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擺在我們面前的只有一條路(求訂閱求月票)

第454章 擺在我們面前的只有一條路(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身上一股強橫的殺意瀰漫而起,將這裏的霧隱村忍者們統統壓蓋在下面。

現在這個時候。

幾乎每個人都處於這種陰霾之下。

再配合上元師之死。

霧隱村的忍者們一時之間敢怒不敢言,一個個視線紛紛聚焦在青羽的身上,誰都不敢輕舉妄動。

「現在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

「這段時間裏面你們好好的考慮一下。」

「最好在三天內撤軍。」

「否則……」

「別怪我對你們霧隱村不客氣!」

青羽知道氣氛烘托得差不多了,現在到了可以結束的時候了,立即丟下這麼一番話,身影一閃直接消失不見了。

當然。

他並不是想要話語中的意思。

而是要讓這個事情持續的惡化下去。

他在激發這些人心中的憤怒和血性。

越是要讓他們投降裝慫當孫子,越是會讓這些人覺得怒火難忍。

嗖!

青羽的身影直接一閃而逝,瞬間消失不見了。

現場的霧隱村忍者沒有一個去出手阻攔青羽的,並不是他們不願意阻攔,而是他們不敢阻攔。

畢竟元師都已經死了。

而且第三代水影還沒有說話。

他們不敢冒然行動。

隨着青羽離開以後,霧隱村的忍者們紛紛將視線聚焦在第三代水影的身上,每個人的眼睛裏面,都閃爍著憤怒與疑惑,他們還是需要在第三代雷影這裏得到命令,想要更加清楚後續要怎麼去做這些事情。

「水影大人……」

霧隱村的忍者們發出了強烈的疑惑,他們對於霧隱村後續的發展,都有些拿不定注意,不知道究竟是要傾其所有悍然一戰,還是要委曲求全向著雲隱村求和。

「諸位。」

第三代水影薄唇輕起緩緩開口,他的眼睛依舊緊緊的閉着,而且他的表情已經恢復了正常淡然的樣子,說話的語調都有一種如水般的溫柔,給人一種如沐春風沁人心脾的感覺。

「我知道你們對於村子的決定有着許多的疑惑。」

「現在我就可以非常負責的告訴你們。」

「這一戰。」

「我們不僅不會將忍者撤回。」

「更是要派出更多的忍者。」

「我們必須要贏。」

「而且還要贏得漂亮!」

第三代水影揚聲說道,他的聲音很大,並且語速緩慢,足以讓周圍的霧隱村忍者清楚的聽到他所說的每一個字。

「吼吼吼!」

現場的霧隱村忍者們聽到了水影的話之後,頓時大聲歡呼,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起輕鬆之色,畢竟經歷了這樣的事情,他們對於雷影只有恨意沒有好感。

他們都是忍者。

忍者可以為了大局去隱忍。

但是也都是有血性的那一面。

現在水影明確告訴他們不需要忍,那麼他們誰在不是怕死的人,只要上了戰場,必定要跟雲隱村戰個痛快。

「水影大人,這件事情,是不是可以再考慮一下,雷影敢親自來這裏,豈不是說他勝券在握,我們要不要避其鋒芒啊?」霧隱村忍者之中,其中一個人問道。

隨着這個人的問題。

現場立即變得安靜了下來。

這個人問出來的話,同樣是他們心裏的疑惑,誰也不想因為這樣的事情,進而影響到他們霧隱村的未來。

「這是我深思熟慮之後的結果。」

第三代水影並沒有對這件事情避而不談,而是直接回應起了這句話,他那閉着眼睛的樣子,看起來非常沉穩,彷彿有一種特殊的魔力,可以讓人快速的變得安靜起來,不再受到情緒的桎梏,紛紛恢復到理性的思維當中。

「現在岩隱村正在與木葉村進行戰鬥。」

「忍者世界的形勢紛繁複雜。」

「我們不能僅僅只是去聽雷影怎麼說,還要親眼去看看現在的形勢。」

「我們要去自己判斷事情究竟是不是這個樣子。」

「那麼……」

「我們率先要去想的就是……」

「雷影為什麼要這麼做!」

第三代水影一句接着一句,他通過自己的方式,將現場的每個人的注意力,都充分的調動到了他的身上,讓每個人的思維都跟着他的思路去走了。

「是啊!」

「為什麼啊?」

「雷影來這麼就是說這些?」

「確實很奇怪!」

「這次雷影來得很反常啊!」

「……」

現場的眾人紛紛意識到了這些問題,眾人眉頭微微蹙起,陷入到了沉思當中,他們的腦袋裏面充斥着許許多多的問號,這些問號都是被第三代水影給帶起來的,若是換成其他的人,根本不會將他們的好奇心以這樣的方式引出來。

