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青羽的要求!(求訂閱求月票)

第512章 青羽的要求!(求訂閱求月票)

「主人,你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山椒魚半藏看著青羽愣住的樣子,再次開口說道,現在他已經進入到這角色裡面了,那麼他最擔心的事情,就是自己哪裡讓青羽不滿意了。

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一種感覺。

要麼反抗,要麼躺平。

山椒魚半藏在心中做了非常充分的思想鬥爭之後,還是沒有版否輕易的邁出到反抗的那一步上。

反抗可能會翻盤,但是輸了就死了!

既然他怕死了沒有反抗……

那麼接下來的日子,可要認真的討好青羽,絕對不能讓青羽因為他在一些事情沒有做好,最後走到了被殺死的地步上。

那樣豈不是得不償失!

正因如此。

不知道青羽真實身份名字的山椒魚半藏直接以「主人」這樣的稱號去叫青羽,他已經正式邁上了討好青羽的路上了。

「……」

青羽聽到山椒魚半藏的話,還覺得有些不適應呢,但是他覺得這樣的稱呼,多少很挺符合他的氣質,也就沒有再說什麼,默默的點了點頭。

「雨之國內部的事情,我不想過多的過問,那是你的事情,但是在一些決策上,若是我提出了我意思,那麼你就要按照我的意思去做,你明白嗎?」青羽緩緩的說道。

「我明白的!」山椒魚半藏立即點點頭,他在這一刻頓時恍然大悟,明白了這個神秘人要控制住自己的意思,原來是盯著雨之國呢。

是啊!

現在想想。

只要控制住自己,就等於控住了雨之國。

難怪這麼值得冒險!

山椒魚半藏對此並沒有太多的微詞,這樣的事情本來就是成王敗寇,他被按照上了禁錮符咒,那麼就應該去做相應的事情,沒有必要在生命的事情上去較真太多。

山椒魚半藏從來沒有想過要為了雨之國去犧牲掉自己,以擺脫雨之國被控制這樣大義凜然的事情。

當然。

他也有說服自己的理由。

就算他死了。

接替他的人,依舊有可能被這個人控制,最後達成相同的效果。

既然這樣的話……

那還不如他被控制呢,這樣還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不至於被這樣莫名其妙的殺死!

想通了這樣的事情。

山椒魚半藏也就擺正了心態。

明白了接下來的時間裡,只要是在主人有需求的時候,滿足主人的需求就可以了。

「目前來說,我只要兩點要求,是你必須要執行的。」

青羽繼續說著他要說的話,其實在他來到這裡的時候,心裡還在想著究竟是怎樣處理山椒魚半藏比較好。

現在這樣用禁錮符咒控制只是其中一個辦法。

還有另外的辦法就是他自己親自客串山椒魚半藏,通過影分身以及黑棒的方式,將山椒魚半藏的身體做成另外一個佩恩。

但是。

這樣的麻煩之處就是太浪費經歷了。

如果什麼事情都要他親力親為的話,那麼他又何必如此大費周章呢,他之所以要取團藏的性命,也是因為在他的計劃當中,團藏的性命即將到此為止,並不是他有多麼強大的扮演需求。

「第一點。」

青羽在山椒魚半藏的面前抬起了第一根手指,直接在山椒魚半藏的面前晃動了一番。

「在你們雨之國內部,有一個最新興起的組織,名字叫做曉,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我會給他們進行接洽,所以你要告知整個雨之國,以及雨隱村的忍者,不要在任何的情況下,對曉組織的人出手,因為我們即將變成統一的整體,大家的目標都是一樣的。」青羽淡淡的說道,他這次來到雨之國,就是要去搞定曉組織的,但是曉組織跟山椒魚半藏之間是有一些矛盾的,這個矛盾也沒有達到不可調和的程度,所以青羽決定先拿下山椒魚半藏。

「沒問題!」

山椒魚半藏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毫不猶豫的直接點了點頭。

他聽說過曉組織。

就在他們雨之國的內部。

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的名氣。

不過。

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他也沒有去深入了解過,並不知道這個組織在未來會發展成什麼樣子,當下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與此同時。

山椒魚半藏的腦袋裡面冒出了一個問號。

這個人為曉組織說話。

難道是曉組織的人?

看來……

這個曉組織想要顛覆雨之國的政權啊!

