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中忍考試的第一場!(求訂閱求月票)

第361章 中忍考試的第一場!(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你看那邊的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他們在宇智波楓的出來以後,全都向著宇智波楓看過去了。」奈良紗希在一旁低聲說道,她的眼神裡面有著凝重之色,心情變得謹慎了許多,知道這次的中忍考試,已經沒有那麼的輕鬆了。

「宇智波楓?」

青羽默默的重複了一下這個名字,隨即開始去宇智波界的記憶中翻找起來,他以前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後續宇智波一族的歷史中,也是沒有出現過,想必是隨著滅族之夜一起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了。

還沒等青羽在宇智波界的記憶中找到這個名字。

奈良紗希就解釋了起來。

「宇智波楓是今年忍者學校的畢業生,本來我聽說他不會來參加中忍考試,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又來了,可能是因為岩隱村忍者的到來吧!」奈良紗希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青羽點了點頭,他說怎麼沒有在宇智波界的記憶里看到呢,因為宇智波楓是忍者學校的學生,絕大多數的時間裡面都是在忍者學校當中,宇智波界則是一直在警備部中,雙方几乎沒有什麼交集之處。

正因如此。

宇智波界的記憶裡面,對於宇智波警備部的情報還是比較多的,對於忍者學校這樣的記憶,並不是很豐富。

所以哪怕宇智波楓是宇智波一族的成員。

隨著宇智波楓走進來,可以說是吸引了全場每個人的注意,但是偏偏沒能吸引青羽的注意。

「你怎麼一點都不關心的樣子,宇智波楓可是本屆中忍考試的大熱門,從他報名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引起了這次中忍考試們考生的悲鳴了。」奈良紗希很八卦的說道,因為她很在意本屆中忍考試,所以對於這類的事情,知道得還是比較清楚的。

「我不認識他。」

青羽淡淡的說道,他疑惑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奈良紗希,突然覺得這個少女已經沒有了原本的沉穩,而是變得像是一個追星的少女,已經開始變得沒那麼有邏輯了。

「你總得知道我們要面臨的是什麼對手吧!」奈良紗希撇了撇嘴,隨即別過頭去,沒有再說什麼,重新將視線落在忍者學校教室的前面,現在那裡的宇智波楓已經走了進來,開始環視教室,尋找一個座位坐下來。

「已經猜到大概了。」

青羽向著宇智波楓看過去,看著後者那衣服狂轉炫酷吊炸天的樣子,儼然就是另一個「佐助」,不過在天賦上應該跟佐助相比差遠了。

秋道玲的視線一直隨著兩人而移動。

一會看看岩隱村的忍者。

一會看看走進來那個滿臉裝逼之氣的宇智波楓。

不過她什麼話都沒有說。

只是就這麼安靜的看著罷了。

「吼!」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道驚呼的聲音響起,這次的聲音比剛在的宇智波楓還要更加強烈許多。

唰!

忍者學校教室內無數道目光向著門口走進來的人看過去。

這是一個小隊。

走在最前面的那個人身著一襲白色的道袍,黑髮如瀑隨意的披散在身後,木葉村的護額剛才擋在頭頂上,令得他整個人都散發這飄逸的感覺。

這個人。

青羽僅僅是看了一眼。

就知道是日向一族的人。

不僅是身上那白色道袍的穿衣風格,還有那雙看起來白色的眼睛,都已經彰顯了這個人的身份。

不過……

這個人應該是分家的人。

畢竟現在宗家還是歸屬於日向日足。

「哇!」

「居然連他也來了!」

「我怎麼都不知道啊!」

「太帥了吧!」

奈良紗希的眼睛裡面已經冒出了一個個的小星星,她彷彿是見到了明星的粉絲,恨不得立即撲上去給這些努力的弟弟們去要一些簽名。

「……」

青羽聽到了奈良紗希的話,頓時一陣無語,並且滿臉黑線,心中暗道,這人的抵抗力也太差了吧。

那個宇智波一族的人,看起來還沒有佐助帥,而那個日向一族的人,也沒有寧次帥,怎麼就搞得這麼的激動呢。

不過。

青羽仔細想想。

也就想明白了。

時代不一樣嘛!

