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原來你真的是漩渦一族的人!(求訂閱求月票)

第444章 原來你真的是漩渦一族的人!(求訂閱求月票)

三代死死的盯著青羽,他已經看出來了,面前這個戴著面具的人,就是不久前為團藏治療傷勢的那個人。

只是……

他能感覺到像那個人。

但又不完全像那個人。

如果不是對方自己來到這裡,哪怕是在街巷上看到,都未必能將兩個人結合在一起。

「你是治好了團藏的醫療忍者?」

三代瞪大眼睛盯著青羽,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已經發現了青羽眼睛顏色的變化。

正是這些變化讓他的心裡產生了陌生的感覺。

以至於他沒有能夠在第一時間將青羽給認出來。

如此來看。

三代在心裡默默的思忖起來,他以前找這個人的時候,可能是弄錯了方向了。

事情變化得有點快!

以至於讓他被固定思維限制住了。

「你終於認出來了。」

青羽緩緩點了點頭,他盯著三代,完全沒有任何畏懼,整個人呈現出一種遊刃有餘的感覺,這直接向著三代傳遞出有恃無恐的樣子。

「果然是你!」

三代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立即就反應過來,面色立即變得冷峻起來,他的心中已經做好了許多的準備。

畢竟。

在他看來。

青羽屬於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如果不是有什麼事情的話。

大可不必在這個時候來到這裡,親自出現在他的面前。

再加上那有恃無恐的樣子。

讓他的心裡有點拿不住,反而不敢輕舉妄動了,默默的將主動權交到了青羽的手上。

「三代火影大人,我這次來找你,主要是為了團藏大人的事情。」青羽輕聲說道。

「團藏什麼事情?」

三代的心臟咯噔狂跳了一下,他本能的覺得青羽來找他就是沒什麼好事情,再加上涉及到團藏的事情,讓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妙。

現在這個時候。

三代還非常的仰仗團藏。

許多事情是他單獨一個人很難去搞定的。

團藏的事情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讓他不敢有哪怕任何一點點的怠慢。

「不要緊張。」

青羽敏銳的捕捉到了三代在那一瞬間所暴露出來的眼神變化。

這不是三代不小心或者城府不深。

實在是青羽的洞察力太過於細微了,眼球一點點的移動,下意識的反應,都會被他發現。

「我不是來害團藏的。」

青羽搖了搖頭,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翹起,緊接著說道:「我是來給他複查的。」

「複查?」三代盯著青羽,眼眸中寫滿了警惕。

「沒錯!」青羽點了點頭,說道:「經過上次治療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現在到了複查的時候了,我要看看他的恢復狀況。」

「森乃伊頓跟你說的吧?」三代立即反應到了森乃伊頓的身上,畢竟他在不久之前,剛剛找過森乃伊頓,說起了這方面的事情,識圖看看能不能讓團藏說話,可是並沒有得到正向的回應。

「那倒不是……」

青羽再次搖了搖頭,他不希望三代總是去找森乃伊頓說這樣的事情,儘可能的想要把森乃伊頓給摘出去。

「現在他也找不到我。」

「三代火影大人。」

「我覺得你應該很清楚。」

「從你驚疑我身份的時候開始……」

「你們就誰都找不到我了。」

「不過……」

「不管怎麼說。」

「森乃伊頓對我還是很不錯了。」

「所以我希望有什麼事情你可以直接向著我來!」

「而不是動輒去找森乃伊頓。」

青羽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他說這些話的目的,就是不想讓森乃伊頓繼續在三代的事情上受到什麼困擾。

以前森乃伊頓沒有說出去,那是基於對他的承諾。

這一點他非常的珍視。

但是。

現在森乃伊頓沒有說。

則是因為森乃伊頓在被打下了舌禍根絕之印后,根本沒有辦法說。

別說是不想說了。

就算是想說。

也說不出口。

所以……

三代就算是再怎麼詢問,都不會問出任何的結果了,反而是容易讓森乃伊頓在守口如瓶的情況下,被三代所壓迫。

這是青羽不想看到的事情。

「我懷疑你什麼了?」三代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立即把握了這個點,他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點,可以將青羽的話給套出來。

