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那幾個不就是岩隱村忍者嗎?(求訂閱求月票)

第375章 那幾個不就是岩隱村忍者嗎?(求訂閱求月票)

「說不上來了吧!」

這個油女一族的忍者盯著那個高塔門口的守門忍者,其實他也不是很確定,只是因為青羽在旁邊,他需要謹慎的對待,多留一個心眼。

目前來看。

這裡剛好三個人。

其中一個是青羽,另外兩個人就是高塔的守門忍者。

可是。

他並不清楚。

這兩個守門忍者是真的監考忍者……

還是青羽的另外兩個同伴變化而成了!

「你把天之書和地之書拿出來,我們檢查一下,登記了你的通關時間,你們就可以進入到高塔裡面了。」另一個守門忍者向前一步說道。

然而。

就在這個守門忍者向前一步的時候。

那個小隊的三個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一起向後退了一步,每個人看向這個向前的守門忍者的時候,眼神中都閃爍著謹慎的眸光。

現在他們都害怕這個人是跟青羽一起的。

他們擔心這兩個守門忍者是青羽的那兩個隊友變化出來的,這樣便可以借著監考忍者的名頭,當著他們的面,盜取走他們手上的天之書捲軸。

畢竟這是中忍考試的第二場考試。

什麼事情都有可能會發生!

大家為了達到目的。

無所不用其極!

面對這樣的狀況,他們不得不防備。

「……」

這兩個守門的監考忍者在看到這個小隊的反應之後,均是愣了一下,隨即快速的反應了過來,臉上流露出無奈的苦笑。

隨即。

這兩個人不約而同的向著青羽看過去。

「青羽,你站在這裡,害得我們都被誤解成為是你的隊友了,要不你回到高塔裡面去吧……」那個守門的忍者滿臉無奈的說道。

「那是你們的事情。」青羽淡淡的說道,他並不是存心為難這兩個人,而是不想再次進入這個高塔。

「這樣我們被誤會了解釋起來很麻煩啊!」那個守門忍者再次說道,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發現青羽已經不理他了,隨即重新將目光轉移到那三個忍者的身上。

就在這個時候。

監考忍者與那三個忍者的視線碰撞在一起。

瞬間接收到了對方眼神裡面的意思。

演!

接著演!

使勁演!

我們看著你演!

「……」

這個守門的監考忍者已經徹底無奈了,他發現一旦被誤解的話,想要重新證明自己,還是一件比較麻煩的事情呢。

一時之間。

他說也不是。

不說也不是。

更是連怎麼去解釋都不是很清楚。

他們是監考忍者。

這不過是給他們的一個身份。

但是卻並沒有什麼能夠證明這個身份的東西……

畢竟。

這麼多次的中忍考試過來。

很少會出現懷疑監考忍者的事情出來,正常的考試裡面,沒遇到過這麼謹慎的人。

只見。

那個油女一族的忍者不斷的審視著這個監考忍者。

絲毫沒有靠近的意思。

他們一切都是以穩妥為主,根本不在意什麼中忍考試的通關時間,反正記錄跟他們沒有任何的關係,只要能夠在中忍考試第二場的規定時間裡面,也就是五天的時間裡,順利通過考試就可以。

「除非你能證明你是這裡的監考忍者,否則我是不會將天之書捲軸給你的!」這個油女一族的忍者冷冷的說道,他現在嚴重懷疑這個忍者就是青羽小隊的隊員。

「隨你吧……」

這個高塔的守門忍者看到這樣的場面,臉上的表情也跟著變得冷漠了起來,他可是這裡的監考忍者,被考生這麼質疑還要進行莫名其妙的自我證明。

這樣的事情。

他懶得多說什麼。

「我已經盡到了告知你的義務,現在這裡通不通過全看你們自己,只要交給我天之書和地之書的捲軸,讓我們驗證過後,就算是通過了考試。」這個高塔的守門忍者再次說道。

一時之間。

這個監考忍者也來了脾氣。

你愛審核不審核。

不審核就不通過。

無所謂。

反正中忍考試是你的,又不是我的,我才不管你那些所謂的謹慎。

……

青羽依靠在高塔的牆壁上,默默的看著這裡發生的一切,他隱隱的感覺到這個油女一族的忍者是因為他站在這裡的緣故,就覺得那兩個守門的監考忍者給他是一起的。

不過。

這樣的現象。

他根本懶得解釋。

隨即。

青羽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他在這裡是在等待著中忍考試第二場的結束,並且再等待一個合適的契機,去做出一件很轟動的事情來。

