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身在局中的局中人(求訂閱求月票)

第373章 身在局中的局中人(求訂閱求月票)

這樣的念頭一旦出現,便在奈良紗希的心中生根發芽了,這不是她第一次懷疑奈良鹿久,而是在剛剛她懷疑青羽的時候,就已經一併的將奈良鹿久給懷疑了。

一時之間。

奈良紗希開始在心裡給這件事情進行了一個回溯。

她改變了一個前提。

如果……

鹿久大哥想要做的事情並不是不讓她們通過中忍考試,而是想要幫助她們通過中忍考試,但卻不想讓她們知道。

若是基於這個前提。

那麼很多事情就都說得通了!

畢竟。

奈良紗希相信,以鹿久大哥的頭腦,策劃這樣一個劇情,完全沒有任何的難度。

如此一來。

這件變得複雜一些了。

奈良紗希看著那四目相對均是覺得對方是給青羽泄密透露出題目的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以及站在後面看著兩個人的秋道丁座。

這三個人……

根本就是一夥的。

他們沒有必要在這裡當著她們的面去討論作弊什麼的事情,更沒有必要假惺惺的去懷疑究竟是誰把題目和答案給了青羽。

在她看來……

就是這三個人一起做出來的事情。

不是哪一個人的主意。

至於他們三個人在這裡看似相互懷疑質問,實際上是要演一齣戲,目的是為了讓她覺得沒有這樣的事情。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最後他們會說,不是他們把答案給的青羽,而是青羽真正憑藉本事去通過的中忍考試。」

奈良紗希在心中默默的思忖了起來,她在心裡已經有了自己的答案,畢竟自從死亡森林的時候開始,她就一直在思考這個相關的事情,現在幾乎可以通過這幾個人的反應去確定這件事情了。

就這樣。

她盯著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去討論這件事情。

只見。

那兩個人怒視著對方,至少從表達出來的樣子上看,那是都把對方當做是告訴青羽答案的那個人。

「亥一,重複的話我已經不想再說了,這件事情跟我沒有關係,我沒有告訴青羽答案,我可以拿我們這麼多年的友誼來發誓。」奈良鹿久臉色變得無奈了起來,他發現我不管他怎麼問山中亥一,對方都不承認這樣的事情,最為重要的是,他慢慢快要相信這件事情不是山中亥一做的了。

「你以為只有你敢嗎?」山中亥一冷笑一聲,他可以說是這裡的一個局外人,畢竟奈良鹿久是第一場考試的主考官,秋道丁座是第二場考試的主考官,而他則已經不是主考官了,而且參加這次中忍考試的人是奈良家的奈良紗希和秋道家的秋道玲,跟他山中家沒什麼關係,雖然青羽是山中一族的人,但是他並沒有給青羽答案的興趣,隨即說道:「我也敢哪我們之間的友誼發誓,我沒有泄露過任何一點點的答案。」

「你是認真的?」奈良鹿久微微眯起眼睛,他的眼神裡面閃爍著極大的疑惑,畢竟在他的初次判斷裡面,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的人,僅僅只有山中亥一。

「我跟你一樣認真。」山中亥一點了點頭,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也覺得奈良鹿久似乎沒有問題了,這事情就變得有點奇怪了。

「難道……」

幾乎是同一時間。

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一起向著身後的秋道丁座看了過去,這兩個人的目光幾乎是在相同的時間聚焦在秋道丁座的身上。

隨著兩個人目光的變化,周圍的其他監考忍者都向著秋道丁座看了過去。

一時之間。

全場的注意力都集中都了秋道丁座的身上。

「啊?」

秋道丁座感覺都這突如其來的注視,整個人都愣住了,立即抬起伊雙手擺擺手,隨即連連搖頭,並且接連向後退了幾步。

「不……不是我……」

秋道丁座看著這幾個人的眼神就明白他們是在懷疑他,覺得他是將答案泄露出去的人。

這種突然出出現的懷疑。

讓他想要辯解。

但是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整個人都顯得格外的匆忙。

連就是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不是丁座。」

奈良鹿久在看到秋道丁座本能的反應之後,立即說出了自己的答案,他剛才將秋道丁座表情的變化完全看在了眼裡,對於這樣的事情可以說是非常的清楚,他明白秋道丁座不是能夠熟練撒謊的人,剛才被他們懷疑到又沒有什麼慌張的情緒,可以確定不是秋道丁座將答案泄露出去的了。

