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我能告訴你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嗎?(求訂閱求月票)

第385章 我能告訴你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嗎?(求訂閱求月票)

「漩渦一族的忍者?」

森乃伊頓聽到這樣的話之後,腦袋裡面頓時冒出了一大堆的小問號,這種問題聽起來就是很奇怪。

別人不知道那個神秘人的身份。

他還不知道嗎?

那是青羽啊!

山中青羽!

根本不是什麼漩渦一族的忍者!

這一點他非常的確信!

「不是!」

「肯定不是!」

「我可以保證!」

森乃伊頓連連點頭,他說這些話連猶豫都沒用,他從來就沒有把青羽跟漩渦一族聯繫起來過,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拿什麼保證?」

三代聽到森乃伊頓的話之後,直接就笑了,他覺得森乃伊頓答應得太快了,這裡面是有問題的,不讓根本不會不假思索就保證,這個世界上,誰能給誰做保證呢。

「我……」

森乃伊頓聽到三代的這句話之後,頓時楞了一下,已經是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了。

是啊!

自己拿什麼保證啊!

人品?

還是性命?

現在自己不能說出青羽的身份,那麼這就根本沒有辦法證明青羽跟漩渦一族的人是沒有關係的。

最重要的是……

森乃伊頓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會把青羽跟漩渦一族聯繫在一起,漩渦一族不是已經消失了很久了嗎?!

「伊頓。」

三代的臉色變得凝重而認真起來,他雙眼灼灼的盯著森乃伊頓,整個人看起來透著一股強烈的威嚴。

「實話跟你說吧!」

「你帶過來的那個神秘人,他在治療團藏的時候,使用了一種能夠禁錮靈魂的封印!」

「我們從來沒有見過用這樣的封印書搭配醫療忍術的方式!」

「並且。」

「這種封印術只有漩渦一族的人才會!」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三代沒有將話說得特別的清楚,但是也一點都不模糊,他這麼說的目的無外乎是讓森乃伊頓自己懂了,明白了這樣的事情,然後說出具體的事實情況來。

「三代火影大人……」

森乃伊頓深吸一口氣,又緩緩的吐出來,他看著三代那凝重的模樣,如果不是他知道青羽的身份,怕是真的會覺得他帶過去一個什麼很危險的人物呢。

「我能夠確定他對村子沒有任何的危險,而且他終歸是救了團藏大人的人,沒有必要這樣一直追究對方的身份吧……」

森乃伊頓鼓起勇氣說出了這一句他一直想要說,但是一直都沒有說的話。

正是因為這樣的事情。

他的心裡對於三代已經頗有微詞了。

畢竟。

他覺得三代經常去問青羽身份的這個事情,有點太掉身份了,著實是沒有什麼必要。

「你啊!」

三代緩緩的搖了搖頭,他通過森乃伊頓的話,已經可以確定,他是問不出什麼來了。

對方根本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不過,也是……

對方並沒有經歷過漩渦一族滅族的事情,不清楚事情的重要性也是有情可原的,就算是遇到了漩渦一族的人,也不會認為他們會對村子造成什麼危害。

「伊頓,你不說,我不強求,既然你知道那個人的身份,那麼還希望你多多留心,一旦有什麼你覺得不對的地方,隨時來彙報給我!」

三代說到這裡,直接起身,準備離開。

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呢。

比如回去看那三個人岩隱村忍者的記憶。

以及在這件事情上,該要給岩隱村一個什麼樣的交代和說法,避免木葉村卷積到這第三次忍界大戰之中。

這都是很重要的事情!

「我走了。」

三代立即起身走出森乃伊頓的辦公室,沒有在這裡繼續耗下去。

隨著三代離開以後。

森乃伊頓默默的坐在辦公桌的椅子上,低頭看著桌面上的那本書精裝版的《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整個人陷入到了沉默當中。

