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攤牌了,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求訂閱求月票)

第358章 攤牌了,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的思緒開始變得發散起來了,這件事情看起來,並不是那麼的簡單。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前一段時間所傳過來的情報上說,岩隱村已經加入到了雲隱村的戰爭中,現在雲隱村同時面對着岩隱村和霧隱村,可謂是腹背受敵的局面。」

青羽右手拖着下巴,腦袋裏面冒出了一大堆的問號,他發現忍者世界的格局,正在一點點的發生變化。

「按理說……」

「岩隱村和木葉村的關係一直都不好!」

「自從大野木年輕的時候來過一次木葉村,被宇智波斑給教育了之後,就一直對木葉村懷恨在心。」

「前面兩次忍界大戰岩隱村也是站在木葉村的對立面上,怎麼就突然間在這種節骨眼上要來跟木葉村聯合舉辦中忍選拔考試了呢?」

「不對勁啊!」

「這裏看肯定有什麼問題!」

「可是……」

「最離譜的就是……」

「三代怎麼就答應了這件事情呢?!」

青羽越想越是覺得裏面問題很大,這些問題不是那麼簡單就能說清楚的,裏面處處透露著隱瞞的感覺,而且這個事情如果三代不同意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也就是說三代又做出了非常離譜的操作。

「不管了!」

青羽想了想之後,直接搖了搖頭,覺得想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根本不能解決問題,現在還是準備一下吧,總不能讓自己的那兩個小隊友倒在前面的位置上。

至於岩隱村的人。

青羽本能的當他們是要來這裏搞事情的。

這樣讓他也有所準備,以最大的惡意去揣度對手,如果對手沒有那麼做,那麼只能說對方是個小白,事情的註定全還是在自己的手裏,但若是以最大的善意去賭人家會不會這樣的話,那麼事情都最後,可能就會自己陷入到被動當中。

這樣做是不行的!

青羽在經過短暫的思考之後,已經想好了接下來要怎麼去做。

頓時。

青羽身影一身而逝。

重新出現在高塔的一層。

此時此刻。

高塔一層裏面的影分身們,全都在進行着傀儡術的練習,他們在看到青羽本體過來的時候,紛紛將視線落在了青羽的身上。

他們本身就是青羽查克拉的一部分。

可以說是跟青羽的想法全都是一樣的,現在他們看到青羽的到來,均是意識到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否則都是等到時間差不多之後將情報送回去。

「全都回來吧!」

青羽對着面前這些影分身說道,他的語氣中透著不容置疑的堅決,而且也不需要解釋什麼,自己跟自己有什麼好解釋的。

「是!」

這些影分身立即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隨即相繼擺出解印的動作。

嘭嘭嘭嘭嘭……

伴隨着一道道氣爆聲響起,這些影分身均是已經取消掉了,帶着一條條的信息,回到了青羽的體內。

隨即。

青羽雙手快速的結印,重新施展多重影分身之術,頓時令得一個個影分身重新出現在這裏。

這個看似多此一舉的操作,實際上是在更新影分身所知道的情報訊息。

「開始吧!」

青羽對着這些影分身點了點頭,頓時每個人都動了起來,只是他們並不是在向著剛才的那些傀儡走過去,而是將傀儡都放在了一邊,開始各自不同的進行起了新的修行。

緊接着。

青羽身影一閃,來到了高塔的二樓,翻看起水門臨走之前給他留下的那些書籍。

這段時間他打算就這麼過來了。

畢竟這些書本上的很多事情,可能在接下來中忍考試中,對他產生幫助。

……

另外一邊。

火影辦公室。

三代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手上拿着煙斗,抽了一口又一口,頓時覺得一陣煩躁,不禁猛地起身,直接邁步走出了火影辦公室。

