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這裏有一個人更合適!(求訂閱求月票)

第377章 這裏有一個人更合適!(求訂閱求月票)

「這麼快?」

奈良鹿久和三代相互對視了一眼,均是可以看到對方眼中的震撼。

在三代剛剛來到這裏的時候。

奈良鹿久就是個向三代說明了這裏的情況,以及他的一系列安排,兩個人全都知道,秋道丁座是去負責尋找還在死亡森林裏面的隊伍。

根據名單的統計。

外面還有兩個隊伍沒有找到。

要知道……

找人這種事情。

在偌大的森林裏面,如同是大海撈針,現在這裏又並沒有太過具備天賦的感知忍者,也沒有什麼能夠嗅到氣味的忍獸,畢竟那些支援都還沒有到。

現在這個時候。

負責找人的只有秋道丁座和幾個監考忍者。

可是。

這才多久啊!

難道就已經找到人了?

這樣的狀況比預想中要快很多很多,以至於讓奈良鹿久和三代都覺得很是震驚。

「難道人已經找到了?」

奈良鹿久立即向著遠處看過去,那邊是秋道丁座聲音傳過來的地方。

三代的臉色重新歸於到平靜之中,他的臉上浮現出思考之色,畢竟這樣的突髮狀況,讓他必須要好好去想一想,後續究竟要怎麼解決這些事情。

隨着時間的推移。

幾分鐘之後。

秋道丁座帶着幾個監考忍者,向著奈良鹿久和三代所在的位置走了過來,跟在這幾個忍者身後的還有好幾個考生,顯然是找到了剩餘的小隊。

「鹿久,有發現!」

秋道丁座的視線落在奈良鹿久的身上,他的語氣中透著一道道驚疑的語氣,畢竟這裏發生的事情,同樣讓他覺得非常的意外,並且覺得很是不可思議。

「這裏有些情況,我覺得還是讓他們跟你說比較好,不過在此之前,你還是先看看宇智波楓吧!」

秋道丁座向著奈良鹿久說道。

在他說完這些話之後。

他向著奈良鹿久旁邊的三代看過去,立即向著三代打招呼行禮,說的:「三代火影大人!」

「我們還是先看看宇智波楓的情況吧!」三代點了點頭,示意現在不用拘泥於那麼多的禮節,畢竟現在處於一種非常時期中。

頓時。

奈良鹿久向著跟在秋道丁座後面的那幾個考生看過去,一眼看過去,總共有六個人,其中五個人共同抬着一個人。

那個被抬着的人。

正是宇智波楓!

此時此刻。

宇智波楓的身上有着一道道蜿蜒神秘的黑色符咒,這些符咒爬滿了後者的身體,並不知道究竟有什麼樣的用處。

「發生什麼事情了?」

奈良鹿久沉聲問道,看到眼前這樣的場面,他就已經意識到了問題,他能夠認得出來,宇智波楓身上的那些符印是封印術,可是這樣的封印就連他也不認識,更別說破解開了,能夠看得出來,這場處處透著詭異。

隨着奈良鹿久的話說完之後,三代也好奇的向著這幾個考生看過去,想要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來說吧……」

現在這個時候,開口說話的這個人,正是宇智波楓的一個隊友。

自從宇智波楓本封印術束縛起來之後,這兩個隊友沒有離開半步,一直守護在宇智波楓的身邊,但是他們也不敢去觸碰宇智波楓,生怕被這些莫名其妙的封印給沾染到了,直到現在方才好一點。

「我們是宇智波楓的隊友!」

這個宇智波楓的隊友率先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只有這樣後面所說的話,方才具備意義。

