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我預判了你的預判!(求訂閱求月票)

第357章 我預判了你的預判!(求訂閱求月票)

奈良鹿久的雙眼盯著那個叫大海的岩隱村忍者,現在已經不是他能不能勝任火影辦公室參謀這個職務的問題了,而是他必須要勝任,還要解決問題。

現在他的大腦在飛快的運轉著。

這件事情來得太過蹊蹺了。

木葉村與岩隱村之間本就沒有什麼往來,彼此之間更是怎絕大多說的時間裡面,處於一種相互敵對的狀態。

基於這種情況。

按照道理來說……

岩隱村根本沒有必要過來跟他們木葉村進行聯合的中忍考試!

更何況岩隱村現在還在與雲隱村在戰爭!

這事情只要是想想,就會覺得不對勁,裡面有很大的問題!

奈良鹿久的心裡幾乎可以確定,岩隱村這麼做是有目的的,只是他並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是什麼。

「我倒是覺得沒什麼不妥的地方!」

那個名叫大海的岩隱村忍者笑著搖了搖頭,現在這個時候,他已經從最開始的驚恐中恢復了過來,漸漸進入到了狀態之中,並不那麼的害怕了。

「中忍考試一直以來都是多村聯辦,本次中忍考試趕上了戰爭,但是我們岩隱村與木葉村之間,卻並沒有發生戰爭,那麼我們之間具備聯合舉辦中忍考試的可行性,我們土影大人也非常的願意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大海說道。

「岩隱村正在戰爭之中,如何進行中忍考試?」奈良鹿久微微眯起眼睛,眼眸中閃爍著攝人心魄的眸光,泛著一股冰冷的寒意。

「這種程度的戰爭,木葉村也不會直接派出下忍去參戰吧?」大海突然笑了一下,他並沒有正面回應奈良鹿久的話,不過他的話所表達的意思,還是很清晰的。

「你的意思是……要讓岩隱村的忍者來木葉村參加中忍考試?」奈良鹿久依舊眯著眼睛,他已經深深的嗅到了陰謀的氣息,那個人的每一句話,到傳遞著讓他覺得不正常的訊息。

「既然是聯合舉辦中忍考試,那麼當然就要一起去考試了,我們岩隱村的忍者如果不來木葉村的話,那該怎麼一起考試啊?」這個名叫大海的岩隱村中忍冷笑著說道。

「好了!」

突然之間。

三代的聲音響起。

將大海與奈良鹿久的談話給打斷了。

頓時。

火影辦公室裡面的人們,紛紛將視線聚焦在三代的身上。

「我明白了。」

三代緩緩的開口,他的聲音極具磁性,給人一種很是深沉的感覺。

「距離中忍考試開始還有不到一周的時間!」

「如果你你們岩隱村真的想要與我們木葉村共同舉行中忍選拔考試的話……」

「你們來得及嗎?」

三代的意思已經傳達得非常清楚了,那就是木葉村是不會因為岩隱村的話,進而影響到原本中忍考試的進度。

「來得及!」

這個名叫大海的中忍點了點頭,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說道:「只要火影大人點頭同意兩村聯合舉辦中忍選拔考試,我們立即返回岩隱村,將事情彙報給土影大人!」

「可以。」

三代點了點頭,同意了這件事情,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就已經是經過了深思熟慮之後的決定,正是在剛才鹿久去跟大海溝通的時候,讓他可以靜下來去權衡利弊。

「如此我們去回復土影大人了,中忍考試正是開始之前,我們一定到達,土影大人也會來!」大海對著三代躬身行禮,說完之後,立即對著周圍幾個岩隱村的忍者使了個眼色,隨後相繼退出了火影辦公室,踏上了返回岩隱村的道路。

隨著岩隱村的忍者離開之後。

奈良鹿久疑惑的向著三代看了過去,他的心裡有好幾個問號,想要詢問三代,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鹿久,你是不是有些地方,不是很明白,你可以說出來,我給你解釋。」三代立即向著奈良鹿久看過去,那張嚴肅的臉上露出笑容,繼而說道:「因為你剛剛來做參謀,這次的事情,沒有去徵求你的意見,以後若是你有不同的意見,隨時可以提出來。」

「是!」

奈良鹿久立即點了點頭,他絲毫沒有因為三代自己將這個事情決定了而難過,現在他心裡更多的則是感動,因為三代的話裡面,在尊重他的意見。

「火影大人,我不懂您為什麼一定要同意岩隱村的要求,就算是他們想要參加我們木葉村舉辦的中忍選拔考試,可是也……嗯……沒必要讓他們那麼的順利吧!」

奈良鹿久盡量控制著自己的語氣,讓他所說的話,不至於有太多的聽起來不好的地方。

他確實有很多不解的地方。

比如說為什麼對方僅僅只是提出要求,但是這麼痛快的就答應了,連拖延一番都沒有做到,這究竟是敢這麼做,還是不敢這麼做?

