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伊頓大哥殺瘋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353章 伊頓大哥殺瘋了!(求訂閱求月票)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滿臉的無奈。

他才來這裡這麼一會,肉還到沒吃上幾塊,吃瓜就已經是吃到了自己的頭上。

果然是隊友的事情!

他在看到奈良紗希的時候,就隱隱的意識到了這樣的事情,畢竟他不認為宇智波富岳與奈良紗希會在其他的什麼事情上,有什麼交集出現。

而且……

青羽也看到了奈良紗希身邊的那個正在忙著吃的少女,從那身裝扮上來塊,可以看得出來是秋道家的人。

如此一來的話。

青羽在走過來的時候。

就隱隱已經猜到了……

宇智波富岳應該是在說隊友的事情!

如果這裡僅僅只是有宇智波富岳的話,他可以就像昨晚一樣轉頭就走了。

可是。

這裡還有滿臉疑惑和不解的宇智波美琴,還有在不遠處關注著這邊的森乃伊頓。

現在他沒有辦法直接做出太過激的反應。

那樣就顯得太假了!

尤其是……

青羽已經感覺到了森乃伊頓在聽到這番話的時候,已經開始邁開步子向著這邊走過來了。

顯然是聽到了這麼的聲音。

這樣青羽顯得有點難做了。

一時之間。

青羽一句話嗲都沒有說。

只是站在了宇智波富岳的餐桌邊,腦袋裡面在快速的想著對策,現在這種情況趕上得特別的微妙,這是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的狀況。

「富岳,這是什麼情況啊,你快說說,我怎麼聽的滿頭霧水啊?」

宇智波美琴在旁邊疑惑的問道。

她已經知道了宇智波富岳是被誤解的了,也明白她剛才錯想了宇智波富岳,可以這是怎麼回事呢,怎麼就跟青羽聯繫在一起了呢?

倒不是說她有多麼的在意青羽。

只是覺得這些事情……

她很好奇!

所以想要更加青羽的了解一下。

「這件事情啊,說來話長,而且有些不是那麼好說,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啊!」宇智波富岳在聽到宇智波美琴的話之後,臉上露出一抹苦笑,他想要去解釋什麼,可是又覺得在這裡什麼都不太好說,現在遇到青羽對他來說也是挺突然地,讓他連解釋也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不好說的話,就來我這邊吧!」

突然間一道聲音從青羽的身後響起,聲音的主人正是森乃伊頓。

此時此刻。

森乃伊頓已經走了過來。

他剛才聽到了宇智波富岳的話,隱隱的感覺到了什麼,不過具體還並不是很清楚,這就將他的好奇心全都調動了起來。

「伊頓大人!」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了森乃伊頓的聲音之後,立即向著森乃伊頓看過去,作為警備部的成員,他一眼就可以認出來森乃伊頓的身份,那不是普通的人,而是拷問部的隊長,理論上來說,這位可是跟他們警備部隊長宇智波耀地位相當的存在。

可是……

同樣犯難的事情。

再次出現在了宇智波富岳的身上。

身份問題!

怎麼想這幾個人介紹森乃伊頓?

要知道這位的身份可是遠遠要比青羽的更加敏感!

不能說的話……

還更加的憋屈一些。

這讓面對著這種場面的宇智波富岳都顯得餘額苦惱,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最好了。

當然。

同樣面臨著這種問題的人。

還有青羽。

青羽的處境可以說是比宇智波富岳還要更加的混亂,他是在這場風暴的最中間的位置。

「哈哈哈哈哈哈哈!」

森乃伊頓攤開雙手大笑一聲,他可以說是老司機了,根本不用多想,就已經知道宇智波富岳在想什麼東西,立即開始對著在場的幾個人點點頭。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大家來我的包間吧,這頓算我的,我來請客,一起將這個前因後果都聊聊,讓我也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森乃伊頓說完之後,直接對著一旁的服務員招招手。

「這一桌算我的單子。」

「把這裡收拾一下,給他們加到我的包間裡面。」

「動作快一點。」

森乃伊頓以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這裡的服務員在聽到他的話之後,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立即應了一聲,開始收拾著這裡的東西。

