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一群人一起進來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368章 一群人一起進來了!(求訂閱求月票)

宇智波富岳在這裡說了半天,他在說完之後,看著都已經顯示出睏倦的青羽幾人,眼眸之中泛起了一絲絲的疑惑。

「怎麼?」

「我說得不生動形象嗎?」

「你們怎麼看起來不是很愛聽的樣子?」

宇智波富岳不是很理解般說道,他在說完這句話之後,視線在三個人的臉上掃來掃去,似乎是想從這他們的臉上看到一些東西,可是這並沒有奏效。

「富岳大哥,你怕不是對生動形象有什麼誤解……」青羽無奈的說道,他能夠在宇智波富岳的身上看到非常明顯的背課文痕迹,剛才所說的內容,幾乎都是背下來的,而且還是剛背下不久。

「臭小子,我特意過來給你們說這些,你居然還數落我!」宇智波富岳笑著說道。

「富岳大哥,這就是……天之書和地之書結合之後的內容嗎?」奈良紗希疑惑的問道,她的臉上有著些許失落的表情,她的心裡對這兩個捲軸是有所期待的,只是現在這個期待隨著宇智波富岳的到來,而顯得落空了起來。

「對啊!這就是全部內容了!是不是很驚喜?是不是很意外?」宇智波富岳依舊是笑著說道,他不知道面前這三個人是怎們想的,反正他是挺開心的,畢竟他看到了這三個人都站在了高塔上,而且還是這麼快的速度,這預示著三個人都將進入到中忍考試第三場的考試中,那麼就會有成為中忍的可能性了。

「好吧~」奈良紗希無奈的神情已經是溢於言表了,這是一種極其期待到極度失落的過程,對於天之書和地之書可能會開出什麼東西的事情,其實對她來說就像是盲盒,抱著很大的期待,她也不知道想要的是什麼,但肯定不是宇智波富岳。

「好嘞!多餘的話我也不說了!你們快進入高塔休息吧!等都中忍考試第二場徹底結束之後,我請你們吃拉麵!」宇智波富岳並不算是很艱難的說出了一個「請」字,畢竟他上次請過了一次之後,發現請客也沒有肉疼到那麼的誇張。

嘭!

宇智波富岳在說完這些話之後,立即驚起一道氣爆聲,隨後消失不見了。

到了這個時候。

青羽方才意識到面前這個人並不宇智波富岳的本體,而是影分身。

「這就沒了啊……」

奈良紗希略顯遺憾的說道,在她說完之後,腦袋裡面再次浮現出那種比較複雜的想法,目光向著青羽撇瞥了過去。

幾乎是一瞬間。

青羽就感覺到了奈良紗希的眼神,知道這個少女可能又要問什麼關於奈良鹿久的事情了。

「我們去裡面吧!」

青羽立即開口說道,他已經不想去解釋什麼了,這種東西相信就是相信,不相信就是不相信,再多說什麼都沒有意義,從奈良紗希去懷疑他的那一刻,他就已經不想再說什麼了。

說罷。

青羽直接快速的邁開腳步,直接向著立高塔裡面走過去,留給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一個孤傲的背影。

「額……」

奈良紗希一度欲言又止,她確實是想要再問問青羽,畢竟這個問題在她的腦袋裡面冒出來的那一刻,就像是一根卡在喉嚨處的刺。

若是不弄清楚的話……

她的心裡是在是冷靜不下來。

畢竟……

她能忍受奈良鹿久的阻撓,但她不願意承受奈良鹿久以這樣形式的幫助,這並不是她想要的方式,她剛想要通過自己真實的表現實力去贏得中忍的名頭,並不是以這樣作弊的方式。

「紗希……」

秋道玲看著奈良紗希,她的心裡有著許多的話,可是她不知道這話該不該說,畢竟實在是有點難以說出口,因為她的想法跟奈良紗希不一樣,她並沒有認為青羽在這件事情上有什麼得到了答案的地方。

可是……

她本來就不是特別聰明的人。

不會推理也不會分析。

她所依靠的一直都只有一個。

那就是直覺!

