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你們是被我薩摩廉太郎殺死的(求訂閱求月票)

第369章 你們是被我薩摩廉太郎殺死的(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清晰的感覺到一團團的查克拉衝進第二場考試的考場之中。

這就讓人很意外。

畢竟中忍考試是有相關規定的,考試期間什麼人都不能出來,而且什麼人也都不能進去。

現在這裡進來了一堆人。

那麼……

必定有問題!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腦袋裡面快速的思考起來,他立即身影快速的閃爍而起,向著這一群查克拉所處的位置快速的奔跑過去。

當然。

他並不是盲目的奔跑。

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那幾個查克拉上,感受著他們之間的移動反向,並且還也避免被對面發現。

嗖嗖嗖……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經過了幾次閃身之後,已經來到了這幾個查克拉的附近。

頓時。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開始緩緩的放慢腳步。

並且寧心靜氣。

將自己全身的氣息都收斂了起來,不想輕易的暴露在這幾個人的注意之中,畢竟他現在還不知道這些人是誰,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感知手段。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慢慢的向著這群人的方向靠近,同時保持這一段的距離,始終讓自己處於一種很主動的局面下。

「這些人是……」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看到穿梭在最後面的幾個忍者的時候,立即通過這幾個人的衣著,意識到了他們的身份。

「監考忍者?!」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頓時產生了一種苦笑不得的感覺,原來不是什麼特殊的人進入到了死亡森林中,而是負責監考的這些忍者走了進來。

一時之間。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立即停住了腳步,沒有再去追這幾個人,而是站在一棵樹的樹枝上,重新打開了那個給他們開門的那個忍者的記憶。

霎時間。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快速的瀏覽起記憶裡面關於中忍考試第二場的規則。

這一部分的規則。

並不是他們所知道的那個樣子。

而是規矩上的要求。

這是對於監考忍者所提出的規則。

「原來如此。」

青羽精準的在這個忍者的記憶裡面,找到了相關的規定。

在進行中忍考試第二場考試的期間,監考忍者只能在開考一個小時之後進入到考場裡面,並且不可以有過多的停留,要以最快的速度到達高塔。

這個過程之中。

儘可能不要被其他的考生注意到。

不可以打擾考生們進行考試。

跟不可以對考生進行阻攔或者幫助。

完全不能做任何對中忍考試的進行有影響的事情。

「這幾個人還算是晚的呢。」

青羽默默的點了點頭,理論上是一個小時進可以進入了,不過晚一點沒關係,一般來說在第一個小隊通過之前到達都是在合理的範圍之內的。

至於說為什麼兩個小時了,這些人才進來。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

那是因為那些監考忍者,根本就不認為,會有小隊可以這麼快的通過第二場考試。

畢竟之前中忍考試的記錄是四個多小時。

而且那個記錄還是由極其厲害的波風水門締造出來的。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緩緩睜開眼睛,現在他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也就沒有太將這寫監考忍者當做一回事,畢竟這些人不能夠對考場的局面造成任何的影響。

從感知上看。

這些人也確實是在向著高塔的方向移動著。

「下一個目標。」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立即將注意力從這幾個人的身上挪開,他根本不在意這些人裡面領軍的人是不是奈良鹿久他們,不管是誰都是無所謂的。

隨即。

他的感知聚焦在距離他最近的兩位三個忍者的身上。

嗖!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身影一閃而逝。

快速的消失不見。

十幾分鐘之後。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來到了另外的森林之中,他距離這三個人已經非常的接近了。

他的視線越過樹林。

向著正在奔行的幾個人看過去。

頓時。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眼睛微微一亮,眼眸中閃爍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眸光。

「是他們!」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立即確定了這三個人的的身份。

這三個人正是前來參加中忍考試的岩隱村的忍者,紅狗、青雞,以及黃猴。

「沒想到在這裡遇見了他們。」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嘴角微微翹起,這三個人可以說是他出現在這裡最重要的目標。

不過。

他沒有立即行動。

而是去感覺了一下那些監考忍者的位置。

在他確定了那些人已經距離高塔非常近了,根本不會聽到這邊的動靜,眼中泛起淡淡的笑意。

這不就變得有意思了么!