「我們跟隨着宇智波楓一起進入到了第二場考試中。」

「就是四天前……」

「我們正在尋找天之書捲軸,突然聽到了一點點聲音,宇智波楓便立即追了上去,我們兩個人緊隨其後,但是根本無力去阻止宇智波楓。」

「然後……」

「噩夢就開始了!」

這個宇智波楓的隊友在說到這裏的時候,他猛地深吸了一口氣,這樣的事情,就算是讓他現在回憶起來,依舊覺得心有餘悸,畢竟這給了他們一種在鬼門關走了一圈的感覺,這種恐懼之敢,已經可以說是深入骨髓之中了。

奈良鹿久、秋道丁座、以及三代火影猿飛日斬,這三個人均是向著這個忍者的身上看過去,每個人的眼神裏面,每個人都安靜的聽着後面的事情。

其中。

秋道丁座已經聽過一遍了。

可是現在繼續再次聽到這個人說起,依舊還是會覺得非常的震撼,要知道這可不是什麼常見的事情,任誰聽到都會產生一種匪夷所思的感覺。

「呼……」

這個宇智波楓的隊友在說到這裏的時候,似乎是想起了當時的情形,還是忍不住深吸一口氣,隨即又緩緩的吐出來,努力的平復著複雜的情緒。

「在宇智波楓的帶領下,我們追上了那個人,可是我們發現,從他的穿着打扮來看,根本不是木葉村的忍者,待到那個人也注意到我們,並且停下來以後,我們通過忍者護額的圖案,判斷出那個人是霧隱村的忍者!」這個宇智波楓的隊友沉聲說道。

「霧隱村的忍者?」

奈良鹿久在聽到這句話之後,立即愣了一下,腦袋裏面冒出了一大堆的小問號。

「不對啊!」

「這次的中忍考試並沒有霧隱村的忍者來參加!」

「死亡森林裏面怎麼可能會出現霧隱村的忍者呢?」

「你確定沒有看錯嗎?」

奈良鹿久盯着那個宇智波楓的隊友沉沉的問道,他的語氣同樣非常的嚴肅,畢竟這種事情並不是開玩笑,如果真的是霧隱村的忍者,那麼事情就變得極其複雜了。

「我確定沒有看錯!」這個宇智波楓的隊友點點頭說道,他臉上的表情無比的嚴肅,這樣的事情,他還是不會記錯的!

「我也沒有看錯,就是霧隱村的忍者!」宇智波楓的另外一個隊友也跟着說道,他的視線落在奈良鹿久的身上,從這個人的表情上來看,跟剛才的那個人有着相似之處。

「這……」

奈良鹿久在看到這兩個人篤定的樣子,心裏依舊還是將信將疑,不過他還是什麼都沒有說,並且示意這個人繼續說,只是他在心裏默默的思考起來……

為什麼是霧隱村的忍者?

霧隱村的忍者是怎麼進入到這裏來的?

這裏面究竟隱藏着什麼樣的秘密?

奈良鹿久的腦袋裏面冒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小問號,這些小問號交織在一起,組成了他心裏的疑惑。

「我們在看到這個霧隱村的忍者之後,對方表達出一種讓我們快點離開,當做什麼都沒有看到的意思,似乎是急着離開這裏,並沒有對我們出手的意思,只是讓我們不要礙事。」這個宇智波楓的隊友緩緩的說道,他只能回憶起對方大概表達的意思,只是已經想不起來具體的原話了。

說完之後。

他見這幾個人都沒有什麼反應。

隨即他點了點頭。

繼續說了起來。

「可是……」

「宇智波楓不願意就這麼放對方離開!」

「所以拼着不去參加中忍考試的第二場也要留住那個霧隱村的忍者!」

「不過……」

「對方僅僅是碰了宇智波楓一下。」

「宇智波楓的全身上下就已經佈滿了一道道特殊的符咒。」

「並且一直到現在都還不能動!」

「我們不敢去碰宇智波楓,擔心這個奇怪的符咒會落在我們的身上,如果我們都不能動的話,在這片樹林里實在是太危險了!」

「所以我們兩個就守在宇智波楓的身邊,等待着村子裏救援的同時,將周圍出現的野獸驅趕離開。」

「就這樣……」

「我們在樹林裏面待了四天的時間。」

「然後遇到了他們小隊。」

「最後又遇到了主考官大人!」

這個宇智波楓的隊友在將前面重點的部分說完了以後,全身上下油然而生一種解脫般的感覺,彷彿那吊著他精氣神的最後一根弦就這樣消除掉了,整個人一下子就輕鬆了下來,便是也不在意那麼多了,以至於說到後面的時候,根本想不起那麼多的細節,也說不出什麼東西來了。

