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這兩個人不會是在演戲吧!(求訂閱求月票)

第372章 這兩個人不會是在演戲吧!(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此話一出。

宇智波楓跟身邊的那兩個隊友均是愣了一下,均是沒想到對方會這麼的有恃無恐。

「楓,我們回去吧!」宇智波楓身邊的隊友低聲說道。

「是啊!我們還是不要多管閑事了!現在完成中忍考試比較重要!」宇智波楓身邊的另一位隊友說道。

「……」

宇智波楓的心裡剛剛還覺得對方是不是特別的有底氣,這樣的事情會不會比較難以處理。

可是……

這種想法他剛剛冒出來。

就聽到了這兩位隊友的話。

心裡的情緒一下子就冒出來了。

不行!

若是現在退縮了的話……

豈不是跟這兩個人沒有任何的區別了!

「你以為我不剛抓你?」

宇智波楓冷冷的看著面前不遠處攤開雙手已經擺出一種很隨意姿態的化身成為霧隱村忍者薩摩廉太郎的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那雙血色的雙勾玉寫輪眼裡面,已經流露出了非常不滿和憤怒的情緒。

「現在我就把你抓回去!」

「抓走你再繼續我的中忍考試!」

「別人看不出來……」

「我能夠看得出來!」

「你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

「你是瞞不過我這雙寫輪眼的!」

宇智波楓的語氣重新變得洪亮起來,他的聲音依舊還是那種給自己壯膽的方式。

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

立即一躍而出。

直接向著青羽的方向沖了過去。

與之同時。

宇智波楓的手上多了許多的手裡劍,他將手中的手裡劍直接向著青羽神之紙分身的方向扔了過去,已然有一種要用手中的手裡劍把青羽給射死的樣子。

咻咻咻咻咻咻……

一道道的手裡劍直接向著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身上迸射過去,速度非常的快,鋒利的刃鋒幾乎已然閃耀著一道道寒芒。

「你只有這種程度的攻擊嗎?」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盯著宇智波楓扔出來的手裡劍,淡淡的開口,語氣中透著濃濃的不屑。

「這種程度的攻擊我連忍術都懶得使用。」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那些手裡劍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前,隨著這些閃爍著寒光的鋒刃相繼要刺入到他的身體上,瞬間一頓閃轉騰挪。

一時之間。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彷彿化作一道道的殘影,直接將這些手裡劍的攻擊統統的躲避了過去。

這些手裡劍擦著青羽神之紙分身的身軀過去,迸射在身後的地面上,連青羽神之紙分身的皮都沒有碰到。

隨即。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重新回到了原地。

整個過程速度極快。

如果不是他們親眼所見這一幕,或許會產生一種青羽神之紙分身從來沒有移動過的錯覺。

「火遁……」

宇智波楓在扔出那些手裡劍之後,開始雙手快速結印,一個接著一個的手印在這裡變化了起來,準備向著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施展火遁忍術。

嗖!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神之紙分身的身影一閃而出。

整個人宛若閃電般竄了出去,眨眼之間就已經來到了宇智波楓的面前,猛地抬手一把抓住了宇智波楓的脖子。

下一刻。

青羽神之紙分身的右手掐著宇智波楓的脖子,直接將宇智波楓給拎了起來,瞬間從他右手中涌動出來的查克拉,帶著一道道特殊的黑色符印,宛若螞蟻一般爬上了宇智波楓的身體。

整個過程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幾乎沒有給任何人反應的時間。

無論是宇智波楓,還是跟著宇智波楓的那兩個隊友,他們一直到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將宇智波楓宛若抓雞一樣給拎起來以後,方才意識都了這件事情。

「你……你……你……」

宇智波楓的聲音已經變得顫抖了起來,隨著他感覺到身上出現了一種奇異的力量,壓制著他讓他無法動彈。

現在的他。

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

無法使用查克拉。

不管他的意識怎麼去努力,都沒有辦法在身體上做出任何的反饋。

這種感覺是他以前從來沒有經歷過了的……

至此。

宇智波楓的心中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之感,他在這個時候真正的算是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他怕了!

