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令人驚嘆的時間!(求訂閱求月票)

第367章 令人驚嘆的時間!(求訂閱求月票)

「嘿嘿嘿嘿嘿……」

秋道玲滿意的笑了笑,她現在想起剛才拿到捲軸時的喜悅的心情,當時他在看都捲軸的時候,激動得趕緊拿起了捲軸,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快速的向著19號大門的方向跑了過去。

她僅僅只是用了不到五分鐘,就已經找到了鳥巢裏面的天之書捲軸。

以至於讓她在後面的二十幾分鐘的時間裏,一直在19號門的門口,等待着紗希和青羽的歸來。

這段時間相對來說極其的難熬……

直到時間臨近的時候,奈良紗希過來了,她懸著的心方才放了下來。

秋道玲非常喜悅的告訴奈良紗希她已經拿到了天之書的這個事情,不過很快就被奈良紗希給叫住了,因為後者想到了一個非常有趣的事情。

「玲,我們拿到了天之書這件事情,先不要告訴青羽,我想要逗逗他!」奈良紗希眨著大眼睛閃爍著狡黠的目光,嘴角含笑說道。

「啊?!!!」

秋道玲當時就愣住了,她沒想到奈良紗希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不過她僅僅遲疑了一瞬間,就已經明白了奈良紗希的意思,頓時連連點頭,看起來對這個事情非常的感興趣!

「就這麼做!」

秋道玲立即贊同了奈良紗希的提出的決策,她的心裏不由得期待了起來,隨即腦袋裏面又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問號,轉而向著奈良紗希看了過去。

「紗希,我們要怎麼跟青羽說呢?」秋道玲問道。

「讓我來說吧!」

奈良紗希臉上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眸光,說道:「你看我的話隨機應變吧,我們也不是要刻意的去隱藏什麼,無外乎就是給青羽一個特別的驚喜,你可別暴露的太快了。」

奈良紗希本來就沒打算隱瞞,而且他們都是一個小隊的,榮辱是相同的,也沒有必要隱瞞什麼,所以能到什麼程度,完全就是玩而已。

……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商量著一起忽悠一下青羽的話,全都被現在鐵門外面的那個忍者給聽到了,這也令得這個忍者滿臉的黑線,整個人的心情愈加的複雜了起來。

這個小隊……

實在是太奇怪了吧!

不僅在第一場考試裏面拿到了30分,更是在進入到中忍考試第二局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裏,得到了天之書。

這一幕。

如果不是他親眼所見的……

他都不敢相信這樣的事情!

在他去藏那個天之書捲軸的時候,還曾經在心裏面嘀咕過,這樣藏的天之書捲軸,真的會被人發現嗎?

豈不是在這些考生當中直接少了一個隊伍的名額?

畢竟。

這種捲軸藏匿的方式。

怎麼可能會被發現到!

這個忍者當時在心裏就曾經想過,如果想要拿到這個天之書的捲軸,必須滿足兩個點。

第一點,這10個隊伍裏面,會有1個隊伍選擇在19號門進入。

第二點,從19號門進入的那個隊伍,有着極其細緻的心思,沒有在第一時間直接衝出去,或許能夠看到捲軸。

這兩點缺一不可!

可是……

他完全沒有想到事情的打開方式是這樣是這樣的,這個小隊在沒有進入到中忍考試第二場考試的考場之前,就已經通過不可思議的分析,完美的切中了佈置考場的秋道丁座主考官大人要求的佈置點,並且極其順利的找到了天之書。

這些都加在一起的話。

那麼事情就變得更可怕了。

他不僅聽到了青羽他們的分析,更是聽到了青羽他們的計劃。

只要拿到天之書捲軸。

那麼他們就會立即向著高塔的方向發起衝鋒。

如此一來。

這個小隊甚至可能會吧通關第二場考試最快的記錄給破掉了。

這樣就更可怕了!

一時之間。

這個忍者在看到青羽和奈良紗希以及秋道玲三人重新聚集在一起之後,心中冒出了這種可怕的想法。

不會吧!

