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聽君一席話,勝聽一席話!(求訂閱求月票)

第398章 聽君一席話,勝聽一席話!(求訂閱求月票)

木葉村中,洪水狂流。

村子裏面幾乎每個人都知道,這次噴水的人是霧隱村的忍者薩摩廉太郎。

畢竟這個人是當着他們的面直接噴的!

所以在他們的認知當中,根本就沒有別的人,這件事情根本就是薩摩廉太郎一個人做的。

如此一來。

包括青羽在內的那些前往前線的暗部忍者們都已經自然而然的洗脫了嫌疑。

現在這個時候。

雖然天色尚晚,村子裏的每個人都沐浴在皎潔的月光之下,卻還是在不斷的進行着抗洪的工作,畢竟現在這個樣子根本沒有人能夠入睡。

另外一邊。

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站在房頂上,雙手不停的打出了一個又一個的手印,快速的施展着土遁忍術,控制着村子裏面的水向著森林的方向流淌過去。

「這個霧隱村的薩摩廉太郎究竟是不是漩渦一族的那個人?」

三代的腦袋裏面冒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從理智上來講,現在可以說已經排除掉了這個可能性,畢竟剛才他跟大家都一起看到了薩摩廉太郎的身姿,那簡直是強悍到難以形容,渾厚的查克拉宛如尾獸一樣,隨便噴了幾口水,就把木葉村搞成了這個樣子,但是他的心裏就是有許多說不清楚的地方,他還是覺得薩摩廉太郎身上的某些東西,跟那個給團藏治療的漩渦一族後人很像。

……

火之國邊境。

帳篷裏面。

青羽熟睡着。

他根本沒有任何擔心的地方,從他離開木葉村之前,就已經把所有的佈局都已經設置好了。

現在他需要做的就是按部就班的執行。

畢竟……

除了ABC三個不同的任務模式之外,還有一個需要執行的任務,那就是他自己的任務。

青羽現在要做的就是安心睡覺。

僅此而已。

可是。

青羽安心了。

這個帳篷裏面其他幾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則是沒有那麼的安心,只能在這裏默默的看着青羽,生怕錯過什麼細節。

現在青羽誰得太香了。

這未免太奇怪了。

就連他們這幾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都說不清楚這算是怎麼一回事。

明明青羽什麼都沒有做。

可是卻愈發讓他們覺得青羽有問題。

或許是……

青羽太過淡定了吧!

正常來到戰場第一天的晚上,很少有人能睡得這麼踏實,這實在是有點超乎他們的預料之外了。

……

漸漸地。

一夜的時間過去了。

「呼……」

青羽在帳篷裏面伸了個懶腰,彷彿是在告訴這裏其他的幾個人,他要醒來一樣。

隨即。

他的眼皮微微動了起來。

眼毛微抬。

準備睜開眼睛。

就在這個過程中,剛才一直盯着青羽的那幾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立即像是接收到了暗號一樣,開始快速的擺好新的姿勢,像是也剛剛睡醒的樣子,為了讓青羽感覺不到任何監視的感覺。

「早啊!」

青羽睡眼朦朧的看着同一個帳篷裏面那其他幾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他表現得非常自然,像是完全沒有看出來他們的異樣。

不就是演戲嘛!

你們這幾個人都是弟弟!

青羽現在屬於明知道這幾個人是在演戲,但是卻假裝不知道,再配合他們演戲,他在更高的一層。

「你好,我叫……」

昨晚那個向著青羽自我介紹的那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立即開口,打算向著青羽再次進行自我介紹,準備通過這樣的方式跟青羽拉近關係,這也是他們跟青羽安排在同一個帳篷的原因。

現在他們在同一個帳篷裏面。

這段時間不是在戰鬥就是在一起生活。

低頭不見抬頭見。

慢慢的。

時間久了。

彼此之間必定會熟悉起來。

這也算得上是一起上過戰場的戰友情了,這樣會更容易拉近彼此之間的關係,並且通過各種細節發現青羽身上的秘密。

只是……

這個忍者的話剛剛開口。

還沒等他說完。

就被青羽的話給打斷了!