真的怕了!

就連他的那雙雙勾玉寫輪眼都無法正常的運轉了!

「我給過你機會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淡淡的說道,他漆黑的眸底盯著宇智波楓,現在的他並沒有要對宇智波楓做什麼的意思。

其實。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宇智波楓並不算是對他的挑釁,而是對於霧隱村忍者的追逐之心,這是一種對於村子很有益處的品性!

只是欠缺了一些冷靜。

太衝動了!

這樣不僅不會成功的辦事,還會把自己置於危險的境地,若是遇到的是真的霧隱村的忍者,可能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嗤嗤嗤嗤嗤……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說完這些話之後,右手上的查克拉變得更加猛烈了,一個個符印像是蜘蛛爬過宇智波楓的身體,完完全全的將後者給控制住了。

這些封印的出現。

直接將宇智波楓給鎖定住了。

完全不能動了。

這種情況宇智波楓還是第一次接觸到,他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儘管他是宇智波一族的忍者,但是他對於這一類封印忍術的見識還是沒有那麼的淵博,這處於他的一個盲區,冰冷沒有太過清晰的認知。

正因如此。

宇智波楓的心中變得無比之慌張!

現在這個時候。

他根本不知道在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更不知道面前這個霧隱村的忍者究竟是有什麼打算。

一股強烈恐怖的情緒籠罩在他的身上。

「你們兩個還要抓我嗎?」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向著宇智波楓的兩個隊友的身上看過去,現在他將壓力放在了宇智波楓身邊的那兩個隊友的身上,這突如其來提問,直接給這兩個人給整懵了。

「不……不……不……」

「不敢……」

宇智波楓的這兩個隊友連連搖頭,經過了宇智波楓的事情,他們哪裡敢去挑釁青羽啊!

要知道……

他們兩個人的實力加起來都比不上一個宇智波楓。

現在連宇智波楓都那麼輕易的被打敗了,接下來要面對的情況還不清楚會是生還是死,這種情況他們的心裡很清楚,如果換做是他們過去的話,那就是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不想死的話……」

青羽神之紙分身的眼睛微微一亮,他想到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方法,盯著宇智波楓的這兩個隊友。

「那就快點滾吧!」

青羽的聲音無比的淡漠,對這兩個人呈現出極大的壓迫感,他已經讓這兩個人的心情處於到這種恐懼的情緒之中了。

「這……」

宇智波楓的這兩個隊友在這個時候相互對視了一眼,均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彼此眼中的情緒。

現在這個時候。

他們兩個人的心裡都有一些為難。

如果就這麼直接離開的話,那麼宇智波楓可以確定就要死在這裡了,那麼他們根本沒有辦法向宇智波一族去交代,這樣就算是逃跑掉了,後面還有更加恐怖的事情在等待著他們。

可是如果現在不逃跑的話,那麼連後面更恐怖的事情都看不到了,可以直接就死在這裡了。

這兩種選擇擺在兩個人的面前。

一時之間。

兩人都有些為難。

跑是死。

不跑也是死。

兩害相權取其輕……

這兩個人幾乎在遲疑了片刻之後,便做出了心裡的決定,他們對著對方點了點頭,均是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重要性,已經對方心中做出的決斷。

那就是跑!

頓時。

這兩個人立即轉頭向著森林的另外一邊拔腿就跑。

就在兩人離開之後。

青羽抓著宇智波楓的手從右手變化成為了左手,並且用右手向著宇智波楓的腦袋上摸了過去。

嗡!

青羽的手掌上微微一顫,一股強烈的意念,湧入到他的心中。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火遁·豪火球之術!」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腦海中響起這麼一道清晰的電子提示音之後,一股股記憶湧入到他的腦海之中。

正是宇智波楓的記憶!

隨即。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重新將抓著宇智波楓的左手換成了右手,呈現出跟剛才一模一樣的姿勢。

如此現在那兩個人看過來的話。

絕對不會發現任何的異常!

