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主人?!(求訂閱求月票)

第511章 主人?!(求訂閱求月票)

山椒魚半藏對於醫療忍者並不是完全沒有了解,他明白面前這個人所使用的是查克拉手術刀,但是對於他本人來說,他並不希望這種看起來很恐怖的東西,向著他的身上劃過去,尤其還是他心在的位置。

奈何……

山椒魚半藏完全不能動彈。

這是讓他最為無奈的事情。

但凡他能夠站起來給這個神秘人戰鬥,也不至於這麼的窩囊,甚至於做好了出賣自己菊花的心理準備。

還不是因為不能動……

只能躺在這裡。

任人擺弄!

山椒魚半藏表面上看起來很乖很聽話,心裡正在默默的詛咒著青羽,他覺得這個控制了自己的人,就像是躲在陰溝裡面的老鼠,只能用這樣骯髒的手段去噁心人,根本沒有什麼真本事!

若是堂堂正正的與他戰鬥。

必定會被他殺的丟盔卸甲!

可惜了……

山椒魚半藏已經意識到了自己在陰溝裡面翻了船,無論他怎麼努力,都無法恢復自己身體的控制,他一點點都不能動,更是完全無法調動查克拉。

現在這個時候。

他已經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提起來了。

就是想著有沒有可能在對方向自己動手的時候,有那麼一剎那恢復身體的控制權,從而將局面逆轉。

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並沒有去在意山椒魚半藏的這點想法,以他強大的查克拉所施展出來的自業咒縛之印完全可以輕而易舉的鎖定忍者世界的任何一個存在,哪怕是想要通過進階狀態查克拉暴增衝破封印,那也必須查克拉的含量大過於青羽本人才行。

那樣的忍者實在是太少了!

顯然當下的山椒魚半藏沒有辦法做到這個樣子,畢竟他沒有什麼可以進階狀態的能力。

山椒魚半藏現在所做的事情,不過就是徒勞罷了,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不過能夠分散一些注意力,還是可以的。

頓時。

青羽化手為刀,指尖冒出來的查克拉,無比之鋒利,直接劃在了山椒魚半藏的胸口,清晰的劃開一道切痕。

查克拉手術刀在切開皮肉之後,查克拉直接附著在切口上,瞬間就完成了血管阻斷和神經阻斷,既不會出現出血的現場,又不會出現疼痛的感覺,就像是拉開了拉鎖一樣,非常的簡單而輕鬆。

這就是忍者世界的好處了。

查克拉可以說是一種超現實的東西。

若是放在現實世界,需要做手術的話,還是要進行麻醉的,否則患者怕是能疼得暈厥過去。

青羽很快就將山椒魚半藏的胸口切開了,在他切開之後,精準的看到了後者正在強力跳動的心臟。

「嘿嘿!」

「我已經看到你的心臟了。」

「不愧是半神!」

「心臟這麼的有活力!」

「這樣的心臟植入禁錮符咒一定很漂亮!」

青羽在看到山椒魚半藏的心臟之後,立即用一種很誇張的語氣說道,他的話清晰的傳入到山椒魚半藏的耳中,令得山椒魚半藏正在不斷感受身體嘗試控制的心情瞬間崩塌。

什麼鬼?

已經能夠看到心臟了嗎?

這麼快的嗎?

那豈不是說就算是他奪回了什麼的控制權,這個時候也不能亂動,不然力氣用猛了,心臟說不定會掉出來了。

霎時間。

山椒魚半藏的心一下就老實了。

根本不敢再有任何的異動了。

青羽看著山椒魚半藏的心臟,並沒有特意的去加快速度,依舊慢條斯理不疾不徐的,他從忍具袋裡面,拿出了一張符紙,上面有著特異的紋路,看起來像是一個綠色的圓圈,中間部分還有一個紅色的圓點,正是禁錮符咒。

「看清楚了吧!」

青羽將手中的符紙,在山椒魚半藏的面前晃了晃,就連他自己都覺得,他實在是太善良了,對待山椒魚半藏太好太體貼了,畢竟團藏都沒有這樣的待遇,可是沒見過心臟上的這個東西。

「這就是要放在你心臟上的禁錮符咒!」

青羽向著山椒魚半藏解釋道,他通過山椒魚半藏的眼神可以看出來,若是山椒魚半藏可以說話的話,必然是要表達對他的感謝,不過他不是那種喜歡聽別人客氣的人,索性就不在這個時候,讓山椒魚半藏說話了。

