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從後面進入(求訂閱求月票)

第365章 從後面進入(求訂閱求月票)

現場參加中忍考試的學生們盯著秋道丁座那逐漸綻放笑容的臉,每個人的心裡均是產生了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受。

似乎……

這個看起來胖乎乎的喜歡笑的胖子。

比奈良鹿久還要更難搞定一點。

畢竟他們有什麼問題請教奈良鹿久的時候,對方還是肯回答一些的,可是這個胖胖的主考官則是完全無視大家的問題。

青羽的視線透過旁邊的鐵絲網向著裡面看過去,如果不是秋道丁座說起來,他都快忘了這裡面叫死亡森林了。

木葉村裡面有許多這樣的森林,都是被圈起來當做練習場來使用,不過練習最多的還是中忍考試,幾乎成為了中忍考試第二場考試的指定地點了。

「死亡森林之中,充滿了各種不確定的因素,正是這些不確定的因素,使得你們這些參加的人,隨時都可能會死亡,你們明白這個意思嗎?」

秋道丁座的聲音再次響起,他在說到最後的時候,莫名的有些興奮,他覺得這樣才是忍者,沒有安逸可言,每天都是在刀劍上起舞,誰是可能會為了任務而犧牲性命。

隨著他的這番話說出來之後。

現場的考生們的表情紛紛變得嚴肅了起來,尤其是他們聽到死人這場的話之後。

他們都不是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

現在忍者世界上都還在進行著第三次的忍界大戰,死人這樣的事情,已經是深入到他們的生活中,平常得不能在平常的事情了。

「我沒有再跟你們開玩笑!」

秋道丁座的變輕變得極其正經,從他出現在眾人視線中的一個看起來笑容人畜無害的小胖子,變成了現在給人一種恐怖陰森感覺的主考官,可以說是一秒變身。

「如果是第一場考試,你們沒有通過,僅僅只是會淘汰的話,那麼這第二場考試,你們若是失敗了,等待你們的將會是死亡!」

秋道丁座說到這裡的時候,立即向著眾人掃視了一圈,他稍微停頓了片刻,隨即繼續說了起來。

「如果你們之中有誰後悔了,不想參加這第二場考試,現在退縮還來得及,一旦你們進入到死亡森林裡面,在考試結束之前,那是沒有辦法棄權的!」

秋道丁座話音剛落,一個個忍者快速的跑了過來,他們每隔幾米,就停下一個人,分別站在那一圈的圍欄邊上,看起來就像是這一圈的警戒線似的。

隨著這些忍者都停留在相應的位置上,最後一個隊長模樣的人,向著秋道丁座跑了過來。

「報告主考官大人!」

「守備忍者已經全員落位!」

「整個第38號訓練場外圍每隔10米就有一個守備忍者!」

「第二場考試隨時都可以開啟了!」

這個隊長模樣的忍者向著秋道丁座認真的回報道,隨著他的聲音傳入到眾人的耳中,每個人的情緒都變得更加緊張起來了,畢竟這場面看起來算是比較正式的了。

「好!」

秋道丁座在聽到這個人的彙報之後,立即點了點頭,隨即他探手向著腰間的忍具袋裡面摸過去,直接當著眾人的面,從裡面拿出了一摞的紙,上面寫著一串串的文字,只是他們隔著的距離比較遠,現在根本看不清楚這上面的文字是什麼。

一時之間。

現場在這裡的考生們。

一個個的視線全都聚焦在秋道丁座手上拿出來的紙張上。

每個人都隱隱的意識到了什麼。

似乎這上面的東西跟他們即將參加的第二場考試是息息相關的!

「這是中忍考試第二場的同意書!」

秋道丁座在眾人疑惑目光的注視下,緩緩開口,整個人的表情看起來都無比的嚴肅。

「現在我將這些同意書給你們發下去,你們需要仔細的閱讀同意書上的內容,並且在上面簽字!」

「如果你們不同意上面的內容,那麼可以放棄中忍考試!」

「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

「我希望你們仔細想清楚了再簽字!」

「畢竟……」

「你們之中有人可能會死在第二場考試裡面!」

秋道丁座在說完這些話之後,臉色變得無比之凝重,直接帶動了這裡的氛圍,令得現場的環境都變得恐怖了許多。

嗖嗖嗖~

就在這個時候。

一陣涼風吹過。

現場有幾個考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事情了,他們在來到這裡以後,不止一次的聽到過秋道丁座說起死亡的問題。

這就預示著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那就是……

第二場考試可能真的會死人!

