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不好意思,我不感興趣!(求訂閱求月票)

第355章 不好意思,我不感興趣!(求訂閱求月票)

奈良紗希帶著秋道玲一起向著青羽離開的方向走過去。

雖然兩人是不斷前行的。

但是她們的心情都不是完全那麼的順暢。

奈良紗希還在為剛才的事情而懊惱,秋道玲則是不知道究竟要走都什麼樣的地方。

走了幾分鐘之後。

秋道玲越來越懵,不禁停下了腳步,盯著奈良紗希。

「紗希,我們去哪裡找啊,青羽都已經走了很久了,我們現在根本不可能追得上啊,又不知道他住在什麼地方,這怎麼去找他啊?」秋道玲疑惑的問道。

「我確實不知道他住在什麼地方,剛才是我說話太草率了,很多事情我們都還沒有說清楚,就讓他離開了,現在確實有那麼一些些的麻煩,不過我有辦法找到他!」奈良紗希眼眸之中閃爍著道道精芒,眼底深處有著睿智的光芒。

「什麼辦法?」秋道玲疑惑的問道,這是她們之間的老談話方式了,一般來說就是紗希發現了什麼事情之後,玲去向她提問,最後再由紗希解答出來。

「嘿嘿嘿,我們可以去找富岳大哥啊,我知道富岳大哥工作的警備部在什麼地方,讓富岳大哥帶我們去找青羽就好了。」奈良紗希咧嘴微微一笑,她這樣的鬼點子,那還是不少的。

「富岳大哥……」秋道玲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臉上流露出苦澀的模樣,說道:「我們又要麻煩富岳大哥了。」

「沒辦法,總不能讓新隊友剛出現,就跟我們產生了誤會,這件事情是我造成的,所以我一定要儘力的彌補回來,不能讓青羽再繼續失望下去。」奈良紗希一本正經的說道。

「嗯,我跟你一起,反正我現在吃飽了,也沒有別的事情要做。」秋道玲點了點頭,雖然她覺得這個方案並不是什麼特別好的方案,但也算是可以執行的方案,問題還是不大的。

「我們去吧!」奈良紗希帶著秋道玲向著她昨天跟著宇智波富岳去過的木葉警備部走了過去。

一段時間之後。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就已經來到木葉警備部。

現在這個時候,警備部的大門還開著,只是看起來沒有什麼人。

奈良紗希立即向著警備部的大門口走過去,她剛剛走到這裡,就被警備部門口的守門忍者給攔了下來。

「這裡是木葉警備部,閑人免進!」這個守門的忍者立即大聲的說道。

「你好,我來找宇智波富岳,他在裡面嗎?」奈良紗希向著這個守門的忍者問道,她故意讓聲音顯得很柔和,聽起來有那麼一點點嬌弱的感覺。

「你找富岳大人啊?!」

這個守門的忍者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名字之後,態度立即好了許多,整個人的臉色都發生了變化。

「富岳大人他出去執行任務了,還沒有回來,你們要找他,怕是得過會再過來了。」這個守門忍者立即向著她們這兩個人解釋道。

「我們在這裡等等吧。」

奈良紗希可不想等宇智波富岳回來之後,再把宇智波富岳給錯過了,那樣的話可能找到青羽就要在等到明天了。

「可以,那你們進來等吧,別站在門口了,富岳大人應該一會就回來了。」這個守門忍者點了點頭,招呼著這兩個少女做了進來,畢竟對方是富岳大人的朋友,那麼可不能怠慢了。

「好!」

奈良紗希立即拉著秋道玲向著警備部裡面走進去,畢竟這裡是警備部,非常的安全,她們兩個也根本不會害怕。

而且。

警備部也根本不擔心她們兩個會搞事情。

自從警備部成立以來。

還從來沒有人敢在警備部裡面搞事呢。

……

現在這個時候。

就在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在警備部裡面等待著宇智波富岳的時候。

宇智波富岳正在宇智波一族的位置,剛剛順利的將宇智波美琴給送到家。

這一路上。

兩人先是經過了一番沉默,隨後便開始聊了起來。

他們所聊的話題只有一個……

那就是青羽!

