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木葉村的新血!(求訂閱求月票)

第505章 木葉村的新血!(求訂閱求月票)

「等等!」

就在團藏轉身的時候,三代立即叫住了團藏,隨即邁開小快步,幾步之間就追了上來,站在了團藏的面前。

「團藏。」

「你最近怎麼了?」

「怎麼對我這麼的冷漠?」

「我們之間產生什麼誤會了嗎?」

三代忍不住詢問起來,他一直到知道,團藏覬覦他的火影之位,但是他同樣一直在利用團藏這一點,來幫助他鞏固火影的位置,兩個人相輔相成,就像是同一個物體的光暗兩面。

他在光的一面。

團藏在暗的一面。

不過。

自從團藏大病初癒之後。

他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團藏在許多事情上欲言又止,那種想說而又不說的猶豫,最後均是化作了不說。

正是因為這種不說。

導致了他的許多判斷,都沒有了辦法,尤其是涉及到那個漩渦一族的忍者,以及團藏病情治療過程的一些問題。

團藏什麼都不說!

只是……

三代並不知道。

這一點上他確實是誤會了團藏。

團藏不是故意不說,而是他不能說,這樣的話他沒有辦法跟三代說出來,因為他的舌頭上有著舌禍根絕之印。

但凡是涉及到青羽的事情,團藏都沒有辦法說出了。

當然。

不僅是青羽。

只要是涉及到了青羽影分身的事情,團藏也沒有辦法說出去。

基於這樣的原因,方才產生了如此的局面,讓三代覺得團藏是有話要說,但是一直沒說。

這也直接給青羽控制團藏提供了便利,現在的三代只是覺得團藏哪裡不對勁,而不是覺得團藏的身份在哪裡出了問題。

「我對你沒意見。」

團藏淡淡的說道,他倒是沒有想到,會把三代這隻老狐狸給逼迫到這個樣子,畢竟根據團藏以前的記憶,三代就算是在團藏的面前,也很少徹底完全的卸下偽裝,去討論什麼事情。

絕大多數的情況下,三代都是有所保留的。

不過。

團藏說的也沒錯。

他現在的做法,確實不是對三代有意見,而是要將三代推向難以挽回的深淵。

若是推得太狠了。

勢必會引起後者的反抗。

反而是這種若即若離的感覺,偏偏還會讓對方不停的往裡面鑽。

「只是這件事情牽扯太大了,涉及到火影的位置,我只能給你提供一個方案,但這個方案究竟是不是最終的方案,而你要怎麼去做,這個還要你親自做出決定。」團藏緩緩說道。

「團藏,你變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對於我的事情,你是不會放手不管的!」三代死死的盯著團藏說道,這是他的心裡話,以前遇到這樣危機的時刻,團藏均是沒有將三代直接扔在這裡,而是儘可能的為三代出謀劃策,而現在團藏要走的舉動,讓三代突然產生了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旗木朔茂的事情,我會給你一份詳細的計劃,也會把根部的人借給你使用,幫助你完成這件事情,這樣總可以了吧。」團藏的語氣中透出一絲絲的無奈,那種口吻就像是女朋要在面前鬧彆扭了,然後退步去哄一哄的樣子。

「可以!」

三代的臉上立即露出笑容,對於團藏的能力,他是非常認可的,尤其是這種需要在見不得光的地方去做的事情。

可是。

他的心裡還是不太理解。

以前這樣的事情,團藏直接就給搞定了。

為什麼現在要讓他親自去做呢?

難道團藏還有什麼其他的情緒嗎?

三代在心裡默默的思忖著,不過他清楚現在並不是深究這件事情的時候,當下最要緊的還是先去抹黑旗木朔茂,把火影之位給保住了,剩下的事情,以後慢慢再說。

「詳細計劃晚點給你。」

團藏默默的丟下這麼一句話,緊接著直接向著火影辦公室的大門走了過去,他直接拉開了辦公室的門,眼前的景象映入到了他那顆漆黑的眼睛中。

當然。

他的這顆眼睛沒有什麼具體的作用。

團藏在沒有出來之前,就已經知道外面是什麼樣子了,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大蛇丸安定了之後,一直處於施展輪迴眼的狀態,已經將他看到的全部畫面,都已經傳遞給他了。

團藏站在門口,向著大蛇丸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即又向著青羽神之紙分身的方向看了一眼,自始至終,什麼都沒有說,但又像是什麼都說了。

隨即。

團藏邁開腳步。

向著火影辦公室的走廊走了出去。

青羽的影分身則是同樣一句話不說的跟在了團藏的身後。

現在就是他們覺得離開的最佳時機。

原因很簡單。

若是繼續在火影辦公室裡面拖延太久的話,有可能會引起三代的疑惑,三代看起來非常的和藹可親,但本身也是一個比較細膩的人,太長時間使用團藏的身份去交流的話,說不定會在不經意間露出什麼蛛絲馬跡來。