漸漸地。

這裡的六個人就這麼僵持在了這裡。

與其說僵持……

不如說青羽和那兩個守門的監考忍者都還依舊如先前那般,只是來到這裡等待的那三個人的小隊,始終保持著警惕的心思,就是在這裡不肯將捲軸拿出來進行驗證。

……

又過了幾個小時。

青羽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隨著他睜開眼睛的這個變化,頓時現場的幾個人,均是將注意力集中在青羽的身上。

「來了。」

青羽淡淡的吐出了兩個字,他已經通過他強大的感知能力,感覺到了又有三個人的小隊向著這邊趕過來了。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這個小隊同樣拿到了天之書!

如此一來。

現在已經有三個天之書捲軸被找到了。

還有兩個天之書捲軸在死亡森林之中,其中一個散落在不知道什麼地方,另外一個在1號門入口處,應該不會有人找到了。

也就是說……

再出現一個小隊之後。

通過第二場考試的人就都在這裡了。

前提是他們不會發生什麼意外,畢竟真正的通過這兩個監考忍者的驗證之後,進入到高塔裡面,方才算是通過了中忍考試的第二場。

現在就算是這幾個小隊的人都已經找到了天之書。

但是他們依舊還是處於中忍考試的第二場考試之中的,還沒有最終通過考試,現在所做的一切,也不過是謹慎的對待著考試罷了。

隨著青羽此話一出。

在場的其他五個人均是呈現出截然不同的模樣。

其中。

那個油女一族忍者領銜的那個三人組,臉上均是有著疑惑之色,他們不知道青羽所說的那個「來了」究竟是什麼意思。

不過他們的表情都已經變得嚴肅了起來。

這樣的事情。

現在讓他們無比的在意。

他們根本不清楚即將面對的是什麼,這也使得他們的心裡變得更加緊張了許多。

至於另外的那兩個站在高塔門口守門的忍者,則是臉上流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他們先前經歷過一次這樣的事情了。

就是等待這三個忍者的時候。

青羽說過了一次「來了」,從那個時間之後,大概過了十幾分鐘,面前這個小隊就出現了。

現在又是同樣的景象了。

不同的是……

這兩個守門的監考忍者都已經有經驗了,他們立即向著前方看過去,等待著新一批的忍者進來,對於這裡已經在這裡的那個油女一族忍者領隊的三人小隊,已經是不在意了。

「???」

油女一族的那個忍者看到了那兩個守門忍者之後,腦袋裡面冒出了一大堆的問號,他並不知道這兩個守門的忍者究竟是什麼樣的打算,現在想要去做什麼,不過他還是靜靜的待在原地沒有動,已經是沒有問題了。

就這樣。

幾個人一起在這裡等待著。

大概十幾分以後。

幾個人的耳中均是聽到了簌簌的聲響,立即向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頓時意識到,有其他的隊伍過來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

一個三人小隊出現在幾個人的視線當中。

直到這個時候。

這裡的忍者們方才明白了青羽所說的那句「來了」是什麼意思,這也讓的以油女一族為首的那三個人都愣住了。

他們三個人的心裡都產生了一種非常誇張的念頭。

這已經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了!

這可是在十幾分鐘前就發現了有人過來了啊!

這是什麼樣恐怖的感知能力啊!

一時之間。

以油女一族為首的這三個人的忍者小隊均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樣的心情了,尤其是那個油女一族的忍者,更是忍不住向著青羽的方向看過去,那墨鏡後面的臉上,看著青羽的眼神已經發生了變化。

嗖嗖嗖嗖嗖……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道身影快速閃爍而出,直接出現在這幾個人的視線中,正是又一個參加中忍考試第二場的小隊。

