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滿分的卷子!(求訂閱求月票)

第363章 滿分的卷子!(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趴在桌子上,將自己很好的隱藏了起來,讓周圍的這些負責監考的忍者,根本看不見他的手勢。

這樣的姿勢不能維持太長的時間。

否則很出現問題。

頓時。

青羽在趴著的狀態下,雙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併攏起來,這樣的姿勢看起來就像是在用瞄準鏡對著面前的那個負責監考的忍者。

「心轉身之術!」

青羽立即施展了山中一族的秘術,心轉身之術,瞬間一股極強的精神波動從他的身上彌散而起,直接向著面前那個誘導他作弊的那個監考忍者衝擊了過去。

嗡!

伴隨著一陣波動。

這個監考忍者的身體已經被青羽佔據了,對方的精神被青羽的精神直接壓到了下面。

此時此刻。

青羽不僅進入到了這個人的身體里,還將這個人壓得死死的,令其動彈不得。

啪嗒!

與之同時。

青羽的身體像是失去了力量一樣,直接爬倒在桌子上,壓著他的試卷,看起來就像是已經睡著了一樣。

青羽通過這個監考忍者的視線,看到了已經倒下的自己,這種通過其他的視角看到自己的方式,他所經歷的並不多,絕大多是情況是在那個人的記憶裡面。

心轉身之術是他一直到會的秘術。

從他穿越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已經掌握了這個秘術,不過對他來說,一直覺得有些雞肋,也就沒有太過去感受什麼。

現在反而是他為數不多使用的幾次心轉身之術,使用精神力量透過空氣,奪取了對方的身體。

當然。

這個秘術還是有一些很致命的弱點。

這是這些弱點。

讓青羽平時根本不會對這個術進行嘗試。

因為在使用心轉身之術的時候,施術期間本體是不能動的,若是沒有隊友的保護,很容易受到致命打擊!

而且,若是被控制的人受到了攻擊,也會讓自己的身體受到傷害,這對青羽來說,是非常不值得的,因為對他控制的人造成傷害的難度遠遠低於對他本體的傷害!

正因如此。

心轉身之對於青羽來說並不是常規忍術,僅僅只是在特點的環境下去獲取情報的時候能夠用得上。

可是……

青羽擁有讀心繫統,他只要輕輕拍一下對方的腦袋,就可以獲得對方的記憶!

這樣的情報獲取方式。

無論是效率還是效果,那都是比心轉身之術要更好的!

隨即。

青羽控制著這個監考忍者,他並沒有探手向著腰間那寫著「答案」兩個字的忍具袋摸過去,因為他覺得這是有問題的。

很有可能是奈良鹿久留給他的一個陷阱。

畢竟……

奈良鹿久很清楚的知道他是山中一族的人。

青羽控制著這個監考老師的身體,抬起視線向著教室里的考生看過去。

現在這個時候。

幾乎所有的考生均是處於一種焦頭爛額的狀態,誰都不知道這上面的考題該怎面去解答。

但是……

偏偏有兩個人已經開始埋頭苦寫了。

這兩個人的衣著跟大家有著明顯的不同,其中一個人的身後寫著一個「勤」字,另一個人的身後寫著「勉」字,兩人一個坐在前面,一個坐在後面,可以說是覆蓋了整個考場。

這兩個人……

就是答案吧!

青羽立即意識到了問題的關鍵,畢竟這個中忍考試考驗的是忍者獲取情報的能力,而不是簡單的答題能力。

況且。

這個考卷上的題目。

根本就不是給人能夠回答得出來的!