只是。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則是處於懵逼的狀態下。

她們都不認識森乃伊頓。

不過她們能夠看得出來,這是個了不得的大人物。

站在一邊的宇智波美琴已然意識到,事情在這個時候,已經變得更加奇怪了,她本就不清楚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更是無限的凌亂,滿頭霧水不知道該怎麼去理解眼前所發生的事情。

「好!」

宇智波富岳看到事情發展到這程度,明白只能硬著頭皮照搬去包間了,不過他的心裡還是挺高興的,畢竟看樣子讓青羽跟著這兩個少女去參加中忍考試的可能性變得更高了。

「是!」

奈良紗希、秋道玲、以及宇智波美琴,她們三個少女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話之後,均是應了一聲,一起跟著森乃伊頓向著包間的方向走過去。

「青羽,我們也去吧!」

宇智波富岳走到青羽的身邊,輕輕的拍了一下青羽的肩膀,隨後對著青羽點了點頭,一副很滿意的姿態,看起來就像是幫了青羽很大的忙一樣,這也讓青羽的心裡不知道有多少的話想要去吐槽。

「……」

青羽看著包括宇智波富岳在內的眾人跟著森乃伊頓向著包間的反向走過去,頓時滿臉的黑線,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好,整個人都沒了語言。

你們這些人……

這麼閑的嗎?!

自己的事情都沒處理清楚吧!

這就開始去管別人的事了!

我去不去中忍考試跟你們有什麼關係啊?!

青羽的心裡一陣的無奈,他忽然覺得好麻煩,這事情落在他的身上,讓他在這個時刻想不到什麼完美的解決辦法。

無奈之下。

青羽跟在幾人的身後。

一起向著包間裡面走了進去。

原本相對來說還顯得很寬裕的包間,在經過這麼多人湧入之後,已經顯得擁擠了一些,當然氣氛也顯得跟沉悶了一些。

一般來說。

人更多了。

這樣所帶來的效果就是會變得更加的熱鬧。

但是……

因為森乃伊頓的存在,這裡的每個人到顯得很拘謹,誰都不敢多說一句話。

尤其是那三個女少女。

她們都不知道森乃伊頓是什麼身份,但是她們可以從宇智波富岳的反應裡面,感覺到這個人的不凡,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

「咳咳咳……」

森乃伊頓見到現在這比較沉悶的畫面,立即清了清嗓子,將幾個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身上。

「你們之中有些人是不認識我的,鑒於我們能夠放開了聊天,我們做個自我介紹吧,彼此認識一下,就從我先開始吧,我叫森乃伊頓,是木葉村拷問部的隊長。」

森乃伊頓的聲音緩緩的響起,清晰的傳入到包間每個人的耳中,其實他的這些話,就是說給那三個少女去聽的,可以他又不想專門去特指她們,這樣可以避免她們產生尷尬的情緒,他這麼說的目的也很明確,就是希望這些人一會在講述事情經過的時候,可以不用那麼的拘謹。

「好的,好的,好的,我是宇智波富岳,現在木葉警備部的人,這裡的人都認識我,也沒什麼可多說的,下一個青羽吧!」宇智波富岳立即領會了森乃伊頓的意思,將這個話傳承了下去,並且點名了青羽,就是想要把青羽給拉進來。

唰!

霎時間。

包間里一道道的目光。

全都落在了青羽的身上,這讓他的臉上流露出一抹無奈之色。

「……」

青羽先是一陣無語。

經過剛才的思考之後,他已經明白了,這件事情是躲不過去了,所說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至於中忍考試。

參加到是沒有什麼問題。

不就是麻煩了點嘛!

不過……

又沒有人規定參加就一定會贏。

青羽不想成為中忍,就算是參加了中忍考試,那也是沒有任何的問題,這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事。

「我叫山中青羽。」

青羽淡淡的僅僅說了一句話,並沒有去說他的職務,畢竟這東西本身也不是什麼秘密,知道他的人,那也是知道的,雖然森乃伊頓都已經說出職務來了,但他還是簡簡單單的完成了一個簡潔的自我介紹。

此話一出。

在場的每個人都沒有什麼反應。

秋道玲是根本沒反應過來青羽是誰,更是還沒想到這個人可能會是她的隊友,她的心裡更加在意的是,快點完成這個無聊的環節,讓后你們去說你們的事情,她好繼續吃肉。

奈良紗希則是因為已經猜到了,根本不想多說什麼,生怕過多的表達讓她猜到的事情露餡,她還是很有分寸的,知道自己的這些只是小聰明,很多時候自己知道了就可以了,沒有必要拿出去聲張什麼的。

至於宇智波美琴從一開始就知道青羽的身份,這些事情本來對她來說,就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她更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隊友的事情究竟算是怎麼回事?

