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植入記憶的實驗(求訂閱求月票)

第389章 植入記憶的實驗(求訂閱求月票)

鹿三的腦袋裡面有許多的小問號,看著青羽的眼眸之中寫滿了不解,可是他的身體已經被封印住了,完全不能動彈,跟不能說話,心裡縱然有千般不解,但他依舊忍不住去想。

只見。

青羽站在他的面前。

雙眼緊閉。

根本看不出來在幹什麼。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度過,大概過了十幾分鐘,青羽緩緩的睜開眼睛,眼眸中閃過一抹清明之色。

「原來如此。」

青羽默默的點了點頭,根據山中鹿三的記憶來看,這個人原來並不是不願意跟奈良紗希和秋道玲這兩個人在一起,而是太想要跟這兩個人在一起了。

如果沒有判斷錯的話……

這位就是奈良紗希的大舔狗。

只是舔到了最後一無所有。

雖然鹿三知道奈良紗希的全部缺點,但是他依舊不以為然,甚至於還想覺得非常的有性格特點。

不久之前。

鹿三在得知自己要跟奈良紗希和秋道玲組成小隊去參加中忍考試的時候,有過一段時間無比的懊惱。

他的實力不強。

僅僅是在讀取記憶這一塊比較擅長。

在其他方面並不厲害。

沒有把握能夠跟紗希和玲通過中忍考試。

更是因為他已經是根部忍者的身份,不需要再去參加中忍考試,只要完成根部的任務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全都不重要,他也一度做好了將紗希放在心裡的思想覺悟。

可是。

變故還是來得非常快。

根部的老大團藏受傷了,短時間內沒有辦法回到根部,一時之間根部的運轉有些停滯了。

要知道。

根部幾乎所有的命令都直屬於團藏。

沒有團藏發號施令的話,這些根部忍者就等同於是無頭蒼蠅,完全亂撞,沒有任何章法可言。

這是根部的優點,也是根部的缺點。

好處就是權利完全集中在團藏一個人的手上,這是一支直屬於團藏自己的私家軍,但卻又是權利過分的集中,導致了根部在沒有團藏指令的時候,變得無所事事起來。

最初的幾天,根部是有大蛇丸代理的,雖然同樣沒什麼事情可做,但是多少也沒那麼清閑。

沒過多久。

大蛇丸就被三代調走去主持中忍考試的第三場考試了。

如此一來。

根部可以說是群龍無首再無首,已經沒有什麼事看,正因如此,鹿三重新把心思放在了奈良紗希的身上,就在半天之前,跟著接到了奈良紗希託人帶回來的口信,去查查青羽的記憶。

然後便有了現在這樣的一幕。

青羽在看完鹿三最近這段時間的記憶之後,對於這種事情的發展,已經看得很清楚了。

「原來是紗希托已經被淘汰的考生帶回來的,你還真願意為女人去冒險啊,這可不是什麼好的品質。」

青羽淡淡的說道。

他低頭看著那個已經被他封印的那個完全不能動彈的鹿三,眼神已經發生了細微的變化。

「鹿三。」

「你知道嗎?」

「我寧願你是因為對我有什麼不滿。」

「可是你居然是為了一個女人。」

「古往今來栽在女人身上的人還少嘛……」

青羽漠然搖了搖頭,在他的觀念裡面,這是非常不值得的事情,這並不是說衝冠一怒為紅顏這樣的事情不好,而是他的原則上不會讓他因為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打破他的做事風格。

正如面前這個鹿三。

若是奈良紗希挨欺負了,他去找個說法,那麼至少可以說是算個男人。

但是被女人當槍使……

並且還甘之如飴。

這樣問題就很大了。

很容易給自己惹上許多不必要的麻煩,正如現在鹿三的這個樣子,他本可以避免這些的。

「我知道你肯定有話能夠反駁我,你也能說出一大堆理由,不過我是不來跟你討論的,你依舊沒有發言權,最後我只是想說,你就算讀取了我的記憶,紗希也不會對你另眼相看,反而因為這樣的事情,把你自己置於到了一種尷尬的境地上。」

青羽說完之後,再次探手而去,向著鹿三的腦袋上輕輕的一拍。

嗡!

