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這個年輕人還很年輕啊!(【就不不差錢】萬賞加更)

第463章 這個年輕人還很年輕啊!(【就不不差錢】萬賞加更)

本章為【就不不差錢】大佬萬賞加更!

——

奈良鹿久現在變得遠遠要比以前更加的沉穩,這一切都得益於先前中忍考試時誤會青羽的事情,以及在後續被冒充成為漩渦一族忍者的青羽給教育之後所獲得的經驗。

此時此刻。

相比於以前的他。

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所將要說出來的每一句話,全都要在腦袋裡面仔細的過一遍,方才肯說出去。

「嗯?!」

三代和團藏在聽到了奈良鹿久的話之後,同時瞪大了眼睛,兩人的心裡均是產生了幾乎相同的念頭。

「居然會是這樣!」

三代和團藏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均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濃濃的驚駭,他們此前都沒有往這邊去想,自然而然的認為這兩個同盟的忍村是站在同一個陣線上的。

這屬於慣性思維了。

壓根就沒有在這個地方上費腦筋。

可是。

現在聽到奈良鹿久這麼說以後。

頓時覺得大有道理。

「兩位大人,我不是說事情就是這樣,我只是提出這麼一種可能,畢竟這兩個忍村的行為方式如出一轍,想要對我們木葉村進攻,又好似受到了什麼鉗制,那麼我能夠想到的理由就只有這麼一個了。」

奈良鹿久再次開口,他為他剛才所說的話,進行了一番補充,現在他說話已經遠遠要比以前更加的嚴謹了。

「我覺得很有可能是他們雙方在相互鉗制。」

奈良鹿久的聲音回蕩在安靜的火影辦公室裡面,清晰的傳入到三代和團藏的耳朵裡面,讓兩個人均是感覺到了說不上來的感受。

「有道理。」

團藏緩緩的點頭,他對於奈良鹿久的話,表示了自己的贊同,這是他剛才忽略掉的角度,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一方面的事情。

「我們一直盯著岩隱村與砂隱村的聯手,卻並沒有注意到他們之間的猜忌!」

「畢竟是兩個不同的村子。」

「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全一條心。」

「我覺得鹿久所說的就是這件事情的核心所在!」

「岩隱村與砂隱村之間一定出了問題!」

團藏沉聲默默的說道,他在經過了奈良鹿久提出的問題之後,開始陸續的發現了這裡面的事情,對於事情的脈絡把握得更加清晰了。

「非常有道理!」

三代的眼睛驟然一亮,現在這樣的發現,讓他覺得原本走投無路的局面,一下子豁然開朗了起來。

若是岩隱村與砂隱村之間存在什麼矛盾和衝突的話……

那麼這就從一個原本的二打一的三批局面,變成了各自為政的三足鼎立了,任何一方都有著極大的顧慮。

終於不再擔心被兩個村子前後夾擊了。

三代緩緩的吐出一口氣,他的心情在這一刻有了極大的緩解。

「現在還不是鬆懈的時候。」團藏冷冷的瞥了三代一眼,隨即說道:「這樣相互制約的局面只能維持暫時的穩定,戰爭仍然還在繼續當中,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必須要在局面破裂之前,率先打開僵局,否則最終我們依舊難逃戰敗的結果!」

「這……」三代剛剛鬆懈下來的臉色,瞬間再次變得陰沉了許多。

「鹿久,你怎麼看?」團藏轉而向著奈良鹿久看了過去,現在他已經開始更加的在意奈良鹿久的看法了,剛剛奈良鹿久所說的那一系列的分析,已經贏得了他的認可。

「我覺得我們需要先等一等前線傳遞迴來的情報,確定了是怎麼回事之後,再去做出相應的覺得,若是現在冒然行動的話,極有可能會釀成大禍。」奈良鹿久謹慎的說道,其實他的心裡是相信他自己的判斷,可是經過了以前的事情,他已經變得不那麼激進了。

「你說的不對!」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團藏幾乎毫不猶豫的直接否定了奈良鹿久的想法。

他用那顆暴露在外面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奈良鹿久,以一種相對來說很是低沉的語氣慢慢開口。

「你的觀點已經得到了我們的認同,接下來的一步就是去討論如何破局,而不是繼續躲在局裡面。」

「要知道戰爭之上每一分每一秒都彌足珍貴!」

「現在我們發現了這樣的事情,那便是已經得到了先機,這樣的機會並不多見,而且一旦沒有把握住則是會轉瞬即逝。」

「你的猶豫是在貽誤戰機!」

團藏的語氣雖然冷,但是並沒有訓斥的意思,更多的像是在教奈良鹿久,他憑藉著強大的洞悉能力,已經發現了奈良鹿久深陷於一種過分謹慎的局面當中。

「可是……」奈良鹿久眼神泛起了淡淡的波動,說道:「我們並沒有得到確切的情報,一旦我的推測是錯誤的,那麼可能會致使村子陷入到被動的局面當中啊!」

「不對!」

團藏再次搖頭,並且緊緊盯著奈良鹿久。

「若是就這麼老老實實的等待著情報傳遞迴來,那才是真正的陷入到被動當中!」

「你的推斷有理有據令人信服,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你非常缺乏自信!」

「戰爭之中不可能每個判斷都是正確的,特殊時期就是要特殊對待,幾乎稍縱即逝,那就必須要去博得一線生機!」

「不然的話……」

「等消息傳遞迴來,我們還推測幹嘛!」

團藏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顆顆釘子,直接釘在了奈良鹿久的心中,令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瞳孔中泛起了一絲絲的迷茫。

啪!