「我叫宇智波美琴。」宇智波美琴接過了青羽的話,並且模仿著青羽的方式,只是做了一個簡單的一句話自我介紹。

「我叫奈良紗希!」

奈良紗希也來了一個一句話的自我介紹,然後便什麼都不說了,並且用她的右手的手肘,示意該輪到秋道玲了。

「我叫秋道玲!」

秋道玲一直在等著這個時刻,心裡美滋滋的,幹嘛開口說道,她在說完這些話的時候,視線已經聚焦在餐桌的肉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

森那一頓看到這樣的場面,頓時大笑一聲,怎次緩和了一下沉悶的氣氛,隨後目光掃過眾人,最後落在已經望眼欲穿迫不及待想要吃肉的秋道玲身上。

「大家別客氣,開始開動吧!」

此話一出。

秋道玲立即當仁不讓的拿起筷子,夾起一片肉,放在架子上烤了起來,雖然她剛才在外面的時候已經吃了很多了,但是在他等待的這會功夫,他已經又餓了。

「你們誰來跟我說說,究竟是什麼情況,讓我也來參與一下,我怎麼說都是青羽的隊長,總該知道一下的。」森乃伊頓點點頭,將話題拉到了他在意的點上,立即將視線放在了宇智波富岳的身上,表達的意思還是很明確的,那就是想問問宇智波富岳,究竟是怎們回事。

「事情是這樣的,我昨天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遇到了紗希,然後得知了她想要去中忍考試但是缺少一個隊友,所以我就想到了青羽,想到青羽一直都沒能參加中忍考試,剛好可以跟她們一起,覺得這是個機會,就想著幫青羽爭取一下。」宇智波富岳解釋說道,其實他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不過他還有一點點的私心沒說,那就是他覺得青羽的硬實力不夠強,就算是會個符什麼的,但是憑藉自己的能力很難通過前面幾輪的中忍考試,所以需要通過這兩位少女的幫助,所以他這麼做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原因,就是對青羽實力沒那麼大的信心。

「我謝謝你噢!」青羽沒好氣的說道,他說話的時候還白了宇智波富岳一眼,以前他怎麼就沒發現,宇智波富岳是這麼「熱心腸」的人呢,這一波簡直是把他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嘿嘿嘿,不客氣!」宇智波富岳早就料想到了青羽會不滿意,不過他覺得青羽應該通過這場中忍考試去找找自信,不能總是那麼的自卑,所以他根本不在意青羽怎麼說,他覺得青羽以後會感謝他的,這就是朋友該做的事情。

「……」

青羽覺得宇智波富岳已經無敵了,連他的明嘲暗諷到沒有用了,就差把話直說了,不對,昨晚他已經直說了,也是沒什麼用的。

宇智波一族的人。

認定了什麼事情的話。

那也是很恐怖的。

他們之後覺得自己是對的,並且深信不疑,就連鳴人的嘴遁,都不是那麼容易奏效的。

所以……

他也知道。

說什麼都是沒有用的。

還不如就當做吃瓜吧!

反正這事現在他自己看著也挺新鮮的,畢竟他也不是很清楚,這裡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

「嗯?」

森乃伊頓認真的聽著宇智波富岳所說的話,在他聽的過程中,突然意思到了一個問題。

「為什麼你們會少一個人呢?」

森乃伊頓立即發現了這個事情的一個重點,這也算是整個事情的關鍵,那就是為什麼會出現少人的情況。

正常來說。

只要在忍者學校畢業了的忍者。

都會被分成三人一組的小隊。

除非是沒畢業。

像青羽那樣是沒有小隊的,通過一些特殊的方式成為忍者,並且最終在拷問部中效力。

可是……

這兩個少女從名字上來聽。

那不就是奈良一族和秋道一族的人嘛!

