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奈良鹿久的變化(求訂閱求月票)

第462章 奈良鹿久的變化(求訂閱求月票)

「什麼怎麼樣?」

青羽愣了一下,一時間沒聽明白大蛇丸的意思,不過他隱隱覺得,似乎不是什麼好事情,心中開始警惕了起來,只是臉上沒有任何的表現。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的心裡還在默默的思考著。

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

讓大蛇丸這麼堅定要找到的人就是自己。

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紕漏?

青羽的腦袋裡面始終有這麼一個問號,他跟大蛇丸打交道也僅僅只是有那麼一次,並且在那一次的時候,他並沒有暴露出自己的身份,沒有理由被大蛇丸輕易的發現啊。

「我的意思是……」大蛇丸玩味的笑了起來,似乎這裡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一樣,說道:「你覺得我可以加入到你的暗部之中嗎?」

「不可以。」

青羽直接搖頭,毫不猶豫的拒絕,從這個反應速度來看,幾乎不需要進行思考。

「哦?」

大蛇丸饒有深意的盯著青羽,繼續的詢問起來:「為什麼呢?」

「大蛇丸大人,你就別拿我尋開心了,誰不知道你是木葉三忍啊,三代火影大人的弟子,你沒事跑暗部幹嘛啊!」青羽攤開雙手,擺出一副無奈的表情,將這樣的動作,呈現給大蛇丸看。

「現在暗部正是缺人的時候,我這個人又比較看好你,所以想來暗部幫幫忙。」大蛇丸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那好吧!」青羽突然改口直接答應了。

「嗯?」這次輪到大蛇丸驚訝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剛剛看起來還是很抗拒的青羽,怎麼現在又答應這件事情呢,這讓他覺得非常的奇怪,隨即問道:「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大蛇丸大人你可以來暗部了。」青羽點頭說道。

「為什麼?」大蛇丸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調動了起來,盯著青羽說道:「明明剛剛你還不太想讓我來暗部。」

「原因是這樣的,我剛剛想了一下,以大蛇丸大人你的身份來說,若是你來暗部的話,那暗部老大的位置就是你的了,我就可以不用接手這個爛攤子了,這樣也是不錯的!」青羽直接說道。

「???」

大蛇丸那雙昏黃的蛇眸疑惑的盯著青羽,似乎想要通過青羽的表情,看到青羽的表情變化。

這是什麼意思?!

欲擒故縱嗎?

還是真的是這麼想的?

大蛇丸忽然覺得面前這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名叫青羽的少年,根本就不按照套路出牌,做出來的事情,總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有趣!」

大蛇丸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他盯著青羽的眼神變得灼熱了起來,他隱隱的感覺到,這個少年的身體裡面,似乎隱藏著什麼秘密。

上一次讓他有這樣興奮感覺的時候……

還是在看到宇智波富岳開啟三勾玉寫輪眼的那一瞬間。

那雙眼睛是那樣的漂亮迷人。

不過……

現在這個少年。

似乎也可以是做容器的不錯的人選。

「青羽,我聽說你去參加中忍考試了,已經到了第三場考試,可是為什麼沒有繼續參加呢?」大蛇丸立即提起了中忍考試的事情,當時他是中忍考試第三場考試的監考,那個時候他還沒有想到青羽的身上,對於青羽也沒有什麼特別的關心,直到最近一段時間,他才知道青羽中途退出了中忍考試。

「不提也罷。」青羽搖了搖頭,現在回看起那段記憶,他還覺得挺無趣的,不過畢竟是他來到忍者世界以後,生平第一次想要交朋友,只是可惜直接找錯了人,讓他不想在隨意的敞開心扉了。

現在想想。

青羽覺得古人的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獨在異鄉為異客!

對於忍者世界而言……

他就是個穿越過來的異鄉人!

無論是思維方式,還是人生態度,他跟這裡絕大多數的忍者都是不同的,他沒有那種犧牲精神,也沒有完全服從命令的那種忍者的信條,他所做的事情,無外乎就是遵從本心,隨心而行,隨遇而安。

這也是青羽在這裡很難有什麼朋友的最重要的原因。

用一種比較流行的話來說。

那就是……

三觀不合!

「因為我嗎?」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大蛇丸疑問的聲音再次響起,清晰的傳入到了青羽的耳中,直接把青羽給聽愣住了。

跟你有什麼關係?

