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我要你!(求訂閱求月票)

第509章 我要你!(求訂閱求月票)

「誰?!」

山椒魚半藏立即大聲吼出聲來,不過他的聲音,並沒有出現任何的迴音,彷彿被周圍的黑暗吞噬了一般,直接被吸收了進去,並且周圍的一切,都依舊是無邊的黑暗,將他整個人都困在了裡面。

「躲躲藏藏算什麼!」

「有本事你出來!」

「出來見我!」

「你搞出這樣的結界不就是來針對我的嗎!」

「那你倒是出來啊!」

「你這樣藏起來有什麼意思嗎?!」

山椒魚半藏一句接著一句說道,他的眼睛裡面充斥著憤怒,剛剛那些黑色的圖案出現的時候,他還不是很清楚,具體是怎麼回事,不過他現在已經明白了。

這些都是那個躲在背後的人搞出來的!

經過了剛才他揮動鐮刀的事情之後,他已經明白了,並不是那些圖案有什麼靈魂,而是背後控制著圖案的人,使用這樣的方式在戲耍他。

現在想想。

簡直就是羞辱!

一時之間。

山椒魚半藏心中的憤怒之火熊熊燃燒,他已經沒有了剛剛的小心翼翼,而是怒火中燒,他恨不得現在就將那個在背後搞手段的人給大卸八塊了。

只是……

根本沒有任何的回應。

似乎這片漆黑的空間裡面,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別人根本就聽不到的。

「什麼情況?」

山椒魚半藏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整個人都冷靜了下來,他發現大呼小叫,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一點效果都沒有。

「這個結界肯定是針對我來的……」

「但如果不是為了殺我……」

「那就是要困住我!」

「雨隱村有危險了?」

山椒魚半藏立即開始分析起來,他冷靜下來以後,分析的能力開始瞬間提升,他本就生性多疑,多疑的人往往就喜歡多想。

越是多想,思維發散的就離譜。

現在這個時候。

在山椒魚半藏看來。

這個結界是為了暫時將他控制住,讓他暫時失去對雨隱村的幫助,進而達到對雨隱村忍者襲擊的目的。

「可惡!」

「究竟是誰?」

「別讓我知道!」

山椒魚半藏的聲音開始不斷的提高,他恨不得將聲音傳遞出去,讓周圍的護衛都聽到,聽到的目的不是來救他,而是希望這些護衛能夠意識到現在存在的危險,去主動的避免這裡面所出現的問題。

可是。

青羽所布置的這個結界,就是吸收聲音和光線的結界。

沒有什麼具體的禁錮能力。

若是山椒魚半藏憤怒的咆哮起來,揮動著鐮刀到處亂砸的話,分分鐘就會把這個結界給破開了。

但是山椒魚半藏冷靜下來了,他開始去思考這裡面的事情了,進而也就沒有做出衝動的舉動,停留在了這個困住他的結界裡面。

畢竟。

根據他的思維。

對方能夠使用這樣的結界在他的身上,那麼一定是做好了防止他破開的心理準備。

直接想的就是深層次。

根本沒有往淺層次去想……

一時之間。

山椒魚半藏就這麼站在了自己的卧室裡面,沒有進行後續的動作,那張戴著防毒面具的臉上,浮現出思索之色,開始進一步的分析起,可能是誰做出這樣的事情了。

此時此刻。

首領府上。

山椒魚半藏的卧房裡面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

周圍巡視的護衛一如既往的拎著燈火在行走。

除了一個倒在角落裡的護衛之外。

根本看不出任何一點點異常的地方。

山椒魚半藏一開始謹慎的時候,發出的聲音太小,使得外面巡查的護衛,根本沒有注意到,而後來山椒魚半藏大吼出聲的時候,隔音結界已經完整的形成了,更是不會有人聽到了。

至於山椒魚半藏的卧房一下子就黑掉了……

這樣的事情雖然並不常見,但是山椒魚半藏熄燈之後,也是能達到類似的效果,哪個護衛敢跑進去問山椒魚半藏是不是熄燈要睡了,那簡直就是活膩歪了。

正因如此。

山椒魚半藏完美的被青羽囚禁在了一個隔音的結界裡面,任憑他從裡面發出什麼樣的聲音,外面的人都聽不見。

慢慢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山椒魚半藏百無聊賴的等待在結界之中,他已經適應了這裡的黑暗,但正因為這裡是近乎無邊無際的黑暗,讓他根本沒有辦法看清楚邊界在哪裡,他在視覺上面,已經被這個帶有幻術功能的結界給欺騙了,根本找不到突破口了。

與其說他是被結界困住的。

不如說他是被自己的心困住的!