一時之間。

眾人都已經意識到了問題。

「元師大人確實是死了!」

第三代水影繼續開口,他直接拿出了眾人的一個憤怒點,那就是元師。

元師在水之國德高望重。

完全沒有人可以取代和媲美。

但是……

其實他的心裏還有那麼一點點不為人知的竊喜。

元師之死。

對於他來說。

並不完全是一件壞事。

確實會讓水之國失去一個重量級的主心骨,讓霧隱村在許多決策上少了一個可以一錘定音的人。

可是。

與之同時。

第三代水影的許可權則是被直接放大了。

他的決定將不會再被元師給制約住了,不會在他之上還有一個能夠說得上話的人。

並且那個人還可以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否定了他所有的安排。

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第三代水影很尊重元師,但是他也忍耐元師很久了,甚至於很多時候做出對政事漠不關心的樣子,不過是因為他關心也沒有用,很多決定都是被元師給拿完了。

越是這個樣子。

越是失去鬥志。

現在元師死了以後,他發現霧隱村的忍者們,又紛紛的將視線聚焦到了他的身上,等待着他來拿主意。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第三代水影對此非常的享受,並且極其的受用,如果再給他一次可以選擇的機會,他也不希望元師能夠活過來。

感覺到周圍霧隱村忍者們的注意,第三代水影的臉上依舊保持着古井無波的姿態,但是整個人看起來,臉上的線條確實明媚了許多。

「元師大人的死確實跟雷影有關!」

「雷影剛才已經當着我們所有人的面證明了這一點!」

「元師大人所修鍊的水遁之書就是雷影給的,並且將其倒轉了過去,導致了元師大人氣血逆轉而亡。」

「不過話說回來……」

「我覺得雷影來這裏並不是為了殺死元師大人!」

「元師大人之死在雷影的計劃裏面,應該僅僅只是一個巧合,甚至於可以說是一種意外。」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

「雷影在元師大人面前施展水遁忍術,並不是為了把元師大人給氣死,而是為了彰顯他強大的戰鬥力,已經告訴我們所依賴的水遁之書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

第三代水影說出了一系列讓眾人覺得難以置信的話,這些話如果不是他說出來的,這些人根本就不敢想,也不敢去相信。

可是……

現在聽到這些話。

讓他們覺得似乎還非常的有道理。

好像原本就是這麼一回事。

一時之間。

眾人連連點頭。

思緒依舊還在跟着第三代水影的思路走。

沒有任何人提出什麼異議來。

這樣的現場是第三代水影做夢都在想的畫面,他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感覺到過這種可以獨裁專制的感覺的了。

再也沒有元師了!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舒服了!

這也是為什麼元師直接死在他的面前,他都沒有產生太過強烈的反應,雷影在陰差陽錯之下,做了對他最好的事情。

「根據以上的分析……」

「元師大人修鍊了錯誤的水遁之書,他的死亡是早已經註定的結果,只是剛巧趕在了剛才發作。」

「我說這樣的話並不是我在為雷影開脫。」

「而是我們在判斷這件事情的時候,要把這兩件事情分開來看,這樣才不會被發生的事情蒙蔽了雙眼,從而喪失了自己的判斷。」

「這樣來看……」

「假設沒有元師大人的出現,也就沒有了元師大人的死亡。」

「那麼雷影不會去施展水遁之書上面的忍術,也就不會說出水遁之書的事情,他只是使用了他的雷遁查克拉模式,隻身來到了霧隱村之中,要跟我說起剛才那些威脅的話。」

「那麼問題來了。」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第三代水影的心情非常的好,正是因為這種心情好,讓他的思緒變得無比之快,思路變得異常之通暢。

現場的霧隱村忍者們更是跟着第三代水影的思維,也跟着想到了這個話題點上,不過他們也不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明白了。」

第三代水影在沉吟片刻之後,緩緩點了點頭,他那並不算大的音量,將眾人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了他的身上。

「雷影來到這裏,一個人都沒有殺死,只是打暈了兩個人,並且在我們面前也不過是耀武揚威,但是卻沒有真正的動手,你們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

第三代水影再次拋出了一個問題。

只是他根本沒有給霧隱村的忍者們足夠的思考空間。

便自己回答了這個問題。

「原因很簡單!」

「雷影來這裏的目的並不是要發起戰爭!」

「他是來求和的!」

第三代水影此話一出,現場的霧隱村忍者們頓時倒吸一口涼氣,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們都經歷過剛才的事情。

這是正常思維的人能夠得出的結論嗎?