凡事都要謹慎。

山椒魚半藏知道他還能站在這裡跟青羽說話,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還有利用的價值,而這個利用的價值就是他雨之國首領的身份。

一旦面前這個神秘人通過一些手段,將他雨之國首領的身份更替掉,將之交給其他的人,那麼他連那麼一點點的利用價值也都沒有了。

到了那個時候。

他就是棋盤上隨時都可以丟棄掉的棄子了。

先到這裡。

山椒魚半藏非常清楚的明白,想要讓自己的性命能夠保住,必須要有其他人無法代替的能力,這需要他多留那麼一點點的心眼,留心主人有沒有什麼可以突破的特殊癖好。

他不怕主人的癖好有多麼的特殊,他只怕主人什麼癖好都沒有。

只要有需求,他就可以想辦法滿足,那樣他就有了利用價值,生命也就得以穩固了。

「第二點!」

青羽並不知道在這個時候山椒魚半藏在一頓的胡思亂想,他在交代完了最重要的曉組織的問題之後,開始說的是一個補充性質的要求。

「只要你還是雨之國的首領,就不要對木葉村進行任何形式的攻擊,當然,你可以向木葉村發起友好同盟的合約,將雨之國與火之國形成聯盟,讓雨隱村和木葉村共同進退。」青羽嚴肅的說道。

他本來沒打算說這樣的要求。

畢竟這樣就暴露了他是木葉村忍者的事情。

可是。

就在他給山椒魚半藏打上舌禍根絕之印的時候,他就改變了這個主意。

原因很簡單。

山椒魚半藏就算是知道了什麼,也什麼都不能說,只是原則上儘可能的不讓山椒魚半藏知道太多就可以了,其餘都不是什麼問題。

「我明白了!」

山椒魚半藏立即點頭,他的表情因為防毒面具的遮擋,根本看不清楚任何的變化,但是卻可以看到眼神的細微波動。

「近期木葉村比較動蕩。」

「需不需要我派出雨隱村的忍者去幫忙嗎?」

「從我所得到的情報來看……」

「岩隱村和雲隱村的忍者都向著木葉村進發過去了。」

山椒魚半藏一邊說這些話,一邊緊緊的盯著青羽的眼睛,他現在有點搞不懂了。

剛剛他還以為,這個人是曉組織的人,目的是顛覆他在雨之國的政權,可是等到說起第二點的時候,他就更加迷糊了,這個人究竟是曉組織的人,還是木葉村的人?

簡單的兩個要求。

不像是同一個組織的行為。

難道說……

曉組織跟木葉村勾結起來了?

可是……

這也說不通啊!

那樣曉組織直接去木葉村發展不就好了么,何必這麼大費周章啊,這裡面很奇怪啊!

山椒魚半藏一邊答應著青羽的要求,一邊在心裡不停的思考著,現在他連知己知彼都做不到,他的心裡只有這麼一個要求,那就是在沒有利用價值之前,弄清楚這個人的真實意圖,這樣他就可以試著反過來提升自己的可利用價值。

可是。

至少是在現階段。

他連對方究竟是哪個勢力來的都不知道。

當然。

他的心裡覺得還有那麼一種可能性。

那就是這個人說的兩點是故意誘導他的,有一點是假的,或者都是假的,可是這種念頭剛剛出現,就被他給PASS掉了,他現在什麼都說不出去,忽悠他又有什麼好處呢?

不至於啊!

想到這裡,山椒魚半藏準備主動出擊,進一步的對青羽進行試探,看看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想法。

「我們雨之國的忍者實力還是挺強的,只要有我們雨隱村忍者大軍的注入,分分鐘就可以解決掉木葉村的危機!」

山椒魚半藏用了一點點的話術。

他特意是了是「我們雨之國」,想要用這樣的話,判斷一下面前這個人究竟是不是雨之國的人。

如果是雨之國的人,那麼非常有可能是曉組織的人,但如果不是雨之國的人,則是大概率是木葉村的人。

「不需要。」

青羽直接搖了搖頭,他的眼神沒有任何的變化,也沒有去回應山椒魚半藏所說的「我們雨之國」這樣的話。

「木葉村的形勢不需要你來處理,那邊我自有安排,短時間內你只要做到不與木葉村有爭端就可以了。」

「目前你只要把這兩點做好了,你的生命就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相應的……」

「若是你沒有做好,或者你的手下出現什麼紕漏的話,那麼我會毫不客氣的碾碎你的心臟!」

「你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吧!」

青羽冷冷的說道,他根本沒有在意山椒魚半藏所謂的試探,他要求山椒魚半藏做的事情並不多,不過這些事情完事之後,他覺得雨之國這塊三國之中的戰略要地,倒是可以歸屬於木葉村。

當然。

那就是以後的事情了。

「主人,還有其他的什麼事情嗎?」

山椒魚半藏愣住了,他覺得暈乎乎的,這兩點要求,全都是不讓他去做事情。

不去攻擊曉組織。

不去攻擊木葉村。

可是……

他根本就沒有去攻擊曉組織或者攻擊木葉村的計劃啊!

這要求提了跟沒提沒什麼區別。

如果是簡簡單單的威脅,那麼他可能就這麼過去了,但是他的心臟上可是實打實的被放了禁錮符咒,他不能接受事情就這麼不清不楚模模糊糊的。

怎麼也得找到一個可以表現的機會,能夠讓他表達自己的心情,以此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啊!