這就卻了個山中一族的隊友在!

森乃伊頓很清楚,自從三代火影猿飛日斬接替火影之位之後,基本上奈良一族、秋道一族和山中一族這三族的人是一體的組成一個隊伍,畢竟經過了舊時代殘黨的事情后,三代不會像二代那樣,將這三族的人專門拆出來一個兩個了,除非是真的到了逼不得沒人的情況。

這就很奇怪了

怎麼就少了個人呢?

森乃伊頓的腦袋裡面很是疑惑。

「這個我來說吧。」

奈良紗希接過了森乃伊頓的提問,她點點頭,這些話畢竟是她的事情,由她來說比較好,至少她覺得要比宇智波富岳來說更好一些。

「其實我們本來是三個人的。」

「我們小隊裡面是我、秋道玲、還有山中鹿三。」

「其中山中鹿三在不久前申請進入暗部,被獲通過了審批,又因為表現優異,被團藏大人看中了,這就使得我們的小隊缺少了一個人。」

「中忍考試必須要以三個人以一個小隊的方式去報名。」

「所以我們一直缺少一個人,又因為我們一直沒有能夠找到加入我們的對於,這才一直遲遲無法報名中忍考試。」

「富岳大哥就是在這件事情上在幫我想辦法!」

奈良紗希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她的思路清晰,簡單的幾句話,就將這件事情的脈絡給捋順清楚了。

「原來如此。」

森乃伊頓點了點頭,他已經完全聽明白了。

原來是山中鹿三。

他知道這個人。

當時想要來他的拷問部,說自己天賦異稟,在讀取記憶方面很強,只是當時他沒有時間去審核,所以沒有回復。

最後山中鹿三就是了暗部的其他部門,最後又順利的去到了團藏大人的根部。

這可以說是非常了不起的逆襲了。

他很明白根部的特性。

一旦被選入到了根部當中,那麼跟原本的小隊就沒有任何的關係了,原本的小隊根本不會得到任何的補償,直接就是少了個人。

一般來說。

少個人對於執行任務的問題倒是不大。

只是在中忍考試這種強制需要三個人組隊形式的考試來說,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

「富岳,所說你想到了讓青羽去加入她們兩個,去參加中忍考試?」森乃伊頓向著宇智波富岳問道。

「是的。」

宇智波富岳立即點了點頭,不過他還是覺得有點摸不清楚森乃伊頓的意思,猶豫了片刻之後,還是加了一句,「如果伊頓大人覺得這樣不妥的話,我就不推薦青羽去了。」

「沒什麼不妥的!」

森乃伊頓直接搖了搖頭,他向著青羽看過去,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說道:「我覺得挺好的,青羽,你覺得呢?」

「……」

青羽在聽到森乃伊頓的這個問題之後,整個人都愣了一下,現在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樣的話,心中一陣無力的感覺,他能夠清楚的從這句話裡面聽出來森乃伊頓的意見。

「這是好事啊!」

宇智波美琴在聽到這些話之後,不由得插嘴說道,她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盯著青羽,還是挺希望青羽能夠通過眾人考試,成為木葉村的中忍,而且她也了解青羽的情況,如果不是剛好遇到這兩個缺人的少女,那麼想要報名中忍考試都是一件很有難度的事情。

「我也是覺得這是一件好事,所以才在極力的促成這件事情,並且我知道,今年的中忍考試只有我們木葉村一個村子,再加上戰爭的原因,通過中忍考試的難度並不大,這是最近幾次中忍考試裡面,最容易的一屆了,若是青羽沒去的那,實在是太可惜了!」宇智波富岳說出來他的觀點,他將青羽當做是朋友之後,對於青羽參加中忍考試的事情打聽的是明明白白的,連都誰報名這樣的事情都打聽到了,只是在這裡不方便說出來罷了。

