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這裡全都是青羽!(求訂閱求月票)

第386章 這裡全都是青羽!(求訂閱求月票)

「什麼?!」

鹿三騰地一下直接站了起來,他雙目圓瞪,整個人愣愣的盯著青羽,嘴上有許多話想要說,但是全都在嘴邊轉了一圈,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

沒有感覺?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麻藥的計量放得太少了嗎?

不至於啊!

多少暈一下也是可以的啊!

「驚訝了?」

青羽饒有深意的看著鹿三,他在一開始看到鹿三來的時候,就覺得這個人有古怪,只是當時並沒有想到具體是什麼原因,現在倒是全都明白了。

原來是為了奈良紗希和秋道玲來打抱不平來了!

青羽想到這裡。

不禁覺得那個奈良紗希有點過分了。

自己該解釋得都已經解釋得很清楚了,而且已經退出了中忍考試,明顯不想再參與到她們的事情當中了,卻沒想到還是要交鹿三過來拿著藥物過來讀取記憶。

這樣的事情……

在青羽的眼中。

可以說是非常的過分了!

「你……你怎麼回事?」

鹿三的眼眸中一抹慌亂之色閃逝而過,隨即立即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他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笑容。

「可惜啊!」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

「那麼這樣的事情就不能在無聲無息之間進行了!」

「我的動作會很快的!」

「你忍一忍就過去了!」

鹿三盯著青羽的眼眸中閃爍著一道道冰冷的弧度,他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鹿三了,現在他跟在團藏大人的身邊,屬於根部的忍者,儘管團藏大人現在受傷了影響了根部的運轉,不過他的位置在根部已經穩固了,影響還不算太大。

現在有了這樣的身份之後。

鹿三再看向其他人的眼神就已經變得不同了。

尤其是那些先前瞧不起他的那些暗部中的奈良一族的族人。

更是得意中透著一股不加掩飾的小人得志。

簡單來說。

那就是鹿三已經飄了。

這次他之所以對青羽使用藥物,還是看在奈良紗希交代一場,不想對青羽做得太過粗魯。

現在既然已經攤牌了。

那麼也就無所謂了。

「有意思。」

青羽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他依舊坐在椅子上,看著已經站起來的鹿三,緩緩的搖了搖頭。

「你這個人做事還是一如既往的不沉穩。」

「沒有確定得手之前。」

「居然就把任務給泄露出去了。」

「而且在任務明顯失敗之後還要強行付出更大的損失。」

「這樣的人怎麼為根部做事。」

青羽一眼就看破了鹿三的行事風格,若是他以後要弄類似於根部這樣的組織的話,那麼必定不會使用鹿三這樣的人,這絕對是任務破壞器。

「哈哈哈,青羽,你莫不是把自己太當回事了,我現在就強行讀取你的記憶,你又能怎樣?!」

鹿三聽著青羽說了那麼多,只覺得耳邊嗡嗡作響,甚是煩躁。

隨即。

他直接一步向著青羽的身上抓過去。

從那副架勢上來看。

儼然有一種直接就要將青羽給按住強行讀取記憶的架勢。

「等等……」

青羽抬起右手,將手心對準鹿三,擺出一個禁止一般的手勢,直接給鹿三看愣住了。

鹿三頓時停了下來。

沒有再強行進攻。

他狐疑的盯著青羽,不知道青羽這是什麼意思。

「你想清楚了?」

鹿三微微眯起眼睛,說道:「只要你配合我,讀取你的記憶,知道中忍考試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能減少一些皮肉之苦,你知道的,憑你這點本事,還不是我的對手。」

「鹿三,我有一個問題。」青羽似乎沒有聽到鹿三的話,自顧自的問道。

「什麼問題?」鹿三愣了一下,他隱隱覺得青羽是在拖延時間,不過他也想知道青羽的問題是什麼。

「你這麼明目張胆的來我的宿舍,不怕別人知道嗎?」青羽沒有直接問,而是採用了一種相對來說比較隱晦的說法,畢竟他總不能問,有人看見你過來了嗎?