從為什麼要讓青羽去參加中忍考試,再到這段時間沒見到青羽了,詢問關於青羽的狀況……

總之。

兩人聊的話題全都是青羽。

別的什麼都沒有聊。

美琴在回家的時候,心情明顯好了起來,她得到了許多關於青羽的信息,這些都是她這段時間完全不知道的。

因為玖辛奈跟著水門去了妙木山。

所以她連出門的小夥伴都沒有了,再加上這段時間村子裡面不太平,她幾乎一直待在宇智波一族裡面。

正因如此。

自從玖辛奈離開之後。

剛剛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青羽。

她的心理還是有不少的話,想要說一說,再問一問,可是,剛才的環境明顯不合適,所以就全都壓在了心裡,最後在宇智波富岳這裡問了出來。

……

宇智波富岳目送著宇智波美琴回到了家裡,隨後他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還好……」

宇智波富岳感覺自己終於通過了努力,把美琴的心情給哄好了,這讓他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青羽,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還不知道該怎們哄呢!」

宇智波富岳將功勞歸功到了青羽的身上,畢竟是因為美琴在詢問青羽的事情的時候,讓他發現了他們之間是有一個可以深度探討的共同話題,要不是在講青羽的事情,那麼他或許這一路都要沉默度過了,那樣就太尷尬了。

看來……

青羽就是緩解尷尬氣氛的密碼了!

一時之間。

宇智波富岳想到了一個非常好的點子,那就是以後如果他真的跟美琴在一起了。

那麼如果遇到把美琴惹生氣的時候。

就可以跟美琴去聊聊青羽,或者把青羽請到家裡來幫忙哄一下,這日子不就好起來了嗎!

想到這裡。

宇智波富岳頓時覺得他真是個大大的天才!

隨即。

宇智波富岳向著警備部的方向返程回去,回去的這一路,心情比剛才要好許多。

……

另外一邊。

奈良一族。

兩個少年站在屋子裡,他們的臉上都有著不同程度的愁容。

這兩個少年一個將黑髮梳起來,看起來頭髮扎得很緊,正是奈良家的奈良鹿久。

另外一個黃褐色頭髮的少年則是山中一族的山中亥一。

「亥一,你的情報沒問題嗎,紗希和玲真的找到了隊友了嗎?」奈良鹿久眉頭緊皺,他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了。

「那還有假嗎,報名表可以親自送到了我的手上啊,現在已經正式報名成功了。」山中亥一無奈的說道,他的臉色有些急迫,但是卻並沒完全的那麼急迫,畢竟這隻的事情是奈良家和秋道家的事情,可以他中所以過來,又跟青羽有關。

「亥一,報名表送到你的手裡,那你怎麼不攔下來呢?」

奈良鹿久愣了,天賦三個人是負責這隻中忍考試的,所以他們才在做一些手腳,去通知那些可能會參加中忍考試的人,讓他們不要跟那兩個少女組隊,否則根本不可能會通過,另外就是去找一些實力畢竟弱的下忍,讓他們去跟兩個少女組隊,以此達到跟將紗希和玲拽下來的結果。

他們負責中忍考試。

說以能夠看到許多的情報。

比如報名的人都有誰。

這也是讓他們比較焦慮的地方。

這一屆的狠人不多。

如果他們不進行干預的話,紗希和玲真的很有可能通過中忍考試。

這是他們不想看到的事情。

所以。

他們三個在做這些工作的時候。

最後其實還是留了一手的。

那就是最後的底牌。

在她們去報名的時候,將她們攔下來,讓她們無法去參加中忍考試。

「這個……我也很無奈啊……」

山中亥一在聽到奈良鹿久的話之後,頓時滿臉的無奈,他深吸一口氣,回憶起不久前發生的事情,抿了抿嘴。

「根本不是她們來送過來提交報名表的,而是拷問部的森乃伊頓大人拿過來的,並且森乃伊頓大人還是她們的推薦人,我能有什麼辦法,我要是不給她們報名的話,怕是我要進拷問部了,只是我不是拷問的人,而是被拷問的人。」