還有就是岩隱村如此這麼做,顯然是有預謀的,絕對不是中忍考試那麼簡單,可是為什麼就這麼同意了呢?

奈良鹿久在看到三代的操作之後,腦袋裡面是有很多不解之處的,不過他心裡更多的是在去想,這些事情可能是三代有自己的打算。

隨著奈良鹿久提出心中的疑問。

三代緩緩點了點頭。

「其實從剛才那個岩隱村忍者的語氣中,我們可以聽所得出來,他們已經做出了要參加中忍考試的準備,所以我索性就直接答應了下來,這樣有利於幫助我們化解未來可能會出現的危機。」三代開口解釋道。

「未來可能出現的危機?!」奈良鹿久的心中一沉,立即確定了他剛才的猜想,那就是三代是有想法的,這裡面絕對是有故事的。

「岩隱村對雲隱村已經發動了進攻,那麼無論是對於雲隱村來還是對於岩隱村,他們都不想我們木葉村這個時候插入到戰場之中,雲隱村跟我們已經有過節了,所以我覺得岩隱村此次決定與我們木葉村進行聯合的中忍考試,目的就是與我們木葉村進行交好,與我們共同聯盟起來,可是,如果我們否認了聯合中忍考試,那麼就可能會因此讓岩隱村的人覺得我們不想跟他們交好,或許戰火就會蔓延到木葉村來了。」三代緩緩的解釋道,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還是在努力的躲避著可能出現的戰爭,用他的方式讓木葉村與這些危險相隔開。

「這……」

奈良鹿久在聽到了三代的解釋之後,突然覺得有點奇怪。

以至於他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下去。

其實。

在他的心裡。

並不是很認同三代剛才的判斷。

可是……

他剛剛成為火影辦公室的參謀。

根本沒什麼經驗。

並不是很清楚他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

所以也不敢冒然說什麼。

「有什麼問題嗎?」三代向著奈良鹿久看過去,他已經看出了後者說話時的那種非常明顯的有所顧忌,這也是他不想要看到的。

「火影大人,我的看法稍微有點差別,我覺得岩隱村這次找過來,並不是為了聯盟,而是有什麼陰謀!」奈良鹿久沉聲說道。

「不會!」

三代直接搖頭否認,他向著旁邊的奈良鹿久看了過去,說道:「岩隱村正在與雲隱村戰鬥,他們不會願意再分散去經歷來,與我們木葉村再進行戰鬥的!」

「真的是這樣嗎?」奈良鹿久的眉頭緊緊皺起,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而且在這方面他可是說是萌新一個,並沒有什麼經驗,也就沒底氣說什麼太強硬的話。

「鹿久,慢慢你就知道了,一個忍村是不會選擇同時跟多個忍村戰鬥的,那樣變數就太大了,第二次忍界大戰中的雨隱村就是個例子。」三代沉聲說道,似是已經將這些事情給拿捏得明明白白了。

「是!我慢慢學習!」奈良鹿久連連點頭,他知道他是沒有什麼資歷,所以現在說什麼都不如沉下來去多想多看多學習。

「鹿久,中忍考試的事情,就拜託你來忙活了,準備好岩隱村忍者參加的可能,那麼第三輪的時候,就可以邀請各國的大名前來了,就算是有戰爭發生,也要把中忍考試弄得漂亮點。」三代對著奈良鹿久交代道。