她的直覺告訴她,青羽並不是作弊的人,跟不是被奈良鹿久安排的人,她沒有任何的證據,所有的就僅僅只是直接。

「我們也過去吧。」

奈良紗希點了點頭,她帶著秋道玲一起向著高塔裡面走過去。

很快。

她們兩個人就來到了高塔一層的道場上。

這是一個極其空曠的場地,旁邊還有這一個石像,正在結印。

奈良紗希在看到青羽之後,立即快步的跟了上去,她的嘴唇微微一動,剛要開口,便看到了轉過頭來的青羽。

「紗希,玲,前面兩場考試,合作得很愉快,接下來的第三場考試就是個人戰了,我的任務已經結束了,下一場考試就看你們自己了。」青羽淡淡的說道,他所表達的意思,更他所說的一樣,那就是個人戰他沒有辦法帶著兩個人獲勝了,不過他沒有再去解釋什麼,他覺得這是一個最好的結果。

「你這是什麼意思?」奈良紗希眉頭緊緊皺起,青羽的話好像是透露了什麼信息,又好了什麼都沒透露,她聽完之後好像是懂了點什麼,但又沒完全懂,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格外的讓人難受。

「就是字面的意思。」青羽微微一笑,說完之後,直接向著旁邊的位置走過去,隨即坐在了地上,擺出閉目養神的姿態,儼然就是在告訴奈良紗希,我已經掛機了,你什麼都不要再問了。

「哎我……」

奈良紗希看到青羽的樣子,一下子就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整個人都愣住了。

可惡!

她在心裡默默的吐槽了一句。

不過……

現在她覺得她所懷疑的事情的可能越來越高了,畢竟青羽直接就是一副不解釋的樣子了。

她已經想不出其他可能會不解釋的原因是什麼。

只有被說中以後無力反駁的心虛。

如果是自己冤枉了青羽的話,那麼他又何必不解釋呢,畢竟解釋幾句就可以說清楚的啊!

奈良紗希向著青羽看過去,在她的視線之中,青羽已經是閉目養神的姿態,根本就是不說話了,現在這個樣子,完全可是說是問不出任何結果的。

在她看來……

青羽已經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在奈良鹿久的安排下行動的!

這也是她覺得青羽沒有去解釋的原因。

不是不解釋。

而是根本就無法解釋。

一時之間。

奈良紗希看向青羽的眼神變得複雜了起來,她的心情比眼神還要更加的複雜,畢竟她在心裡已經將青羽當做是朋友是夥伴了,甚至於一度還在想著等中忍考試結束以後,跟青羽繼續維持著三人的小隊,以後一起做任務呢。

不管怎麼說。

青羽都是率先簽下同意書的那個人。

這讓她的心裡很感動。

覺得青羽是會將性命交託給她們的人。

可是……

直到青羽莫名其妙的分析了那麼一大堆,隨後一起在不到5分鐘的時間裡面找到了天之書的捲軸,一下子讓她的心思不受控制的去回想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

其實。

第一場考試的時候。

她並沒有去懷疑青羽。

畢竟那個時候奈良鹿久把他們分別放在三個不同的考場裡面,她當時還覺得這是鹿久大哥在故意為難她。

因而。

那個滿分。

儘管她覺得有些奇怪。

但是她還是可以將這歸結於運氣的成分。

可是……

就算是再好的運氣。

總不能連續兩場爆發吧!

她不是很相信這個世界上會出現那麼巧合的時期,還都是出現在中忍考試當中,一個是第一場,一個是第二場,連續兩場的考試中的運氣爆表,讓她們幾乎可以說是毫髮無傷一路順利的來到了高塔。

發生這樣的事情。

她若是再沒有任何的疑惑。

那她都不知道自己會是多麼的遲鈍!