這個小隊的三個忍者在看到高塔前的六個人之後,均是愣了一下,隨即停下了腳步。

緊接著。

這三個人聚集在一起。

目光在這些人的身上掃過。

這裡的人。

除了那兩個守在門口處的監考忍者之外,其餘的人他們都見過,均是這次參加中忍考試的人。

「什麼情況?」

這三個忍者跟這裡的人保持一個想到來說還可以反應過來的距離,畢竟現在他們的手上拿著天之書的捲軸,他並不清楚面前這幾個忍者的目的,但是他們卻是因為這幾個人而變得謹慎了起來。

「呵呵。」

油女一族的這個忍者冷笑了一聲,並沒有回答這幾個人的話,他們都是競爭對手,他還等著這幾個人給他們探探路呢。

後面來的這三個忍者疑惑的看了看油女一族的三個人,他們的心裡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不過還是沒有輕舉妄動。

「你們怎麼不進高塔?」

這三個忍者之中的一個人問道,只是他在問出這句話之後,依舊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這就像是在跟一堆空氣在說話一樣。

「……」

這三個忍者看到這樣的情況,更是一團霧水,他們都以一種很奇怪的眼神審視著這裡的人,更是覺得這裡有大大的問題。

「我們走!」

這三個忍者之中領頭的那個人對著身邊的兩個忍者招了招手,隨即繞著這裡的人,繞了一個很大的圈子,準備進入到高塔裡面。

現在外面的形勢太過微妙了。

他們幾個人都看不懂這裡的局勢。

當務之急就是進入到高塔裡面,將通過第二場考試的事情確定下來,這樣就不會再出現什麼意外了。

這幾個人一邊走一邊謹慎的盯著周圍的人,似乎是要將這裡的情況全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裡,並且都已經做好了隨時進行戰鬥的心理準備,在他們的眼裡,總是覺得這些人在這裡沒安什麼好心。

然而。

就在他們三個人走到高塔門口的時候。

守門的監考忍者突然動了,頓時快步走到了這三個忍者的身前,直接攔在這三個忍者的身前。

「我們是第二場考試的負責核驗的監考忍者,想要進入高塔,需要經過我們的登記,請將你們手裡的天之書捲軸和地之書捲軸交給我。」這個守門忍者抬手表現出要查看的姿態。

霎時間。

這三個忍者像是觸電了似的。

猛地向後退了幾步。

一個個看向這兩個監考忍者的眼神裡面都變得無比緊張。

「不好意思……」

「我們沒有拿到天之書捲軸。」

「你還是跟其他的隊伍要吧!」

三人組中為首的那個人立即拉著兩個同伴向著後面退出去,他在這個時候已經明白了那個油女一族的忍者為什麼沒有進入高塔。

看來……

門口這兩個守門的忍者不簡單啊!

這可不是什麼小事情。

如果不能確定對方的身份,就冒然的將手中的天之書捲軸交出去,那麼一旦出現問題,將會讓他們這次的中忍考試功虧一簣。

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有了前面的那個小隊在……

他們也不願意冒險。

甚至於已經不承認他們的手上擁有捲軸這樣的事情了。

「……」

守門的那個監考忍者看到這三個人幾乎是跟先前的那個隊伍差不到的姿態,居然都不敢被真正的監考忍者來驗證了。

不得不說。

這樣的現象。

實在是太奇怪了。

「青羽,到怪你!」

這個守門的監考忍者無奈的向著青羽看了一眼,就連他都沒有想到,青羽一個人往這裡一站,就可以產生這樣的效果。

「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跟我沒有關係。」青羽淡淡的說道。

「話是這麼說,可是如果不是你站在這裡,他們也不會誤以為我是你的隊友……」這個守門忍者極其無奈的說道。

「這也是他們自己的判斷,跟我沒有關係。」青羽依舊淡淡的說道。

「你倒是推得乾淨……」這個守門忍者幽幽的嘆了口氣,現在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他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畢竟他只是個監考的忍者,這些考生進去不進去,跟他關係不大,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青羽默默的站在這裡,已經不再回答這個守門忍者的話了。

其實。

事情發展成為這個樣子。

也是他沒有想到的。

他沒想到他這麼低調的一個人,平日里幾乎不怎們拋頭露面,居然可以把這些參加中忍考試的考生們嚇得不敢進入考場。

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不僅如此。

從這個架勢上來看。

已經出現了人傳人的現象了。

一時之間。

青羽重新閉上了眼睛,他已經不去理會這些人的看法了,他們想要怎樣都跟他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等待時間的到來。