「哈哈哈哈哈!」鹿三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立即大笑出聲,說道:「你死了這條心吧,誰都不知道我來了,而且知道你回來的人也沒多少,我本想將你麻倒悄無聲息的讀取你的記憶,現在來看,如果你不肯配合的話,只能將你打暈了!」

「那就好,沒人知道就好,也不會給我帶來太大的麻煩。」青羽默默的點了點頭,隨即嘀咕道:「你考慮得還是挺周詳的,確實也需要控制一下聲音,不然吵擾到其他人就不好了。」

「你在說夢話吧?」鹿三聽到青羽的話之後,微微皺起了眉頭,覺得一陣莫名其妙,這個人不會蠢到了現在還沒有看清楚形勢吧。

「那就送你去道場那邊吧。」青羽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一樣,抬頭看著面前的鹿三,咧嘴一笑,說道:「你要珍惜這種感覺,隨後我就會把你的記憶抹去的,以後你就不記得了。」

「你在說什麼?」鹿三聽得滿頭霧水,他覺得青羽像是在做夢,說得都是夢話,根本一點邏輯都沒有,給他一種懵懵的感覺。

「去吧。」

青羽在鹿三的注視下,緩緩站起了身子,隨即抬起手,徑直的向著鹿三的身上拍過去。

這樣的動作。

立即吸引了鹿三的注意力。

「這是動手了?!」

鹿三有想到過青羽會反抗,但是怎麼都沒有想到,會是以這樣簡單的方式反抗。

直接拿手拍?

這人莫不是去一次中忍考試之後傻了?

誰不知道你青羽的身體孱弱手無縛雞之力啊!

這樣幾乎沒有力氣的攻擊方式拿出來有什麼用!

徒增笑話罷了!

鹿三的眼底深處閃過一抹深深的不屑,他根本沒有將青羽的這個看起來很輕柔的動作放在眼裡。

幾乎是一瞬間。

他的手上拿出一把苦無。

他準備用苦無的鋒刃去抵住青羽的咽喉,從而控制住青羽的行動,並且可以安穩的打暈青羽,再進行記憶的讀取。

嗡!

可是。

就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右手猛地微微一顫。

一股濃厚的查克拉從青羽的右手掌心上升騰而起,並且在他手掌心的位置,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小點,這個小點就是他的飛雷神術式。

「飛雷神導雷。」

青羽淡漠的說出了這麼幾個字,隨著這幾個字說出去,青羽的手掌直接拍在了鹿三的身上。

嗡!

鹿三的身體猛然間就是顫動了一下。

緊接著。

他便感覺到一股無比恐怖的蘊含著空間能量的查克拉將他包裹了起來,令他整個人都無法移動分毫。

這樣的感覺。

前所未有。

以一種極強的趨勢震撼著他的心裡。

嗖!

幾乎是一瞬間。

他便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一下子就出現在了另外一個地方。

這裡是一個道場。

周圍模模糊糊的都是人。

「這是什麼地方?」

鹿三的腦袋裡面冒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他的內心現在處於一種極度驚懼的狀態下,他在這一瞬間腦袋裡面意識到了許多事情,這些事情都是他以前根本沒有想到過的。

「這是一個時空間忍術!」

「青羽不是那麼的簡單!」

「我小看青羽了!」

一個接著一個念頭,就這麼從鹿三的腦海中冒出來,現在他並不知道周圍都是什麼人,那一個個模模糊糊的樣子,讓他根本看不清楚,只是能夠隱隱的感覺到,那裡的一雙雙眼睛,全都在盯著他看。

這樣的畫面讓他覺得無比的震撼。

也不知道這些眼睛的主人都是誰,會不會有什麼危險,更不知道他即將面對的是什麼。

隨著時間的推移。

僅僅是不到一秒鐘的時間。

但是在鹿三的眼中卻好似過了很久似的。

漸漸地。

他的視覺清晰了起來。

周圍的身影也跟著變得清晰了起來。

「這……這是……」

鹿三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後,直接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這已經不是震撼的問題了,而是驚懼,彷彿看到了大大的恐怖。

這裡都是人。

成百上千的人。

而且。

每個人。

都是青羽!

他被青羽包圍了!