一時之間。

青羽幾乎可以確認,這兩個人就是給大家提供答案的靶子。

青羽控制著監考忍者的身體,向著距離最近的那個背後寫著「勤」字的考生走了過去。

一步一步。

青羽的動作並沒有引起其他考生的注意。

畢竟他所控制的身體的身份是監考忍者,現在大家都在想辦法怎麼通過考試,並且不被監考忍者發現,哪裡顧得上去看這個監考忍者的舉動是不是異常的。

很快。

青羽便控制著這個監考忍者的身體,來到了那個正在快速答題的這個考生的身上看過去。

似乎是感覺到了監考忍者的腳步。

這個考生抬起了頭。

向著青羽看過去。

「老……老師,有什麼事情嗎?」

這個考生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可以看得出來,他的眼神是有些迷惑的,這是他們此前沒有商量過的劇本。

「你……」

青羽的視線落在這個考生的卷子上,現在他僅僅只是答題到了第一道題,而且僅僅只是寫了一半的內容。

不過。

就在他掃過的這一眼上。

青羽就可以看出來答案的內容跟他所想的是截然不同的。

果然。

答案和問題是脫節的。

這根本就是沒有邏輯的考卷。

「沒作弊!」

青羽淡淡的說道,在他說完之後,抬手拍了一下這個考生的腦袋。

嗡!

青羽感覺到一個奇異的感覺,湧現到他的靈魂中。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火遁·龍火之術!」

伴隨著一道清脆的電子提示音,青羽的腦海中浮現出一道道的記憶,正是這個考生的記憶。

「好好努力!」

青羽以這個監考忍者的口吻緩緩的說道,說完之後,直接轉身向著教室前面走過去,最後坐在了講台後面的椅子上。

嗡!

隨著這個監考的忍者坐下來之後,青羽立即解除了心轉身之術,令得自己的靈魂重新回到了他的身體裡面。

「嗯?!」

這個監考忍者揉了揉自己的額頭,他有一種剛才被控制了的感覺,但是他的靈魂完全被一股奇異的力量給壓制住了,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連入侵者是誰都搞不清楚。

青羽嗎?

這個監考忍者微微皺眉,他抬頭向著青羽看過去,頓時看到青羽正在默默的看著考卷。

好像又不是青羽乾的!

畢竟以這種下忍實力的心轉身之術,他可以很輕易的掙脫開的。

那麼……

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監考忍者已經懵逼了,腦袋裡面有著大大的問號,不是很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此時此刻。

青羽閉上了眼睛。

開始快速的瀏覽著這個忍者的記憶。

幾乎是一瞬間。

青羽就立即在這個人的記憶中,找到了關於中忍考試的部分。

他們是被邀請作為中忍考試第一場考試的一個情報人員,攜帶著答案來到這裡的。

總共6個人。

從2個小隊裡面調配過來的!

經過了幾天的苦背之後,將這些卷子的答案全都背誦了下來。

這可以說是一件比較耗費精神力的事情了。

畢竟……

答案跟問題沒有任何的聯繫。

根據這幾個人的記憶,青羽更是明白了一件事情……

中忍考試第一場筆試的卷子,如果沒有主考官特別要求的話,那麼歷年都會沿用同一套試卷。

這也是為什麼家長們沒有給孩子透露題目的原因之一。

題目年年基本不變。

答案每年都在變化。

這就是中忍考試第一場考試筆試部分的套路!

這場考試考核的根本就不是答題的能力,而是獲取情報的能力。

很快。

青羽就找到了這個人記憶中關於答案的那個部分,隨後將這個部分整理了出來。

嗯……

青羽感受了一下,覺得還是將答案寫出了吧。

不然直接將記憶傳遞過去的話。

好像不是很好。

頓時。

青羽拿起手中的筆。

快速的在試卷上寫了起來,他的眼前所呈現出來的就是那個人的記憶,可以說比那個人背誦的內容還要熟練。

沙沙沙……

青羽手中的筆尖與卷子摩擦之後,不停的響起一道道的聲響。

這樣的一幕。

立即引起了周圍幾個監考忍者的注意。

「嗯?」

這幾個監考忍者全都是被奈良鹿久要求過去監視青羽的,只要青羽有那麼一絲絲的作弊行為,就會被他們給放大,並且抓住扣分。

這可以說是給青羽專門配備的監考忍者!