青羽再次向著忍具袋探手過去,這次拿出來的還是一張符紙,這張符紙跟剛才的禁錮符紙,紋路上有著非常明顯的不同。

簡單的一張符紙上,畫滿了大大小小的圈,並且一個圈套著一個圈,每個圈上面都有著一個「爆」字,正是兼具起爆符功能和通靈符功能的互乘起爆符。

「這是互乘起爆符。」

「我不知道你見過沒有。」

「木葉村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的發明。」

「若是以後你死了,到了凈土上,記得說明白了,這是他的版權!」

青羽面具後面的臉上再次露出一抹笑容,他當著山椒魚半藏的面,將這兩個符紙結合在了一起。

「現在好了!」

「這個禁錮符咒不被取下來,互乘起爆符就不會被激活,你也就沒有任何的問題!」

「若是禁錮符咒打卡了,那麼同時激活了互乘起爆符,你的心臟將會成為爆炸的中心。」

「當然……」

「為了避免你真的有可能會做到既不會讓自己被炸到,又可以將禁錮符咒拿下去,那麼我還有最後一手準備。」

「這是飛雷神導雷!」

青羽將自己的右手,按在了符紙上,頓時在上面浮現出一個黑色的圓圈,並且圓圈的周圍,又多了一層圓圈,這是通過封印術在飛雷神術式之外添加的一個逆向結界。

「現在這個符咒,如果你剛好摘下了禁錮符咒,又躲過了互乘起爆符的爆炸,那麼將會直接把你傳送到我的身邊!」

「改跟你說的,我都已經說清楚了。」

「想必你的心裡已經明白該怎麼做了吧!」

青羽說完之後,直接將手中的符紙,直接拿了出來,與山椒魚半藏的心臟連接起來,使得山椒魚半藏的整顆心臟,完美的被包裹住了。

「安裝完畢!」

青羽此話一出,山椒魚半藏的眼中頓時浮現出一抹黯然,他清楚到了現在這個份上,事情已經再沒有任何的轉機了,他已經淪為了這個神秘人的奴僕。

不管他有多麼不甘心!

不管他有多麼厭惡這樣的事情!

但是……

木已成舟!

自己的性命已經被他人握在了手上。

只能順從對方的意思。

所有一切的不甘和不滿,在這個時候,都在山椒魚半藏的內心深處,化作了一道無聲的嘆息,蘊含著他內心深處無法釋懷的無奈。

「現在開始縫合……」

青羽的聲音依舊不斷的傳入到山椒魚半藏的耳中,只是現在這個時候的山椒魚半藏靈魂都是麻的,他已經聽不到青羽的話了,整個人都處於一種絕望之中,他明白他以後的生活,將不再會是之前的樣子,一切都回不去了。

青羽很快就將山椒魚半藏的刀口給癒合上了,經過柔和的查克拉的浸染,看起來就像是完全沒有受傷過一樣,一點點的痕迹都沒有。

只是……

山椒魚半藏根本不在意是不是留疤這樣的事情。

畢竟他的命都已經被別人攥在手中了。

隨即。

青羽稍微向前一步,從山椒魚半藏心口的位置,來到了他的腦袋處。

「你這個防毒面具是長在臉上了嗎?」

青羽探手向著山椒魚半藏的脖子上摸過去,他倒是沒有將山椒魚半藏的面具給摘下來,而是直接向著山椒魚半藏的脖子上按過去。

嗡嗡嗡……

一股股磅礴的查克拉從青羽的手掌上涌動出去,直接鑽入到山椒魚半藏的喉嚨中,瞬間完成了舌禍根絕之印的封印,通過喉嚨的位置,延伸到了舌頭上,最後在舌頭的位置,呈現出一個術式。

只是這個術式青羽看不到了。

這人的面具直接長在臉上了。

「好了。」

青羽輕輕的拍了拍山椒魚半藏的肩膀,頓時後者身上的那些黑色的圖案瞬間消散,一切控制的能力,都重新回到了山椒魚半藏的身上。

剎那間。

山椒魚半藏的身體完全恢復了,跟沒有被束縛之前一樣,已經可以靈活的自由活動了。

頓時。

山椒魚半藏站了起來。

他就站在青羽的旁邊,手上拿著他常用的那把鋒利的鐮刀,周圍的環境依舊是黑暗無比,讓他有一種站在深淵的感覺。

他的視線聚焦在青羽的身上。

直到現在這個時候。

他方才能夠仔細認真的看看面前這個不知道是什麼身份的神秘人。

若是放在這件事情之前。

對付這樣的人。

他可以非常輕易的取走對方的性命。

儘管現在這個距離,他依舊有把握,在一瞬間用鐮刀割斷青羽的腦袋,但是他並不是敢輕易的行動,畢竟一旦失誤的話,那麼他體內的禁錮符咒,可能就會起作用了。

「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山椒魚半藏淡淡的開口說道,他的聲音透過他的面具,變得更有磁性了,現在他說話的語氣,比剛剛被控制的時候,要硬氣了一些,儘管他的身上還有禁錮符咒,但是他也不是傻子,很清楚對方會在他的身上留下這樣的東西,無外乎就是有事情需要他去做,否則大可以不浪費這麼多的時間,直接把他殺死就可以了。