現在這個時候,村子還處於聚集在一起的發展期,第三次忍界大戰長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只是戰火短暫的沒有蔓延到木葉村這邊而已。

這個時候的人們,不過是忙裡偷閒,能夠見到什麼帥哥的機會也不多,不像是後面那個時代,木葉村已經很久沒有戰爭了,人們之間已經變得有跟多的事件去接觸在一起了。

越是忙的時候。

古怪的想法越多。

這也是正常的。

青羽並沒有將走進來的這個日向一族的人太過當回事。

「青羽,我們要小心這個人,他是日向一族的人,日向一族是不進入忍者學校的,所以沒人知道他的實力,原本的報名表上是沒有這個人的,我猜他是因為宇智波楓來參加中忍考試,所以才過來的!」奈良紗希低聲說道。

「日向一族不進入忍者學校?」青羽愣了一下,這倒是在他的盲區裡面了,他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你不知道嗎?」奈良紗希楞了一下,詫異的看了一眼青羽,隨即無奈的說道:「這是比較常識的問題了,日向一族是被特批的可以自己培養下忍,不需要去忍者學校的家族,他們本身就具備認證下忍的資格,家族的忍者也只學習家族的術,所以日向一族下忍的實力,只有他們自己清楚,別人是不知道的。」

「居然是這樣!」

青羽感慨一聲說道,他以前還真的沒有聽說過這類的事情,已經超過了他先前知道的這些事情,不過他並沒有太過在意,畢竟在他來到這裡所經歷事情里,超過他以前認知的事情,可以說是越來越多。

「宇智波一族和日向一族嗎?」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他忽然覺得這一屆的中忍考試,似乎也沒有宇智波富岳說得那麼的乏味,還是有很多看點的。

「你知道這個日向一族的忍者叫什麼名字嗎?」青羽轉過頭向著旁邊的奈良紗希問道。

「我還以為你不關心呢!」

奈良紗希的臉上流露出狡黠的眸光,她剛才是故意沒有說這個人的名字,就是想看看青羽是不是真的一點點都不在意。

現在看來……

還是挺言不由衷的嘛!

「他叫日向花道!」

奈良紗希緩緩的說道,直接說出了這個日向一族少年的名字。

「日向花道。」

青羽默默的重複了一下,在心裡記下了這兩個所謂的本次中忍考試最熱門的兩個存在。

宇智波一族的宇智波楓。

日向一族的日向花道。

看起來倒頗有一番敵對的意思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在開始一個個參加中忍考試的人都陸續的走了進來,這讓原本就不大的忍者學校教室變得更加擁擠了。

人越來越多。

議論聲也越來越多。

這裡除了木葉村的忍者之外,就僅僅只有兩個岩隱村忍者的小隊。

因而。

這兩個小隊很輕易的就映入到眾人的眼帘之中。

成為了每個人的都注意的對象。

當然。

被注意到的並不僅僅只有那兩個岩隱村的忍者小隊,就連青羽他們這個隊伍,也都是被目光聚焦的焦點,畢竟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名字,在這些下忍的耳中,也算是耳熟能詳的存在。