「是!」

奈良鹿久再次應了一聲,臉色變得嚴肅而凝重起來,現在中忍考試,已經變成另外一個性質了,根本不是以前的樣子了。

……

一個上午的時間。

很快就過去了。

青羽坐在一樂拉麵的椅子上,右手的手掌拖著自己的下擺,左手的手指不停的敲擊著桌面。

不過他並沒有使用太大的力氣。

並沒有產生什麼聲音。

「面好了!」

手打端著一碗冒著熱氣的拉麵放在了青羽的桌子上,笑眯眯的說道:「青羽,這是你一上午和面的工錢。」

「我成你這裡打工的人了……」

青羽無奈的笑了笑,他直接拉過那一碗冒著熱氣的拉麵,還別說他經過了半天的辛苦之後,還真是有點餓了,現在相要好好的吃點。

「怎麼會呢!」

手打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立即連連擺手否認,那張稜角分明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我們可是好朋友!」

「朋友之間怎麼能說是打工呢!」

「你不過是來幫幫我的忙,而我為你煮了一碗面!」

「僅此而已!」

「我們之間可不涉及金錢交易的哦!」

手打笑眯眯的說道,他倒不是在跟青羽掰扯什麼,純粹就是在跟青羽閑聊罷了。

「手打大哥,你要是這麼說的話,那我以後可就不敢來了啊!」青羽笑著說道,在他說話的時候,直接開始吃起拉麵來。

「你還能不敢來?」

手打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頓時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說道:「那你有本事的話,以後你就別來了啊!」

「……」

青羽聽到手打的話之後,當時就沒有語言了。

踏踏踏踏……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一樂拉麵的門口響起了一道道的腳步聲。

緊接著幾個人走了進來。

「青羽,我就在知道你在這裡,果然讓我給猜對了!」

一道充斥著笑意的聲音從門口響起,根本不用仔細聽,青羽就可以分辨出來,現在進來的人正是宇智波富岳。

跟在宇智波富岳身後的兩個人。

則是昨天一起站在樹枝上的奈良紗希和秋道玲。

這三個人一前兩后一起走了進來。

「富岳大哥,你不會是知道我吃面沒帶錢,特意來請客的吧?」

青羽連頭都沒轉過去,就在已經猜都了說話的人是宇智波富岳,他直接順著宇智波富岳說話的方向說了過去,從他言辭之中所透露出來的東西來看,明顯是要訛上宇智波富岳一頓。

「???」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頓時滿腦袋全都是問號,他不是傻子,一下就聽出了青羽的意思。

「你……」

宇智波富岳抬手指著青羽,嘴角狠狠一抽,說道:「青羽,你這個沒良心的傢伙,我幫你找到隊友參加中忍考試,你居然還要我請吃飯!」

「這樣啊,你不是來請我吃飯的啊,那我吃完了可就走了。」青羽故意把聲音拉得很長。

此話一出。

宇智波富岳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精彩起來。

站在他身後的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則是掩口而笑,均是被這樣的場面給逗笑了。

「我真的服了你啊!」

宇智波富岳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他剛才忽然一陣恍惚,突然想到一個奇怪的事情。

他剛剛認識青羽的時候。

青羽只是他的一個小粉絲。

可是……

這一路走來……

他發現他沒有在青羽的身上佔到任何的便宜!

不僅如此。

他發現他還被青羽給拿捏住了。

彷彿他想做什麼,都瞞不過青羽的眼睛,更是能提前的在他想說的地方,把他要做的事情跟攔住。

「好吧,好吧,好吧,我請你吃飯!」宇智波富岳無奈的說道,他明知道青羽是在跟他玩笑並且在坑他這頓飯,不過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畢竟青羽擺出了一副,不你請客,就不跟你聊的態勢。

「謝謝富岳大哥對一樂拉麵的支持!」

青羽立即起身,雙眼盯著宇智波富岳,眼眸中閃爍著道道精芒,隨即他將視線轉移,聚焦在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身上。

「紗希。」

「玲。」

「你們還等什麼呢?」

「沒聽到富岳大哥說請客嗎?」

「點餐啊!」

「今天你們誰敢餓著出去,那可就是看不起我的富岳大哥,也就相當於是看不起我!」

「你們要是看不起我的話,那我可不參加中忍考試了!」

「明白嗎?!」

青羽笑著說道,他這些話是說給奈良紗希和秋道玲說的,同時也是說給宇智波富岳說的。

這一頓。

你逃不掉的!

