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第一個到達高塔的隊伍已經出現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370章 第一個到達高塔的隊伍已經出現了!(求訂閱求月票)

「不!!!」

一時之間。

紅狗和黃猴全都在心中嘶吼了起來,他們的視線透過水牢術的水流,清晰的向著青雞的方向看過去。

在他們兩個人的注視之下。

那個名叫薩摩廉太郎的忍者手上拿著苦無,徑直的向著跟他們一樣被困在水牢術之中的青雞的身上刺過去。

整個動作極其的果斷。

根本沒有絲毫的停留。

能夠看得出來。

根本就不是在的嚇唬他們。

噗呲!

就怎這個時候,一道洞穿的聲音響起了,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手上所持有的苦無,毫不猶豫的直接刺入到了岩隱村忍者青雞的心臟上。

霎時間。

青雞瞪大的雙眼,兩顆眼球凸起,眼白之中充斥著鮮紅的血絲,那驚懼的樣子看起來,根本就是不知道怎麼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不!!!」

紅狗和黃猴同時驚叫起來,只是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出聲,所有的情緒都被阻隔在外面,看起來就像是被束縛起來一樣。

緊接著。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猛地將手中的苦無拔了出來,瞬間驚起了一道血線。

鮮血從青雞的心口處一點點的冒出來。

沒過多久。

整個水牢術都已經被浸染成了紅色。

這種紅色的水牢術對紅狗和黃猴兩個人造成了極大的視覺衝擊力,令得一切看起來都已經變成了恐怖的模樣。

「你們的一個同伴已經上路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淡淡的說道,他的語氣極其的平靜,聽起來就像是說了一件極其微不足道的事情,似乎這樣的事情不會在他的心裡產生任何的波瀾。

嘩!

就在青羽的神之紙分身說完這句話之後,這個已經被染成了紅色的水牢術驟然間爆炸開來,鮮紅的血水彷彿像是水氣球爆炸了一般,直接流淌到地面上,緩緩的滲入到地面中。

撲通!

伴隨著一道撞擊的聲響,一具屍體重重的跌落在地面上,直接摔倒在地面上,最後仰躺在地面的血水之中。

從這具身體的樣子來看。

可以確定已經死了。

「看著同伴死在眼前的感覺怎麼樣?」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向著紅狗和黃猴看過去,他們並不是同一個陣營的,彼此雙方本就處於一種敵對的姿態,所以殺人對於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並且……

這三個人進入到死亡森林的時候,也都是簽下過同意書的,死在這裡不會有任何人來負責。

不過。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之所以這麼做,並不是要去虐待這三個人,他剛才在殺死青雞的時候,也是在給對方一個痛快,他要做的則是更深一個層次的布局。

他在另外一個層次上。

他需要加深紅狗和黃猴的記憶點。

「唔唔唔……」

紅狗想要說什麼,可是一句話都說不出,這種感覺極其的難受和憋屈,就像是被禁言的了樣,連說話都無法做到,以至於他根本沒辦法去說什麼話出來,就連臨死之前罵一堆發泄一下都無法做到。

這種事情是他以前從來沒有經歷過的……

他是一名忍者。

在他成為忍者的時候,就曾經想過最後會是以什麼樣子的一種方式謝幕。

他的腦袋裡面構想過許多種。

但是唯獨沒有想到可能是這樣的方式!

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一時之間。

紅狗的心中已經掀起了滔天巨浪,他想要將這裡的事情傳出去,可他沒有任何的辦法。

這讓他的心裡極其的無奈。

心中充斥著滿滿的無力感,他已經意識到了,現在他什麼都做不了,什麼都改變不了,他已經是砧板上的肉了,只能任人宰割,根本無法做出掙脫。

「現在輪到你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聲音緩緩的響起,隨著這道聲音,青羽向著黃猴的方向看了過去,並且一步接著一步的向著黃猴走過去。

踏踏踏踏踏……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腳步並不算是沉重,但是因為這兩個忍者都已經被「靜音」處理了,所以將他突顯得給外的清楚。