良久之後。

森乃伊頓深深的嘆了口氣。

眼神變得複雜起來。

「青羽……」

「你到底是誰?」

「我怎麼好像有點不認識你了?」

森乃伊頓很久之前就產生過這樣的想法,只是一直以來不是那麼的清晰罷了,現在想著想著,心裡就更加的迷茫了。

身體孱弱卻在拷問部一直沒出什麼問題。

莫名其妙的就成為了綱手大人的弟子。

一手醫療忍術讓整個木葉村的醫療忍者都為之汗顏。

現在更是被三代懷疑是漩渦一族的忍者。

可以……

這樣一個個特殊的身份。

被青羽隱藏得非常好。

他知道。

但是別人都不知道。

這本身就不是很正常。

「罷了!」

「不想了!」

「等中忍考試之後直接問問他吧!」

森乃伊頓使勁搖了搖頭,將心中凌亂的思維壓了下去,隨即重新將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這本書上。

這個精裝版本的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

雖然他已經看過無數遍了。

但是每一次看到都會嘆為觀止奉為經典。

……

青羽吃完拉麵之後,告別了手打,徑直的向著暗部宿舍的方向返回過去。

吃過這一碗拉麵之後。

他整個人都好多了。

這些天心裡產生的不滿之感已然隨著拉麵濃郁的湯汁煙消雲散了。

不得不說。

這次手打大哥準備的拉麵量很足。

很大很濃郁。

讓人超滿足。

……

青羽很快就會都了暗部宿舍裡面,他在回來的路上,就已經被一些人注意到了,只是他們已經沒有了先前看到青羽時那麼的熱情。

此一時彼一時了。

以前。

他們以為《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是青羽寫的。

因而看向青羽的眼神充滿了異樣。

現在不同了。

他們都已經看到了《忍者學校白老師》這個故事的書名是富岳,已然明白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富岳。

那不就是宇智波富岳么!

漸漸地。

知道真相的忍者們開始對青羽失去了熱情。

當然。

青羽也樂得如此。

青羽回到暗部宿舍之後,立即洗澡,並且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就在他這一切剛剛結束的時候,他聽到了門口傳來了一道道的敲門上。

「來了!」

青羽在應了一聲之後,立即向著暗部宿舍的大門走過去,對於有人敲門這樣的事情,他倒是沒有那麼的意外,畢竟他回來的事情,已經被這裡的人看到了。

情報已經傳出去了。

關注他的人自然而然也就知曉了這些事情。

只是……

青羽不知道這個第一時間趕來的人是森乃伊頓還是宇智波富岳,除了這兩個人之外,他想不到其他人了。

青羽走到門口。

抬手打開門鎖。

一道身影映在他的眼前。

「青羽,沒想到是我吧!」

一道狡黠的聲音響起,這道聲音讓青羽覺得有點熟悉,看到面容之後,記憶瞬間變得深刻起來。

這個人既不是森乃伊頓,也不是宇智波富岳。

而是先前一起做團藏任務的時候寧可自己一組也不願意跟彼此一組的那個山中鹿三。

只是現在已經是今時不同往日了。

青羽還是那個青羽。

鹿三卻已經成為了根部的人!

「確實沒想到。」

青羽點了點頭,他說得倒是實話,他想到過許多可能會來這裡看他的人,但是卻唯獨沒有覺得鹿三會來。

他跟鹿三算不上朋友。

甚至於沒有什麼好感。

按理說根本不會進行往來和走動的。

「不請我進去嗎?」鹿三笑著看著青羽說道。

「請進。」

青羽淡淡的說道,隨即離開了門的區域,直接走進了宿舍裡面,並且拽出一把椅子,這是給鹿三留下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

鹿三嘴上這麼說,實際上根本就沒有客氣的意思,他直接一步跨入都青羽的宿舍裡面,反手就將門給關上了,然後走進宿舍,坐在青羽準備好的那把椅子上。

「青羽,你知道我為什麼來這裡看你嗎?」

鹿三賣關子似的說道,他的雙眼饒有深意的盯著青羽,眼神裡面蘊含著很豐富的意思。

這樣的話。

青羽一般是不願意接的。

覺得沒意思。

你來找我你問我為什麼來?

這是什麼惡趣味。

正如青羽來到這個世界以前,在現代社會中,他最討厭的事情就有一件,那就是接電話的時候,對方問他是誰?

拜託!

有沒有搞錯!

你找我還問我!