「可惡!」

山椒魚半藏冷冷的凝視著前方,根據他自己推測的當下的狀態,將他困在結界裡面的人,正在外面對著雨隱村進行大殺四方呢。

不過。

他也不是那麼的在意。

相比於雨隱村的那些忍者,他更在意他自己,只要他還活命,那麼一切都不是問題。

只是……

被關在這樣的地方。

不僅沒有讓他的內心變得更加混亂,反而平靜了下來,將他潛在的敵人,統統都思考了一遍。

漸漸地。

山椒魚半藏處于思索中。

雖然他沒有完全的放鬆警惕,但是已經不像是剛才那樣緊緊繃著一根弦了。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黑暗的結界裡面,突然發生了一點點的變化,這個變化非常的細微,細微到了肉眼無法察覺到。

在山椒魚半藏所站著的區域。

漆黑的地面上面。

出現了一個比地面更黑的黑點。

這個黑點就像是將所有的光芒都吞噬了一般,讓人難以分辨,哪怕是仔細的去看,都未必能看出來這裡的變化。

嗡!

突然間。

黑點顫動了一下。

一道身影憑空而出,直接出現在山椒魚半藏的身上,緊接著就是極快的一巴掌,向著山椒魚半藏的肩膀上拍過去。

「!!!!!」

山椒魚半藏剛剛放鬆下來,還在想會是誰在對他們雨隱村出手,可是緊接著,便遭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他在青羽出現的一瞬間,已經意識到了青羽的到來,但是身體根本反應不過來了。

來不及躲閃,更來不及反擊,在這種近乎極限的狀態之下,山椒魚半藏能做的就是儘可能的抬起肩膀,去防守這一次攻擊,抵消掉多餘的力量,讓他可以在下一個回合進行絕地反擊。

啪!

伴隨著一道清脆的聲響,青羽的手掌拍在了山椒魚半藏的肩膀上,這一擊之下,並沒有造成山椒魚半藏想象中的那種衝擊,就像是老朋友之間,輕輕的打了一下招呼。

耍我?!

山椒魚半藏的腦袋裡面第一反應就是這樣一種感覺。

畢竟有前面的事情作為一個先例。

山椒魚半藏覺得這個結界的施展者,簡直就是來羞辱他的,從那個時候漆黑的圖案就已經看出來了,現在更是在他戒備薄弱的時候突然偷襲,偷襲得手之後僅僅只是拍了一下。

是可忍孰不可忍!

山椒魚半藏的怒火徹底被青羽給點燃了,他打算回過頭來,狠狠的向著那個羞辱他的人揮動鐮刀,將這個人直接砍斷。

可是……

到了這個時候。

山椒魚半藏愣住了。

他發現了一件非常驚人的事情。

他不能動了。

完全不能動了。

就像是中毒了一樣。

他本身就是用毒的高手,同時避免自己中毒,就連睡覺都不會拽下臉上的防毒面具,可是儘管如此,他還是發現自己的身體像是麻痹中毒了一樣,根本動彈不得,就連查克拉都已經無法跳動了。

「你……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山椒魚半藏疑惑的聲音中透出驚懼的語調,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麼恐懼過了,現在這樣一種失去身體控制的感覺,讓他的背後冒出一道道的寒氣。

到了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自始至終。

他都沒有見過這個人。

現在他根本就不知道身後的這個人是誰!

整個過程他都沒有看到那個人。

可是現在他的行動已經被控制住了。

這是一場有預謀的暗算!

