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紅狗 青雞和黃猴!(求訂閱求月票)

第360章 紅狗 青雞和黃猴!(求訂閱求月票)

「早!」

青羽對着兩人點了點頭,他的表情上沒有太多的變化,顯然對於兩人的到來,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意外。

「手打大哥給咱們準備了一點吃的,吃完之後,我們就可以去參加中忍考試了。」

青羽緩緩的說道,既然手打已經將面都準備了,那他們也沒有理由不吃,順便就這些話告訴了這兩個人。

「有吃的?!」

秋道玲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眼睛一下子瞪得大大的,她沒有想到這麼早就能吃點面,就在不久之前,她還想着要不要吃兩顆兵糧丸來充饑呢。

「當然有啊!」

手打緩緩轉過頭,視線落在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身上,對着這兩位少女點了點頭,說道:「今天的面管夠,你們吃飽了再去考試,青羽請客!」

「好耶!」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同時高呼一聲,這兩個少女看起來都是很興奮的樣子。

雖然兩人都在歡呼。

但是她們歡呼的理由並不是一樣的。

奈良紗希是因為手打說這次的面是青羽請客的,這讓她感覺到了可以狠狠的吃青羽一次,而且突然覺得青羽變得人性化了許多,以前她在接觸青羽的時候,總是覺得這個人距離她們有些距離,並不像是真正的隊友。

秋道玲側是因為有吃的了!

只要是有吃的。

她都會很高興。

「面好嘍!」

手打立即端著一碗碗冒着熱氣的拉麵,將這些拉麵放在了桌子上,呈現給青羽他們三個人。

「快點吃吧!」

「吃完了也好有勁去參加中忍考試!」

「祝你們成功啊!」

手打一句一句的說道,在他說完這些話之後,還對青羽點了點頭,示意青羽他們吃了。

「好嘞!我開動了!」秋道玲立即第一時間向著熱騰騰的拉麵沖了說去,她的視線已經盯在了拉面上,並且挪都挪不開了,拉麵的香氣已經令得她的嘴裏滿滿都是口水了,經過前面兩次森乃伊頓和宇智波富岳的請客之後,她已經對他們這些請客的情況看得很明白了,根本沒有任何的擔心了。

「我也開動了!」奈良紗希早上也沒吃什麼,她本來也是向著餓的時候吃個兵糧丸的,沒想到能夠在這裏吃到一樂拉麵,這簡直就舒服得不能再舒服的事情了。

「……」

青羽滿臉黑線的看着這幾個人。

好傢夥!

真是一個的不客氣啊!

「我也開動了!」

青羽深深的看了一眼手打,他隱隱覺得,手打這麼早起來就是為了賺他這一份拉麵的錢,畢竟吃面的人可不僅僅只是他一個人,而是還有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兩個少女。

可是這兩個少女不是什麼簡單的少女!

奈良紗希還好……

秋道玲則是真的能吃啊!

頓時。

青羽也拿起了筷子,開始夾起拉麵,往自己的嘴裏塞,不得不說這種唇齒間流香的拉麵讓人有很強的飽腹感,可以很輕易的得到對於充饑的滿足和吃到美食喜悅。

「青羽,我們一會要去的是忍者學校的301教室,那裏是我們報名並且進行第一輪中忍考試的時候,鹿久大哥跟我說過了,第一輪是筆試,我一直想要通知你,可是又不知道該不該去找你,等到考試的時候,你盡量跟我坐在一起,我會儘可能的幫你。」奈良紗希一邊吃面一邊跟着青羽說道。

「果然是筆試啊!」青羽很是隨意的點了點頭,從那樣子來看,似乎並不是很在意,隨後轉頭看了一眼奈良紗希,緩緩說道:「我沒有問題,如果你們兩個沒到時候沒了辦法,不要着急,還有我呢。」

「啊?!」奈良紗希頓時愣住了,她發現了一種很奇怪的現象,那就是她明明是來關照青羽的,可是她僅僅只是說了一句話,就被青羽反過來關照住了,這讓她不由得想起了宇智波富岳交代過的話,頓時理解了青羽是有着強烈自尊心的,畢竟連這樣的事情都要逞強一番,隨即說道:「明白了,我們這幾天看書也不是很多,而且不知道要看什麼,更多的還是要仰仗着你來幫我們呢!」

「你們前面兩輪不會被淘汰的。」青羽一邊吃面一邊斬釘截鐵的說道,他的語氣中透著一種讓人感覺很錯愕的自信,這還是奈良紗希第一次看到青羽這樣的樣子。

「好……好的……」

奈良紗希嘴角微微一抽,她被宇智波富岳交代過,明白青羽有着極強的自尊心,所以她在說話的時候,去顧慮了一下青羽的感受,可是宇智波富岳也沒說過這個人一誇就飄啊!