因此。

她覺得要問問。

現在青羽給她的反應,讓她很不滿意,尤其是看到青羽那閉著眼睛的樣子,更是氣不打一出來。

「青羽,你這樣是不對的,我覺得我們之間就算是有什麼誤會,現在解釋清楚了還來得及,不然以後可能連朋友都沒得做了!」奈良紗希冷冷的說道。

其實。

這件事情裡面。

有一個她最為介懷的地方。

那就是……

如果青羽沒有事先得到任何的答案,沒有被奈良鹿久安排特殊的任務,那麼就算是他們最後輸掉了中忍考試,她還是認可青羽的,畢竟青羽主動簽下了那份同意書,那是對她們兩個人的信任。

但是!

如果一切都是假的!

青羽知道答案!

這些都是奈良鹿久的任務!

全都安排好了的話……

那麼簽下同意書與否,就變得不重要了,因為青羽完全可以是明知道最終的結果,他們根本不會遭遇到任何死亡的威脅,自然也就用不上這同意書,簽不簽也沒有任何的影響。

若是如此。

簽下同意書。

就沒有辦法證明青羽會將性命交託給她們。

那麼她所認可青羽的條件有就當然無存了。

奈良紗希的雙眼靜靜盯著青羽,她只是想要一個說法,其餘的已經不是那麼的重要了。

「紗希,我的任務已經結束了,你已經順利的到達了中忍考試的第三場,後面是個人的戰鬥,不需要隊友了,也就不需要我了,而且……」

青羽閉著眼睛默默的說道,他在說道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語氣微微一頓。

這個說話的過程,他都沒有睜開眼睛。。

其實他沒想到奈良紗希會有這樣的反應,不過現在既然已經出現了這種反應,那麼倒是可以好好的利用下來。

「我來這裡並不是交朋友的!」青羽漠然的說道。

這句話看起來很冰冷。

但也是他的心裡話。

其實在這裡中忍考試的時候,他的心裡多少有點蕩漾,確實是在忍者世界裡面第一次找到了小隊的感覺,所以他也在考試的過程中施展了一些實力,幫助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來到了這裡。

可是……

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懷疑。

他本身就是一個內心比較缺乏安全感的人,不會輕易跟人敞開心扉,來到忍者世界之後,真正能稱得上是好友的人,也就是水門很手打。

他也願意跟著兩個人做朋友。

有時候。

有些事。

不是發現了就要問出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都有一些比較隱私的東西,所以需要給彼此留一些空間。

青羽也沒有去打探水門和手打的秘密。

水門和手打也都沒有去向著青羽的事情去刨根問底。

所以……

青羽覺得這樣的關係還是挺舒服的。

至於面前這個奈良紗希,她太喜歡問了,很多事情沒有辦法解釋的,說多了就會很尷尬,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現在這樣……

反而挺好的!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可以將通過中忍考試的事情,全都記在奈良鹿久的身上,這樣也不會去懷疑他的實力是怎樣的。

而且。

根據他對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了解,這兩個少女只是會在側面了解關於奈良鹿久的事情,讓她們真的當著奈良鹿久的面,像問他這麼問,那是做不到的事情。

正因如此。

青羽在說話的時候,說出來的辭彙都是模稜兩可的回答,在他自己這裡挑不出任何的問題,但是奈良紗希就很容易通過他所正在想的事情,去相應的進行對號入座。

現在這樣挺好。

他完成了中忍考試的任務,以後也不會跟著兩個人有太多的糾纏。

他是真的怕了!