這樣的本不是那麼被人看好的隊伍……

甚至於還有一些不起眼。

竟然可以做出連續破記錄這樣的事情!

無論怎麼想……

都覺得極其的可怕!

……

青羽在向著奈良紗希和秋道玲表達過驚訝之後,臉上立即流露出了一抹笑容。

「太好了!」

「我們果然拿到了天之書!」

「那麼現在我們至少是五個晉級隊伍之中的一個了!」

「現在其他的隊伍一定在忙着尋找天之書!」

「我們只要以最快的速度到達高塔就可以了!」

「那樣的話……」

「我們就可以在第一時間通過第二場考試了!」

青羽一句接着一句的說道,在他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的眼睛閃亮亮的,似乎是已經看到了出線的希望。

「沒錯!」

奈良紗希直接點頭,她也是這麼覺得的,她的一雙美眸落在青羽的身上,眼神中閃爍著欣賞的眸光。

「現在我們已經不需要再做任何的事情了!」

「通過第二場考試的條件已經完全具備了!」

「天之書和地之書!」

「再加上我們人員齊整!」

「我們越早通過考試就會越是安全!」

「我們必須要全速向著高塔的方向奔行,以免夜長夢多,絕對不可以在這個時候掉以輕心!」

奈良紗希在青羽的話的基礎上,進行了一些歸納和總結,她的想法跟青羽是完全一致的,那就是儘快的到達高塔,完成中忍考試第二場的任務。

雖然現在天之書在手上。

但是……

落袋為安!

沒有塵埃落定之前,什麼都有可能會發生。

「我們出發吧。」

青羽臉上的笑容收斂了其他,他抬手指著高塔的方向,整個人看起來頗為凝重,彷彿前方是一條佈滿荊棘的未知之路。

可是。

實際上。

青羽已經通過他強大的感知能力,在奈良紗希和秋道玲毫無察覺的前提下,已經確定了前面沒有任何的敵人了。

「好!」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同時點了點頭,她們兩個的表情也都變得凝重起來了,經過了剛才那短暫的以青羽去取樂的放鬆之後,她們的心思都以經重新回歸到了中忍考試本身上。

頓時。

三人一躍而起。

不斷的在樹林之間閃逝而過。

留下一道道影子。

「青羽,我在前面帶路,你跟在我的身後,玲在最後,我們確保可以全員安全的到達高塔。」奈良紗希快速的跑到了青羽的前面,直接來到了前面帶路,將一部分的風險擔在了自己的身上。

「好。」

青羽也沒有拒絕奈良紗希的好意,他一直都在感知著死亡森林裏面查克拉的狀況。

雖然他沒有辦法通過他感知到的查克拉去確定這些人的具體身份,但是他知道這些人的動向,知道他的位置,這樣的好處就是,他可以為現在所處的小隊,找到一條不會被任何隊伍打擾到的路。

現在他們通往高塔的道路。

就是沒有任何一個隊伍會出現進行阻礙的。

嗖嗖嗖……

三人在奈良紗希的帶領下,快速的向著高塔的方向奔行而去,她並沒有將速度拉到太快,這樣做的目的不僅是要讓青羽和玲不會那麼累,更是擔心在前行的途中遇到什麼埋伏或者是襲擊。

漸漸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分鐘的時間。

現在距離中忍考試第二場開始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個小時。

嗖!

突然之間。

奈良紗希停了下來。

她站在樹枝上,遠遠的向著前方看過去,在她的視線當中,前面不遠處就是他們的最終目的,也是中忍考試第二場的終極目的——高塔!

