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青羽沒有問題!(求訂閱求月票)

第376章 青羽沒有問題!(求訂閱求月票)

唰!

一時之間。

一道道目光均是向著高塔的塔頂上看過去。

剛才眾人之中,僅僅只是有一部分敏感的人,率先看到了這樣的事情,還有許多人是沒有注意到的。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隨著這樣的一聲驚呼。

幾乎在場的每個忍者都向著高塔的塔頂上看了過去,包括那兩個負責守門的監考忍者。

「這……」

「怎麼回事?」

「天吶!」

「死了嗎?」

「居然真的死人了!」

「……」

一道道驚呼之後接連響起,這讓在場這些參加中忍考試的忍者們一個個都慌亂了起來。

現在他們心裡均是冒出一個個問號。

很多事情都想不明白。

比如……

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怎麼死了?

究竟是誰殺死了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

還有就是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的屍體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高塔的頂峰上?

這樣的問題。

一個接著一個冒出來。

讓現場的眾人腦袋裡面有著一團團的霧水,根本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連猜都猜測不出來的那一種。

「不好!」

那兩個負責守門的監考忍者已經意識到出問題了,他們不能離開這裡,也不想現在離開這裡,立即向著周圍來回看過去,希望能夠看到一點點蛛絲馬跡。

畢竟。

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就是剛剛掛上去的。

先前絕對是沒有的。

踏踏踏踏……

就在這個時候。

高塔之中傳來一道道的腳步聲,這些腳步聲的主人,正是在第二場考試剛剛開始的時候,就已經進入到考場的那些監考的忍者。

其中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奈良鹿久、山中亥一以及秋道丁座。

奈良鹿久率先走了出來。

他看到眾人均是揚著頭向著高塔的頂端看過去,並且均是在指指點點,每個人都在議論著,現場一度非常的嘈雜。

頓時。

奈良鹿久立即向著高塔上方看過去,他的視線聚焦在高塔上方的那三具屍體的身上。

「這是怎麼回事?」

奈良鹿久的眼睛微微眯起來,儘管第二場考試的考生全都是簽下了同意書的,死在考場裡面,他們不需要負責。

可是……

這也是分情況的!

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掛在了高塔之上,這樣的景象,著實讓他覺得有點頭疼。

「這……」

山中亥一和秋道丁座看到這裡的畫面之後,腦袋頓時變成了一團亂麻。

他們畢竟是第一次做中忍考試的主考官,經驗不是很充足,再加上以前根本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以往的經驗裡面沒有這麼奇怪的事情。

「不要慌張!」

奈良鹿久在震驚后僅僅只是愣了短短的一瞬間,便立即緩了過來,他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視線落在身後的這些監考忍者的身上。

「現在你們每個人負責統計一個小隊!」

「如果他們手上具備天之書和地之書,並且還擁有戰鬥的能力,那麼立即帶他們進入高塔一層的道場。」

「如果他們不符合通過的條件,帶領他們去二樓的空房間。」

「記住!」

「每個人負責一個隊伍!」

「在第二場考試徹底結束之前,不可以離開他們,並且要留意看看他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奈良鹿久有條不紊的安排了起來,現在他是這裡職位最大的一個,也是頭腦最好使的人,更是這裡為數不多能夠穩住的人。

「是!」

這些監考忍者立即應聲點頭,隨即四散開來,一個個分別向著不同的三人小隊走過去,他們都已經聽明白了奈良鹿久的意思。

不僅是要保護這些人。

更是要在這裡找到究竟是誰做的事情。

一時之間。

每個三人小隊都變成了四個人的隊伍,唯獨靠在高塔牆壁上的青羽,默默的看著這一切。

經過剛才的事情。

青羽發現奈良鹿久的臨場應變能力真的非常厲害,幾乎是在奈良鹿久到場之後,這裡已經快要變得混亂的局面就要穩定住了。

「咳咳咳……」

就在這個時候,奈良鹿久立即清了清嗓子,立即將眾人的視線吸引了過來,全都拉到了他的身上。

「現在這裡發生了一些意外!」

「大家也都看到了!」

「我有幾個事情要詢問你們!」

「希望你們想清楚了再進行回答!」

奈良鹿久的話說到這裡的時候,語氣微微一頓,隨時視線掃過眾人,臉上寫滿了嚴肅,令人們都能感覺到一絲絲的壓力。

隨著奈良鹿久的話。

現場立即陷入到了沉默當中。

沒有任何一個人回答奈良鹿久的話。

畢竟。

這件事情不是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做的,他們也沒有人看到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怎麼會出現在高塔的塔頂上。

這對於他們來說。

也算是一種靈異事件了。

「好。」

奈良鹿久見沒有人說話,緩緩點了點頭,他的微微眯起眼睛,眼眸中閃爍著道道冷芒。

現在這件事情的性質是非常惡劣的!