山中亥一無奈的攤開了雙手,他在看到森乃伊頓親自過來的時候,這個人都已經傻眼了,他想要將紗希和玲的報名表退回去都沒有辦法。

「森乃伊頓大人?」

奈良鹿久的眉頭皺得更緊了,眼眸中泛起思索的神色,他已經意思到了,這件事情裡面出現了他並不知道的變故。

一時之間。

奈良鹿久的心裡也很也疑惑。

為什麼森乃伊頓大人親自來送報名表,還是推薦人,這樣的大人物怎們去插手中忍考試了呢。

「報名必須要三個人同隊,那麼還是會有一個人在紗希和玲的隊伍裡面,那個人是誰?」奈良鹿久想了一下之後問道。

「山中青羽。」

山中亥一立即沉聲說道,這個事情就連他到很驚訝,根本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最後會發展到這般。

「青羽?!」奈良鹿久在聽到青羽的名字之後,整個人都楞了一下。

「沒錯,就是他。」山中亥一點點頭。

「奇怪,我們之前不是找到過青羽嗎,他並不願意參加中忍考試啊,怎麼現在又出來了?」奈良鹿久說道這裡的時候,眼眸中忽然閃過一抹驚駭,隨即說道:「我明白了,青羽那傢伙不是不想參加中忍考試,而是不想輸掉中忍考試,居然在這裡跟我耍花樣了。」

「那我們怎麼辦?」山中亥一再次問道。

「我們去找青羽,我一定要將事情問清楚了,現在組隊已經無法逆轉了,那我只能想一些其他的辦法了,說許現在還來得及。」奈良鹿久沉聲說道,在他說完之後,直接起身準備向著外面走出去。

「我跟你一起去!」山中亥一立即跟上去,說道:「青羽畢竟是我們山中一族的人,我的話說不定有點作用。」

「來吧,我們一起去,就不等丁座了,他來了也沒什麼用,這次的事情跟他的關係不大,就然他在這裡等我們吧。」奈良鹿久立即快步向著暗部宿舍的方向走過去,他很清楚青羽所居住的地方,這對於他來說,並不算是什麼秘密。

山中亥一跟在奈良鹿久的身後,兩人一起前行,直接將還沒有趕到這裡的秋道丁座給留下了。

對他們將要做的事情來說。

秋道丁座的作用並沒有多麼的大。

很快。

兩人向著暗部宿舍的反向找過去。

……

青羽並不知道奈良紗希腦補的東西是什麼,他剛才只是很坦誠的說了一句大大的實話,根本沒有那麼多的延伸意思,他也沒打算說得那麼深奧讓人家去猜。

他根本不知道事情怎麼就被誤解成了這個樣子。

以至於他在返回暗部宿舍的時候,還不知道她們推測了什麼東西出來,直接向著暗部宿舍返回了過去。

沒過多久。

青羽就回到了暗部宿舍當中,一頭躺在鐵板床上,整個人心情都還是非常複雜的。

這一天發生的事情還是比較多的。

不僅是忍者學校白老師的事情,還有中忍考試的事情。

「還好那兩個女生還挺講道理的,跟她們說一下就可以做到相互理解了,不然事情反而還麻煩了呢,現在已經相對來說最好的安排了!」

青羽盯著天花板。

他也在想著後續的事情安排。

現在忍者世界已經處於戰爭之中了,只是這戰火現在沒有蔓延到木葉村罷了。

目前處於一種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之中。

這樣安靜的生活。

怕是也持續不了多久了。

這一點。

青羽非常的有信心。

木葉村可以說是從頭到尾幾乎不會錯過任何一次忍界大戰的村子!

根本不用他再特意的搞什麼事情。

必定就會有村子盯上木葉村。

比如……

岩隱村!

總會有村子不斷的對木葉村產生覬覦之心的!

