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我覺得大家不是不懂裝懂的人!(求訂閱求月票)

第379章 我覺得大家不是不懂裝懂的人!(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此話一出。

全場所有人的眼神都變得怪異了起來。

像是聽到了什麼特別有趣的事情。

不過……

這個時候。

誰也沒有說話。

每個人都僅僅只是盯着青羽,眼神極其的古怪,接連不遠處的奈良鹿久,看向青羽的眼神也都變得複雜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

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稍稍遲疑了一下,隨即轟然大笑起來,那樣子像是聽到了什麼極為好笑的事情。

「青羽。」

「你知道是誰推薦你來的嗎?」

「猜猜看!」

三代盯着青羽說道,他的臉上依舊還帶着笑意,整個人看起來比剛才的時候輕鬆了許多。

其實。

就連三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他剛才在看到青羽走進來的時候,還以為青羽就是那個漩渦一族的忍者,畢竟從這兩個人的身型上來看,給他一種難以形容的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他沒有辦法控制的去懷疑青羽。

不過。

青羽剛才的話。

已經徹底打消了他內心之中的顧慮。

無論怎麼看……

青羽都是一個把山中一族秘術修鍊得頗為精湛的忍者,這樣的忍者只能在山中一族之中培養出來,不可能是套著山中一族皮膚的漩渦一族忍者。

畢竟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

如果是漩渦一族安插在山中一族的後裔,那麼絕對沒有辦法在掌握那麼熟練的封印術的基礎上,又掌握了那麼深刻的山中一族秘術,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案例。

「不知道。」

青羽搖了搖頭,他嘴上這麼說,心裏哪能不知道,在他看到奈良鹿久來找到他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這樣的事情,只是他不願意說出來而已。

看破不說破。

這樣給他自己留下更多的餘地。

這些話。

還是留給三代來告訴他吧!

「就是鹿久!」

三代也沒有跟青羽太過的賣關子,直接將答案跟青羽說了出來,在他說完之後,眼神向著奈良鹿久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即很快又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青羽的身上。

「我本來是想要找亥一的。」

「鹿久向我推薦了你。」

「可是沒想到你又向我推薦了亥一。」

三代淡淡的將這個事情闡述了一遍,他並沒有發表自己的觀點,更是沒有一個明確的表達觀點,完全就是讓青羽來自行領會。

「我哪裏能跟亥一大哥相提並論。」

青羽直接搖搖頭,現在絕對不是施展查克拉的時候,上次前去給團藏治療傷勢的時候,着實是有些沒有處理好,留下了一點點的小問題,現在如果沒有注意的話,那麼很可能就會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到了那個時候。

他就不是簡單的暴露實力的問題了。

更不是怕麻煩不想上戰場的事情了。

而是三代火影將會直接把他當做是漩渦一族的後裔,這樣的身份將會讓他處於極度的麻煩之中。

這是青羽絕對不想看到的事情。

不過……

三代的反應倒是給青羽提供了不少的思路,這個漩渦一族忍者的身份可以利用起來了,似乎還可以跟霧隱村忍者薩摩廉太郎聯繫在一起,剛剛好現在就是一個絕佳的契機。

如此經營過後。

青羽覺得他可以有一個真正拿得出手去塑造的身份了。

並不是總是去偽裝成為其他的人。

不過……

這裏總歸還是有一個知情人的!

那就是當初帶着他去見團藏的森乃伊頓!