這是真不知道自己什麼位置了啊!

要帶她們通過前面兩輪呢啊!

奈良紗希的臉色中隱隱有那麼一絲絲的無奈,她認可了青羽可以做她們的隊友,畢竟沒有因為鹿久大哥的話而產生什麼動搖,可是這並不代表她們認可了青羽的實力。

只要不拖後腿……

那就足夠了!

……

半個小時后。

青羽他們三個人都已經吃飽了。

「我們去忍者學校吧,時間差不多了!」奈良紗希放下筷子之後立即開口說道,她可以說是三個人裏面最想成為中忍的那一個,現在得到了可以參加中忍考試的機會,可以說是三個人之中最為上心的那一個。

「嗯,我們去吧。」

青羽點了點頭,他知道奈良紗希的這句話就是跟他說的,因為跟秋道玲根本就不需要說這些東西,這是非常簡單的道理,奈良紗希做什麼秋道玲就會跟着做什麼,完全不需要再說這些。

「走吧!」

奈良紗希帶頭起身,準備向著一樂拉麵的外面走出去,就在她剛剛打算離開的時候,頓時想到了手打。

隨即。

她猛地轉身。

向著手打看過去。

「手打大哥,謝謝你的款待!」奈良紗希向著手打低頭鞠躬,表示着她的感謝。

「不客氣!」手打眯着眼睛微微一笑。

「謝謝你的款待!」秋道玲跟着躬身行禮,只是她吃的有點多,沒有辦法將腰彎得太厲害,所以這個鞠躬看起來也是挺古怪的。

「不客氣!」手打擺擺手,說道:「快去參加中忍考試去吧!」

「手打大哥,我就不跟你客氣了,過幾天我再來看你。」青羽對着手打點了點頭,他沒有像奈良紗希和秋道玲那樣對着手打去行禮,主要是他們的關係已經很熟悉了,這樣做反而顯得見外了。

「快去吧!」手打連連擺手,那架勢就像是在攆青羽走似的。

一時之間。

三人以奈良紗希為首帶頭走出了一樂拉麵,並且向著忍者學校的方向走了過去。

十幾分鐘后。

三人便來到了忍者學校的大門。

現在這個時候。

忍者學校的學生已經放假了。

這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甚至於連其他的忍者都沒有看到,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對手。

三人一路走到了忍者學校的大門口。

這裏有兩個穿着忍者服飾的忍者守在了這裏,這兩個守門的忍者在青羽他們三人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將視線聚焦在青羽他們三個人的身上了。

「你們是來參加中忍考試的嗎?」

這兩個守門忍者立即攔住了青羽他們三個人,語氣生硬的冷冷問道,在他們看來,能過在這裏,幾乎都是參加中忍考試的人,只是這三個人的年紀看起來,屬實是有點大了,比其他的參賽者要更大一些。

「沒錯,我們是參加中忍考試的下忍。」奈良紗希立即點了點頭說道,她在面對這兩個守門忍者的時候,態度可以說是非常的好,整個人看起來小心翼翼的,畢竟這是她比較在意的地方,這是她費了好大的力氣,方才走過來的中忍考試的舞台。

「你們叫什麼名字,我核實一下。」另外一個守門的忍者直接拿出一摞的報名表,立即向著上面看過去。

「奈良紗希!」奈良紗希立即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秋道玲!」秋道玲緊隨其後說道。