山椒魚半藏的心神劇震,他奮力的想要掙脫控制,但是整個人就像是被施展了定身咒一樣,根本連動都動不了,只能這樣默默的站在這裡。

忽然間。

他發現自己的身體痒痒的。

眼角餘光看過去,頓時看到身上爬滿了黑色的符號,這個符號的圖案跟剛才地上出現的截然不同,但也足夠讓他覺得毛骨悚然了。

「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什麼東西?」

「你是什麼人?」

「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

山椒魚半藏看到身上不斷爬行的黑色符號,再沒辦法淡定下來了,他的我內心在這一刻變得無比躁動,從來沒覺得有哪一天比現在還更加的接近死亡,哪怕是以前面對木葉三忍的時候,都遠遠比現在要更加的從容。

「別吵,不然我讓你說不出話來了,給你保留說話的能力,不是讓你嗚嗷亂叫的。」

青羽淡漠的聲音輕飄飄的響起,現在他所使用的,是他自己的聲音,並沒有進行什麼掩飾。

一般來說。

青羽不會輕易以自己的真實面目或者真實聲音去示人。

若是他這麼做了。

那麼代表他不需要去掩飾了。

現在面對山椒魚半藏,青羽就是覺得,他已經不需要去掩飾什麼了,不過他並沒有摘下臉上的面具。

這句話。

是山椒魚半藏第一次聽到青羽說的話。

這突然讓他的心裡微微的鬆了口氣。

不得不說。

剛剛他怎麼問都沒有回應,眼前更是漆黑一片,現在連動都不能動,身上爬得還是黑乎乎的符號,這樣的事情,看起來怪滲人的。

可是現在他聽到了青羽的聲音之後。

立即明白了做出這些事情的是個人,並不是什麼鬼或者幽靈之類的,只要是人,那就好辦多了。

「你想要什麼,只要你說出來,我都能滿足你!」

山椒魚半藏儘可能的讓自己冷靜下來,他做了許久的雨之國首領,明白只要是人的問題,那就離不開「利益」兩個字。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

沒有任何一件事情不是跟利益掛鉤的!

山椒魚半藏對於人性這樣的東西,不能說看得有多麼的透徹,至少是很懂的,他明白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動機的,而那個動機,往往就是利益。

現在這個忍者費盡周折的對自己進行偷襲。

剛剛明明有重傷他的機會,但是後者沒有這麼做,而現在他已經不能動了,更是有直接擊穿他要害的機會,但是依舊沒有這麼做。

那就說明了一件事情……

這個人有所圖!

只要有需求的,那麼就有商量的餘地,而他要的很簡單,先把自己的性命保住了,再把局勢穩定下來,最後看看有沒有翻盤的空間。

「我要你。」

青羽淡淡的聲音再次響起,隨即他一步一步的向著山椒魚半藏走了過去,就這麼簡簡單單的走到了山椒魚半藏的面前,直接映入到了山椒魚半藏的視線當中。

青羽戴著純黑的面具。

結合著周圍漆黑的環境。

根本看不清楚具體的樣子。

「要我?!」

山椒魚半藏愣了一下,眉頭狂跳,他不知道面前這個人所說的話,表達出來的意思,是不是他所理解的那個樣子,但是他絲毫不敢怠慢,生怕無法滿足這位有特殊癖好的忍者的需求,所以眼神都變得閃爍了起來。

「那個……」

「咳咳……」

「如果你實在有需求而又必須要在我的身上實現的話……」

「我也不是不可以……」

「你……你來吧!」

山椒魚半藏使勁的咬了咬牙,他現在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若是能控制的話,也就直接撅起來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

更何況他還是堂堂雨之國的首領。

不就是貢獻出自己寶貴的菊花嗎!

他不是不可以的!

山椒魚半藏直接將心一橫,只要他能把命苟下來,其他的什麼都不重要了。

「?????」

青羽看到了山椒魚半藏那衣服大無畏獻身的樣子之後,腦袋裡面頓時冒出了一個又一個問號。

這什麼情況?

難道說山椒魚半藏還有什麼特殊的愛好不成?

正常人被控制以後會想到這樣的事情?

這是那個抖什麼來著?

青羽面具後面的嘴角狠狠一抽,他在拷問部工作的時候,捆綁過許多的忍者,但是沒有哪一個忍者,像是山椒魚半藏這樣,就這麼輕輕的拍了一下肩膀,直接就變成了這幅樣子。

「什麼玩意……」

青羽實在沒有辦法看下去了,山椒魚半藏現在哪裡還有什麼首領的樣子,儼然就像是一個吃了什麼葯的怪癖大叔,這使得青羽想要碰觸山椒魚半藏都變得謹慎起來。

這個人……

不會有什麼傳染病吧?