突然間。

一隻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將他從這種困惑的狀態下拉了回來。

「鹿久。」

三代緩緩開口,他的聲音不大,但是卻透著一股溫柔,那種站在陽光之下正面的形象悄然而生,看起來就像是一位慈祥的長者,正在盯著後生晚輩。

「我們聊聊。」

三代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其他的事情或許他不在行,但是傳遞火之意志這樣的事情,沒有人比他更厲害了。

「團藏。」

「戰爭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我跟鹿久聊聊。」

「你就按照當下的想法去安排。」

「我們不能錯過這樣的機會!」

三代向著團藏交代了起來,剛才團藏和奈良鹿久討論的時候,他並沒有說話,而是專註著在聆聽。

聽完之後。

他覺得很有道理。

所以直接拍板定案了。

「明白。」

團藏沒有再多說什麼,直接起身向著外面走出去,臨走之前還不忘看了奈良鹿久一眼。

這個年輕人還很年輕啊!

未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不過……

確實是個好苗子!

只是怎麼感覺做起事情來畏首畏尾的呢……

團藏這樣的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過,隨即便不再去想這些了,畢竟他還有許多的事情要做,這些只不過是其中微末的一點點罷了。

……

團藏離開之後。

火影辦公室裡面僅僅只剩下三代和奈良鹿久兩個人。

「三代火影大人……」

奈良鹿久向著三代看過去,他已經意識到了三代要說什麼話,他明白自己現在所面臨的困惑,只是他當下並不清楚究竟該要怎麼做。

奈良鹿久正處於一種迷茫的時期!

這幾乎是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會出現的時刻!

哪怕是再聰明的人……

都會有鑽牛角尖想不通的那個時候。

「鹿久,現在的你,做事很猶豫,是不是跟漩渦長門有關?」

三代敏銳的發現了奈良鹿久的異樣,起初他還以為是奈良鹿久成長了,變得比以前更加沉穩了,做起事情來沒有那麼的果斷了。

關於處理各種人內心矛盾的事情,他還是非常在行的!

「我……」

奈良鹿久欲言又止,他想去說這些,可是又不知道從何說起,他就像是被蛇咬過的人,現在看到繩子就無比的謹慎。

「我明白。」

三代點了點頭,隨後再次拍了拍奈良鹿久的肩膀,溫柔的說道:「坐下吧。」

說完之後。

三代率先坐在了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

奈良鹿久點了點頭,跟著坐了下來,正面面對著三代,這讓他的眼神有些閃躲,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謹慎是好事情!」

「但是過分謹慎就未必是好事情!」

「同樣的……」

「衝動往往是不太好的。」

「但是完全克制衝動也是不對的!」

三代的聲音緩緩響起,他已經發現了奈良鹿久的結症所在,現在已經開始話療了。

「正如你先前那般。」

「你很自信。」

「甚至自信到了自負的狀態。」

「這樣就過猶不及了。」

「可是現在又過分的不那麼自信。」

「這反而會讓你變得很猶豫。」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三代一句句說道,他慈祥的盯著奈良鹿久,那是一種老父親看孩子一般的眼神,頓時讓奈良鹿久感覺到了極大的溫暖。

「我明白。」奈良鹿久立即點頭,隨即盯著三代,繼續說道:「但是我不知道怎麼辦!」

「這是一個度的問題。」

三代拿起煙斗,叼在了嘴上,在心理疏導方面,他還是非常在行的。

「凡事不能太過,也不能沒有,要處於一種剛剛好的區間之內!」

「不能盲目自信!」

「更不能缺乏信心!」

「做任何事情,都是這個道理。」

「我沒有辦法明確的告知你究竟怎樣才是對的!」

「這個需要你在未來的生活中去慢慢的摸索,但是我能告訴你的是,你需要嘗試找到一個中間點!」

「鹿久。」

「你是聰明人!」

「相信你很快就會找到解決的辦法!」

三代對著奈良鹿久點了點頭,眼角眉梢都泛著喜悅,他屬於那種很喜歡開解他人的性格,這也使得他可以在木葉村收穫許多人的心,將他視為村子里的光明。

——

PS:前段時間家裡事情太多,最近好一些了,逐步開始補欠更新,先從欠的打賞開始,然後是月票,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3章 這個年輕人還很年輕啊!(【就不不差錢】萬賞加更)

60.88%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