三代走到火影辦公室的對門。

也沒敲門。

直接推開房門。

「三代大人!」

房門裏面有兩個暗部忍者守在這裏,他們在看到三代之後,每個人都站定了身子,眼神中透著凝重和尊敬。

「團藏怎麼樣?」三代對着這兩個人問道。

「現在一切到很好。」兩人之中的一個立即回答道。

「你們去門口守着吧,誰都不能進來。」三代立即交代道,他的語氣中透著命令的以為。

「是!」

這兩個暗部忍者在聽到三代的話之後,立即點頭應聲,隨即退出了這個屋子,直接向著屋子外面走去,誰也不敢忤逆了三代的意思。

一時之間。

這裏只剩下三代和躺在床上休養的團藏。

三代一步一步的向著團藏的病床走過去,最後坐在病床的邊上,盯着那閉着眼睛的團藏。

「團藏,我知道你醒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問問你。」三代緩緩的說道,他跟團藏在一起那麼多年了,早就形成了默契,根本不需要說什麼,就能感覺到團藏已經醒過來了。

「什麼事?」

團藏緩緩的睜開那顆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盯着坐在旁邊的三代,經過這幾天的恢復,他已經可以重新說話了。

只是。

團藏的聲音還是顯得非常的虛弱。

可以看的出還在生病之中。

「不久之前,岩隱村的使者來了,準備聯合舉辦中忍考試,你覺得這裏有什麼問題嗎?」三代沉聲問道,他對這件事情,還是想聽聽團藏的意思。

「岩隱村?」團藏重新閉上了眼睛,不過他依舊在思考的狀態下,用那嘶啞而無力的聲音說道:「岩隱村肯定來者不善,你要多加小心,很可能會對村子不利。」

「現在岩隱村已經在和雲隱村戰鬥了,難道他們還會在與我們木葉村開戰嗎,難道他們不怕腹背受敵嗎?」三代再次說出了他的疑惑和理解,他總是覺得現在並不是岩隱村對木葉村進行襲擊的時候。

「岩隱村肯定不是那麼的簡單,這一點你要注意小心一些,千萬不能大意。」團藏對着三代交代道。

「團藏,你有什麼意見嗎?」三代思考了一下,還是再次問道。

「土影來嗎?」團藏直接問出了問題的重點。

「來!」三代點了點頭,隨即說道:「不過我覺得可能跟以往一樣,那就是等到中忍考試第三場的時候都,前面兩場應該不會來。」

「如果你覺得不容易搞定的話,可以讓大蛇丸來主持這次中忍考試的第三場,前面兩場不會有什麼問題的,關鍵就是在土影來了以後,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中忍考試可能會發展成為岩隱村向著木葉村開戰的契機,你一定要注意小心。」團藏向著三代交代道,現在他可以說是真的在為三代考慮,畢竟他的身體已經受到了很重的傷勢,根本沒有辦法行動。

「如果按照你所說的那樣,那是不是我不同意天賦來參加中忍考試就好了?」三代沉聲問道,現在他的心裏多少有點懊惱了,答應得太快了,如果不是那麼容易就答應了的話,或許現在還有緩和的餘地,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如果他現在去拒絕岩隱村一起進行中忍考試的請求,那麼就是出爾反爾了,則是會直接給岩隱村一個對木葉村發動戰爭的理由和借口,這並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事情,他來找團藏也不是為了後悔,而是想要找個機會去補救,只是現在有點沒忍住罷了。

「不會!」

團在幾乎沒有猶豫的說道。

這樣的反應。

讓三代的心裏好受了許多。

至少。

那是岩隱村主動來找事。

跟他的關係不大了。

「我覺得如果你直接拒絕了岩隱村請求的話,對方可能直接就會發動進攻了,恰恰你同意了中忍考試,給木葉村爭取到了時間,當然也是給岩隱村充足的準備時間,這也是他們想要看到的事情。」團藏解釋道。

「我明白了,你好好休息,我去準備了。」三代起身說道,說完之後,他便打算要直接離開。

「那個……等等……」團藏猶豫了一下,他盯着三代,語氣突然變得硬了一些,可是下一刻就立即軟了下來,說道:「有那個人的消息嗎?」

「誰?」

三代楞了一下,疑惑的向著團藏看過去,當他看到團藏躺在病床上不能動的樣子之後,頓時反應了過來。

「你要問的是給你治療的那個人吧?」

三代盯着團藏問道,他總是覺得哪裏怪怪的,可是他的心很亂,根本想不出來,他覺得團藏想要問什麼事情,但是團藏偏偏連口都不開,弄得非常奇怪。

「給你治療的那個忍者,我還沒有找到,不過我會儘可能找到他的,一旦有他的消息,我會派人第一時間來通知你,你不需要想那麼多,只要安心的好好恢復就好了。」

三代對着團藏交代了一句之後,便立即邁開不惜離開了團在的屋子,他來這裏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那也就也沒必要在這裏過多的逗留了。

畢竟外面還有那麼多的事情等着他呢。

事情已經知道怎們回事了。

繼續留在這裏。

只能說是浪費時間罷了。

頓時。

三代邁開步子,直接就走了。

隨着三代離開之後,那兩個守在門外的忍者重新回到了屋子裏,將這裏守護了起來。

團藏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腦袋快速的思考了起來。

那個人……

是誰?