「等等。」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聲音淡淡的響起。

他的聲音並不大。

但是卻可以清楚的傳入到這兩個人的耳中。

幾乎是同一時間。

這兩個人忍者一下子就停住了逃跑的身影,兩人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一樣,紛紛停下了腳步,誰都不敢再跑了。

青羽的聲音對於這兩個人來說就像是從地獄裡面傳出來的……

誰都不敢不聽。

他們剛剛已經見識到了青羽的速度。

如果假裝聽不見的話,那麼他們這些人,誰都跑不掉,宇智波楓的現在,或許就是他們的未來。

這兩個人忍者按照青羽的意思,均是停下了腳步,只是誰都沒有哪怕一句話,全都默默的等待著青羽的話,誰都不敢輕舉妄動。

現在這個時候。

他們兩人的心中,完全充斥著恐懼,這種事情的出現,現在他們最不想聽見的就是清楚的聲音。

最重要的是……

他們都已經被叫住了。

這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們就不是很清楚了,兩人均是強行忍著讓自己的身體不會那麼的顫抖。

現在是什麼事情啊?

這兩個人的腦袋裡面均是冒出這樣一個大大的問號。

「把他帶走。」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淡淡的說道,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直接將手中的宇智波楓像是小雞一樣直接扔了出去。

宇智波楓的身體在半空中劃過一道華麗的拋物線,重重的跌落在兩人身前的地面上。

咣當!

宇智波楓的身體在撞擊到地面之後,驚起了一道震聲,清晰的傳入到了兩個人的耳中。

「這……」

這兩個人均是愣住了,他們看著地面上的躺著一動不動的宇智波楓的身體,後者的身上有著一道道符印,讓他們不敢輕易的觸碰。

「你們把他帶走吧!」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淡淡的開口,隨即身影一閃而逝,直接消失不見了,完全消失在這兩個人的視線之中。

現在這個時候。

這兩個忍者盯著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宇智波楓。

「我們……怎麼辦?」宇智波楓的隊友問道。

「我也不清楚啊!」宇智波楓的另一個隊友無奈的說道。

「楓的身上是封印吧,我們如果碰到他的身體,會不會也出現符印?」宇智波楓的那個隊友再次問道。

「我也不懂封印啊……」宇智波楓的另外一個隊友,更是極其的無奈,攤開雙手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嗯……那我們……還能繼續中忍考試嗎?」宇智波楓的隊友已經像是無頭蒼蠅一般,完全不知道接下來做什麼了。

「你還想中忍考試呢……」宇智波楓的另一位隊友儼然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搖搖頭說道:「現在我們在這個地方,宇智波楓又被封印住了,能夠撐到5天後考試結束,就已經非常的不容易了,如果我們走了,宇智波楓可能就會被野獸給吃了!」

「說的也是啊……」宇智波楓的隊友點了點頭。

……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離開這兩個忍者的視線之後,便立即化作一張張紙,直接在瞬間化作一道道的泡影消失不見了。

與此同時。

高塔之中。

青羽坐在地面上,驟然間感覺到一股股情報湧入到腦海之中。

這股情報正是神之紙分身傳遞迴來的。

嗡!

青羽頓時覺得腦袋震蕩了一下,僅僅片刻之間,他的意識中便出現了神之紙分身在這段時間的所做的事情,已然是完全都知曉了。

岩隱村的三個忍者都已經死了。

宇智波楓和日向花道統統喪失了戰鬥的能力。

本屆中忍考試的第二場考試,已經恢復成為了原本的模樣,那些原本沒有報名的人,在後面因為岩隱村忍者加入的人而來,無論是岩隱村的人,還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亦或是日向一族的忍者……

不僅如此。

青羽的腦海中還多了幾段的記憶。

這都是剛才的神之紙分身讀取過來的,隨著這個影分身回歸,一起回到了青羽的身上。

「有意思。」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他在接受到神之紙分身記憶的身後,已經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現在剛好沒什麼事情,距離那些小隊來到高塔還有不知道多久的時間。