另外還有就是門口站著的大蛇丸。

這確實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存在。

現在大蛇丸冷靜了下來,但是並不知道對方會不會什麼時候再次發難,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思維更多的都是傾注在團藏的身上,對於大蛇丸為什麼突然收手了,還沒有進一步的去思考和判斷。

就在大蛇丸動手的時候。

他已經做出跟大蛇丸戰鬥一場的心理準備了。

只是計劃沒有變化快而已。

正是因為這樣的變數,讓青羽的神之紙分身覺得,現在這個進入的時間剛剛好,畢竟是第一次以團藏的身份接觸,還是要做到適可而止。

一時之間。

團藏在前。

神之紙分身在後。

兩人一前一後的離開了火影辦公室。

大蛇丸站在火影辦公室的門口,在團藏出來的那一刻,他向著團藏看了一眼,不過同樣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意味深長的目送著團藏和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一起離開。

「有趣。」

大蛇丸再次伸出舌頭,舔著自己的嘴角,就在剛剛團藏走出來的那一刻,他立即發現了團藏是有問題的。

那個狀態……

他研究過無數遍了!

剛剛的團藏並不像是一個活人,而更像是死人,那副軀體裡面,更是感覺不到任何的靈魂,只是有一些混亂的查克拉。

大蛇丸對於靈魂和屍體方面有著非常精深的研究,雖然他沒有辦法通過靈魂的不同形式,去辨別靈魂到底是誰的,但是一副軀體是活的還是死的,具體裡面有沒有靈魂,他還是能夠看得出來的。

團藏死了!

大蛇丸的心裡立即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

可是……

問題來了。

團藏死了的話……

為什麼團藏能在他眼前走過呢?

「有趣的事情越來越多了!」

大蛇丸的舌頭在嘴唇上舔了一圈,那雙狹長的蛇眸中寫滿了激動和興奮,他並沒有當中戳穿這件事情,而是裝作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現的樣子。

「木葉村以往的生活實在是太枯燥了!」

「現在終於要變得有意思起來了!」

「不知道這次的風浪能夠亂多久!」

「我期待這一天已經太久了!」

大蛇丸自言自語道,他對於這樣處處充斥著危機的事情,非常沒有什麼抗拒的心裡,反而覺得非常的刺激,這是他期待多年的事情了。

就算是沒有現在看到的事情。

他也想要搞事情。

只是他還沒有完成自己的研究。

一旦完成。

那麼他最先想到的就是要拿老師試試手!

「那麼……」

「背後的人會是誰呢?」

「寫輪眼!」

「宇智波!」

「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蛇丸想到最後,直接笑了起來,隨即直接邁開步子,走進了火影辦公室裡面,他是來找三代的,他找三代是有其他的事情,跟現在團藏的事情,沒有半點關係。

……

另外一邊。

火之國,樹林中。

旗木朔茂和波風水門兩個人一起依靠著樹榦而坐,依舊還在聊著剛才的話題,只是波風水門在旗木朔茂的話裡面,漸漸明白了旗木朔茂的意思。

「水門,我不是在跟你玩什麼陰謀的遊戲,你明白我的性格,我不屑於做這樣的事情,但是我不跟你玩,村子里會有人跟你玩的,要知道有一些人他們並不希望你成為火影,或者嚴格一點說,並不希望有其他人,能夠成為火影!」

旗木朔茂言之鑿鑿的說道。

這些年來。

他對於這樣的事情領悟得越來越深。

尤其是這件象徵著榮耀的半袖火影袍,披在他的身上,非但不像是榮耀,而更像是一道枷鎖,鎖住了他通往火影的道路。

「你的意思是……」水門的那雙碧藍色的眼睛微微顫動了一下,不僅猛地深吸一口氣,他隱隱的從旗木朔茂的話裡面察覺到了什麼。

「沒錯!」

旗木朔茂點了點頭,他明白水門的這番話,就是明白了他的意思,眼眸中閃爍起一絲絲的冰冷。

「咱們的木葉村表面上看起來一片祥和,實際上就像是一個病入膏肓又拒絕治療的老人,已經處於垂危的邊緣,通過這次忍界大戰就可以看出來,木葉村已經逐漸在忍者世界中失去競爭力了!」

旗木朔茂臉上寫著擔憂之色,其實他覺得自己已經是一個還算可以的統帥了,雖然在與岩隱村的拉扯之中出現了判斷事物的情況,但是絕大多數的時候,他都已經儘力的在讓木葉村不落入下風了。

可是……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旗木朔茂知道自己就算是將造卡卡西的勁都用上,也沒有辦法將讓一個戰鬥力不足的村子,在風雨飄搖的忍界大戰裡面,佔到什麼便宜。

從岩隱村大軍殺盡火之國境內的那一刻起。

他就已經明白了。

木葉村已經跟不上忍者世界的節奏了。

必須要經過一場徹底的更新換血!

同樣。

就在那個時候。

波風水門突然出現在木葉村大軍之前,挽大廈之將傾,扶狂瀾於既倒,挽救木葉村與水火之中。

旗木朔茂就知道了。

那個人。

就是木葉村的新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5章 木葉村的新血!(求訂閱求月票)

63.74%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