「會封印術的霧隱村忍者?」

奈良鹿久在聽完這個忍者的話以後,對於他們面對的情況,已經完全都明白了。

可是現在的事情。

已經超乎他的認知之外了。

頓時。

奈良鹿久向著旁邊的三代看過去,眼神裏面閃爍著詢問的眸光。

「火影大人,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會封印術的霧隱村忍者,還出沒在中忍考試之中,這就有很大的問題了吧!」奈良鹿久疑惑的問道,他的心裏非常的不解,可是看着那個宇智波楓的隊友的話,又不像是在說謊,可如果是事實的話,又是非常離譜。

「封印術……」

三代的臉色猛然間變得陰沉了起來,瞳孔頓時狠狠的一縮,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一道身影。

這個人……

正是為團藏大人治療的那個漩渦一族的忍者。

就連他也不清楚為什麼。

雖然他沒有見過這個所謂的霧隱村忍者,而且也不確定那個漩渦一族的忍者,跟霧隱村有什麼聯繫,但是他的心裏就是隱隱的覺得,這個所謂的霧隱村的忍者,跟漩渦一族的那個忍者有一定的聯繫。

「我心裏還是有點數的。」

三代並沒將他心裏的話講出來,不過他的心裏已經開始在懷疑了,他隱隱覺得霧隱村忍者這個名頭只是一個幌子,他更願意相信這是漩渦一族的忍者來這裏復仇來了。

「那個霧隱村的忍者還說什麼了嗎?」

三代向著那個宇智波楓的隊友問道,現在他更加關注的是這個所謂的霧隱村忍者,更是覺得那三個岩隱村忍者的死,似乎跟這個霧隱村的忍者都有關係。

「好像說了什麼……」

「又好像什麼都沒說……」

「我們當時太害怕了……」

「什麼都沒有記住……」

這個宇智波楓的隊友滿臉無奈的說道,現在他回憶起當時發生的事情的時候,就像是在回憶一場做過的噩夢一樣。

許多事情已經變得模糊了起來。

似乎是這樣。

又似乎是那樣。

畢竟在那種極其驚懼的環境中,經歷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大腦的防禦機制,會令人刻意的難以記起這樣的事情。

「好吧!」

三代點了點頭,隨即邁開腳步,向著宇智波楓的方向走過去,一邊走一邊說道:「讓我看看他怎麼樣了。」

「是!」

這幾個考生立即將被抬起來的宇智波楓放在地面上,隨後相繼退開一步,一個個視線紛紛落在了三代的身上。

在眾人的注視下。

三代來到了宇智波楓的面前,緩緩的蹲了下來,抬手向著宇智波楓的額頭摸過去。

「確實是封印術!」

三代微微眯起眼睛,他對於忍術的研究非常的精深,每個類型的忍術都有所涉獵,更是被稱之為忍術博士,對於封印術這個分類,他同樣是有些研究的,只是相比於其他的忍術,並不是那麼的精深。

這是漩渦一族的封印術!