「這是好事啊!」

森乃伊頓點了點頭,他覺得宇智波富岳做得很不錯,這樣的事情他的想法剛宇智波富岳是一致的,那青羽參加是很不錯的。

他是在暗部中的。

明白這種忍者的等級制度不僅僅是在衡量實力,更多的是在衡量著地位。

就比如小隊長這個位置。

他破格給了青羽。

但是他還沒有給其他人一個交代。

小隔間的拷問忍者們只是知道來了一個小隊長,但是他們並不知道這個小隊長是誰,這也使得他準備好的那些說辭,根本就沒有用上。

不過。

正常來說。

小隊長這種職務。

一般都是由中忍來做的。

不是中忍的話很難具備那個資格,並且難以服眾。

「你們兩個是什麼想法,覺得青羽可以嗎?」

森乃伊頓立即將視線落在了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身上,這突如其來的提問,讓秋道玲吃肉的動作都停止了下來。

「我……我……我沒意見……我聽紗希的……」

秋道玲在聽到森乃伊頓的話之後,莫名的有些緊張,就連說話都說的不是那麼的清楚了,整個人到懵懵的。

「我當然同意啊,我也想參加中忍考試,我們現在都還沒有找到隊友,今天要不是富岳大哥來找我的話,我們都快要放棄掉了。」

奈良紗希在森乃伊頓面前也不刷什麼小聰明了,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她知道她就是要說出真實的想法,否者很可能就要翻車了,她找了這麼久的隊友,現在終於覺得有希望了,那麼一定要珍惜啊。

「好!」

森乃伊頓聽到這兩個少女的意見之後,心裡也是頗為滿意,直接點了點頭,說道:「那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你們三個人組成一個小隊去參加中忍考試,一會我吃完了我就親自去帶你們報名。」

「好耶~」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同時歡呼一聲,她們兩個人的心裡,都還是很想去參加中忍考試的,只是她們一直沒有找到隊友,現在有這個幾乎,她們兩個人都非常的興奮。

「伊頓大哥我……」

青羽嘴角微微一抽,這怎麼還給包辦了呢,連他的意見都沒有問一下啊!

他只聽說過包辦婚姻的。

還是第一次遇到包辦隊友的。

這種事情。

就很離譜。

「青羽,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肯定是不想去的,不過我覺得富岳說的對,這是對你未來發展有好處的事情,只要你還是忍者,你就不可避免的要走這條晉級路徑,我沒有徵求你的意見,那是因為你的意見不重要,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在命令你!」

森乃伊頓說到這裡的時候,驟然停頓了一下,隨後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起來,整個人看起來都極其的嚴肅,完全一副很深沉冷漠的姿態。

「青羽,這是你的任務,跟著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一起參加中忍考試,剩下的事情等你通過中忍考試以後再說,現階段你就全力以赴去做這件事。」森乃伊頓以一副命令的口吻說道。

「是。」

青羽無奈的應了一聲,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森乃伊頓最後竟然直接上了任務的方式,這可以說是讓他根本就無法說出任何一句拒絕的話。

如果是以朋友的身份去幫忙。

或者是以長輩的名義去勸說。

這些他都可以找到拒絕的話,甚至不需要拿出什麼理由了,只要說他不想就可以了。

但是。

任務,不行!

青羽是忍者。

忍者必須要完成上級交代下來的任務。

這是一個忍者的準則。

若是不能完成任務的話,那麼就是一個不合格的忍者,尤其是拒絕任務這樣的行為可以說是極其的不職業。

「伊頓大哥,我可以參加中忍考試,但是我不能保證一定會通過中忍考試,這個希望你能理解。」青羽緩緩的說道,他所能說的現在就只剩下這一點了,那就是他去行,但是他根本不去通過,不想讓別人看到他的實力,他就想安靜的在拷問部裡面。

「我給你的任務就是去參加中忍考試,可沒有要求你必須通過,這東西可不是說通過就能通過那麼簡單的,不僅需要實力,還需要運氣,誰都不能保證,我只是讓你去試試,給你自己一個機會,也給紗希和玲一個機會。」森乃伊頓的臉上重新露出笑容,其實他剛才也不是刻意要擺出嚴肅的姿態,而是他這麼多年已經養成的習慣,讓他在說起正經點的事情的時候,就會不自然的變得嚴肅起來。

