。

原本在他的心中。

青羽的分量是沒有那麼重的!

但是。

自從那次青羽跟他一起去冒險,去深入到了密道之中,並且發現了大蛇丸就是加西伊這樣的大秘密之後,他對青羽的看法已經完全發生了變化。

已然是將這個為了他願意去涉險的人當成朋友了。

正因是因為他將青羽當成是朋友。

他便想要更多的去了解青羽。

他在警備部找了許多關於青羽的資料,並且再結合青羽這段時間以來的表現,他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青羽似乎並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弱。

只是青羽的存在感實在是太低了,大家根本都沒有注意到他,明明這個人的實力已經不像以前那樣了,但是大家對青羽的印象,還停留在以前的那個時候。

漸漸地。

宇智波富岳發現青羽只是低調得可怕。

畢竟在能夠連續施展讀心秘術去讀取記憶的人,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這些都需要不少的查克拉作為基墊的。

最後。

宇智波富岳得出一個結論。

那就是青羽沒有自信!

在他看來。

青羽表現得這麼低調,並不是因為青羽想要低調,而是因為青羽對自己缺乏信息。

正因如此。

青羽方才做什麼都戴著面具。

這也更加堅定了宇智波富岳一定要將中忍考試這個資格給青羽爭過來的原因。

他很清楚。

必須要先將奈良紗希和秋道玲搞定。

這樣便可以給青羽信心。

不然的話……

如果他在這裡是跟青羽說這些,他幾乎可以預想到,青羽肯定會說不想去參加中忍考試。

多少人啊!

因為得不到而假裝不想要!

宇智波富岳覺得他將青羽的心態完全分析清楚了,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幫助青羽,讓青羽走出這個不自信的怪圈。

奈良紗希看著宇智波富岳那副無比認真的樣子,突然有點想笑,不過她還是忍住了。

現在還不是笑的時候。

若是笑了。

那反而就暴露了她根本沒有這麼狠的意思。

「富岳大哥!」

「你口口聲聲說要幫我找到隊友!」

「可是你能找的人……」

「應該就是昨晚那個吧?!」

奈良紗希微微眯起眼睛,眼眸中閃爍著睿智的眸光,她已經開始詢問她心裡最為好奇的問題了。

去不去中忍考試不要緊。

這個問題如果沒有得到答案的話,她的心裡就會一直在想,而那個人還戴著面具,根本猜不到身份。

「昨晚的人?!」

秋道玲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頓時眼睛睜開得大大的,擺出一副吃瓜的姿態,好奇心瞬間被吸引了過去,耳朵一動一動的,生怕錯過哪怕任何一點點的細節,看起來非常的可愛。

「難怪你昨晚把我鴿了……」

秋道玲在心中默默的補充了一句,雖然奈良紗希已經跟她解釋過昨晚發生了什麼,但她還是隱隱覺得奈良紗希隱瞞了什麼,果然,正如她所料想的那樣,奈良紗希根本沒有說過昨晚的那個人是什麼人!

一時之間。

秋道玲內心中的八卦之後驟然間燃燒了起來。

這使得她連吃肉的速度都放緩了一些,將一部分的注意力,分到了這邊兩人的對話上。

奈良紗希根本沒理會秋道玲的驚訝。

現在並不是給她解釋的事情。

解釋的話。

以後再說。

現在先將宇智波富岳給整明白了!

「沒錯,我要給你們找的隊友,就是他!」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奈良紗希的問題之後,頓時鬆了口氣,這樣的問題他還是可以回答的。

同時。

他覺得奈良紗希已經在讓步了。

畢竟這種問題。

已經不算問題了。

然而。

就在宇智波富岳打算高興起來的時候。

奈良紗希接下來的一句話

直接給他整傻了。

「好的,那麼,富岳大哥,我要問的問題是……」

奈良紗希臉上浮現出俏皮的笑容,讓她像是鹿久那樣去分析忍界的局勢,去為了村子的建設提供幫助,在那種大格局的事情上發出自己的聲音,還是做不到的,但是讓她耍耍小聰明,忽悠套路起什麼人來,拿捏得還是挺輕鬆的。

「剛才不是問題嗎?」宇智波富岳滿臉疑惑的問道,他人都傻了,剛要說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可是還沒等他說出口,這才發現,原來剛才的回答並不算數。

「剛才我還沒問呢,只是確定一個已知的問題。」奈良紗希擺擺手說道,整個人看起來頗為可愛,哪怕是宇智波富岳知道自己被套路了,也生不起氣來。

「好吧,你問吧,這次可算是問了啊!」宇智波富岳無奈的攤開雙手,他忽然發現,奈良紗希這個小姑娘鬼靈精怪的,若是跟她說話的時候稍微沒注意的話,可能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落入到她的陷阱中。

「那個戴著面具的人是誰?他叫什麼名字?如果你不說的話,我可就不答應了!」奈良紗希突然沉聲問道,快速的語氣就像是不給宇智波富岳緩過來的時間一樣,想要在問出去的那一刻,就直接得到答案。

「這……」

宇智波富岳的臉色頓時變得凝重起來。

這還真是少數讓他不好回答的問題。

關於青羽的身份……

他可是答應過青羽要保密的!