三代在心中默默的暗自忖道,他在檢查過後,立即做出了這個分析,只是他並沒有將這些話說出來,畢竟這樣的話,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恐慌。

頓時。

三代雙手開始快速的結印,一個接着一個的手印,呈現在眾人的面前,隨即一股強橫的查克拉涌動而起,抬起右手拍在了宇智波楓的額頭上。

「解印!」

三代厲聲喝道,聲音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緊接着宇智波楓身上那一個個黑色的符印,快速的消失不見了。

「火影大人……」

宇智波楓虛弱的聲音緩緩的響起,他被封印了四天的時間,這段時間裏面,他什麼都不能做,但是卻具備着感知,知道周圍發生的一切,只是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這種感覺就像是睡覺睡迷糊了一樣,能夠聽到周圍的一切聲音,但是就是醒不過來。

「事情差不多就是那樣……」

「那個霧隱村的忍者……」

「太可惡了!」

宇智波楓的聲音冷冷的響起,他的心裏已經恨透了那個霧隱村的忍者,雖然後者並沒有殺死他,可是這讓他覺得無比的羞辱。

不過……

這也讓他重新審視了這兩個隊友。

雖然他跟這兩個隊友沒有什麼感情,對於他來說,這兩個人不過是臨時拼湊出來為了組隊而出現的工具人,可就是這樣的人,在他以為隊伍散了就會將他拋棄的時候,偏偏在他的身邊守護了四天的時間。

這讓宇智波楓的心裏產生了許多複雜的情緒。

這是就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具體是怎麼一回事。

「我明白了。」

三代在聽到宇智波楓的話之後,重重的點了點頭,不過他並不認為宇智波楓所見到的那個人是霧隱村的忍者。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

那個人……

渦潮隱村!

三代的臉色變得無比之凝重,現在他已經真正的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那個潛在的敵人,並不是來自語遠遠的岩隱村,而是不知道潛藏在什麼地方的渦之國忍者。

「丁座,你送他們進入到高塔裏面休息吧,他們的事情我都已經了解到了,現在他們需要的是休息。」三代低聲說道。

「是!」秋道丁座立即應聲道,隨即對着這幾個考生點了點頭,示意他們跟着自己走。

這些考生立即跟在秋道丁座的身後離開了。

其中。

宇智波楓明顯看起來還是想說一點點什麼的,不過這些話到了嘴邊上,一個都沒有說出來,全都被他咽了回去。

沒必要再多說什麼了。

該說的都已經說過了。

現在他只是希望三代火影大人可以抓住那個霧隱村的忍者!

一時之間。

隨着秋道丁座帶着這些考生離開之後,現場重新只剩下奈良鹿久和三代兩個人。

「火影大人,這件事情難道真的是霧隱村的忍者做的?」奈良鹿久立即疑惑的問道,他還是覺得這樣的事情非常的不可思議,畢竟霧隱村忍者是怎麼進入到木葉村的,還有怎麼回出現在中忍考試第二場的考場裏面,這是個他想不通的問題。

「這個人是不是霧隱村的忍者不重要!」三代搖了搖頭,現在他的心裏已經有了答案,不過這些話他不能去跟奈良鹿久去說,他信任奈良鹿久,但是不等於他所做過的事情,都要告訴奈良鹿久,隨即說道:「只有確定他不是木葉村的忍者就可以了。」

「現在我們怎麼辦?」奈良鹿久再次問道。

「等待山行健的結果!」三代滿臉嚴肅的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在進入考場的第一天就死了,只是現在才掛在這裏的,至於那個人,他應該早就離開了吧。」