這樣的畫面是他做夢都不會想到他,他甚至不會認為現在說做夢。

「???」

這裡正在不知道修鍊什麼的青羽的影分身們全都滿臉疑惑的盯著這個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

現在他們也不知道鹿三為什麼會來。

雖然他們都是青羽的一部分,但是他們的信息不是共享的,這一點也恰恰是影分身跟六道分身的區別。

嗖!

就在這些影分身疑惑的時候。

一道身影驟然而現。

又是一個影分身。

這是一個新鮮的影分身。

「我們一起好好招待他!」

這個新來的影分身並沒有將話說得太清楚,不過在場的影分身那可都是青羽的影分身,根本就不需要說那麼清楚,畢竟他們都是要回到青羽體內的,只要現在知道要做什麼就可以了。

簡單的一句話。

所有的影分身都懂了。

「嘿嘿嘿……」

青羽的影分身們每個人都摩拳擦掌,盯著驚魂未定的鹿三,每個人的眼眸之中都閃爍著躍躍欲試的眸光,似乎想要大幹鹿三一番,直接上演一場激烈的多人運動。

「你……你……你們要幹什麼?」

鹿三猛地深吸一口氣,他看著圍聚過得的青羽,一個個都是青羽,每個人青羽的表情幾乎都差不多,但是個別還有不同,頓時感覺菊花一緊,心裡產生一種不祥的預感。

「你們不要過來啊!」

鹿三猛地大吼一聲,他立即向著四周看過去,視線立即定格在高塔一層道場入口的大門處。

大門死死的關閉著。

但是那邊卻是他當下發現的唯一出口。

而且。

那個方向的影分身少一點。

正好也可以做為一個突破口。

鹿三沒有參加過中忍考試,他沒見過高塔的道場,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但是他想著這裡既然有門,外面就可能會有人。

「救命啊!」

鹿三立即大吼一聲,他的聲音非常大,直接從高塔中傳出去,如果高塔周圍有人的話,還真的是可以聽到的。

不過。

可惜了。

這片死亡森林裡面。

別說人了……

連動物都沒有多少。

就算是鹿三喊破了喉嚨都沒有人能夠來救他的。

鹿三不敢在這裡有片刻的停留,他直接撒腿逃跑,逃跑的方向就是道場大門的方向,而且他也沒閑著,一邊跑還不忘一邊喊。

「救命啊!」

「有沒有能聽到!」

「誰能救救我!」

「這裡太可怕了!」

「這裡全都是青羽!」

鹿三不是沒見過分身術的忍者,但是突然經歷了這樣一個時空間忍術被轉移到另外一個地方之後,又看到這麼多的跟青羽一模一樣的忍者,他在極端緊張之下,已經紛紛不清這裡的是實體還是分身了。

如果是影分身的話……

那也太多了吧!

可如果不是影分身的話……

難道是一群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嗎?

鹿三的心臟狂跳不止,他的心情已經跌落到了谷底,他覺得人生的大起大落莫過於此了,原本他還覺得他是一個獵人,帶著麻藥去找青羽,現在看怎麼都想是獵物了。

「喊吧!」

「大點聲喊!」

「你喊的聲音越大也是刺激!」

「鹿三你沒吃飯嗎?」

「快點跑啊!」

「你跑得也太慢了吧!」

「這要是一個不小心直接把你抓住了多沒意思啊!」

「……」

一道道聲音從鹿三的四面八方傳來,這些聲音像是具有魔力一般,不斷的往鹿三的耳朵裡面鑽。

這些聲音看似雜亂。

但是聽到鹿三的耳中,卻是能夠極其清晰的聽到每一句話。

這樣鹿三覺得自己受到了極其強烈的精神衝擊。

本來一人一句這樣的事情就已經是足以讓人覺得崩潰了,偏偏這些人還都是青羽。

說話的聲音是一樣的。

說話的語調也是一樣的。

這簡直比幻術更讓他覺得苦悶。

畢竟……

幻術是假的。

這些是真的!

「誰能救救我啊!」

鹿三心中的千言萬語最後匯聚成為這樣一句話,他已經說不出其他的話來了,只有這一句,最符合他此刻的心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6章 這裡全都是青羽!(求訂閱求月票)

52.06%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