「知道答案的人只有我們三個人。」

奈良鹿久緩緩的說道,他的眼眸之中閃爍著思考的眸光,他本以為抓到了一些頭緒,可是沒想到事情變得愈發複雜了起來。

「我們還是不要在這裡爭論了!」

「去二層找個地方我們從長計議一下!」

「看看是不是什麼地方出現了遺漏!」

「或許有我們忽略的地方!」

「只是我們還沒有發現……」

奈良鹿久一句句的說道,現在他已經相信了山中亥一和秋道丁座,但是其餘的人在這裡並沒有那麼多的答案,很明顯這裡面還有其他的事情,只是這個事情他還不知道具體是什麼。

「我覺得也是這樣。」

山中亥一跟著點了點頭,他的視線從秋道丁座的身上,重新回到了奈良鹿久的身上,他也明白了奈良鹿久的想法,這裡面應該是還有什麼問題,而那些問題沒有辦法在這裡立即確定了。

「嗯。」

奈良鹿久點了點頭,隨即向著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身上看過去,看起來似乎稍微猶豫了那麼一下,緊接著他向著奈良紗希的方向走了過去。

「紗希。」

「鹿久大哥問你一句。」

「你知道青羽是從哪裡得到答案的嗎?」

奈良鹿久一本正經的問著奈良紗希,他覺得這件事情裡面是有古怪的,畢竟青羽看起來並不是那麼想要通過中忍考試,否則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棄權,怎麼看都像是想要幫助奈良紗希和秋道玲通過考試,那麼這兩個妹妹多少應該會知道一些情報吧。

只是……

他的這個問題。

放在奈良紗希的面前。

則是變成了明知故問。

奈良紗希的嘴角微微翹起,她發現故事的劇本正在按照她所猜測的那個路線發展著,那就是從奈良鹿久很山中亥一這兩個人相互之間的猜疑,到了現在他們互相給對方洗脫嫌疑,現在到了向著她來詢問是怎麼回事,若是再往後進一步,怕是有說青羽是靠自己的本事帶領她們走到這裡了的。

套路!

這都是套路!

只不過……

奈良紗希覺得她聰明的已經看破了這些套路,完全可以站在另外一個視角上,去看這些事情,並沒有那麼的迷糊。

「我不知道。」

奈良紗希淡淡的說道,她明明是這裡面被蒙在鼓裡的人,不過她就是不說,她要配合奈良鹿久他們去演戲,她也想看看事情最後會向著什麼樣的事情去發現。

「哎……」

奈良鹿久在聽到奈良紗希的話之後,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早就已經猜到了這個事情,可是聽到奈良紗希這麼說之後,還是覺得非常的無奈。

「我明白了!」

「紗希。」

「不管青羽做了什麼作弊的事情,跟你沒有關係,你不需要擔心什麼!」

「只要我們找到了青羽作弊的證據,我們就會立即取消他的考試資格,你們安心的準備下一場考試。」

「既然已經走到這裡了……」

「那麼不要在第三場考試的時候給我們奈良家丟臉了!」

奈良鹿久叮囑道,在他說完這些話之後,直接轉身離去,隨著他的離開,那麼監考的忍者也都跟在他的身後,跟著一起離開了這裡。

他的想法很簡單……

奈良紗希已經走到了這一步,那麼先前所想的所有拖累她的方法就都已經沒有用了。

那麼……

與其再說什麼風涼話……

不如直接給奈良紗希加加油吧!

至少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奈良鹿久已經很清楚了,這個妹妹對於這一屆中忍考試的中忍之位,已經是志在必得了,那麼他多說什麼都沒有任何的意義,反而還會被後者反感。

「切~」

奈良紗希看著已經走了的奈良鹿久,沒好氣的冷喝了一聲,在她看來奈良鹿久所做的一切,都不過是在當著她的面去演戲罷了。

實在是太假了!

她覺得鹿久大哥都不知道她已經把一切到看破了!