秋道丁座在說完這些話之後,便拿著手上的同意書,紛紛向著考試的手裡發了下去。

同意書只是準備了30份。

不多不少。

剛剛好。

每個人的手裡都有一份。

一時之間。

每個考場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上剛剛領到的這份同意書上。

青羽同樣向著同意書上看過去。

這個同意書的標題寫得很大,但是內容相對來說,則是比較簡單的,而且非常的直接。

【同意書:本人姓名(****)同意參加中忍考試第二場考試,並承諾若是在考試過程中發生任何的意外,包括死亡,與中忍考試無關,不追究任何的責任!】

青羽在看到這樣的文字之後。

率先想到的是武俠小說裡面的生死狀,就是那種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拳腳眼,互不負責,那種既視感。

這個同意書不僅要在姓名的地方寫上自己的名字。

還要在最後落款的地方簽名並且按下手印。

可以說是做得非常充分了。

「這……」

「死亡……」

「真的會死人嗎?」

「呼……」

「……」

現場的考場們在看到手上的同意書之後,原本就沉重的心情變得更加沉重了起來。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他們都已經意識到了。

剛才秋道丁座主考官所強調的那些事情。

並不是隨便說說。

而是真的!

「現在我給你們十分鐘的考慮時間,你們可以自行決定是不是要簽下這份同意書!」

秋道丁座的聲音再次響起,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令得在場眾人原本就很緊張的心情,變得更加沉重了起來,幾乎每個人都將耳朵豎起來,仔細的聽著秋道丁座的話,生怕錯過哪怕任何一個細節的部分。

「你們需要注意幾點!」

「第一點!」

「這份同意書必須是你們在自願的情況下填寫!」

「誰都不可以脅迫他人填寫!」

「你們每個人能管的只有你們自己!」

「簽下這份同意書之後,你們在中忍考試第二場裡面,無論經歷什麼事情,我們都不會為你們負責!」

「所以……」

「我希望你們遵從本心!」

「想清楚了再做決定!」

「做出決定之後就不能後悔了!」

「你們聽明白了嗎?」

秋道丁座在說話的時候,抬起了一根手指,在眾人面前搖晃了一番,示意他所說的是第一點。

一時之間。

考生們變得更加沉默了。

每個人的視線都聚焦在手上的同意書上,看著那簡單又普通的文字,就連他們自己也說不清楚,這份同意書籤約下來,對他們的命運意味著什麼。

究竟是能夠通過中忍考試成為中忍……

還是最後倒在這裡成為死亡森林裡的枯骨?

每個人都沒有立即動筆。

誰都沒有去簽字。

他們都知道。

秋道丁座都還有其他的話沒有說。

大家都想等所有話都說完了再去考慮,畢竟中忍考試很重要,但是生命更加重要,必須要將事情給弄清楚了再說。

「第二點!」

就在這個時候,秋道丁座抬手伸出了第二根手指,在眾人的面前比劃了一遍,立即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重新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只有三個人都簽下了這份同意書之後……」

「你們這個小隊才可以進入到中忍考試的第二場考場之中!」

「否則……」

「只要有任何一個人沒有簽下這份同意書。」

「那麼整個小隊都會被淘汰掉!」

「值得注意的是……」

「這條規則並不是在強迫你們每個人都簽下同意書,而是在保護你們這些簽下同意書但是缺少隊友的人!」

「因為……」

「在那種缺人的情況下進入第二場的考場里……」

「無異於是送死的行為!」

秋道丁座冷冰冰的說道,他的話說得稍微有些誇張,不過他覺得這種將醜話說在前面的事情,並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他必須要讓這些考生清楚的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在說完這些話之後。

