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我一個人足夠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478章 我一個人足夠了!(求訂閱求月票)

一個黃髮青年的聲音並不大,完全可以淹沒在戰場的聲浪之中,但是卻出奇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彷彿具備時間靜止能力一般,瞬間將每個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這是……」

岩隱村的忍者們眼神閃爍,他們隱隱覺得這個少年跟其他的木葉村忍者不太一樣,尤其是那碧藍色眼眸中所流露出來的堅決,讓他們有一種看到了野獸的感覺。

這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

就像是被一隻野獸給盯上了,無論怎樣都會撕咬著他們不放的那種氣魄。

幾乎是一瞬間。

岩隱村忍者們剛剛上升起來的氣勢,就被這個突然出現的黃髮少年給壓制下去了。

至於木葉村的忍者們,每個人的視線都聚焦在了水門的身上,他們的眼神迅速的發生變化,從一開始的疑惑震驚到後來的驚喜和興奮。

波風水門!

木葉村的明星忍者!

木葉三忍之一自來也的天才弟子,年紀輕輕就已經成為了村子的中的上忍,是一個非常溫柔陽光同時又極其嚴謹靠譜的忍者。

水門的突然出現,彷彿是給現場的木葉村忍者們注射了一劑強心劑,直接讓眾人低落的心情高漲起來,他們均是明白了一件事情……

援軍來了!

這讓絕望之中的木葉村忍者們驟然間看到了一抹希望,就像是溺水中的人,抓住了一根看起來可以救命的稻草,在本能的求生欲面前,只要抓住了,就不會輕易的放開。

「水門!」

「真的是你!」

「援軍來了嗎?」

「是不是援軍到了?」

「……」

木葉村的忍者們紛紛向著水門詢問起來,眼中閃爍著濃濃的期待,他們想要在水門的話中,得到一個肯定的答覆。

木葉村忍者們的疑問,也都傳入到了岩隱村忍者們的耳中,同時也讓岩隱村忍者們的心思浮現出了這些疑惑,幾乎全場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水門的身上。

「是的。」

水門不假思索的直接點了點頭,他那張冰冷的臉上,微微發生了一絲絲的變化,嘴角緩緩的翹起,看起來就像是露出了一抹笑容,但是臉上的笑容並沒有改變臉上的冷意,看起來依舊還是那般殺意從橫。

「吼!!!」

水門此話一出,現場的木葉村忍者們頓時歡呼了起來,每個人都產生了一種絕處逢生的感覺,不由自主的將剛才緊繃著的心弦放鬆了許多,並且在這種局促之中鬆了一口氣。

「援軍來了多少人?」

就在這個時候,剛才一直苦苦支持的旗木朔茂一躍而出,退回到了木葉村的陣營之中,現在出現的這種變化,直接引起了雙方的戰場產生了短暫的停滯。

旗木朔茂特意問出了一個關鍵的問題。

現在他很持有先前的那種心情。

那就是且戰且退。

只要將岩隱村的忍者給糊弄住了,那麼就可以順利的讓岩隱村的忍者撤退,這樣就可以避免了許多不必要的損失。

說話之間。

他還向著水門眨了眨眼睛。

表現出來的意思非常的明顯。

那就是讓水門故意說出一個非常多的援軍的話,這樣不僅可以增加木葉村忍者的信心,還可以讓岩隱村的忍者們產生顧慮。

畢竟……

旗木朔茂非常清楚木葉村的狀況。

現在就算是波風水門親自過來了,也根本帶不來多少的援軍,絕大部分的忍者都已經被他帶出來了,這裡是木葉村的最後一道防線了。

「只有兩個人。」

水門輕輕的開口,他的聲音依舊可以清晰的傳入到每個人的耳中,在他說完之後,抬手向著後面的方向指了指,說道:「玖辛奈在後面呢。」

「……」

一時之間。

全場啞然。

眾人呈現出截然不同的反應。

首當其中的就是完全傻愣在原地的木葉白牙旗木朔茂,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波風水門在看到了他明擺著使出的眼色之下,還是做出了說出了這樣的話,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不過……

他的心裡已經是涼涼一片了。

現在這裡根本不是一個人兩個人能夠解決的問題!