「山中青羽!」青羽也跟着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稍等一下啊……」

這個守門忍者快速的在這一摞的報名表中翻找起來,他的視線在這些紙上快速的瀏覽過去,一個接着一個的名字,在他的面前浮現而出。

「找到了!」

這個守門忍者立即從這些報名表中拿出了三張表明表,上面寫着這三個人的基礎信息,並且還貼着他們三人的照片。

隨即。

他拿着這三張表明表與奈良紗希等三人進行一一核對。

確認身份是否沒有問題。

「這是你們的報名表!」

這個守門忍者立即將手裏的三份報名表拿了出來,依次的遞給青羽他們三個人。

「拿着你們的報名表,去忍者學校的301教室集合吧。」

這個守門忍者將報名表交給三人之後,便立即叮囑道,在他說完之後,重新站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謝謝!」

奈良紗希對着這兩個守門的忍者表示了感謝之後,便率先邁開步子,當着青羽和秋道玲向著忍者學校裏面走過去。

忍者學校的大門上面,有着一個巨大的「忍」字,呈現出一種很莊嚴肅穆的感覺。

青羽的視線聚焦在忍者學校的牌匾上。

眼眸中閃爍起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這種感覺還是很特別的。

無論是青羽原本的記憶,還是在其他人身上讀取到的記憶,只要是木葉村的人,幾乎都有過忍者學校的經歷。

可是……

青羽卻是對這類的經歷,有着很特別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前身在忍者學校的記憶並不算是特別美好的原因,他每次看到忍者學校,心裏的感覺都很是奇怪。

「我們進去吧!」

奈良紗希盯着忍者學校的牌匾看了一眼,就連她的眼神之中同樣也有着追憶的神色,畢竟她們都是在忍者學校畢業的,在這裏度過了一段不管是開心還是難過的青春歲月。

「嗯。」

其餘跟着點了點頭,他跟在奈良紗希的身後,一起進入到忍者學校的教學樓中。

他們直接順着教學樓的拐角向著最右側的樓梯處走過去,隨即開始上來。

當他們剛剛上到二樓的時候。

便看到了許多擁擠的人群。

「你們怎們不讓我們進去啊?」

「快點讓開啊!」

「一會時間來不及了!」

「怎麼在這裏堵門啊?」

「……」

一道道議論的聲音響起,把青羽等人整的迷糊了一下,相繼停下了腳步,向著人群聚集的教室的方向看過去。

頓時。

他們看到教室門口的牌子上,寫着「301室」幾個字。

「紗希,我怎麼記得這是二樓啊?」秋道玲疑惑的問道。

「這裏就是二樓。」奈良紗希點點頭低聲說道。

「那……他們怎麼都聚集在這裏呢?」秋道玲再次疑惑的問道,她的眼睛裏面寫滿了不解。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應該是弄錯了教室。」奈良紗希沉聲說道。

「弄錯教室?」

秋道玲頓時一陣錯愕,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隨即嘀咕道:「這些人怎麼回事啊,連教室都分不清楚,還參加什麼中忍考試啊?」

「不是每個參加中忍考試的人,都具備中忍的實力,有些人明顯只是來這裏感受一下中忍考試的氛圍,以至於連這樣低級的幻術都看不去來。」奈良紗希淡淡的說道,倒不是說她看不起這些人,而是她的實力卻是比這些人強很多,也正因如此,她報名的事情,才會遭遇到奈良鹿久的反對,因為奈良鹿久知道她有極大的概率能過通過考試,成為中忍。

「我們現在怎麼辦?」秋道玲問道。

「跟我走吧!」

奈良紗希根本沒有再說什麼廢話,便直接邁開腳步,向著樓梯的三樓走了上去。

秋道玲緊隨其後。

青羽走在最後。

青羽剛才一直在圍觀這個事情,他能夠清楚的看出來這裏施加過了幻術,就連樓梯上顯示的也都是3樓,而不是2樓,再配合上前來參加中忍考試的人們心裏實在是太緊張了,所以很容易就在換亂中不知道自己上了幾層樓。

這確實是一個比較簡單的幻術。

可是這種幻術對於下忍來說,也是比較難以突破的。

奈良紗希帶着秋道玲和青羽一直上到忍者學校的第三層,隨即沿着走廊,一直走到了走廊的盡頭。

就在走廊盡頭方向的房間門口處。

清晰的顯示著「301教室」這樣的字樣。

正是真正的忍者學校301教室。

「這裏就是了。」

奈良紗希向著前面的教室看過去,緩緩的開口說道,現在她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到興奮了起來,畢竟等待着她的是她心心念的中忍選拔考試。

