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木葉村裡的薩摩廉太郎(求訂閱求月票)

第396章 木葉村裡的薩摩廉太郎(求訂閱求月票)

五天之後。

青羽隨著大部隊一起來到了火之國與土之國邊境的地方。

現在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的忍者。

除了木葉村駐守邊境的忍者之外,剩下的都是岩隱村的忍者,由於現在臨近黑夜,一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全都是營寨。

「青羽!」

森乃伊頓喊了青羽一聲,隨即四下看了一圈,最後走到青羽的旁邊,低聲說道:「一會你儘可能挑選距離我比較近的帳篷。」

「沒關係的。」青羽擺擺手,說道:「伊頓大哥,這裡人這麼多,我沒有問題的,不會有什麼意外的。」

「你還是聽我的吧,儘可能的距離我近一點。」森乃伊頓不放心的說道,對於他來說,青羽非常的重要,完全牽動著他的心弦,如果青羽沒有來邊境的話,那麼他反而會心無旁騖,沒有什麼畏懼的地方。

「我明白的!」

青羽點點頭,他在說話的時候,又感覺到了一道目光向著他注視過來,明顯是在監視著他。

「伊頓大哥,我回去了,這段時間你也要小心!」

青羽不想在這裡久留,現在的情況跟森乃伊頓找他的時候不一樣了,怕是就連森乃伊頓自己都還沒發現已經被監視起來了。

說罷。

青羽直接轉身離開了。

他向著人群的方向走過去,看著那些一個個支起來的帳篷,並沒有任何一點點心急的意思。

根據白袍暗部忍者的要求,每個帳篷裡面要住五個人,具體跟誰住在一起,大家可以自由分配,剩下的人再湊在一起。

只不過。

青羽他們都是普通的帳篷,不能跟那些精英上忍的隊長混合起來,否則森乃伊頓必定會把他拽到自己的帳篷裡面。

青羽站在這裡。

視線落在帳篷上。

心裡卻是在回憶著這一路走來落在他身上的一道道目光,對於這些人的身份,他已經掌握得很清楚了。

剩下的就是如何行動的問題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

青羽緩緩的向著那個給他剩下的那個帳篷走過去,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樣,這個帳篷裡面的人,幾乎都是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也就是這一路走過來,監視過他的人。

湊巧嗎?

青羽並不這麼認為!

在他看來。

能夠出現這樣的局面,就是這些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故意這麼做的,目的非常簡單,那就是要監視他。

不過。

青羽絲毫都不在意。

他的目光僅僅只是輕飄飄的在這些人的身上掃過一圈,隨即便立即邁開腳步,向著這些人所在的帳篷走了過去。

「我就住在這裡了。」

青羽淡淡的說道,說話之間,他向著其中一個帳篷走了過去。

其實他也沒的選!

這裡只剩下最後兩個帳篷了……

每個帳篷都有四個人,全都是只差一個位置,只是這裡等著的八個人,均是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每個人都曾經在來這裡的路上監視過青羽。

可以說。

這是這幾個火影直屬暗部忍者特意給青羽留下的一個圈套。

隨著青羽一步步走入都其中一個帳篷之後,他立即開到了帳篷裡面分配好的位置,僅僅只剩下最裡面的一個地方了。

很顯然。

這也是視線預留好的。

青羽相信另一個帳篷也是這個樣子,留下的那個位置也是裡面的,這樣他有任何一點點異動,都無法逃過這些人的眼睛。

「有點意思。」

青羽的心裡暗暗的思忖道,看起來這些人已經認定了他就是跟森乃伊頓有什麼瓜葛的人了。

不過。

青羽可以確定。

這些人僅僅只是奉命去監察這樣的事情。

並不知道這裡面具體的原油,也不知道三代這麼安排的原因,更不可能知道可能是漩渦一族忍者的事情。

青羽走到帳篷裡面的位置,隨即坐了下來,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擺出一副生人勿進的姿態來。

就在青羽進來之後。

沒過多久。

這個帳篷裡面的其他人就相繼走了進來,他們的目光均是落在了青羽的身上,在看到青羽的樣子之後,每個人的腦袋裡面,都冒出了大大的問號。

這人這麼冷酷的嗎?

