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離譜的三代火影(求訂閱求月票)

第395章 離譜的三代火影(求訂閱求月票)

沒過多久。

青羽就隨著眾人一起來到了木葉村的大門口。

這裡除了這些暗部忍者之外,還有一批已經等待在這裡的人,其中便有不久前剛剛找過青羽的森乃伊頓。

「伊頓大人!」

青羽見到森乃伊頓之後,立即向著後者打了個招呼,畢竟森乃伊頓特意來叮囑過他這件事情,並且還說要陪著一起走,以保護他的安全,所以這樣的事情在青羽看起來,還是有必要打個招呼,只是他沒有叫伊頓大哥,而是叫伊頓大人,就是因為他跟森乃伊頓有過約定,在人前的時候叫大人,私底下叫大哥。

「你跟著我,路上小心,出來村子之後,每時每刻都可能會有危險!」森乃伊頓臉色嚴肅的說道,他怎麼說也是個特別上忍,實力還是很不錯的,但是他們即將面對的是忍者戰爭,這不是個體實力的事情,稍微一個不小心的話,可能就會葬身於此。

「好的!」

青羽點了點頭,他的心裡也是這麼想的,跟著點森乃伊頓,這樣如果森乃伊頓遇到什麼危險,他還可以悄悄的幫幫忙,畢竟戰爭是慘烈的,而面前這些人,他對這些人一點信心都沒有,簡直可以說是散漫到了極致。

這些人怎麼看到不像是要上戰場的樣子。

從眾人的表情上來看……

大家的精氣神都還沒有調整過來。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

一時之間。

青羽的腦袋裡面冒出了一個個問號,他對於三代的安排有著極大的不解。

既然他們是第一批上戰場的人。

那麼他們可以說是本次戰爭的先鋒軍了!

俗話說的話。

第一炮要打響!

首戰告捷方才能夠給後方帶來捷報,給其他參戰忍者信心,給村子里等待的人信心。

可是……

現在看起來。

這怎麼有點像是兒戲啊!

「伊頓大哥……」

青羽湊到森乃伊頓的耳邊,將聲音壓得很低很低,他用只有森乃伊頓一個人能夠聽到的聲音緩緩的說道:「我有點不明白,為什麼派我們做先鋒部隊,難道村子沒人了嗎?」

青羽的這個問題。

並不是怕死的問題。

而是他覺得這樣的安排不合理。

雖然看起來是整體的暗部部隊,但是裡面大部分並不是戰鬥的職務,比如拷問部,裡面大多是感知忍者,這樣的忍者更適合放在後方,總不能讓輔助去當肉吧!

這些忍者裡面的上忍,也都是在某些地方突出的特別上忍,但是可以確定的是,突出的地方不是戰鬥能力,否則就不是特別上忍,而是精英上忍了。

這支由絕大部分非戰鬥擅長的忍者組成的先鋒部隊,在青羽的眼裡,並不像是奔著勝利去的,更像是去送死的。

「我在屋子裡的時候沒跟你說嗎?」森乃伊頓四處看了一圈,確定沒有人盯著他們,方才壓低聲音說道。

「你沒說啊!」青羽十分確定的點點頭,而且在宿舍的時候,他也不知道事情是這種樣子的,跟他想象中的忍者大戰截然不同。

「那可能是我忘了說了,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你聽我解釋……」森乃伊頓看現在還有那麼一點點的時間,臉色變得無比嚴肅,在他說話的時候,依舊還在向著四周看過去,隨即說道:「三代火影大人懷疑有霧隱村的間諜混入到了暗部之中,但是有找不到間諜在什麼地方,所以要暗部去打個先鋒軍!」

「什麼?!」

青羽眼皮微微一顫,他在聽到霧隱村間諜的時候,就大概明白怎麼回事了,根據上次森乃伊頓帶來的情報,可以得知三代已經懷疑他(也就是治療團藏傷勢的人)是漩渦一族的後裔,在讀取過那三個岩隱村忍者的記憶過後,怕是將他和霧隱村薩摩廉太郎聯繫在一起了。

不過這也並沒有什麼錯誤的地方,畢竟不管那個所謂的漩渦一族後人,還是霧隱村的薩摩廉太郎,那都是他,懷疑得沒錯。

可是……

從現在這個架勢上來看。

青羽可以非常輕易的推斷出,三代已經高度懷疑那個霧隱村的忍者薩摩廉太郎就是漩渦一族的後人偽裝的,而漩渦一族的後人是森乃伊頓認識的人,進而推斷出可能跟暗部有關。

這些推斷理論上都沒有問題。

問題是……

沒必要這麼興師動眾的把暗部的忍者都弄出去吧?!