……

隨著時間的推移。

漸漸地。

四天時間過去了。

高塔門口聚集的忍者已經越來越多了。

這些忍者都是參加中忍考試第二場考試的忍者,他們之中不管有沒有天之書捲軸,都過來聚集在這裡,並且誰都沒有過去認證的意思。

這裡儼然成為了一個中忍考試的聚集地。

這些忍者彼此之間看向對方的眼神裡面都有著謹慎和凝重,始終保持著一份警惕,畢竟誰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所面對的人是不是敵人,會不會隨時可能爆發出爭奪捲軸的戰鬥來。

青羽的視線在這些忍者的身上掃過。

他在這些人的人群之中,已經看到了那個被他打傷的日向花道的身影。

現在這個時候。

到達了這裡的第二場考試的考生。

幾乎每個人都清楚日向花道的小隊已經喪失了通關的資格。

現在這個人在這裡。

不過就是為了看看這裡的情況。

畢竟就算是受傷了,也不能提前離開死亡森林,而在這個人群聚集的地方,對於日向花道的小隊來說,反而是更加安全的。

畢竟這樣就不會偶遇到什麼小隊,從而遭遇到一些傷害。

不過。

這裡還有幾個隊伍不都。

其中就有備受關注的宇智波楓的小隊,以及岩隱村忍者們組成的小隊。

「怎麼沒有看到宇智波楓啊?」

「他不會是還沒拿到天之書捲軸吧?」

「肯定沒拿到啊!」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四個天之書捲軸全都在這裡,只是不知道在哪個小隊的身上!」

「宇智波楓他們不會還在森林裡面尋找呢吧!」

「這也是說不準的事情。」

「……」

人群之中發出了一道道議論的聲響,這些參加中忍考試第二場考試的考生,他們之中許多人都是沒有拿到捲軸的人,本來都已經不抱什麼期望了,可是就連他們自己都沒有想到,這些人居然都聚集都這裡,現在似乎還有那麼一絲絲的希望,只是希望並不大罷了。

青羽聽到了這些人的議論聲,視線又向著另外一邊的日向花道看過去,心裡出現了一種很是奇怪的想法。

按理說……

這些人確實是沒有必要議論已經在這裡的人。

可是。

自從議論聲開始的時候。

一直到現在。

這裡的忍者們所議論最多的就是宇智波楓。

足可見宇智波一族在木葉村的影響力還是極其強大的。

日向一族更加的穩定。

但是宇智波一族更加的具備天賦。

那是一個天才輩出的家族。

……

高塔之中。

一層。

道場。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在這裡連等了四天。

一個人都沒有進來。

以至於她們兩個人都等麻了!

「紗希,明天下午就是第二場考試結束的時候了,怎麼一直到現在,一個人都沒有進來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秋道玲無聊得快要瘋了。

她在前兩天的時候。

還期待著通過第二場考試的人越少越好。

這樣她們的對手就可以少了很多。

可是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她的想法已經發生了變化。

她期待快點進來幾個人吧!

這樣也好讓她知道她是在參加中忍考試……

現在的種種情況都給她帶來一種不切實際的感覺,似乎她們參加了一個假的中忍考試。

「確實有問題!」

奈良紗希點了點頭,前兩天的時候,她還能安慰秋道玲說這是中忍考試的難度比較大,畢竟他們能夠順利的來到這裡,全都依靠著青羽的答案。

可是……

現在怎麼看都有點反常。

大大的不對勁!

眼看著距離考試結束的時間越來越近了。

偏偏一個進來的人都沒有。

那個天賦滿滿的宇智波一族少年宇智波楓沒有進來!

那個日向分家號稱精通八卦掌的日向花道也沒有進來!

甚至於就連那三個從岩隱村遠道而來的忍者,同樣也一點點消息都沒有。

大家都去哪裡了?

這也太奇怪了吧!