說白了不就是相互之間,都有所圖,那麼就有談判的空間,唯一麻煩點的地方就是他體內的那個禁錮符咒罷了。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青羽冷漠的說道,他不確定山椒魚半藏以後會不會被穢土轉生出來,更是不知道凈土中會說什麼話,所以一切都還是以穩妥穩住,不需要讓這個人知道的事情,根本沒有必要讓這個人知道。

「我還有一個問題。」山椒魚半藏的語氣驟然變得怪異了起來。

「你說。」青羽看出來了,這段時間沒有讓山椒魚半藏說話,對方已經憋得不行了。

「如果你死了,那麼禁錮符咒,還有效果嗎?」山椒魚半藏怒光灼灼的盯著青羽,看起來就像是要把青羽給吃了一樣,似乎是覺得這麼問太過於直接了,隨即又補充了一句,說道:「我只是想知道,若是你發生了什麼意外,我以後該何去何從。」

「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羽在聽到了山椒魚半藏的話之後,頓時仰頭大笑,他的笑聲在這黑暗的房間裡面,彷彿都被黑暗所吞噬了,聽起來頗為的怪異。

「山椒魚半藏,你這個問題,問的不老實啊!」

「不過我也可以告訴你。」

「如果我死了的話,禁錮符咒對你就失去效果了,除非你要拔除他,才有可能會引動互乘起爆符,否則沒有任何的影響。」

「但是你舌頭上的舌禍根絕之印,就算是我死了,你也無法說出關於我的任何一點點情報。」

「所以呢……」

「若是你想找人暗殺我的話……」

「不妨試試看噢!」

青羽的語氣中透著一絲絲挑釁的意味,山椒魚半藏根本沒有辦法說出他的情報,更是連他是誰都不知道,想要派人暗殺他,不知道要費多大的力氣,而且還要冒著巨大的風險。

他知道以山椒魚半藏小心謹慎的性格,就算是有這樣的念頭和想法,也不會輕易去做。

這也是他大大方方說出來的原因。

他說出來了,山椒魚半藏反而更不敢,畢竟這可是他親自給對方的破綻。

但若是他含糊過去了。

那麼山椒魚半藏反而會覺得……

或許可以在暗殺這樣的事情上,作為突破口,改變現在的處境。

「我說說而已。」

山椒魚半藏的雙眼一直盯著青羽,他的腦袋裡面,正在思考著這樣的問題。

如果他現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將面前這個人的腦袋砍下來。

那麼是不是就解脫了。

可是。

對方根本沒有要躲避他的意思。

就這麼站在他的面前。

有恃無恐。

完全不擔心他可能會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

這樣的事情。

讓他不敢輕易的做出任何的行動。

漸漸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青羽跟山椒魚半藏站在一起足足三分鐘的時間。

在這段時間裡。

山椒魚半藏就一直默默的盯著青羽。

眼神不斷的發生變化。

可以看得出來。

山椒魚半藏的內心在這段時間裡面持續處於糾結之中,做了許多的鬥爭,始終徘徊不定,最後一直也都沒有行動。

「喂。」

青羽突然開口,打破了這裡的平靜,他抬眼向著山椒魚半藏看過去,面具後面的最近在咧起一抹笑容。

「如果你決定好了的話……」

「我們要進行下一步的那排了。」

「我等你有一會了。」

「你確定不動手了吧?」

青羽此話一出,頓時令得山椒魚半藏大驚,後者直接瞪大了雙眼,眼中浮現出難以置信的眸光。

原來如此。

這個人早就看出來自己要出手了!

一直等著呢!

好險!

若是剛才一個沒忍住的話,現在怕是已經被禁錮符咒捏碎了心臟。

山椒魚半藏是一個怕死的人,他並不在意為了活下去要經受什麼樣的痛苦,但是只要還活著,那麼就還有希望,他的存在就還有意義。

畢竟好死不如賴活著!

至此。

山椒魚半藏明白了,當他站在這個人身邊的時候,偷襲攻擊是沒有用的,人家根本就不在意這種事情,甚至還特意等在這裡,去看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咳咳……」

「我……那個……」

「我壓根就沒打算動手啊!」

「我就是問問……」

「剛才主人你站在這裡,我也不敢動,也不敢問,這才一直站著呢!」

山椒魚半藏訕訕一笑,他哪裡敢承認他真實的想法,只能用這樣的理由搪塞過去了。

主人?!

青羽聽到這樣的稱呼之後,眉頭狠狠一跳,瞬間讓他穿越到了現實世界的時候,閱覽過的一些獵奇向的片子。

好傢夥。

這位半神忍者還挺上道的!

只是。

可惜了。

是個糟老頭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1章 主人?!(求訂閱求月票)

69.37%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