就在這個時候。

黃猴覺得自己全身的神經都已經混亂了起來,整個人都無比的緊張,彷彿青羽的每一步,都踩在了他的心跳上,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心理壓力,讓他的視線緊緊的聚焦在青羽的身上,不敢有片刻的離開。

「只要我把你們一個個都殺了!」

「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是我在背後操作這一切!」

「你們放心吧!」

「你的死我一定會全力去宣揚的!」

「這樣岩隱村就會知道這件事情!」

「然後你們就可以如願的去向著木葉村開戰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他說這些的目的,根本不是說給這兩個人忍者聽的,是說給他們後面的人聽的。

如果這三個人不是死在木葉村,他根本不需要說這些無用的話。

若是岩隱村就此事追究下來的話……

以三代的性格。

必定是要先認慫的!

那麼有著非常大的可能性就是去調查這三個人的死亡原因,而最直觀的方法,就是調取出這三個人生前最後的那一段記憶。

這樣薩摩廉太郎的事情,就會被三代他們知道了。

從而……

這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水,便要徹底渾起來了。

這也是青羽參加這次中忍考試的目的之一。

最初。

他確實是有一些無奈的因素在,正是因為森乃伊頓和宇智波富岳兩個人把他給架在那個位置了,如果強行不去的話,事情反而會鬧得很尷尬。

可是……

當他得知到岩隱村的忍者也會來參加這次中忍考試的時候,他就知道岩隱村的忍者必定是來者不善的。

既然如此。

那麼也就沒有必要再多說什麼。

現在這突如其來的中忍考試,反而是給了青羽一個接近這幾個岩隱村忍者的機會。

「唔唔唔……」

紅狗在水牢術裡面怒視著青羽,他的憤怒在這一刻已經達到了極致,他已經可以預見即將發生的事情了,那接著另外一個同伴黃猴也要死在他的面前了。

這種事情是他非常不願意看到的!

他寧可死的人是他!

他也不願意眼睜睜的看著隊友相繼死在他的面前。

這會給他帶來一種說不清楚的挫敗感,讓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根本沒有辦法去保護隊友。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已經走到了黃猴所在的那個水牢術的面前,他的視線透過水牢術的波紋,聚焦在黃猴的身上。

「感謝你們為霧隱村做出的犧牲。」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淡淡的開口,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立即拿起了手中的苦無,直接將最為鋒利的鋒刃的那一面,對準了黃猴的心臟處,重重的刺了進去。

噗嗤!

又是一道洞穿的聲音響起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苦無直接刺穿了黃猴的心臟,鮮血還沒有立即流淌出來,不過黃猴的那暗如死灰的眼眸中所折射出來的眸光,則是顯示著他已經絕望的內心。

唰!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直接將手中的苦無直接拔了出來,頓時驚起一道血線。

鮮紅的血液不停的從黃猴的身體里流淌出來。

跟青雞死的時候一樣。

幾乎是一瞬間。

鮮血便在水壓的高壓下流淌出來,直接染紅了整個水牢術,讓這個水牢術變成了紅色的水牢術。

「你……」

紅狗將所有的畫面全都收入到眼底中,那冰冷的眼神裡面有著深深的憤怒和不滿。

這種事情。

他不想看。

非常的不想看。

但是他又不能不看。

他必須要知道他的隊友最後怎麼樣了。

現在……

他的隊友都已經死了。

先是青雞,再是黃猴。

只剩他一個人了。

一時之間。

紅狗的心裡充滿了絕望,他不斷地的在試著掙扎,可是他的一切抵抗都沒有任何的效果,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根本就無力去改變什麼。

「現在只剩下你一個人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殺死了黃猴之後,視線轉而向著紅狗看過去。

其實。

他知道。

這個紅狗就是這個岩隱村三人小隊的核心。

也是知道事情最多的人。

他之所以將這個紅狗留在最後去處理,就是想要給這個紅狗去留下更多一些的記憶點。

相應的……

這個紅狗在精神方面也就受到了更多的虐待。

踏踏踏踏踏……

青羽一步一步的向著紅狗的方向走過去,依舊是那種慢慢悠悠的步伐,他保持著自己的節奏,並沒有因為要去找紅狗而加快腳步或者放慢腳步,一切都是他自己的節奏。

撲通!