一股查克拉從青羽的手上涌動而起,直接衝進鹿三的大腦中,瞬間一股股玄奧神秘的力量,將鹿三的大腦控制了起來。

霎時間。

鹿三瞪大了眼睛。

他的視線定格到了面前的畫面上,隨即意識消散,直接昏死了過去,已經沒有任何的知覺了。

「好好睡覺吧,醒了以後,別再做舔狗了,安心的待在暗部裡面吧。」

青羽淡淡的說道。

隨著他的聲音響起。

他的腦海裡面開始浮現出一段段的記憶畫面。

這些畫面是他編織出來的。

現在他要將這段記憶經過整合修改之後,植入到鹿三的大腦之中,從而讓鹿三相信這樣的事情是真的。

青羽在不久之前就覺得他已經掌握了這樣的能力,只是他一直沒有來得及去實踐,現在鹿三送上門來了,剛好可以拿來試試。

一時之間。

一幕接著一幕的畫面,開始在鹿三的腦袋裡面播放出去,頂替了原本的畫面。

在這一段記憶之中。

鹿三成功的迷倒了青羽,開始讀取青羽的記憶。

他發現沒了這裡面的秘密。

青羽在進入中忍考試第一場的時候,就是帶著答案過去的,屬於真真正正的作弊。

這是記憶顯示的。

絕對不會有問題!

更是在第二場考試的時候,經過了紗希的提醒,找到了天之書的捲軸,並且順利的向著高塔的方向前行。

這樣的記憶。

完全符合了奈良紗希給他的信上的記載。

只是……

這裡又多了一些畫面。

中忍考試之前,奈良紗希找到了記憶的主人,也就是青羽,接一張寫滿了答案的卷子給了青羽。

「青羽,這是中忍考試第一場考題的答案,現在你將他背下來,然後當做是你通過山中一族的秘術找到的,再通過山中一族的秘術把答案傳給我和玲。」奈良紗希沉聲說道。

「你放心好了。」青羽點點頭結果了卷子。

……

記憶的畫面又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這裡是中忍考試的樹林。

正是奈良紗希停下來質問青羽的地方,只是說話的表情變了,語氣變了,內容也變了。

「青羽,我們現在到達高塔的話,就破了中忍考試第二場的記憶,會不會太高調了?」奈良紗希看起來假惺惺的問道,通過那個表情,可以看得出來,她想要破紀錄,又不想被發現。

「確實有點。」青羽點點頭說道。

「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奈良紗希再次問道。

「要不我們晚點進去?」青羽說出了一個並不是奈良紗希想要得到的答案。

「算了,還是我想吧,我們就這麼直接進去,如果鹿久大哥他們問起來,你就直接棄權吧,將所有的責任都一個人攬下來,我也會儘可能的推到你的身上,只是委屈你了。」奈良紗希看起來楚楚可憐的說道。

「不委屈,一點也不委屈,等我棄權以後,送我幾包茶葉就可以了。」青羽連連擺手,擺出心甘情願的樣子。

至此。

這一段記憶也就完事了。

青羽倒是不擔心這段記憶會被鹿三懷疑,就算是忍界的任何一個人覺得假,鹿三都不會那麼覺得,因為鹿三就是這麼做的。

青羽在表情上以及舔的姿勢上,參考了鹿三的記憶,足以給鹿三很強烈的代入感。

這一切的記憶處理完了之後。

青羽收回了手,他的額頭布滿了汗珠,這樣的過程非常消耗查克拉,以至於就連他都覺得消耗有點大,不過好在他恢復得非常快,根本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

「現在讀取看看。」

青羽在收手之後重新抬起右手,向著鹿三的額頭處摸過去,只是這次並不是通過讀心繫統去讀取記憶,而是他在施展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

他要親自檢驗一下植入記憶的效果。

畢竟這樣的事情以前他只是植入過一點點的念頭,並沒有完全大篇幅的畫面。

若是這個實驗成功的話……

那將會是非常非常牛的幻術。

只是這個幻術的釋放方式跟常規的幻術不同,這不僅僅的是蒙蔽五感了,而是去製造記憶。

頓時。

青羽的手上泛起一股股查克拉波動,他已經開始施展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了。

很快。

畫面就呈現了出來。

正是青羽植入到鹿三大腦中的記憶。

「讀心秘術沒問題!」

青羽點了點頭,連讀心秘術都沒問題的話,這就足以做到真假難辨了,可以宣告實驗成功了。

「我們該回去了。」

青羽知道不能跟鹿三折騰得太久,畢竟這樣鹿三適應起來也是有大大的問題,隨即一把抓住鹿三的肩膀,瞬間施展飛雷神之術,溝通暗部宿舍的位置,兩人的身影同時一閃而逝,直接消失不見了。

嗖!嗖!