「怎麼了?」

青羽緊隨其後停在了同一個樹枝上,跟在他身後的還有同樣一臉懵逼的秋道玲。

「前面就是高塔了。」奈良紗希低聲說道。

「嗯,我看見了,差不多還有兩千米的距離。」青羽點頭說道。

「你們不覺得事情進展得太順利了嗎?」奈良紗希向著青羽看過去,她覺得這一切都太快太突然了,畢竟剛剛他們才拿到了一個30分滿分的中忍考試試卷,現在又在場一個小時的時間到達了高塔,這一切未免太順利了吧。

「可能是我們的運氣比較好吧?」秋道玲跟着說道,她倒是沒覺得什麼,確實是幸運值高起來了。

「這……」

奈良紗希右手掐著下巴,心理在思考着一些複雜的事情,她還是覺得這一切過得太順利了,以至於讓她覺得似乎是什麼地方出現了問題。

「青羽。」

「你跟我說實話。」

「你是不是被鹿久大哥反向夠買了?」

「所以……」

「我們才能得到這麼多關於中忍考試的情報!」

奈良紗希狐疑的盯着青羽,她在中忍考試第一場結束的時候,就想過會不會是青羽知道答案,並且事先準備好了符咒。

這樣先是給她們營造出一種憑藉自身很難通過中忍考試的這種感覺,隨後再讓她們看到峰迴路轉,直接以破紀錄的姿態通過了考試。

再包括現在的天之書。

以及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一個其他的考生。

整個第二場考試弄得就像是在單機一樣。

這是不是有點誇張了啊!

「你想什麼呢?」

青羽詫異的看了一眼奈良紗希,這想像力未免有點過於豐富了吧,居然能把自己想到這個地方上去。

「紗希,在你的心裏,鹿久大哥的形象就那麼的高大嗎?」青羽無奈的說道。

「真的不是嗎?」奈良紗希疑惑的盯着青羽,其實她並不想往這個地方去想,可是這個念頭一旦出現,就忍不住一直去想,青羽這個人在隊伍裏面看起來存在感也並不高,但是回看前面兩場考試,全都是在青羽的帶動下完成的。

「當然不是。」青羽搖搖頭,嘴角翹起一抹不屑的弧度,說道:「我才不會因為別人的話,去改變我自身的行為方式,無論鹿久大哥是希望我們能輸還是能贏,那都是他的事情,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

「我明白了。」奈良紗希點了點頭,她沒有再繼續糾纏這個話題,可是她的心裏就是會去想,畢竟她的腦子不是那麼的不管用,還是具備一些邏輯思維能力的,可是中忍考試上青羽的所作所為,就是讓她感覺有些變態了,甚至於她都不知道該將這種事情歸結於實力還是運氣。

「紗希,你這……」秋道玲整個人都愣住了,她也沒想到奈良紗希會做出這樣的推測,以至於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不要緊。」

青羽淡淡的說道,他的語氣微微變得漠然了一些,不管是出於什麼樣的心理,他覺得自己是被質疑到了,這也是他不喜歡的一點。

「我們還是抓緊完成第二場考試吧,這樣你們就可以到達第三場考試了,接下來就是個人的戰鬥,你們也不需要我了,我們之間的合作,也可以宣告結束了。」青羽剛剛不久前還稍顯不錯的心情,現在隨着奈良紗希剛才的話,已然是蕩然無存了。

「青羽,我不是這個意思……」奈良紗希清楚的感覺到了青羽的不悅,可是她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畢竟她的心裏一旦出現了想問的問題,憋著的話實在是難受,就像他們剛剛報名之後,她也曾經向著青羽詢問過關於奈良鹿久是不是詢問過他的話。

「我明白你的意思。」青羽向著前面的高塔看過去,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的糾纏,而且也沒有去做任何的解釋,直接說道:「我們去高塔吧。」

「好……好吧……」

奈良紗希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心裏的問號非但沒有消退,反而變得更加旺盛了。

畢竟青羽是採取一種想到來說比較消極的方式去在應對她的問題。

那種感覺就像是……

我說了,我不是,我沒有,信不信隨你,我不想做任何的解釋。

這樣的態度。

在奈良紗希看過來。

恰恰是一種心虛的表現。

再加上青羽似乎很希望能快點去高塔,似是又像是在快速的污完成這裏的任務。

這讓本就沒解開誤會的地方帶動了其他的地方,令誤會在這裏進一步的加深了。

秋道玲默默的看着奈良紗希和青羽的對話,她似乎是聽懂了,但是又沒完全懂,她想要去問問紗希究竟是怎麼回事,可是現在看起來,明顯又不是詢問的時機,這就讓她覺得很奇怪了。