這尼瑪……

青羽的心裡都有點想要罵人了,他本以為寧可錯殺不可放過是團藏的專屬,現在看來三代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這種懷疑暗部裡面有漩渦一族的人,而把整個暗部推出去送死的這種決定,簡直讓青羽說不出評價的話來,三代比他想象中的更要陰險許多,這是直接借刀殺人,無論是不是達到了最終的目的,三代在人們心中的形象依舊是光明燦爛的。

「這樣的決定也能通過嗎?」

青羽的聲音壓得很低很低,他的內心之中已經驚訝得不行了,更是憤怒得不行,以往他在看火影忍者的時候,對於三代還沒有什麼太多的感覺,直到穢土轉生出木葉F4的時候,三代面對其他三位火影沉默不語,深思愧疚,看的出來是心裡有事。

當時青羽僅僅只是把這些當做是火影迷拿出來調侃的段子。

經過現在置身於其中。

感受得更加真切。

切切實實的發現了這裡面的問題,對於三代的理解更加深刻了,同時也明白了為什麼三代的三個弟子,也就是木葉村的三忍,相繼都離開了木葉村。

日久見人心啊!

但凡是腦子正常一點的人,在三代的身邊久一點,自然而然就會發現三代所做的事情裡面,處處透露著貓膩。

「噓——」

森乃伊頓在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立即豎起一根手指,示意青羽這樣的話,不要亂說,一點要小聲小聲再小聲。

青羽看著森乃伊頓那謹慎的模樣,臉色變得凝重起來,他一點都不鄙視謹慎,恰恰相反,他覺得謹慎是非常好的品質。

小心駛得萬年船!

森乃伊頓反覆的向著周圍看了幾遍,再三確認沒有人在聽他們說話之後,將說話的聲音,壓得更低了。

「當然有人反對!」

「最先提出不同意見的就是木葉白牙旗木朔茂大人!」

「可是……」

「三代火影大人說……」

「暗部更適合在這場戰鬥裡面試探對方的深淺!」

森乃伊頓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他的每一句話,都說得很小聲,說話的時候一直盯著四周看。

就在森乃伊頓話音剛落之後。

白袍暗部隊長的聲音響起了,將眾人召集了起來,安排這裡的忍者們,一切向著前方奔行。

「青羽,先不說了,你跟著我便是,路上務必精神集中,不可以有半分的鬆懈,只要出了木葉村,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算得上是安全之處!」森乃伊頓急匆匆的交代了一句,隨即身影一閃而出,快步向著前面的位置跑過去,他要站在前面那特別上忍的那個位置。

青羽看著森乃伊頓的背影。

一句話都沒有說。

對於這場戰爭的事情,青羽已經大概清楚了,在這先鋒軍的處理上,可以說是非常的草率且不負責任。

簡直兒戲一樣!

青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三代接任之後,如此鼎盛的木葉村,最後被玩成那個樣子。

這樣子打仗的話。

木葉村不輸,誰輸?

青羽現在覺得木葉根本就不配贏!

「走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忍者拍了一下青羽的肩膀,這個人青羽不認識,不過可以確定是暗部裡面的一員。

「嗯。」

青羽立即閃身而出,跟著此行一起去前線的隊伍,離開了木葉村的大門。

嗖嗖嗖嗖嗖……

就在眾人離開了大門之後,每個人都直接躍起,在樹上連續的跳躍,速度非常的快。

「嗯?」

青羽在跟著眾人跳躍奔行的事情,突然感覺到有視線落在他的身上,他自從來到忍者世界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得到了仙人體,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已經掌握的愈加純熟了。

只要有人的目光盯在他的身上,眼神不是很自然的話,他立即就會有感應。

這道目光就不是正常的目光。

誰?