嗯……

青羽在心裏默默的思考着,他覺得有必要找個時機給森乃伊頓配備上一個舌禍根絕之印,這樣也就沒有任何的問題了。

青羽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並沒有跟奈良鹿久和三代再次說話的機會,直接堅定的再次說了起來。

「其實……」

「第一場考試的時候就讓我非常的疲累了!」

「然後我在第二場考試的時候,又與紗希分析推測天之書捲軸可能出現的位置……」

「到了高塔的那一刻我已經是身心俱疲,頓時感覺到了無比的解脫,也不想再參加後面的考試了,所以……」

「火影大人還是讓亥一大哥去讀取記憶吧!」

「我實在是做不到啊!」

青羽一句接着一句的說道,現在他說話的態勢跟剛才那慢條斯理娓娓道來的感覺已經是不一樣了,而是提高了語速,讓周圍的每個人都插不上話,必須要聽到他說完以後才行。

可是。

待到青羽說完之後。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在場的每個人都清楚地聽到了青羽所說的話。

一時之間。

現場一陣安靜。

「哈哈哈哈哈好!」

三代用笑聲打破了這裏的沉寂,現在青羽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他本身又需要維持着這個和藹可親的人設,總不能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去為難青羽。

更何況……

青羽還是有一個相對這裏的人來說比較弱勢的身份。

現在這個屋子裏的人。

有木葉村的火影。

有中忍考試的主考官。

有中忍考試的監考忍者。

這些人都算是有身份的人,唯有青羽是中忍考試的考生。

現在考生說他非常的累,不想去參與到這些事情裏面,那麼他總沒有理由去強行為難青羽啊!

「青羽,既然你已經累了,那麼你就回去休息吧,這裏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了!」

三代向著青羽點了點頭,他本就沒有想到青羽這個人,所以是他,或者不是他,這都是不重要的。

現在這個時間點上。

他心裏最惦記的就殺死那三個岩隱村忍者的事情,究竟跟那個漩渦一族的後裔有沒有關係。

若是沒關係的話……

那麼事情還算是不大!

畢竟如果僅僅只是村子之間的事情,那是可以通過賠償來協調的,最不好的效果也就是進行忍界大戰罷了。

可是。

漩渦一族的事情就沒有那麼的簡單了。

雖然說滅掉漩渦一族是忍者世界各個勢力共同協作的結果,但是作為這個事情的始作俑者,三代非常清楚,這樣的事情一旦被曝光出去,事情敗露的話,對於他這麼多年來苦心經營的名聲和人設都有很大的風險。

三代在剛才看到青羽的時候,心裏還是咯噔了一下,他擔心隨便找到的一個人,就是漩渦一族的那個後裔。

如果是那樣的話……

未免也太容易就找到了!

現在他確定了青羽就是青羽,沒有其他的身份,既不是殺死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的事情,又跟漩渦一族沒有任何的關係,再加上青羽所強調的過於疲累,那麼也沒有必要硬要讓青羽上。

「多謝火影大人!」

青羽立即向著三代表示感謝,隨即便準備離開,他在轉身之前,意味深長的向著奈良鹿久看了一眼,眼神之中呈現出了許多特殊的含義。

緊接着。

青羽直接邁開步子離開了這間屋子,重新向著一層道場的方向走過去。

青羽離開之後。

三代向著奈良鹿久的身上看了過去,臉上的笑容緩緩收斂,變得嚴肅了起來。

「通知亥一去讀取那三具屍體的記憶,動作要快,時間緊迫,已經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三代沉聲說道,他的語氣很是低沉,雖然沒有什麼嚴厲的語氣,但是任誰都能感覺到三代的不滿。

其實。

通過青羽的話。

三代已經察覺到了不少的信息。

比如……

三代已經意識到了奈良鹿久正在利用自己的職權,引得青羽過來,希望通過這樣的事情,達成打擊青羽的目的。

只是。

三代給鹿久留了個面子。

沒有明說。

「是!」

奈良鹿久清楚的感覺到了三代情緒的變化,立即點頭應聲,他立即邁開步子,直接走出了屋子,去找山中亥一,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他知道不管青羽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他都已經輸了。

……

高塔,一樓,道場。

角落的位置。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在剛剛的時間裏,目睹了奈良鹿久帶走青羽的事情,只是她們當時誰都沒有動,僅僅只是站在原地。