團藏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他的舌頭上有着舌禍根絕之印!

這種封印術放眼整個忍界。

沒人有第二份了。

一直都是他用這個術給別人打上封印,以此來控制別人說話的內容,可是他在前面幾天醒過來之後,發現在他的舌頭上,有了同樣的印記。

這讓團藏嗅到了陰謀的氣息。

可是……

他又說不出來。

並且。

他的舌頭上在被打上舌禍根絕之印后,已經沒有那麼的相信三代了,他的內心深處覺得這個事情跟三代有着分不開的關係。

……

不知不覺間。

五天時間過去了。

距離中忍考試開始僅僅只剩下一天的時間了。

清晨。

青羽還沒醒過來,便被一道道的敲門聲給吵醒了。

「誰啊?!」

青羽沒好氣的說道,他本能的覺得敲門的就是他的兩個隊友,可是明天才是中忍考試的時候,而且也約定好了在一樂拉麵集合,現在出來是不是有點太過於着急了。

頓時。

青羽起身向著門口走過去。

這幾天的時間裏,他通過影分身將忍術重新熟悉了一遍,並且讀了還多相關的書籍,算得上是準備得挺充分了。

本想今天好好休息一天。

還是被打擾到了。

很快。

青羽就來到了宿舍的門口,抬手將門鎖打開,映入眼帘的是一個非常熟悉的人。

拷問部的隊長。

森乃伊頓。

「伊頓大哥,你怎麼來了?」青羽看到森乃伊頓之後,頓時愣了一下,隨後讓開了一個距離,說道:「快進來吧!」

「好。」

森乃伊頓立即應了一聲,隨後邁步走進青羽的宿舍,進來之後,他環視一圈之後,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你知道我這次來找你是什麼事情嗎?」

森乃伊頓翹起二郎腿,直奔主題似的說道,他的雙眼透過漆黑的墨鏡,視線落在青羽的身上。

「不知道。」

青羽直接搖頭,腦袋裏面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本能的便覺得是中忍考試的問題,畢竟現在岩隱村的忍者應該已經來了,可是他有覺得森乃伊頓不像是會關注這種事情的人,因而他根本猜不出來森乃伊頓的想法。

難道是因為忍者學校白老師嗎?

不至於吧?

總不會最近每次找到自己的時候,說的全是關於忍者學校白老師的事情!

不會還是吧?

伊頓大哥的腦袋裏面不會一直都是這種東西吧?

青羽的第一反應其實就是森乃伊頓來找自己要說的就是忍者學校白老師的事情,可是他又覺得森乃伊頓不至於每次都是這個事情,因而剋制着自己,不去往這個地方去想。

「我就知道你猜不到!」

森乃伊頓那張嚴肅的臉上頓時流露出一抹興奮的笑容,隨即猛地探手入懷,拿出了一本包裝精細的紅皮書,書封跟那天吃放的時候拿出來的一模一樣。

不會吧?!

青羽在看到這個書封的時候,嘴角便微微一抽,隱隱感覺到了什麼。

「噔噔蹬蹬!」

森乃伊頓興奮的把這本書拿到青羽的面前,並且在青羽的面前晃了晃,說道:「青羽,你看這是什麼!」

「這是……什麼?」青羽已經滿臉黑線了,現在他已經看出來了,書封本身就是眼熟的,更何況封面上還寫着那幾個大字呢。

《忍者學校白老師》——富岳著!