畢竟死的人是岩隱村的忍者。

倒不是說岩隱村的忍者不能死,而是不能以這樣的方式死!

現在幾乎每個參加考試的考生都看到了這樣的畫面,就算是刻意的去封鎖消息,依舊還是會在各種不同的渠道下被傳遞出去。

這樣的事情……

必定會傳入到岩隱村的三代目土影的耳中。

現在忍者世界的關係非常的緊張,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稍微一個處理不會的話,將可能會讓木葉村陷入到被動的狀態下。

「你們每個人的第二場考試已經到此為止了!」

「現在我們要對你們的通關資質進行審核!」

「具備通關資質的小隊將會進入到第三場考試當中,而不具備的小隊將會被淘汰!」

奈良鹿久冷冷的說道,他不知道這件事情是誰做的,但是可以說絕對是這些人之中的某個小隊做的。

中忍考試的第二場考試之中,若是出現死人的情況,這本來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

如果在第二場考試結束之後,他們沒有看到岩隱村的這個小隊,搜索死亡森林之後發現了這三個人的屍體,確定了這三個人的死訊,這都不會有太過麻煩的事情。

可是……

現在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的屍體直接高高懸挂於高塔之上。

這可以說是存心的挑釁!

奈良鹿久不知道做出這件事的是哪些人,但是他在心裡暗暗的發誓,一定要找到做出這些事情的人。

「主考官大人,考試時間不是五天嗎,現在還有一點的時間呢,怎麼能就這麼結束呢?」

「是啊!我們還準備在最後的時候去搶奪捲軸呢,現在結束考試是不是太過突然了啊!」

「這不合理吧!」

「我也覺得不應該那麼快就結束掉考試吧!」

「你憑什麼這樣修改規則啊?」

「……」

人群中一個個考生髮出了不滿的聲音,這些人均是手上沒有拿到天之書的隊伍的成員,若是現在直接結束了中忍考試的話,他們將會直接被淘汰掉。

如此一來。

這便是觸動了他們的利益。

這也就引起了這些人的反抗。

根據他們的計劃……

在第二場考試結束的最後時間裡面,持有捲軸的隊伍必定會準備進入到高塔之中,這樣他們就能夠精準的確定目標,進而去爭奪那些隊伍手上的捲軸。

儘管有非常大的可能性是拿不到的!

但是這對於他們來說。

必定是一個機會。

現在這個機會可能直接就要沒了,那麼連他們心中所想的最後的那麼一絲絲的希望也要跟著消失不見了。

這根本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事情!

正因如此。

這些人忍不住發出了自己的聲音,以此來維護自己的利益,畢竟這是中忍考試,不是什麼無關緊要的事情。

「憑什麼?」

奈良鹿久在聽到這些人的反抗之後,嘴角微微翹起一抹冰冷的弧度,他的心裡也是有一些情緒的。

問你們看見什麼異常的時候。

你們什麼都不說。

現在涉及到提前結束第二場考試了。

一個個跳了出來。

原來還會說話的啊……

「因為中忍考試的規則是我制定的,這就是本屆中忍考試的規矩,一旦發生什麼意外的事情,立即終止考試的時間!」

奈良鹿久堅定的說道,他的語氣中透著一種不容置疑的感覺,這個人極其的威嚴,儼然是那種最終解釋權歸他所有的態度。

此話一出。

現在的表達出不滿的考生頓時安靜了下來。

他們在奈良鹿久所呈現出來的態度上,已經可以看得出來,奈良鹿久已經做出了決定,並且不會輕易進行更改。

頓時。

奈良鹿久向著其餘沒有任務的那些監考忍者看過去。

「你去核對一下參加第二場考試考生的名單,看看除了這些人之外,還有幾個小隊沒到這裡,那些小隊裡面的成員都是誰,順便再將受傷的名單統計出來。」奈良鹿久對著其中一個監考忍者命令道。

