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求訂閱求月票)

第371章 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求訂閱求月票)

「什麼?」

奈良鹿久、山中亥一、以及秋道丁座均是忍不住驚呼一聲,每個人的臉上都彌散出難以形容的震撼之色。

不僅是這三個人。

跟著一起過來的這些監考忍者也全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一時之間。

一道道目光向著這個守門忍者的身上看過去,對於這樣的事情,他們均是可以說是聞所未聞,均是極其的震撼。

「怎麼回事,說清楚一些!」奈良鹿久立即盯著這個守門忍者問道,他的眼神已經變得疑惑了許多,這種事情他以前根本繼而我有聽說過,連想都沒想過。

「我記得第二場考試最快的記錄也是四個多小時,現在才兩個多小時吧,這麼快就有人到達高塔了?」山中亥一愣了一下,他以前也是之前的主考官,只是第三場被換成是大蛇丸了,所以並沒有他的事情了,可是他也了解過關於中忍考試的事情,明白中忍考試第二場考試的記錄,正是他們這一屆的忍者波風水門所締造出來的。

「究竟是怎們回事,難道我設計的考試內容這麼簡單嗎?」秋道丁座都跟著疑惑了起來,他還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腦袋裡面冒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已經開始懷疑起他所設計的第二場考核的制度了。

隨著眾人一道道目光聚焦過來,再加上奈良鹿久、山中亥一以及秋道丁座幾個人的注意之下,這個說出事情的守門忍者直接被眾人的反應給整愣住了。

這樣的事情……

這個守衛忍者並沒有想到,他只是說出了自己想說的事情,現在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剛才同伴幾度欲言又止了。

這些話。

實在是難以說出口啊!

「這個……這個……這個……」

現在開始輪到這個守門忍者來驚訝了,就連說話都已經說得不清楚了,這些人突如其來的關注,讓他在一瞬間變得無比緊張。

「換我來說吧!」

剛剛那個支支吾吾的守門忍者已經換過來了,他直接上前一步,向前邁出一步,迎上了眾人的目光。

「中忍考試的第二場是14點30分準時開始的!」

「我們兩個人就一直守護在這裡。」

「沒有離開過!」

「就在中忍考試第二場剛剛開始差不多一個小時的時候……」

「有一支隊伍來到了我們的面前。」

「我們在這支隊伍的身上沒有看到任何的戰鬥痕迹,本以為他們是在開玩笑,沒想到他們拿到了天之書和地之書,滿足進入的條件。」

「所以他們就成為了本次中忍考試第二場中最先到達高塔的隊伍。」

「總共用時……」

「67分鐘!」

這個守門忍者說完這句話之後,就連他自己都無比之驚訝,如果不是他親眼所見的話,就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這樣的事情。

這簡直就是可怕!

足足將以往四個小時的通關記錄給縮短到了一個小時。

這樣的事情……

聽著都會覺得很離譜!

「67分鐘?!」

奈良鹿久、山中亥一、以及秋道丁座三個人幾乎在同一時間驚呼出聲,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們從來沒想到過波風水門的記錄被打破!

對於參加中忍考試的下忍來說。

死亡森林屬於非常危險的考核項目,如果不是那種實力極強的下忍,很難以打破記錄這樣的方式去通過考試!

更別說是把記錄修改都如此誇張得難以理解的程度。

「你現在告訴我,已經通過的那個隊伍,隊員都是什麼?」奈良鹿久瞪大眼睛問道。

他實在想不出來,究竟是什麼樣的隊伍,可以完成這樣恐怖的記錄,從這一屆報名的名單上來看,他根本找不到能夠與當初波風水門小隊媲美的忍者啊。

等等……

他的腦袋裡面突然想到了一個隊伍。

頓時立即向著這兩個守門忍者看過去,眼眸中閃爍起了疑惑的眸光。

「莫不是……」

奈良鹿久再次開口,他的語氣中有著猜測的意味,隨著這句話說完之後,周圍眾人的視線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每個人的眼眸中都泛起了疑惑,想要知道奈良鹿久猜測的人是誰。

