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擒王?斬王!(求訂閱求月票)

第496章 擒王?斬王!(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的本體離開了暗部的宿舍之後,直接向著一樂拉麵的方向走了過去。

現在這段時間裡。

他一直沒有直接走出去過暗部宿舍的記錄。

這在所有的調查體系裡面。

他都是有不在場證明的。

根本不會再懷疑到他的頭上了。

正因如此。

這次他再出來的時候,發現已經沒有跟著他的人了,可以說是在第三代火影猿飛日斬那裡解除了懷疑。

這一點對目前的青羽還說,還是很重要的,他需要在三代的懷疑名單上消失掉,這樣後面的一些事情,做起來就方便多了,不會有那麼多的顧慮了。

沒過多久。

青羽就來到了木葉村相對來說繁華的區域。

一樂拉麵依舊在正常的營業著,只是因為戰爭的緣故,村子裡面人心惶惶,很少有人有心情跑出來吃上一碗面,整體看起來生意並不是那麼景氣,還是頗為蕭條的。

「手打大哥!」

青羽掀開了一樂拉麵的帘子,直接邁步走了進去,在他進去的瞬間,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青羽啊!」

手打尋聲望去,在他看到青羽之後,微微眯起眼睛,說道:「今天吃點什麼?」

「隨便來一碗面吧!」

青羽直接坐在椅子上,透過面前的吧台,向著手打的身上看過去。

「水門回來了。」

青羽立即將這個消息告訴給手打,其實他早就知道水門回來了,但是那個時候前線的情報還沒有傳遞迴來,他沒有一個正當合適的理由去告訴手打。

畢竟他總不能身在木葉村就知道千里之外的事情。

現在沒有問題了。

他已經在森乃伊頓那裡得到了消息。

正因如此。

現在他可以非常合理的去跟手打說出這個事情了。

「真的嗎?!」

手打頓時愣了一下,那眯著的眼睛微微張大,眼眸中閃爍著激動和興奮的眸光。

這可以說是他最近聽到的最為振奮人心的消息了。

畢竟。

經過青羽多次跟他說過水門的事情之後。

他已經將水門歸來跟戰爭結束聯繫在一起了。

現在他聽到這樣的話。

就已經自然而然的帶入到了另外的一個語境裡面。

那就是……

第三次忍界大戰要結束了!

頓時。

手打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

「沒錯。」

青羽點了點頭,他的視線與手打聚焦在一起,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輕鬆了。

「經過我得到的情報……」

「水門已經歸來了!」

「現在他人在前線正在參加戰爭!」

「相信要不了多久……」

「第三次忍界大戰就會結束!」

「忍者世界也將會在他的帶領下走向新的和平!」

青羽的語氣中非常的有自信,他在前線已經看到了施展仙人模式的波風水門。

毫不客氣的說……

當時他的一個提議,就已經改變了水門的命運。

這並不是說沒有青羽水門就不會學習仙人模式,而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修鍊仙人模式,哪怕是一直到最後的大決戰的時候,水門對仙術已經不是那麼的擅長。

關於水門的天賦。

青羽已經不需要贅述了。

在他看來。

原本的水門根本沒有發揮出所有的潛力。

若是再多給水門一段時間。

這個真正的天才會發展到什麼樣子,誰都無法確定,不過在青羽看來,超過二代火影是沒有什麼太大問題的。

現在的水門已經跟以往的水門不同了,青羽已經可以確定,這樣的水門在忍者世界幾乎沒有什麼敵手,再加上他在暗處默默的輔佐,忍者世界進入和平時期,那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問題了。