奈良紗希太能問了。

如果長時間接觸下去的話。

但凡他的身上出現了稍微那麼一丁點的不妥,也都可能會令奈良紗希無限的詢問下去,直到得到她滿意的答案,否則就是一根懸在心尖上的刺,這青羽可頂不住。

「你……」

奈良紗希在聽到青羽這句話的回答之後,心裡已經是百分之百的認為青羽是受到了奈良鹿久的叮囑,直接氣得笑了起來。

「真是的!」

奈良紗希直接不去理會青羽了,她也是有脾氣的,主動去問了青羽幾次,她覺得自己給足了青羽的面子,現在青羽不說了,那麼她也不願意再問了。

一時之間。

道場裡面的氣氛變得尷尬的起來。

青羽坐在地上閉目養神,一句話都懶得再說了,而奈良紗希則是明顯有些生氣,也有些失望,同樣也是不說話了。

唯有秋道玲。

她看了看青羽,又看了看紗希,她想說什麼,又不知道說什麼,沒有辦法打破這種尷尬的安靜。

現在這個時候時間還早。

進入到中忍考試第二場中的那些考生們,都距離高塔有著很遠的距離,連通過來到這裡打破氣氛都還做不到。

……

考試開場兩個小時中后。

這個名叫死亡森林的第38號訓練場的1號門門口。

另外兩個忍者和監考忍者走了過來。

走在最前面的兩個人,正是第一場考試的主考官奈良鹿久,已經被擠掉了第三場考試主考官位置的山中亥一。

隨著他們一行人的到來,與站在1號門門口秋道丁座匯合在了一起。

「丁座,已經兩個小時了,我們可以進入了。」奈良鹿久立即沉聲說道。

「這麼急嗎?」秋道丁座楞了一下。

「第二場的記錄是4個多小時,但是當時的記錄條件是一半的隊伍手上拿著天之書,一半的隊伍手上拿著地之書,現在我們這隻考試,每個隊伍手上拿著的都是地之書,這在一定程度減緩了隊伍之間的摩擦,也就減少了完成任務所需要的時間,只要有隊伍找到了天之書,那麼立即就可以向著高塔發起衝鋒了。」奈良鹿久解釋道。

「這次的賽制我們還沒有測試過,也不確定是更簡單了還是更難了,畢竟這從保護情報並且奪取情報的任務,變成了保護情報和尋找情報的任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與第一場考試考核的內容有些類似!」山中亥一跟著說道,他們三個之前一起策劃了本次中忍考試的規則,所以對此還是極為了解的。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畢竟本次考試在一開始的時候,僅僅只有木葉村的忍者來參加,而且外面還是第三次忍界大戰的環境,盡量減少中忍考試造成人員傷亡這樣的事情,我也必須要考慮在內,我們木葉村的忍者不能倒在中忍考試的舞台上,要倒也是倒在戰場上!」奈良鹿久無奈的說道,他也知道裡面可能出現的問題,但是賽制的改動在突出某個問題之後,就勢必會暴露出其他的問題。

「鹿久,你是覺得有隊伍會破記錄?」秋道丁座疑惑的問道。

「我並不這麼覺得,這一屆的中忍考試,雖然最終有了岩隱村忍者的加入,可是依舊是近幾年來最弱的一直中忍考試,所以我覺得沒有任何打破記錄的可能性,但是我們也得提前去高塔做準備了。」奈良鹿久搖了搖頭,他絲毫不認為有哪個考生在這次中忍考試上會有什麼特別的表現。

「我們還是快點過去吧,在這裡閑著也是閑著,去高塔那邊閑著也是閑著,那還不如先過去了吧!」山中亥一緊跟著說道。

「行吧。」

秋道丁座本就不是那麼有注意的人,平時在做任務的時候,都是聽著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的安排,現在兩個人一起提出了進入到高塔的事情,那麼他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中忍考試的第二場考試過程中。

不允許其他人進入,也不允許其他人出去,但是主考官等相關人員,他們並不是其他人。

因此。

他們還是可以進入的!

「開門吧。」

秋道丁座向著守在1號門那裡的忍者點了點頭,隨即幾個人一起向著死亡森林中涌動而入。

「丁座,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東西是在這邊的鳥巢吧?」山中亥一感覺了一下,在周圍沒有發現任何的忍者,隨即向著秋道丁座看過去。

「對!」

秋道丁座立即點了點頭,隨即他抬手向著左邊的樹枝上指過去,說道:「就直接放在這棵樹的鳥巢上了。」

「我去看看,還在不在。」山中亥一迫不及待的說道。

嗖!