「岩隱村的那個小隊吧!」

奈良鹿久立即給出了一個結論,這是他覺得最有可能的可能性。

那就是岩隱村的忍者小隊。

這個小隊的實力他根本就不清楚,不過從直觀的感覺上來判定,看起來還是挺強的,不是那麼簡單的隊伍。

最重要的是……

不是他覺得岩隱村這個小隊的實力有多強,而是他不認為木葉村有哪個小隊能夠做到一個小時就到達高塔是的事情。

一時之間。

眾人隨著奈良鹿久的猜測想過去,不禁紛紛點頭,覺得確實是這件事情最有可能。

「不……不是的……不是岩隱村的忍者……」

這個守門忍者立即搖了搖頭,他看到大家的反應,已經清楚的知道這件事情根本不是那麼簡單的問題,隨即立即解釋起來。

「他們是木葉村的忍者!」

這個守門忍者剛剛開口,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便直接被奈良鹿久給打斷了。

奈良鹿久臉上寫滿了急迫之色。

直接開口追問了起來。

「是誰?」

「把他們的名字告訴我!」

「我要知道是誰的隊伍!」

「居然可以這麼早到達高塔!」

「他們可是打破了中忍考試第二場的記錄啊!」

奈良鹿久的心中有著說不清楚的震撼,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這次中忍考試可以說是充滿了奇迹。

第一場考試的記錄被破掉了。

30分的滿分成績。

以後都不會有人能夠超越了。

最多是可以並列持平!

現在輪到了第二場考試……

這一次更加的誇張。

僅僅只是用了67分鐘……

要知道有多少隊伍從剛剛進入到大門的那一刻開始,什麼都不做,直奔高塔前行,都未必有這樣的時間。

這樣的時間記錄對於奈良鹿久來說,簡直是比第一場考試的記錄還要難破掉。

正是這種震撼讓他對於這個打破了第二場考試記錄的隊伍更加的好奇了。

「讓我看一下。」

這個守衛忍者心裡知道這三個人叫什麼名字,但是他看到奈良鹿久這些人如此的重視,又不會直接說,萬一說錯了還麻煩。

隨即。

他拿起隊伍的登記表。

這裡顯示著進入高塔隊伍的名字和時間。

「奈良紗希。」

「秋道玲。」

「山中青羽。」

「就是這三個人組成的小隊。」

「他們打破了中忍考試第二場的記錄!」

這個守門忍者立即說道,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視線不時的向著奈良鹿久等人的臉上看過去,已經發現了這幾個人的臉色已經變化得非常的精彩了。

「什麼?!」

奈良鹿久、山中亥一和秋道丁座三個人幾乎是同時驚呼一聲,而且他們三個人臉上的表情幾乎相差不多,每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度的震撼當中,甚至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怎麼可能?」

「怎麼會是他們?」

「這搞得什麼啊?」

奈良鹿久、山中亥一、以及秋道丁座三個人的臉上均是寫滿了錯愕。

這樣的消息對於他們來說。

聽起來就像是一個假消息。

格外的不切實際!

一時之間。

每個人的臉色都變得精彩了許多,三人幾度欲言又止,似乎想要說什麼,可是話到嘴邊誰都沒有說出來。

「他們已經到高塔裡面了嗎?」

奈良鹿久率先恢復到了冷靜之中,他的眼神中隱隱透著思考的眸光,現在的這些事情,已經讓他意識到了這裡出現了什麼問題。

第一場考試破記錄!

第二場考試還破記錄!

真的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嗎?

紗希他們的這個小隊真的有這麼厲害嗎?

奈良鹿久重新開始審視這件事情了,他對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實力還是有信心的,知道她們如果在沒有刻意阻礙的前提下,通過第一場考試和第二場考試,那是沒有問題的。

可是……

他並不覺得這兩個妹妹有破紀錄的能力。

那麼……

這個小隊裡面唯一的變數,就在山中青羽的身上了。

「亥一!」

奈良鹿久立即向著旁邊的山中亥一看就過去,他微微皺著眉頭,看向山中亥一的眼神之中有著凌厲之色。

「你不會是把答案告訴給青羽了吧?」

奈良鹿久的第一反應就是青羽有問題。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實力很強,這一點他認可,但是他並不是忍者這兩個妹妹會有那麼的強。

那麼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青羽在帶著她們兩個通過破紀錄的通過了中忍考試。

不過。

奈良鹿久並不是認為青羽有這份實力。

所以他覺得青羽是作弊過來的!