不過。

她們兩個人的目的是一致的。

那就是通過中忍考試。

現在中忍考試第二場通關在即,確實也不是浪費時間的時候,隨即強行的壓下了心中的疑惑,沒有再去多想這件事情。

隨即。

奈良紗希重新帶路向前。

青羽跟在她的身後。

秋道玲走在最後面。

從陣型上來看,跟剛才沒有任何的區別,只是經歷了奈良紗希的一番話之後,每個人的心情都發生了一定程度的變化。

五分鐘之後。

奈良紗希帶着小隊順利的來到了高塔的門口。

此時此刻。

高塔的門口站着兩個穿着木葉村忍者服飾的忍者,他們分別守在高塔入口的兩側,視線均是落在了青羽三人的身上。

「不是吧?」

「這麼快?」

「這才多久啊?」

「到了?」

「????」

這兩個高塔的守門忍者相互對視了一眼,嘴上忍不住的嘀咕了起來,眼眸之中充滿了詫異,覺得非常的不現實。

「你們要進入高塔嗎?」

其中一個守門忍者開口問道,他的語氣還覺得很疑惑,此前中忍考試中,最快到達這裏的記錄,還是波分水門的小隊創造的,足足用了四個多小時。

可是現在這個隊伍僅僅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到了。

這就很誇張吧!

最重要的是……

不管這個小隊的手上是否已經將兩個捲軸都已經收集齊全了,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到達這個地方,在一定程度上,都已經非常的不容易了。

「對,我們要進入高塔。」奈良紗希點頭說道,為了能夠來到中忍考試這個地方,她付出了很多的努力,現在已經近在咫尺了,心裏不禁開始緊張了起來。

「你知道進入這裏意味着什麼吧?」兩一個守門的忍者說道:「唯有通過第二場考試的人,才能夠進入高塔中,轉而言之,進入高塔就等同於通過了第二場的考試,你們手上的天之書和地之書都有了嗎,如果沒有可是不能進入的哦!」

「全都拿到了。」

奈良紗希對着這兩個守門的忍者點了點頭,現在她的心情很複雜,這種本應該是讓她覺得極其喜悅的事情,卻在來這裏的路上,心情變得複雜無比。

她實在是不能確定現在的考試成績是真的還是假的!

如果一切倒是真的,那倒是可以說,他們的這個小隊的實力很強,她也可以沒有任何的顧慮。

可是……

她最怕這一切的成績都是假的!

那樣會讓她覺得自己得意洋洋的樣子就像是一個跳樑小丑。

「玲,把捲軸給我。」

奈良紗希強行壓着心中複雜得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心情,抬手向著秋道玲索要起來,不管怎麼說,現在要做的,就是通過中忍考試的第二場。

「好的!」

秋道玲立即點了點頭,隨即向著忍具袋裏面抓過去,直接從裏面拿出了兩個捲軸。

一個是寫着「天」字的天之書。

一個是寫着「地」字的地之書。

兩個捲軸統統出現在秋道玲的手上。

這樣的一幕。

直接給兩個守門的忍者給看傻眼了。

「真的假的?!」

這兩個守門忍者的瞳孔狠狠的收縮,這才一個小時的時間啊,不僅從外面來到了高塔之中,更是連天之書都已經搞定了。

這種速度已經過分的誇張了。

這兩個守門忍者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辭彙來形容了。

「我們可以進去了嗎?」

奈良紗希淡淡的說道,她覺得這本該是她比較開心的一個時刻,畢竟她可以拿着這兩個捲軸,率先的通過中忍考試的第二場,並且享受來自於這些人羨慕的目光。

可是……

現在的她。

高興不起來。

剛剛她在趕路的時候,腦袋裏面不斷的去想着這些事情,愈發的覺得青羽所提供的線索,就是鹿久大哥透露出來的,甚至於那天在暗部宿舍的門口,都是青羽和鹿久自導自演出來的。

其實。

這也不能怪奈良紗希多想。

青羽本身所暴露出來的實力,就只要那麼一丟丟,就連對青羽比熟悉的宇智波富岳,都覺得青羽跟着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屬於是跟着躺過中忍考試。