「難道說……」

「這次中忍考試的第二場那麼的難嗎?」

「已經引起相互之間的爭搶了嗎?」

奈良紗希掐著下巴仔細的思考著,現在別說讓她給秋道玲一個答案了,這些事情就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一個能夠合理的拿得出手的答案。

「紗希,總不會說,最後第三場考試的時候,只有我們兩個人吧?」秋道玲在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嘴角狠狠的一抽,就連她都覺得這個問題是那麼的不切實際,可是偏偏就是這麼不切實際的問題,現在卻是擺在他們面前的問題,實實在在的存在著。

「不會吧……」

奈良紗希無奈的笑了笑,現在這樣的事情,就連她也說不清楚了。

「不過……」

「可以肯定的是……」

「其他的考生遇到麻煩了!」

奈良紗希壓低聲音說道,她已經意識到了這樣的問題,畢竟如果那些人很順利的話,現在就已經到達這裡了。

「這場考試能有什麼太大的麻煩啊?」秋道玲立即問道,她也有許多的地方不是很清楚,比如這場考試的困難之處,這是快速通關到破紀錄的她根本想象不到的難度。

「其實……」

奈良紗希的右手掐著自己的下巴,她的眉頭緊緊蹙起,已經陷入到了思考當中。

「我能想到丁座大哥設計的這個考試的初衷,那就是儘可能的避免相互之間的傷亡,畢竟參加本次中忍考試的絕大多數的人,都是木葉村的人!」

「根據以往中忍考試第二場的例子,很可能是相互之間爭搶捲軸,而我們這次的考試,屬於尋找捲軸,所以才會出現我們這種直接找到捲軸極快通關的隊伍,那麼同樣的也會出現很緩慢的隊伍,這是必然會出現的結果。」

「這也是前面兩天沒有人進來,我沒也覺得有什麼問題的原因,那些隊伍在尋找捲軸的時候,就會消耗掉非常多的一部分時間。」

「可是……」

「這個考試的制度有一個最為致命的問題!」

奈良紗希說著說著,就把自己給說懂了,她忽然恍然大悟,立即向著身旁的秋道玲看了過去。

「那就是一旦大家都沒有找到捲軸,就會向著已經找到捲軸的隊伍發起攻擊,從而進行捲軸的搶奪,而且一旦有對於的人員出現不能夠再繼續戰鬥的情況,那麼整個隊伍就會被淘汰掉,這樣的現象使得接下來能夠通關的隊伍出現了很大的懸念。」

奈良紗希又懂了。

她硬生生的把這個事情給分析了出來。

並且。

隨著她自己這麼一說。

她還真的覺得事情就是這麼一回事,就是這樣的原因,導致了現在這個現象的發生,以至於高塔中只要她們兩個人默默的等待著中忍考試的第三場考試。

「原來如此!」

秋道玲在聽到奈良紗希的解釋之後,頓時覺得非常的有道理,跟著連連點頭,她早就已經習慣了,在奈良紗希的身邊,她就什麼都不需要去想了,只要聽奈良紗希分析解釋就夠了。

「紗希。」

「你說……」

「這是不是丁座大哥故意的呢?」

秋道玲的腦袋突然一轉,經過了前幾天奈良紗希解釋了那麼一大堆的「內幕」之後,她也已經被同化掉了,腦袋裡面所想的,基本上也都是差不多的事情。

「非常有可能!」

奈良紗希頓時瞪大了眼睛,她心中那一點點沒有想通的事情,在這一刻忽然想通了。

正所謂一語驚醒夢中人!

奈良紗希現在就是這樣的感覺。

「如果說……」

「這個賽制的改革名義上是為了讓木葉村的考生之間減少不必要的鬥爭。」

「實際上則是為我們的第三場考試鋪路!」

「那麼是完全可以說得通的!」

「我明白了!」

「難怪青羽要那麼快的帶我們通過第二場考試,就是不想讓我們在這個過程中遭遇到任何一個小隊。」

「這樣我們就可以毫髮無傷的進入到第三場考試當中!」

「這個考試賽制的變革,可以將很多人擋在第二場考試中,甚至於一些隊伍一旦出現傷亡的狀況,那麼整個隊伍的忍者都不能通過!」

「就算是通過了第二場考試,也是一種身心俱疲的狀態!」

「這是鹿久大哥他們為我們第三場考試所做的幫助啊!」

奈良紗希成功的將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全都聯繫到了奈良鹿久的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崇拜奈良鹿久的緣故。