「紗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秋道玲湊了過來,低聲詢問道,剛才她就想要知道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而且她還沒有任何的反應空間,根本反應不過來,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青羽作弊了!」奈良紗希直截了當的說道。

「真的嗎?」秋道玲人都傻了,她隱隱的覺得事情不是這樣子的,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覺得青羽沒有這麼做,可是她拿不出任何的依據,也不能說是自己的直覺,畢竟懷疑人的時候直覺有時候可以當做證據,但是洗脫的時候卻不行。

「我覺得沒有什麼意外,就是青羽作弊了,而且給他答案的人,就是三位大哥!」奈良紗希已經在心裡給青羽定罪了。

「三位大哥?」秋道玲疑惑的問道,她隱隱的猜到了奈良紗希所說的三位大哥是誰,可是這樣的話,還是不那麼容易說出來,還是以疑問的口氣詢問起來,畢竟她已經習慣了去詢問奈良紗希而不是去自己進行思考。

「鹿久大哥、亥一大哥、以及丁座大哥!」奈良紗希耐心的向著秋道玲解釋道,她不僅是在為秋道玲解釋,更是自己有著訴說的意願,她喜歡將猜到的東西給說出去。

「究竟是怎麼回事?」秋道玲聽得滿頭霧水,她已經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了,腦袋裡面寫滿了大大小小的問號,對於事情是怎麼樣的,心裡並不是很清楚。

「我覺得我大概知道了!」

奈良紗希的右手掐著自己的下擺,擺出一副已經將一切都看破的姿態,隨即指著道場裡面的角落。

「我們去那邊說。」

奈良紗希低聲的說道,她想要將猜測到的事情告訴給秋道玲,可是又怕這樣的話在說出去之後,被其他進來的人聽到。

現在她們兩人所處的為位置。

正是高塔一層道場門口的位置。

這裡可以說是視野的盲區。

站在他們的位置上,只能看到已經完全進來的人,根本看不到站在走來的人。

當然。

站在走廊的人也看不到她們兩個。

但是卻可以聽到她們兩個人的對話,這些話是奈良紗希不想要讓其他人所聽到的內容。

說罷。

奈良紗希向著裡面走過去。

裡面的位置可以跟走廊拉開一段很長的距離。

並且可以在說話的時候觀察是不是有人進來了,這樣的位置可以佔據更多的主動性,不至於在說這些內容的時候出現什麼問題。

奈良紗希向著裡面走的時候,秋道玲就跟在她的身後,她已經習慣了什麼事情到跟著奈良紗希,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就是這樣過來的。

很快。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就已經到了高塔一層道場的最裡面的位置。

「紗希,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麼神神秘秘的?」秋道玲向著奈良紗希詢問道,她越想腦子越是亂,一般像是剛才那樣好多人一起說話的景象,她幾乎都可以直接選擇無視不聽了,而是等待著奈良紗希來給她復盤。

「事情是這樣的……」

奈良紗希也是很喜歡去跟秋道玲說這些東西,不僅可以讓她重新去整理一下她所知道的事情,更是可以讓她在秋道玲的身上得到很大的成就感和滿足感。

「我們先換一個前提。」

「如果……」

「鹿久大哥他們並不是阻止咱們去參加中忍考試。」

「而是想要幫助咱們呢!」

「你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奈良紗希向著秋道玲看過去,說出了一句讓秋道玲極其驚訝的話,這已經可以說是在衝擊秋道玲這段時間的認知了。

「紗希,你說什麼?!」

秋道玲愣了一下,雙眼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覺得聽到了非常奇怪的東西。

「你說鹿久大哥他們在幫助我們?」

「這怎麼可能?!」

「如果不是鹿久大哥……」

「我們可能早就找到隊友來參加中忍考試了!」

「這不可能吧!」

秋道玲不是很相信這樣的話,不僅是她親眼見證的事情裡面沒有這樣的東西,更是讓她覺得沒有什麼道理,最重要的是,她的直覺告訴他,事情似乎不是這個樣子的。

「沒錯!」

奈良紗希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她對著秋道玲連連的點頭,說道:「你現在的反應,就是鹿久大哥他們想要得到的效果,現在看來顯然很成功,只是就連他們自己可能都沒有想到,這一切都已經被我給發現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快說說,我要被你給說暈了!」秋道玲眼睛睜得大大的,宛若銅鈴一般,那疑惑的樣子,看起來還挺可愛的。

「你先接受一下這個設定。」

奈良紗希盯著秋道玲,眼眸中閃爍著堅定之色,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前提,只要確定了這個前提,那麼後面的所有事情,就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如果鹿久大哥、亥一大哥、以及丁座大哥,他們三個人的目的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讓咱們兩個通過中忍考試,進而做出的這一系列的事情,那麼後面的所有事情,也就都可以說得通了。」奈良紗希說道。