沒有去打招呼。

也沒有去詢問。

看起來就像是不認識青羽一樣。

呈現出極其冷漠的姿態。

隨着青羽跟着奈良鹿久離開以後,等待在這裏的已經通過第二場考試的考生們,已經是開始議論了起來。

「你們說三代火影大人找青羽是什麼事情?」

「我覺得是中忍考試的事,現在青羽作弊的事情已經是人盡皆知了,想必已經傳到了三代的耳中了吧!」

「不知道三代會怎麼處罰青羽?」

「按照中忍考試的規矩,發現作弊現象,一律取消考試成績,並且三年之內不能再參加中忍考試,我覺得青羽可能這三年的事情都不能再參加中忍考試了。」

「難道你們不懷疑是那三個岩隱村忍者之死的事情嗎?」

「青羽一直在高塔這邊,怎麼可能殺死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不是他。」

「……」

這些考試們議論紛紛,每個人都在抒發着各自的想說的話,不過大家話題的主題,也全部都是關於青羽的事情。

可以說是青羽給他們提供了一個話題。

沒有這個話題之前。

現場無比之沉默。

沒有任何一個人在說話。

大家都保持着一種安靜的沉默。

可是……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因為青羽被三代火影大人叫走的這件事情。

徹底打破了這裏的沉寂。

讓這裏變得熱鬧了起來。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看着這樣的情況,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去,沒有去議論青羽,也沒有去為青羽辯解,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無關的看客,似乎這裏發生的事情,跟她們沒有任何的關係。

又過了一段時間。

議論的聲音漸漸變少了許多。

這裏的人們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隱隱有要重新歸於先前那種安靜的樣子。

就在這個時候。

秋道玲向著奈良紗希看了過去,她的心裏對於這樣的事情,已經思考了一段時間了,她看着奈良紗希沉默,所以她也跟着沉默,但是本來不代表她一點都不好奇。

她的臉上流露出猶豫之色,嘴唇微微蠕動了一會,最後還是決定問一問。

「紗希,你說青羽會得到什麼懲罰嗎?」秋道玲貼近奈良紗希的耳朵,特意壓低聲音,用只有奈良紗希一個人才能夠聽得見的音量,向著奈良紗希詢問了起來。

「顯而易見的嘛!」奈良紗希覺得這樣的問題都沒有回答的必要,如果問問題的人不是秋道玲的話,她可能連理會都不會,她嘆了口氣說道:「現在這個情況,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調查青羽是不是作弊了,又是如何作弊的,調查出結果以後,會取消掉青羽的考試成績,並且三年之內都不可以再次參加中忍考試了。」

「可是青羽不是已經棄權了嗎?」秋道玲眨着眼睛問道,她的眼中流露出疑惑的神色,再次問道:「棄權了不就是沒有成績嗎?」

「玲,這是不一樣的概念!」

奈良紗希搖了搖頭,她屬實是沒想到秋道玲連這個都沒有搞明白,不過現在她閑着也是閑着,況且她也給秋道玲解釋慣了,根本不在意這些事情了。

「如果僅僅只是棄權的話,那麼名義上青羽是已經通過了第一場考試和第二場考試,只是在第三場考試的時候放棄掉了。」

「但是取消考試資格的話,則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是青羽連第一場考試和第二場考試的成績都直接作廢了,相當於他在本次中忍考試中沒有取得過任何的成績!」

奈良紗希耐心的解釋道。

秋道玲聽完這幾句話之後,緩緩的點了點頭,似乎明白了大概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她還是覺得……

這也差不多啊!

沒有通過考試不就是沒有成績了嗎?

這有什麼區別嗎?

隨即。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之間也重新恢復到了沉默之中。

整個一樓道場也跟着漸漸的安靜了下來,開始有變回以前那副樣子的態勢。

……

十幾分鐘以後。

一道道具有節奏的腳步聲響起。

唰!