至少……

在奈良紗希的成長過程中。

她每次遇到解釋不通的事情,就會向著奈良鹿久的方向去腦補。

有的時候。

腦補一會。

也就想明白了。

「為什麼不是丁座大哥的幫助呢?」秋道玲嘟著嘴說道,秋道丁座畢竟是她們秋道家的人,更是第二場考試的主考官,她覺得跟秋道丁座的關係要更大一些的。

「丁座大哥根本想不到這麼深層次的布局,能夠做到這樣的事情,那就只有鹿久大哥!」奈良紗希非常篤定的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鹿久大哥應該是這個事情的幕後主使者,丁座大哥只是名義上策劃了第二場考試,實際上是鹿久大哥所想的!」

「好……好吧……」秋道玲的心裡不是很願意承認這樣的事情,不過她也知道奈良紗希所說的話,確實是非常對的,她也挑不出什麼問題來。

……

高塔,二層。

奈良鹿久、山中亥一、以及秋道丁座三個人在屋子裡面開會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到現在始終沒有結果!

不對……

嚴格來說。

不是沒有結果。

而是沒有他們想要的結果!

他們三個人均是沒有向青羽泄露題目和答案,而知道題目和答案的人,也都相繼去證明自己,沒有去跟青羽泄露答案。

現在能夠得到的結果就是……

沒有人告訴青羽答案!

可是。

這樣的結果是他們根本不能接受的結果,那麼就可以說是還沒有找到結果。

「主考官大人,不好了!」

突然之間。

一道急促的聲音響起。

一個監考忍者跑了進來。

臉上神色匆匆,看起來非常的慌張,就連說話都是氣喘吁吁的,能夠看得出來,他是匆匆趕來的。

「出什麼事了?」奈良鹿久立即問道,其實第二場考試的主考官是秋道丁座,不過正如奈良紗希所分析的那樣,跟秋道丁座出主意的一直都是奈良鹿久。

「高塔門口聚集了一大堆的考生,他們相互彼此看起來非常謹慎,並沒有拿著捲軸的人出現,看起來隨時都可能會動手打起來!」這個監考忍者立即彙報道,他剛剛向著高塔外面看過去,就見到了這個的局面。

「這個不重要……」

奈良鹿久擺了擺手,這種事情都在他的預料之中,他的臉上完全沒有任何的慌張之色。

「我們監考忍者的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不能去干涉考場,現在那些考生都是寫下了同意書的人,彼此之間爭奪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根本不需要大驚小怪的,明天截止時間時,到達高塔的人,就是最終通過的人。」奈良鹿久笑著說道,絲毫沒有因為這樣的事情而感覺有任何的緊張慌亂的情緒。

「是!」

這個前來報告的監考忍者在聽到奈良鹿久的話之後,已經沒有了那麼多複雜的情緒,內心瞬間冷靜了下來,隨即緩緩的退了出去。

「鹿久,真的不會出現什麼問題嗎?」秋道丁座在那個監考忍者離開之後低聲向著奈良鹿久問道。

「你又不是沒參加過中忍考試,有那麼一點點的小摩擦都是正常的,總不能把中忍考試的第二場變成一個簡單的捉迷藏遊戲!」奈良鹿久解釋說道。

「說的也是。」秋道丁座點點頭,隨即也不去想這麼多了。

只是……

實際上。

這一次中忍考試的第二場。

確確實實的讓他們給做成了捉迷藏的遊戲。

他們現在只是看到了這樣的現象。

但是。

站在青羽的角度上。

他是清楚的看到哪些忍者率先到達的高塔,只是因為他的存在沒有進去而已。

現在這個事情。

青羽只要看一看堵在高塔門口的人群。

找到熟悉的面孔。

就可以知道。

現在這些人之中,誰的手裡面拿著那三個僅有的天之書捲軸!