「是!」這個監考忍者立即應了一聲,隨後立即開始行動了起來。

「你立即離開這裡,去火影辦公室通知火影大人,將這裡的事情說明,務必讓火影大人來一趟!」奈良鹿久向著另一位監考忍者命令道。

「是!」這個監考忍者同樣應聲道,隨即整個人消失不見了。

「你去木葉醫院請山行健老師,讓他過來看看這三具屍體的大概死亡原因以及死亡時間!」奈良鹿久向著第三位監考忍者命令道。

「是!」此人聲影一閃消失不見。

至此。

這裡的幾個監考忍者全都被奈良鹿久給安排完了,每個人的手上都有著各自不同的任務。

「亥一,你立即回去一趟,帶幾個靠譜的感知忍者過來,我覺得這件事情有點蹊蹺,必要的時候需要進行記憶的讀取工作。」奈良鹿久向著山中亥一說道,在面對山中亥一的時候,他的語氣已經變得緩和多了,跟對著那幾個人的時候截然不同。

「沒問題。」山中亥一立即點了點頭,他明白出現了這樣的事情,意味著什麼,所以立即向著死亡森林的出口走了出去。

「鹿久,我做什麼?」秋道丁座立即疑惑的問道。

「丁座,等那邊人數核對出現結果之後,你帶著的人手,對死亡森林裡面剩餘隊伍進行尋找,說不定能夠讓拯救某些忍者。」奈良鹿久的大腦在快速的運轉著,他的腦袋裡面已經在遇到這個事情的瞬間,就把各種解決的辦法都已經想好了,這才能絲毫不慌的有條不紊的將這些命令發布出去。

「好嘞~」秋道丁座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按理說遇到這樣的事情,他的心情應該會很沉重,畢竟他是第二場考試的主考官,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是需要承擔責任的,不過他的身邊有奈良鹿久,那麼他只要聽奈良鹿久的話就是可以了,他相信這些事情奈良鹿久都會安排得非常妥當。

一時之間。

隨著奈良鹿久將這裡的事情都安排完之後。

監考忍者當中。

沒有任務的就只剩下守門的那兩個人了。

不過。

從奈良鹿久的架勢上來看。

顯然還不是很急。

奈良鹿久轉過身來,他向著高塔的方向看過去,視線落在了青羽的身上。

就在這個時候。

守門的那兩個監考忍者已經尚且還沒來得及進入高塔的那幾個隊伍的忍者,全都將注意力放在了青羽的身上,他們很好奇這兩個人要進行什麼樣的對話。

「青羽,你怎麼在這裡?」奈良鹿久盯著青羽問道,他剛剛一直沒有去處理青羽,就是在他的心中,青羽並不是最為急迫的事情,現在事情已經安排得差不多了,注意力自然也就到了青羽的身上。

「不然我應該在哪裡?」青羽嘴角含笑說道。

「你不是已經棄權了嗎?」奈良鹿久故意將聲音稍微提高了一些,目的就是讓這裡還沒進入高塔的考生們,知道這個消息,他可不希望青羽給他來一個反悔,然後繼續參加中忍考試的第三場考試。

「沒錯,我已經棄權了!」青羽點了點頭,隨即抬眼盯著奈良鹿久,說道:「根據第二場考試的規定,哪怕我已經棄權了,我也不能離開這裡,只能等到五天時間之後,所以我站在這裡透透氣。」

「僅此而已?」奈良鹿久不是很相信青羽的話,不過他也明白青羽所說的都是真的,現在就算青羽已經棄權了,但是青羽不可以離開死亡森林,這是第二場考試的規定,沒有人會有特殊的照顧。

「順便看看這裡的好戲。」青羽笑著說道。

「什麼好戲?」奈良鹿久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他覺得青羽這個人不老實,肯定知道什麼沒有說出來,所以在跟青羽說話的時候,語氣從詢問逐漸變成了審問。

「當然是難得一見的好戲啊!」青羽抬起雙手,環抱於胸前,看起來就像是看戲的樣子,隨即他向著那邊的兩個守門忍者看過去,臉上的笑容變得意味深長起來,儼然呈現一種懂得都懂的感覺,你不懂是你的問題,跟我沒有關係,隨即說道:「這個人傳人的現象就很難的意見,沒想到最後還能看到塔頂飄人,這次中忍考試來得太值了。」