「離開了?」

奈良鹿久在聽到三代的話之後,腦袋裏面的疑惑變得更加深了,他的眼睛裏面有着濃濃的不解,對於眼前發生的事情,已經想不出具體分析的辦法了。

畢竟。

對於他來說。

知道的東西是不全的。

比如關於漩渦一族的事情。

他是沒有相關情報的。

僅僅只是知道中忍考試這裏發生的事情,一切的線索在他這裏看過來,還是非常的莫名其妙。

「我不是很明白。」

「他是怎麼進入到中忍考試第二場考場中的?」

「又是怎麼離開的?」

「這種事情未免太過蹊蹺了吧!」

奈良鹿久的心思還是糾結在這裏,雖然看起來是一件小事,但是卻關係着非常重要的流程問題,如果想不通這樣的事情,他連懷疑的目標都沒有。

「如果連這都做不到的話,也就沒必要來到這裏搗亂了,對於那個人的身份,我的心裏大概是有數的,我們不在這裏說話了,去高塔裏面吧。」

三代向著奈良鹿久招了招手,隨即率先向著裏面高塔裏面走了進去,現在這個時候,他的腦袋裏面也在想着各種各樣的事情。

漩渦一族忍者的復仇!

這是三代的腦袋裏面所想到的事情。

除此之外。

他想不到任何能夠解釋的理由。

可是。

偏偏是這樣的結果。

讓他覺得更加的頭疼。

這還不如僅僅只是中忍考試中發生了什麼衝突呢!

如果是木葉村的忍者殺死了岩隱村的忍者,屆時向著岩隱村那邊做出一些賠償,也就是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這到並不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尤其是對於三代來說。

如果殺死岩隱村的忍者,真的如宇智波楓和同伴所言,屬於霧隱村忍者的話,那麼將事情講出去,倒是也可以化解一次危機,並且可以將這個危機轉移到霧隱村的身上。

但是。

最最難以處理的事情。

便是這個忍者是漩渦一族的忍者,冒充的霧隱村忍者,殺死了岩隱村的忍者。

如果真是這樣狀況的話,那麼他現在沒有辦法確定這個人就是漩渦一族的忍者,畢竟漩渦一族已經被名族了,這是全忍界人盡皆知的事情,那麼要是他沒有找出這個漩渦一族的人,這樣的說辭根本沒有人會相信。

可是。

如果沒有找出來的話。

那麼根本沒有辦法用其他的話語來解釋。

畢竟霧隱村的忍者若是被冒充的話,那麼岩隱村不僅不會將這份怒火轉移到霧隱村的身上,還會覺得是木葉村在故意的挑撥,事情反而會變得更加的麻煩。

「真是麻煩啊!」

三代走在前面,他的腦袋裏面快速的思考着這樣的事情,他在團藏的屋子裏面看到那個戴着面具的醫療忍者,也就是他所判定的漩渦一族的忍者,在那個時候他就知道村子可能要變得不那麼太平了。