所謂援軍……

那是要一批人才可以!

他覺得波風水門的話實在是太實誠了,直接把話說得這麼的明白,一點點都不撒謊,這是不是有點過於迂腐了。

完了!

旗木朔茂現在就是這樣感覺。

原本燃起來的希望之火,在這一刻瞬間破滅,完全沒有辦法再繼續燃燒下去了。

木葉村的忍者們臉上的笑容均是僵住了,他們傻傻的盯著水門的背影,心中有許許多多的話,但是在這一刻,全都給憋回去了,一句都說不出來了,幾乎全都傻眼了。

好傢夥。

心心念念的援軍。

居然只有兩個人。

而且還有一個站在他們的後面看戲。

現在誰負責保護誰都還是沒說清楚呢!

這讓他們剛剛高漲起來的心情,瞬間像是被澆灌了一盆涼水,直接被打回來原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岩隱村的忍者們則是在短暫的錯愕之後,發出了一道道哄然大笑的聲音,他們一起向著木葉村發起了嘲笑。

「笑死我了居然只有兩個人!」

「這也叫援軍嗎?」

「剛才弄得氣勢洶洶的還以為多麼的唬人呢!」

「太好笑了!」

「就沒見過這樣的事情!」

「你是來搞笑的嗎?」

「……」

岩隱村忍者們的臉上,重新浮現起那種勝券在握的感覺,在他們看來木葉村的忍者大軍已經徹底潰敗了。

多一個人。

少一個人。

根本沒有什麼區別。

不會在根本上造成任何的影響!

……

樹枝上。

青羽靜靜的看著這裡發生的一切。

他身體周圍的紙張已經形成了樹枝的一部分,通過神之紙者之術,將他偽裝到了樹枝上面,別說是氣息感覺不到了,哪怕是視線看過來,這裡都跟樹枝沒有任何的區別。

「調皮了。」

青羽淡淡的自語道,他的聲音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他很清楚以水門的頭腦哪裡會不明白旗木朔茂的意思。

但是……

那根本就不是水門的意思。

可以撤退。

但是沒有必要。

現在這些岩隱村的忍者都在這裡。

剛好是一網打盡的好時機。

雖然水門是一個非常溫柔的忍者,但是在涉及到木葉村的是非問題上,還是有分寸的,不會輕易的手軟。

「水門變得更加自信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

「現在他的實力比起四代目時期有過之而無不及。」

「如果一定要找補什麼的話……」

「所欠缺的可能就是經驗了!」

青羽認真的看著水門,他知道以水門的天賦,想要徹底掌握仙人模式,根本不需要這麼久的時間,那麼一直留在妙木山裡面,必定是有著更加強大的提升。

就在青羽等著看好戲的時候。

岩隱村忍者大軍的統帥路亭一步跨出,直接來到了水門的面前,速度非常的快,抬手便是一巴掌,直接向著水門的臉上拍過去。

「你這個臭小子廢話真多!」

路亭很生氣,他好不容易將岩隱村忍者的氣勢調動起來,硬生生的被面前這個突然殺出來的小子給打斷了,現在岩隱村的忍者們雖然依舊還是勝券在握的姿態,但是每個人臉上所附著的笑容,儼然就是在看喜劇一般,哪裡還有剛才那復仇的火焰。

不得不說。

岩隱村的氣勢確實被打消了許多。

還是被這樣一個少年給弄的。

這讓路亭的心裡非常的憤怒。

當然。

現在的水門還沒有揚名立萬,黃色閃光的名號還沒有在岩隱村中傳播,哪怕是身為岩隱村忍者聯軍統帥的路亭,也並不清楚水門的實力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只是通過最簡單的判斷。

也就是……

水門那張明顯還帶有稚嫩的臉頰,看起來根本連20歲都沒有,就算是再強,又能有多厲害。

總不會比木葉白牙更強吧!

若是說再來一個木葉白牙,他們或許在頂級的戰鬥力上面有些困難,但是面對區區一個少年,他還是不害怕的。

唰!