這樣一切似乎都變得合理了起來。

完美的解釋了青羽他們這個隊伍為什麼沒有看到任何去獲取情報的跡象,便可以讓三個人都能得到一份完美的答案。

而且以這麼快的速度來到高塔。

應該是事先就知道了天之書捲軸的位置,所以直接奔著天之書捲軸就可以了,然後便可以直奔高塔而去。

這就是他的第一反應。

並且。

在他看來。

最有可能為青羽泄露情報的人。

就是他們三個人之中的山中亥一!

畢竟山中亥一是唯一一個沒有家庭成員在這個小隊裡面的人,很有可能會被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給說動,如此便會把答案給青羽一份。

「你說什麼?」

山中亥一在聽到奈良鹿久的話之後,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他覺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亥一,難道不是你嗎?」奈良鹿久眯著眼睛問道。

「你居然懷疑我泄露答案?」山中亥一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精彩了起來,他冷笑一聲,說道:「我根本沒有必要這麼做!」

「真的嗎?」奈良鹿久狐疑的問道,在他心中覺得嫌疑最大的就是山中亥一,不僅是山中亥一與這些事情沒什麼關係,還有就是他並不認為秋道丁座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

「鹿久,你不會是賊喊捉賊吧,我可不知道你跟青羽私下有什麼交易,但是紗希可是在小隊裡面,你想讓紗希破記錄吧,我就這麼跟你說吧,我跟青羽沒什麼關係,完全沒必須做這種事情!」山中亥一的語氣變得冷漠了起來,這對他來說已經不是污衊了,還有源自於隊友的信任,他覺得自己並沒有得到這方面的信任。

「不是……你們在說什麼……」

秋道丁座愣愣的看了看奈良鹿久,又看了看山中亥一,覺得兩個人怎們莫名其妙的爭吵了起來。

「那個鹿久……」

「亥一……」

「你們不要亂猜對方了!」

「我相信你們都不是泄題的人!」

秋道丁座立即打圓場說道,他在說這番話的時候,臉上還陪著笑,現在這裡還有這麼多人看著呢,畢竟他是第二場考試的主考官,而他們在當中吵著泄題的事情,讓他覺得有些尷尬。

「不是他,難道是你嗎?」奈良鹿久盯著秋道丁座沒好氣的說道。

「總不會是你吧?」山中亥一也向著秋道丁座看了過去。

「怎……怎麼可能……」秋道丁座整個人都懵逼了,他明明是來勸阻的,可是沒想到話題一下子就到了他的身上。

「如果不是你的話,那就是他!」奈良鹿久抬手指著山中亥一,說道:「我們三個人之中,必定有一個人,把題目泄露給了青羽!」

「巧了,我也是這麼覺得的,不過我認為泄題的那個人是你!」山中亥一沒好氣的說道。

「別吵了!」

秋道丁座看到兩個人的樣子,心裡一陣無奈,隨即眼睛一轉,幾乎用掉了生平最大的智慧。

「紗希他們就在裡面!」

「我們進去問問不就知道了!」

「現在猜測這些也沒有什麼用處!」

「對吧!」

秋道丁座緩緩的說道,他可不想讓這兩個隊友在這裡再繼續爭吵下去了。

其實。

對於他們來說。

正常的爭吵那是非常正常的!

朋友之間也避免不了出現什麼分歧!