說罷。

山中亥一身影一閃而逝。

幾個跳躍之間,就已經來到了這棵樹上面的鳥巢上,立即看到了一個捲軸,捲軸的上面寫著一個「天」字。

隨即。

山中亥一一落而下。

雙腳踩在地面上,對著好奇看過來的奈良鹿久和秋道丁座搖了搖頭。

「沒有被拿走!」

「天之書還在這裡!」

「果然跟我們料想中一樣……」

「隊伍在進入到考場之後,就會急匆匆的向著高塔的方向出發!」

山中亥一無奈的感嘆道。

他知道這樣的藏捲軸的方式,對於這些初入第二場考試的考生來說,很難去要求他們可以做得就像是老油條那麼的容易。

「這樣先天就可以去掉兩支隊伍,這樣就只剩下三個可能會拿到天之書捲軸的隊伍了。」

「總共9個人。」

「問題不大。」

「應該是不需要考試前的預選賽了。」

山中亥一默默的嘀咕道,在他看到1號門的東西沒有被發現,那麼19號門的東西同樣是有可能沒有被發現的了。

若是如此。

那麼最終可能被找到的天之書捲軸可能就只有三個了。

「我們還是快點去高塔吧,盡量別在半路上遇到什麼考生,那樣就尷尬了!」

奈良鹿久低聲說道。

現在他想要急著進去到高塔之中。

想要第一時間去了這場考試中考生的現狀。

「好!」

「好!」

山中亥一和秋道丁座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異口同聲的說道,立即跟著奈良鹿久的身後,快速的向著高塔跑了過去。

隨即。

一個個監考忍者就跟在他們的身後,一起的向著高塔的方向狂奔過去,速度非常的快。

他們不需要做任務。

只要直線向著高塔就可以了。

根本不需要多少時間就可以快速的到達。

……

另外一邊。

化作了薩摩廉太郎模樣的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被製作出來以後,就已經潛藏在死亡森林之中,默默的等待著青羽三人進入到高塔裡面。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並不清楚奈良紗希對於他的懷疑和誤會。

還是處於最初被釋放出來的狀態。

在這個情況下。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最初並沒有做任何的事情,他只是安靜的等待著青羽他們三個人的小隊進入到高塔裡面。

高塔是有記錄的。

只要青羽進入到高塔了。

那麼在這之後發生的事情,無論是什麼,都懷疑不到他們三個人的身上。

這就形成了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為什麼說是完美呢?

因為青羽是真的不在場,他的本體確確實實就在高塔之中,一起都是他的神之紙分身做的,他的本體什麼都沒有做,這就直接的滿足了搞事情的條件。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默默的觀察著死亡森林裡面的查克拉,他這麼做有兩個目的。

一個是要確保青羽三人進入到高塔。

另一個則是看看會不會有其他的隊伍,可能會出現在青羽三人前行的路徑上。

漸漸地。

半個多小時過去了。

時間來到了第二場考試開場的一個小時之後。

青羽三人的查克拉已經到達了高塔的門口,而且一路順風,根本沒有遇到任何的其他隊伍的人。

待到青羽三人全都進去之後。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嘴角微微翹起,流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整個人看起來流露出一股陰冷的感覺。

「現在就是屬於我的時間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立即身影一閃而出,他快速的向著距離他最近小隊的位置衝擊過去。

他的任務很簡單。

拆隊!

不是拆掉所有的隊伍。

而是拆掉三個隊伍。

一個是岩隱村的小隊。

另一個是擁有宇智波楓的小隊。

最後一個是擁有日向花道的小隊。

青羽非常清楚中忍考試第二場想要通過的原因,那就是拿到天之書和地之書兩種捲軸,並且全員仍然還具備戰鬥力。

這樣的條件在第一條上還是有點難度的。

青羽沒有辦法非常精準的在這片死亡森林裡面找到藏起來的捲軸,他能確定的只有大概的位置,因為那幾個捲軸不是19號門的那個忍者藏的,那個忍者藏的只有19號門附近的那一個,其餘的捲軸那個忍者只是大概怎麼回事,但並不知道具體的位置。

