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我的名字叫大筒木舍人!(求訂閱求月票)

第457章 我的名字叫大筒木舍人!(求訂閱求月票)

這一刻。

黑絕害怕極了!

自從大筒木羽衣死了以後,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狀況。

他的隱匿手段可以說是天下無雙。

強於大筒木因陀羅和宇智波斑都沒有發現過他的村子。

可是……

現在這個時候。

居然被這樣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給發現了。

這種事情讓他難以接受!

不僅如此。

他又被這裡強橫的封印術給困住了。

他的身體裡面並沒有查克拉,他可以順著地面的裂縫滲進去,但是卻沒有辦法穿過這裡恐怖的封印。

「不好!」

黑絕的心中暗暗一驚,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生平鮮有的讓他覺得自己遇到了危險的狀況,讓他有一種可能要翻車的感覺。

不至於吧!

這也太誇張了!

他就是來木葉村看看什麼情況!

以前就算是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都在的時候,這木葉村他也進去過,都沒有被人發現。

直到漩渦水戶在木葉村的周圍布置起感知結界之後……

他便知道木葉村已經戴上了一個套子。

這就像是具備感知能力的薄膜。

平時看不見摸不著。

但是感知能力極強,以至於他不能像是以前那樣,隨意的進進出出了。

所有……

除非是萬不得已的情況下。

否則他每次來到木葉村,都是在村子外面遠遠的看看,不會輕易的突破那一層膜,畢竟村子里的人會感知得到。

可是。

黑絕萬萬沒想到。

他剛剛來到這裡,還什麼都沒有看到呢,就已經被另外一種結界給困住了。

並且。

困住他的那個人。

居然還想要抓他的腦袋。

黑絕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反應了過來,他立即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向著後面傾斜,以此來躲避那抓過來的手爪。

「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你還以為能躲開嗎?」

青羽看到黑絕後退,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翹起,他在來到忍者世界之後,無數次的想過會以什麼樣的方式與黑絕見面。

但是他並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種方式。

嗡!嗡!嗡!嗡!

就在青羽的話音剛落的時候,周圍擴散開來的結界,開始以一種極其恐怖的速度向著他所在的位置聚攏過來。

這個結界就像是一間牢房。

將青羽本人和黑絕都困在這裡。

並且能夠存在的時間是越來越少的。

這也使得黑絕能夠躲閃的面積越來越小,根本沒有辦法完全的閃躲,甚至於躲避開青羽的手爪。

「你要幹什麼?」

黑絕冷冷的開口問道,他還是第一次被人逼迫到這樣的局面之下,那雙金色的眼眸死死的看著青羽的眼睛,饒是如此他也不並不知道這個人具體的身份是什麼。

「跟你玩。」

青羽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只是他的笑容還是被面具所掩蓋了,他在說話的時候,右手一下子落在了黑絕的頭上,與黑絕的腦袋接觸在了一起。

嗡!

青羽的身軀驟然一震。

緊接著。

一股股記憶湧入到了他的腦海之中。

這些記憶畫面。

全都是黑絕的記憶。

只是。

這些記憶太過於龐大了。

以至於在這一刻讓他的腦袋感覺到一股非常腫脹的感覺。

太大了!

太脹了!

青羽在這樣的衝擊下,瞬間動作停滯了起來。

黑絕看準了這個機會,立即身影一閃,直接爬到了青羽的身上,與青羽融合在一起。

這一刻。

青羽的身上彷彿是出現了一團團黑色的暗影,佔據著他的半邊身體,並且開始控制起他的身體來。

「我倒是你要看看。」

「你究竟是什麼人!」

「居然敢對我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不可原諒!」

黑絕控制著青羽的右手,緩緩的彎曲向著面具上面抓過去,他的心情非常的憤怒,畢竟他活了這麼久的歲月,從來沒見過哪個人這樣對他。

就在剛才的那個時刻。

他甚至感覺到了一股非常強烈的危險。

似乎營救母親的重任,就快要結束了,根本無法繼續進行下去了。

然而。

就在這一刻。

他發現青羽的動作停止住了。

任憑他再怎麼費力氣,都無法在挪動半分,像是附著在了雕像上。

與此同時。

青羽的腦海中響起了一道清脆的電子提示音。

「叮咚!」

「讀取記憶成功!」

「觸發特殊條件:讀取黑絕的記憶!」

「獲得獎勵:木遁血繼限界!」

清脆的電子提示音在腦海中閃過以後,青羽便感覺到了一股股玄奧的力量,向著他的身體中涌動而去。

幾乎是一瞬間。

他便發現自己掌握了許多技能。

這是他以前根本不會的。

木遁血繼限界!