「當然是你懷疑我身份的事情。」青羽幾乎下意識的脫口而出,當然這是他要呈現出來的而樣子,在三代開口的時候,他就已經猜到了三代想要達到的目的,從而利用這一點直接表明了他想要營造出來的身份。

「你的身份有什麼問題嗎?」三代沒有緊緊皺起,他覺得距離真相越來越近了,可是越是到了這個時候,越是不能大意,他儘可能的控制著自己的語氣,讓他顯得沒有什麼問題。

「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羽在聽到三代的這句話之後,立即仰頭大笑,笑聲中透著一抹放肆囂張的感覺。

「三代火影大人。」

「我們之間就不要再這麼打啞謎了。」

「全都坦誠一點不好嗎?」

「跟你實話說了吧。」

「我的名字叫漩渦長門。」

青羽意味深長的說道,他覺得自己既然變成了長門的樣子,那就索性用長門的名字。

以前他在看火影忍者的時候,並不清楚長門是不是姓漩渦的,只是知道長門是有漩渦一族的血統。

不過……

這並不重要了。

現在他要借長門的名字用上一用。

「原來你真的是漩渦一族的人!」

三代在聽到青羽自報上來的名字之後,心中懸著的一塊的大石頭驟然落地了。

他並不擔心青羽是漩渦一族的人。

他只是想搞清楚這個事情。

不想整天去想,那個人究竟是不是漩渦一族的人,這樣他的心裡也能有著底,不至於一直都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沒錯。」

青羽直接點頭承認,他那雙面具後面暴露出來的眼中,依舊呈現出淡然的樣子,似乎根本沒有將這種事情當做一回事。

「我是漩渦一族的人。」

「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事情。」

「現在我都告訴你了。」

「你也不需要亂猜了。」

「現在你滿意了嗎?」

青羽盯著三代說道,他用影分身來這裡找三代,其實就是來攤牌的。

畢竟他並不是真正的漩渦一族的忍者。

所以攤牌對他來說意味著可以獲得一個新的可以使用的身份。

這並不是什麼太難思考的問題。

「這……」

三代聽著青羽如此坦誠的話,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一下子讓青羽給整不會了。

現在這裡所發生的一切事情。

全都在三代的預料之外。

突然間。

就在這個時候。

一股奇異的力量湧現而出,蔓延在青羽的身上,隨即他的雙手不受控制的抬起。

他的身上有一股力量正在牽引著他。

「我抓到你了。」

一道聲音透過火影辦公室的門,傳遞到裡面,隨後青羽便不受控制的舉著雙手向著火影辦公室的大門走了過去。

一步。

兩步。

三步。

……

七步。

就在青羽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他被動的抬手做了一個推門的動作。

咯吱……

火影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

面前有著一個跟青羽做出完全相同動作的人。

那個人正是火影辦公室的參謀奈良鹿久。

「這真是個有趣的術呢。」

青羽的視線落在了兩人相連接的影子上,剛才的影子是順著門縫從門外延伸過來的,剛好卡在他的視野盲區上。

影真似之術!

這個術奈良鹿久所使用的時機剛剛好,別說站在這裡的是青羽,就是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會中招。

「現在讓我看看你的真正面目。」

奈良鹿久將推門的右手向回收,剛好向著面門的地方摸過去。

與此同時。

兩人腳下影子拉扯著青羽做出同樣的動作,他的右手也向著面具處抓了過去。

「三代火影大人。」

「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嗎?」

「難道你不想讓我去治療團藏了嗎?」

青羽淡淡的問道,他手上的動作依舊隨著奈良鹿久跟著移動,不過他並沒有任何的驚慌,反而藉此向著三代詢問了起來。

「戴著面具說話也不是一件禮貌的事情吧,況且我也不知道你來這裡具體是什麼目的,我們還是坦誠些比較好。」三代沉聲說道,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並沒有任何阻止奈良鹿久的意思,而且還拿出了一個借口,將青羽的話給打了回去。

「三代火影大人,你果然還是那麼的虛偽,我覺得我來到這裡已經很坦誠了,只要面具的事情,總得給我留點隱私吧。」

青羽說著說著,他的手停留在面具的面前,並沒有向著面具上抓過去。

「你……這……」

奈良鹿久突然感覺都一股極強的力量通過影子傳遞了回來,直接讓他的手都沒有辦法向著自己的臉上抓過去了。

好重在!