就在青羽向著紅狗走過去的時候,黃猴的那個水牢術破開了,黃猴已經沒有了生命氣息的屍體,隨著流淌出來的血水,重重的甩倒在地上。

這樣的一幕。

給了紅狗極大的視覺震撼。

頓時。

紅狗用力的掙紮起來。

他的求生欲在這一刻直接被激發了起來,他想要通過自己的方式,去掙脫開這個水牢術的束縛,他還不想死在這裡,他還有許多的事情要去做。

可是……

他的一切掙扎。

依舊是什麼效果都沒有。

他使用了很大的力氣,但是這裡的水流完全可以將他說施展出來的力量給卸掉,完全沒有辦法,只能依舊是這麼待在這裡,根本無法突圍出去。

片刻之後。

青羽已經來到了紅狗所在的水牢術的前方。

他的視線聚焦在紅狗的身上。

通過紅狗的動作。

他可以看得出來,紅狗正在努力的掙扎著。

「不要白費力氣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淡淡的開口說道,他在說完這句話之後,突然咧嘴露出一抹笑容。

「你放心好了!」

「我是不會放你出去的!」

「你沒有說最後一句話的機會,也沒有任何耍花招的時間!」

「現在……」

「你要跟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盯著面前水牢術裡面的紅狗,他已經給紅狗的記憶點裡面加深了青雞和黃猴的死,現在也就沒有再多說廢話的意義了,可以直接把這個人帶走了。

頓時。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抬起手上的苦無。

精緻的向著紅狗的心在處刺過去。

「不!!!」

紅狗的內心瘋狂的嘶吼了起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苦無向著自己的心臟刺過來,連動都不能動,現在他已經明白了,為什麼青雞和黃猴在面對死亡的時候,根本就我沒有任何抵抗的意思。

不是不去抵抗!

而是抵抗不了!

這個水牢術實在是太強了!

……

噗嗤!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手中拿著的苦無重重的刺入到紅狗的心臟上。

一刀洞穿!

紅狗的所有生機。

在這個時候全都被碾碎了!

噗!

隨著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將手中的苦無拔出來,紅狗的身體跟前面的青雞和黃猴一樣,均是鮮血狂流而出,直接將水牢術中的水都已經染紅了。

「你們回來吧。」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對著旁邊不遠處的這三個水分身淡淡的說道,在他說完之後,這三個水分身相繼化作一灘水,直接消失不見了。

隨著三個水分身的消失。

這裡只剩下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一個人。

另外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已經統統倒在地上,每個人的心臟上都有著一道被洞穿的傷口。

這三個忍者全身上下只有這麼一處傷口,這也就是致命的傷口,根本不可能活下來的傷口。

至此。

岩隱村來到這裡的忍者們,全都沒有一個能夠通過中忍考試前面兩場,第三場三代土影大野木要不要參加,已經變成了一個未知數了。

「現在該看看你們的記憶了。」

青羽向著這三具屍體看過去,他還沒有讀取這三個人的記憶,就是不想在這三個人最後的記憶裡面,暴露出什麼問題來。

頓時。

青羽緩緩的蹲下身子,伸出右手,依次向著這些三個忍者的腦袋上摸過去。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土遁·岩隱之術!」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土遁·土中潛航!」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土遁·心中斬首術!」

青羽在連續摸了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的腦袋之後,心中響起了一道道的電子提示音,一股股玄奧的力量向著他的身體之中涌動而去,給他一種彷彿是深入靈魂一般的感覺,讓他清楚的明白,這三個土遁忍術他都已經會了,並且深深的印刻在了靈魂之中。

與之同時。

三段記憶載入到了他的腦海之中,隨時都可以查看這幾個人的記憶。

「現在讓我來看看,你們岩隱村來到木葉村,究竟是什麼樣的目的?」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緩緩的閉上的眼睛,他的意識之中,開始浮現出剛剛讀取的記憶。