一時之間。

一道道目光向著腳步聲傳來的方向看過去,每個人的眼眸中都閃爍著好奇。

現在這個時候。

他們不知道來到這裏的人是誰。

但是他們都很清楚……

不管來到這裏的人是誰,那都是必然跟青羽有關係,或許是青羽處罰的結果出來了,特意過來通知給他們。

踏踏踏踏踏……

隨着一道道腳步聲的出現。

青羽的身影驟然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呼……」

霎時間。

眾人立即深吸一口氣。

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青羽,他們誰都沒有想到,青羽居然這麼快就回來了,而且身邊並沒有跟着任何的監考老師。

這是出結果了?

還是沒出結果?

人們的腦袋裏面冒出一個個小問號,他們對於這樣的事情,產生了非常大的好奇心,以至於每個人的視線都落在青羽的身上,並且隨着青羽的移動而移動。

就這樣。

青羽在眾人的注視下。

一步接着一步。

回到了他先前坐着的位置。

青羽什麼話都沒有說,直接坐了下來,然後閉上了眼睛,呈現出閉目養神休息的姿態,看起來完全沒有將這些人當做一回事。

青羽這樣的樣子。

令得眾人心裏的問號變得更多了。

現在這個時候。

人們一道道目光落在青羽的身上,他們好奇的打量著青羽,想要通過青羽的表情去確定一些事情。

不過……

青羽的臉上幾乎沒有任何一點點的表情。

根本什麼都看不出來。

「青羽,火影大人找你什麼事情啊?」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聲音突然響起,打破了這裏的安靜。

聲音的主人是一個少年,他眨着眼睛盯着青羽,眼眸中閃爍著促狹的眸光,他說這些的目的還簡單,並不是真的好奇這個事情,而是想要讓青羽親自說出這個事情。

正所謂哪壺不開提哪壺。

專門挑青羽不愛聽的來問。

此話一出。

這裏的人們紛紛向著青羽看過去,希望通過青羽得到一些答案,可是青羽剛那個時候奈良鹿久叫他的時候差不多,依舊是閉目養神充耳不聞,彷彿什麼都沒有聽到一般,直接將這一切都給無視掉了。

只是。

這樣的事情。

明顯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結果。

那個少年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笑容,他對於青羽的反應,並沒有像奈良鹿久那樣的反應。

畢竟奈良鹿久的身份是主考官。

青羽沒有搭理奈良鹿久。

這使得奈良鹿久的心裏無比之憤怒,尤其是在這些人的面前,直接覺得丟了面子。

可是他不一樣。

他本身就沒有那種高位的思想,畢竟他跟青羽都是本次中忍考試的考生。

這個人心態中更多的那一個部分,則是想要去取笑青羽,從而獲得精神上的慰藉,以此來得到最佳的心裏感受。

「青羽,火影大人找你什麼事情啊?」

這個少年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的燦爛了,在他看來青羽根本不是不理他,而是不想要理他,畢竟這樣的事情,對於青羽來說,都可以算得上是在揭傷疤了。

唰!

眾人的視線再次落在青羽的身上,每個人都好奇的盯着青羽,想要知道青羽究竟會不會開口說話。

隨着一道道目光聚焦在青羽的身上。

青羽似乎是有感覺一般。

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無論是臉色還是眼神,都非常的淡然。

「連火影大人的事情都敢問了?」青羽淡漠的開口,他本不想理會這個人,可是他發現這個人又問了第二遍,根本沒有適可而止的意思,這就有點煩人了。

根據奈良鹿久的經驗。

這個人既然已經問出了第二次,那麼如果不搭理他的話,勢必會再問出第三次。

「怎麼?」

這個少年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立即微微眯起眼睛,他在青羽的話裏面,感覺到了一股很深的嘲諷感。

「你不敢說嗎?」

「還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如果是那樣的話……」

「你不想說就算了!」

這個少年的言語中所表示出來的是你不想說就算了的話,可是呈現出來的意思,並不是那個樣子,而是在逼着青羽去說。

如果青羽說了……

那麼勢必會引起他們的哄然大笑!