閑著也是閑著。

剛好可以趁著這段時間去把岩隱村的記憶讀取了。

……

踏踏踏踏踏……

然而。

就在青羽剛剛閉上眼睛的時候。

一道道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向著高塔一層道場的方向傳來,清晰的傳入到這裡每個人的耳中。

不僅青羽可以清楚的聽到。

就連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也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一時之間。

這兩個少女的視線均是向著入口的方向看了過去,她們兩個人的年紀都不算太大,現在待在這道場之中,已經可以說是非常的無聊了。

現在聽到了腳步聲。

以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進來的人就是新的一個通過的小隊,頓時將視線紛紛聚焦了過去,眼眸中寫滿了好奇之色。

踏踏踏踏踏……

隨著這些腳步聲的臨近,頓時一個個忍者湧入到了這兩個少女的視線之中,走在最前面的兩個人,正是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

「???」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在看到過來的人之後,腦袋裡面冒出了一大堆的問號。

什麼情況?

怎麼不是最新來的隊伍?

居然是鹿久大哥他們……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這兩個少女當時就懵逼住了,她們怎麼都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鹿久大哥和亥一大哥,至於出現在這兩個人身後的那個丁座大哥,屬於本次中忍考試第二場的主考官,出現在這裡倒是正常。

跟在三人身後的則是一個個穿著監考忍者服飾的人,

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在進入到道場之後,視線立即向著裡面的人看過去,他們率先看到的就是同時看著這邊看過來的奈良紗希和秋道玲。

僅僅是一瞬間。

兩人的視線就越過了奈良紗希和秋道玲,落在了後面不遠處坐在地上正在閉著眼睛的青羽。

「青羽!」

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幾乎是在同時出聲,隨即兩人在眾人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直接邁步向著青羽的方向走了過去。

青羽聽到了這兩個人的聲音。

不過。

他並沒有睜開眼睛。

看起來就像是什麼都沒有聽到似的。

「青羽,你跟我說,究竟是誰給你答案了!」奈良鹿久冷冰冰的聲音驟然響起。

「青羽,你不要害怕,實話實說即可!」山中亥一的語氣則是緩和了許多,在他看來剛才奈良鹿久所問的話,就是在故意的恐嚇青羽,所以他用了一種很平和的語氣,這只是為了讓青羽能夠安心的說話。

「什麼?!」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兩人同時瞪大了眼睛,她們兩個在聽到鹿久大哥和亥一大哥的話之後,均是向著青羽看過去,眼睛裡面閃爍著濃濃的疑惑,以及一種難以形容的瞭然。

果然!

青羽果然有問題!

這記錄是有人透出答案的結果!

奈良紗希在盯著青羽的時候,眼神已經變成了另外的模樣,現在她的心裡已經完全確定了,就是青羽得到了答案。

這跟她的猜測不謀而合!

她在拿到天之書一路順風的前往高塔的時候,就隱隱的感覺到了不對勁,她自認聰明思維縝密,但是卻有一個她自己都非常清楚的薄弱點,就是臨場的反應能力稍微弱了一些。

恰恰因為如此。

她在第一場考試之後,心裡覺得有點問題,但是並沒有反應過來,直到拿到天之書向著高塔發起衝鋒之後,她便真的發現了這裡的問題。

當時她就對這樣的事情有所懷疑。

現在更是因為鹿久大哥和亥一大哥的提問,直接在心裡確定了這樣的事情。

只是……

她的心裡或多或少的還有那麼一點點的疑惑。

這一點疑惑就是……

為什麼鹿久大哥和亥一大哥一起向著青羽詢問這件事情,難道就他們也不知道是誰給青羽泄露了題目嗎?

這不太可能吧?

該不會是……

這兩位在自己的面前故意演戲吧!

奈良紗希的心中忽然冒出這樣的一個念頭,她在有些事情上就是喜歡去亂想,現在更是把這件事情給發揮到了極致。

「青羽,你說話!」

就在這個時候,奈良鹿久的聲音再次響起,他的語氣變得更加嚴厲了,甚至於還有一些惱火。

這樣的事情他怎麼能開心。

本以為想要讓青羽把紗希和玲給拖後腿到不能通過考試!