兩道身影一起出現都青羽的宿舍裡面。

嘭!

青羽的影分身在看到青羽本體帶著鹿三歸來之後,直接放下手上的筆,隨即驚起一道氣爆聲,直接消失不見,回到了青羽的體內。

青羽先把鹿三擺好姿勢,做出意外昏迷的樣子,隨即自己也跟著趴在了地上。

青羽趴下來以後。

心念一動。

解除了鹿三的記憶。

隨即兩人就這麼一起趴在地上,足足持續了十幾分鐘的時間。

「嗯?」

鹿三率先發出一道呢喃的聲音,緩緩睜開眼睛,頓時看到了不遠處趴在地上的青羽,瞳孔微微一縮。

「還好是個夢……」

鹿三心有餘悸的嘀咕自語,他剛才做了一個噩夢,夢見到處都是青羽,密密麻麻的,那些青羽要圍著他做多人運動,害的他做夢的時候菊花都夾得緊緊的,不敢有絲毫的鬆懈,怕給青羽以可乘之機。

「呼……」

鹿三深吸一口氣,他在吸氣的時候,立即嗅到了彌散在空氣中的藥物的氣息,正是他帶過來對付青羽的麻藥。

「我說我怎麼讀取記憶的時候都能睡著了,最近也沒有什麼工作,根本沒有那麼大的消耗,原來是藥物啊!」

「不過……」

「這葯這麼好使!」

「嘿嘿嘿嘿……」

鹿三看著青羽趴在地上動彈不得那任人擺布的樣子,腦袋裡面突然冒出幾個還算刑的想法,只是轉念之間就已經放棄了,畢竟如果他對紗希做出這樣的事情的話,奈良家不會放過他的。

「等等。」

「這段記憶……」

「紗希是要我做工具人嗎?」

鹿三在緩了一會之後,方才想到他讀取到的記憶的事情,整個人的心都跟著亂了起來,看向青羽的眼神都變得複雜多了。

現在這個時候。

他對青羽的感覺親近了許多。

他覺得可能是因為他們都做了紗希的工具人,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當然肯定不是因為那個恐怖的多人運動的噩夢。

「這是活生生的例子嗎?」

就連鹿三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原本心中的執念,在這個時候變得無比鬆動,想到奈良紗希的臉,也跟著一頓索然無味。

他看著青羽趴在地上被算計了都還不知道的茫然無知的樣子,彷彿是遇見了明天的自己。

「或許……」

「我現在幫助紗希坐實了青羽的事情。」

「不久之後紗希就會找別人來坐實我的事情。」

「我們這麼多人都在為了她而犧牲。」

「但是她卻只是知道自己。」

「太自私了!」

鹿三漠然的搖了搖頭,現在這個時刻,奈良紗希在他心中的地位直線下降,已經到了一個冰點,這也使得他的臉頰都變得冰冷了起來。

隨即。

鹿三直接起身。

準備離開青羽的宿舍。

就在他走到青羽宿舍門口的時候,他停住了腳步,還是無奈的轉過身來,來到趴在地面上的青羽的身旁。

「青羽,答應我,以後別做舔狗了!」

鹿三看著青羽的眼神裡面,有著一縷縷心疼的眸光,也不知道是在心頭青羽,還是在心疼過往的自己,他將青羽從地面報到鐵板床上,然後重新走開了。

隨著一道關門聲。

鹿三已經離開了青羽的宿舍,他並沒有發現記憶的異常,一切就像是他所親身經歷過的那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9章 植入記憶的實驗(求訂閱求月票)

48.59%
目錄
共8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