但是如果青羽沒有說的話……

那麼就會是青羽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根本沒有臉說出來。

這樣的話在說出口之後。

那就是個兩頭堵的話。

根本就沒打算給青羽留下任何的機會,直接就是要將青羽掛在中忍考試的恥辱柱上。

「哦。」

青羽淡淡的應了一聲,他的表情幾乎沒有任何的變化,他在聽到這個少年的話之後,就已經看穿了這個少年的意思,只是他懶得去跟這個人計較罷了。

不就是懷疑自己作弊嗎?

無所謂的事情!

作弊也好。

沒作弊也罷。

這中忍考試他都不會繼續留下去了,而且自身的任務都已經完成了,根本沒有什麼可以擔心的問題。

隨即。

青羽便不再理會這個人了。

「???」

全場眾人都沒有想到青羽居然會是這樣的一種反應,這完全是超乎了他們的預料,看起來就像是遇到了一件極其平常的事情,彷彿一切都跟青羽沒關係似的。

不生氣。

也不辯解。

看起來像是默認。

但是又沒承認。

這算什麼?

現在這裏的考生們,都已經不知道青羽究竟想做的是什麼樣的事情了。

「既然覺得丟人,那就不要說了,沒關係了,我們都懂!」那個少年笑嘻嘻的說道。

他這幾句話。

已經把陰陽怪氣完美的發揮了出來。

至少。

除了青羽之外。

其他的每個人在情緒上都已經感覺到了微妙的變化,看向青羽的眼神已經變得嘲笑了起來。

因為這個少年所帶的節奏。

這裏的人們均是認為青羽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也就是中忍考試作弊,讓后被三代約談了,可能是做了一些懲罰,但是青羽根本不敢說出來,這才落得現在這樣的局面。

原本他們還在疑惑。

青羽是不是真的在中忍考試的考場上作弊了。

現在看來……

或許是真的!

至少他們是這麼認為的!

「懂得都懂?」

青羽剛剛要閉上眼睛,隨即立馬睜開了,他的視線向著在場眾人的身上看過去,最後落在了那個少年的身上。

「你說說看……」

「我想知道你懂了什麼?」

「我是不太懂!」

「我相信大家也都不是很懂!」

「而且……」

「我覺得大家不是不懂裝懂的人!」

青羽一句接着一句慢條斯理的說道,他的語速可以說是非常的緩慢,足可以讓在場的每個人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一時之間。

在場的眾人均是一陣啞口無言。

這裏的每個人都知道青羽是什麼事情,可是若是現在說明白了,那麼反而成為了青羽口中那個不懂裝懂的人了。

想到這裏。

這些人不由得向著那個少年看過去。

畢竟是那個少年開口挑釁在先,他們只不過是看戲而已,既然是看戲的話,那麼也就索性什麼都不說了吧。

「你做了什麼你自己心裏清楚!」這個少年沒想到青羽居然敢反駁他,不過他見到現在眾人們沒有一個替他說話的,而且他其實只是想要讓青羽丟臉,而並不是要跟青羽理論。

如此這般。

倒是讓他的心裏有點難以承受了。

他跟青羽沒有什麼仇怨。

不過是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去取笑青羽罷了。

「我做了什麼,我的心裏確實很清楚,不過我好奇的是,你似乎也很清楚啊!」青羽的語氣漸漸變得冷漠起來,他發現他越是不說話,這裏的人越是跟着節奏在了起來,雖然他不在意這樣的節奏,但是他還是希望他在這裏最後幾個小時的時間裏面,可以安靜一點,待到他離開高塔之後,這些人願意怎麼議論,那就怎麼議論,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呵呵呵,你如果沒做什麼不好的事情,火影大人幹嘛要在這個時候找你過去,都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候了,你就別說這些看起來模模糊糊的話了,不要把我們大家當傻子看!」這個少年頓時變得氣急敗壞起來,他原本還不是很確定青羽是不是真的作弊了,只是想要試探一下,然後再取笑青羽一番,可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青羽在說完這樣的話之後,他發現他的底氣弱了,索性在心裏就直接確定了這樣的事情。