要知道昨天可是森乃伊頓請的客。

宇智波富岳那是逃過了一劫,不過這次是在劫難逃了,倒是也不會讓他太肉疼,畢竟昨天是烤肉,而今天是拉麵,價格上少了許多的。

「……」

宇智波富岳聽到了青羽的操作之後,頓時一陣無語,尤其是他看到秋道玲那躍躍欲試的樣子,嘴角狠狠一抽,覺得錢包要哭了。

「謝謝富岳大哥!」

奈良紗希率先反應過來,直接對著宇智波富岳感謝了起來,她已經看出來青羽的意思了,所以立即先吧這件事情給坐實了,畢竟經過短暫的接觸之後,她明白宇智波富岳是個好面子的人。

「謝……謝謝富岳大哥!」

秋道玲在聽到奈良紗希的話之後,立即同樣向著宇智波富岳感謝起來,只是她感謝得相對敷衍了許多,她的視線都沒離開過店鋪裡面的菜單。

「紗希,我真的可以往飽了吃嗎?」秋道玲低聲詢問道,她不是很確定,畢竟昨天剛剛這麼吃了一頓烤肉,現在又能這麼吃拉麵,這日子也太美了吧。

「可……可以吧……我覺得沒問題,富岳大哥是好人!」奈良紗希幾乎不假思索的將一張好人卡貼在了宇智波富岳的身上,再次把宇智波富岳給架了起來。

「沒問題的!」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青羽的聲音響起了,直接回答了秋道玲的擔憂。

「富岳大哥是好面子的人,昨天說要請你們吃烤肉,都沒有成功,被伊頓大哥搶了單,今天請你們吃點拉麵而已!」青羽好不在意的說道,反正花的不是他的錢,何樂而不為呢。

「真的啊!」秋道玲的眼睛已經變得發光了。

「當然是真的,富岳大哥怎麼會騙你呢!」青羽再次把宇智波富岳的名字給拉了出來,隨後向著呆愣在門口處的宇智波富岳說道:「對吧,富岳大哥!」

「對……」宇智波富岳機械式的點了點頭,他已經意識到了,他掉坑裡了,而且這個坑還是青羽親手挖的,這簡直太不是人了,這錢包就躲不過去了。

「你們聽到了吧,富岳大哥自己都說了,你們放心吃就好了,今天我早早就醒了來店裡幫手打大哥和面,足夠你們吃的了!」青羽笑眯眯的說道。

「好耶!」

秋道玲在得到了青羽的反覆確認之後,頓時將心中的所有擔憂都已經放下了,直接坐在了椅子上,準備將菜單上的所有面統統都來一遍。

「青……青羽……你等等……」

宇智波富岳在聽到青羽剛才的話之後,稍微遲疑了一會,隨即反應了過來,他漆黑的雙眼緊緊盯著青羽,眼皮還在微微的顫抖著,說道:「你說你早上就來和面了?」

「是啊!」

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起,回答了宇智波富岳的提問,聲音的主人並不是青羽,而是在那邊開始煮麵的手打。

頓時。

手打將這幾個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去。

「我早上的時候還納悶呢,青羽來這麼早幹什麼,問了以後知道他不是來吃面的,而是來幫我和面的,這就讓我很不解,以前還從沒遇到過這樣的事情呢!」

手打的聲音緩緩響起,通過他的方式,在訴說著這件事情,並且也讓宇智波富岳等人的視線,重新落在了青羽的身上。

「我還跟青羽說,不用和那麼多的面,現在根本沒有那麼多的客人,他偏偏說賣的掉,我還以為他是在糊弄我,現在我知道了,原來他說是真的啊!」

手打的話多少帶了一點點添油加醋的意思,主要是他這段時間也無聊,現在好不容易看到青羽和富岳都聚在這裡,他也想讓事情變得更有趣一點。

「好哇!」

宇智波富岳瞪大眼睛盯著青羽,他在說完這句話之後,自己一個沒繃住,笑了出來,說道:「你怎麼知道我會來找你?」

「你怎麼知道我會在這裡?」青羽沒有回答宇智波富岳的話,而是直接反問了一句過去。

「除了這裡和你的宿舍,我想不到你還能在什麼地方,所以我要找你的話,一般會看時間來決定去你的宿舍,還是來一樂拉麵。」宇智波富岳非常老實且坦誠的回答了青羽的問題。

「我也是一樣噢!」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說出了一句宇智波富岳愣住的話,隨即再次說道:「你知道該去什麼地方找我,我同樣知道該去什麼地方等你,所以我早早就來到這裡等你了,還幫手打大哥和好了面。」