「可以……如果他們希望我們通過中忍考試,又何必讓我們覺得他們在反對呢,我當時可是都要放棄了啊!」秋道玲疑惑的說道,對於這些事情,她有著強烈的不解。

「這就是他們要呈現給你的效果!」奈良紗希立即點點頭,笑著說道:「你想啊,他們想要幫你,但是又不想讓你知道,最終還能夠達到幫你的效果,這不就是最好的辦法嘛!」

「可是……為什麼要這麼彆扭著呢,直接幫我們不就行了嗎?」秋道玲疑惑的問道。

「我覺得這一點跟我有關!」奈良紗希剛才就在她自己的身上從尋找著原因,因為她總是覺得,這麼做就是因為她,隨即說道:「因為我不希望得到幫助,想要憑藉自己的實力通過中忍考試,所以鹿久大哥他們才使用這樣的方式,將我們送到第三場考試的考場上。」

「是這樣的嗎?」秋道玲還是覺得哪裡不太對勁,這跟她想象中的樣子是完全不同的。

「我覺得是的!」奈良紗希再次點了點頭,她的視線向著走廊路口的方向看過去,始終注意著那邊是不是有人過來,隨即壓低聲音說道:「剛才鹿久大哥走的時候,還叮囑我好好的準備第三場考試,並且強調青羽的棄權並不會影響到我們的考試,這不就是說明了鹿久大哥是希望我能夠通過中忍考試的嗎?」

「這……」秋道玲在聽到奈良紗希的這個解釋之後,頓時又覺得很有道理,只是她不知道要如何反駁。

「玲,現在已經到了第三場考試,這是個人戰,鹿久大哥沒有辦法幫我們了,所以他才說這樣的話,其實我們從另一個角度就可以看出來,那就是我們真的有實力連續兩場考試都這麼順利並且以破紀錄的方式通過中忍考試嗎,這也太不現實了吧!」奈良紗希說道,她最開始去懷疑青羽的時候,也是因為通過考試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連中忍考試的記錄都給破了,這無論怎麼想都是很離譜的事情。

「這一點確實有點問題。」秋道玲也沒有辦法解釋破紀錄的事情,隨即說道:「可是,第二場考試門口會有捲軸的事情,不是你和青羽一起分析的嗎,並且還是我找到的啊……」

「雖然是我和青羽一起分析的,但是當時明顯是青羽在主導,他帶著我想到了那邊,當時我確實是覺得有一些道理,可是直接就抓到了,如果說是運氣的話,那麼青羽的運氣也實在是太好了吧!」奈良紗希不是很相信一個人的運氣可以讓他連續兩次中忍考試都取得破紀錄的成績。

「難道沒有青羽實力很強的原因嗎?」秋道玲再次提出了一個可能性,甚至於在她的心裡,覺得青羽實力強這一點的可能性比青羽提前擁有答案去作弊的這種可能性要更大。

「我不這麼認為!」

奈良紗希堅定的搖了搖頭,她根本就不相信青羽的實力,在她看來如果是有正面戰鬥的話,青羽的實力還不如她們兩個人。

「我覺得這也是青羽棄權的一個重要的原因!」

「青羽知道他自己的實力是什麼樣子的!」

「他明白憑藉他自己的實力是不可能通過第三場考試的……」

「所以提前退出了!」

「不去考場上丟人!」

奈良紗希對於青羽的偏見已經慢慢變得根深蒂固,現在無論誰在她的身邊解釋,奈良鹿久也好,青羽本人也罷,她都不會去相信這樣的事情,在她看來就是青羽在作弊,提前知道了答案,否則根本不可能取得這樣的成績。

「嗯……好吧……」

秋道玲略微思考了一下,發現她根本無力去反駁奈良紗希什麼,索性也不去想這些事情了,直接等著奈良紗希說好了。

「現在我們說兩個前提了。」

奈良紗希知道秋道玲已經不在這樣的事情上去糾結了,明白後者已經相信了她的話,隨即抬起兩根手指,在秋道玲的面前比劃了一番。

「第一個前提就是鹿久大哥他們希望我們通過中忍考試,但是卻不想要傷害到我們的自尊心,所以假裝不希望我們通過考試,並且在暗中對我們進行幫忙!」

「第二個前提則是青羽是鹿久大哥他們請來的演員,專門負責在我們面前去表演,他從一開始就已經知道了全部的計劃,對於考試的題目和答案,都已經在事先就清楚了。」

「基於這兩個前提的話……」

「後面的事情就全都清晰明確了!」

奈良紗希緩緩的說道,她的腦子在快速的轉動著,她一直都是不那麼擅長臨場應變,她的反應能力是稍微沒那麼快的,但是她比較擅長靜下來之後好好去思考這些事情,對於這些事情有一個最為基本的歸納能力,並且發散思維很強,能夠想到許多別人根本想不到的地方,從而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通過她說完的兩個前提條件。