青羽在看到這本書的封面之後,已經什麼都明白了,他現在也都清楚了,森乃伊頓找自己的時候,不會有別的事情,只會是這麼一種,那就是關於小說作品的事了。

「青羽,你看,這是忍者學校白老師的出版搶先版,出版社那邊準備發行了,先給了我五本,我留下了一本,剩下四本你可以用來送人!」

森乃伊頓在說完這句話之後,立即又拿出了三本一模一樣的書。

只是。

他並沒有將這三本書直接給青羽。

「青羽,如果你沒那麼需要的話,這三本我可以幫你安排。」森乃伊頓盯着青羽說道,他的眼睛裏面閃爍著期待的眸光。

「你安排吧!」

青羽滿臉黑線,到了這個時候,他才明白森乃伊頓來找自己的真正目的。

一個是來說書的事情。

另一個就是怎麼安排這三本書的事情。

「伊頓大哥,你都打算給誰啊?」

青羽疑惑的問道,他倒是對這三本沒什麼興趣,畢竟他答應送書的也就只有那些山中一族的人,那些人數太多了,送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這三本給了他,他也不能去送。

「我答應給美琴一本,給紗希一本,再給玲一本,剛好三本,全都可以交代出去。」森乃伊頓說道。

「……」

青羽臉上的黑線頓時變得更加濃密了。

好傢夥。

直接給三個女生。

這種操作就算是想想到覺得過分牛批了。

至少……

青羽自認是做不出這樣事情的。

「那行吧,我也想到我這本送給誰了,我這就去送過去。」青羽跟着點了點頭,嘴角微微翹起了一抹笑容,他想到了一個更有意思的事情。

「你不會是要給富岳吧?」森乃伊頓好奇的猜測道。

「當然不是,富岳是作者,還需要再看嗎?」青羽臉上的笑容變得詭異起來,繼續說道:「富岳如果想看的話,還是等發行的時候,自己去買吧!」

「你太狠了吧!」森乃伊頓想想都覺得這殺傷力太強了,不僅用了宇智波富岳的名字,還要人家自己出錢去買,不過,他想想宇智波富岳也是賺的,畢竟這種神作冠名的機會,那是給了宇智波富岳的。

「那你打算送給誰?」

森乃伊頓的好奇心頓時被青羽給調動了起來,他的腦袋快速的思考起來,想要找到一些的可能的選擇。

可是……

根據他對青羽的了解。

除了宇智波富岳之外。

他也想不到其他的人還有誰了?

「難道是一樂拉麵的手打?」

森乃伊頓盯着青羽猜測道,他的好奇心在這一刻已經被充分的調動了起來,對於青羽的選擇可以說是無比的好奇。

「我去送給團藏大人。」青羽淡淡的開口說道,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森乃伊頓的臉色驟然大變。

「嘶……」

森乃伊頓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眸中閃爍起極其震撼的眸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會有這樣的操作。

「那個……」

「青羽。」

「咳咳咳……」

「團藏大人還處於重傷的狀態下!」

「而且你以醫療忍者的身份再去的話,也着實是太危險了!」

「你真的要這樣嗎?」

森乃伊頓的臉上里寫滿了疑惑的表情,他覺得青羽所說的這個事情,實在是太離譜了,簡直讓他無法理解。

「哈哈哈哈哈,就是因為團藏大人受傷了,我才要給團藏大人看看啊,不然的話樂趣可是會少了很多呢。」

青羽拿起森乃伊頓交過來的書,立即放在忍具袋裏面,他還正想着怎麼去見見團藏,一直沒有什麼機會。

現在機會終於來了。

隨即。

青羽向著森乃伊頓看了過去。

「伊頓大哥,我先走了,書的事情你隨意安排吧,出門的時候記得替我關門。」

青羽慢條斯理的說道。

說完之後。

青羽直接就離開了宿舍。

向著暗部宿舍大門的反向走過去,直接消失在森乃伊頓的視線當中了。

「這……」

森乃伊頓愣了一下,他還沒有反應過來,怔怔的看着青羽離開的方向。

「我還是低估你了啊!」

「狠還是你狠啊!」

「我頂多是給三個女生送書!」

「你倒是可以啊!」

「你去給團藏大人送書!」

森乃伊頓的表情變得豐富了起來,自從他知道青羽是綱手大人的弟子之後,就明白青羽不會是那麼簡單的存在了。

直到現在這個時候。

他對青羽的印象已經是一變再變了。

這個看起來非常平凡的少年,不斷的給他帶來驚喜,無論是寫書的能力,還是醫療忍術的造詣,亦或是那不按套路出牌的做事風格,都讓他對青羽的印象不斷發生改變。

「不管了。」

森乃一度已經不去想這些事情了,他立即向著起身向著外面走出去,他要將手上這三本書送出去,畢竟這是前段時間答應好的事情了。

……

青羽在離開暗部宿舍之後,毫不停留的直接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走了過去,他要在第一時間見到團藏,這對他來說,還是非常重要的。