可是……

他們偏偏挑不出任何的問題來。

畢竟他們一直在跟着第三代水影的思路走,似乎這一切就是這麼一回事。

但這樣的想法着實讓他們自己都覺得害怕!

「雷影不想讓戰爭繼續!」

「否則他不需要那麼多的廢話!」

「他完全可以帶領忍者小隊對我們霧隱村進行突襲!」

「以他的實力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裏,那麼必定將會掀起一場血雨腥風!」

「但是他沒有這麼做!」

「他只是在言辭上繼續標榜着他的霸道,嘴上很厲害,身體很誠實!」

「至於他為什麼這麼做……」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現在的雲隱村在面對岩隱村的時候壓力非常的大,以至於我們霧隱村與他們的戰場,過於牽扯他們的精力,讓他們無法專心迎戰。」

「正因如此。」

「我們方才需要更加強力的對雲隱村進行攻擊!」

第三代水影的思路一點一點的圓了過來,他得出了屬於他自己的結論,在這些判斷之中,找到了一個最為合理的點。

當然。

他是沒有想到雷影可能是被偽裝的這一層。

畢竟忍者世界沒有這樣強橫的偽裝術,不僅可以在樣子上偽裝,還能夠在雷遁查克拉模式上偽裝。

根本不可能做到這個樣子的!

「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確實只有兩條路!」

「一條是與雲隱村戰鬥到底!」

「另一條則是與雲隱村講和!」

「那麼為什麼我要選擇與雲隱村進行戰鬥呢?」

第三代水影依舊還是使用着他的那種獨特的提問式的說話方式,將周圍人的思緒,帶動到他的想法當中。

「如果我們講和的話,那麼我們與雲隱村之間將不會再發生戰鬥,這樣我們看似平靜了,但是雲隱村則是最大的獲利方,他們可以專註的對抗岩隱村,所有一切的緊迫感就都消失了。」

「如果我們霧隱村並沒有向雲隱村發起過這次戰爭,依舊是與雲隱村結盟的方式,那麼倒是沒有什麼問題。」

「可是破鏡不能重圓!」

「一旦雲隱村緩過這一段時間,那麼他將會把全部的精力都用來對付我們霧隱村。」

「到了那個時候……」

「我們霧隱村就被動了!」

第三代水影說到這裏的時候,語調頓了一下,他知道現場的人都已經跟他的思路想到這裏了,每個人都知道後果會是什麼樣子的,所以他也沒有在這個地方繼續去多說。

「所以……」

「擺在我們面前的只有一條路。」

「那就是打贏雲隱村!」

「狠狠的打!」

「一舉將我們霧隱村的名氣打出去!」

「讓我們在五大忍村的地位並不顯得那麼的卑微!」

第三代水影用他的思維方式,將這件事情的脈絡理順了過來,他將這一切都說通了之後,發現事情就是這麼一回事。

「戰!」

「戰!」

「戰!」

「……」

霧隱村的忍者們跟着第三代水影的思路,均是想到了這個點上,他們也明白了雷影是不想戰鬥的,來到這裏看起來威風凜凜,實則是色厲內荏,不敢輕易殺死任何一個人,否則將會推起戰爭。

至於為什麼不去說點軟話。

這在他們看來直接認為雷影本身的性格就是喜歡裝逼的,再加上說軟話容易被他們發現出來,方才做了這樣矛盾的事情。

想到這裏……

霧隱村忍者們的信心變得更強了。

對方越是害怕,他們就越是興奮,越是有那種一往無前的盡頭,越是想要看到對方在他們的身下掙扎的樣子。

這能激發他們最為原始的征服的感覺。

「傳我命令!」

第三代水影立即開口,他的語氣不再溫柔,而是透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嚴,如果不是以前說話不算,他又何嘗願意做一個溫柔的水影。

「半個小時內立即集結霧隱村部隊,向著雲隱村發起全面攻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4章 擺在我們面前的只有一條路(求訂閱求月票)

61.78%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