青羽在心中抱怨了這麼一句,他在看向大蛇丸的時候,漆黑的瞳孔微微一縮,眼睛裡面困惑的眸光一閃而逝。

僅僅是這片刻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神態的變化,立即被大蛇丸捕捉到了。

「不是嗎?」

大蛇丸眉頭微微蹙起,剛剛他還以為是青羽在知道了他是中忍考試第三場考試的主考官之後,主動躲避他方才中途放棄的。

不過他看到了青羽本能的反應之後,明白了似乎不是這樣的,意識到了是自己在自作多情了。

「不是。」

青羽搖了搖頭,沒有在中忍考試的事情上再多說什麼,隨後抬眼向著大蛇丸的眼睛看過去。

「大蛇丸大人。」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

「我先走了。」

說罷。

青羽直接就打算離開了。

他剛剛忽悠完黑絕,已經覺得有些累了,現在面對大蛇丸,他沒有什麼心情去扯什麼東西。

「等等。」

大蛇丸忽然叫住了青羽,語速開始變快了許多,說道:「你是怎麼從前線戰場上活著回來的?」

「運氣好。」青羽淡淡的說道,現在這個時候,他已經背身過去了,留給大蛇丸一個背影,正在邁步遠離。

「你想要主宰你自己的命運嗎?」大蛇丸突然沒來由的問道。

「沒興趣。」青羽的語氣依舊淡淡的,不過他在心裡默默的補充了一句,他自己的命運,一直都是他自己在主宰,跟其他人完全沒關係,甚至於他現在還主宰了很多人的命運。

「我覺得你會感興趣的!」大蛇丸的臉上浮現出自信的笑容,隨著青羽離開距離的增加,他的音量也提升了許多,半喊出聲道:「若是你需要力量,可以來找我,我可以給你力量。」

「謝謝。」青羽的聲音則是跟大蛇丸相反,不僅沒有增加,反而變得更加低了,最後低聲說道:「不用。」

大蛇丸沒有再說什麼,而是默默的看著青羽離開背影,嘴角緩緩的翹起,並且越翹越高。

現在什麼都已經不用再說了。

他相信。

青羽會來找他的!

忍者世界裡面就沒有人會拒絕力量的誘惑!

任何一個人都希望成為更加強大的存在,包括他自己在內!

青羽是經歷過戰爭的人!

越是經歷過戰場的洗禮,見證過同伴死去,方才能過深深的體會到自己的渺小,進而更加清楚實力的重要性。

……

青羽在離開大蛇丸之後,徑直的向著一樂拉麵的放下走過去,他的腦海裡面,還回蕩著大蛇丸先前所說的話。

怎麼回事?

大蛇丸究竟知道不知道?

還是在詐?

最後那一番話又是什麼意思?

想要給自己種上草莓嗎?

青羽一邊走一邊思考,他知道這樣想是想不出什麼結果的,不過卻是可以理順他的思路。

大蛇丸可能是猜到了什麼。

但是又沒有完全猜到。

否則不會這麼客氣的來到這裡跟他浪費那些口舌!

沒過多久。

青羽就來到了一樂拉麵的門口。

「手打大哥,一碗拉麵。」

青羽掀開帘子,直接坐了進去,外面的天微微發冷,麵館處則是泛著騰騰熱氣,驅散了周圍的寒冷。

青羽不怕冷。

但是這裡的溫度給他一種很暖心的感覺。

就是這樣的感覺。

讓他覺得忍者世界並不完全都是冷冰冰的。

「好嘞!」

手打在看到來的人是青羽之後,立即應了一聲,立即著手下面,臉上更是浮現出一抹笑容,眼睛更是直接就眯了起來。

……

木葉村,火影辦公室。

三代火影猿飛日斬正在看著手上的捲軸,在他的對面坐著一個身上纏著繃帶的老者,正是志村團藏,身邊則是站著奈良鹿久。

偌大的火影辦公室裡面,僅僅只有他們三個人。

「哎……」

三代嘆了口氣,將手中的捲軸合起來,放在桌子上,目光平視向著前方,看向滿臉淡漠的團藏。

「前線形勢不太樂觀啊!」

三代的心裡很無奈,儘管派出了木葉白牙這樣的強大戰鬥力,依舊沒有辦法完全扭轉戰局,畢竟木葉村忍者的整體戰鬥力,還是低於岩隱村那些訓練有素的忍者。

「打不過嗎?」團藏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樣的結果,他就癱了那麼幾天,日斬就把村子的大事給搞砸了。