十幾分鐘之後。

青羽來到了火影辦公室大樓外的門口。

現在門口站着兩個守門的忍者。

這次就沒有前面幾次來那麼順利了,既不需要讓宇智波富岳用眼睛將這兩個人給弄暈,也不能讓森乃伊頓直接出門把他們嚇到。

「站住!」

就在青羽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立即被這兩個守門的忍者給叫住了,他們的視線均是落在青羽的身上。

生面孔!

不是火影辦公室的常客。

「這裏是火影辦公室,閑人免進,注意保持距離。」

守門忍者立即向著青羽呵斥道,他們的語氣中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顧慮,這樣的情況已經是他們日常都會遇到的,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我有事情要見團藏大人,麻煩幫我通報一下。」青羽淡然道。

「你找團藏大人?!」

這兩個守門的忍者全都愣住了,這件事情聽得他們莫名其妙,團藏大人已經受傷了,根本沒有來找他的事情,可是這個少年居然是要找團藏,哪有這麼不巧的事情。

「你是來搞笑的吧?」

「惡作劇嗎?」

這兩個守門忍者本能的認為青羽就是來搗亂的,畢竟現在基本上沒人找團藏,團藏手上的業務,都已經移交給大蛇丸處理了。

「我沒有開玩笑,我就是來找團藏大人的!」青羽淡然自若的說道,他絲毫沒有因為這兩個守門忍者的態度有任何的不滿意之處,畢竟這都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他在說出這些話之前,就已經猜到了,隨即說道:「我找團藏大人那是因為團藏大人之前給我一個秘密任務,現在任務有了進展,我必須要向團藏大人彙報,如果你們不相信我的話,可以先通報給三代火影大人,但是不要在這裏耽誤時間,一旦出現什麼紕漏,那是重大的事情!」

「這……」

「啊……」

這兩個守門忍者當時就被青羽給嚇唬住了,這可不是什麼簡單的罪名啊!

而且。

團藏大人派人去執行秘密任務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現在若是真的是來複命的話。

還真的不能怠慢。

「你稍等一下,我這就是向火影大人彙報!」

兩人之中一個人立即說道,隨後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前去,去找三代火影彙報過去了。

幾分鐘之後。

這個守門忍者快步的跑了回來,還來不及將氣喘明白了,便將視線落在了青羽的身上。

「跟我來吧!」

這個守門的忍者氣喘吁吁的說道,隨即率先走在最前面帶路,一直帶着青羽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

青羽緊緊跟在這個守門忍者的身後。

沒有絲毫的拘謹和畏懼,更是對周圍的環境沒有任何的好奇,畢竟他以其他的身份,還是來到過這裏的。

很快。

這個守門忍者就把青羽帶到了火影辦公室的門口,隨後盯着青羽,點點頭,說道:「三代火影大人就在裏面,你自己進去彙報吧!」

「謝謝。」

青羽對着這個守門忍者點了點頭,他這次是走流程來的,跟以往來到這裏時的樣子完全不同。

青羽抬起右手,向著火影辦公室的門敲擊過去。

咚咚咚……

清晰的敲門聲響起,傳進火影辦公室中。

「進來吧!」

三代那低沉的聲音響起,示意青羽可以進去了。

頓時。

青羽推開火影辦公室的門。

這裏他之前以戴着面具的醫療忍者的身份來到過這裏,可是以青羽的什麼,那還是第一次來,也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三代。

「火影大人。」

青羽走進火影辦公室之後,停留在辦公桌之前,對着三代深深鞠躬行禮,看起來很萌新的樣子。

「你是……山中青羽?」

三代微微皺眉,他勉強的從腦袋裏面搜出這個名字,他跟青羽見面次數極少,所以對青羽的印象並不深,而且他剛才聽到守門忍者彙報的時候,並沒有想到這個聲稱執行秘密任務的人是山中青羽,所以覺得有些意外。