畢竟……

原本產生九尾之亂的條件已經沒了。

第三次忍界大戰即將進入結束期,尤其是岩隱村遭受到的重創,直接讓木葉村免去了十餘年的連續戰亂,也比場面了像宇智波帶土那樣的孩子前往戰場上。

當然。

最重要的是。

就算是帶土還是沒有逃過被石頭壓住的命運,也不會有宇智波斑來改造他了。

因為宇智波斑的管子已經被青羽給拔下來了。

這使得宇智波斑已經真正的重新歸於到歷史當中了,沒有辦法參與到現在的世界狀況之中了,這也就從根本上解決了九尾之亂可能的發生了。

基於當下的情況。

九尾之亂可以說是根本不會發生的事情了。

那麼對於整個故事線的改變,就是漩渦玖辛奈不會死亡,水門也就不會產生那種類似於殉情的封印方式,基本上也就沒有了死亡的原因。

相應的……

木葉村的政權也不會再重新回到三代的手上。

這已經不是水門一個人的歷史,而是整個木葉村的歷史進程,都會相應的發生改變。

至於會變成什麼樣子……

就連青羽也不清楚。

他可以通過讀取記憶的方式去獲知過去,根據一個人所做的事情,推算出這個人的性格,並且去進行一些推測,但是他本身所知道的那些忍者世界的未來,隨著他的到來,都已經發生了變化,不會按照原本的軌跡進行發展了。

他明白。

忍者世界已經進入了新的時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手打在聽到了水門的話之後,頓時仰頭大笑,能夠看得出來非常的開心,他在笑過之後,立即將手上的面下到鍋里,這是他今天聽到的最好的情報了。

「今天這碗面我請了!」

……

火之國境內,木葉村外,某處。

水門在確定會了砂隱村忍者的前進路徑之後,就已經接管了忍者大軍的指揮權,命令木葉村的忍者紛紛隱藏起來,維持著這片樹林的安靜。

每個人都得到了一個命令。

那就是在水門沒有出手之前,無論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誰都不可以出手,一定要等待著水門一起進行攻擊。

現在這個時候。

每個木葉村的忍者都已經埋伏好了。

樹林中一片寂靜。

完全看不出任何的風吹草動。

漸漸地。

隨著時間的推移。

差不多過了三個小時左右的時間。

窸窸窣窣的聲音慢慢傳入到這些木葉村忍者的耳中,這樣的聲音立即令得木葉村中的每個人都將注意力提了起來。

每個人的都意識到了砂隱村的忍者來了!

一時之間。

眾人紛紛屏住呼吸。

進入到了精神緊張的狀態。

不過。

他們的心裡都牢記著水門的話。

那就是等待水門行動以後再開始戰鬥。

這片樹林裡面已經被他們布置下了天羅地網,除了各種各樣忍者世界裡面常規的陷阱之外,還有樹根樹枝等各種隱藏的位置留下的一把把飛雷神術式。

這裡儼然變成了張開的巨口。

默默的等待著獵物的降臨。

幾秒鐘之後。

聲音變得更近了。

儘是身影越過樹林的聲響。

哪怕是砂隱村的忍者再小心謹慎,也沒有辦法完全隱藏趕路的痕迹,更何況砂隱村的忍者並沒有打算隱藏,他們就是來分利益的,所追求的不是隱匿行蹤,而是快速抵達戰場。

嗖!嗖!嗖!嗖!嗖!

一道道砂隱村忍者的身影快速的在樹林之中穿梭,他們的身影已經完全進入到了木葉村忍者們的視線中。

木葉村的忍者們看著這些砂隱村的忍者。

不禁握起了拳頭。

眼睛裡面漸漸充斥起紅血絲來。

不久之前。

風之國還是他們火之國的同盟國。

砂隱村還是他們木葉村的友好鄰村。

可是。

就是這樣的村子。

在第三代風影的帶領下,趁著雲隱村攻打木葉村的時候,潛入到木葉村之中,差點造成難以估量的損失。

那件事情還沒有過去多久,甚至還沒有要一個說法,更別提清算的事了。

現在砂隱村的人又趁亂來了。

這怎麼能忍!