隨即。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身影一閃而出,快速的向著這三個人衝擊過去。

此時此刻。

森林之上。

岩隱村的三個忍者正在快速的在樹林之間穿梭。

「木葉村搞得是什麼中忍考試,要打架不打架的,偏偏弄這種沒意思的尋寶活動,最主要是還挺難找!」黃猴無奈的抱怨道。

「我們還是快點找吧!」紅狗冷冷的說道:「如果我問沒有在任務結束之前找到那個天之書,那丟人就丟大發了,直接連第三場考試都去不了了,土影大人的計劃就被打破了!」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根本不知道天之書可能會藏在什麼地方,如果我們去高塔前面守著,雖然可能會遇到拿到了天之書捲軸的木葉忍者,但是那裡畢竟人很多,稍微一個不小心的話,可能會被圍觀,畢竟這裡除了我們之外,都是木葉村的忍者。」青雞分析說道。

「不到萬不得,我們不能使用那個辦法,這裡是木葉村的地盤,我們現在的任務僅僅只是通過第二場考試,沒有必要弄得那麼引人注目。」紅狗緩緩說道。

「沒錯,可惡的任務,簡直煩死個人了。」黃猴抱怨著吐槽道。

突然間。

就在這個時候。

岩隱村的這三位忍者均是心中一驚,立即停下了腳步,紛紛向著身後的方向看過去。

一時之間。

這三個人的眼神中均是有著極其謹慎的情緒。

「有人來了!」

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都在第一時間發現了問題,紛紛向著身後的方向看過去,從這幾個人的反應上可以看得出來,他們三個人的感知能力都還是不錯的。

嗖!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身影一躍而出。

直接出現在這三個人的面前。

正是青羽的神之紙分身。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所變化成為的是薩摩廉太郎的模樣。

他的身上所表露出來的樣子。

就是霧隱村忍者的樣子。

「你是什麼人?」

紅狗在看到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後,第一時間發出了他的問題,並且他已經注意到了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額頭上所佩戴的霧隱村忍者的護額。

這讓他意識到了很嚴重的問題。

面前的這個忍者是霧隱村的忍者。

可是……

霧隱村根本沒有合作參加這次中忍考試。

那麼這個霧隱村的忍者是怎麼出現在這個死亡森林中的呢?

這樣的問題不僅出現在了紅狗的腦子了,就連青雞和黃猴也都在想著類似的問題,要知道這個森林作為木葉村進行中忍考試的地點,在是看過忍者們篩查過的,不該有參加中忍考試的忍者之外的考生出現。

那麼……

如果這個人能站在這裡。

就說明這個人是考生。

也就是……

木葉村的間諜!

想到這裡。

岩隱村的這三個忍者都有點傻眼了。

這木葉村的間諜也太囂張了吧!

「我是誰並不重要……」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默默的說道,他現在也沒想好什麼身份來說這個事情,雖然他現在使用的是薩摩廉太郎的樣子,但是如果使用薩摩廉太郎的身份的話,對於先前的一些特定的布局,還是會有所影響到的。

「你就算不說也沒問題,我已經知道你是誰了,你就是霧隱村潛藏在木葉村的間諜,我不知道你是怎們進入中忍考試的,可是你居然敢這麼明目張胆的站出來,你的膽子也太大了吧!」紅狗冷冷的說道,他在看到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第一時間,就已經分析了出非常清晰的事情。

「……」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楞了一下,他沒想到,還沒等他去編造什麼故事,對方就已經把劇本給準備好了。

「那就讓我跟你們好好玩玩吧!」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嘴角微微翹起,他剛剛還在向著要怎麼解釋,能夠讓對方相信這裡出現了一個霧隱村的忍者。

畢竟怎麼解釋都不是很合理。

他也想到過了去說自己是霧隱村的間諜,可是那樣太過於欲蓋彌彰了,除了傻子根本不會有人相信的。

可是……

僅僅是見面的第一個回合。

青羽就明白了。

這三個人。

就是傻子!

但凡正常一點的人都不會相信這種話的,更何況對方是主動說出這樣的話來。

隨即。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頓時雙腳暴起,腳踝驟然發力,直接一躍而起,直衝天際,高高的跳躍在大樹的上面,俯瞰著下方的森林和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

「水遁·爆水衝破!」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雙手快速結印,這些水遁忍術都是他在水遁之書上學習到的,屬於是被千手扉間改良過的,根本不需要多少的印,就可以輕易的施展出來。

隨即。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胸膛猛然鼓起,深吸了一大口氣,隨即重重的向著下方吐出去。

嘩嘩嘩嘩嘩……

一股股洶湧的水流宛若瀑布一般從天而降,向著岩隱村的三個人衝擊過去。

水流極其的洶湧。

並且範圍極廣。

根本不可能躲得過去。

「這是什麼東西?」

「水遁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恐怖了?」

「這是霧隱村的實力?」

三個岩隱村的忍者看到那從天而降的巨大水柱之後,一個個全都傻眼了。

他們均是知道這樣程度的水流,根本不是他們能夠躲避過去的。

但是。

他們依舊還是選擇掙扎。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這三個忍者一起向後跳過去,躲避著洶湧而下的水流,看起來可以說是本能的反應。