這幾個火影直屬的暗部忍者在這一路監視青羽的過程中,就發那個被他們監視的少年,幾乎沒有朋友,除了到達邊境後跟森乃伊頓說了幾句話之外,全程完全沒有跟任何人說話過。

那冷漠的樣子。

就連他們這些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都覺得很是驚訝,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人。

一時之間。

四個人面面相覷,相互點了點頭。

「你好,我叫原野,你叫什麼名字?」火影直屬暗部裡面的一個人,主動向著青羽打招呼,現在的氣氛太沉悶了,並不是他們想要的那個樣子。

畢竟。

他們將青羽吸引到這裡,不是真的僅僅只是為了睡覺。

若是單純的睡覺,而不做點別的事情,那豈不是白白的浪費的這樣的好機會。

這個忍者的話說出口之後,接下來就沒有了任何的聲響。

青羽依舊閉著眼睛,一句話都沒有說,完全一副沒有聽到的樣子,整個過程極其的淡漠。

「……」

這四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相互之間對視了一樣,均是能夠看到對方眼中的無奈。

說實話。

沒見過這樣的人。

隨即。

剛才說話的那個忍者,抿了抿嘴,再次向著青羽看過去,說道:「你好,我叫原野,你叫什麼名字?」

這個忍者的聲音比剛才要更大一些,而且明顯是向著青羽說過去的。

片刻之後。

青羽的睫毛微動,緩緩睜開眼睛,眼眸中的眸光,依舊顯得淡然無比。

「抱歉。」

「我是來參戰的。」

「不是來交朋友的。」

青羽說完之後,再次閉上了眼睛,隨即便不再說話了。

「???」

這四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再次愣住了,這樣的情況跟他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一下子給整不會了。

人家直接說是來參戰的。

那還能說什麼啊……

完全把每個人想要說的話都給堵了回去。

一時之間。

帳篷裡面陷入到了沉默當中,包括這四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在內,每個人都沒有再說話。

……

青羽在帳篷裡面靜坐了一段時間之後,便直接躺下睡覺了,他是真的睡覺,不是偽裝的那種。

按理說在前線的帳篷裡面,沒有必要睡得太死,再加上在戰場的緣故,絕大多數人的情緒是亢奮的,也就沒有那麼的容易困,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們這些忍者才剛剛到前線,分配完帳篷的第一夜裡面,90%的忍者都是在聊天的。

青羽倒是不在意這些。

這四個火影直屬暗部的人既然在監視他,那他索性什麼也不用做,這些人會處理好這裡的事情。

畢竟監視不是暗殺。

根本不需要擔心安全的問題。

甚至於他相當於身邊有四個守夜人,幫助他進行守夜的工作,遇到任何事情都沒有必要慌張。

……

另外一邊。

木葉村。

在月光的映照下,一道身影赫然佇立在火影岩上,呈現出神秘的模樣。

這個人的身上穿著的是霧隱村的忍者服飾,正是前段時間中忍考試裡面出現在死亡森林裡面的霧隱村忍者薩摩廉太郎。

當然。

這不是真正的薩摩廉太郎。

而是青羽的神之紙分身。

青羽在離開木葉村去前線戰場之前,特意留下了影分身,就是為了完成他的計劃。

雖然青羽隨時都可以使用影分身,並且通過使用飛雷神之術,直接瞬間移動回到木葉村裡面,但是他考慮到戰場多變性的因素,決定提前留下影分身。

現在來看的話。

倒是留對了。

這裡有許許多多的眼睛在盯著他,別說施展影分身之術了,就是有任何一點點的異動,都會落入到這些人的眼睛裡面,根本逃脫不掉的。

現在來看提前預留影分身的作用就顯現出來了。

青羽的其中一個影分身,通過式紙之舞和神之紙者之術的加持,化作了根本無法辨認出來的神之紙分身,化身成為霧隱村忍者薩摩廉太郎的樣子,出現在木葉村火影岩的上方。

「計劃開始!」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嘴角微微翹起,他手裡的計劃非常簡單,那就是通過各種各樣的事情,引起木葉村的注意,讓木葉村的人都知道,那個殺死了三個岩隱村忍者的薩摩廉太郎還在村子裡面。