視線在這些考生的身上掃過。

見沒有任何一人說話。

立即意識到這些人已經不會再說什麼了,均是在等待著他後面的話,索性便豎起了第三根手指。

「第三點!」

「這一點還是先不說了吧!」

「等你們簽下同意書以後,才可以知道後面的事情,這已經涉及到了第二場考試的內容!」

「現在我該說的都已經說完了!」

「我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去仔細的考慮一下,如果你們選擇繼續參加中忍考試的第二場,那麼你們去簽下這份同意書,可如果你們不想簽下同意書或者打算棄權的時候,現在就是你們最後的考慮時間了!」

「你們好好考慮一下了!」

秋道丁座冷冷的說道,他在說完這些話之後,全場直接陷入到了沉默之中,誰也沒有立即答應下來。

……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兩個人也都跟著沉默了下來。

她們兩個人是不介意簽同意書的。

但是她們在聽說了這個情況之後,已經不好去跟青羽說什麼了,畢竟這個同意書上的文字已經寫得很清楚了,除非是不要命了,否則誰都得思考一下,不敢輕易的寫下來。

「青羽,我們已經通過第一場考試了,如果不是有你在的話,我們第一場考試都無法通過,要不……」奈良紗希向著青羽看過去,她把聲音壓得很低,讓她的話只有青羽和玲能夠聽見,她抿了抿嘴,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們放棄吧!」

「我也是這麼覺得的!」秋道玲深深的看了一樣奈良紗希,她已經明白了後者的意思,隨即跟著應了一聲,她知道奈良紗希並不想輕易放棄這次中忍考試,但是她們根本不能去要求青羽做出同樣的事情來,與其等青羽主動說出來的尷尬,不如她們先提出來。

「怕什麼。」

青羽淡淡的開口,他哪裡看不出了這兩個少女的意思,他對這次的中忍考試沒有興趣,但是並不代表他想要以這樣的方式來結束。

「有你們兩個保護我呢,我可是一點都不害怕。」

青羽直接拿起手上的同意書,在空白的地方填寫上了自己的名字,並且將大拇指印在了上面,直接按下了一個手印。

「同意書我寫好了!」

「如果你們兩個覺得可以保護好我,那麼你們也就簽了吧!」

「我把性命交給你們了!」

「就這樣!」

青羽對著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微微一笑,隨即將手上的同意書直接交到了前面的檯子上。

這樣的舉動。

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可以說……

青羽是這些考生中第一個將同意書上交上去的人。

這就等同於沒有回頭路了!

「這……」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相互對視一眼,均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自己心裡的震驚,她們誰都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是以這樣的方式來進行的。

青羽居然最先交上了同意書。

這樣的舉動直接令兩人無比的震撼。

一時之間。

兩人全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另外一邊。

秋道丁座將這裡完整的一幕全都收入眼底,他清楚的看到了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兩人為了怕青羽難以說出放棄的話,主動率先進行了放棄!

就在那個時候。

他的心裡還是挺開心的。

畢竟。

他們從一開始起不打算讓奈良紗希和秋道玲通過這次中忍考試!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因為青羽而選擇不簽下同意書的這件事情,正好也讓他覺得,青羽在這個時候也是發揮出了作用的。

可是。

他根本沒有想到。

青羽居然會主動的上交這份同意書。

如此一來。

直接就改變了這裡面的格局。

與此同時。

秋道丁座看向青羽的眼神也都跟著變得不同了,對於青羽的看法都在一定程度上發生了變化。

「或許……」

「我們一直都誤解青羽!」

「他看起來還不錯!」

秋道丁座在心裡默默的嘀咕了一句,至少這種能夠在生死面前將這份信任交託在隊友的身上,並不是誰都可以做到的。

他在述說規則的時候。

特意強調了一句不可以相互影響。

每個人都只能為自己做決定。

就是在潛移默化的影響著這些考生,激發這些人在面臨危險的時候,將自己最自私的一面拿出來。

只要有人不敢簽下這份同意書。

那麼也就沒有資格成為中忍,沒有資格成為被其他忍者所信賴的小隊長。

無論是自私的人!

還是貪生怕死的人!

都不配成為小隊長!