除此之外。

破壞這些小隊的地之書也是可以的。

可是那樣遠遠沒有拆開隊伍跟容易。

根本不需要殺人。

他只要讓這個小隊中的某個成員喪失戰鬥能力,那麼這個小隊就算是拿到了天之書和地之書,也沒有辦法通過第二場考試。

嗖~嗖~嗖~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快速的在樹林之間穿梭,他的速度非常快。

差不多幾分鐘的時間。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就已經來到了一個小隊的範圍內,並且能夠清楚的聽到這個小隊成員們的談話。

「這天之書到底在什麼位置啊,連個線索都沒有,就知道在森林裡面,這跟大海撈針有什麼區別?」

「第二場就這麼變態了,第三場可怎麼辦啊!」

「我們連天之書都還沒找到呢,你居然還敢去想第三場的事情,我們還是先把第二場給過了再說吧!」

「這破森林也太大了吧!」

「就是,我們不僅沒有遇到天之書,連其他的人都沒有看到!」

「其實我們也可以去高塔附近去蹲守,說不定有隊伍找到了天之書,那樣我們直接把他們的天之書搶過來就行了!」

「……」

這個小隊的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一邊在這個範圍裡面尋找著天之書,一邊討論著後續的計劃。

嗖!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直接出現在這三個人不遠處的樹枝上,他的視線已經精準的落在了三個人的身上,並且確定了這三個人的身份。

不是岩隱村的小隊,也不是宇智波楓和日向花道的小隊,而已一直想對來說比較路人的木葉村小隊。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看到這個小隊,已經沒有了其他的想法,直接快速的離開了,畢竟在他看來,這個隊伍裡面的忍者,根本就不是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對手,也就沒有必要讓他們的人員發生折損。

現在的他還不知道奈良紗希已經質問青羽的事情。

所有一切的判斷。

都是基於一個小時以前的。

這也就是說。

進入到第二場考試考場死亡森林的隊伍總共有10個,其餘青羽本身就佔據了1個。

隨著青羽三人進入到高塔之中。

這裡還剩下9個隊伍。

岩隱村的小隊、宇智波楓的小隊、以及日向花道的小隊,總共就有3個小隊。

把這3個小隊給拆掉之後……

死亡森林裡面就只剩下了6個小隊。

這6個小隊最多可以進入4個,最少那就一個都進入了,這樣的結果,已經完美的在他的預期之中了,根本不需要再多做任何的手段,否則就過猶不及了。

嗖!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快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他從出現都離開,僅僅只存在片刻的時間,根本沒有被這三個人注意到,就像是壓根沒來過一樣。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離開之後,便立即向著下一個點快速的移動過去,他的意念一直擴散在這個死亡森林的區域中,並且監控著每一團查克拉的動向。

嗖嗖嗖嗖嗖……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不停的在樹林之中穿梭,速度已經到達了一個很恐怖的地步。

幾分鐘之後。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便來到了下一個小隊所處的區域。

嗖!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身影直接出現在樹枝上,就在他出現的一瞬間,一道目光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誰?」

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這個聲音的主人,正是下面小隊裡面的一個成員。

這個人身上穿著一身白色的道袍。

黑色的頭髮宛若瀑布一般隨意的披散在身後,看起來給人一種很是微風的感覺。

不僅如此。

現在這個時候。

這個人的眼角和額頭上青筋暴起。

一雙白色的眼睛極其的搶眼,可以看到眼睛裡面的瞳孔。

日向花道!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腦海中率先浮現出這樣一個名字,這也是他比較擔心的一個人。

目前已知可以確定的事情就是日向一族的白眼是可以看到查克拉的。

但是無法分辨出影分身來。

因為影分身都是實體,每一個影分身都具備查克拉,所以在白眼的視角裡面都是一樣的。

唯一的問題是……

青羽不知道日向一族的白眼有沒有可能會看破神之紙分身,那樣的好這種偽裝一旦不管用了的話,就沒有辦法隱藏身份了。

畢竟就算是影分身。

那也是青羽的影分身。

不行!