跟初代火影千手柱間一模一樣的能力!

並且。

他現在有一種隨心所欲的感覺。

似乎只要他想,便可以非常輕易的使用出木遁來,這是一種極其難以形容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的實力完成了更進一步的精進。

「呼……」

青羽在這一刻不由得深吸一口氣,他非常清楚木遁血繼限界的意義,那可以初代火影千手柱間縱橫忍界的資本所在啊!

現在他不僅擁有仙人體。

更是掌握了木遁血繼限界。

他可以毫不客氣的說……

他的實力已經超越了當年的千手柱間。

「黑絕,謝謝你啊!」

青羽僅僅是驚駭了片刻便立即緩過神來,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得到系統的獎勵了,有了初次獎勵的仙人體,再給他任何東西,他都不會覺得有多麼的驚訝。

木遁血繼限界的實力很強。

但是他並不是拿來作為常規武器來使用。

畢竟代表性太強了。

只要他施展出木遁血繼限界,就會立即引起忍界的轟動,畢竟上一個使用過木遁的忍者,就是已經死去的初代火影千手柱間。

當下這個時候。

大蛇丸還沒有培養出大和這個能夠使用出木遁的存在。

如此一來。

木遁就是獨一份的。

哪怕他可以離開。

不被人發現他的身份。

但是只要他以後使用木遁,就會被認定到那個身份之下,除非他永遠都不暴露,否則只要暴露那麼一次,他先前所做過的事情,就都會聯想到他的名字下面。

所以……

還是慎重使用!

青羽現在想不到有什麼必須要使用木遁的場合,絕大多數的情況在沒有木遁的時候,他都可以搞定,那麼以後看情況再說吧。

「你……你……你……你到底是誰?」

黑絕在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立即驚訝得瞪大了眼睛,他是黑絕這樣的事情,他可以拍著胸脯說,全世界都沒有第二個人知道。

他還沒有正式的走上檯面。

他母親把他拉出來以後,他就一直隱藏在暗處。

他將贊成完完全全的隱藏了起來。

可是現在居然被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喊出了名字!

這是他無法接受的結果。

「我是誰不重要……」

青羽故意的將聲音拉得很長,他在很久之前,就想要跟黑絕切磋一下了,畢竟目前來說,就是他們兩個人,屬於是站在幕後的人。

「重要的是……」

「我知道你是誰!」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青羽意味深長的說道,他在拍過黑絕的腦袋之後,就沒有再對黑絕做出任何的舉動,原因非常的簡單,已經用不上了。

「你究竟想說什麼?」黑絕那黑乎乎的讓人看不到臉色的臉,似乎變得更加深沉了,那雙金色的眼眸,則是冷冰冰的,泛著一種無力的殺意,畢竟就算是他想要殺死青羽,他都無法做到,他沒有那個實力。

「你不是要救你的母親嗎?」

青羽也沒有跟黑絕拐彎抹角,對付這樣的老陰比,那麼就要直接戳中對方內心深處最不能說的秘密,那樣便可以達到最佳的效果,否則對方根本不知道你知道了多少,會不斷的扯皮,以此來找到可以圓過去的機會。

青羽不想給黑絕這個機會。

當然。

黑絕看起來黑乎乎的。

但是他在青羽的面前就像是透明人一般。

青羽的意識裡面載入著黑絕漫長歲月以來所經歷的記憶,這些記憶他還沒來得及翻閱,不過僅僅憑藉著他在動漫裡面對於黑絕的理解,就足以跟黑絕玩一玩了。

「你……」

黑絕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他本以為對方只是他套話的謎語人,卻沒想到對方一言不合直接開大,兩句話不到就直接把謎底給說出來了。

救出母親!