他先是看的紅狗的記憶。

可以看得出來。

紅狗是這三個人裡面地位相對來說較高一些的。

雖然在忍者的級別上,他們都是下忍,但是紅狗應該是三個人裡面擔任著類似於隊長的職務。

一時之間。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開始快速的翻閱著紅狗記憶之中關於本次中忍考試的部分。

漸漸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大概過了5分鐘左右的時間。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緩緩的睜開的眼睛,心裡立即做出了判斷,那就是現在不再繼續讀取了,先把這裡的任務完成,然後回歸都本體之後,再慢慢的去查看。

就在剛剛這5分鐘時間裡面,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快速的瀏覽了一下紅狗的記憶,發現這裡面不僅是有著關於中忍考試的一些相關的事情,還有關於岩隱村與雲隱村戰爭的事情,裡面記錄的東西是非常多的。

除了紅狗的記憶之外。

青雞和黃猴的記憶都許多相關的記憶,並且不是完全相同的記憶,需要花一些時間去進行歸納總結,所以在這裡繼續耽誤時間,並不是很合適。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一瞬間就做出了自己的判斷。

那就是暫時放棄讀取記憶的事情,繼續完成他的任務,這裡還剩下一個小隊沒有處理,那就是宇智波楓的小隊。

只要找到宇智波楓的小隊,並且成功的讓那支隊伍無法參加後續的考試,那麼他的任務也就完成了,就可以取消掉神之紙分身了,那樣這三股記憶也就回到了本體之中,本體可以在高塔裡面慢慢的去發現這些記憶裡面可能存在的線索。

頓時。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做出了決定之後,依次向著地面上的這三具屍體看過去。

「我說過要給你們一個華麗的曝光,我一定會做到的,你們都不會白死的!」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抬起右手,分別向著這三個人的胸膛上按壓下去。

嗡!嗡!嗡!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右手上涌動出一股股的查克拉,這些查克拉湧入到這三具屍體的身上,均是在他們的胸口處留下了一個黑色的印記。

這個黑色的印記。

正是飛雷神之術的術式。

隨著這個術式出現之後,便快速的消失不見了,直接的沉入到了這三具屍體裡面。

隨後。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右手上出現了三張紙片。

在這三張紙片出現以後。

每一張紙上都浮現出一道道的特殊符號,三張紙上的符號是一樣的。

在這些特殊的符號形成了術式之後,這三張紙立即被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塞入到這三個人的衣服裡面。

「暫時把你們掛在樹上吧。」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向著三具屍體輕輕一拍,在每一具屍體上,都施加了一個超輕重岩之術,令得這三具屍體像是沒有重量一樣,完全可以漂浮起來。

「跟我一起上去吧。」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淡淡的開口嘀咕到,他在說完這些話之後,立即抬著三具屍體,雙腳緩緩脫離地面,整個人直接飛了起來,來到了這棵樹的樹頂上。

死亡森林是一片原始森林。

裡面是有著各種各樣的野獸出沒的。

若是他不處理這三個人的屍體,那麼很有可能會被聞到鮮血氣味的野獸給追過來,一旦被吃了,他先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那就都沒有作用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將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的屍體,全都捆綁固定在這棵樹的樹頂上,但他完成這將事情之後,滿意的點了點頭,覺得自己做得還算是可以,也就沒有再說什麼,身影一閃立即消失不見,向著下一個感知到的小隊前行。

嗖嗖嗖……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快速的穿過樹林,周圍的景色在他的視線中不斷的後退,速度已經提升到了一個很恐怖的程度。