只是這裡的人幾乎都不認識青羽。

再加上他們之中的不少人,都被奈良鹿久找到過,本能的覺得青羽就是那個被他們找過去拖後腿的人,所以對於奈良紗希的小隊,他們有所重視,但卻並不是特別的在意。

又過了一段時間。

一道道的腳步聲在門外響起,清晰的傳入到教室每個人的耳中。

這些腳步聲的數量密集。

看起來有不少的人。

瞬間令教室裡面等待的這些考生的聲音降低了許多,每個人都開始一點點的安靜了下來。

咯吱——

就在這個時候,伴隨著一道推門的聲響,忍者學校教室的門被推開了。

一道道身影迎著眾人的目光走了進來。

走在最前面的便是穿著一身木葉村忍者服的奈良鹿久。

此時此刻。

奈良鹿久的表情非常的嚴肅,看起來給人一種威嚴之感,這種感覺是以往在他的身上感覺不到的,可以說是非常的嚴肅而認真。

踏踏踏踏踏……

跟在奈良鹿久身後的是一個個穿著木葉村忍者服飾的中忍,每個忍者的臉上都有著不同的表情。

可以看得出來。

這些人就是監考團隊的人。

「安靜!」

奈良鹿久淡淡的說道,隨著他這一句話,全場誰都不出聲了,畢竟他們在此前幾乎都打聽到了,本次中忍考試的主考官就是站在前面的這個奈良鹿久大人。

霎時間。

整個忍者學校教室都變得無比安靜。

奈良鹿久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他點了點頭,視線掃過人群,最後在聚焦到奈良紗希身上的時候,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又在看到青羽的時候,眼眸中閃過一抹狠色。

「自我介紹一下。」

奈良鹿久的眼神掃過眾人之後,緩緩的收了回來,看起來透著一股很強的氣場壓迫,畢竟他本身的忍者級別就比在座的下忍更高,還更年長許多,並且還有主考官這個身份的加持。

「我是你們這一屆中忍考試的主考官!」

「想必你們之中有許多人都認識我!」

「我的名字叫奈良鹿久!」

「現在即將開始中忍考試的第一場!」

「我需要你們按照順序將手中的表明表交給我,隨後我們會發給你們一個號牌,你們將拿著號牌去你們對應的考場座位!」

「由於本次中忍考試報名的人數較多,所以你們將會被分為三個教室!」

「每個教室里坐著的人是誰?」

「坐在哪個位置?」

「全部都是隨機的!」

「理論上來講……」

「你們一個小隊的人,可能會三個人分在同一個教室,也可三個人分在不同的教室!」

「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

奈良鹿久直接開始說出了中忍考試第一場的規則,他的這番話一出,全場都變得沉默了起來。

這樣的事情。

完全在他們的意料之外。

如果分別在不同的教室的話,那麼彼此之間的聯繫,可以說是完全都會被掐斷了。

「明白!」

人群之中一個看起來很老實的忍者立即大聲說道,配合著奈良鹿久的話。

頓時。

有幾個考生已經站了起來。

他們拿著自己的報名表,已經有要上交的意思了。

「你們先不要動!」

突然間。

奈良鹿久的聲音再次響起。

隨著他的這句話說出來以後,剛剛站起來那幾個準備將報名表上交上去的考生,立即重新坐了下來,每個人看起來都非常的安靜。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

奈良鹿久凜然的聲音響起,他的語氣中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堅決,讓聽到的每個人,都能感覺到一股莊嚴而又肅穆的感覺,頓時紛紛將注意力,都重新聚焦在了奈良鹿久的身上。

「關於這次中忍考試,我還有幾點非常重要的規定要說……」

奈良鹿久向前了兩步,從桌子上拿了一支粉筆,轉頭向著黑板上面寫過去。

噠噠噠噠……

粉筆與黑板摩擦的聲音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的耳中,不斷的提醒著大家,現在已經開始到了中忍考試的環節了。

噠噠噠噠噠……

奈良鹿久在黑板上寫了幾分鐘之後,一篇文字呈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我將注意事項都寫在了黑板上,便於你們閱讀和記憶,你這就是你們這次考試的規則!」