但是事實並不是這個樣子的。

青羽非但沒有拖後腿,反而化身成為了真大腿……

這與青羽以往所表現出來的截然不同。

很顯然。

這裏是有問題的!

奈良紗希越想越覺得這個事情的可能性極高,尤其是青羽根本就不解釋,這讓她心中彌散出來的大疙瘩,已經變得越來也大了。

不過。

現在她也想清楚了。

現在不是說這些事情的時候。

儘可能的先通過第二場考試,然後有很多的時間,可以慢慢去說。

她的性格就是這樣。

眼裏不揉沙子。

無論是讓她發現了什麼事情,她都會直言不諱的說出來,如果說錯了,她也絲毫不吝惜自己的道歉。

當然。

關於奈良鹿久安排她的事情,她的心裏已經知道了!

只是礙於奈良鹿久還是主考官的身份,所以她暫時還沒有去找奈良鹿久去說這些內容。

待到第二場考試結束。

距離第三場考試的間隙。

她一定會去找到奈良鹿久去仔細的詢問一遍。

畢竟……

她到現在都還不是很清楚奈良鹿久這麼做的動機究竟是什麼?

「可……可……可以……可以進去了……」

這兩個守衛忍者對着奈良紗希點了點頭,現在他們兩個人心中的震撼變得更加強力了。

這已經不是來到高塔那麼的簡單了。

而是拿着兩個捲軸直接來到了高塔中。

頓時。

其中一個守門的忍者從忍具袋裏面拿出一塊表,這些錶盤上面的時間看過去。

15點37分。

「嘶……」

這個守門忍者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中忍考試的第二場考試是在下去14點30分準時開始的。

如此一來。

這三個人的小隊來到這裏的速度就是1個小時7分鐘,摺合下來就是67分鐘。

「新的記錄……」

這個守門忍者在說出這句話之前,就已經確定了這個事情,現在他只是可以更加準確的確定,新的記錄究竟是多少的時間。

「你們進入吧。」

這兩個守門忍者立即分開向著高塔大門的兩側,並且抬手將門給拉開了,露出高塔空蕩蕩的走廊,示意他們可以進去了。

「恭喜你們!」

這兩個守門忍者中人的一個緩緩的說道,他的臉上寫滿了凝重的表情,現在看向這三個人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怪物一樣。

「通過了本次中忍考試的第二場考試!」

「你們是第一個來到這裏的隊伍!」

「現在你們可以進入高塔中的道場處去休息了!」

這個守門忍者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的呼吸都變得更加急促了起來。

從這三個人的樣子上來看。

一個少年。

兩個少女。

根本不像是有多厲害的樣子。

但是卻可以在這樣極限惡劣的中忍考試第二場的環境下,快速的找到通過的辦法,這已經是恐怖能力的體現了。

「謝謝。」

奈良紗希非常禮貌的對着兩個守門忍者點頭致意,在她說完這句話之後,立即向著身後的青羽和玲看過去。

「我們一起進去吧!」奈良紗希向著兩人分別使了個眼神。

「嗯。」

青羽和秋道玲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點頭同意,跟在奈良紗希的身後,就這樣向著高塔裏面走了進去。