「這件事情跟你有沒有關係?」奈良鹿久湊近青羽,他壓低的聲音,儘可能讓他的話,不被其他的人聽到,跟剛才那種廣而告之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鹿久大哥太抬舉我了吧,我一個通過前面兩場考試都需要答案的人,怎麼可能做到這樣的事情,況且我也沒有時間啊!」青羽的臉上依舊掛著笑容,他抬起右手,用大拇指指著身後高塔的牆壁,說道:「我可是剛剛進來一個小時,就在高塔裡面坐著了,直到你來了以後,我才出來站在這裡,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如果跟我有關係的話,我是如何做到的呢?」

奈良鹿久聽到青羽的話之後。

立即就沉默了下來。

這話沒問題。

奈良鹿久的心中快速的思考著,如果將青羽進入到第二場考試的時間分成三個模塊的話。

第一個模塊就是從進入到死亡森林到高塔的這一段,這段時間青羽跟紗希和玲在一起,那可是連見到那三個岩隱村忍者都沒有機會。

第二個模塊就是到達高塔之後一直到他們來到這裡,這段時間青羽一直在高塔裡面,紗希和玲也都在,根本沒有去殺人的時間。

第三個模塊則是青羽出來以後……

如果青羽沒有離開過的話。

那麼確實不是青羽做的。

不過……

奈良鹿久的心中有一種說出不的感覺,這種感覺沒有任何的理論依據,沒有任何的證據支撐,但是他就是覺得,青羽有點問題,可是他根本說不出這種問題出在什麼地方。

頓時。

奈良鹿久向著那兩個守門忍者看過去。

他在看向這兩個人的時候。

那兩個人也同樣在看著他。

一時之間。

幾個人的目光聚焦在一起。

「青羽出來以後沒離開過嗎?」奈良鹿久緩緩的問道,縱然他的心裡沒來由的懷疑青羽,但是他還是要拿證據說話,不能靠著自己的猜疑就去確定這樣的事情是誰做出來的,這樣是不對的。

「沒離開過!」

這兩個守門忍者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兩個人沒有任何的猶豫,完全是脫口而出,甚至於連思考都沒有,聽起來就像是事先安排好的。

「嗯?」

奈良鹿久聽到這樣的話之後,眉頭皺得更緊了,那微微眯起的眼睛裡面,儘可能的掩藏著他心中的猜疑,並且大腦在這個時候快速的運轉著,想要找到那麼一絲絲的線索。

「你們怎麼這麼肯定的?」

奈良鹿久覺得這裡面有些蹊蹺,便立即追問起來,按照常理來說,這些事情總歸是要思考一下的吧。

連想都沒有想。

這聽起來怎麼都不太對勁。

這就好像是在做偽證。

「青羽確實沒有離開過!」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聲音的主人正是戴著墨鏡的那個油女一族的忍者。

現在他的身邊站著一個監考忍者,那個監考忍者的手上拿著兩個捲軸,一個是天之書,一個是地之書,正是他們小隊拿到的捲軸。

現在這個時候。

他們這個小隊已經確定可以進入到高塔,並且可以參加中忍考試的第三場。

正因如此。

這個油女一族的忍者懸著幾天的心,也跟著放了下來,整個人都變得平靜了許多。

「你怎麼這麼確定?」奈良鹿久立即問道,現在他的心裡懷疑青羽,所以只要有人極其的篤定,他就覺得可能會有什麼問題,所以就要多問上幾句。

「我們是第一個到達這裡的隊伍!」

這個油女一族的忍者緩緩的開口說道,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的視線落在青羽的身上,忽然意識到了說話不嚴謹的地方,立即改口去重新說這些話。

「不對!」

「我的意思是……」

「我是青羽在這裡來的第一個隊伍!」

「如果我來之前沒有其他隊伍離開的話……」

這個油女一族的忍者因為覺得自己說的話屬於證詞的行列了,所以他在說完這后,立即加了好幾句補充的話,讓他所說的話,變得更加嚴謹起來。

「你確實是青羽出了以後到這裡的第一個隊伍,也是本次中忍考試第二個到達這裡的隊伍,只是當時你沒有接受我們的認證,所以一直沒有進入到高塔裡面。」那個守門的監考忍者點了點頭說道,他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不過現在看來,這樣的事情剛剛好能夠給不少人提供一個不在場的證明,讓事情變得簡單的許多。