只是……

現在這已經不是分歧的事情了……

而是兩個人在相互的猜疑和誤解,完全可以說是做成了另外的樣子,這也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事情。

「丁座,你說的沒錯,我們可以去裡面跟青羽當面對質!」奈良鹿久立即點頭說道,說完之後還向著山中亥一看了一樣,那眼神的意思就像是在說,一會看你怎麼辦。

「對質就對質!」山中亥一完全就是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態度,他根本就沒做這些事情,無論怎麼對質,這都跟他沒有關係,所以他也沒有什麼好怕的。

「我們進去吧……」

秋道丁座滿臉的無奈,他夾在這兩個人的中間,腦子還沒這兩個人好使,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想讓這樣的事情快點結束掉。

隨即。

他率先邁步走了進去。

他希望能夠通過他的舉動,帶動這兩個人,不要再因為這件事情去爭吵了。

「走!」

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他們現在都覺得對方有問題,可以對方均是一種完全沒問題的樣子,這讓他們的心裡格外的不爽。

畢竟……

知道第一場考試考題以及第二場天之書捲軸位置的人。

只要他們三個人。

其餘的監考忍者要麼是知道一部分考題,要麼是知道個別天之書的位置,並沒有那麼高的貼合度。

一時之間。

在現場這麼監考忍者詫異目光的注視下。

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跟在秋道丁座的身後,一起向著高塔裡面走過去,每個人都想在這件事情上得到一個交代。

……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摸排尋找了一段時間過後,終於找到了宇智波楓所在的隊伍。

這三個人的小隊,還沒有找到天之書捲軸的位置,正在賣力的尋找。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看到這一幕之後,身體微微一動,發出了一點動靜,就是為了讓宇智波楓的這個小隊聽到一點點的聲音。

「誰?!」

宇智波楓立即敏銳的捕捉到了那一點點的細微的聲音,並且向著青羽神之紙分身的方向看過去。

嗖!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身影一閃而出,直接向著遠處跑出去,看起來就像是要逃跑一樣。

「追!」

宇智波楓幾乎在第一時間就做出了決定,立即邁開步子向著青羽神之紙分身的方向衝擊過去,他的速度可以說是非常的快,遠遠要比一般的下忍更快。

「楓,我們沒有必要追他吧?」宇智波楓的隊友立即跟了上來,語氣中透著深深的無奈,他們也是臨時組建的隊伍,對於宇智波楓的性格還不是很了解,還處於磨合之中,所以方才會在宇智波楓提出這個要求之後,立即跟了上去,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現在我們還沒有搞清楚這個身影是誰,並不知道這是什麼狀況,冒然追上去可能會中了敵人的圈套,而且對方的身上也可能沒有天之書,何必白忙活一場呢?」宇智波楓的另外一個隊友同樣上前勸阻了起來,他也覺得這是沒有什麼意義的事情,對於第二場考試的通關沒有任何的幫助。

「你們跟著就好!」

宇智波楓冷冷的說道,他覺得這兩個人的話有點太多了,現在最好還是閉嘴比較好,這樣的事情已經開始隱隱的引起了他的不滿。

「廢話少說!」

宇智波楓又補充了一句,他的雙眼死死的盯著面前那個長在快速逃離的身影。

那個人的速度很快!

但是還遠遠沒有到追不上的那種程度!

現在一切都還是來得及的!

「你……」

「這……」

宇智波楓的兩個隊友的心中有著極大的無奈,他們在面對宇智波楓的時候,心裡有著很大的無力感。

儘管他們的名義上是隊友。

但是實際上……

他們並不是算是一個隊伍,更像是一個人的隊伍,這個隊伍裡面只有宇智波楓一個人,他們只是來湊數,目的讓宇智波楓可以參加中忍考試。

這跟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差不多。

只是她們需要一個人來湊數。

而宇智波楓需要的是兩個人來湊數。

「我只要把他手上的地之書給搶走毀掉,那麼就算是他拿到了天之書,也根本無法通過第二場考試,這樣也就直接少了一個隊伍的對手!」

宇智波楓在奔跑的時候,稍微猶豫遲疑了一下之後,還是向著這兩個隊友解釋了一下他這麼做的原因。

「可是……這樣風險也太大了吧!」宇智波楓的隊友說道。

「就是啊!這樣容易讓我們陷入到更加尷尬的境地上!」宇智波楓的另一個隊友說道。

「閉嘴!」

宇智波楓的臉色驟然變得難看起來,他對於這兩個隊友的話產生了極大的不滿。

這已經不是什麼小問題了。

在他看來。

這是在挑戰他的權威。

「我只是在通知你們,並不是在徵求你們的意見,如果你們有什麼不滿的地方,那麼請你們憋在心裡,不要說出了噁心我!」

宇智波楓根本就不管這兩個隊友會不會因為他的話而產生什麼不好的情緒,這都不是他要考慮的範圍。

其實。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宇智波楓跟青羽還是有一點點的相似之處。

就是他們組隊的目的並不是來交朋友的,而是為了達到他們各自的目的,而宇智波楓的目的,就是通過中忍考試的第一場和第二場,順利的進入到第三場的考試裡面。

至於這兩個隊友……

別出什麼問題。

能夠不給他拖後腿。

那就足夠了!