至少在這一刻。

秋道丁座覺得青羽是配得上進入中忍考試第二場考場的,在一個點上,他的意見跟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產生了些許的不同,他覺得青羽並不想是鹿久和亥一說得那麼的不堪。

「我不怕!」奈良紗希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經過片刻的遲疑之後,立即振奮了起來,說道:「青羽,你敢相信我們,我們絕對不會讓你出任何的意外!」

「沒錯!」秋道玲跟著點了點頭。

隨即。

兩人一起寫下了手中的同意書。

緊接著按下手印。

隨後兩份同意書一起向著秋道丁座那邊交了過去。

頓時。

青羽他們三個人成為了這裡第一個上交完了三分同意書的人。

「我們也交吧!」

其他的小隊看到青羽他們的動作以後,也紛紛的交了上去,這些小隊在這一刻,全都重新振奮了自己的精神。

「沒什麼可怕的!」

「要死一起死!」

「除非我死了,否則誰也不能傷害我的隊友!」

「別想用這個同意書嚇到我們!」

「說的沒錯!」

「……」

現場這些考生均是受到了相互之間的鼓舞,每個人都將危險拋之腦後,全身燃燒著的全都是熱血。

很快。

30張同意書就全都交了上去。

沒有任何一個人選擇退出。

這樣的情況在秋道丁座的意料之中,他知道很難用這樣的方式去淘汰掉這些參與中忍考試的考生,不過過程跟他預想的還是有些不同,畢竟他心裡最有成見的那個青羽,是率先打破了僵局的那個人。

這是他沒有想到的地方。

其餘的事情。

則是在按照計劃正常的發展著。

「好!」

秋道丁座拿起這已經簽過了名字的同意書,他已經清楚了,這心理戰上然考生們想要主動放棄的策略已經失敗了,那麼沒有必須耽誤任何的時間,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我的手上有10張地圖。」

「每個小隊都很分到一張。」

「現在我把這些地圖給你們發下去。」

秋道丁座拿出了10張看起來比較潦草的地圖,依次交給每個小隊的成員,其中青羽的小隊,是奈良紗希領取過來的。

頓時。

奈良紗希將手上的地圖攤開了。

這是用黑色的筆在白色的捲軸上畫出來了。

整個地圖看起來是個圓形,但是並不算規則,上面畫著森林和河流,已經中間地區標註出來的高塔。

「現在我來給你們說剛才沒有說的第三點!」

秋道丁座抬起第三根手指,他剛剛對這些考生進行了第二次考試之前的靈魂考核,現在這些考生都已經是通過了這種考核的人,可以說每個人的內心在變得無比的堅定。

「第二場考試是生存大考驗。」

「第38號訓練場由38個上鎖的入口環繞而成。」

「每個入口距離中間高塔的距離差不多都是10公里。」

「你們要在這個有限的空間裡面完成關於生存的挑戰!」

「在這裡……」

「你們可以使用武器、忍術、等等一切的手段。」

「最終的目的只有一個。」

「那就是……」

「拿到我手裡的這兩個捲軸!」

秋道丁座抬起雙手,他的雙手上分別拿著一個捲軸,左手拿著的捲軸上面寫著一個「地」字,右手的捲軸上寫著一個「天」字,正是中忍考試裡面經典的地之書和天之書。

唰!

在這裡的考生們。

一個個均是將視線落在了秋道丁座手上的捲軸上面。

除了青羽之外。

每個人的眼眸中都有著疑惑的眸光。

誰都不知道這兩個捲軸裡面有什麼內容,更是不知道這兩個捲軸有什麼作用,腦袋裡面冒出了一大堆的問號。

「現在這裡有30個考生要進入到中忍考試的第二場裡面!」

「也就是10個小隊。」

「人數實在是太多了。」

「我們最終只希望有3到4個小隊能留下來。」

「所以……」

「你們每個人的手裡,都會有我左手上拿著的這種寫著『地』字的捲軸,也就是地之書。」

「不僅如此。」

「在這第38號訓練場中……」

「我們還投放了5個寫著『天』字的捲軸,也就是天之書。」

秋道丁座說到這裡的時候,聲音驟然間停頓了下來,讓這裡的每個人,都隱隱的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秋道丁座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抬起了