現在沒有得到青羽的我同意,他根本不敢亂說,可是不說的話,個事情可能就要泡湯了。

「很為難嗎?」

奈良紗希歪著腦袋說道:「富岳大哥,你說給我們一個對於,那我們總得知道他是誰,這沒什麼問題吧!」

奈良紗希在說完之後。

立即向著旁邊的秋道玲看過去,根本不需要提前溝通什麼,這樣的話題,她們最起碼的默契還是有的。

「我說的沒錯吧,玲!」

「沒錯!」

秋道玲一邊吃肉一邊點頭,隨後將視線落在宇智波富岳的身上,她一直都沒跟宇智波富岳說什麼話,原因很簡單,就是這些事情,她根本插不上嘴,只要奈良紗希決定就好了。

但是。

隊友的事情。

不是奈良紗希一個人的事。

還有她也在。

她還是有發言權的。

「富岳大哥……」

秋道玲盯著宇智波富岳,她就是屬於那種吃人嘴短的,已經在吃宇智波富岳請她的烤肉了,自然不能說什麼過分的話,她可不是奈良紗希,沒有那麼多的小心思。

「我覺得紗希說得很有道理,我也是這麼想的,雖然我吃了你請客的烤肉,嗯,很香,很好吃,我不該說什麼的,可是,我們兩個的隊友,最起碼也得知道他是誰,不然我們就算不去參加中忍考試,也是沒有關係的!」

秋道玲直接對著宇智波富岳說道。

其實她的心裡。

已經沒有那麼想去參加中忍考試了。

只是奈良紗希還想參加,所以她一直照顧著奈良紗希的情緒,畢竟有她在的話,那是二缺一,若是連她都不在了,那刻就是妥妥的只剩下奈良紗希一個人了,那根本就不用再參加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嗯……」

宇智波富岳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他正在心裡說服自己,用什麼理由將青羽的名字說出去。

反正你們都是要成為隊友的。

知道名字有能怎樣嘛!

可是……

這樣說似乎不太像那麼回事啊!

怎麼辦呢?

宇智波富岳的腦袋正在快速的思索著,他想要在最短的時間裡面找到破局之法,不禁得先要將這個話題拖一拖。

「紗希,玲,我理解你們的心情,可是我這個朋友身份特殊,我在沒有徵得他的同意之前,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啊!」

宇智波富岳的臉上浮現出苦笑之色,現在的他心裡極其的無奈,這些事情夾雜在他的心裡,讓他格外的矛盾和糾結,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去權衡。

一邊是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如果他不說出青羽的名字,那麼這個發費了好大勁所爭取的機會,可能就沒有了。

另一邊則是他的朋友青羽,如果他不顧青羽的要求,冒然將青羽的名字說了出去,可能會引起青羽的不滿意,那樣或許會產生更大的誤會。

這可如何是好?

「富岳大哥,這很為難嗎?」奈良紗希眨著狡黠的眼睛盯著宇智波富岳問道。

「我確實不太方便說出去……」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他凝重的盯著奈良紗希,眼眸中閃爍著乞求,從這架勢上來看,明顯是希望奈良紗希去換一個問題,但是又不好明著說出了。

「這樣啊!」

奈良紗希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微妙了,似乎快要掩飾不住笑容了,快要綳不住了。

其實。

她早就料想到了宇智波富岳會這麼說。

如果那麼容易就能說出那個人的名字的話,昨天晚上的時候,應該就說了,也不用等到現在。

當然。

若是能說的話。

吃飯的這段時間,也是有機會說的!

「富岳大哥,不如我來猜猜好了,如果我能猜到那個人的名字,那麼你只需要說『是』或者『不是』,你要是覺得連說個『是』都算是沒有信守承諾的話,你就點點頭或者搖搖頭也可以,你覺得行嗎?」奈良紗希立即說出了她最終的目的,她跟宇智波富岳繞了一個彎子,就是用了一個話術,先說一個不那麼容易接受的事情,讓對方為難之後,再說一個對方比較容易接受的事情,這樣那個比較容易接受的事情,可能就會被接受了。

「可以!」

宇智波富岳立即點了點頭,這次答應下來,幾乎沒有什麼困擾,畢竟只要點頭或者搖頭就好了,根本不需要他說什麼。

這樣他也可以跟青羽解釋……

他什麼都沒說。

那是那兩個少女自己猜到的。

跟他沒有關係。

「嘿嘿嘿~」

奈良紗希滿意的笑了笑,隨後眨著狡黠的眼睛,說道:「那我要開始猜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1章 富岳大哥,這很為難嗎?(求訂閱求月票)

43.81%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