「哦?」

青羽饒有深意的向著這個少年看了一眼,他忽然覺得跟這個人回懟幾句也還是挺有意思的,現在這個時候先,閑着也是閑着,反正都沒什麼意思。

「難道說在你看來……」

「三代火影大人找我過去就一定是我有問題?」

「你這邏輯可不對勁啊!」

「還有就是……」

「大家是不是傻子不是我決定的,也不是你決定的,而是他們自己決定的。」

青羽直接搖了搖頭,他哪裏知道這裏的人是不是傻子,無論是以前的現實世界,還是忍者世界,永遠都不缺傻子!

「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少年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直接大笑出聲,這種感覺就像是聽到了什麼特別好笑的事情,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只是……

僅僅只有他一個人在笑。

周圍的人們都是一臉奇怪的盯着他。

根本沒有Get到這裏面的笑點。

「青羽……」

「你這話是要笑死我嗎?」

「現在這個時候火影大人找你……」

「如果不是問你的錯……」

「難道還是找你幫忙嗎?」

這個少年說出了這裏的一個重要的邏輯點,這個點也是在場的眾人都意識到以及默認的一個事情。

那就是三代找到青羽的目的只有一個。

那就是問罪!

否則根本沒有必要去找青羽!

畢竟這裏是中忍考試的考場裏面,絕對不是發佈任務的地方,也沒有什麼緊急的任務是這個時候需要發佈給青羽的……

那麼……

三代找到青羽的理由就只有兩個。

一個是因為中忍考試作弊的事情。

另一個就是那三位岩隱村忍者之死的事情。

必定是這兩件事情之中的一件。

沒有其他的可能性。

但是在他們的心中,已經排除掉了第二種可能性,畢竟青羽來到高塔之後,就一直在高塔附近,根本沒有作案的時間,更是連作案的動機也可能是沒有的。

這個少年的這一番話。

雖然在場的眾人在聲音上並沒有說出什麼支持的話來,但是在他們的心裏,還是頗為認可的,他們只是沒有跳出來與青羽站在對立面上,畢竟青羽所做的事情,只是在中忍考試作弊,而且還會得到應有的懲罰,並不是那種涉及到村子的大是大非的問題,沒有必要因為這樣的事情而得罪了青羽。

不過……

儘管他們都沒有說出來。

但並不妨礙他們在心理鄙視青羽。

「你說對了。」

就在這個時候,青羽緩緩的開口,他的語氣很輕很淡,但是偏偏說出來一句讓現場每個人都無比驚嘆的話。

「三代火影大人找我就是想要讓我幫忙。」

青羽此話一出。

全場每個人都愣了一下。

頓時一陣沉寂。

幾乎是在這個瞬間,每個人都回憶道了奈良鹿久來找青羽時那副嚴厲的樣子,怎麼看都是去受罰的,根本看不出任何是三代想要找青羽幫忙的樣子。

「青羽,你這麼說就離譜了吧!」

「沒必要!真的沒必要!」

「說實話這個有點誇張了!」

「不至於硬上吧!」

「你這給自己洗腦的能力也太可怕了啊!」

「……」

眾人到了這個時候,已經徹底忍不住了,你一言我一語的紛紛向著青羽吐槽了過去,他們說這些話的目的並不是針對青羽,而是真的聽不下去了。

吹牛也不能太過了吧!

這麼明顯且拙劣的硬著頭皮吹牛!

就連他們都看不下去了!

……

此時此刻。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站在角落處盯着青羽那邊發生的事情,從青羽回來的時候,她們兩個人的視線就一直在青羽的身上,根本就沒離開過,現在更是全神貫注的關注著那麼的事情。

不過……

她們兩個人沒有移動位置,也沒有插嘴搭話,就像是個局外人一樣,默默的看戲。

畢竟……

如果青羽作弊的事情被坐實了!

那麼青羽的成績是肯定會被取消掉的!