「接下來我要說的第四點。」

「也就是最後一點。」

「想要通過中忍考試的第二場考試……」

「你們就必須以小隊的形式,同時拿著天之書和地之書兩種不同的捲軸,到達中間的高塔中。」

秋道丁座在說完這句話之後,現在處於這裡聽著具體規則的考生們,則是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眼眸中閃爍著無比震撼的神色。

「10個地之書,5個天之書,這豈不是說就算所有的天之書都被找到,也將會有5個隊伍無法通過考試嗎?」

「主考官大人剛才已經說了,這次考試只想要3到4個隊伍通過!」

「這也太難了吧!」

「如果沒有找到足夠的天之書,那要淘汰的就更多了!」

「這還沒計算隊伍之間可能出現的廝殺!」

「……」

一道道議論的聲音響起,每個人都在為了這個賽制在討論,僅僅是這種不確定名額的淘汰規則,就足以增加了這第二場中忍考試的難度。

此時此刻。

岩隱村的三個忍者之中。

為首的那個名叫紅狗的忍者抬起右手,抓著自己的帽子稍微動了動,嘴角翹起一抹殘忍的笑容。

「我明白為什麼要讓我們簽下這個同意書了,只要我們將競爭對手彤彤全都給殺了,那麼剩下來的時間,我們就可以慢慢的去尋找這些捲軸了。」

紅狗此話一出。

頓時令得其他的考生身上寒毛豎起。

均是產生了一種非常緊張的感覺,讓這場中忍考試的不確定性再次增加了許多。

秋道丁座在聽到紅狗的話之後,眉頭微微皺起,規則確實是這樣的規則,不過這些嗜殺的話,讓他的心裡不是很舒服。

「有幾個注意事項,我跟你們講一下。」

「第一個,本次考試是有時間限制的,總共時常是120個小時,也就是5天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裡面,不管你們是不是到達了高塔,你們都要在這第38號的訓練場裡面,誰都不能離開,若是讓我們檢查都誰私自離開了這裡,那麼就按照棄權來處理,並且若是你們沒有在規定的時間裡到達高塔的話,哪怕手上拿著天之書和地之書,你們也將失去中忍考試的資格!」

「第二個,如果你們小隊中有任何一個人,出現嚴重受傷都失去戰鬥能力,或者是死亡等導致小隊人員不齊整的情況,那麼你們的小隊將全體被淘汰出局,無論你們是不是拿到了天之書和地之書,無論你們是不是已經到達了高塔!」

「第三個,在你們到達高塔之前,任何人都嚴禁偷看捲軸的內容,不管你們那次了多少捲軸,只要是在高塔外打開,那麼你們整個小隊都將會被淘汰出局!」

「以上三點。」

「我說得很清楚了吧!」

秋道丁座的語氣變得更加嚴肅了起來,他的視線掃過在場的人,他跟奈良鹿久一樣,都是第一次做主考官,但是他以前也參加過中忍考試,明白第二場考試的兇險。

其實。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中忍考試的第二場考試才是最為兇險的考試。

因為第一場考試是情報的考試,不會出現什麼危險的地方,最多是在獲取情報的過程中比較拙劣而已,只能會被淘汰,並沒有什麼生命危險。

至於第三場考試則出公開化的一對一PK,場地里有忍者盯著戰局,只要是被認為勝負已分的情況,就會去出手阻攔,不會將危險進一步去擴大,相對來說也不會出現什麼危險的事情。

整體來說……

最兇險的考試。

就是中忍考試的第二場。

這也是歷代中忍考試裡面死亡人數明顯多起來的考試!