可是。

這些忍者並沒有找到青羽作弊的痕迹,但是已經看到了青羽在快速的答題了。

這就有點衝突了。

怎麼回事呢?!

現在這個時候,這些監考忍者每個人都是一頭霧水,他們的臉上均是浮現出疑惑的表情,在他們的視線中,青羽答題的進度,已經快要超過那幾個預先設定好的人了。

難道……

這幾個監考忍者的腦袋裡面同時泛起疑惑的感覺,隱隱覺得青羽可能在一開始進入這個考場的時候,就知道這些考題的答案。

這讓他們的心理產生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似乎……

奈良鹿久已經提前給過青羽答案了!

這種念頭一旦形成了,便在他們的心裡,不斷的冒出來,讓他們不得不去揣度奈良鹿久的心理。

難道說……

讓他們重點去監察青羽。

只是做一個幌子。

其實事實上已經內定好了就是青羽了?

沙沙沙……

青羽並不知道這些監考忍者是怎麼想的,他也沒有去想那麼多的事情,僅僅只是向著趕緊將考題傳遞出去。

幾分鐘后。

青羽便已經將卷子上的答案都已經寫完了。

「呼……」

青羽緩緩的舒了口氣,他低頭看著試卷,也不管其他的考生或者周圍的監考忍者,心念微微一動。

幾乎是一瞬間。

青羽就溝通意念聯繫到了奈良紗希和秋道玲身上的紙片。

嗤嗤嗤……

就在這個時候。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身上的紙片驟然發生了變化,一股股查克拉波動涌動而起,隨即變化出不同的感覺出來。

嗡!

嗡!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心口處均是震顫了一下,緊接著被封印在紙片上的查克拉幻化出山中一族的心傳身之術,將一股股的情報,傳遞到了這兩個少女的腦海中。

「這……」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同時瞪大了眼睛,整個人都驚呆了。

尤其是奈良紗希。

其實秋道玲還好,她本身就是打算躺平的,根本就沒想過要通過自己的能力去獲取情報。

這畢竟不是她擅長的內容!

可是……

奈良紗希已經開始在思考了,她在看到卷子上的內容的時候,已經明白了這是以一場信息的較量,而她所坐的位置,正是考試的第一排,根本沒辦法去獲取更多的情報。

她的影真似之術可以幫助秋道玲去答題。

可是秋道玲並不在她能夠控制的範圍之內。

雖然她並沒有因此就發起了這一場中忍考試,但是當她看清楚了局勢之後,她明白這次中忍考試的前景對她來說不那麼的樂觀,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青羽的身上。

可是……

她並沒有想到。

青羽居然這麼的給力。

這才多久啊!

答案都傳遞過來了!

這一次的心傳身之術是單向的,僅僅是青羽單方面的將內容傳遞給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並沒有相互交流的方式,所以她們兩個人只能選擇相信青羽,沒有其他的辦法。

一時之間。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什麼都不想了,直接開始拿起筆,在卷子上面寫了起來,筆尖與卷子摩擦出沙沙沙的聲響。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舉動,同時引起了周圍幾個監考忍者的注意。

這些監考忍者的想法跟青羽教室裡面的監考忍者是差不多的。

幾乎每個人都覺得……

面前這個坐在第一桌的被主考的奈良鹿久特別交代過的人,已經在進入考場之前,就得到了答案。

可是……

這也不能算是作弊啊!

畢竟從這個考生所呈現出來的舉動上來看,那完全就是自己在答題,根本就沒有任何作弊的行為,更是沒有通過什麼手段去獲取情報。

考試開場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裡。

青羽他們三個人的小隊就全都完成了第一場考試的答卷,這可以說是看傻了三個教室的監考忍者。

漸漸地。

這三個教室裡面均有監考忍者均是感覺出了一些問題,隨即相繼走了出來。

他們剛剛出來以後。

便立即看見了彼此。

他們站在原地相互對視了一眼,經過短暫的遲疑之後,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們也是一樣?!」

三人一起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均是明白了對方所看到的的東西,現在是什麼都沒有用了,已經沒有任何的價值了。

「我明白了!」

「我也明白了!」

「看來我們還是不要去找鹿久大人了!」

三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均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彼此間所流露出來的意思。

隨即。

三人一起重新回到了考場裡面,在他們的心裡,都已經默認了青羽他們三個人是得到了奈良鹿久提前透露出來的情報。

這是拿他們拉做幌子呢!