奈良鹿久抬起右手,向著黑板上面敲擊過去,示意著他長在說的內容。

「第一點!」

「你們一會要進行的中忍考試的第一輪是筆試!」

「每個人都要在自己的試卷上答題!」

「試卷的分數將決定你們在第一場考試中的成績!」

「這個成績是你們淘汰或者晉級的唯一依據!」

奈良鹿丸的手在第一點上面指過去之後,隨即根本不管下面這些考生的表情,開始繼續向後介紹起來。

「第二點!」

「本次考試採用的是扣分的制度!」

「你們每個人都有10分。」

「試卷上總共有10道題。」

「錯1道題,扣1分!」

「最終的分數以小隊三個人的總分為主!」

奈良鹿久介紹到這裡的時候,幾乎全場考生的臉色都微微的發生了變化,這樣的考試規則,他們以前從來都不知道。

他們之中的許多人都問過父母或者是前輩。

不過誰都沒有說。

畢竟……

他們的報名表中都有一句。

不得將中忍考試的內容泄露出去。

「居然是扣分制,可是這跟得分制有什麼區別,不都是錯了就沒分嗎?」奈良紗希疑惑的嘀咕道。

「不是這樣的!」青羽搖搖頭,壓低聲音說道:「扣分制就是我們在不答題之前,每個人都是滿分,只有答錯了才扣分,也就是說,我們不答題,也就不扣分了。」

「不答題不算錯嗎?」奈良紗希愣愣的問道,她隱隱覺得這裡面是有什麼陷阱的,可是他也說不清楚,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一會別著急答題,如果不會的話,那就不答,只要不答錯就是還有機會,而且還有一點,你們盡量把卷面的題都看完了再答題。」青羽低聲叮囑道。

「嗯,好的!」奈良紗希點了點頭,她在聽青羽說話的時候,眼睛一直盯著青羽,她隱隱感覺青羽很有經驗的樣子,可是對方明明跟她一樣,都是沒有參加過中忍考試的人。

青羽靜靜的看著黑板上的文字,心中不由得感嘆一下,這個忍者學校的考試,幾乎每年都是差不多的制度,也不說改變一下。

不過這些人的防劇透本事也是挺強的。

愣是給這些參加中忍考試的下忍們提供了極強的保密機制,讓他們在參加的時候依舊有一種什麼都是新鮮的既視感。

「還有最後一點!」

奈良鹿久的聲音再次響起,他的聲音很洪亮,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再次令已經開始議論起來的考生們安靜了下來,一個個向著奈良鹿久的身上看過去。

「第三點!」

「如果你們在考試的時候什麼不當的行為!」

「比如作弊!」

「或者說……被我們認定為作弊!」

「那麼只要是被監考人員發現一次,就會給你們扣2分,相當於你們有2道題是白做的!」

「一旦你們身上的10分都被扣光了……」

「這也就代表著你們就算是卷子上面的題全部都做對了,那麼也是0分!」

「如此一來!」

「你們將會被逐出考場!」

奈良鹿久的聲音清晰的響徹全場,令教室裡面的每個人都能夠清楚的聽到。

一時之間。

眾人臉色大變。

每個人看起來都很緊張。

他們已經在這幾句話之間,就感受到了中忍考試的氛圍,跟平時的考試確實是截然不同的,完全可以出踏入到了另外一個級別上去了。

「青羽,我明白為什麼是扣分制了!」奈良紗希突然眼睛一瞪,眼眸中閃爍著睿智的眸光,她非常自信的說道:「這樣就可以在我們作弊的時候對我們進行扣分,只有我們作弊達到5次,那麼卷子根本就不需要看了,直接就可以逐出場外了!」

「所以我們是不是不能作弊,那我肯定不會做那些試卷上的題目啊!」秋道玲苦惱著說道,她對於這些理論的題目,幾乎是沒有任何的辦法,根本不在她擅長的領域上面。

「只要不被發現就好了啊!」奈良紗希狡黠的說道,她的反應可以說是非常快的,瞬間就發現了這個考試的BUG。

「這樣可以嗎?」秋道玲愣了一下,她的心裡覺得有點問題,不過她本能上更願意相信奈良紗希。

「當然可以啊,你想啊,如果不作弊的話,丁座大哥是怎麼通過中忍考試的,你不會真的以為丁座大哥會做這些題目吧?」奈良紗希笑著說道,她直接拿秋道丁座去類比了,更加直觀的將這個結果呈現給了秋道玲。