「你怎麼確定我一定會來?」宇智波富岳楞了一下,他覺得青羽的解釋是挺合理的,但是根本就沒有道理啊。

「我預判了你的預判!」青羽笑著說道,說完之後,對著宇智波富岳招招手,說道:「富岳大哥,你也別愣著了,快坐下吃面吧,我和了足夠多的面,你的分也有!」

「……」

宇智波富岳現在完全我沒有任何的語言了,這簡直讓他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感覺自己就是掉進了青羽所設計的大大圈套裡面,只能無奈的接受這個現實。

宇智波富岳走過來的時候,奈良紗希和秋道玲都已經點了很多了,她們經過昨天的那頓烤肉之後,也不去客氣那麼多了。

吃就完了!

宇智波富岳看到她們點的拉麵之後,臉上的肉微微顫抖了一下,尤其是想到了秋道玲的食量,更是覺得不寒而慄。

昨天他敢請客那是無知。

今天他請客則是被青羽給坑了!

不過。

宇智波富岳在心中默默的發誓。

以後不管什麼理由,絕對不能再請她們吃飯,那已經不是花錢的問題了。

而是……

太花錢了!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漸漸地。

一碗接著一碗的拉麵端了上來。

奈良紗希雖然沒有一直盯著青羽,但是她的視線總是在青羽的身上滑過,通過這兩天的事情,她漸漸發現,青羽似乎沒有她想象中那麼查。

又過來一會。

奈良紗希終於鼓起了勇氣,從座位上站起來,繞到青羽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她這裡來找青羽的目的就是道歉。

現在終於到了這個時候了。

「青羽,對不起,昨天我說話太魯莽了,說了許多傷人的話,希望你別介意啊!」奈良紗希抿著嘴說道,她的小臉嘟嘟的,擺出賣萌的姿態,看起點還挺可愛的。

「不介意。」青羽淡淡的說道,他壓根就沒打算與這兩個少女有太大的交集,現在對於他來說,他們之間充其量就是一起去參加中忍考試的合作關係。

「啊?!」

奈良紗希頓時愣住了。

青羽的回答直接給她整不會了。

她還以為青羽會像是最晚在對奈良鹿久時那樣,說一堆很犀利的話,她連心理準備的做好了。

「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刻意拖你們的後腿,你們完全可以當做我就是來湊數的,倒是也不用太在意我的感受。」青羽很隨意的說道,他確實不介於這些,畢竟他不是來交朋友的,他只是來走過場的,如果不是森乃伊頓將這件事情敲定了,他連過場都懶得走。

「青羽,謝謝你!」奈良紗希抿著嘴不知道再說什麼了,她的思路已經被打斷了,一下子有點沒反應過來,倒不是青羽不按照套路出牌,而是她誤解了青羽的套路。

「不用客氣。」青羽欣然接受了感謝。

「鹿久大哥的事情,對不起,他……」奈良紗希剛準備為奈良鹿久去解釋,可以還沒得她的話說完,就被青羽給打斷了。

「鹿久的事情跟你們沒關係,他是他,你是你,這個我拎得清,不會混為一談的。」青羽淡淡的說道。

「我是想說鹿久大哥其實也不是那樣的人……」奈良紗希低頭說道,她依舊還想著去解釋,可還是被青羽給打斷了。

「他是什麼樣的人,要由我親自來判斷,其他人說的沒有用!」

青羽轉過頭來,雙眼盯著奈良紗希的眼睛,說了一句有些超過對方對於這個世界理解的話。

「每個人都是複雜的,在面對不同的人,不同的事情,會有截然不同的表現,就像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是非黑即白,絕大多數的人,都是處於那種中間的地帶。」

青羽說完之後。

便重新將頭轉了回去。

儼然已經把天聊死了的感覺。

「嗯……」

奈良紗希點了點頭,她不知道為什麼青羽一下子就變得深奧起了了,可能是為了證明那句每個人的都是複雜的吧。

看了……

這個人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也是需要她自己來重新的定義。

不能憑藉其他人對青羽的判定而得出什麼結論來!