木葉村的忍者們眼睛紅紅的,經過了這次的事情,他們已經徹底的看清楚了砂隱村的嘴臉,每個人的心中都充斥著強烈的殺意。

不過。

他們明白水門有自己的計劃。

所以他們僅僅只是把殺意隱藏了起來,沒有表露出來,默默的看著砂隱村的忍者們進入他們事先布置好的區域之中。

很快。

一個又一個砂隱村的忍者沖了進來。

在這些砂隱村忍者的眼中這只是一片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森林,他們一路走過來不知道路過了多少這樣的森林,根本沒有察覺到什麼異常,腦袋裡面想的只是快點到達木葉村,分得屬於他們的利益。

砂隱村的忍者正中央區域有著一個年紀頗大的女人。

那個女人身上穿著白色的袍子,整體的氣質和風格與周圍的砂隱村忍者不同,看起來非常的顯眼。

這個人就是砂隱村的千代。

就在千代進入到這片區域的時候,水門的視線立即聚焦在千代的身上,他並不認識千代,沒有與千代交手過,在此之前也不知道砂隱村會派出什麼樣的人來。

但是他在見到千代的那麼一瞬間,就立即看出來,這個年紀很大的女人,就是這次砂隱村忍者大軍的靈魂人物。

擒賊先擒王!

水門的臉色立即變得凝重了起來,他非常清楚現在他們的狀況,就算是在埋伏的階段,他們木葉村的忍者們也是剛剛經歷過一場慘敗。

沒錯!

就是慘敗!

這些木葉村的忍者們在他到來之前,已經快要被岩隱村的忍者們將信念都打崩塌了。

死傷無數。

現在還活著的這些忍者並沒有多少戰鬥力。

若是正面硬碰砂隱村的忍者,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最好的辦法,還是偷襲。

水門死死的盯著千代,他已經動了殺心,這已經不是擒王的事了,而是要斬王。

砂隱村兩次三番進犯木葉村。

這些事情水門也是知道的。

他是一個很溫柔的人,但是他很清楚,如果在對外建交的時候,依舊還是很溫柔,那麼這種柔,就會變成肆意被人欺凌的軟了。

「嗯?」

就在這一刻,千代微微側過臉,向著水門的方向看過去,她忽然感覺到了一股冰寒的氣息,就像是被野獸給盯上了,可是這片森林很安靜,又不像是有什麼野獸,這讓她的腦袋裡面,浮現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千代向著水門的方向看過去的時候。

水門的視線隔著草叢與千代對視在了一起。

嗡!

水門的精神頓時為之一震,他並不清楚千代是不是發現了他,但是他明白,現在已經到了動手的時候。

不需要砂隱村的忍者更多的進入到布置的陷阱區域裡面。

一定要保證千代停留在陷阱區中。

「動手!」

水門頓時爆喝一聲,他的聲音極其的凌厲,臉色無比的冷峻,這是他以前很少在忍者們面前所呈現出來的模樣,一改往日那溫文爾雅的姿態。

嗖!

水門在話音剛落的時候,身影一身而逝,瞬間消失不見。

緊接著。

水門瞬移一般出現在千代左側的樹枝上,他的左手上拿著一把樣式特殊的苦無,正是他的飛雷神苦無,並且猛地將那把苦無向著千代的身上扔過去。

「有埋伏?!」

千代立即大喊一聲,這都是她基於本能的吶喊,其實她本身也都沒反應過來究竟是怎麼回事,甚至都還沒看清楚水門的臉。

轟!轟!轟!轟!轟!轟!轟!

千代的話音剛落。

這片安靜的樹林頓時爆炸開來。

不知道多少張起爆符。

不知道都放在了什麼地方。

整個森林瞬間木屑翻飛,驚起道道遮蔽視線的塵埃,有許多砂隱村的忍者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直接被起爆符引起的爆炸給炸死了,爆炸驚起的濃煙更是讓他們大腦一片空白。

咻!咻!咻!咻!咻!咻!咻!

一把把苦無,一枚枚手裡劍,還有給種各樣的忍具,在爆炸驚起的瞬間,從森林的四面發放向著被濃煙吞噬的砂隱村忍者的身上甩了過去。

戰鬥在砂隱村沒有來得及反應的瞬間迅速的展開了。

咻!

千代的耳邊有著破空之聲響過,但是她根本沒有心情去顧慮那個根本沒有射中她的苦無,而是盯著已經轉出螺旋丸向著她衝過來的波風水門。

「你是誰?」

千代冷冷的問道,她臨危不亂的探手進入到忍具袋裡面,她問這個問題的目的並不是完全是想要知道水門的身份,還是要用言語來爭取一下時間,從而去拿出她特調的毒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6章 擒王?斬王!(求訂閱求月票)

62.62%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