現在他們都已經反應過來了。

……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三個教室里的人不斷有因為作弊5次而被點到名字,最後整個小隊被清理出局。

這樣的事情。

讓更多沒有拿到答案的小隊心中變得更加焦慮起來。

考試剛開始的時候。

絕大多數的人還是坐得住的。

可是隨著時間越來越久,距離考試截止的時間越來越近,人們心中的淡然開始漸漸的不復存在了。

這樣的事情。

已經不是那麼容易去穩住了。

考試作弊的人越來越多。

作弊拙劣的人也越來越多。

這也直接導致了出局的人越來越多。

同時似的現場的考場們心中的壓力越來越大了。

終於。

在考試最後一秒時間結束之後。

教室裡面響起了考試結束的鈴聲。

負責監考的忍者們開始強制的將這些考生手上的試卷給收起來。

「所有人坐在原地不要動!」

這些監考忍者在拿走卷子之後,都會對著眾人說出同樣的話。

又過了一段時間。

現場所有考生的卷子都已經被監考忍者給收回去了。

「現在我們會逐個考場進行當場的打分,最後排名分數靠後的小隊,將會被淘汰掉!」這個監考忍者冷冷的說道。

隨著這句話說出口之後。

現場再度陷入到了沉寂當中,誰都不知道自己的成績是什麼樣的,哪怕是已經拿到了答案的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也不清楚青羽給她們的答案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

……

此時此刻。

302教室。

青羽所在的考場。

咯吱——

伴隨著一道推門的聲響,主考官奈良鹿久邁開步子走了進來。

他在走進來的第一時間。

視線就掃到了坐在第一排的青羽身上。

奈良鹿久看到青羽還坐在這裡,就知道沒有按照他的要求去作弊,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許多。

這樣微妙的表情變化。

被周圍幾個關注著奈良鹿久的監考忍者收入到眼底,令得他們的心中冒出一大堆的問號。

至於演得這麼逼真嗎?

他們的心裡都已經默認了青羽是從主考官奈良鹿久的身上拿到了答案,否則根本解釋不了這種答題的行為,除非故意亂寫的。

「現在我來依次給你們這些卷子去打分!」

奈良鹿久站在教室的講台上,視線掃過在場的考生之後,落在青羽的身上。

「被我叫到號碼的人,拿著你的號碼,來兌換我打過分的卷子,這份卷子將會成為判定你們是否會晉級到第二輪考試的關鍵。」

奈良鹿久在他說完這些話之後,立即拿起講台上堆疊起來那些剛剛收上來的卷子。

放在最上面的卷子。

便是青羽所寫的1號卷子。

「嗯……」

奈良鹿久微微眯起眼睛,他該安排的都已經安排了,他交代的也都交代了,現在他的視線落在青羽名字很號碼為標頭的卷子上,心中不禁有些好奇。

青羽……

究竟能夠答出什麼樣子的答卷?

頓時。

奈良鹿久向著青羽的卷子上看了過去。

「嗯?!」

奈良鹿久發出一道輕輕的疑惑之聲,他的視線正在聚焦在青羽所作答的第一道題上。

從這道題的答案上來看……

完全正確!

連一個字的誤差都沒有!

能夠做到這個樣子,那必定是努力的獲取過情報了,否則不會回答得這麼的完美。

這樣的答案。

他想扣分都扣不了。

標準答案怎麼扣分?