嘩啦啦啦……

恐怖的水流直接衝擊在地面上,濺起了高高的距離,宛若海嘯一般向著三個岩隱村的忍者衝擊過去。

「速戰速決!」

岩隱村的紅狗頓時爆喝一聲,隨即他猛地一腳點在水面上,通過將腳下附著查克拉的方式,令得他可以踩在水面上,然後接著水面直接向著已經跌落下來的青羽衝擊過去。

與之同時。

青雞和黃猴也都使用這差不多的方式。

向著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身上襲擊了過去。

每個人的攻擊方式都不太一樣。

紅狗是用拳頭。

青雞是用腿。

黃猴的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出了一把劍。

這三個人的攻擊方式雖然是有區別的,但是他們所使用的無一例外全是體術。

當然。

這並不是說他們是擅長體術的忍者。

而是因為……

現在他們的腳下全是洶湧流淌的亂流,他們根本沒有辦法通過查克拉溝通地面的土壤,從而使用出土遁方面的忍術。

這是難以做到的事情!

畢竟下面的土壤已經被水流給蓋住了!

這逼得他們只能使用體術來應對,根本沒辦法使用擅長的土遁忍術,也恰恰因為是這樣,他們三個人的心裡都產生了緊張的感覺,覺得事情已經變得對他們不是很有利了。

「你們只有這種程度嗎?」

青羽神之紙分身的聲音淡淡的響起,他直接的從天空落在水面上。

就在他的腳掌與水面接觸的一瞬間。

三團人形的水流從他腳下的水中驟然鑽出來,並且快速的形成了跟薩摩廉太郎一模一樣的人形。

就在這三個人影出現的剎那。

每個人影都迎上了面前衝擊過來的岩隱村的三個人。

其實。

並不是說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不能直接迎敵。

也不是說沒有其他的辦法。

只是這一種方法。

對於當下的青羽來說。

屬於最為簡單粗暴的一種方法。

這樣讓他在對後面事情處理的時候,也可以更加的方便,不至於出現什麼太大的問題。

隨著這三個人的出現。

正在衝擊過來的岩隱村的忍者,均是瞪大的眼睛,眼眸中閃爍起震撼之色。

「水分身!」

岩隱村的忍者裡面,紅狗立即大吼一聲,他的聲音中充斥著驚訝。

畢竟……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

這種級別的戰鬥分身能夠幫上的忙併不多。

甚至於還可能會因為分掉本體的查克拉,而導致本體實力的下降。

「對付我們三個人也敢使用分身?」

青雞的聲音中透著一絲絲的不屑,他對於面前這個霧隱村忍者的戰鬥選擇同樣是抱有疑惑的態度,並且根本不知都這是怎麼一回事。

居然在面對他們體術攻擊的時候把分身拎出來了。

這個時候的水分身。

那還不如水陣壁來得更具有防禦力。

「讓我們直接把他的水分身打碎吧!」

黃狗在經過短暫震撼的遲疑過後,立即大吼一聲,現在這個時候,他已經覺得勝利是屬於他們這一邊的了。

原因很簡單!

他的想法跟紅狗和青雞是一樣的。

這水分身在他看來就是白給的。

不僅不具備任何的實質作用。

反而對面前這個霧隱村的忍者會造成拖累!

當然。

黃猴覺得他們是必贏的局面,不僅是因為水分身的原因,而是更深一個層次。

他覺得面前這個霧隱村的忍者是空有一身渾厚的查克拉,但是戰鬥經驗極其的貧瘠,而且戰鬥的風格更是極其的草率。

前面一個大噴水。

後面一個水分身。

消耗了不少的查克拉。

但是……

除了華麗一點之外。

沒看出任何的效果來。

這樣胡亂釋放忍術的忍者,不說他的查克拉是不是夠用,對於黃猴來說,已經是列入到了不足為慮的這一塊上了。

……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將這幾個人的反應盡收眼低,他的嘴角微微,什麼都沒有說,而是默默的等待著這三個人的的攻擊到來。

他選擇水分身之術,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這是跟影分身之術一樣的實體,只是能夠使用的查克拉沒有影分身那麼多。

但是。

水分身也有它自己的好處。

那就是在水多的地方使用的時候,非常的有利於戰鬥。

現在這個時候。

水分身是相對影分身更加適應環境也跟有利於匹配他身份的忍術。

不過。

這三個水分身體內的查克拉,雖然是經過了幾次的瓜分,畢竟是神之紙分身的水分身術,但是基於青羽的基礎查克拉實在是太過於渾厚了,以至於這三個單獨的水分身拿出來,跟別人比那都是非常充裕的。

尤其是面對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

完全綽綽有餘了!