秋道玲點點頭。

她認同了這樣的事情。

畢竟。

她一直都是最為信賴奈良紗希的人。

「現在我們可以開始想想這件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奈良紗希的嘴角微微翹起,她最喜歡這種破案的感覺,可以讓她在解謎之中得到源自於靈魂的快樂。

「鹿久大哥他們是本屆中忍考試的主考官,他們在得到主考官位置的時候,可能就已經想到了要幫助我們通過中忍考試!」

「不僅如此……」

「我們兩個的身上還有一個天然便利的部分!」

「那就是我們缺少一個隊友!」

「這便等同於是說……」

「他們可以在我們的隊伍裡面安插一個可以幫助我們通過中忍考試的人!」

奈良紗希快速的分析起來,她的大腦以一種非常高的速度在運轉著,這些事情在她的腦海裡面,已經不知道被分析過多少遍了。

「這……」

秋道玲在聽到奈良紗希的話之後,驟然間臉色大變,彷彿是聽到了什麼神奇的事情。

「你是說……」

「青羽就是那個被鹿久大哥他們安排進來的人?」

「怎麼會是這樣呢?!」

秋道玲頓時覺得一切事情的真相,跟她認知當中的事情有著極大的差別,這讓她有一種崩塌的感覺,彷彿一切都已經變得陌生了。

奈良紗希看著秋道玲的模樣。

不禁在心中感嘆。

她的這個好朋友實在是太容易被忽悠了。

明明有那麼多異常的地方。

偏偏沒有感覺到。

哪怕是現在她跟玲去說起這些事情的時候……

玲也依舊是一種迷迷糊糊的樣子。

「玲,鹿久大哥他們要就是這樣的效果,他們就是要讓我們以為他們是站在我們的對立面上的,這樣我們在做什麼的時候,才不會有什麼心裡負擔!」奈良紗希立即解釋道,其實在她的潛意識裡面,就沒認為奈良鹿久是什麼壞人。

「我明白了,你繼續說……」秋道玲深吸一口氣,她在努力的平復著自己的心情,在她聽到這樣的事情之後,她已經不知道後面還有什麼樣精彩刺激的內容在等待著她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鹿久大哥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是布置好了一個大局,將一切都已經設計好了,就等待著我們進入到這個早已經沒有懸念的局裡面。」奈良紗希緩緩的說道。

說完之後。

奈良紗希看了看旁邊的秋道玲。

發現後者已經聽得是目瞪口呆。

並沒有任何想要發表意見的樣子,隨即開始繼續分析了起來。

「第一步!」

「鹿久大哥必須讓我們覺得,他站在了我們的對立面上,所以他在明面上開始以給我們找隊友為由,去找一個個人,讓他們來做我們的隊友,目的是讓我們不能通過中忍考試。」

「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呢……」

「如果當時去看的話,那麼就是不想讓我們通過中忍考試,要給我們找到一個願意將我們拖拉下去的人!」

「可是……」

「這個人居然沒有找到!」

「偌大的木葉村竟然沒有這樣一個願意聽從鹿久大哥安排的人!」

「這不是很奇怪嗎?」

「最後還是青羽來到了我們的小隊裡面……」

「這難道不是設計好的嗎?」

「那麼現在回看的話……」

「鹿久大哥這麼做的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通過這樣的方式,讓我們找不到隊友,暫時讓我們處於一種可以隨便接受一個不坑的人的局面上。」