這跟木葉村的名氣以及地理位置息息相關。

「不知道水門還要多久才能學成仙術,不過這段時間的安寧倒是給他爭取了時間,可以讓他多多的掌握一會,不需要那麼急著回到村子里。」

青羽默默的嘀咕著。

他知道木葉村與妙木山一直都是有聯繫的。

村子還沒有問題的時候,都是可以知道的,所以時間是足夠的。

只是這段安靜的時間還有多久……

這連青羽自己也都不知道。

「累了,休息一會吧。」

青羽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他需要緩和一下他這段時間的心情,畢竟剛才的事情,消耗了不少的精力,讓他覺得有些疲累了。

漸漸地。

青羽進入到了睡眠的狀態下。

……

木葉警備部。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不知道等待了多久之後,終於等到了已經回來的宇智波富岳。

宇智波富岳剛剛進去進入警備部,就聽到了守門的忍者對他說有兩個少女在等他,他就隱隱的猜到了可能是奈良紗希和秋道玲。

沒過多久。

宇智波富岳就來到了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等待著他的屋子。

咯吱……

宇智波富岳推門進去,頓時看到了突然起身的奈良紗希和秋道玲,腦袋裡面冒出了大大的問號。

「富岳大哥!」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她們兩個的視線全都聚焦在宇智波富岳的身上,眼眸中閃爍著急切的眸光,她們兩人在待到在這裡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了先前發生過的問題,越是反思越是覺得問題嚴重。

「紗希,玲,你們怎麼在這裡,難不成是又餓了?」宇智波富岳在感覺到這兩個人的眼神之後,本能的有點害怕了,尤其是想到了秋道玲的食量之後,以後再也不敢打請她們吃飯的主意了,隨即四處看了一圈,問道:「青羽呢,他也來了吧?」

「富岳大哥,我們來這裡,就是想要拜託你去帶我們找青羽,我們之間出現了一些誤會,我需要向他解釋一下,可是他已經回去了,我們找不到他了……」奈良紗希滿臉無奈的說道,現在她可以說是什麼面子都不要了,只想將這個來之不易的隊友給穩住了。

「啊?!」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這些話的時候,一度懷疑自己的耳朵,覺得是不是聽錯了。

不會吧?!

這才多久啊!

就把青羽給惹生氣了?

不過……

宇智波富岳對這件事情,也有著自己的理解,在他看來,青羽可能是被戳中了自尊心。

作為青羽的朋友。

宇智波富岳覺得還是要為青羽說話。

因此。

宇智波富岳在經過短暫的思索之後,目光掃過了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兩個人,最後落在了奈良紗希的身上。

「紗希,你跟我坦白,你是不是刺激青羽了?」宇智波富岳立即凝重的問道。

「我……」奈良紗希楞了一下,她也不知道,她的話算不算是刺激了青羽,不過她確實是覺得她說的話有些不妥,可是這真的就算是刺激了嗎?

「紗希,玲,我也不隱瞞你們了,我之說以找青羽來做你們的對於,一個是青羽的實力並不是那麼的強,如果讓他自己去參加中忍考試的話,他肯定是無法通過的,所以我也是希望他可以通過跟你們組隊的方式,進而參與到中忍考試當中,希望你們可以帶帶他,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青羽非常的不自信,而且他的自尊心還挺強的,這也是為什麼他一直拒絕組隊的原因,我希望你夢不要說什麼刺傷他的話。」宇智波富岳認真的說道,在他的認知當中,青羽就是他所想象的那個樣子。

「自尊心強……」

「不自信……」

「我想我明白了!」

奈良紗希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解釋之後,再次回想起之前他們之間的對話,已經奈良鹿久曾經找到過青羽的事情,很容易就將這些聯繫了起來。

「富岳大哥,確實是我們錯了,現在你帶我們去見青羽吧,我一定要跟他道個歉,不然這個不該出現的誤會加深。」奈良紗希立即說道。

「你確定現在就要去嗎?」宇智波富岳猶豫了一下之後,說道:「要不明天再去吧,你們也累了,回去休息一晚,也給青羽一點點冷靜的時間。」

「不行,必須是現在,這件事情絕對不能隔夜,否則以後我們就很難再恢復成原樣了。」奈良紗希果斷的搖頭說道。

「我也覺得現在去最好了!」秋道玲跟著說道。

「嗯……」

宇智波富岳依舊有些猶豫,他怕去的太早了,給青羽帶去更多的傷害。

對於他這個認定的朋友。

他還是非常在意的。

不過……

他看到奈良紗希和秋道玲這麼的堅持,覺得這兩個少女也是認識到錯了,或許現在給他們一個機會,也是很不錯的解決辦法吧。

「好吧,你們跟我來吧,這次我陪同你們一起去,我不能讓我的朋友再受到委屈了啊!」宇智波富岳凝目說道,他的表情看起來很是認真,很顯然就是已經當著這兩個少女的面,站在了青羽的那一邊。