「你說的是啊!」秋道玲頓時眼睛一亮,將心頭懸著的那一塊大石頭直接放進了肚子了,點頭說道:「丁座大哥都可以通過,那我一定可以通過的!」

青羽默默的聽著這兩個人的聊天內容,這兩個人的話倒是沒什麼問題,只是……

不知道秋道丁座如果聽到了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丁座:你們禮貌嗎?!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思索著,原來秋道丁座在這幾個妹妹的心中,都是那樣的一種形象,那也沒什麼可多說的了。

以後不知道怎麼振奮她們的時候,那就可以說,你看看你們的丁座大哥,他都可以做到,你們呢?

這簡直比打了雞血還給力!

啪!啪!啪!

突然之間。

就在這個時候。

奈良鹿久重重的拍了拍小黑板,將眾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來。

「我最後強調一遍!」

「如果你們之中出現拙劣的作弊行為!」

「那麼你們將會被淘汰掉!」

「如果想要通過中忍考試,成為中忍的話,那麼就給我像一名真正的忍者!」

「你們明白嗎?」

奈良鹿久的聲音回蕩在教室裡面,突然帶來一種打雞血的效果,瞬間讓現成的考生們都燃了起來。

「明白了!」

眾人大聲的吼道,似乎在用音量在表示著自己的決心,每個人的眼眸之中都閃爍起了躍躍欲試的眸光,已經迫不及待的準備去參加中忍考試了。

「青羽,你聽清楚了嗎,要像忍者一樣作弊,不能太過簡單的作弊,如果我們不在一個考場的話,你只能靠自己了,我們絕對不能倒在中忍考試的第一場,明白嗎?」奈良紗希連聲向著青羽叮囑過去,她的反應還挺快的,在奈良鹿久說完這句話之後,便立即引起旁邊秋道玲的注意。

「什麼意思?」秋道玲滿頭霧水的說道。

「玲,說實話,我不擔心青羽,我更擔心的是你,如果你能跟我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在同一個教室,那麼你就等我們就好了,可是如果你自己在一個教室的話,就像青羽說的,你一道題都不要做,也不要去作弊,只要不扣分,你就是10分!」奈良紗希向著秋道玲叮囑道,她也不清楚,一道題都不答,會不會直接算作是全都錯了,可是她根本沒有辦法,現在最大的意外就是她們會不會在同一個教室。

「我覺得我們最好還是做三個人在三個不同教室的心理準備吧!」青羽突然說道。

「不會吧,我們不至於運氣那麼差吧?」奈良紗希攤開雙手無奈的說道。

「如果是拼純粹的運氣的話,我覺得我們不至於這樣,可是這不是運氣的問題,你覺得你的鹿久大哥,會這麼輕易的讓我們通過第一輪的中忍考試?」青羽嘴角微微翹起,他幾乎可以確定,奈良鹿久一定會想辦法,讓他們分開到三個不同的教室裡面。

「那我們豈不是完蛋了!」秋道玲立即說道。

「是啊!如果我們在三個不同的教室!那就只能顧好自己了!那樣太難了!」奈良紗希無奈的嘆了口氣,經過青羽的話之後,她已經相信了那是鹿久大哥可以做出來的事情,這對她來說一點都不意外,畢竟鹿久大哥連找人去故意拖後腿的事情都能做出來。