路亭的巴掌帶過一道勁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向著水門的臉上扇過去。

作為忍者。

扇耳光的行為完全是多餘的動作。

有這個動作的機會完全可以有其他的方法將對方殺死了。

但是。

路亭沒有那麼選擇。

他的目的非常的簡單。

那就是先將這個打斷他們岩隱村氣勢的少年羞辱一番,繼而依靠這樣的方式,重新調動起岩隱村忍者們的氣勢。

路亭突然間的出手是誰都沒有想到的,畢竟岩隱村的忍者們還在哄然大笑,木葉村的忍者們有還在大起大落之中沒有恢復過來。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

當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

路亭手掌已經快要打在水門的臉上了。

然而。

水門連動都沒有動一下,看起來就像是完全沒有看到路亭一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完全沉浸在淡然之中。

下一刻。

在現場幾乎所有人的注視下。

路亭的這一巴掌快要打到水門臉上的時候。

水門的身影忽然不見了。

唰!

路亭的巴掌直接扇在空氣上。

根本沒有打到人!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路亭的身體重心瞬間前傾,難以控制的向著水門消失之前所處的方向傾斜過去。

就在路亭準備邁出左腳去穩住身型的時候。

一道黃色的閃光忽然出現,重新出現在水門剛剛所處的位置上,這個人微微蹲著身子,盯著迎面跌過來的路亭,眼神中透著一股居然,右手握著那把在地上沒有撿起來的特殊樣式的苦無,猛然拔了起來,在前方劃過一道凌厲的弧線。

唰!

破風之聲驟然響起。

緊接著一道血線飛濺而出。

那一抹灼眼的血紅光芒映入到每個人的眼中。

啪嗒!

路亭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他死死的瞪大了眼睛,眼中寫滿了難以置信的眸光,他的脖子上有著一條深深的血線,已然奪走了他的全部生機,一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他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呼……」

全場眾人看著倒在地上的路亭的屍體,不約而同的深吸了一口氣,每個人的心情都無比的沉重,在這一刻都說不出話來了。

太快了。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

就連旗木朔茂都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全場除了站在樹枝上默默觀察著一切的青羽之外,每個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情給整傻了。

「援軍確實只有兩個人。」

水門沒有再看路亭哪怕一眼,他的右手拿著那把還在滴血的特殊樣式的苦無,冰冷的碧藍色眼眸緊緊盯著前方那密密麻麻的岩隱村忍者。

「而且還有一個人是全程看戲的!」

「真正出手的人……」

「只有我一個!」

「但是。」

「對付你們這些人。」

「我一個人足夠了!」

水門的語氣中透著極其強烈的自信,他在說完這句話之後,頓時停住了腳步,控制著體內的查克拉,開始迅速的吸收著周圍的自然能量。

只是……

他們面前近在咫尺的岩隱村忍者們根本不知道水門現在是在進行仙人模式的蓄力,根本不能移動,每個人都處於剛才的震撼之中,誰都不敢輕舉妄動。

畢竟剛剛輕舉妄動的那個人,也就是他們的統帥路亭,就那麼輕而易舉的被割喉秒殺了。

當然。

路亭本身的實力沒有那麼的弱。

之所以能夠這麼輕易的被水門殺死,最根本的原因就在於路亭輕敵了,他錯誤的估計了這個有可能是木葉村歷史上最為天才的少年了!

嗡!

就在氣氛沉默了差不多兩分鐘的時候。

水門忽然閉上了眼睛。

隨即他的身上湧現出一股恐怖的查克拉。

那雙緊閉的眼睛上浮現出橙色的眼影,正是仙人模式之下的仙人臉譜,在仙人臉譜出現之後,他身上那狂暴的查克拉的感覺沒有了。

一切又平靜了下來。

就在這一刻。

水門睜開了眼睛,那原本碧藍色的眼眸,變成了有著橫向瞳孔的金色蛙眼,整個人的氣勢都為之一改。

「是時候讓戰爭結束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8章 我一個人足夠了!(求訂閱求月票)

62.64%
目錄
共78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