「你放心好了,我們這次是去道歉的,並不是要跟青羽吵架,所以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的。」奈良紗希連連點頭說道,她說等待的就是這麼一個機會,現在不會輕易浪費的。

「跟我走吧!」

宇智波富岳的視線在這兩個人的身上掃過,隨後點了點頭,轉身向著外面走出去。

頓時。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跟在宇智波富岳的身後,離開了木葉警備部。

十幾分鐘后。

三人走到了暗部宿舍的門口。

剛好看到了眼前有兩個人的身影,那兩個人正是剛剛趕來的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

「等等……」

奈良紗希突然拉著旁邊的秋道玲,頓時停了下來,因為她們兩個反應特別快,所以並沒用被前面的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兩個人注意到。

「嗯?」

宇智波富岳感覺到這兩個人停了下來,隨即也跟著停下了腳步,並且向後退了出去,腦袋裡面有著一大堆的小問號。

「怎們了?」

宇智波富岳還沒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他退出來站在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面前,怔怔的看著這兩個人,說道:「前面就是青羽的宿舍了。」

「現在我們不能進去,富岳大哥,我們去那邊的樹上躲一躲,先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奈良紗希壓低聲音說道。

「出什麼事了?」宇智波富岳依舊是滿頭霧水。

「來不及解釋了,富岳大哥,我們先上樹,等等我再詳細解釋給你們聽。」奈良紗希低聲說道。

「好吧。」宇智波富岳點點頭,隨後帶頭身影一閃瞬間一躍而起,直接落在了樹枝上,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根本沒有半點的阻塞,非常的穩健。

緊接著。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也跟著一躍而起。

相繼落在樹枝上。

樹枝的位置剛好可以看到暗部宿舍門口的位置,並且剛好看到了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走進了暗部宿舍。

「那不是鹿久和亥一嗎?」

「你們兩個是在躲著他們?」

「不至於吧?」

宇智波富岳疑惑的向著旁邊的奈良紗希看了一眼,他覺得這些人都是同族的人,怎們還相互之間躲避著啊。

「富岳大哥,這裡面有些事情,你是不知道了,我簡單給你解釋一句吧,那就是我們的這三位表哥負責這次中忍考試,他們知道這次中忍考試報名的人並不多,而且整理來說都不厲害,說以希望我們不要去參加……」奈良紗希解釋道。

「不去參加?」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這裡的時候,一下子就愣住了,怎麼聽到覺得不對勁,這種明明沒有多少人參加的事情,不是應該告訴她們要去抓緊參加,從而通過成為中忍嗎,這麼難得的機會,還等什麼呢,不由得繼續問道:「為什麼啊?這沒理由啊!」

「富岳大哥,你怎麼這麼笨呢,現在不是在戰爭期間嘛,只要是成為了中忍,那麼戰爭一旦爆發,我們都是要去上戰場的,而鹿久大哥大門覺得我們太小了,不想讓我們上戰場,想要用他們的方式來保護我們。」奈良紗希無奈的解釋道,她知道這些事情不該去跟宇智波富岳去說,不過她覺得宇智波富岳不是什麼壞人,跟宇智波富岳說了也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原來如此!」

宇智波富岳在聽完奈良紗希的話之後,立即點了點頭,瞬間就理解了過來。

「如果換成是我,我也有可能會這麼做,其實你也應該理解他們,他們畢竟是為了你們好!」

宇智波富岳為奈良鹿久他們解釋了起了,就在他剛剛聽到奈良紗希的話的時候,讓他立即想到了宇智波美琴。

如果換成是他的話……

這樣的機會他也不會讓美琴去爭取的!