……

踏踏踏踏踏……

一道道急促的腳步聲,再次在一樂拉麵的門口響起,清晰的傳入到了眾人的耳中。

隨即。

一個人率先走了進來。

「紗希,玲,原來你們在這裡,可讓我好找啊!」

這個人的聲音一出。

全場每個人都已經猜到了他是誰。

正是奈良一族的奈良鹿久。

「鹿久大哥?!」

奈良紗希愣了一下,她看向奈良鹿久的眼眸中產生了疑惑的眸光,她的心中很迷惑,怎麼奈良鹿久來到這裡了。

同樣的迷惑還出現在宇智波富岳的眼中。

至於秋道玲。

她有很多事情是不願意去多想的,尤其是奈良紗希在身邊的事情,只要挺紗希的話就行了。

至於其他的事情……

那就憑直覺嘍!

「紗希,我有重要的事情與跟你說,你們……」

奈良鹿久的視線環視一周,發現這裡除了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之外,一個是跟她們一起報名的山中青羽,另外一個則是警備部的宇智波富岳。

嚴格來說。

也都不算是什麼不能聽這些的外人。

「就在這裡說吧。」

奈良鹿久立即做出了決定,如果是以前的話,他還會在拉扯一會,可是現在他已經沒有時間了,還有很多事情在等著他去做,所以能節省出一點點的時間,便意味著能夠多說幾句哈。

「事情是這樣的……」

「岩隱村的使者團今天來到了木葉村,準備與木葉村進來聯合中忍選拔考試!」

「現在已經得到了三代火影大人的批准!」

「也就是說……」

「你們的這一屆中忍考試,不是最輕鬆的一屆了,所以現在如果你們決定不參加了,我還能夠以主考官的身份,將你們的報名表給撤回來!」

奈良鹿久盯著奈良紗希說道,他的聲音並不大,但是任誰都能聽得出來他語氣中所蘊含的急切,很顯然他是知道這樣的事情,意味著什麼樣子的危險。

奈良紗希剛剛聽完青羽的話。

現在就看到了奈良鹿久這個樣子。

一時之間。

她的心裡還是有些感動的!

不管奈良鹿久做了什麼讓她覺得不滿意的事情,但是有一點她還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奈良鹿久是真心在為她著想!

這是一個好哥哥!

「鹿久大哥,你不會是剛剛得到消息,就立即趕過來了吧?」奈良鹿久的心裡頗為感動,她盯著奈良鹿久問道。

「算是吧。」奈良鹿久點了點頭,隨後說道:「你也不是傻子,現在這個事情,岩隱村的忍者來到木葉村參加中忍考試,這意味著什麼,想必你也能想到,如果你不想參加中忍考試的話,我可以給你撤回。」

「不!鹿久大哥!我想參加中忍考試!」奈良紗希堅定的說道,她當然知道這代表著什麼,可是這並不是她不去參加中忍考試的理由,反而因為岩隱村忍者的到來,而讓她更加興奮了,她這次參加中忍考試,本身想的就不是去參加什麼最弱的一屆,而是恰巧趕上了最弱的一屆罷了,現在可以去跟岩隱村的忍者一起考試,她的心裡還有些小小的期待。

奈良鹿久在聽到奈良紗希的話之後,雙眼一直盯著奈良紗希看著,一直沒有說話。

良久之後。

奈良鹿久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

奈良鹿久轉頭向著青羽看過去,他微微眯起眼睛,他就是看青羽非常的不爽,以至於他在看到青羽之後,還是覺得很是鬱悶。

「青羽,如果你怕死的話,現在退出還來得及,這次中忍考試跟你想象中的樣子已經不同了,不是你隨便混一混,就有機會通過的那種了。」奈良鹿久將矛頭重新指向了青羽,他的思路還是很清晰的,如果能直接說動紗希的話,那就直接完成了任務,如果紗希不同意的話,那就只有青羽了,因為秋道玲可以視為跟紗希是一起的,兩個人共進退。

「你說完了?」青羽淡淡的說道,如果不是這裡還有幾個人,他甚至都不願意理奈良鹿久。

「你什麼意思?」奈良鹿久的眯起的眼眸中閃爍著兇狠的眸光,他已經忍青羽很久了,現在他恨不得自己也能去參加中忍考試,這樣就可以把青羽狠狠的教訓一頓。

「說完就走吧,挺忙的,別浪費時間了。」青羽漠然說道,直接下了逐客令,多一句話都懶得說。

「好!好!好!青羽,別說我沒警告過你,這次的中忍考試不簡單!」

奈良鹿久撂下這麼一句話之後,猛然轉身離開了,他可以說是帶著一肚子的氣走的。

隨著奈良鹿久的離開。

一樂拉麵裡面變得沉默了起來。

「青羽,你要不要……」宇智波富岳猶豫了一下問道,他的雙眼始終盯著青羽,作為青羽的朋友,他在給青羽推薦參加中忍考試的時候,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這屆是最簡單的,可是現在變難了,他就開始擔憂起青羽來了。