她直接抬手推開了教室的門。

咯吱——

伴隨着教室的開門聲。

裏面是一個空曠的教室,僅僅只要三個人坐在教室的最後面,隨着教室的門打開,他們三個的視線,均是聚焦在大門口的方向,盯着率先走進來的奈良紗希。

「我們去右邊吧。」

奈良紗希感覺到了那三個人的目光,心裏覺得對方有些危險,那三個人就坐在教室最後面一排的左邊,所以奈良紗希帶着青羽幾人向著最後一排的右面走了過去。

秋道玲一句話都沒有說,直接就這麼跟在奈良紗希的身後。

青羽走在最後。

當他走進來的時候。

已然是感覺到了有人在盯着他,隨即眼角餘光向著教室後面那排左側看過去,頓時看到三個正在盯着他的忍者。

這三個忍者身上所穿着的是紅棕色系的忍者服,從他們上身所佩戴的護額標誌上,可以非常青羽的判斷出他們是岩隱村的忍者。

可是……

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的年紀看起了比他們還要大一些。

看起來十七八的樣子。

這是下忍?!

青羽的腦袋裏面立即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件事情看起來就是有些離譜的,要知道正常中忍考試參與者的年紀都是十二三歲左右,尤其是在戰爭的時期,這個時間還會不斷地提起,很少能夠有滯后的。

像是青羽他們三個已經算是相當大年紀的忍者了,可是這幾個岩隱村這種年紀還是下忍的人……

要麼就是自身的實力不足,一直沒能通過中忍考試,所以一直是下忍……

要麼就是根本沒打算去參加中忍考試,但是早已經具備了眾人的實力……

相比之下。

青羽更加傾向於是後者。

畢竟前者的那一類人,放眼整個忍界,不管是五大忍村還是其餘的小忍村,可以說是比比皆是,根本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大可不必讓岩隱村那麼的大費周章將這些人給送過來吧!

這沒有必要啊!

因而。

青羽的心中已經傾向於這些人本身就具備一定的實力,他們來到這裏,那是有那麼的任務,絕對不僅僅只是來參加中忍考試的。

隨着奈良紗希坐在忍者教室最後排靠右的位置上之後,她將秋道玲和青羽一起叫了過來,她趴在桌子上,儘可能的讓自己不那麼的顯眼。

「這三個人是岩隱村的忍者,我覺得他們來者不善啊,如果一會我們跟他們遇見的話,還是要小心為上!」奈良紗希低聲交代道,她的嗅覺還是和很敏銳的,現在她的臉色已經變得很複雜了,整個人都因為這中忍考試而緊張了起來。

「明白了。」秋道玲點了點頭,對於奈良紗希的話,她是非常聽的,幾乎毫不猶豫的就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其他的話。

青羽則是一句話都沒有說,而是陷入到了思索之中,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情,等著也是等著,那還不如去想一想究竟是怎麼回事。

「青羽?」

奈良紗希的視線落在了青羽的身上,她想要從青羽那裏得到一種相對來說正向的回應,僅僅沉默那是絕對不行的。

「明白了。」

青羽無奈的點了點頭,他沒想到這個名叫奈良紗希的少女年紀不大,控制欲倒還是挺強的,不愧是奈良一族的女孩啊!

「青羽,你覺得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是怎麼回事,難道岩隱村所說的一起來進行中忍考試,就是只派出這麼三個人嗎?」奈良紗希疑惑的問道,對於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的事情,她的心裏還不是很懂,畢竟她以往就沒參加過中忍考試。

「我是這樣理解的……」

青羽低聲緩緩開口,他的雙眼盯着桌面,但是卻是在用餘光盯着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他壓低聲音,用只有奈良紗希和秋道玲方才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岩隱村現在處於剛雲隱村的戰爭之中,所以必定不會派出太多的忍者來參加中忍考試。」