而且。

他也會想辦法將美琴保護在木葉村之中,不會讓美琴去上戰場,因而他理解奈良鹿久的行為。

「可是這並不是我們想要的啊,我們不想被保護起來,我們想要在村子遇到危險的時候,站出來幫助村子,不想躲在家裡默默的等待著結果,這也是我們為什麼一定要尋找隊友去參加中忍考試的原因。」奈良紗希再次解釋道,她壓根就沒打算躲起來,這樣的結果根本不是她想要的。

「對,我也是,我想去為村子而戰鬥!」秋道玲也跟著點了點頭,語氣中非常的堅決。

「我明白了!」

宇智波富岳的臉色變得無比的正經,看向這兩個少女的眼神已經發生了變化。

「你們是好樣的,如果我是你們的表哥,我可能會想鹿久他們那麼做,但我更會尊重你們的選擇。」宇智波富岳說道。

「所以說富岳大哥你好啊!」奈良紗希笑著說道。

「那鹿久他們來這裡幹什麼,總不會是來找青羽吧?」宇智波富岳並沒有在意奈良紗希拍的馬屁,而是將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這個事情上,他還有很多地方,並不是很清楚,覺得事情還是有一些疑點的,這也跟他警備部忍者的什麼有關,凡事都想弄得清楚一些。

「這個我本不想說出去的,不過既然是富岳大哥你問了,那我就偷偷告訴你吧,不過你必須保證,不會跟任何人說起,包括是青羽。」奈良紗希嚴肅的說道。

「你還不信任你富岳大哥嗎?」宇智波富岳頓時板著臉說道,他覺得事情這種話都顯得有些多餘,作為警備部的人,他還是知道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

「其實,在不久之前,鹿久大哥找過青羽,這個事情本該只有鹿久大哥、亥一大哥、丁座大哥和青羽知道,可是那天我陰差陽錯的路過,就像今天這樣,剛剛好躲在書上,並沒有被發現,直接聽到了全過程。」奈良紗希沉聲說道,她對於這件事情的印象還是非常清楚的,只是當時她並不知道那個人是青羽,只是看到了樣貌而已,這還是在剛剛的烤肉店裡面,方才將青羽的人和名字對上。

「他們找青羽說什麼了?」宇智波富岳立即嚴肅的問道,現在的他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似乎是發生過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這個中忍考試的背後,還有他沒注意到的隱情。

「當時鹿久大哥希望青羽與我們組成三人組去參加中忍考試,並且讓他在考試的途中給我們拖後腿,希望最後能夠集體的淘汰掉,那樣我們就沒有辦法通過中忍考試成為中忍了。」奈良紗希低聲說道,她知道這邪惡事情不太光彩,但是沒辦法,現在畢竟遇到了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總不能搪塞過去了。

「原來如此!」宇智波富岳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任誰都能看到他臉上流露出來的不滿,隨即說道:「我說怎麼青羽在聽到中忍考試之後,一下子就那麼排斥呢,原來是在這裡傷到了自尊啊!」

「富岳大哥,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們的事情,否則青羽也不會遭遇到這些……」奈良紗希立即去向著宇智波富岳道歉了起來。

「這個事情不是你的問題,怪不到你的身上,這點是非分寸我還是有的,現在明白了具體怎麼回事了,那我們就等等吧,希望他們做的不要太過分吧!」宇智波富岳的臉上浮現出冷意,顯然是因為這件事情產生了不滿,因為宇智波界去世以後,青羽可以說是他為數不多的好朋友了,現在好朋友遭受到這樣的待遇,讓給他的心裡非常的氣憤,整個人的心情到不是很好。

「嗯……」

奈良紗希點了點頭,其實她也是對奈良鹿久的做法很不滿意的,可以她之前一直沒有跟奈良鹿久正面說出這個事情來,僅僅只是跟秋道玲過了,現在跟宇智波富岳說出去,也算是將這些壓在心底的話,全都釋放了出去。

……

咣!咣!咣!