如此一來。

跟著拷問部一起去前線的青羽就沒有任何的嫌疑了。

這樣便是親自遞給了三代一個不在場的證明。

嗖!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頓時閃身而出,整個人快步的穿梭在夜幕籠罩的木葉村中。

他一邊奔行,一邊找人。

別的人若是潛入到了木葉村,第一點要做的就是隱藏自己,避免被別人發現。

現在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反過來了,根本沒有躲著人,反而還在找人,他需要被更多的人看到,最好還能引起一些輿論。

青羽不知道薩摩廉太郎這個名字對於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還有多少價值。

不過他決定試試。

最後榨乾這個身份。

嗖嗖嗖……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快速穿梭的時候,立即眼睛一亮,鎖定了一個目標,身影連續起落之後,在這個身影的頭頂上掠過。

「誰!」

突然之間。

一道驚呼的聲音響起。

發出這道身影的人正是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剛才掠過頭頂的那個人,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青羽非常熟悉的宇智波富岳。

現在這個時候。

宇智波富岳正在例行夜間巡邏。

他剛剛走出了沒多久,便看到了一道身影在他的頭頂上飛快的閃過,並且在聽到他的呼聲之後,速度變得更快了。

此人心裡有鬼!

宇智波富岳立即就判斷出了這個人不對勁,隨即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閃身而出,向著青羽的神之紙分身追了過去。

嗡!嗡!

宇智波富岳在快速的奔行的時候,雙眼微微一震,立即發生變化,從黑色的眼球,變成了血色的三勾玉寫輪眼。

隨著寫輪眼的出現。

宇智波富岳對於眼前的一切事情都看得更清晰了,瞬間就捕捉到了在他前面不遠處奔行的那個人影。

「是你!」

宇智波富岳幾乎是在看到青羽神之紙分身的第一時間,就立即認出了後者的身份。

正是那日在水之後商販倉庫處看到的那個人。

當時他一直追到樹林裡面,最後都沒有追上,不過當時他找到了問題的關鍵點,那就是在追人的時候,不需要適應萬花筒寫輪眼,那樣消耗太大了,反而容易讓身體跟不上。

「這次你別想跑了!」

宇智波富岳立即大吼一聲,他的吼聲直接劃破天際,撕裂了夜晚安靜的氣氛,以至於村子里不知道多少人被吵醒,甚至還有小孩子驚慌的啼哭聲。

「上次讓你跑了才促成了這次的悲劇!」

「你以為這次我還能放過你嗎!」

「中忍考試的慘案是你的手筆吧!」

「薩摩廉太郎!」

宇智波富岳一句接著一句的喊了出去,他在通過這樣的方式來通知還在村子裡面進行著巡邏工作的其他警備部的忍者,讓大家一起去圍堵面前這個人。

薩摩廉太郎。

這個名字已經被他們警備部研究了好幾天了。

自從三代命令的那些山中一族的感知忍者找到了關鍵性的線索,也就是那個殺死三個岩隱村的忍者之後,他已經在這三個岩隱村忍者的記憶裡面拿到了非常關鍵的情報。

那就是做這件事情的霧隱村忍者名字叫做薩摩廉太郎。

正是因為如此。

宇智波富岳在看到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的背影之後,立即便知道這個人就是薩摩廉太郎,瞬間也就將一切都聯想結合了起來。

「哎呦!」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發出一道譏笑的聲音,他微微側過頭,用側眼盯著青羽,看起來就像是剛剛看到了宇智波富岳一樣。

「越來是你啊!」

「上次你都不是我的對手!」

「不過……」

「這次你也依舊別想抓住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6章 木葉村裡的薩摩廉太郎(求訂閱求月票)

53.66%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