宇智波楓根本就沒打算在隊友的身上得到什麼支持,這對他來說,根本就不需要!

宇智波楓的聲音……

清晰的傳入到了前面奔跑的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耳中。

一時之間。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嘴角微微翹起,腦海中已經先到了一個非常有趣的事情。

既然這個宇智波楓這麼的囂張。

那就給這個小子一點點的教訓吧!

畢竟……

這個人在說話的方式和態度上,給他一種比佐助還要更加裝逼的感覺。

佐助裝逼挨毒打……

那麼不給宇智波楓一頓更大一點點的毒打,已經對不上他的這份囂張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跑出一段距離之後,忽然間開始緩緩的減慢速度,向著後面追逐的宇智波楓三人傳遞出一種已經跑不動了的感覺。

「追!」

宇智波楓在看到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降低速度之後,頓時眼睛猛地一亮,他已經意識到了,面前不遠處這個被他追著的人,已經沒有太大的力氣逃跑了。

這是個機會!

宇智波楓隱隱的覺得面前那個人應該是跟某個小隊交手過,並且隊友出現了什麼問題,只剩下這麼一個人了。

饒是如此。

這個人手上的捲軸他也想要。

頓時。

宇智波楓向前狂奔的速度變得更快了。

因為他速度的提升,驟然間與身後的那兩個隊友拉開了一點點的差距,讓他沖得更加的靠前了。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跑在前面的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忽然停下了身子,隨即從樹枝上一躍而落下,站在森林中的一塊空地上。

嗖!嗖!嗖!

隨著青羽神之紙分身停下來以後,宇智波楓以及跟著他的兩個對於相繼出現在地面上,距離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僅僅只有十幾米的距離。

「你們一直追我幹什麼?」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背對著宇智波楓他們三個人,呈現出一種極大的神秘感,讓他們三個在看到他的第一時間,並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身份。

「如果你想活命的話,就把你手中的捲軸留下。」宇智波楓冰冷的聲音響起,他的那雙漆黑的眼眸緊緊的盯著青羽的神之紙分身,說出了一句極其囂張的話,在他的認知當中,這片死亡森林裡面,根本沒有任何一個人是他的對手。

「我沒有天之書。」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淡淡的說道,其實他不僅沒有天之書,他連地之書也沒有,畢竟他只是一個做任務的神之紙分身。

「我沒有說一定要是天之書,把你手裡的地之書也交出來吧!」宇智波楓的語氣依舊很冰冷,他並不覺得這是在浪費時間,他一直想要找機會去出手,只是一直沒有找到,現在幾乎來了,若是不打一打,他的心裡會非常的痒痒。

「地之書我也沒有。」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緩緩轉過身來,現在他所呈現出來的是霧隱村忍者薩摩廉太郎的樣子,他的視線落在宇智波楓的身上,嘴角微微翹起一抹邪魅的弧度,開口說道:「我不是你們中忍考試的考生,只是平時躲在這裡的人,現在你們就當做沒有看到我,繼續做你們的任務吧。」

「你是霧隱村的人?」宇智波楓立即看到了青羽神之紙分身頭上的那個霧隱村的忍者護額,臉色驟然間變得格外的凝重,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不太好的事情。

「無可奉告。」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漠然說道。

「那我不能讓你走了。」宇智波楓直接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那雙契合的眸子盯著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義正言辭的說道:「我要把你送到木葉警備部去!」

「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語氣變得更加冰冷起來,那種語氣就像是間諜在進行特殊的任務,被發現以後的樣子。

「你的閑事我還管定了,我可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作為木葉警備部未來的成員,我不會讓你這樣的外村之人,躲在這裡做出損害村子利益的事情!」宇智波楓沉聲說道,他在說刷的時候,雙眼漆黑的眼睛,驟然間發生了變化,瞬間化作了血色的眼睛,眼睛上面還浮現出了兩顆勾玉。

雙勾玉寫輪眼!