這才過了多久啊……

現在正是第三次忍界大戰爆發的事情,好不容易村子暫時沒有被捲入到戰火之中,可是那個漩渦一族的忍者,已經開始搞事情了。

如此一來。

事情已經是越來越是麻煩了。

「三代火影大人!」

就在三代走進到高塔二樓的一間屋子的時候,幾道聲音一起響了起來,聲音的方向剛好就在他的神身後。

頓時。

三代轉過頭向著聲音來源處看過去。

他立即看到了兩個人。

山中亥一和山行健。

「火影大人,山行健老師已經有了判斷結果,現在我帶着他來彙報!」山中亥一沉聲說道。

「說說看。」三代頓時來了興趣,向著山行健看過去。

「火影大人!」

山行健立即向著三代躬身行禮,他的身上穿着的是醫療忍者的服飾,他的臉色顯得非常的嚴肅,隨即抬起頭,向著三代的身上看過去。

「這三個人的死亡原因都非常的詭異!」

山行健立即開始了自己的分析,在他說出這些話之後,立即吸引到了三代以及周圍眾人的注意,包括奈良鹿久和山中亥一。

山中亥一是帶着山行健過來的人。

可是他也不知道具體的結果。

「怎麼說?」三代再次眯起了眼睛,他最近遇到的詭異的事情已經非常多了,根本不差這幾個。

山行健在聽到三代的詢問之後,默默的點了點頭,隨後開始緩緩開口說道。

「首先。」

「這三個人都是受到了極其乾淨利落的致命攻擊!」

「一擊斃命!」

「均是被最為基礎的苦無刺穿心臟而死!」

「其次。」

「在這三個人的身上能夠看到一點點打鬥的痕迹,但是並不明顯,這說明僅僅只是一些小小的磕磕碰碰,沒有能夠致死的束縛。」

「可是他們每個人的肺部都有着許多的水,說明他們生前曾經溺水過,或者說是嗆水。」

「最後。」

「這三個人死亡的時間是在三天以前。」

「但是他們死在死亡森林裏面,屍體上的血都快要流幹了,卻沒有任何一點點的殘缺。」

「居然沒有被野獸分食。」

「這說明這些屍體被保護的很好!」

「基於以上的原因……」

「這三個人的死亡時間是在三天之前差不多中忍考試剛剛開始不久的時候,死亡原因是被苦無刺破心臟但是已經溺水到一定程度,並且屍體在這段時間存放完好,還在不知不覺間被掛上了高塔。」

「這太詭異了!」

山行健將自己調查到的結果向著三代說了出來,他已經非常克制的沒有去根據他所調查到的結果去加以推論了,畢竟那是那些人的事情,他懶得去浪費那麼多的腦細胞去思考這樣的事情,更是不願意讓自己可能產生的主觀原因去影響到別人的判斷。

「你的意思是不是說……」三代在聽完了山行健的分析之後,嘴角微微翹起,說道:「做出這件事情的人會醫術?」

「啊?!」

山行健愣了一下,他着實想不到這跟會不會醫術有什麼聯繫,不過既然是三代火影大人這麼問起來,那麼他則是要思考一番去認真的回答。

奈良鹿久向著三代深深的看了一眼,他的心裏也在快速的思考着這些事情,不過他也沒有想到具體是怎麼回事。

正如山行健所說的那樣。

這些事情交織在一起。

實在是讓人摸不清頭緒。

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

山行健非常認真的思考了一會,隨即他視線聚焦在三代的身上。

「如果一定要說對方會不會醫術的話,通過我目前已知的情報,暫時哈沒也任何的證據能夠證明,不過他確實是非常精準的一記命中心臟,只能說對方熟悉心臟這個位置!」山行健非常嚴謹的說道。

「我明白了,辛苦你了。」三代對着山行健點了點頭,他沒有再多說什麼,不過大家都已經領會了三代的意思。

「火影大人,木葉醫院事務繁忙,若是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先回去了。」山行健立即秒懂三代的意思,這裏已經沒有了他的勇武之地,那麼沒有必要繼續待在這裏了。

「去吧。」

三代點了點頭,隨即臉上再次流露出思考的神色,整個人都陷入到了思考當中。

現在他的心裏有九成以上的把握。

覺得做出這些事情的人。

就是那個漩渦一族的忍者。

可是他一點點的證據都沒有。

僅僅只是憑藉着心裏的那些感覺罷了。

「鹿久,現在這些沒有通過中忍考試的考生們,我覺得可以放他們離開了,這件事情跟他們沒有什麼關係。」三代淡淡的說道,他僅僅是看過一眼那三個岩隱村忍者死亡的樣子,再聽到山行健的相關彙報,以及他所見到的宇智波楓身上的封印,心裏已經可以確定了做出這件事情的人,並不是這裏參與考試的忍者,而是考生之外的人。

「會不會早了點?」奈良鹿久遲疑了一下問道,畢竟這樣的事情,一旦做出這件事情的人,就在那些人群中,那麼一旦放他們走了,再想找過來詢問就比較費勁了。

「不是我們木葉村的人,你再強行扣留他們在這裏也沒有意義,他們那除了後面到的那兩個小隊之外,其餘幾乎所有的小隊,都在這裏親眼看着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被掛上去的,他們根本沒有什麼做,這已經被證明了。」三代的語氣依舊很淡的說道。