「我明白了。」

青羽點了點頭,他知道這趟中忍考試他是躲不過去了,如果僅僅只是宇智波富岳在說這件事情,那麼一切到還有說的餘地,可是說出這些話的人是森乃伊頓,那就沒有辦法了。

雖然他跟森乃伊頓的關係很不錯,森乃伊頓就真的像是他的大哥一樣,但是忍者世界的等級就是很清晰的,他必須要聽森乃伊頓的命令,否則以後在拷問部裡面就不好待著了。

其實。

對於他來說。

這個問題不大。

畢竟就是參加一次中忍考試罷了。

隨便應付一下。

這事也就過去了。

只是……

讓青羽沒用想到的是……

這件事情陰差陽錯之下還是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當初直接拒絕掉了奈良鹿久的邀請,現在還是跟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組成的小隊。

不過。

性質還是不同的。

青羽可以自願的認輸可棄權。

但是這並不代表他要接受奈良鹿久他們說的要將這兩個少女也拉下水的方法。

那是讓他覺得很不滿意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好,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一會吃完之後,我們就去報名,我還有另外一件事情,要跟你們分享。」

森乃伊頓興奮的從口袋裡面拿出了那本忍者學校白老師的小說概念封面。

可是。

就在他拿出來了之後。

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這裡有好幾個女生。

他剛才光顧著想要去分享了,以至於忘記了這件事情。

唰!

一時之見。

整個包間的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那個本子上,其中也包括青羽。

「???」

青羽的腦袋裡面冒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瘋了吧?!

居然在這裡拿出來?!

青羽看向森乃伊頓的眼神一變再變,他覺得森乃伊頓已經達到了恐怖級,在這個時候都能拿出這本書來,這也太行了吧。

頓時。

青羽把頭低了下去。

別問為什麼。

問就是還要那麼一點點的臉。

青羽知道哪怕是在忍者的世界,也是有會喜歡看忍者學校白老師故事的女生,可以她們買書看甚至代入其中,那都跟他沒什麼關係,可是在他的面前看到的話,他則是會無比之尷尬。

這跟分享給森乃伊頓和志村團藏那樣的LSP不同。

完全是兩個概念!

隨著森乃伊頓將這本書拿出來之後,他也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立即將本子重新放回去,趕忙收起他想要慶祝的心情。

整個過程。

都是在這三個女生的注視下進行的。

其中秋道玲完全就是看了個過場,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也不關心這是什麼,只是想要繼續吃她的烤肉。

奈良紗希則是眼神中閃爍起思考之色,她隱隱的瞥向旁邊的宇智波富岳,眼眸中有著意味深長的眸光,不過她什麼都沒有說,就僅僅只是這麼的盯著。

然而。

這個書封上的署名。

則是完整的落入到了宇智波美琴的視線當中。

「富岳大哥?!」

宇智波美琴清楚的看到了封面上署名處寫著的「富岳著」三個字,頓時眼睛睜的大大的,寫滿了濃濃的好奇。

「富岳大哥,這是你寫的書嗎,你什麼時候寫的啊,好厲害啊!」宇智波美琴頓時滿臉崇拜的說道,這種感覺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她本上就對宇智波富岳很是崇拜,有著不少的好感,現在她忽然發現,宇智波富岳還有她所不知道的才華,這給她帶來了非常強烈的衝擊。

「我……我……嗯……是啊……」

宇智波富岳先是楞了一下,隨即他在看到森乃伊頓的表情之後,想到了青羽跟他說過署名的事情,縱然在這個時候他的心裡再不滿意,那也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

青羽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答應下來這句話之後,立即重新將視線抬了起來。

這一波!

完美!

青羽本以為會暴露他寫了一下小皇叔的事……

現在來看……

當初還真是下了一步好棋啊!

以後這個問題都不用擔心了!

這書好看嗎?

想知道作者是誰嗎?

別問!

問就是宇智波富岳!

青羽覺得他在這件事情上,完成了一波天秀,這絕對會改變很多的事情。

「哇噢!」

宇智波美琴頓時驚呼一聲,看向宇智波富岳的眼神再次發生了變化。

她一直都很喜歡看小說。

當然。

她看的不是森乃伊頓常看的那種。

她很佩服能夠寫小說的人,覺得那樣的人都非常的有才華,絕對會很討女孩子喜歡……

只是。

她怎們都沒有想到。

作者竟然在她的身邊!