可是……

他未曾想到……

居然這場考試變成了破紀錄的考試。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已經成為了本屆中忍考試最為熱門的存在。

隨著奈良鹿久此話一出,現場眾人的視線全都聚焦在青羽的身上,而似乎是感覺到了這一點,青羽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青羽的眼神給外的平靜。

沒有絲毫的慌張。

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閉目養神的人,剛剛恢復了精神,隨即睜開了眼睛,呈現出一種精神飽滿又內斂的姿態。

「好吵。」

青羽淡淡的開口說道。

雖然他已經睜開了眼睛,但是他並沒有任何目光上的轉移,沒有去看過在場來到這裡的任何一個人。

「青羽,現在我只想問題,把題目的答案泄露給你的人,是不是奈良鹿久?」山中亥一立即大聲問道,他的語氣依舊還是比奈良鹿久更加的溫柔,不過那也是相對於奈良鹿久,跟他自身相比起來,還是沒有剛剛的那種溫和的感覺。

「你放屁!」奈良鹿久冷喝一身,隨即說道:「明明泄露題目的人就是你!」

「你們兩個說夠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青羽淡漠的聲音再次響起,說話之間,他微微側過臉,視線聚焦在奈良鹿久的身上。

「鹿久大哥。」

「我問你一個問題。」

「現在我們算不算是通過了第二場考試?」

青羽的語氣很是平淡,幾乎聽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動,這呈現出一種極其古怪的感覺,彷彿坐在這裡說話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機器人,或者說是沒有靈魂的人。

「呼……」

奈良鹿久無奈的深吸一口氣,又緩緩的吐出來,努力的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隨即向著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身上看了看,最後重新將目光的焦點放在青羽的身上,他控制著自己的語氣,儘可能讓自己顯得不是那麼的氣憤。

「是的!」

「你們已經成功的通過了第二場考試!」

「不管你們的過程是什麼樣的……」

「現在結果已經註定了!」

「所以……」

「你可以說出是誰給你的答案了!」

奈良鹿久並沒有直接跟青羽說實話,根據中忍考試的規則,如果發現作弊的現象,那麼成績還是可以計為無效的。

現在他對青羽作弊僅僅只能說是懷疑。

沒有具體的證據。

不過。

他的心裡已經這夢認定了。

畢竟在他看來青羽不可能通過這場中忍考試,這不是青羽實力能夠觸及到的範圍,更別說是以打破記錄這種離譜的方式。

「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那就是第三場考試是個人戰,如論我現在做了什麼決定,說了什麼樣的話,跟她們兩個人已經沒關係了,對吧?」青羽盯著奈良鹿久問道。

青羽在說話的時候,並沒有去在意一旁的山中亥一和秋道丁座,在他的認知當中,這三個人是以奈良鹿久為首的。

那麼只要跟一個人說明白就夠了。

沒有必要去反覆申請述說這樣的事情。

「你說的沒錯!」

奈良鹿久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立即點了點頭,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穩住青羽的情緒,讓青羽說出是在誰的身上得到的答案,並且再用作弊的方式去判定青羽小隊整體成績無效。

可是他不能自己這麼表達。

不然的話根本沒有人會相信這樣的事情。

他必須先同意下來。

只要拿到了證據。

那麼青羽的成績就會判定為無效,他的目的也就達到了,至於其他的事情,真一句假一句對他的影響不大。

「現在無論是你還是紗希還有玲,你們都已經成功的晉級到了第三場比賽,第二場比賽的成果已經錄入了,所以無論你做什麼都不會影響到紗希和玲的成績,你只要方向大膽的說出來就好了,我想你保證,就算是你直接棄權退出中忍考試,她們兩個人也不會因為你受到任何的影響。」奈良鹿久立即保證道,他明白只有讓青羽的心中沒有顧慮了,這樣才可以說出實話來。