「聽明白了!」

現場的忍者們在經過最開始的那一陣精神洗禮以後,已經沒有那麼多的心理顧慮了,現在更多的要做的事情,就是進入到第二場考試的場地裡面,在規則允許的範圍之內,儘可能的拿到天之書,並且順利的進入到中忍考試的第三場之中。

「現在你們所有人都已經提交了同意書,接下來你們每個小隊都會得到一個地之書的捲軸,你們可以選擇一個號碼,這個號碼預示著裡面的入口,拿到號碼之後,會有專門的人送你們都相應的入口,在此期間你們不得將號碼告訴給其他任何人!」

秋道丁座向著眾人看過去,這屬於他最後的交代了,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他面前的這30個人,就要進入到中忍考試第二場的場地裡面了,只是他並不知道,這些人之中,究竟有多少人,還能夠活下去。

「我們去拿號碼吧!」

奈良紗希低聲說道,她在說話的時候,目光落在了青羽的身上,經過了第一場考試以及剛才提交同意書的事情,她對青羽的印象已經在不斷的發生改觀了。

「嗯。」

青羽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話。

他剛才非常仔細的聽了秋道丁座關於第二場考試規則的介紹,跟第一場考試一樣,這場考試跟鳴人他們的考試,也有著細微的差別。

根據他對火影忍者的記憶。

這一段鳴人他們在中忍考試的時候,他們是一半的人手裡拿著天之書,一半的人手裡拿著地之書,所以想要通過中忍考試的第二場,那就必須要通過搶奪的方式去淘汰掉一半的人。

可是……

這次的中忍考試第二場並不是去搶奪。

每個小隊手裡拿到的捲軸種類都是一樣的!

就算是遭遇到了。

那也不過是相互淘汰罷了。

進入考場的10支隊伍的目的從一開始就不是去尋找其他的小隊,而是去尋找潛藏在森林裡面的天之書,因為就算是把其他的小隊全都淘汰了,找不到天之書,那麼也不會通過這次考試。

反之。

若是能夠找到更多的天之書。

就算打不過這裡的任何一支隊伍,也可以讓他們統統淘汰掉。

相比於鳴人他們那一次的淘汰賽,這一次的中忍考試第二場,則是不折不扣的尋寶之旅。

青羽跟在奈良紗希的身後,進入到了一個帳篷裡面,他們從裡面拿走了一個寫著「地」字的捲軸,正是中忍考試第二場所需要的地之書。

「青羽,我們選擇什麼號碼?」奈良紗希立即向著青羽問道,現在她打算將這個權利交給青羽,可以說是對青羽非常的尊重了。

「你來挑選吧,相信你自己的判斷,到了這裡面以後,我可就是被你們保護的人了,我聽你們的指揮。」青羽擺擺手說道,他對於任何一個入口進入,都沒有關係,現在這裡進行的第二場考試,將是他在本屆中忍考試中的最後一場考試,至於第三場,已經不是團隊賽了,那就跟他沒有關係了。

「讓我想想……」

奈良紗希也不跟青羽客氣,她立即拿出剛剛得到的那個第38號訓練場的地圖,向著上面仔細看過去。

「這裡有一條橫向的河流!」

「有河流的地方必定就有野獸在附近棲息!」

「我們在剛剛進入這裡的時候,應該儘可能避免與野獸進行碰撞!」

「所以……」

「我們就選第19號入口吧!」

「從後面進入!」

奈良紗希立即給出了她的判斷,她在說完這些分析之後,立即向著青羽和玲看過去,似乎是在徵求兩人的認同。

「就這樣。」青羽直接點點頭。

「紗希說得太有道理了!」秋道玲跟著一起點頭。

「那我們就選擇19號入口了。」奈良紗希向著這個等在這裡的忍者點了點頭,這個忍者立即從一堆的牌子裡面,將第19號牌子給拿走了。

「跟我走吧。」這個忍者淡然的說道。

「等等!」

奈良紗希立即意識到了這裡的問題,她向著這個忍者手上的牌子看過去,微微眯起眼睛,問道:「你把19號門的牌子給拿走了,那麼後面的隊伍如果想要挑選第19號入口的話,那會怎麼樣?」

「後面的隊伍不能再挑選19號入口了,因為已經被你們選擇了。」這個忍者回答道。

「如此來說,後面的隊伍,就可以知道我們選擇的是幾號門了。」奈良紗希立即注意到了這個盲點。

「嗯……」

這個忍者稍微遲疑了一下,他想了想,發現確實是這樣的問題,隨即說道:「下一個隊伍確實可以根據缺少了哪個牌子,來判定你們拿走了哪一個號碼,去了哪個門,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除非你們現在先不選擇,等到最後再去選擇。」