奈良鹿久沒有辦法,只能向著下一道題目看了過去。

「這……」

奈良鹿久臉上的表情變得難看了許多,這已經不是什麼簡單的問題了。

這道題目。

依舊是完全正確。

連一個字都沒有差別。

這讓他的心裡產生了一種非常奇怪的想法。

難道……

青羽真的在這麼到監考忍者這注視下,通過自己的手段,找到了情報?

不會吧!

青羽喲手這樣的本事?

奈良鹿久並不是很相信青羽能夠憑藉自己的能力將所有的情報都獲取過來,所以他開始繼續向著後面看了過去。

越看越心驚。

總共10道題。

統統都是正確答案。

就是那種連挑刺都找不出問題的答案。

「你過來。」

奈良鹿久向著青羽身前不遠處的那個監看忍者招了招手,他的臉色很難看,畢竟在他看來,青羽是三個人裡面實力最弱的那一個。

如果青羽自己都可以獲取到情報的話。

那麼事情還真的就不是那麼好辦了。

「是!」

這個監考忍者立即來到了奈良鹿久的面前,向著奈良鹿久的身上看過去,整個人都擺出一副謙卑的聽從命令的姿態。

「青羽是怎麼回事,他怎麼到答對了?」奈良鹿久壓低聲音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這個監考忍者愣了一下,心道不是你給的答案嗎,不過他在這個時候,也不敢多說什麼,只好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你沒給他答案吧?」奈良鹿久懷疑的問道。

「我沒給啊,我的答案在忍具袋裡,都沒人碰過……」這個監考忍者本來想說一句,他似乎被心轉身之術控制過,可是想到了不一定施術的人是青羽,也有可能是山中亥一,而且他手上的答案並沒有丟失,同時也沒有產生什麼作弊的行為,也就沒有把這個太過當做一回事。

「他有什麼奇怪的舉動嗎?」奈良鹿久眉頭皺得更緊了,他已經意識到了這裡有問題,只是他還不知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

「沒有啊,我全程都在盯著他,他沒有任何作弊的行為,一直在悶頭寫卷子。」這個監考忍者幾乎不猶豫的回答道。

「我明白了,你回去吧。」

奈良鹿久淡淡的點了點頭,隨即沒有再說什麼,轉而重新將視線放在青羽的卷子上。

沒有作弊行為扣分。

沒有答錯任何一道題目。

這就是滿分的卷子。

哪怕他是主考官也不能在這張卷子上面胡亂的扣分。

頓時。

奈良鹿久抬起頭。

向著教室裡面的考生看過去。

那樣子就像是一個人都不認識一樣。

「1號!」

奈良鹿久緩緩的喊出了青羽的號碼,在念號碼的這個過程裡面,他都沒有向著青羽看過去,彷彿是不認識青羽一樣。

這種表現。

映入到剛才那個負責監考的忍者眼中。

已經變成了欲蓋彌彰。

在他看來……

奈良鹿久早就跟青羽商量好了,弄這樣一系列的舉動,不過是為了讓大家都覺得青羽是憑藉自己的能力獲取到的情報。

可是。

整個過程裡面。

青羽根本就沒有使用什麼手段啊!

「在。」

青羽的聲音緩緩的響起,他起身拿著手中那個寫著「302-1」的牌子,向著奈良鹿久走了過去。

隨著青羽的出現。

教室里所有人的視線。

全都聚焦在青羽的身上。

畢竟這是第一個去領取考試分數的人,每個人都想知道,青羽究竟能夠得到多少分。

「10分!」

奈良鹿久極其不情願的說道,但凡能夠有一個地方讓他去扣分,他都不願意給青羽10分。

畢竟中忍考試第一場考試的晉級規則是按照小隊總分來排名的。

他的心裡指望著青羽去給奈良紗希的隊伍拖後腿。

可是呢!

直接弄了個滿分出來。

不會有人的分數比青羽更高。

這簡直就是離譜!