「你們把這個拿著,放在胸口心臟的位置。」青羽直接從忍具袋裡面拿出了兩張紙,紙面上有著一種她們兩個人全都看不懂的奇怪術式。

「這是什麼東西?」奈良紗希接過了青羽遞過來的紙,立即出聲問道,眼眸中閃爍著疑惑之色,她已經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不過她隱隱的感覺到,青羽似乎有什麼辦法。

「???」秋道玲也是滿臉問號的接過了青羽遞過來的紙,她向著紙上的術式看過去,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東西來,可以說是鬼畫符一般。

「這兩張紙裡面封印著我們山中一族的心傳身之術,只要我能找到答案,我就可以激活封印,將心傳身之術施加在你們的身上,將我所作答的考題傳遞給你們,這樣你們就可以將答案寫在上面了。」青羽緩緩的說道。

「青羽,你確定你說的是心傳身之術,而不是心轉身之術?」奈良紗希頓時瞪大的眼睛疑惑的問道,她知道這兩個術看起來只有一個字的差距,但是實際的效果卻是差了很多。

心傳身之術是將一段特定的情報傳遞在別人的腦海之中,可以起到傳遞情報的效果,確實是在這裡更合適,但是使用的難度過於巨大,要求也很苛刻,這讓奈良紗希有些懷疑。

至於心轉身之術則是容易了很多,絕大多數山中一族的族人都會,那是可以將精神力注入到他人的身體裡面,短暫控制他人身體的術,其實這個術也是可以在中忍考試中使用的,只要控制她們將題答上就可以了。

「我確定是心傳身之術,所以需要你們親自去答題,我不願意隨便進入別人的身體,尤其是女孩子,這樣顯得不是很禮貌。」青羽一本正經的對著奈良紗希說道。

「啊?!」

奈良紗希聽到青羽的話之後,隱隱覺得什麼地方不太對勁,可是她又說不出哪裡不對,索性就當做沒有聽到過這句話。

「你們將紙片放好就可以了。」

青羽淡淡的叮囑一句,他在剛才說完那句話之後,便在心裡默默的檢討了起來。

不對勁!

這麼做是不對的!

一點都不紳士!

全都怪宇智波富岳!

肯定是最近看富岳寫的書多了,把自己給帶偏了,以前他不是這樣的人!

嗯……

就是這樣的!

青羽覺得自己找到了原因,以前他是說不出這樣的話的。

畢竟……

進入女孩子身體又能怎樣呢!

又不是事先沒有打過招呼!

而且這也是你情我願的事情,青羽也沒有強行的壓制對方的精神力去進入!

況且……

青羽就算是這麼做的話,動作也會很溫柔的,並且會做好保護,不會傷害到她們。

……

「你們都討論的差不多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奈良鹿久的聲音再次響起,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再次將教室裡面考生的注意力,全都拉回到了他的身上。

「我再強調一下!」

「這次考試結束的時候!」

「如果有人的分數是0分的話……」

「那麼他所在的組的所有人都將一起失去考試的資格!」

奈良鹿久此話一出。

全場嘩然!

議論的聲音再次響起,而且比之前還要更加激烈!

「青羽,我幾乎可以肯定了,我們三個人就會被分到三個教室裡面,並且還會被重點照顧,這樣只要我們三個人裡面有一個人是0分,那麼我們就集體被淘汰了!」奈良紗希彷彿已經看穿了奈良鹿久的套路。

一時之間。

奈良紗希又聯想到了此前奈良鹿久想要找一個人拖後腿的事情。

那簡直不要太輕鬆了!

只要在第一城考試的時候故意作弊,然後連續被發現5次,最後考試的時候失敗掉,那麼就可以將他們整個小隊都拖累下去。

「按照計劃行事,你們如果沒機會的話,就等我傳過來的情報好了。」

青羽淡淡的說道。

他根本就沒有在意這所謂的中忍考試。

他也根本不想成為中忍。

如果沒有奈良鹿久跑過來說的那些廢話的話,他這一場就直接躺屍了。

畢竟中忍考試對他來說就是走個過場!