「原來如此!」

奈良鹿久他的心裏也有着這樣的分析,不過他覺得這是諸多可能性其中的一種。

可是他在聽到三代說起這件事情之後。

那麼他也就向著三代的話題過去了。

「我等下出去就放大家離開!」奈良鹿久點點頭說道。

「通過第二場考試的忍者,他們的第三場考試時間另行安排,你告訴他們等待通知就可以了。」三代再次叮囑道。

「是!」奈良鹿久再次應聲,明白了三代的意思。

「你找幾個山中一族的感知忍者,我想知道這三個人最後記憶,時間一定要快,別等他們的記憶消退了!」三代思考了一下之後,還是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他想要看看這三個人死前都經歷了什麼,居然死得如此的蹊蹺,而且他也想看看這裏面有沒有那個漩渦一族忍者的身影。

「這件事情亥一已經在做了,現在山中一族的忍者都已經到了吧?」奈良鹿久立即向著山中亥一看了過去。

「沒有!」

山中亥一直接搖了搖頭,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現在這個時候,各個感知忍者都有任務在身,所以並不能夠在第一時間趕來,需要他們忙完手頭上的任務,可是這樣一來,就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時候會到來了。」

「屍體已經三四天了。」奈良鹿久無奈的說道:「這樣都還排在後面?」

「沒辦法,任務流程在這裏,現在但凡有點實力的能夠讀取死人記憶的感知忍者,都在進行着各自不同的任務。」山中亥一攤開雙手擺出無奈的姿勢,最後不是很情願的說道:「要不我來吧……」

其實。

山中亥一併不想去進行讀取記憶的工作。

這對於他來說都會有一些損害。

這也是他在這裏但是並沒有去主動說起這件事情的原因。

現在這個時候。

那就是只要能夠不去讀取記憶。

那他就不去讀取記憶。

除非三代火影猿飛日斬親口說起讀取記憶的事,他在不得已之下,才會選擇披掛上陣。

要知道。

現在他的身份可是山中一族未來的族長。

讀取死人記憶的事情對他來說損傷太大了,這是他不想要去承受的,他更想要讓其他人來做這件事情。

「對了!」

奈良鹿久在看到山中亥一的表情之後,立即眼睛一亮,他已經意識到了這個老朋友不想去讀取記憶。

如果沒有其他的方案。

那麼他也只能勸說這位老朋友了。

畢竟三代火影大人就在這裏看着。

可是。

就在這一刻。

他的腦袋裏面突然靈光一現,想到了一種可能性,這讓他的心裏都跟着舒服了起來。

「火影大人!」

「關於讀取記憶的忍者……」

「我有更好的人選!」

奈良鹿久立即向著三代說道,他的話不僅讓三代驚訝了一下,更是讓山中亥一瞪大了眼睛,眼眸中寫滿了疑惑。

「還有人比亥一更靠譜?」三代疑惑的問道,他並不是非常逼山中亥一去做這件事情,只是現在能做這件事情的就只有山中亥一了,而且山中亥一可以完美的做成這樣事情,現在奈良鹿久的話,則是把他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來。

「沒錯!」

奈良鹿久笑着點了點頭,立即開始解釋起來。

「這裏有一個人更合適!」

「亥一已經很久沒有讀取過別人的記憶了,對於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可以說是非常的生疏,這幾個岩隱村忍者已經死了好幾天了,這對於亥一將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然而這裏有一個考生,他不僅也是山中一族的人,還是在拷問部工作的忍者,使用讀心秘術的次數和頻率都比亥一要多。」

「這樣明顯經驗更加豐富的人……」

「更能夠勝任這樣的工作!」

「我覺得那個人比較合適!」

奈良鹿久的眼睛裏面閃爍起道道精芒來,他已經將這些事情,轉移到了另外一個人的身上,他的雙眼盯着三代,故意將聲音拖得很長。

「那個人就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7章 這裏有一個人更合適!(求訂閱求月票)

50.87%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