只要青羽說實話了。

那麼把柄也就到手了。

也就可以去對付青羽他們三個人了。

奈良鹿久在這一瞬間便立即做出了決定,找到了一個能夠合理針對青羽他們三個人的辦法。

一直到現在這個時候。

奈良鹿久都還沒有放棄把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從中忍考試裡面給拽下去,以此達到不讓這兩個少女通過中忍考試的目的。

「我明白了。」

青羽緩緩的點了點頭,隨即說出了一句讓全場所有人都無比震驚的一句話,令得現場每個人都傻眼了。

「我棄權!」

青羽的聲音並不大,但是現場的空氣實在是太安靜了,以至於每個人都可以清楚的聽到他的話。

一時之間。

每個人都傻眼了。

尤其是奈良鹿久……

這根本不是他想要聽到的答案,他所說的那種棄權也僅僅是舉個例子而已,完全沒有想在讓青羽直接棄權的意思。

「青羽,這種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奈良鹿久搖了搖頭,他根本不就不認為青羽會做出放棄中忍考試這樣的決定,畢竟如果這個決定這麼容易做出來的話,他也不會反覆的去找過青羽很多次,最後都是沒有結果。

當然。

奈良鹿久並不知道。

如果他不去找青羽的話……

或許現在他們根本不會在這裡相遇。

因為青羽可能在第一場考試的時候就齊全離開了。

「哦?」

青羽在聽到奈良鹿久的話之後,嘴角微微翹起一抹笑意,他意味深長的向著奈良鹿久看了過去,並且視線在奈良鹿久的身上來回看了看。

「有什麼好看的嗎?」奈良鹿久眉頭緊皺,他感覺到青羽的眼神李淼有著輕蔑之意,這讓他的心裡不是很舒服。

「有啊!」

青羽笑著點了點頭,隨即收回了笑容,看起來又變回了先前的模樣,完全一副根本不在意的姿態。

「我就是想看看,你明明是一個很聰明的人,怎麼就突然把我的話,誤以為是在開玩笑。」

青羽說到這裡,語氣稍稍頓了一下,不過他沒有給奈良鹿久說話的機會,繼續開口說道。

「現在這個事情……」

「我並不是在開玩笑。」

「我選擇放棄後面的第三場考試!」

「畢竟是個人戰……」

「我明白我自己的實力。」

「能夠走到這裡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青羽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他的嘴上說著開心,臉上則是沒有任何開心的意思,他能來到這裡,並且帶著奈良紗希和秋道玲走到這裡,已經可以說是完成了森乃伊頓交代的任務。

事情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已經完全足夠了。

不需要再做什麼了。

頓時。

青羽緩緩站起身子,直接向著高塔外面走過去,儼然是一種將要離開的意思。

現在他已經明白了。

他的棄權。

不會對奈良紗希和秋道玲造成任何的影響。

那麼他對於這兩個少女也算是完成了最後的交代,以後彼此之間,也就沒有什麼交集了。

「等一下!」

奈良鹿久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臉色微微發生了變化,他疑惑的向著青羽問道:「既然你現在選擇棄權,那麼為什麼一開始不棄權呢,難道你在報名的時候不知道第三場是個人戰要面對一起參加中忍考試的考生們嗎?」

「這個我無可奉告……」青羽搖了搖頭,突然想到了一個現代的辭彙,隨即直接拿了出來,說道:「我開心就好!」

「青羽,你棄權退出中忍考試,我們不攔著你,但是你必須得告訴我,是誰給了你考試的答案!」奈良鹿久緊緊的逼問著,現在這個時候,在他的心裡,已經是給青羽判刑了,他認為這個青羽能夠帶領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隊伍走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並且連連打破記錄,就是事先知道了答案。

「沒錯,青羽,你不要害怕,大膽的把那個人給說出來!」山中亥一連忙說道,剛才奈良鹿久在連續跟青羽說話的時候,他沒有插上話,但是他卻在聆聽,猜測著奈良鹿久會不會話裡有話,故意在給青羽什麼暗示。