啪!啪!啪!

幾乎是一瞬間。

最為原始的身體碰撞的聲音便伴隨著流水的聲音而響起。

只見。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水分身在出現之後,均是探手而出,向著那三個岩隱村忍者攻擊過來的手段上抓過去。

第一個水分身面對的是紅狗,他一把抓住了紅狗出拳的手腕,強橫的力量直接令得紅狗動彈不得,直接就停留在原地,那身體衝擊了的力量,更是反過來擠壓在紅狗的身體上,令紅狗的手肘關鍵處都隱隱作痛。

第二個水分身所面對的是青雞,他的手抓在青雞的腳踝上,同樣是以一種蠻橫不講理的方式,將青雞給牢牢的抓在了手上。

第三個水分身則是雙手平拍而出,直接將黃猴刺出來的劍給夾住了,令得這把劍就這麼被定格在這裡,一動都不能動。

「這是什麼力量……」

「太恐怖了吧?」

「我不能動了?」

岩隱村的三個忍者在這一刻全都傻眼了,他們有想過面前這個霧隱村的忍者可能很難對付,但是卻沒有想打這麼難對付。

不對!

這已經不是對付的問題了!

根本打不過!

實力相差過於懸殊了!

對方僅僅是用水分身輕描淡寫的做出幾個無比簡單的動作,就直接讓他們所有的攻擊,全都化作於無形。

「你是上忍?!」

岩隱村的忍者紅狗瞪大了雙眼,他能夠參加這次中忍考試,已經說明了他具備中忍的實力,但是他還不是上忍,也遠遠沒到上忍的級別。

他們在中忍考試裡面。

面對那些介於下忍與中忍之間實力的考生。

那還是可以橫著走的。

但若是遇到了真正的上忍的話,那還是完全不夠看的,現在這種實力的差距體現,讓他在瞬間就判斷出這個人是上忍。

畢竟。

對方一個打三個。

還是使用的實力沒有本體強的水分身。

居然可以這麼輕易的化解他們的攻擊。

那麼……

這個人的本體會有多強?!

然而……

紅狗在這裡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並沒有意識到一件他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面前不遠處被他誤以為是本體的那個青羽,其實也不是本體,而是一個分身罷了。

「跑!」

紅狗猛地大吼一聲,他知道上忍出現在這個森林裡面,那可以說是能夠輕而易舉的將這裡殺穿。

這裡的一個個沒有通過中忍考試的下忍考生,在上忍的面前,那就像是一隻只的小綿羊,幾乎沒有任何的還手的能力,只能將命運交給對方來掌管。

隨著紅狗此話一出。

青雞和黃猴均是心領神會,立即準備離開這裡。

他們都很清楚。

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

沒必須在這裡硬撐著。

「你以為你們跑得掉嗎?」

就在這個時候,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淡漠的聲音響起,清晰的傳入到這三個人的耳中,瞬間令三人的臉色大變,像是聽到了什麼特別可怕的事情。

現在對於他們來說。

青羽的聲音就像是來自於地獄的聲音。

讓他們僅僅是聽到都覺得毛骨悚然。

「水牢術」

青羽的三個水分身幾乎是同一時間開口,隨即他們抓著三個人的手上,均是聚集起一團團的水團,形成了一個大大的水球。

這個水球僅僅在出現的片刻時間裡。

便直接將岩隱村的這三個忍者統統的包裹在裡面了。

一時之間。

這三個忍者均是被水球給控制住了,根本連動都動不了,完全處於被束縛的姿態。

「唔唔唔……」

紅狗努力的在水牢裡面掙扎著,可是無論他如何使用力氣,這裡力氣都會被周圍的水流給卸掉,以至於讓他有一種溺水的無力感,但是偏偏還是淹不死的。

不僅紅狗是這樣的。

青雞和黃猴。

也都是處於同樣一種姿態。

「散了吧。」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淡淡的說道,隨著他的這句話說完之後,地面上的水流立即快速的向著地下滲入進去。

幾乎是眨眼的時間。

這裡便從一個差點成為河流的地面,變成了潮濕的地面,雖然可以看得出戰鬥過後的痕迹,但是並不會有太過明顯的樣子。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這個過程中,不僅使用了水遁的忍術,還使用了土遁的忍術,一起將這裡的誰給化解掉了。