「那就沒問題了!」

這個油女一族的忍者點了點頭,他在確定了自己的推測沒有問題之後,轉頭向著奈良鹿久看過去,他的視線透過那漆黑的墨鏡,落在奈良鹿久的身上。

「我們到達這裡之後,想要進入高塔,但是看到青羽站在門口,又看到這兩位監考忍者也站在門口,這麼一算正好是三個人,我們不能確定這裡的人是不是青羽小隊的成員,所以一直沒有敢把天之書拿出了,就站在了門口等待!」油女一族的忍者緩緩的解釋道。

「沒錯,我也是這個意思,如果青羽中途離開的話,哪怕僅僅只有一分鐘,我也會抓緊這個機會去給你們驗證,讓你們進入到高塔裡面去,至少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可是青羽一直在這裡,我們兩個也不斷的被後來的忍者誤以為是堵門索要捲軸的人,這才似的這麼多人一直僵持到現在。」這個守門的監考忍者補充說道。

「我們到這裡之後,我一直留意著青羽,從我到這裡的時候開始,一直到現在,青羽都沒有離開過這裡,如果你懷疑是青羽做出這個事情,那麼可以放棄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油女一族的忍者直接為青羽做出了不在場的證明,將青羽徹底的放在了沒問題的這一邊。

「是的!我也是這個意思!青羽根本沒有時間去做這些事情,如果一定是我們考生中的人做的,我最先排除掉的是高塔裡面的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其次就是山中青羽。」這個守門的監考忍者滿臉認真的說道,他畢竟是監考忍者,就算是再笨,也不認為有人可以在他的眼皮子下面這樣把人殺了再掛起來。

「你說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已經進入到高塔裡面了,那麼青羽的小隊是通過了第二場考試的吧?」這個油女一族的忍者立即發現了重點,他詢問的這句話一出,頓時吸引了周圍那些考生的注意,每個人的向著守門的監考忍者看了過去。

「沒錯,青羽的小隊,是第一個通過第二場考試的小隊!」這個守門的監考忍者點了點頭說道。

「那就更不可能是青羽了!」這個油女一族的忍者立即分析道:「通過考試的人,根本沒必要這麼做,只有沒通過考試互相搶奪捲軸的小隊,方才有可能會做出這樣事情來!」

此話一出。

在場眾人均是點了點頭。

這明顯就是搶奪捲軸發生的事情。

那麼已經有捲軸並且通過了考試的隊伍,不僅沒有時間去做這樣的事情,更是沒有動機去做這樣的事情,因為沒有必要啊!

當然。

這個油女一族的忍者,也不是發善心來給青羽洗脫嫌疑,他很清楚青羽根本沒有問題,就算是他不說這些話,青羽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影響。

那麼……

他這些話。

是說給奈良鹿久聽的。

言外之意不是那麼的明顯,但是憑藉奈良鹿久的超高智商,還是可以輕易的領會到。

那就是作為第二個到達這裡的隊伍,他們看到青羽沒離開,也就說明他們也沒離開……

這說明他們跟青羽一樣,根本沒有作案時間!

他們的手上也有天之書捲軸,屬於符合通過考試條件的隊伍,這樣的隊伍不需要搶奪捲軸,要做的是保護捲軸。

那麼……

這說明他們也跟青羽一樣,根本沒有作案的動機!

這個油女一族的忍者看起來像是在跟青羽去洗脫嫌疑,實際上則是在為自己洗脫嫌疑。

他們已經在這裡苦苦等待很久了,可不想再被無關的事情跟打擾進去,現在他們最想要做的事情只有一個,那就是通過第二場考試的考驗,專心的備戰第三場考試。

「我明白了!」

奈良鹿久重重點了點頭,他挺了這麼多的話,已經明白了這樣的事情跟青羽沒有任何的關係。

不過……

他的心裡還是隱隱的覺得。

這個事情裡面隱隱有青羽的影子。

但是這只是感覺。

根本不能作數的。

「你們也進去高塔裡面吧!」

奈良鹿久停止了對青羽的審問,他的雙眼深深的盯著青羽,足足看了幾秒鐘的時間,彷彿想要在青羽的臉上看出什麼端倪。

不過他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青羽,雖然你已經棄權了,但是現在中忍考試出現了這樣的意外,我們暫時還不能讓你離開,你需要留在這裡,等到解封的時候,跟大家一起出去,希望你能理解。」奈良鹿久的語氣稍稍變得緩和了許多,他確實對青羽沒有好感,可是現在青羽已經選擇了棄權,那麼這樣的情緒再多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理解。」