一道道沉重的敲門聲響起,這些聲音非常的響亮,聽起來就像是敲鼓似的,直接將宿舍裡面躺在床上睡覺的青羽給吵醒了。

「誰啊?!」

青羽眉頭緊緊皺起,有這麼敲門的嗎,用這麼大的力氣,禮貌嗎你啊!

咣!咣!咣!

回應青羽的依舊是沉重的敲門聲,通過這敲門的力氣,倒是也能夠判斷出來,那就是敲門的人心情挺不順利的。

「???」

青羽的腦袋裡面冒出一大堆的小問號,不過他還是從床上爬了起來,向著宿舍的門口走了過去。

他抬起右手。

擰開門鎖。

頓時看到了一個拳頭。

那個拳頭明顯是準備著再次敲門,不過因為門突然開了,所以沒有敲鐘,不過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的向著裡面敲下去,直接朝著青羽的腦袋上打了過去。

青羽在看到這個根本沒有收手並且還在暗暗提升力氣的拳頭,又看到了這個拳頭的主人,正是先前見過的奈良鹿久。

好啊!

這是來報仇來了!

青羽明顯能夠感覺到,奈良鹿久對他是帶著氣的,這麼看的話,他立即就判斷了出來,那就是奈良鹿久已經知道了他去參加中忍考試的事情。

頓時。

青羽向後退了一步。

並且擺出了一副受到了驚喜的樣子。

「幹嘛?」

青羽踉踉蹌蹌的向後退開的一步,彷彿是受到過精細的計算一樣,看起來就跟沒站穩沒什麼區別,可是剛好就讓開了那麼一步。

刷!

奈良鹿久的拳頭沿著青羽的額頭劃過去,並沒有碰到青羽的人,兩人之間的距離剛好打過來奈良鹿久的手臂長度。

「下次敲門別這麼用力!」

青羽使勁白了奈良鹿久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他能看得出來,對方明顯是來者不善,那他也沒要必要對著這個人客氣。

他只是不喜歡那麼多的事情出現在他的身上。

但又不是說他好欺負。

這樣明顯的要騎在他頭上的行為,他怎麼可能同意。

「青羽,我有事找你,我們進去說吧!」

奈良鹿久在這故意的一拳打歪了之後,明顯楞了一下,並沒有想到會被剛剛好的錯開,眼神中有著些許錯愕,顯然是在他的意料之外,不過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便直接向著青羽的宿舍裡面鑽進去。

「等等!」

青羽的眉頭緊緊皺起,臉上浮現出不滿之色,但凡對方稍微客氣一點,他都覺得還有的談。

「你們有什麼事情,我們出去說吧,別在暗部裡面。」

青羽丟下這麼一句話,隨即走出了暗部宿舍,直接從兩人之間走過去,直接沿著那條黑乎乎的走廊,向著外面走出去。

這樣的動作。

再次打破了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的計劃。

他們本想著在青羽的宿舍裡面跟青羽談談,就算是沒談成的話,還可以給青羽一點教訓。

可是。

出去說的話。

大庭廣眾之下。

反而不是那麼我容易了。

不過。

青羽已經向著外面走了,他們也不能不跟上去。

在無奈之下。

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一起跟在青羽的身後,向著暗部宿舍外面走過去。

很快。

青羽就走到了暗部宿舍的門口。

現在這個時候。

外面都已經黑了下來。

已經沒有什麼人了。

他本打算再往遠處走那麼一點點,不過他剛好感覺到一股注視感。

頓時。

青羽敏銳的感覺到樹枝上有人。

他立即轉身向著暗部宿舍的方向看過去,在他轉身的瞬間,視線不著痕迹的向著樹枝上快速的掃過一眼。

宇智波富岳。

奈良紗希。

秋道玲。

原來是他們三個。

一時之間。

青羽的心中立即有了計劃,他直接站在原地,乾脆就不走了,向著暗部宿舍大門的方向看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

樹枝上的三個人的腦袋裡面均是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他們疑惑的盯著青羽,根本不知道已經暴露了出去,只是在疑惑青羽在幹什麼。