不過。

現在的青羽剛好有那麼一絲絲的興緻。

他抬起頭迎上了鹿三的目光。

「為了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嘲笑?」

青羽從鹿三的眼神裡面看到了那麼一絲絲的嘲諷,再加上他們之間的關係本就沒那麼好,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

「不是。」

鹿三搖搖頭,臉上的笑容轉而變得有點無奈,說道:「我在你的印象里就是這麼的不堪嗎,我確實聽到了你退出了中忍考試,但是絕對不是來嘲笑,而是來跟你聊聊天的。」

「我們有什麼可聊的嗎?」青羽疑惑的問道。

「想必我不說你也清楚,以前跟紗希和玲在一個小隊的人,是我!」鹿三沉聲說道,他在提起這件事的時候,表情看起來並不是那麼的愉快。

「有所耳聞。」青羽點點頭,沒有多說,他始終覺得,鹿三這次來,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現在你也感覺到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性格了吧,跟她們兩個做隊友很辛苦吧,現在你也理解為什麼我一定想要進入暗部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往上爬了吧。」鹿三攤開雙手無奈的說道。

「我明白了,你是來訴苦的……」青羽看到鹿三的樣子,一下子就想明白了,這傢伙之前跟那兩個少女一組,肯定有很多難以言喻的遭遇,憋了一肚子的苦水,現在可算找到了同病相憐的人了。

「差不多吧!」

鹿三點了點頭,他在知道青羽接替了他這個位置,跟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組隊去參加中忍考試的那一刻,就想過來找青羽聊聊。

不過……

那個時候他覺得如果說多了,反而是嚼舌根了。

還不如等青羽吃癟了再來。

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候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

鹿三的嘴角重新翹了起來,露出一抹不屑和鄙夷的弧度,只是這個表情並不是針對青羽的,而是對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的。

「你怕是被她懂壞了吧!」

鹿三此話一出。

青羽立即就明白了。

看來。

奈良紗希是老懂王了。

這種懷揣著蜜汁自信去篤定腦補的事情以前肯定沒少干。

鹿三可能就受到了不少來自於這方面的困擾。

「哈哈哈哈哈……」

青羽突然笑了起來,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這麼一笑,一切都表達得很清楚了。

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簡直就是兩個大活寶。

只是一般人真的頂不住。

一個是腦補老懂王。

一個是主要靠直覺。

許多事情就算是他解釋了也沒用,直接就在內心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看來確實是如此了。」鹿三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這次找我不僅僅是為了訴苦吧?」

青羽看鹿三說道這裡,也沒有說出什麼具體的事情來,表情上也僅僅只是無奈,並沒有厭惡那種程度的負面情緒。

怎麼看都不像是正常的訴苦行為。

總覺得這裡有其他的事情。

「訴苦只是任務的一部分,但並不是最主要的一部分,我已經接到了任務,對你進行記憶的讀取,以確定你中忍考試確實沒有作弊!」

鹿三的臉色突然一變,剛剛還帶著笑臉的樣子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嚴厲的模樣。

「我知道你不會輕易被我讀取記憶的!」

「所以我事先準備好了麻藥!」

「順便一提的是……」

「我跟紗希和玲的關係很好!」

「我來這裡訴苦不過是為了引起你的共鳴讓你放鬆警惕罷了!」

鹿三在青羽的面前表演了一場活脫脫的變臉,剛才還無奈的笑著看起來向著難兄難弟,現在則是已經露出了魔鬼的獠牙。

「這樣啊。」

青羽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驚訝,似乎早已經看穿了這一切,整個人無比的淡然,並且一點反應都沒有。

「嗯?」

鹿三緊緊盯著青羽的樣子,他已經看到了青羽根本沒有任何的變化,不由得露出疑惑的表情。

「奇怪。」

「你怎麼還沒倒下。」

「沒道理啊?」

「難道是計量的問題?」

鹿三盯著青羽自顧自的嘀咕著,他準備了很大分量的麻藥,完全足以令得青羽昏迷不醒了,可是現在看起來,卻好像是一點效果都沒有的樣子。

「我能告訴你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青羽淡淡的開口,他看著鹿三疑惑中隱隱有著慌亂的眼神,覺得這個人還真是個小人,居然直接當面使用藥物。

不過。

這些藥物對他一點用都沒有。

他的仙人體可以說是百毒不侵,完全沒有一點點的反應,甚至如果鹿三不主動說出來,他還沒有注意到這個事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5章 我能告訴你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嗎?(求訂閱求月票)

49.37%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