「火影大人記性真好,我就是山中青羽,我來到這裏是為了找團藏大人!」青羽向著三代看過去,隨即解釋道:「團藏大人交給我一個非常重要的秘密任務,現在任務有了突破性的發現,我必須要向團藏大人彙報!」

「什麼任務?」

三代好奇的盯着青羽,他的腦袋裏面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對於青羽所說的任務,有着很大的好奇心。

「火影大人,這是團藏大人交給我的秘密任務,我不能告訴你任務是什麼!」青羽直接搖頭說道,這倒不是他違規,而是對於忍者來說,任務就是這樣,不能隨意說出去,現在這反而是專業的表現。

「團藏大人已經休息了,現在他的事情都由我來掌管,我是村子的火影,難道連我也不能說嗎?」三代疑惑的問道,他的雙眼盯着青羽,仔細的打量著這個少年。

「不行!」

青羽果斷的搖了搖頭,直接拒絕道:「這個任務是團藏大人交給我的,他跟我特意的強調過,不能跟任何人說起這個任務,哪怕是火影大人也不行!」

「哈哈哈哈哈!」

三代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突然笑了起來,只是這笑容中透著一絲絲的冰冷。

「好哇!」

「好!好!好!」

「很好!」

「青羽,現在團藏的事情有一部分在由大蛇丸接手,你跟大蛇丸說總可以了吧?」

三代的臉色變得不悅起來,只是他在用很強的偽善去偽裝這一切,畢竟對他來說,這些事情並不能算什麼大問題,他的氣憤也不是在針對青羽,而是這種讓他不爽的現象。

現在許多忍者都是這樣。

只聽命與團藏。

不聽命於火影。

根本沒有將他這個火影放在眼裏。

這有時候讓三代覺得他錯信了團藏,覺得那是一種與虎謀皮的感覺,根本不該出現這樣的現象,也讓他的心裏開始提防起團藏來了。

「不行!」

青羽果斷的搖了搖頭,他的雙眼視線一直落在三代的身上,他能隱隱的感覺到,三代的情緒有着明顯的不高興,看起來似乎是在對團藏的做法不滿。

不過。

這沒關係。

青羽很清楚。

不管團藏做什麼事情。

三代都會原諒他的。

所以……

只要將這口鍋往團藏身上甩就行了!

「火影大人,這個秘密任務非常的緊急,我必須要彙報給團藏大人知道,並且接受團藏大人的指示。」

青羽嚴肅的說道,他的語氣很強硬,沒有因為遇到三代而有所顧忌,畢竟他也是了解三代的人,只要你足夠硬,那麼三代就會軟了。

「好吧……」

三代深深的看了看青羽,最後知道說什麼都沒有用了,索性也就不耽誤任務的進程了,萬一有什麼特別大的事情呢。

「你跟我來。」

三代倒是沒有覺得青羽會害團藏,畢竟青羽是山中一族的人,這一族是在他的信任名單裏面的,而且他知道如果有人要害團藏的話,那麼早就出手了,根本不需要這樣的方式。

「是!」

青羽立即應了一聲,隨即跟在了三代的身後,兩人離開了火影辦公室,向著對門的屋子走過去。

這裏青羽也來過了。

不過他並沒有表現出來過的意思。

而是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

咯吱……

伴隨着門框的聲響,這道門被直接推開了,三代帶着青羽走了進來。

「你們兩個去外面守着,不要讓別人進來!」三代對着這兩個守護在團藏屋子裏面的忍者說道。

「是!」

這兩個忍者在聽到三代的話之後,立即邁步離開了這個屋子,向著屋子外面走了過去,站在外面守護。

「青羽,是不是你彙報任務的時候,我也得迴避呢?」三代的眼神變得危險起來,他給青羽拋過去一個比較難以回答的危險問題。

「沒錯!」青羽直接毫不猶豫的點頭,並且以一種非常危險的方式回答道:「火影大人需要出去等。」

「好!好!好!」

三代不怒反笑,他不由得多看了青羽一眼,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這樣的忍者了,就算是根部的人,跟他說話的時候,也不會這麼的直白,這簡直是太不把他當回事了。