頓時。

青羽心念一動。

山椒魚半藏身上的黑色符號瞬間變得多了起來,這些符號直接鎖死了山椒魚半藏的所有能力,包括說話的能力。

一時之間。

山椒魚半藏還想說什麼。

但是他發現。

他的嘴都不能動了。

這不就完了嗎!

山椒魚半藏心中大驚,現在他全靠這張嘴跟面前這位忍者交流呢,若是連嘴都不能用了,那麼若是這個人不滿意了,該怎麼去取悅他啊?

青羽並不知道山椒魚半藏的想法,他也沒有在說話去解釋什麼,原本以為給山椒魚半藏留下一些說話的能力,還可以在接下來的過程中解解悶,並且看看這位所謂站在忍界巔峰的「半神」能夠說出什麼樣的話來。

但是……

他發現他錯估了山椒魚半藏。

這個人不僅小心謹慎,而且還特別的慫,為了能苟住性命,幾乎可以犧牲一切,甚至可以說是毫無底線。

沒錯!

根本就沒有底線!

青羽在山椒魚半藏的注視下,緩緩的抬起右手,並且伸出了右手的食指,並不是中指,而是食指。

饒是如此。

山椒魚半藏在看見青羽的這跟食指之後,腦袋裡面依舊冒出了一些怪異的想法,覺得這是對方有所暗示的行為,似乎所要隱喻什麼特殊的含義。

嘩啦啦……

青羽右手食指上彷彿開花了一樣,捲起了一層又一層,其中最外面的一層,飄飛出一張紙。

這張紙四四方方,雪白一片,就像是視線裁定好的那樣。

這張紙在出現以後,輕輕的向著山椒魚半藏的頭上飄了過去,因為這是一張白色的紙,所以在這漆黑的環境裡面,顯得格外的清晰。

剎那間。

山椒魚半藏的全部注意力,都已經被這張紙給吸引過去了,他眼睜睜的看著這張白紙向著他的飛過去,由遠及近,越來越大,漸漸飄過他的額頭,到了他視線之外的地方。

最後。

這張紙落在了山椒魚半藏的頭頂上。

嗡!

就在這一刻。

青羽的腦袋驟然顫動了一下,一幕幕的記憶畫面,直接載入到了他的意識裡面,正是山椒魚半藏的記憶。

除此之外。

清脆的電子提示音,在青羽的腦海中響起。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劍術精通!」

伴隨著這道電子提示音,一股股特殊的意念,流轉到了青羽的意識到中。

一時之間。

青羽發現自己掌握了許多東西。

這種感覺非常的特別,以前他不止一次的感受過,就像是直接將一種能力,複印到了他的靈魂之中。

這一次的劍術精通,就像是以前獲得過的忍具精通一樣,瞬間讓他掌握了許許多多忍者以及武師在用劍方面的技巧。

劍道。

劍術。

一刀流。

二刀流。

三刀流。

……

等等。

這些能力像是不要錢一樣,直接鑽入到了青羽的意識裡面,讓他瞬間成為了一個用劍的高手。

「還行吧……」

青羽倒是沒覺得這是多麼強大的能力,但總歸也是對他能力的一種補充,以後說不定在什麼時候可以用得上。

隨即。

青羽低下頭。

與山椒魚半藏對視在一起。

瞬間令得現場氣氛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接下來的話,你要好好的聽清楚,這關係到你能夠活多久,我會給你安排一套給志村團藏一樣的套餐,當然,我必須得提前告訴你,志村團藏已經死了,所以你要怎麼做,心裡多少有點數。」青羽冷冷的說道,他已經看出來山椒魚半藏是個怕死的人,那麼針對怕死的人,直接那死亡威脅就可以了,反而會變得更加簡單。

團藏死了?!

山椒魚半藏頓時瞪大眼睛,眼中閃爍著震撼之色,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團藏那種老狐狸,居然那麼會死得這麼早。

一時之間。

他的心情變得凝重起來了。

這讓他明白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只要他表現得不好,沒有能夠滿足這個人的需求,就真的會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9章 我要你!(求訂閱求月票)

69.11%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