現在她們只是希望青羽的事情不會牽連到她們比較好,這樣他們還能夠繼續進行中忍考試的第三場,哪怕是前面兩場考試的記錄成績被取消都沒有任何的問題,她們原本就不在意這個東西。

然而……

隨着青羽回懟了幾句話之後。

情況變得焦灼了起來。

尤其是最後青羽說出三代找他是有事情需要他來幫忙,直接讓奈良紗希有些破防了。

「我從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奈良紗希使勁白了不遠處的青羽一樣,她現在對青羽連最基本的好印象都沒有了,完全就是看不起青羽,還有怕被青羽連累,各種複雜的情緒統統交織在了一起。

如果不是怕事情鬧大了,她們被牽連,無法繼續完成中忍考試的話,她現在都想去懟青羽了。

這說得是什麼玩意啊!

三代找你幫忙?

你面子怎麼那麼大呢?

這種話都敢亂接!

「無語!」

奈良紗希的肚子裏面有着許多吐槽的話,可是這些話到嘴邊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她現在就是覺得哪怕是多說青羽一個字,那都是浪費舌頭的行為。

秋道玲則是津津有味的看着那邊發生的事情,她比較喜歡看這樣的熱鬧,就是絕大多數的時候懶得思考,並沒有意識到這裏面所發生的事情中的具體內容。

「青羽說得不對嗎?」

秋道玲在聽到奈良紗希的話之後,心中充滿了疑惑,她傻傻的向著奈良紗希看過去,問道:「這樣的事情也能撒謊嗎?」

「青羽本就是一個滿口謊話的人,在這樣的事情上說謊,一點都不意外,玲,你別把他想得太好了!」奈良紗希沒好氣的說道,她現在對青羽的印象分全都是負分,甚至可以說是有些討厭青羽了。

「噢~」秋道玲點了點頭,隨即重新將注意力轉移回到了青羽的身上,眼神中極其的困惑,非常好奇後面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子。

……

那個一直挑釁青羽的少年,在聽到了眾人的話之後,頓時感覺到全身都充滿了力量,彷彿全世界都站在他的身後,可以跟着他一起針對面前那個死鴨子嘴硬的青羽。

「青羽,真有你的啊,連火影大人找你幫忙這樣的話,你都說得出口,我都不知道說你什麼好了!」

這個少年邁開步子,向著青羽走過去,一直走到距離青羽比較近的地方。

現在這個事情。

青羽坐在地面上。

這個少年站在低頭俯視青羽。

已然讓他在視覺上就有了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讓他的內心中充滿了自信的感覺。

「既然你說火影大人找你幫忙……」

「那你倒是說說看……」

「火影大人找你幫什麼忙?」

這個少年冷冷的說道,從他的語氣之中,已經是把青羽認定了是一個大騙子,現在這麼說,只是為了讓青羽下不來台而已。

隨着這句話。

現場眾人看向青羽的眼神都變得玩味了起來。

他們已然遇見了青羽回答不上來的樣子,每個人都已經準備好了第一時間送來嘲笑。

「這樣的事情你應該去問火影大人,而不是在這裏問我,我不可能直接告訴你的,正如我接到了什麼任務,我也不可能將任務的內容告知給你的。」青羽冷冷的說道,他覺得說得差不多了,他本就不喜歡辯解,現在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信不信已經無所謂了。

「你……」

這個少年正打算去說些什麼,便聽到了道場入口處響起了一道道腳步的聲響。

隨即。

他將到嘴邊的話收了回來,向著入口處看過去。

現場的眾人同樣發現了有人過來了,紛紛向著門口看過去,在他們看來,現在來的人,可能就是處里青羽的人了。

一時之間。

幾乎是每個人都期待的看着門口。

隨着腳步聲越發的臨近。

一道身影映入到眾人的視線之中。

正是第一場考試的主考官。

奈良鹿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9章 我覺得大家不是不懂裝懂的人!(求訂閱求月票)

49.36%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