青羽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他確實是想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不過既然奈良鹿久不允許,那麼他在這裡再親眼見證一下事情的發展,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問題。

畢竟這個是非之地的是非……

也是他主動挑起來的。

奈良鹿久在安排完青羽之後,向著守門的兩個監考忍者看過去。

「你們兩個還在這裡等著,一旦看到有隊伍到來,立即帶他們進來,現在外面還沒到這裡的隊伍,任何一個都有可能被殺,任何一個都可能是殺人的人!」奈良鹿久沉聲交代道。

「明白!」

這兩個守門的監考忍者點了點頭,他們的任務就是守門五天,現在已經過去四天多的時間了,就算是再怎麼著急,也不差最後這麼一點點的時間了。

一時之間。

隨著奈良鹿久將這裡的事情全都交代好了。

青羽也隨著考生的隊伍,重新回到了高塔之中,監考忍者們鑒於他已經棄權了,且棄權之前的隊伍已經通過了第二場考試,於是還是讓他在道場裡面等著。

此時此刻。

道場裡面的幾個忍者,都已經相互面熟了起來,彼此之間本來沒有任何的攀談,空氣中彌散著一股沒有硝煙的火藥味。

現在這個時候。

這裡的每個人都非常的清楚。

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是他們在中忍考試第三場中即將面對的對手。

唯有青羽。

反而是讓這些人都沒有那麼大的戒心。

尤其是等待在門外的那兩個率先到這裡明顯擁有天之書捲軸的隊伍,他們很想要上前過來跟青羽聊聊天,不過他們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青羽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場,於是誰都沒有過去。

漸漸地。

高塔一樓的道場之中。

無比的安靜。

這樣的場面跟第二層中那個塞滿了人的房間不一樣。

那裡則是相互之間議論紛紛。

畢竟這些人已經被明確告知沒有通過中忍考試的第二場考試,本次中忍考試之旅已經到此結束了,待到這邊處理完之後,他們就可以各回各家了。

面對這樣的處境。

每個人的感覺都是一樣的!

這讓他們之間的距離感一下子就消失了,每個人都在說著中忍考試期間遇到的事情,相互之間交流著失敗的經驗。

當然。

議論著岩隱村那三個忍者的人是最多的!

「你們說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是誰幹的啊?」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覺得,可能就在這個屋子裡面!」

「我就是很好奇是怎麼做到當著我們所有人的面,將這那三個人掛在高塔上的!」

「說句心裡話,我覺得挺爽的,誰讓那幾個岩隱村的忍者來了以後就那麼的囂張!」

「是不是你們乾的啊?」

「……」

這裡的忍者相互之間議論了起來,他們也都覺得,應該是這裡面的人做的,畢竟能夠把人掛在高塔上,那就得到過高塔的附近。

只是……

他們一點頭緒都沒有。

唯一能夠確定的是……

不是他們自己弄的!

每個人都只能確定不是自己乾的,但是他們也均是只是相信自己,沒有人去相信別人。

並且。

他們也都不是傻子。

誰都沒有去多問身邊的人。

畢竟……

岩隱村忍者簽下同意書進入到死亡森林裡面,那就是已經將性命交託出去了。

可是問題的……

岩隱村忍者死了沒問題!

但是由木葉村的忍者殺死的就是大大的問題了!

一時之間。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種預感。

這場中忍考試結束之後。

不對!

根本等不到結束!

就在他們從這裡出去以後……

岩隱村就會知道這樣的事情,他們均是能夠看得出來,做出這個事情的人,就是想要讓岩隱村知道,否則不會弄得這麼轟動。

而且。

就算是這裡封鎖了消息。

做出了這個事情的人……

勢必也會將情報放出去。

這樣的事情是根本不可能隱瞞得住的!