「對了!」

就在這個時候,站在高塔門口的那個守衛忍者向著青羽三人看過去,突然發出的聲音,立即叫停了三人的腳步。

「天之書和地之書已經檢驗過了,對於你們來說沒有任何的效果了,你們可以選擇就這麼保留成為一個紀念品,也可以直接打開他們,看看裏面究竟藏着什麼樣的秘密。」

這個守衛忍者叮囑道。

他就是專門做這個工作的忍者。

每一個隊伍的到來。

他都會去告知這句話。

「明白了,謝謝你!」

奈良紗希對着那兩個守門忍者打了個招呼之後,一邊走一邊向著手指的兩個捲軸看過去。

「這東西沒必要收藏了吧!」

「我們直接給它打開吧!」

「看看裏面究竟寫着什麼東西……」

奈良紗希本身的好奇心就非常的旺盛,對於這類東西的抵抗力是比較弱的。

「我覺得可以!」秋道玲點了點頭,贊同了奈良紗希的話。

「我無所謂。」青羽語氣淡漠的說道,他在被奈良紗希懷疑過之後,整個人對於這個小隊的感覺已經發生了變化。

「那我到前面的屋子后就拆開了!」

奈良紗希主徵求的就是青羽的意見。

畢竟在她看來。

第一場考試是青羽給的答案。

這份答案讓他們能過通過中忍考試的第一場。

如此贏得了地之書!

第二場考試的時候。

同樣是青羽的分析很判斷,精準的確定了天之書的位置。

雖然拿到天之書的人是秋道玲,但是如果沒有青羽的那些話,秋道玲也根本拿不到天之書。

所以。

也可以看做天之書也是青羽贏來的!

對於這兩點。

奈良紗希沒有任何的否認!

只是……

現在的她不是很清楚,青羽究竟是憑藉自身的實力,拿到了這兩個捲軸,還是得到了鹿久大哥的提示。

很快。

奈良紗希就帶着青羽和玲走進了高塔中的第一個屋子。

這個屋子空蕩蕩的。

周圍的牆壁上掛着一副壁畫。

壁畫上面則是寫這一連串的文字,而這些文字,看起來似乎與天之書和地之書這兩個捲軸有關。

「這是什麼?!」

奈良紗希的好奇心立即被壁畫給吸引住了,她的視線按照順序,緩緩的念了起來。

「若無【天】,則應識智以備機。」

「若無【地】,則須逐原以求利。」

「開天地雙書,則危道歸於正道。」

「此乃【(空白)】之極致,是為領導之才。」

「最終落款……」

「第三代火影!」

奈良紗希將上面的文字全都讀過一遍之後,心裏似乎隱隱的懂了什麼,可是又好像什麼都沒懂。

「紗希,這是什麼意思,我怎麼聽不明白啊?」秋道玲眨著茫然的眼睛,盯着牆上的筆畫,上面的文字單獨拿出來,每一個她都認識,但是組合起來,卻是根本不知道表達的是什麼意思。

「青羽,你知道嗎?」奈良紗希向著青羽問過去,她主動的想要緩和一下跟青羽之間的關係,雖然她的心裏依舊還有疙瘩,但是並不妨礙她覺得青羽是個不錯的人,只是她想要更加清楚的弄明白,這裏面究竟是怎麼回事,鹿久大哥究竟扮演的是一種什麼樣的角色。

「我也不是很清楚。」青羽搖搖頭,他已經懶得去動腦子想了,隨即說道:「我們還是打開捲軸吧!」

「好的!」

奈良紗希點了點頭,她的心裏已經對於捲軸非常的好奇了,她的左手拿着天之書,輕輕的劃破了天之書的封印,然後另一隻手拿着地之書,同樣劃破了地之書的封印,兩隻手分別拿着天之書和地之書的邊緣,隨即同時鬆開束縛的手。

嘩啦!