「村子裡面的中忍上忍幾乎都已經到了戰場上了,前面派出去的一批去了土之國的方向,後面的一批去守護風之國的方向,當下村子內無比虧空,稍微遇到偷襲就很難處理,偏偏在這樣的情況下,前線的忍者招架不住,急需增員!」三代滿臉的無奈,整個人看起來都蒼老了許多,苦澀著說道:「我也想增員,可是我沒有辦法變出人來啊!」

「既然前線頂不住了,就把戰線往回收縮吧。」團藏提議道。

「說來也很奇怪……」三代抬起右手掐著自己的下巴,說道:「無論是岩隱村的忍者還是砂隱村的忍者,他們在戰鬥的時候都是點到為止,只管要戰鬥的勝利,看起來似乎並沒有全力以赴,像是在顧慮著什麼,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哪怕是稍微向後避讓了戰線,他們已經沒有輕易的向前,這種感覺就像是……他們才是防守的那一方!」

「嗯?」團藏的眼神變得凌厲起來,低聲說道:「這種情況很反常,我們需要謹慎面對,派人去打探情報,務必要弄清楚是怎麼回事,方才可以再進行後面的步驟。」

「已經派人去探尋情報了,只是還沒有結果。」三代搖了搖頭。

這個時候。

奈良鹿久的眼眸中泛起了沉思的眸光。

他很久都沒有說話了。

並不是三代和團藏是比較重量級的人物,兩人說話他不能插嘴,他是木葉村的參謀,只有發現有什麼問題,隨時都可以說出來。

只是……

經歷過先前的一系列的事情之後。

他變得成熟沉穩了許多。

已經學會了將觀點在心裡默默的過幾遍,確保沒有什麼問題之後,再說出來。

不會像是以前那樣。

認為自己非常聰明,就隨意的提出問題,並且堅信自己是對的。

人都是在成長的!

不斷的犯錯就是為了以後不會輕易犯錯!

說到底奈良鹿久也不過是個十六歲的少年,先前的人生一種過得比較順利,沒有真正吃過什麼虧,並沒有讓他意識到身上出現的一些問題。

「我有一種猜測……」

奈良鹿久趁著三代和團藏沉默的時候,緩緩的開口,立即將兩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現在的他已經不像是先前那麼的鋒芒畢露,而是變得成熟內斂,已經頗有政客的感覺了。

「快說。」三代急切的說道。

「岩隱村和砂隱村同時對我們木葉村發動攻擊,很顯然是已經商量好的事情,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兩個村子應該結盟了。」奈良鹿久沉聲說道。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團藏點點頭認可了奈良鹿久的觀點。

「按照常理來說,他們兩方結盟,應該會更加的激進,趁機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不該給我們緩口氣的機會,但是他們卻是行動很謹慎,這讓我覺得……」奈良鹿久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向著三代看了看,又向著團藏看過去,最後說道:「他們有什麼顧慮!」

「有道理。」三代跟著奈良鹿久的思路在思考,並且不停的在點頭。

「會是什麼顧慮呢?」團藏也覺得奈良鹿久的話很有道理,隨即分析了起來:「雲隱村正在跟霧隱村戰鬥,兩方均是自顧不暇,根本無法抽出力量去偷襲岩隱村,況且就算是岩隱村有所顧慮,那麼砂隱村的顧慮又是什麼呢,難道是雨隱村?」

「有沒有這麼一種可能性?」

奈良鹿久眯起眼睛,他的心跳都變得更快了,現在他想到什麼可能性以後,已經不是那麼篤定的直接下結論,而是開始採用了聽取他人的意見,進行討論的方式了。

雖然無論是三代還是團藏,他們的智商都在奈良鹿久之下,但是這兩個人的生活經驗閱歷更加豐富,這些正是奈良鹿久缺少的部分。

「岩隱村顧慮的是砂隱村!」

「砂隱村顧慮的是岩隱村!」

「這兩個同盟忍村之間貌合神離!」

「並沒有完全的結盟在一起!」

「既然他們因為利益走從了一起……」

「那麼便有可能因為利益站在對立面上!」

「我覺得……」

「他們可能在分配利益上出現了分歧。」

奈良鹿久語氣緩慢,吐字清晰,將他所想到的可能性,清清楚楚的說了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2章 奈良鹿久的變化(求訂閱求月票)

59.75%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