……

不久之前。

高塔處。

奈良鹿久、山中亥一、以及秋道丁座三個人為首的監考忍者團隊已經來到了這裡,出現在兩位守門忍者的視線之中。

這兩個守門忍者在看到過來的這些人之後,立即將身體站得更直了,臉上均是浮現出了濃濃的尊敬。

「主考官大人!」

這兩個守門忍者一起向著秋道丁座看過去,兩個人的視線全都聚焦在秋道丁座的身上,畢竟作為這裡的守門忍者,他們都知道秋道丁座是中忍考試裡面的主考官。

對於他們兩個人來說。

秋道丁座可以說是這次中忍考試任務的直屬上司。

「你們兩個辛苦了。」

秋道丁座向著這兩個守門的忍者看了過去,他很清楚對於這兩個人來說,這次的任務還是很枯燥和艱巨的。

整個第二場考試要持續5天的時間。

在這5天的時間裡……

這兩個守門的忍者要一直待在這裡,不能離開,而且能夠通關的隊伍,往最多了說,也就是5個。

畢竟整個考場裡面就只有5個天之書捲軸。

滿打滿算就這麼多!

更何況……

他們在從1號門進入的時候,發現天之書捲軸還在,並沒有被任何一個隊伍拿走,那麼最終的結果應該就是差不到3個隊伍到達這裡。

這樣的結果……

屬於正常的預算範疇之內。

所以。

在秋道丁座看來。

這兩個守門的忍者幾乎是要枯燥的在這裡待上5天的時間!

「不辛苦!」

這兩個守門忍者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就回答了秋道丁座的話,他們兩個均是奉命行事,況且這樣的任務,最多也不過就是有點無聊,倒是也沒有什麼難度。

當然……

就連他們兩個人也沒想到。

這個任務還能受到一些驚嚇,因為他們見證了中忍考試第二場考試記錄的誕生,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丁座,我們進入等吧。」奈良鹿久走了過來,對著秋道丁座點了點頭,他的主管的第一場考試已經結束了,跟著來到這裡,無外乎還是點擊奈良紗希和秋道玲,至於青羽這個人,他恨不得青羽多在第二場考試裡面吃點虧,也讓後者跟著漲漲教訓。

「嗯。」

秋道丁座點了點頭,隨即向著這兩個守門的忍者看了過去。

「我們先進去布置了。」

「一旦有什麼消息,立即來通知我們。」

「比如什麼時候出現了第一個到達高塔的隊伍。」

秋道丁座向著這兩個守門忍者叮囑道,他本來打算在多問兩人一句聽清楚了嗎,可是他發現說到最後的時候,這兩個人的表情均是變得古怪了起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奈良鹿久立即向前一步問道,他也發現了這兩個守門忍者表情的變化,一起發現的還有站在旁邊不遠處的山中亥一,畢竟這兩個守門忍者所表現出來的姿態,實在是變化太大了。

這一度的讓他們產生了疑惑和不解。

剛才秋道丁座的叮囑。

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也都聽得清清楚楚。

沒有問題啊!

怎麼就讓這兩個守門忍者的表情突然變化成為了這個樣子呢?

究竟是哪一句話?

觸動到了這兩個人呢?

一時之間。

奈良鹿久、山中亥一、以及秋道丁座三個人,均是以一種非常疑惑的眼神盯著這兩個人。

「額……」

這兩個守門忍者同時被三個主考官大人盯住了,頓時每個人都產生了一種緊張的心理。

「那個……那個……那個……」

其中一個守門忍者支支吾吾的開口,他的腦袋裡面知道他要說什麼東西,可是他不敢就這麼說出來,心裡不斷的在組織著語言。

「事情……事情……事情是這樣的……差不多……嗯……一個小時……」

這個守門忍者越是想要將這些話給說清楚了,就越是說不明白,反而令得整個人無比的緊張,畢竟這種事情說出來就離譜,還是當著三位領導的面去彙報這些東西。

「什麼玩意?!」

秋道丁座聽到這個守門忍者的彙報,直接滿頭的霧水,他本來對這種事情就沒看太明白,反應會遲鈍一下,現在更是被這個緊張的人給弄得更迷糊了。

「還是我來說吧……」

另一個守門忍者是在看不下去了,他一把將旁邊的同伴給拉了回去,隨即向前一步,站在這個同伴的身前,視線掃過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最後落在第二場的主考官秋道丁座的身上。

「第一個到達高塔的隊伍已經出現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0章 第一個到達高塔的隊伍已經出現了!(求訂閱求月票)

49.93%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