這樣的畫面呈現在青羽神之紙分身的面前!

不錯!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點了點頭。

不愧是宇智波一族來到這裡參加中忍考試的人,血繼限界已經激活了,可以使用出寫輪眼來,這樣實力就可以超過同齡人了。

當然。

僅僅是雙勾玉的話……

還是顯得有些稚嫩的!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盯著宇智波楓眼睛的變化,根本就沒有挪開過,儼然一副不知道寫輪眼是什麼的架勢。

「你的眼睛變色了啊!」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驟然間大驚小怪般的說道,他的嘴角微微翹起,看起來隱隱的有一種嘲弄的感覺在。

就在剛剛那一刻。

他的想法又發生了變化。

宇智波楓一開始給他呈現出來的印象,那是非常的囂張,僅僅是聽了幾句話,就給他一種很欠揍的感覺。

可是……

當宇智波楓看到他以霧隱村忍者的樣子出現以後,頓時一改剛才的模樣,直接化身成為保衛村子的准警備部成員。

這樣的變化還是讓他覺得有些驚訝的!

看來。

任何一個人的性格都是多樣的。

不是非黑即白。

這又讓青羽不願意太過下狠手,覺得這個宇智波楓,還算得上是一個不錯的人。

當然。

青羽很清楚。

這就是宇智波一族的現狀。

對待村子內的人趾高氣揚,擺出一副高傲宇智波的姿態,很多時候我行我素,根本不管其他人的想法,甚至於懶得進行解釋……

對待村子外的人則是挺身而出,維護著村子的治安,成為守護村子最為堅實的後盾!

這不僅僅是宇智波楓一個人的樣子!

更是整個警備部的縮影!

現在的宇智波一族已經在潛移默化的影響中,變成了這樣性格的一族,就連他們之中的族長宇智波耀,都沒有意識到他們已經被這樣的性格給蠶食了。

青羽作為一個旁觀者。

將這一切看得是清清楚楚。

尤其是跟他走的還算是比較近的這個宇智波富岳。

要知道……

宇智波富岳那可是未來的宇智波一族的族長,木葉警備部的隊長,可是依舊在給他報名中忍考試的時候自作主張,強行為他報名,以至於讓他在現在這個時間點的時候,來到了死亡森林之中。

青羽已經漸漸可以體會到三代的那種矛盾了。

對於宇智波一族。

那是又愛又恨。

畢竟從本質上來說。

現在這個還沒有被團藏去污衊過的宇智波一族,對於村子是非常忠誠的,就連宇智波斑的外出,都沒有能夠帶走哪怕一個人!

一時之間。

青羽想到了一個極其有趣的事情。

他向著宇智波楓的身上看過去,隨後又看了看宇智波楓身邊的那兩個下忍。

「你憑什麼覺得你能抓住我?」

青羽神之紙分身的臉上的笑容變得殘忍了許多,他裝模作樣的向著周圍又看了看,整個人看起來變得更兇狠了。

「現在這裡只有你們三個下忍!」

「你該不會是覺得……」

「憑你三個下忍就可以抓住我吧!」

「你們先問問自己……」

「你們真的有這個本事嗎?」

「你們再問問自己……」

「你們真的不怕死嗎?」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他的語氣隨著他說話的內容而不斷變得冰冷起來,並且在喉嚨處微微的釋放了一些查克拉,讓他的話產生了一些聲波幻術的效果,對著三個人的心裡壓力變得更大了。

一時之間。

剛剛還慷慨激揚的宇智波楓都跟著冷靜了下來!

是啊!

他們只是三個下忍!

放在中忍考試裡面尚且還算是湊合。

可是放在抓入侵者的這種事情上,他們的實力根本還是不夠看的!