青羽的腦袋裡面冒出一個問號,不過他不能現在立即轉頭,否則對視在一起的話,容易打草驚蛇。

現在這個狀況,就是對方以為他在暗部,自己在明處。

實際上。

青羽則是在暗處,那個人在明處了。

片刻之後。

青羽感覺到那道目光挪開了,沒有再看他,他立即假裝身上有什麼,摸過去的時候去向著那個人看了一樣。

火影直屬的暗部忍者。

青羽沒有見過那個人的樣貌,現在這裡的人,都沒有戴著面具,但是那種感覺,絕對是不會錯的。

頓時。

青羽向著周圍看了過去。

發現了許多火影直屬的暗部忍者。

這些人散落在隊伍裡面,前面有帶隊,後面有斷後,左右兩邊都有探哨,看起來是在為他們保駕護航,實際上則是在監視他們。

確定他們是不是都在這裡。

有沒有做出什麼特殊的舉動。

這不是簡簡單單的去戰鬥,而是在戰鬥的時候還夾雜著內鬥。

人心不齊啊!

青羽心中感慨著,他忽然想到了一句話。

攘外必先安內!

這句話多少還是有點道理的,現在他身處於忍者世界之中,跟其他那種隨時可能會犧牲的工具性質戰爭武器般的忍者不一樣,他是有獨立思維的人,不願意最別人的棋子,尤其是下棋的人還是個臭棋簍子。

越是知道的多起來。

越是發現這裡面的不簡單。

僅僅是木葉村就在三代這樣的人之下,有著這樣那樣的故事,那麼其他村子呢,又會好到哪裡去呢。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村子也是一樣!

青羽知道這樣的問題各個村子必定都有,但是直接用首戰來排除異己,這樣的行為,三代也是獨一份了。

唰!

就在這個時候。

又是一道目光注視了過來。

這是另外一個人。

青羽從這個人的眼神裡面感覺到了打量和凝視。

看來……

自己已經被列入重點懷疑對象了啊!

青羽不知道森乃伊頓有沒有感覺到這裡的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但是他幾乎可以確定,剛才在他跟森乃伊頓說話的時候,已經被這些人注意到了。

如果他是三代的話,他必定會叮囑這些忍者,讓他們去重點監視跟森乃伊頓有交集的人。

現在自己開場就跟森乃伊頓聊了會天。

被注意那也是必然結果!

想到這裡。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殘忍的弧度,既然大家都是先鋒部隊,都是來送死的,那麼也就別活著回去了。

這些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都是三代的絕對擁護者,直接隸屬於三代的勢力,可以說是三代的親兵了。

哪怕是木葉村權力交接的時候,就算是水門成為了火影,這一批人也必定還是火影直屬暗部。

那麼就相當於皇帝換人了,但是御林軍還掌握在老皇帝的手裡,這就像是一把扼在咽喉上的利劍。

饒是水門實力再強,也未必能時時刻刻的防止著偷襲和暗殺,最不濟還會把情報傳遞出去,以此來借刀殺人。

一時之間。

青羽已經決定了。

既然他認定了水門是木葉村的四代目火影,那麼火影直屬暗部,就讓水門自己挑選吧,那樣也沒有那麼多的掣肘。

至於這些三代的羽翼。

這一次恰好是在去往前線戰場。

多麼難得的機會啊!

「既然你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找到我,那麼來而不往非禮也,我也就通過同樣的方式,把你的這些羽翼剪掉吧!」

青羽的心裡萌生出了一個對於其他忍者來說,無比大膽的想法,不過他並不是從小就接受忍者的教育,也沒有經過火之意志的洗腦,他所想的事情,那就是有利於他的事情,是他覺得對的事情。

唰!

青羽剛剛下定決心的時候。

又一道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這又是不同的一個忍者。

「好啊!」

青羽的心裡暗暗的忖道,默默的記下了這些目光的主人。

「你們就挨個看過來,暴露出你們的身份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5章 離譜的三代火影(求訂閱求月票)

51.61%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