已經不是會不會拖後腿的問題了,而是直接化身成為了給隊伍往上拽分的大腿。

「謝謝主考官大人!」

青羽笑眯眯的接過了奈良鹿久所遞過來的卷子,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頗為得意,畢竟他與奈良鹿久之間的事情,在座的眾人都是不知道的。

隨即。

青羽轉頭向著自己的座位走過去。

「你不需要再坐下了,去301教室等待最後的通知吧。」奈良鹿久看著青羽就要回到那1號座位,立即開口說道。

「是。」

青羽淡淡的應了一聲,直接向著教室的大門走過去,直接推開了大門,走出了302教室。

就在他剛剛出去之後。

走廊里有監考忍者帶領著他向著301教室返回。

青羽進入到301教室后,見識裡面還有一些監考忍者存在的,他並沒有跟那些監考忍者說話,而是直接向著最後一批靠右的位置走過去,那裡正是他們此前來的時候所坐的位置。

「不知道這次回來還剩下多少人了。」

青羽低聲自言自語道。

就在剛才考試的時候。

他已經看到有不少人因為作弊5次而被取消了考試的資格,連同整個忍者小隊都跟著一起出局。

這樣的淘汰效率還是挺高的!

一個人作弊5次,三個人一起離開!

……

青羽離開之後。

奈良鹿久又看了許多的卷子。

發現這些考生在有各自不同的問題,有的是根本就沒有答題,有的是明顯亂寫的,還有根據題目一本正經答題的人。

就算偶爾有一些依靠著忍者的能力獲取到了一些情報,不過這些人的卷面上依舊不是那麼的完整,會缺少一些關鍵的信息。

這對於情報來說都是非常不利的行為。

畢竟……

傳遞迴來的情報如果是錯誤的,那麼對於整個隊伍的打擊將是毀滅性的!

「3分!」

「2分!」

「2分!」

「0分!」

「6分!」

「……」

奈良鹿久一個個開始進行著打分,差不到到整個考試一半的人的時候,他的心態已經漸漸的出了問題。

除了青羽之外。

根本沒有能夠拿得出手的卷子!

青羽的答卷是目前為止最漂亮的一份答卷!

當然。

這裡沒有計算那些他已經事先安排好的那幾個故意帶著情報進去的人。

不過。

就算是將那兩個人統計進去。

也不過是跟青羽一樣並列的滿分而已。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奈良鹿久已經隱隱的意識到了,青羽的分數應該是真實的,並且青羽獲取到的情報必定是那兩個事先他安排的那兩個人之中的一個,而不是其他的考生。

畢竟還沒有其他的考生比青羽的成績更高。

這就讓奈良鹿久的內心茫然了起來。

這是怎麼做到的?

奈良鹿久不知道青羽通過什麼樣的方式獲取到了這些情報,不過他已經開始對青羽刮目相看了,似乎青羽並不是他想象中那麼弱的存在。

又過來一會。

卷子上的分數開始變得好一些了。

接連出現了幾個10分的卷子,所寫的內容跟他事先安排的那兩個忍者所寫的是一樣的。

這就清楚的表明了他們也是通過這些人獲得的情報。

一段時間之後。

302教室的考生的成績都已經被奈良鹿久給公布完了,在他離開這個教室的時候,教室裡面已經沒有其他的考生了。

隨即。

奈良鹿久向著旁邊的303教室走過去。

就在他進入之後,便立即將視線放在了1號座位的秋道玲身上,他覺得這個人,總該拉分了吧!

畢竟。

秋道玲的實力可以。

但是情報獲取的能力,並不是她所擅長的,如果一個小隊都在一個教室裡面協作的話,那麼還能夠通過奈良一族的影真似之術和山中一族的心轉身之術去完成答卷。

畢竟……

秋道丁座就是這麼完成的!