「你說的有道理。」奈良紗希立即點了點頭,她已經將青羽的話給聽進去了。

「不僅如此。」

青羽搖了搖頭,示意他要說的話,還沒有說完,隨後眼眸中閃爍起凝重的眸光,剛才他就一直在想這些事情,不過是奈良紗希問了出來,那麼他剛好可以解釋一下。

「一般來說,去參加外村舉辦的中忍考試,就不會派出大量不太可能會通過的忍者去參加。」

「現在是非常時期,那麼就更不可能是這樣子!」

「所以……」

「我覺得岩隱村除了這一隊忍者的話,最多再有一隊,不會更多了!」

「真正讓我覺得有問題的不是他們的人數,而是他們的年齡,他們的年紀看起來有些過大了,這反而讓我覺得岩隱村的參加這次中忍考試是有陰謀的!」

青羽低身分析道,他將他所看出來的東西,分享給了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兩個隊友,畢竟現在他們是一起參加中忍考試的人,總歸是要給他們提個醒,讓他們知道大概發生過什麼事情。

青羽在說完這些分析的話之後,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臉色均是微微發生了變化。

「青羽說的對,我們要小心,這些岩隱村的忍者,覺得沒安好心!」奈良紗希眼神凝重的說道。

奈良紗希在說話的時候,視線一直盯着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幾乎是一瞬間就被這三個人給發現了。

霎時間。

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一起向著奈良紗希的身上看了過去,臉上依次流露出笑容來。

就在他們看過來的時候。

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一起站了起來,直接向著青羽他們這邊在了過來。

忍者學校的教室本就不大。

畢竟是給小孩子們的教室,本身在設計上,無論是教室的整體面積,還是留給教室中桌椅的大小,全都是按照小孩子來設計的。

正因如此。

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幾步之間就直接來到了青羽他們的身前。

「木葉的忍者們,你們對我們很好奇嗎?」

這三個岩隱村的下忍這種,其中一個看起來能說的上話的人,率先向著青羽他們開口說道。

雖然這三個人身上的衣服均是以紅棕色為主,不過具體的穿着上還是有着一些細微的差別。

站在最前面說話的這個人。

他的頭上戴着一頂紅色的帽子,帽子上面有着岩隱村忍者護額的標誌,那國字臉型配合著呈現出來的表情,看起來給人一種堅毅中透著陰冷的感覺。

另外的兩個人中。

一個梳着一頭凌亂的頭髮,亂髮由忍者護額束縛起來,他的臉型略長,忍者服裏面套著一件藍白色的小馬甲,整個人看起來頗為慵懶,就在站在這裏的時候,還不忘打個哈欠。

另外一個則是戴着一副橙黃色的墨鏡,墨鏡後面的面容略顯猥瑣,給人一種對任何事情都不是很關心的感覺。

三個人並肩站在一起。

僅僅是透過面部表情,就可以大概的看出對方的性格。

「不好奇。」

青羽淡淡的開口說道,他知道這個前面的忍者是盯着奈良紗希過來的,從對方問話的樣子來看,也是在詢問奈良紗希,可是奈良紗希畢竟是他的隊友,他也不至於真的就把這種事情,都讓女生來承擔了。

「我沒問你!」

這個為首的岩隱村忍者在聽到青羽的回答之後,臉色頓時變得不悅起來,他甚至連看到沒有看青羽一眼,而是依舊將視線落在奈良紗希的身上,不斷的打量著奈良紗希,似乎對奈良紗希很感興趣。

「沒關係,我在回到你,我們對你們不好奇,你們還是回到你們自己的位置上去吧。」青羽再次淡淡開口,語氣中透著一種不容質疑的堅決,看起來根本就不怕這三個人。

「你……」

那個為首的岩隱村忍者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猛然將視線落在了青羽的身上,看起來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樣子。

咯吱——

就在這個時候。

教室的門響了。

連着三隊九個人走了進來,全倒是木葉村的忍者。

這些忍者的到來,可以說直接扼殺了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的想法。

「你叫什麼名字?」

岩隱村忍者中那個為首之人冷冷的說道,他的視線一直盯着青羽,他已經明白了,現在進來了這麼多的木葉村忍者,想要教訓這個人,可謂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大張旗鼓鬧事的時候了。

然而。

青羽這次則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只是……

從他所呈現出來的樣子來看,他根本就不是害怕,而是完全的無視。

彷彿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

直接將這個人當做是空氣。

無視掉了。

「你……」

這個岩隱村忍者猛地深吸一口氣,他從青羽的身上感覺到了極其強烈的蔑視,這是一種非常令他不爽的想法,而且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對方是怎麼做成這個樣子的。