「你們走吧,我懶得對付你們幾個小鬼,你們隨便去彙報給木葉警備部,但是現在別妨礙我!」

青羽冷冷的說道,他通過這樣的方式,先是恐慌嚇唬了一下這三個人,然後再給這三個人一個退路,這就像是將這三個人扔進湖水之中,最後又扔了一個救生圈。

憑藉潛意識裡面的求生本能。

絕大多數的人。

都是會選擇這個救生圈的!

「楓,我們還是不要管這麼多了,這件事前就交給警備部來處理吧,我們還有考試的任務沒有完成呢!」宇智波楓的隊友立即開口說道,他們是真的有點害怕了,畢竟能夠毫無聲息潛入到這裡的忍者,絕對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

「是啊,他沒有天之書,也沒有地之書,我們還是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宇智波楓的另一個隊友立即跟著說道。

「你們都給我閉嘴!」

宇智波楓本來確實是害怕了,已經產生了一些退縮的心思,可是這樣的情緒,就在這兩個人的話語中,瞬間被熄滅了。

如果跟著兩個人一樣的話……

那麼自己還算什麼宇智波一族的人!

宇智波楓的眼神頓時變得堅定了起來,他用那雙雙勾玉寫輪眼死死的盯著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彷彿是怕青羽再次逃跑一樣!

「你們不要被他給騙了!」

宇智波楓的聲音變得洪亮起來,音量驟然比先前提高了許多,儼然一種給自己壯膽的感覺。

洪亮的聲音同時震蕩在樹林中。

令得不少飛鳥向著周圍飛了出去。

這樣的一幕。

令得宇智波楓旁邊的那兩個隊友全都愣住了,他們可以說是怕什麼來什麼,宇智波楓不僅不在這個時候退縮,而是向前更加激進的邁出了一步。

「如果他有本事殺了我們的話,那麼他還需要說這麼多的廢話嗎?」

宇智波楓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依舊是那種極其洪亮的聲音,很明顯是在通過音量來給自己帶來更大的信心,同時也想通過這樣的方式,來給隊友帶來信心!

「你們好好想一想!」

「如果他能夠殺死我們,那麼他何必冒著被發現的風險,根本不怕我們去找警備部,直接就放我們走……」

「這麼做有道理嗎?」

「你們要是潛入到別的村子里,被像這樣發現的話,若是有能力,你們不會選擇滅口嗎?」

「這個事情就是有問題的!」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人應該是受了傷,狀態不行,不然也不會被我們輕易的追上!」

「我斷定!」

「現在就是他最為虛弱的時候!」

「如果我們沒有在這個時候抓住他!」

「那麼以後再想要抓住他的話,就沒有那麼容易了,現在可能是最佳的時機了!」

「我們回去報告給警備部的時候就會錯過這最佳的時機!」

「所以……」

「我覺得我們不能走!」

「我們要抓住他!」

宇智波楓死死的盯著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他一句接著一句的分析起來,並且他的聲音很大,正在通過這樣的方式,為自己的理論提供著支撐。

一時之間。

宇智波楓的兩個隊友全都沉默了下來。

他們都覺得宇智波楓的話是有道理的,而且內心也清楚現在是為了村子做出貢獻的時候,可是最為本心的東西,告訴他們不能冒險,因為真的可能會死。

「你不要命了嗎?」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微微眯起眼睛,整個人看起來都像是在玩味的看戲,不過心中卻是對這個少年剛才的那一番話點了個贊。

通過宇智波楓……

青羽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那就是宇智波一族並不是沒有可取之處,他們的本質也不是多麼不可化解的問題,只是處理這件事情的人,一直沒有給宇智波一族機會。

若是換一種方式對待宇智波一族的話。

他們未必不會成為助力木葉村成為更加強大村子的幫手!

「你這個紅眼病的小子!」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直接將視線聚焦在宇智波楓的身上,他覺得宇智波楓已經到一個臨界點了,再微微逼迫一下,應該就把對方心中的那點東西給逼出來了。

「你不要太自以為是了!」

「剛才你的那些分析……」

「不過都是你的臆想罷了!」

「如果你真的不要命了!」

「那就過來抓我吧!」

「你可以……」

「試試!」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立即攤開雙手,擺出一副你可以過來的樣子,看起來對宇智波楓絲毫的不在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1章 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求訂閱求月票)

47.59%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