「你叫什麼我不感興趣。」

青羽漠然的爬起來,隨即直接向著帳篷外面走過去,整張臉在這一看完成了睡意到堅毅的一種變化。

「我再說一次。」

「我不是來交朋友的。」

「我是來戰鬥的!」

青羽的語氣非常的冰冷,在他說完話之後,人已經走出了帳篷,留下了這幾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默默的懵逼。

「……」

這幾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都已經傻眼了,彼此之間面面相覷,均能通過對方的眼睛,看到同樣的眸光。

這個名叫青羽的少年有點過分牛逼了吧!

居然可以連續拒絕一個人那麼多次!

這也太……

可是青羽說的理由卻是讓他們無法反駁什麼,畢竟來到戰場上專心投入,不去讓其他的事情牽絆著心弦,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

青羽走出帳篷之後,天色尚早,還沒完全亮,空氣中透著一絲絲潮濕的陰冷水汽,幾乎可以快速的讓人精神起來。

「木葉的水來得甚是喧囂啊!」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他在睡覺的時候,就已經被一股傳過來的情報弄醒了,只是他沒有表現出來,從外面看過去,還是睡覺著的樣子。

木葉村發大水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

做出這個事情的始作俑者,也就是那個化身成為薩摩廉太郎的神之紙分身,已經在噴水之後就解除了影分身,將所有的所見所聞,都遠程的送到了青羽這邊。

「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把我們叫回去了吧!」

「趁著命令來之前……」

「得搞一點事情。」

「不能白白來這裏一趟!」

青羽的心裏已經開始按照當時計劃好的樣子哭成按部就班的執行了起來。

當然。

青羽不理會這幾個火影直屬暗部的忍者,並不是因為這些人在監視着他,也不是因為他們靠近他是有目的的,而是非常單純的如他所說的那樣……

不想交朋友!

青羽現在覺得朋友已經夠用了。

一個是水門。

一個是手打。

至於宇智波富岳勉強可以算是三分之一個。

其他的沒有了。

青羽曾經在中忍考試的時候,緩緩的在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時候,打開了一次心扉,試着接納了一下那兩個少女。

可是……

天不遂人願!

那兩個少女的所作所為已經讓他大大的失望了。

這種事情現在就連他都不願意太多的回憶過去,他表面上看起來並沒有多麼的在意,但是心理上根本不願意就這麼被人誣陷,尤其還是自己的隊友。

甚至於……

這種隊友根本連解釋都不聽的!

有了那兩個少女的教訓之後,青羽已經不打算與木葉村的任何人有什麼交集了。

只要是熟悉了。

那麼就會有麻煩找到他的頭上來。

那樣還不如沒有這些事情。

他也樂得清閑。

……

隨着時間的推移,陽光漸漸籠罩大地,為這裏的空氣帶來了溫暖。

木葉村到達前線的暗部忍者們都已經醒過來了,現在全都集合在一起,看起來是要做什麼事情了。

青羽也在人群之中。

現在他對於這些人是不是被送來送死的感觸越來越深了。

因為。

他們僅僅只是在這裏站着。

除了站着其他什麼都沒有做。

將他們召集過來的火影直屬暗部的隊長到現在都還沒有來,看起來就像是在耍大牌一樣,只是把那一套拿到了這裏進行操作。

又過了十幾分鐘。

就在這裏的人們都等得不耐煩的時候,火影直屬暗部的隊長方才姍姍來遲,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咳咳咳……」

這個火影直屬暗部的隊長立即清了清嗓子,他當帶着面具,面具後面的眼睛顯現出不耐煩的情緒,似乎是對現在等待在這裏的人們的表情很不滿意。

「現在我們已經到達前線了,戰爭隨時可能會開始,我希望大家可以做好準備!」這個火影直屬暗部隊長大聲的說道。

「?????」

眾人的腦袋裏面冒出了一大堆的小問號,現在每個人都已經沒有辭彙,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是什麼意思?

在開玩笑嗎?

怎麼準備了?

準備的是什麼啊?

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啊?