奈良鹿久感覺自己的影真似之術像是作用在了雕像上,無論他怎麼使用力氣,都沒有辦法將這裡撼動分毫。

這樣的情況只有在他以前學習影真似之術的時候遇到過。

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沒有這樣的感覺。

「你以為憑藉這種影子就可以束縛了我?」青羽淡淡的說道,在他說話的時候,還歪著頭向著奈良鹿久的方向看了過去。

隨著青羽的這個動作。

奈良鹿久感覺自己的脖子都跟著別動了一下。

這種感覺非常的痛苦。

啪!

伴隨著一道類似於繩子斷裂的聲響,奈良鹿久與青羽之間的影子直接就斷開了,兩人之間的影真似之術就這麼切斷了。

「你在出手之前就沒有想過我的身份嗎?」

青羽擺出一副漠然的姿態來,他一步一步向著奈良鹿久的方向走過去。

「剛才我的話你應該聽到了吧!」

「我已經告訴你們了。」

「我是漩渦一族的忍者。」

「難道你不知道漩渦一族的忍者最擅長的是什麼嗎?」

青羽一邊說一邊走,已經走到了奈良鹿久的面前,他的雙眼緊緊盯著奈良鹿久,直接將辦公桌方向的三代給忽略掉了。

「封……封印術……」

奈良鹿久的聲音有些顫抖,並不是他在害怕,而是他剛才的瞬時消耗有點大,身體產生了本能的反應,這才有了現在的樣子。

「沒錯!」

青羽點了點頭,眼中閃爍起一抹欣慰之色,不過他腳上的步子,卻是沒有絲毫放緩的樣子。

「就是封印術!」

「你的影子很厲害!」

「但是在我們漩渦一族面前……」

「還是不夠看的。」

青羽為了讓自己演得更加的逼真,已經將自己代入到了漩渦一族的身份中,彷彿他就是他所說的漩渦長門一樣。

「站住!」

就在這個時候,站在一旁的三代大吼一聲,他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問題,猛地閃身而出,直接出現在青羽與奈良鹿久之間,將兩人分隔開了。

不知道為什麼。

三代的心裡產生了一種很奇怪的念頭。

似乎……

如果他再不出手的話。

奈良鹿久就會遇到大麻煩了。

「你究竟想要幹什麼?」三代死死的盯著青羽,眼中閃爍的強烈的警惕。

「我已經說過了吧。」

青羽饒有深意的盯著三代,經過剛才的事情,他覺得無論是三代還是奈良鹿久,都已經相信了他就是漩渦一族忍者這樣的事情。

只要接受了這個設定。

那麼後續就容易多了。

「我是來給團藏治療的!」

青羽一字一句清晰的說道,這確實是他來這裡的目的,他要將團藏身上的傷勢徹底恢復了,以此來讓木葉村恢復到正常的節奏上。

現在就是最佳的時機。

如果稍微早上一點點,那麼旗木朔茂可能就不會走了,團藏會給三代提出全新的決策。

「你是認真的?」三代眉頭緊鎖,他怎麼都覺得有問題,不由得繼續問道:「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嗎?」

「我看著開心。」

青羽微微一笑,雖然他的笑容被面具擋住了,但是從他的眼睛上來看,依舊還是可以看得出笑意的。

這樣的回答。

直接把三代和奈良鹿久給整懵逼了。

尤其是三代。

他隱隱覺得青羽這麼做的目的,就是要報復木葉村,畢竟木葉村在漩渦一族滅族的事情上,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4章 原來你真的是漩渦一族的人!(求訂閱求月票)

57.47%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