「沒有人跟我答案。」

青羽搖了搖頭,他的表情依舊雲淡風輕,迎著在場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還是維持著淡然的姿態,完全沒有任何的怯場之類的行為。

說罷。

青羽邁開步子。

幾步之間就來到了奈良鹿久的面前。

他那雙漆黑的眼眸盯著奈良鹿久的眼睛,他臉上的表情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整個人看起來,已經給人呈現出特殊的氣勢了。

「鹿久大哥。」

「你給沒給過我答案。」

「這一點你的心裡很清楚。」

「我也很清楚。」

「你又何必不停的來煩我呢!」

青羽說完這句話之後,沒有給奈良鹿久回話的時間,直接轉身向著旁邊的山中亥一看過去。

「亥一大哥。」

「是不是你給過我什麼答案。」

「你的心裡也很清楚。」

「既然你心裡很清楚,那又何必來問我。」

「這件事情我什麼都不知道。」

青羽說到最後搖了搖頭,又攤開了雙手,把自己給摘出去了。

隨即。

青羽直接邁開步子錯開奈良鹿久和山中恨意,直接離開了道場,向著進來的走廊處走了過去。

「?????」

眾人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頓時滿腦袋全都是小問號,他們剛才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青羽的身上,青羽所說的話,他們全都聽到了。

只是……

這些話聽得他們糊裡糊塗。

好像聽到了什麼。

又好像什麼都沒有聽到。

這種感覺非常的奇怪,以至於他們到最後都還不知道,青羽究竟是作弊沒出作弊,給青羽答案的人又是誰?

然而。

被青羽這麼攪和了一下之後……

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相互對視了起來,兩人的眼神都泛著凌厲的眸光,似乎是將對方都已經看破了。

「別演了,就是你,青羽的話我都聽明白了,不是我,就是你,我知道不是我,那就是你了!」奈良鹿久冷冷的說道,現在青羽已經棄權,這一步是他沒有想到的,也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以至於把青羽給放走了,現在不知道後面該如何的收場,這才只能去重新和山中亥一理論這件事情。

「哈哈哈哈哈!」山中亥一在聽到奈良鹿久的話之後,直接放聲大笑,隨即伸出右手,抬起一根大拇指,擺出點贊的手勢,對著奈良鹿久比劃了起來,說道:「高!實在是高!你是怎麼昧著良心把這口大黑鍋往我身上甩的?」

「別裝了。」奈良鹿久臉上掛著冷笑,通過青羽的暗示,別人沒聽明白,他是聽明白了,那就是他和亥一之中有一個人,給沒給心裡都知道,他沒給過答案,所以那就是山中亥一,以至於他現在覺得山中亥一就是在跟他演戲,隨即說道:「這並不是一口大黑鍋,而是你本身就是這麼做的!」

「你推得還真乾淨啊!」山中亥一同樣在心裡已經確定了泄露答案這樣的事情,就是奈良鹿久做的,畢竟以奈良鹿久的能力是可以做到的,更何況有著青羽最後的話在。

「你們……」

奈良紗希在見證了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之後,心裏面已經大概清楚許多了。

鹿久大哥和亥一大哥這麼匆匆而來。

就是詢問青羽的答案是哪裡來的!

如此一來。

再結合青羽沒有狡辯而直接選擇棄權的反應來看。

她已經可以確定。

青羽是事先知道了答案的!

「給青羽答案的人是鹿久大哥吧!」

奈良紗希在心中立即得到了這麼一個答案,現在這個時候,她的心裡在快速的分析著這件事情,鹿久大哥作為第一場考試的主考官,完全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候,來到死亡森林裡面。

再結合鹿久大哥和青羽之間的數次交鋒。

「這兩個人不會是在演戲吧!」

奈良紗希忽然意識到,或許青羽和鹿久大哥是一夥的,正是在用這樣的方式,去洗脫掉鹿久大哥身上的疑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2章 這兩個人不會是在演戲吧!(求訂閱求月票)

48.52%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