如果換做其他人的話。

或許在被他這麼問之後,都已經害怕了,要麼說出了自己的名字,要麼不敢說出了,可是這種明明不說出來還一副你不配知道的樣子,簡直可以說是太羞辱人了。

「好!」

這個為首的岩隱村忍者對着青羽點了點頭,他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冷笑。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岩隱村的下忍,我叫紅狗,希望在後面的幾輪考試裏面,你不要遇到我,否則你就沒有現在這麼好的運氣了!」

這個名叫紅狗的岩隱村忍者向著青羽挑釁著說道,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視線掃過奈良紗希和秋道玲,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更加燦爛了。

「不知道以你的實力,能不能保護好這兩個女孩,可千萬別遇見了我們,不然她們可就慘了啊!」

紅狗在說完最後這句話之後,他抬起右手,伸出了一根手指,與此同時又抬起了左手,將食指和大拇指捏在一起,捏成了一個圈。

隨即。

他將右手的手指,刺進了左手的圈上。

並且不斷的進進出出。

往複了幾次。

這樣的動作看得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一臉懵逼,她們兩個還沒有經歷過這些事情,可以說是一點經驗都沒有,哪怕是遇到了對方的暗示,到沒看出來這是什麼意思。

雖然她們在昨天的時候,到受到了森乃伊頓送過去的宇智波富岳所寫的書,但是中忍考試在即,她們還沒來得及翻開,並沒有看到具體的事情,對於這方面的了解是真的很淺很淺。

不過……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她們不懂。

不代表青羽不懂。

青羽清楚的感覺到了這個人的挑釁,不過他依舊是一句話都沒有說,現在中忍考試還沒有正事開始,不是立即去搞事情的時候。

「哈哈哈哈哈哈哈……」

紅狗發出一連串譏諷的笑容之後,轉頭向著剛才他們的位置走了過去,直接留下了兩個隊友。

其中那個看起來比較慵懶的岩隱村忍者抬手推了一下忍者護額,眯着眼盯着青羽。

「你很有勇氣!」

這個忍者冷冰冰的說道,他是跟紅狗同隊的忍者,對於紅狗非常的了解,哪怕是岩隱村的人,敢惹紅狗的都沒有幾個。

「我叫青雞!」

這個忍者丟下了這麼一句話之後,立即轉身跟上了紅狗的腳步,向著他們剛剛的位置走了過去。

「我叫黃猴。」

最後一個岩隱村的忍者同樣自報了一下名字,他在說完名字之後,便直接雙手插兜邁開猥瑣的步伐,跟着兩人的身後離開了。

「莫名其妙!」

奈良紗希忍不住吐槽道,不過她也算是通過了這件事情,提前的感受了一下中忍考試的氛圍。

畢竟在剛才遇到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的時候,她的心裏是有些害怕的。

雖然一會將會要遇到的所有忍者都將是她在中忍考試上的對手……

但是這種遇到外村忍者的感覺是截然不同的!

「青羽,謝謝你!」

奈良紗希對着青羽感激的說道,剛才的局面如果不是青羽站出來說了那麼幾句話,把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給打發走了,那麼她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動動嘴而已。」

青羽淡淡的說道,他根本沒有在意這樣的事情,就算是得罪了人,得罪的也不過是外村的人。

外村的人是最方便處理的。

畢竟本身就處於一個敵對的狀態下。

哪怕暫時沒有打仗。

但是青羽相信,岩隱村這次來到木葉村參加中忍考試,就是來搞事情的,目的就是要對木葉村發起攻擊。

所以……

只要是岩隱村的忍者。

死了也就死了。

沒什麼所謂的!

青羽非常的清楚,如果剛才來這裏問名字的人,不是岩隱村的忍者,而是木葉村的忍者,那麼他就不會說話了,直接交給奈良紗希了。

畢竟以奈良紗希那奈良家的背景。

村子裏敢對她出手的人,那還真的不多,幾乎沒有什麼致命的問題。

「這三個人好奇怪啊,明明沒有問他們的名字,偏偏還將名字說了出來,這麼不要臉嗎?」秋道玲沒好氣的說道,她根本就不想知道這三個人的什麼。

「不要緊的。」

青羽淡淡的搖了搖頭,隨後微微一笑,說道:「他們根本沒有威脅我們的可能性,說許其他的小隊該在意一下,但是對我們根本沒有威脅!」

「額……」

奈良紗希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頓時滿臉的黑線,心裏對於青羽的性格,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

這個人。

不能誇。

稍微誇那麼一句就直接往上跳啊!