奈良鹿久的真正殺手鐧就是這個秋道玲,他覺得無論是山中青羽還是奈良鹿久,能夠獲得到情報,都是可以接受的,只要讓秋道玲把分數給拉下去就可以了。

頓時。

奈良鹿久向著秋道玲身前不遠處的那個監考忍者看過去,直接詢問了起來。

「沒什麼異常的地方吧?」奈良鹿久問道。

「還有幾個考生已經扣分達到了6分,不過並沒有到10,所以沒有被驅逐出去,我已經都在他們的卷子上做出了相應的標記。」這個監考忍者立即彙報道。

「我想問的是……」奈良鹿久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這並不是他想要聽的話,他的眼角向著秋道玲的方向看了一眼之後,說道:「我指的是秋道玲有沒有什麼異常的舉動?」

「異常的舉動……」這個監考忍者的臉色微微一變,他的腦海裡面立即浮現出了剛才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那已經不是簡單的異常了,而是大大的異常,他立即點了點頭,低聲說道:「她沒有去獲取任何的情報,或者說是沒有在被我發現去獲取任何的情報,也沒有任何的作弊行為,她只是發獃到開場差不到十分鐘左右的時候,開始立即向著卷子上一頓狂寫,寫完之後就一直在等待著最終的交卷,我覺得這有點異常,可是又說不出具體是什麼地方有問題。」

「這就很有問題了。」奈良鹿久點了點頭,他的心裡已經明白了,如果沒有意外的那,那麼秋道玲已經在另外兩個隊友的幫助之下,得到了這次中忍考試的答案,只是他並沒有在現場,不是很清楚具體究竟發生了什麼。

「額……」這個監考忍者愣了一下,他不知道奈良鹿久究竟是哪一邊的,是不想看到秋道玲通過,還是想要秋道玲通過,畢竟在他看來能夠做到這樣事情的人,必定是在進入考場之前就得到了答案,而提過答案的也只有知道答案的奈良鹿久了。

「卷子都在那邊了吧!」奈良鹿久向著講台上看過去,低聲問道。

「已經都在這裡了。」這個監考忍者點了點頭。

「嗯。」

奈良鹿久沒有再說什麼,而是邁開步子向著講台上走過去,有了青羽的事情之後,他對於秋道玲的成績已經有了心理的預期,沒有最開始時那麼的震撼了。

他站在講台上,抬手翻開已經收上來的試卷。

就在這個時候。

全場考生的視線全都聚焦在奈良鹿久的身上。

每個人眼神中都閃爍著期待和畏懼交織在一起的複雜情緒,大家都很想知道自己的成績,又不是很敢知道成績。

在眾人的注視下。

奈良鹿久向著第一張卷子看過去。

正是坐在1號座位的秋道玲的卷子。

「果然……」

奈良鹿久在看到秋道玲所作答的第一道題之後,心裡就立即有了答案。

這道題的作答格式跟青羽的是一模一樣。

連標點符號都沒有變化。

如果這筆跡不是秋道玲的,他甚至會覺得是不是青羽過來幫助秋道玲答卷了。

隨即。

他繼續向著第二題看過去。

又是完全正確!

一時之間。

奈良鹿久的心中冒出一股不祥的預感,他已經隱隱的意識到了,秋道玲卷子上的答案,應該跟青羽是一模一樣的。

這是一張滿分的試卷!

如果這個卷子的情報是可以傳遞到一牆之隔外的秋道玲身上,那麼奈良紗希怕是也知道了答案。

事情變得不受控制起來了!

奈良鹿久的臉色變得不是那麼好看起來了,如果山中青羽、秋道玲和奈良紗希三個人的卷子都是滿分10分的卷子,那麼這個小隊的總分將達到驚人的30分滿分!

這是不可能被淘汰的分數!

可以直接鎖定進入到中忍考試第二場了!

可惡啊!

奈良鹿久緊緊攥著拳頭,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這個事情是怎麼做到的,他已經將這三個人拆分至此並且重點照顧了,那麼還沒有任何辦法的話……

這說明已經無法阻止這三個人進入到中忍考試的第二場了!

防不勝防啊!

奈良鹿久心中百般無奈,他快速的向著秋道玲卷子上後面的題目看過去,果然就跟他所料想的一樣。

從頭到尾跟青羽試卷的契合度達到了100%。

完美無錯!