「富岳大哥,你還是少操心點吧,警備部那麼多的事,還不夠亂嗎?」青羽無奈的說道,他以前怎麼不知道宇智波富岳這麼事呢,先是把他推過去參加中忍考試,然後又再給他推下來,就算是他也覺得很不舒服,這樣做太過出爾反爾了。

「青羽,如果你不想的話,我們也不為難你的,畢竟中忍考試發生了變化,已經不是昨天我們報名時的樣子了。」奈良紗希深吸一口氣說道,她固然是希望青羽還在的,可是這樣的話,她還是要說的。

「你們吃飽了?」青羽疑惑的問道。

「沒!沒!沒!我還沒吃完呢!」秋道玲焦急的聲音頓時響起,她是唯一一個被面堵住嘴的人。

「吃面吧。」

青羽向著奈良紗希看了看,隨後又想宇智波富岳看了看,他說表達的意思還是很明確的,那就是他既然已經報名了,你就不會去中途退縮的。

至少……

他要進入到中忍考試中。

可以用他想要的方式去被淘汰掉。

但是不會不去……

「好的!」

宇智波富岳想到了還要請客,頓時覺得一陣頭疼,不過他已經得到了青羽明確的答案,也就不在這個問題上更多的去詢問了。

「青羽,你覺得,我們有沒有必要去相互熟悉一下,練習一下配合?」奈良紗希想了想還是問道。

「完全不用,前面的考試不難,集體的項目都沒什麼問題,主要是你們單人的戰鬥,你們把心思更多的放在這裡就好了。」青羽淡淡的說道。

「嗯?!」

奈良紗希在聽到青羽的這句話之後,頓時產生了一種錯覺,彷彿青羽不是來蹭中忍考試的,而是帶她們去中忍考試的。

「好吧!」

奈良紗希並沒有多說什麼,她覺得這樣的事情,也就是這麼回事,說誰還不會說啊!

可能是被鹿久大哥刺激到了吧!

讓他小小的囂張一下吧!

給他一點點面子。

也就不拆穿了!

……

半個小時之後。

隨著秋道玲吃碗最後一碗拉麵,打了一個飽嗝后,這次眾人的聚餐算是結束了。

「紗希,玲,中忍考試開始的那一天,我們就在這裡集合吧,然後一起去參加考試,至於考試之前的時間裡,你們多修鍊一下個人戰,沒什麼大事情,就不要找我了。」

青羽臨走之前,對著這兩個少女交代道,經過昨天的事情之後,他已經可以確定,現在的這兩個人,都已經知道了他宿舍的位置。

這頓時間他名義上是要天天都留在宿舍里的。

雖然會配備一個影分身看家。

可是……

這也架不住經常被找到。

所以青羽才做了這樣的一個交代。

「明白了。」

奈良紗希點了點頭,她還是覺得事情怪怪的,剛才鹿久大哥分明說了這次的中忍考試更難了,可以在青羽的口中,感覺像是更加簡單了呢。

青羽將事情交代好了之後,離開了一樂拉麵,向著暗部宿舍的方向走過去。

很快。

青羽就重新回到了暗部宿舍之中。

「影分身之術!」

青羽立即雙手結印,施展影分身之術,頓時在他的面前,出現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影分身。

「這支筆給你,你在這裡看家的時候也別閑著,把忍者學校學生賓賓的故事寫出來。」

青羽將手中的筆丟給影分身之後,頓時心念一動,溝通了高塔的飛雷神術式,施展飛雷神之術,身影一閃直接消失不見了。

高塔,三層,瞭望台。

青羽坐在瞭望台的邊上,看著周圍蔥鬱的樹木,腦袋快速的思考起來,默默的嘀咕道:「岩隱村來參加這次中忍考試是為了什麼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7章 我預判了你的預判!(求訂閱求月票)

44.28%
目錄
共8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