這就是他的終極目標!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為了這個目標。

這也是他內心深處最大的秘密!

如果說他忽悠宇智波斑,或者是其他的什麼事情,他都可以欣然接受,只有他最終的秘密沒有被戳穿,那麼就都不是問題。

可是現在……

這已經是大大的問題了!

黑絕感覺到青羽的眼神,隱隱的覺得,在這個人的面前,自己就像是沒有秘密一樣。

這太恐怖了!

「你到底想說什麼?」

「你以為你知道了什麼?」

「你不要跟我打啞謎了!」

「你根本就是什麼都不知道!」

「故弄玄虛罷了!」

黑絕色厲內荏的大聲說道,他儘可能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讓自己顯得像是什麼都沒有暴露出來的樣子。

隨著黑絕一句句的話說出來。

青羽眼中含笑,默默凝視,彷彿是在看一個被抓了現行的犯人,在做最後的負隅抵抗。

「你這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青羽默默的搖了搖頭,隨後又點了點頭,說道:「行,如果你覺得我把話說得這樣清楚都是在打啞謎的話,那我不妨將話說得更清楚一點。」

青羽此話一出。

結界中的氣氛變得更加壓抑了起來。

黑絕完全安靜了。

雙手緊緊攥成拳頭。

整個人都已經緊張到了極致。

並且。

他的心裡還在反思。

究竟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這樣的事情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他沒有跟任何人說過,這個人是怎麼知道的呢?

就在黑絕思忖的時候。

青羽緩緩的開口了。

「黑絕。」

「你活了這麼多年,就只有一個目的。」

「救出你的母親……」

「大筒木輝夜!」

「我沒說錯吧!」

青羽這句話一出,彷彿是在黑絕的腦袋裡面,點燃了一枚炸彈,直接令得黑絕的思維都停滯了下來,整個人完全傻眼了。

母親……

大筒木輝夜!

連名字都已經說出來了!

完了!

這個人真的知道!

事情變得麻煩了!

就在現在這個時候……

黑絕生平僅有的慌了。

他以往在執行自己計劃的時候,均是非常的從容,因為他知道,就算是任務是失敗了,那麼還會有下一次。

阿修羅和因陀羅的查克拉是會不斷的轉生傳承。

總會有一天。

他會找到機會將這兩個人的查克拉結合起來。

再配合上九隻尾獸。

救出他的母親大筒木輝夜!

這一點上。

他並沒有擔心過。

畢竟他可以活過漫長的歲月,只要有足夠的時間,總會成功的!

可是現在他慌了。

不再從容了!

他的計劃已經被人完全看透了……

那麼……

一切都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究竟是誰?」

黑絕的聲音像是從壓根裡面擠出來的一樣,他死死的盯著青羽,他並沒有對青羽所說的事情進行認可或者否認,畢竟無論是做出哪一種反應,都等於說是承認了這樣的事情,現在他只想知道青羽的身份。

「你問我是誰啊……」

青羽面具後面的臉上嘴角翹起的弧度更高了,他忽然想到了一個非常好玩的點子,剛好可以讓他擁有一個完全不同的身份。

「我是你母親……」

青羽故意拉長聲音,他在說出這句話之後,語氣微微停頓了一下,直接嚇得黑絕瞪大了眼睛,眼中儘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的弟弟!」

青羽又補充了一句。

他覺得這個身份讓他很滿意。

隨即又點了點頭。

「沒錯!」

「我是你母親的弟弟!」

「也就是……」

「你的舅舅!」

「我的名字叫大筒木舍人!」

青羽的話說到這裡的時候,他明白必須要拿出一個大筒木姓氏的名字,可是在一時之間,他又想不出什麼名字來,就直接徵用了月球上那位的名字,反正真正的大筒木舍人在這個時候並不會出現的。

隨著青羽的這些話……

黑絕已經完全震驚得傻眼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7章 我的名字叫大筒木舍人!(求訂閱求月票)

57.8%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