奈良紗希根本沒覺得青羽能做到他所說的那個樣子,完全是把青羽的話看成了是口嗨。

「紅狗。」

「青雞。」

「黃猴。」

奈良紗希抿了抿嘴,她默默的重複了一下這三個人的名字,她並沒有秋道玲和青羽那麼的樂觀,而是已經將這三個人視為了這次中忍考試的最大對手。

漸漸地。

忍者教室裏面的考生越來越多了。

其中絕大多數的人,都是木葉村的忍者,幾乎每個木葉村的忍者走進來的時候,那邊角落裏的三個岩隱村的忍者,都會將他們仔細的打量一番。

又過了一會。

再次走進來一個岩隱村的忍者小隊。

只是這個小隊看起來沒有剛才那三個人的氣勢,可以看得起出來,這兩個隊伍之間是有實力差距的。

「青羽,還真讓你給說對了,岩隱村來了兩個小隊,就是不知道後進來這個小隊的實力如何,看起來挺低調的。」奈良紗希輕聲分析道,經過剛才的事情之後,她的心裏已經更加的認可青羽了,並且更加的重視青羽的意見了。

「這三個是炮灰。」青羽淡淡的說道,他可以看得出來,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拿出來就是為了犧牲的,僅僅只是從臉上的表情來看,氣勢就跟剛才的三個人完全不同,根本就不在一個實力的水平線上。

「炮灰是什麼意思?」奈良紗希一本正經的問道,她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雖然她聽不懂,但是她覺得很高級的樣子。

「嗯……簡單來說就是……沒什麼大用的!」青羽一時之間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畢竟他所說的『炮灰』也不是原本的意思,而是一種差不多約定俗成的新意思了,他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解釋道:「你可以看做他們是用來給那邊那三個人去吸引注意力的。」

「還是剛才那三個人更厲害唄。」奈良紗希開始在心中瘋狂的積累情報。

「沒錯。」青羽點了點頭,他沒有打開感知的能力,但是他能隱隱的感覺到,這兩批人的查克拉並不在同一個級別上,那三個人的實力絕對不在中忍之下,派他們三個來參加中忍考試,可以說目的很是清楚了。

咯吱——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又是一道推門的聲音響起了。

走進來的是一個顏值很高且很帥的黑髮少年,少年看起來十三四歲的年紀,身後跟着一個少年和一個少女,顯然這三個人是同組的人。

「嘩!」

這個看起來很帥的黑髮少年剛剛走進忍者教室,便立即成為了全場矚目的焦點,瞬間吸引了無數女生的目光,令得忍者教室裏面驚呼連連,儼然已經從中忍考試變成了大型追星現場。

「宇智波一族的人?」

青羽在看到那個黑頭髮的少年之後,眉頭微微的蹙起,那個少年可以說是長了一張標準的宇智波面孔,不僅是那臉上所呈現出來的酷酷的樣子,還有身上穿着的有着宇智波羽扇族徽的衣服,都顯示著後者的什麼。

「不會吧?!」

奈良紗希疑惑的盯着青羽,那眼神就像是在看傻子一樣,完全就是一種不理解的感覺。

「青羽。」

「你別告訴我。」

「你不認識他?」

奈良紗希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她覺得非常的奇怪,對方可是本屆中忍考試最熱門的忍者。

「我不認識他很奇怪嗎?」青羽毫不在意的說道:「他也不認識我嘛!」

「這……」

奈良紗希愣了一下,她不知道青羽這算是什麼邏輯,對方不認識你,那不是應該的嗎?

可是你不認識人家就很奇怪好吧!

隨即。

她的視線落在了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身上。

立即發現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已經是將視線全都聚焦在了那個剛剛走進來的宇智波一族的少年身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0章 紅狗 青雞和黃猴!(求訂閱求月票)

48.47%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