奈良紗希一句接著一句的分析起來,不得不說她的想象力是非常豐富的,可能就連奈良鹿久都沒有想到這些東西,但是她都已經想到了,並且還把各種理由分析得頭頭是道。

「紗希,我的心裡,突然有一個疑惑……」秋道玲聽到這裡眉頭緊緊的蹙了起來。

「你說。」奈良紗希淡淡的說道。

「鹿久大哥他們為什麼要這麼麻煩呢?」秋道玲疑惑的說道:「難道在他們看來,我們兩個人是無法通過中忍考試的嗎?」

「事實證明……是這樣的!」奈良紗希無奈的點了點頭。

「啊這……」秋道玲沒有想到奈良紗希居然這麼坦然的直接就認同了這樣的話,整個人在這一刻都愣住了,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第二場考試如果我們沒有青羽給的方向的話,現在應該還在死亡森林之中,至於有沒有機會找到天之書的捲軸,這樣的事情就連我也不敢確定,不過……看看第一場考試就知道了,如果沒有青羽給我們傳遞過來的答案,我們可能根本到不了來到這死亡森林中去找捲軸的這個環節,我們連第一場考試都通過不了。」奈良紗希滿臉的無奈,她也不想貶低自己的實力,但是她在回想起考試裡面的經過的時候,覺得就是這樣的情況,如果僅僅只是憑藉她們自己的話,根本無法通過中忍考試。

「我明白了……」秋道玲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化得微妙起來了,她已經接受了這件事情,那就是不是說她們的實力強,鹿久大哥要把他們拽下來,而是她們的實力太弱了,鹿久大哥要給她們拉一把,這樣現實的結果再次的顛覆了她對自身的認知,以至於她的心裡有一肚子的話要說,但是卻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第二步!」

奈良紗希重新抬起第二根手指,現在她已經完全進入到狀態中了,哪怕剛才秋道玲的話打斷了她說話的節奏,但是她依舊還是在她自己的步調上面。

「那就是在這個過程中找到一個人!」

「那個人可以完成鹿久大哥所交代的任務,並且還不會引起我們的懷疑,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

「當著我們的面。」

「去找到這個人!」

「並且讓我們看到這個人拒絕了鹿久大哥的要求!」

「那麼在我們的心裏面,就會對這個人另眼相看,就算是不會把他當做自己人,也絕對不會認為他是敵人!」

「這個人就是青羽!」

奈良紗希將她當時看到青羽拒絕奈良鹿久的事情都已經串聯起來了,完成了這樣的推斷之後,居然莫名其妙的發現還有很符合邏輯的解釋方式。

這樣事情反而變得更加有趣了起來。

就連她自己分析到這裡的時候。

她都是覺得鹿久大哥想得是在是太周全了!

這樣的機會才配得上叫計劃!

這樣的布局才配得上叫布局!

其他別人那些……

不過是小孩子的遊戲罷了!

「原來如此!」

秋道玲頓時一陣恍然大悟,現在這個時候,她已經成功的被奈良紗希給帶偏了,她已經認為奈良紗希說的就是正確的事情了,更是在心裏面接受了這個設定。

「難怪我們看到了鹿久大哥去找青羽的過程,但是沒有看到鹿久大哥去找到別人……」

「我們所看到的青羽恰恰最後加入到了我們的隊伍裡面……」

「這也太巧合了吧!」

「果然是提前設計好的局啊!」

秋道玲忍不住感嘆起來,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這樣的事情實在是不斷的在顛覆她的認知,偏偏還有很強的邏輯道理,去讓她相信這樣的話。

「沒錯!」

奈良紗希立即點了點頭。

現在這個時候。

她臉上的笑容已經收斂了起來。

呈現出一種很嚴肅很凝重的樣子。

「我們看到鹿久大哥在跟青羽說這些話的時候,青羽應該已經接受了這個任務,正在配合鹿久大哥在向我們演戲呢!」

奈良紗希愈發覺得事情就是她所想象的那個樣子,因為她想象的事情全都跟著對上了。

正如剛才秋道玲所驚嘆的那樣。

太巧合了!

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那麼多巧合的事情!

可是……

她們在一開始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發現。

完全就是身在局中的局中人。

根本看不清楚事情的本質。

所有一切看到的東西,都是布局的鹿久大哥希望她看到的樣子,如果不是後面太過巧合了,她或許永遠都不會發現這些事情。

這樣的布局能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奈良紗希在心中已經把奈良鹿久給讚歎得沒邊了,只是在她的思路裡面,青羽的名字變得越來越是無足輕重,畢竟能夠做到這樣事情的棋子太多了,青羽只是其中一個,而真正執掌棋盤的鹿久大哥,才是真正王者!

「跟我們演戲的目的很簡單……」

「就是讓我們對青羽消除掉戒備之心。」

「為後面青羽跟我們做隊友做鋪墊!」

奈良紗希抿著嘴說道,她發現她把事情看得太透徹了,她已經越來越接近真相了,這也讓她覺得這真相無比的震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3章 身在局中的局中人(求訂閱求月票)

50.33%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