天之書和地之書這兩個捲軸驟然間一起攤開了。

這兩個捲軸上並沒有文字。

而是一串串的符印。

每一串的符印都單獨繞成一圈。

一圈套著一圈。

「啊?!」

奈良紗希的表情中透著些許的失望,這裏面根本不是她所幻想中的東西。

「這是什麼啊?」

奈良紗希看着捲軸上那宛若鬼畫符一樣的東西,可以說是一個都不認識,根本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作用。

「這是通靈術式。」青羽淡淡的說道,別人或許不認得,但是他對着東西太清楚了,在他學習這些術式符印的時候,不知道畫了多少遍了。

「通靈術式?!」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立即瞪大眼驚,流露出相同的驚訝。

嘭!

就在兩人驚訝的時候。

伴隨着一道氣爆音,一道身影從白煙中浮現,出現在青羽三人的面前。

這個人影出現的瞬間。

他們只能夠在這裏依稀的看到這個人身上的輪廓,但是並沒有能夠在第一時間看清楚這個人的臉。

當然。

青羽除外。

青羽在這個人出現的瞬間就知道這個人是誰了,他無奈的撇了撇嘴。

來就來唄!

還要扔個煙霧彈!

故弄玄虛!

青羽不禁使勁白了煙霧裏面這個人一眼。

「恭喜你們通過中忍選拔考試的第二場,我為你們感到驕傲,你們實在是太棒了!」

突然之間。

一道聲音從煙霧中響起。

聲音的音色非常的熟悉。

根本不用看。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就知道是誰了。

「富岳大哥……怎麼是你啊?」

奈良紗希非常遺憾的說道,這捲軸裏面蹦出來的東西,倒是她完全沒想到的,只是讓她產生了極大的心裏落差。

「你們的表現真的讓我驚訝,我都沒想到我會這麼快被召喚過來!」

「你們想不想你們的富岳大哥我啊?」

「我可是自告奮勇接下了這個工作呢!」

宇智波富岳的嘴角上揚,他的目光依次掃過青羽幾人,說實話他心中的震驚遠遠大過於喜悅。

他有想過青羽三人組成的小隊能過通過中忍考試第二場的考核,可是沒想到會這麼快,這着實是讓他感覺到不可思議。

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的心裏還不是很清楚。

不過。

他能夠在這裏看到青羽三人,心裏可以說是非常的開心!

「咳咳咳……」

宇智波富岳清了清嗓子,他向著奈良紗希看過去,無奈的說道:「紗希,你似乎不太想見到我的樣子?」

「沒……沒有……絕對沒有……」奈良紗希睜着眼睛說着瞎話。

「哈哈哈哈,沒有就好,我相信了!」

宇智波富岳大笑一聲,現在他的心情可以說非常的好,根本沒有在乎這些細枝末節的東西。

「現在……」

「我的任務是……」

「給你們傳達這個火影大人寫的中忍心得。」

宇智波富岳指著牆上的文字,那一串文字正是剛剛奈良紗希所讀過的文字,看起來像是天書一般。

一時之間。

宇智波富岳將三人那並不算感興趣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這裏的天指的是人的頭腦,地指的是人的身體。」

「若無天,則應識智以備機,這句話的意思是,若是欠缺智慧,那就應該好好學習,為任務的到來做好準備。」

「若無地,則須逐原以求利,這句話的意思是,若是沒有體力,那就應該每天堅持鍛煉,勤奮不懈怠。」

「開天地雙書,則危道歸於正道,指的是如果能兼備智慧和體力,那麼再危險的任務,都可以被完成。」

「最後一句中的字,就是『人』字」

「此乃『人』之極致,是為領導之才,指的就是中忍了。」

「中忍選拔考試的第二場考試,要挑戰的目的就是生存極限,你們都非常好的完成了。」

「中忍相當於小隊的隊長,有義務領導隊伍展開行動,你們應該非常清楚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知識和體力的重要性。」

「你們一定剛要牢記中忍心得。」

「這就是我要傳達給你們的內容。」

「希望你們繼續努力,通過中忍考試,成為一名合格的中忍!」

宇智波富岳在說完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發現面前的包括青羽在內的三個人,都已經快睡著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7章 令人驚嘆的時間!(求訂閱求月票)

47.09%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