滿足了森乃伊頓大哥的要求就可以了!

可是……

正是因為奈良鹿久那些讓他很不舒服的話,讓他不想聽從奈良鹿久的安排!

青羽抬眼盯著講台上的奈良鹿久,嘴角微微翹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弧度。

「你想讓我給她們兩個拖後腿,那我要是輸了的話,豈不是應了你的想法,這樣我多沒面子啊,中忍考試我可以不通過,但是她們兩個絕對不能倒在前面兩輪,這就是我對你的回應!」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自語道。

泥人還有三分火氣!

他被奈良鹿久找了三次,已經讓他的心裡徹底的煩躁起來,產生了極其厭煩的情緒,整個人都已經極其的不爽了。

「我明白了!」

奈良紗希點了點頭,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她已經沒有太過選擇的餘地了,只能去相信青羽。

畢竟這場中忍考試對她來說,並不是一場公平的考試,她的對手不僅僅是這裡坐著的那些其他的考生,還有站在講台上那個負責本次中忍考試的鹿久大哥。

這種連坐的賽制。

讓她相信就是鹿久大哥想出來制裁她的!

畢竟她能夠控制好自己,但是不能控制隊友,尤其是還有一個臨時插入的隊友,這讓中忍考試的第一場充滿了不確定性。

一個人出局。

全隊都跟著出局。

在這種近乎苛刻的賽制面前,他們可能會分在三個不同的教室。

這就很難了!

「其實這個規則挺唬人的,不僅是你們在擔心,你們可以看看,現在這裡在座的每一個人,都很擔心!」青羽緩緩的說道,他說這些是為了緩解一下這兩個少女的情緒,讓她們不要有那麼大的心裡壓力,隨即繼續說道:「每個人都怕被隊友給坑了,每個人也都怕自己會坑了隊友,這樣的壓力頂在頭上,必定會讓他們的行動都變得戰戰兢兢,做什麼事情之前都會有所顧慮,這應該考驗的就是大家在高壓狀態下獲取情報的能力吧!」

「你說的有道理!」奈良紗希點了點頭,苦笑著說道:「其實如果只是賽制的話,我倒是沒那麼大的壓力,主要是擋在我面前的還有鹿久大哥,我可以肯定鹿久大哥不會輕易讓我們通過這第一場考試。」

「我們儘力吧。」青羽淡淡的說道,他知道現在不管他再說什麼,奈良紗希和秋道玲那緊張的情緒都不會有所緩解了,那麼說什麼也都沒有用了。

一切就都等到情報來的時候吧!

當她們兩個人看到已經傳遞過來的情報以後,應該就可以放心下來了。

那麼……

青羽的心裡已經明白了。

這中忍考試的第一場考試,可以說就是對他情報獲取能力的考核!

不過……

這裡沒人知道!

獲取情報是青羽最擅長的事情!

他的腦袋裡面現在就裝著不知道多少的情報!

……

啪!啪!啪!

奈良鹿久的手掌再次與黑板接觸在了一起,隨著他的敲動,一道道聲音再次將眾人的議論聲打斷了,再次將眾人的注意力拉了回來,讓人們的視線,聚焦在他的身上。

「現在你們可以拿著你們的報名表,依次排隊到我這裡領取號牌了!」

「你們排隊的時候不要擁擠,不要爭搶,每個人的的號牌都是隨機的,著急對你們來說一點用都沒有!」

「如果有人發生爭搶或者私自交換號牌的行為,你們整個小隊都將被淘汰掉!」

「拿到號牌之後……」

「你們不能有任何的逗留和交流!」

「請直接走出教室!」

「會有專人帶你們進入考場!」

「那麼……」

奈良鹿久說了這麼一大堆之後,聲音微微一頓,眼神立即變得凌厲了起來。

「準備開始你們中忍考試的第一場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1章 中忍考試的第一場!(求訂閱求月票)

46.2%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