……

兩個小時之後。

三代火影猿飛日斬來到了高塔的門口,在他的身邊站著的是奈良鹿久,以及其他幾個戴著面具的火影直屬暗部忍者。

「火影大人,那三個人就掛在上面,我還沒有派人弄,就是怕不小心掩蓋掉什麼痕迹。」奈良鹿久抬手指著上面的屍體,向著三代彙報道。

「你做的不錯。」三代點點頭,隨即向著身邊那個白袍的暗部忍者看過去,沉聲說道:「你們去把這三具屍體拿下來,注意留意一下周圍的痕迹,看看能不能發現是怎麼放上去的。」

「是!」

這幾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立即應聲道,隨即身影一閃,直接消失不見了。

「鹿久,你有什麼想法嗎?」三代雙手背在身後,他的臉色有些凝重,這段時間團藏不能辦公,讓他身上的壓力呈幾何倍數暴漲,要知道在原本的故事進程之中,三代是從來沒有缺少過團藏的,哪怕是死了,都是在團藏的前面。

「通過這個形式來看,明顯是故意要針對岩隱村的這三個忍者,而且等著大家的面,堂而皇之的掛在高塔上,還沒有人發現,這是對我們的挑釁!」奈良鹿久沉重臉說道,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立即深吸一口氣,隨後重重的吐出去,說道:「可是我找不到任何一個有動機做出這件事情的人,第二場考試的考場裡面,除了這個岩隱村的小隊,就是木葉村的小隊,難道是村子里的人這麼做的嗎?」

「從事實來看,確實是這樣。」三代點點頭,就算他不願意相信是村子裡面的人做的,可是當所有的嫌疑人都是村子里的人的時候,他也沒有辦法不去相信這樣的事情。

「如果被掛起來的是我們木葉村的忍者,那麼我會更加傾向去懷疑岩隱村的忍者,當然我不是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可是問題確實是很奇怪,這三個岩隱村忍者我在第一場考試的時候是見到過的,給我的非常明顯的感覺,就是他們是來這裡搞事情的,可是我還沒見到他們去搞事情,他們自己就先死在這裡了,實在是讓我意外啊!」奈良鹿久感慨著說道,他都已經做到了岩隱村忍者會搞事情的心理準備,可是事情全並沒有按照他預想中的套路進行著,而是變成了另外的一個樣子。

「這件事情應該不是岩隱村預謀的,他們還不至於以自殺的方式去做嫁禍的事情,而且等山行健那邊的結果出來再看看吧,我覺得還是有人刻意為之,不過不管那個人是出於什麼樣的一種目的,我們都可以預見一件事情,那麼就是岩隱村會因為這件事情而向我們木葉村發難!」三代沉著臉說道,他已經想到了後面的幾步上,畢竟他是村子的火影,做事情要為村子進行考慮。

「火影大人,他們三個都簽下了同意書了……」奈良鹿久提醒道。

「這種同意書就像是我們村子之間的同盟書,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根本就不具備任何的約束力,我早就看出來岩隱村想要向我們木葉村發難了,只是現在給了他們更好的理由了!」三代頓時感覺一陣頭疼,這裡發生的事情,足夠讓岩隱村拿出來說事了。

「那我們還要調查嗎?」奈良鹿久猶豫了一下問道,他隱隱覺得三代似乎不想讓事情繼續下去了。

「其實差不差又有什麼區別,這件事情終歸是村子里的忍者做的,他們進入這裡是簽過同意書的,就算是岩隱村不認可同意書藉機向我們發難,但是我們不能不認同意書,以保護村子里的忍者啊!」三代感嘆著說道,他覺得事情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再繼續也沒必要了。

「我明白了。」奈良鹿久點了點頭,他明白這個道理,同意書籤了是個人的行為,岩隱村忍者死了,還是被木葉村的忍者殺死的,那就是村子之間的事情了。

「鹿久!」

突然之間。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洪亮的聲音從遠處響起了,並且在聲音傳遞的過程中,還在不斷的改變方位,可以看得出正在向著這裡奔行著。

「這是丁座的聲音!」

奈良鹿久頓時覺得似乎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他向著旁邊的三代看過去,與三代相互對視了一樣,均能看到對方眼中的驚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6章 青羽沒有問題!(求訂閱求月票)

50.73%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