可以說……

青羽一個不小心就成為了這次中忍考試裡面最大的變數,憑藉他一個人的力量,改變了這次中忍考試的故事走向。

「咦?怎麼沒有看到岩隱村的忍者啊?」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不知道是哪個忍者,發出了這麼一道疑惑的聲響。

這道聲音並不大。

但是在他說話的時候,大家剛剛好探討完宇智波楓的事情,說話剛好處於間隔之中,一下子就把他給凸顯出來了。

一時之間。

在場默默等待的忍者們,這才想起來,跟著他們一起參加中忍考試的人,並不是僅僅只有木葉村的忍者,還有岩隱村的忍者。

「我記得經過第一場考試之後,岩隱村就剩下一個小隊了吧!」

「岩隱村總共就派了兩個小隊過來!」

「岩隱村也太弱了吧!第一場考試淘汰一個隊!第二場考試再淘汰一個隊!剛剛好兩個隊伍,全都淘汰了!」

「土影也不用來了!」

「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怕是已經沒臉到這邊來了吧,畢竟這裡已經被木葉村的忍者給包圍了!」

「他們沒拿到天之書捲軸,來這裡也沒用,還不如躲在樹林裡面,以免丟人!」

「等等,你們想想,宇智波楓也沒到呢,該不會是他們已經碰撞在一起了吧?」

「不會吧!一點動靜都沒有啊!」

「……」

這些忍者們的話題,已經全都到了岩隱村那三個忍者的身上,並且清晰的傳入到了青羽的耳中。

霎時間。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一抹冷傲的弧度。

你們終於想起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了啊!

青羽在這裡等待著他們討論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就在那一段的時間裡,這裡的忍者們似乎已經忘記了很有岩隱村忍者的存在,幾乎可以說是隻字未提,直到現在方才想了起來。

嘿嘿嘿……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笑了笑,既然大家陰差陽錯的都聚集在一起了。

那麼就在這個時候吧!

青羽通過他強大的感知能力,已經覆蓋了整個死亡森林。

外面還有六團查克拉。

其中有三團查克拉沒有動,根據位置來判斷,就是已經被他封印住的宇智波楓,以及守在那裡的宇智波楓的兩個隊友。

另外還有三團查克拉正在走走停停,很顯然是在尋找著天之書捲軸,他們還不知道考生們都已經聚集在高塔的門口了。

也就是說……

除了宇智波楓的小隊、還有那個三人小隊、以及岩隱村的三個忍者、再加上已經進入高塔的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其餘參加中忍考試第二場的考生們,已經都聚集在這裡了。

現在確實是一個非常合適的機會了。

青羽緩緩的低下頭,並且儘可能的眯起了眼睛,將眼中的精芒都隱藏了起來。

既然你們都在討論岩隱村的忍者。

那麼是時候把岩隱村忍者叫出來讓你們看看了。

畢竟……

我可是個守信用的人!

答應了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會給他們一個華麗的出場。

頓時。

青羽心念一動。

那張在悄無聲息之際掛到高塔塔頂上的那張白紙上,開始湧現出一股股的查克拉。

這些查克拉引動了白紙上的術式。

嗤嗤嗤嗤嗤……

白紙像是燃燒了似的,一個個黑色的符咒,出現在白紙上面,正是極其特殊的空間術式,飛雷神印記。

嗡!

就在這個飛雷神術式出現之後。

這張白紙驟然律動了一下。

直接泛起一股時空間的查克拉波動,連接在樹林中已經安置好的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

嗡!嗡!嗡!

瞬息之間。

岩隱村那三個參加中忍考試的忍者,紅狗、青雞、黃猴,這三個忍者的屍體,直接瞬間閃爍而出,高高的懸挂在高塔的塔頂上。

嗤嗤嗤……

就在這三具屍體出現之後,那個將他們引導過來的白紙,直接燃燒起小火苗,瞬間燃燒殆盡,化作一縷黑灰,隨風飄散不見了。

整個過程僅僅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瞬間的就完成了屍體的轉移。

這個時候。

人群之中。

這些忍者們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

畢竟憑空的出現了三具屍體。

一時之間。

眾人一個個向著高塔的塔頂上看過去。

岩隱村那三個忍者的屍體,完完全全的映入到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嘶……」

現場的忍者們在愣了一下之後,均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每個人的眼神都跟著顫抖了起來,他們都簽下了同意書,可是到現在這個時候,他們誰都沒有殺人,也沒有被殺,看到屍體之後所產生的衝擊,那是非常強烈的。

「那幾個不就是岩隱村忍者嗎?」

人群中冒出一道驚呼之聲,令得眾人臉色大變,誰都沒想到他們剛剛還在討論的還沒到場的忍者,居然是以這樣的方式過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5章 那幾個不就是岩隱村忍者嗎?(求訂閱求月票)

48.1%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