那個她非常熟悉的宇智波富岳居然就是一個作者,這讓她對宇智波富岳的印象發生了極具的改觀,在她心中所佔據的比重,也開始慢慢的升高了。

「富岳大哥,你寫的是什麼書啊,大概是什麼情節?」宇智波美琴好奇的問道。

「這……」

宇智波富岳一下子就被問住了,不是他不知道情節,他看過那本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看得還挺上頭的,只是他根本不方便跟美琴說這裡面的情節,那簡直就是難以啟齒啊。

「美琴,這個看書啊,最重要的就是懸念,提前知道了,就沒意思了,要自己看才刺激!」森乃伊頓擠眉弄眼的說道。

「???」

宇智波富岳和青羽的腦袋裡面同時冒出了一個個小問號,他們的視線均是落在了森乃伊頓的身上,心中升起一個不是很好的預感。

不會吧!

伊頓大哥也太上頭了吧!

青羽的嘴角微微一抽,隱隱覺得伊頓大哥要說出什麼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話,趕忙調整自己的心情,立即做好心理準備。

就在這個時候。

森乃伊頓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魔幻了。

「美琴,富岳的這本書已經在出版印刷了,用不了幾天就要正式售賣了,到時候我送你一本,你可以回去慢慢研究。」森乃伊頓對著宇智波美琴笑眯眯的說道。

「謝謝伊頓大哥!」宇智波美琴也跟著喊了一聲伊頓大哥,畢竟他們之間沒有什麼剩下級的關係,這個時候叫大人似乎顯得不是那麼的親切,所以直接該叫大哥了。

「?????」

宇智波富岳和青羽腦袋裡面的問號變得更多了,均是有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居然真的是說要給宇智波美琴一本書。

好傢夥!

絕了!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給森乃伊頓點了個贊,這種操作就連他都做不出了,一個個的都是狠人!

不過。

青羽的心裡一下子就平衡了。

宇智波富岳。

你不是坑我嗎?

把我搞去參加中忍考試。

現在扯平了。

以你署名的書要問世了。

而且宇智波美琴也要看!

青羽想著想著心裡一下子舒服了不少,覺得在這一波互坑上,他還是不虧的。

「啊……這……」

宇智波富岳想要說什麼,可以話到了嘴巴完全說不出口,他想要攔住森乃伊頓,可是卻根本沒有辦法把他的理由說出來。

森乃伊頓看到了欲言又止的宇智波富岳,他直接忽視了宇智波富岳,而是將視線落在了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身上。

「你們兩個想不想看看富岳寫的書,等出版了我也可以送你們兩個每人一本!」森乃伊頓笑著說道。

現在這個時候。

他的心情非常爽。

他這次特意跑出來吃飯,就是為了慶祝忍者學校白老師的出版,現在又這麼多人一起分享這個喜悅,讓他無比興奮。

「……」

青羽在聽到森乃伊頓的話之後,頓時意識到,這位伊頓大哥已經殺瘋了,完全放飛自我了。

他已經可以幻想到,這三個少女在收到書之後,回去打卡翻看時臉上會出現的極具反差感的表情了。

這一波封神了!

青羽的臉上含著淡淡的笑容,現在這本書的署名是宇智波富岳,跟他一點關係到沒有,他只要看戲就行了。

至於宇智波富岳。

那可是跳進水牢術都洗不清了!

「要!」

奈良紗希頓時眼睛一亮,她那狡黠的眸光之中,已經隱隱猜到了那本書裡面會是什麼樣的內容,這讓她更加的好奇了!

「紗希要的話,那我也要!」

秋道玲跟著點了點頭,她的動作要跟奈良紗希保持一致。

「好的!」

森乃伊頓立即點了點頭,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了,視線掃過在場的幾個人。

「你們放心好了!」

「我向你們保證!」

「你們每個人都會拿到書的!」

森乃伊頓的話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頓時令這三個少女的臉上都流露出喜悅之色,畢竟是送的書,誰能不想要的。

宇智波富岳聽到這些話之後。

已經是滿臉的黑線了。

他覺得……

他的風評已經遭到了極大的迫害!

為什麼啊?!

宇智波富岳在心中忍不住狂呼起來,他覺得現場的每個人都很高興,唯一他的心情極其的複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3章 伊頓大哥殺瘋了!(求訂閱求月票)

44.06%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