隨即。

三代直接轉頭離開。

向著門外走去。

他的心裏已經默默的記住了青羽的名字,不過他很清楚,這種事情不能全都怪在青羽的身上,畢竟青羽也是在接受團藏的指示。

隨着三代離開之後。

屋子裏面就只剩下青羽和團藏兩個人。

「團藏大人,好久不見。」

青羽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一抹極其縹緲的笑容,看起來就不像是個好人,他邁開步子,一步接着一步,極具節奏感的向著團藏走過去。

一時之間。

團藏感覺到一股極強的壓迫感。

「這……」

團藏赫然發現一個非常恐怖的事情,那就是他的心跳已經不變得凌亂起來,彷彿是在隨着青羽的腳步而跳動。

青羽向前邁出一步。

團藏的心就跳亂了一下。

青羽向前走不的節奏,就是團藏心跳的節奏,這就像是青羽的每一步,都踩在了團藏的心臟上。

「你……你……你……你是……你是那個……原來……是你……」

團藏的語氣變得緊張起來,他已經顧不上心跳紊亂所帶來的不適感,以及身體上那尚未痊癒的傷勢,內心已經被混亂的恐懼給佔據了。

這是一件非常非常嚴重的事情!

這是他心臟上那個符咒的主人!

只要對方心念一動,便可以輕易的碾碎他的心臟!

居然是山中青羽?!

這樣的發現讓團藏心中的觀念都已經崩塌了,幾乎所有的認知都顛覆了,他僅僅給青羽見過那麼幾次面,幾乎沒什麼特別的印象,唯一的印象就是青羽寫的那本能夠妙手回春的小說,可是他在看到小說后所想的也不過是讓青羽幫忙監視宇智波富岳。

這樣一個人。

怎麼可能……

就是他心臟上那個束縛力極強的那個符咒的主人?!

這讓團藏的心中產生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你……你……你……」

團藏試着叫出青羽的名字,可是他發現不行,只要他稍微向著那邊去想一下,便能感覺到全身有將要麻痹的趨勢。

這就是舌禍根絕之印的效果。

通過這一點。

團藏便可以確認。

自己舌頭上的封印,就是青羽印下來的。

可是……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呢?

一時之間。

團藏的思維發散了起來,大腦快速的運轉着,想着一種又一種的可能性。

最終……

團藏想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事情。

那就是……

給他治療傷勢的那個人……

最有可能是給他打下封印的人……

也就是……

面前這個……

山中青羽!

「團藏大人,我們有一段日子沒見了,沒想到你也這麼的想我啊!」青羽笑眯眯的說道,他依舊按照固定的節奏邁著步子,並且不斷的引動着團藏體內的禁錮符咒,讓團藏知道這個人,就是他。

「這是怎麼回事?」團藏的大腦都有些不那麼清楚了,他覺得很奇怪,他這一次受傷,彷彿一切全都變了。

「跟你直說了也無妨。」

青羽走到了團藏的床邊上,笑着走到了團藏的身側,他低頭看着還在養傷狀態的團藏,嘴角翹起的弧度更高了。

「攤牌了。」

「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

「我讓你做什麼,你就要做什麼,否則……」

「你就會心臟爆炸而死!」

「我說得夠清楚了嗎?」

青羽的語氣驟然發生了變化,呈現出一種冰冷的感覺,這還是他來到忍者世界以來,首次以自己的身份站了出來。

不過。

他這麼做都是深思熟慮之後的結果。

團藏是無法將他暴露出來的。

這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方式,足以讓他站在木葉村暗的背後,成為木葉之暗的暗。

「清……清楚……」

團藏的心裏縱然有千般無奈,但是也沒有辦法,他很清楚現在自身的處境,完全處於受制於人的情況下,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

「團藏!」

青羽微微一笑,現在他喊團藏,已經不加大人兩個字了,因為他已經是團藏的青羽大人了。

「這本書是富岳的新書,我特意給你帶過來的你,你快看看吧,我可是在這本書出來的第一時間,就給你送過來了,想必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青羽探手進入到忍具袋裏面,將那本《忍者學校白老師》拿來出來,放在了團藏的床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8章 攤牌了,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求訂閱求月票)

48.2%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