必須要先解決掉這個人!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看到日向花道的瞬間,就已經明白了將要做的事情,隨即他快速的在樹林之中閃轉騰挪,不給白眼聚焦的機會。

現在這個時候的白眼可以說是觀察眼。

359度視角外放去觀察周圍的環境。

並不是聚焦在一個人的身上做為透視眼去看經絡和查克拉。

這是青羽的機會。

「有敵人來了!」

日向花道的臉色變得無比的凝重,從他觀察眼的白眼中,能夠看到的就已經非常模糊了,那是速度極快的一道道殘影,以至於讓他連對方的人是誰都看不見。

這是物理速度上的看不清楚。

就算是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沒有變化成其他的樣子,對方也是看不清楚的。

這得益於他剛剛對自己身上所始終的超輕重岩之術!

以及他在身體上面施加的一些雷遁查克拉。

只不過他沒有進入到雷遁查克拉模式裡面,僅僅是使用這種方式,去提升他的速度。

頓時。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快速奔行的過程中,身上的紙片在快速的變化,從原本薩摩廉太郎的樣子,變成了岩隱村忍者紅狗的模樣。

神之紙分身的變化速度非常的快。

幾乎是眨眼的時間。

變化就已經完成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已經順利的變成了岩隱村的紅狗,隨即開始快速的接近日向花道,不過他並不是直來直去的,而是在樹林中快速的環繞著,並且驚起了一道道的破空之聲。

「對方的速度很快!」

日向花道謹慎的說道,他在說完這句話之後,緩緩抬起雙手,擺出了八卦掌的手勢,已經開始準備迎敵了。

至於他的另外兩個隊友,則是出於一種極度慌張的姿態,他們兩個人根本不需要日向花道去報告什麼,就已經知道了對方的速度很快。

這根本不用眼睛看就知道。

破空之聲都已經到這程度了。

這還是他們前所未見的事情。

嗖!

突然間。

一道紅色的閃光掠過,正是以恐怖速度襲來的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只是現在的神之紙分身,已經變成了岩隱村忍者紅狗的樣子。

「超加重岩之術!」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一拳直接向著日向花道的胸口轟擊過去,這一拳的速度飛快,根本讓他們連反應都反應不過來。

嗖!

一拳擊中之後。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已經閃身離開了,根本沒有在這裡繼續有任何的停留。

根本不需要在看了。

他是以一名醫療忍者。

非常清楚他所極大的位置。

他的力量完全沒有集中起來,而是向著周圍擴散了出去,但是依舊可以很輕易的將對方的骨頭都震碎掉。

胸骨骨折!

這是避免不了的事情!

青羽根據他的醫療忍者的經驗,覺得日向花道只需要在木葉醫院裡面安靜的躺上三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完美的康復,並且不會留下任何的後遺症。

不過……

這一次的中忍考試。

就別想再參加了!

青羽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小隊晉級中忍考試第三場的問題,但是他可以解決這個小隊裡面的人。

「花道,你沒事吧?」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耳邊依舊還能聽到日向花道隊友的呼喊聲,不過他已經漸漸的走遠了,並且所使用的還是紅狗的形象。

就算是那兩個隊友再看不清楚。

他打出那一拳的時候。

還是能看清楚的。

青羽所刻意營造出來的氛圍,就是這樣通過模仿紅狗的樣子,製造出偷襲的感覺來,最後日向花道以及他的隊友,都會將矛頭指向岩隱村的這個名叫紅狗的忍者,根本不會想到他的身上。

「嗯?」

就在這個事情。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眉頭微微一皺。

他的身上同時紙片翻飛,快速的發生變化,畢竟這個時候已經不適合在使用紅狗的身份了,萬一接下來遇到的是真正的紅狗呢。

可是……

現在這個時候。

他忽然發現一個極其奇怪的現象。

就在死亡森林1號門的方向,他發現了有一大批的查克拉湧入過來,成群結隊的向著高塔的方向前行過去。

「他們是什麼人?」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腦袋裡面冒出一大堆的小問號,他在進入第二場考試的時候,規則說得已經非常明顯了,那就是不能有人出去,也不能有人進來。

可是……

現在有人進來了?

而且還是……

一群人一起進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8章 一群人一起進來了!(求訂閱求月票)

46.16%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