下一刻。

兩個人從暗部宿舍大門裡面走了出來。

這兩個人正是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

奈良鹿久向著周圍看了一圈,周圍黑乎乎的,看不出有沒有人,立即果斷的搖了搖頭。

「這裡不行,換個地方。」奈良鹿久開口說道。

「就在這裡,有事說事,沒事我回去睡覺了。」青羽絲毫不讓的說道,他的聲音並不大,但是他剛好控制在樹枝上那幾個人能夠聽到的音量上,讓這三個人知道是奈良鹿久在找他。

如此一來。

後面他在做什麼事情。

都相對來說合理了一些。

不過呢……

青羽並不打算按照奈良鹿久所說的去做,他實在是不喜歡對方的語氣,所以就算他明明可以順便完成對方交代的事情,但是他偏偏就不。

「你……」山中亥一的眼神變得不爽起來,他來到這裡,還一句話都沒說過,不過他本能的以為,只要他來了,青羽就會有所顧忌,可沒想到青羽是真的不給他面子啊。

「有事快說,我還要睡覺。」青羽冷漠的說道,他壓根就沒有把山中亥一當做是什麼兄長,至少他沒有得到過任何的關照,反而是找到他的時候,全倒是麻煩。

「好!」

奈良鹿久冷笑一聲,他已經看出來了,青羽知道他們的來意,說以方才故意這麼說的。

既然如此。

他也不打算兜圈子了。

「青羽,那我就直說了,我們從報名表的信息裡面,看到了你的名字,你不該跟我們解釋一下嗎?」奈良鹿久盯著青羽問道。

此話一出。

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均是一起盯著青羽,看起來是要討要一個說法,那樣子就像是在要債一樣。

與之同時。

樹枝上的三個人,都在認真的聽著他們之間的對話,每個人都全神貫注,生怕錯過了什麼細節。

「解釋什麼?」青羽突然咧嘴一笑,隨即盯著奈良鹿久說道:「我參加或者不參加,跟你有什麼關係嗎?」

「你自己參加跟我沒關係,但是你跟紗希和玲一起參加,那就跟我有關係!」奈良鹿久冷冷的說道,他聽到青羽的語氣就覺得很煩,現在對青羽的印象可以說是不好到了極致。

樹枝上的三個人在聽到這句話之後,臉色紛紛一變,現在他們都已經可以確定,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找到青羽,就是為了中忍考試的事情。

「這樣嗎?」

青羽淡漠的聲音緩緩響起,清晰的傳入到了每個人的耳中,直接將每個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那你倒是說說,跟你有什麼關係?」

「你是故意的吧!」山中亥一頓時插嘴道,他實在是忍不住了,作為未來山中一族的族長,在這裡幾乎完全被青羽給忽視了,而且對方說話的態度還讓他極其的不爽,隨即抬起手,指著青羽,說道:「我們在問你很嚴肅的問題,你最後嚴肅一點,不要擺出這種樣子,一點都沒意思。」

「我也覺得挺沒意思的。」

青羽在聽到山中亥一的話之後,直接點了點頭,他的語氣驟然變得更加冷漠了。

「我是不是要參加中忍考試,我跟誰去參加中忍考試,那是我的自由,跟你們沒有任何的關係,如果你們兩個僅僅只有這些話要說,那麼你們可以走了,我不奉陪了!」青羽冰冷的聲音清晰的鑽入到這幾個人的耳中,那冰冷的語氣,讓每個人的都能感覺到他的不悅。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也直說了吧!」奈良鹿久向前一步,走到青羽的面前,他的雙眼死死的盯著青羽,隨即將聲音壓得很低,說道:「我希望你故意輸掉中忍考試,如說你能做到的話,我保證你可以通過下一屆的中忍考試!」

「哦?」青羽嘴角翹起一抹譏諷的弧度,問道:「你怎麼保證?」

「我可以讓你在下一屆中忍考試的時候跟旗木卡卡西一隊,旗木卡卡西是旗木朔茂的兒子,實力非常強大,足可以帶你通過中忍考試。」奈良鹿久沉聲說道。

「這樣啊!」

青羽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濃郁了,他並沒有想到,奈良鹿久說的居然是卡卡西。

「不好意思,我不感興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5章 不好意思,我不感興趣!(求訂閱求月票)

45.32%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