又是一份滿分10分的答卷!

「1號!」

奈良鹿久無奈的喊出了秋道玲的1號號碼,這次他也不掩飾了,直接向著秋道玲的身上看了過去。

「在。」

秋道玲立即應了一聲,她拿起手上的號牌,向著奈良鹿久走過去,她的臉上浮現出期待之色,她也不知道青羽給她的答案究竟有多少是對的,不過她也沒有其他答案可以看,奈良紗希跟她並不在同一個教室,根本沒有辦法幫助她。

「10分。」

奈良鹿久在說出這個分數之後,彷彿已經消耗掉了全身的力氣,他將已經寫上了分數的卷子遞給秋道玲,並且叮囑說道:「去301教室等待最終的結果吧。」

「好耶!」

秋道玲根本沒有在意奈良鹿久那張已經黑了下去的臉,結果試卷之後直接高興的跳了起來。

這是她完全沒有想到的分數!

她有想過青羽給她的答案可能會很厲害,但是沒想到居然會這裡的厲害!

一時之間。

秋道玲在眾人的注視下,蹦蹦跳跳的離開了303教室,直接向著301教室跑了過去。

「10分?」

「居然是10分!」

「她好強啊!」

「根本沒看出來啊!」

「我的天啊!」

「……」

303教室裡面響起了一道道的議論之聲,每個人都在為秋道玲所答出來的成績而感覺到震撼!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成績了!

這是滿分的成績啊!

經歷過這次考試的考生已經都明白這場考試考得是什麼內容了,因為裡面要考的並不是正常的答題,而是情報的獲取。

太強了!

303教室裡面的人們,紛紛將秋道玲的樣子記在了心裡,他們均是覺得,如果在第二場的時候遇到了這個人的話,一定要謹慎小心的應對。

隨著秋道玲的離開。

奈良鹿久開始快速的給其他的考生評分。

……

301教室。

咯吱——

這扇現在不斷有人進入的門再次打卡了,走進來的是拿著試卷滿臉開心拿著秋道玲。

秋道玲站在門口,掃視了一圈,立即確定了青羽的位置。

經過了幾次請客一起吃飯以及這次送答案的事情之後,秋道玲已經徹底的將青羽看做是自己人了,在她看到了青羽之後,立即眼睛一亮,隨即向著青羽的方向快速的跑了過去。

很快。

秋道玲就坐在了青羽旁邊的座位上。

「青羽你好厲害啊!」秋道玲瞪大眼睛驚呼出聲,她現在都覺得像是在做夢一樣,滿分試卷只有是想想到覺得不可思議。

「噓!」青羽抬起右手食指,直接橫在嘴巴前面,通過他自己的動作,示意秋道玲不要那麼大的聲音,隨即壓低聲音說道:「低調,低調……」

「好~」秋道玲的聲音頓時急轉直下,那剛剛還很大的嗓門,突然小到了像是貓咪在叫,她眨著眼睛,疑惑的問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嘿嘿嘿嘿,秘密。」青羽笑著說道。

「啊?」秋道玲在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整個人都愣住了,那滿是興奮的臉上,流露出無奈的表情,問道:「你真不說啊?」

「不說了,留點神秘感。」青羽點了點頭。

「哼~小氣!」秋道玲撇撇嘴撒嬌似的說道,不過她說完之後,立即不在糾纏這個話題了,並沒有再細細的問下去,轉而重新露出了笑臉,說道:「青羽,你知不知道,鹿久大哥說起我的卷子是10分之後,臉都黑了哈哈哈哈!」

……

就在青羽和玲閑聊的時候。

奈良鹿久已經邁著步子走進來304教室,迎面就看到了坐在1號座位聲的奈良紗希,心中再次升起了不祥的預感。

或許……

又一個滿分10分的卷子要出來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3章 滿分的卷子!(求訂閱求月票)

49%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