每個人都帶着問題,盯着火影直屬暗部隊長,可是這個人似乎沒有什麼想要再說的東西了,就只是很簡單的站在了這裏。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

火影直屬暗部隊長的視線在這些人的身上掃過,眼眸中的不耐煩之色都已經快要溢出來了。

「快去準備!」

火影直屬暗部隊長以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像是在對着眾人進行發號施令一般。

「準備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忽然有一個人說話了,說話的這個人,正是戴着墨鏡的森乃伊頓。

森乃伊頓作為拷問部的隊長,他本來也是要上前線大戰的,對於去前線的事情,他沒有任何的抱怨,只是覺得去做先鋒不是很合適,但是他依舊還是來了。

可是。

到了現在。

他忽然發現事情並不是他所想像的那個樣子。

現在這個節骨眼上。

這個火影直屬暗部的隊長,居然說話不清不楚,讓人看不明白,並且根本不知道,要表達的事情是什麼。

「我剛才說得不清楚嗎?」火影直屬暗部隊長的目光落在了森乃伊頓的身上,語氣中透著深深的不滿,不知道是哪裏出了什麼事情,可以看得出來他今天的心情很是不好,隨即冷冷說道:「準備與岩隱村忍者進行戰爭!」

青羽聽到這句話之後,都不由得嘴角一抽。

這真是……

聽君一席話,勝聽一席話!

擱著擱著呢!

屬於是屬於是了!

好像是說了,但是什麼都沒說,不過那態度和語氣,則是表現得淋漓盡致,儼然一種自己已經說了不少事情的意思。

「我們什麼時候戰爭?」森乃伊頓冷冷的問道。

「這個問題我覺得你更應該去問岩隱村的忍者,問問他們什麼時候發動戰爭!」火影直屬暗部隊長陰陽怪氣的說道。

「我們有什麼戰鬥的計劃?」森乃伊頓再次冷冷的問題,這一次他的語氣比剛才要更加的冰冷,同樣處於一種爆發的臨界點上了。

「現在還沒什麼計劃,我們的目的就是來前線,駐守前線,一點岩隱村的忍者發動進攻,我們就要立即予以應對!」火影直屬暗部忍者大聲的說道。

「如果岩隱村忍者一直不發動進攻呢?」森乃伊頓眉頭皺起得更緊了,現在這裏發生的事情,跟他以往參加過的戰鬥都不一樣,他嚴重懷疑這個火影直屬暗部的隊長,根本就沒有上過戰場。

「那自然最好了,難道你們希望戰爭爆發嗎,若是岩隱村的忍者能夠不發動進攻,並且離開這裏撤回去的話,那是這件事情最為妥善的解決方式!」火影直屬暗部忍者回答道,他在還多的時間裏跟在三代的身邊,耳濡目染之下,已經學會了許多三代的處世之道。

「我們就不能主動出擊?」森乃伊頓無奈的說道,他覺得這種戰爭的方式太過被動了,根本什麼都不做,就是等在這裏,等對手進行攻擊,然後防禦抵抗,這樣局面瞬間就會被動下來。

「相信我們這裏沒有人願意把事情鬧大吧,到時候不好好收場的話,事情就更加麻煩了,畢竟我們的宗旨是以和為貴,若是對方能夠不發動戰爭的話,那是我們最希望看到的局面了。」火影直屬暗部忍者說道。

「……」

森乃伊頓問了這麼幾句話之後,徹底沒有語言了,他心裏所想的就是趁着他們來到這裏精神狀態心氣最為飽滿的時候,向著岩隱村忍者發動攻擊,率先進行攻擊,站在上風,賺取優勢。

可是對方的意思明顯不是這樣的。

那麼他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

這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

這是理念的問題。

雙方的理念是不通的。

隨着森乃伊頓退下不說話了以後,現場的氣氛頓時變得安靜了下去,誰都沒有再說什麼。

「你們若是沒有什麼想再說的,那麼這場早會可以散會了。」火影直屬暗部的隊長視線再次掃過現場的眾人,一邊挪動眼神,一邊冷冷開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8章 聽君一席話,勝聽一席話!(求訂閱求月票)

51.39%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