「你們肯定很好奇,為什麼我對付你們三個人,需要弄出這麼多的水吧?」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向著這三個人看過去,他依舊維持這薩摩廉太郎的樣子,笑眯眯的向著這三個人看過去。

「好奇就好奇吧……」

「我也沒打算告訴你們。」

「畢竟你們馬上就是死人了。」

「作為死人……」

「還是不要知道那麼多比較好!」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他的此話一出,令得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忍不住翻白眼來瞪他,不過他絲毫不介意。

沒必要跟敵人多介紹什麼。

這是他的原則問題。

以前他在看《火影忍者》的時候,就發現過這個問題,那就是這些忍者的話實在是太多了。

不知道是為了解釋自己牛批的布局能力。

還是想要表達什麼樣的成就感。

總之……

這些忍者幾乎每場戰鬥都會給對手科普他做一些事情的原因。

青羽就不會這麼做。

他覺得跟對手沒有必要說那麼多,那樣只會讓自己有極大的概率翻車。

不過……

青羽施展這兩個水遁的忍術。

目的也很簡單。

第一點,就是不想讓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能夠使用土遁忍術,讓他們反抗掙扎得不是那麼的強烈。

第二點,就是他在使用神之紙分身的時候,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可以肆意的使用著自己的忍術,完全不需要太多的顧慮。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要儘可能的突顯出他霧隱村忍者的身份,爆水衝破加上水分身術,這樣的施術習慣換了誰都會相信他是霧隱村的忍者。

這樣的解釋。

當然不能說了。

不過……

還是有一些東西,可以說一說的。

「現在你們可以死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淡淡的說道,他的眼神中閃過一抹狠色,盯著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臉上還帶著殘忍的笑容。

「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你們是被我薩摩廉太郎殺死的,岩隱村只會將你們的死,怪到木葉村的身上,這樣你們岩隱村就會和木葉村打起來了!」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緩緩的說道。

「唔唔唔……」

岩隱村的紅狗努力的掙扎著,他想要從這裡掙脫出來,但是他根本就做不到,心中的焦急之感,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程度。

「其實你也不能怪我!」

「誰讓你們岩隱村在這個時候選擇來參加木葉村舉辦的中忍考試。」

「這樣的機會如果不抓住的話……」

「那就實在是太浪費機會了!」

「現在也不枉費我冒險潛入到這裡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他現在說這些並不是在給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科普,而是在給他們去傳遞錯誤的信息。

可是恰恰是這種信息。

方才更會讓岩隱村的人相信。

畢竟……

按照正常的邏輯。

誰會跟死人去說謊話呢!

如果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是活著的,那麼所提過的這些證詞,或許在經過調查之後,發現可能不是這麼回事,還可以被推測成為是被人故意帶了節奏。

可是……

若是這三個人死了。

這一段是從記憶裡面讀取出來的。

那就是另外的意思了!

「你們放心吧!」

「我動手很快的!」

「你們不會感覺到任何的疼痛!」

「而且……」

「我想你們保證。」

「你們的屍體不會被這裡的野生分食掉!」

「我會把你們掛在最顯眼的位置,讓人發現你們,讓你們岩隱村的人都知道……」

「你們是被木葉村的忍者殺死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一句句的向著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去灌輸這個理論,讓他們三個人深信青羽就是霧隱村的薩摩廉太郎,做出這樣事情的目的,就是將他們的死嫁禍給木葉村,然後讓岩隱村與木葉村的關係變得僵化。

雖然他們從來到這裡的時候,就是帶著任務來的,而且是要對木葉村發動進攻的。

但是……

絕對不是這種被小人誣陷的這種程度。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這一番話,立即令得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極其的不爽,可以說是憤怒到了一定的程度,他們均是在死死的瞪著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心中有著很多憤怒的話要說,但是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完全被水牢術限制得死死的。

不過。

在這個時候。

他們都已經相信了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話。

那就是面前的這個人,就是霧隱村的薩摩廉太郎,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將他們幾個岩隱村忍者的死,嫁禍給木葉村,從而將這裡的水攪渾。

「一切都結束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從忍具袋裡面拿出一把苦無,隨即他的視線掃過這三個人。

他像是在紅狗的身上停了一會,然後搖搖頭,似乎不滿意。

隨即。

他向著青雞看了過去。

「就從你開始吧!」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一步一步向著那已經被水牢術束縛起來的青雞在了過去。

當著紅狗和黃猴這兩個忍者的面。

直接抬起手。

拿著苦無。

徑直的向著青雞的身上捅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9章 你們是被我薩摩廉太郎殺死的(求訂閱求月票)

48.13%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