「沒事。」

奈良紗希搖了搖頭,毫不在意的說道:「我只是想確定是不是這樣的,並沒有要躲開他們的意思,我們已經選擇了19號,如果誰故意挑選我們旁邊的位置,那隻能是他們自討苦吃了。」

「沒錯!」

秋道玲跟著點了點頭,她對於自己的實力,還是非常自信的,她與奈良紗希已經成為隊友很久了,一直沒有參加中忍考試並不是因為實力不夠,而是跟她們同組的山中鹿三一直都沒有同意參加中忍考試。

至於她們兩個人。

早就認為自己的實力是在中忍之上了。

「那我現在就帶你們去第19號大門了。」

這個忍者點了點頭,他在說話的時候,不禁多看了奈良紗希一眼,他沒想到一個女孩子,居然可以在這個地方,如此自信的說出這樣的話來,實在是很難的。

「好!」

奈良紗希應了一聲,隨即跟在這個忍者的身後走了出去。

青羽和秋道玲跟在奈良紗希的身後。

整個小隊一起離開了帳篷,向著鐵絲網圈起來的圍欄走過去,圍欄的外面可以看到有不少的忍者,都守護在這裡,讓裡面的考生出不來,同時也讓外面的人進不去。

隨著青羽他們小隊從帳篷裡面離開。

岩隱村的小隊邁開腳步,向著帳篷裡面走進去,準備挑選他們進入考場的大門。

……

青羽三人跟著這個忍者,一起向著19號門的方向走過去,他們只能從外面走,所以這就等同於要繞一個很大的圈,相對來說也是一個比較耗費體力的工程。

「紗希,我們接下來的五天都要在這裡,進入考場之前還說不讓帶食物,他們肯定是故意的,我們這五天吃什麼東西啊?」秋道玲無奈嘟著臉不滿的說道,相比於考試中那些兇險的規則,她更加在意的是這五天該怎麼吃東西,畢竟這裡什麼都沒有。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考驗的是我們的野外生存能力,或許是想要讓我們去自己想辦法吧。」奈良紗希分析說道。

「食物的問題並不難,相比之下還是很好解決的。」青羽淡淡的開口,不過這裡還有負責帶他們進門的忍者,他也不方便說太多這類的話,隨即立即將話題引到了另外的地方,說道:「你們覺得天之書會在什麼地方?」

「如果是我頭放天之書的話,我可能會放在某個入口的大門邊上,這樣每個隊伍在進入大門的第一時間,可能會直接向著高塔的方向發起衝擊,便會距離天之書越來越遠,倒是近在眼前的線索就這麼的錯過了。」奈良紗希笑著分析道,從她的表情上來看,根本沒有認真的樣子,完全是在當做開玩笑的來說的。

「不會真的這麼放吧?」秋道玲聽過奈良紗希的話之後,覺得很有道理,可以又覺得這樣的事情,顯得怪怪的。

「說不定真的有可能,等我們進入到場地之後,現在門口附近好好的檢查一下,說不定就能看到近在眼前的線索。」

青羽的嘴角微微的翹起,在他說完這些話之後,他的視線落在了那個帶路的忍者身上。

「大哥哥,你肯定知道天之書在什麼地方吧,你說我們猜測的對嗎?」青羽立即向著這個帶路的忍者問道。

「我不知道。」這個忍者並沒有在這個話題記錄聊下去的意思。

「你不用告訴我們,你就說說你知不知道捲軸就行,我特別好奇,那些捲軸都是什麼樣的人藏起來的。」青羽再次說道,他緊緊盯著這個忍者,似乎想要從後者的表情裡面看出點什麼來。

「我……我不知道。」這個忍者微微有些意動,他想要裝一裝,可以看得出來,已經守住了。

「好吧!」

青羽無奈的攤開雙手,這個看起來和隨意的動作,卻在他的手上,直接飛出了一張紙片。

這張紙片在這個忍者的視野盲區裡面緩緩的飛行。

隨即。

直接落在了這個忍者的頭頂上。

「嗯?」

這個忍者感覺到了頭頂上有什麼東西,立即向著腦袋上摸過去,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頭上的紙片,已經消失不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5章 從後面進入(求訂閱求月票)

46.84%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