什麼信號都沒有。

這讓他多少有點懵。

「沒有了。」

「做好這兩點就夠了。」

「有其他要求我再來找你。」

青羽反身走到山椒魚半藏的身後,抬起右手向著山椒魚半藏的後背上按下去。

這樣的動作。

直接令山椒魚半藏寒毛都豎起來了。

他害怕了。

但是他不敢躲。

啪!

青羽的手掌拍在了山椒魚半藏的后心上,頓時一股查克拉湧入到山椒魚半藏的身上。

嗡!

青羽控制著體內的查克拉,直接在山椒魚半藏的後背上,印下了一個飛雷神術式。

剎那間。

山椒魚半藏的後背上出現了一個黑點。

這個黑點浮現出來之後,快速的消失不見,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那樣。

青羽將這個飛雷神術式印在了山椒魚半藏的身上之後,就像是安插了一個可以移動的坐標,不過不管這個坐標怎麼移動,都是固定在山椒魚半藏的身上,讓他無法躲避,只要青羽想,隨時都可以找到他。

「好了。」

「沒事了。」

「我走了。」

青羽該做的都已經做完了,沒有必要在山椒魚半藏這裡消耗更多的時間了,畢竟這裡對於他來說,僅僅只是為了日後曉組織的事情進行的鋪墊而已。

真正的重頭戲。

還是在曉組織那邊。

隨即。

青羽一步踏出,黑暗的房間驟然發生變化,重新恢復成了一個個黑色的圖案,統一的向著青羽的肩上鑽過去。

片刻之後。

這間屋子裡面的黑色圖案統統消失不見了,一切都回到了原本的樣子。

「這……」

山椒魚半藏看到這樣的場面,一下子就愣住了,他沒有想到這樣已經釋放出去的結界,還可以在釋放之後重新收回來,簡直就是離譜至極的操作。

這得是什麼程度的查克拉控制能力啊!

「那個……門外有護衛……」

山椒魚半藏幾乎脫口而出的提醒道,可是就在他說完了這句話之後,他立即意識到說多了。

根本沒有必要這麼說。

這個人來的時候,外面也是有護衛的,說不定那些護衛都已經被殺死了。

然而。

青羽彷彿沒有聽到山椒魚半藏的話一般。

直接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宛若憑空蒸發了似的。

就這麼消失不見了。

山椒魚半藏看著眼前的場景,他想要揉一揉眼睛,但是他的眼睛已經被面罩都給遮擋起來了。

卧房還是這個卧房。

屋子沒有任何破壞的痕迹,甚至連沒鎖都沒有任何的異常。

而他就站在屋子的地面上。

除了手上還拎著鐮刀之外,幾乎跟平時的感覺沒有什麼不同。

「呼……」

山椒魚半藏感覺到那個人真的離開了,不由得長舒一口氣,他感覺剛才發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夢一樣,還是一個讓他冒冷汗的噩夢。

「對了……」

「外面什麼樣子了?」

「是不是都死了?」

山椒魚半藏在心中暗罵這些護衛都是廢物,臨死之前都沒有發出一點點的動靜,哪怕稍微給他一個預警,他也不至於落入到被人徹底控制住的地步。

想到這裡,越想越氣。

他連鐮刀都沒有放下,直接向著屋子外面走了出去,就在他打開卧房門口的時候,入眼立即看到了守護在外面拿著燈火的護衛。

這裡的護衛足足有八個人。

相互交叉來回巡視。

幾乎沒有放棄走廊中的任何一個死角。

這些護衛聽到動靜之後,立即向著卧房的門口看過去,均是將視線落在了山椒魚半藏的身上。

「半藏大人!」

這八個護衛瞬間站直身子,立定站好,整齊劃一的擺出行禮的動作,每個人的聲音在這一刻都重合在一起,紛紛的向著山椒魚半藏打招呼。

「你們沒事?」

山椒魚半藏怔怔的看著眼前的畫面,他原本以為等待著他的將是血肉模糊的屍體,還意外府邸地面早已經血流成河了,甚至於他想到了到處都是殘肢的可能的畫面。

但是……

當他看到這些護衛拎著燈火一起看向他打招呼的時候。

他更加的迷茫了。

這一刻。

他恍惚了。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做了一個夢。

「你們看到……」

山椒魚半藏想要問這些護衛有沒有看到一個人,可是話到嘴邊,已經說不出去了,他的喉嚨上被打上了封印,舌頭上還有這封印的標記,而他現在要詢問的內容,正是關於青羽的事情。

如此一來。

這句話就直接觸犯了舌禍根絕之印。

頓時令得山椒魚半藏的舌頭上泛起一道道的酥麻感,這種感覺直接讓他說不出話來。

也正是這樣的感覺。

山椒魚半藏深深的意識到了,剛才的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並不是在做夢,哪怕那個人走了以後,就像是沒有來過一樣,但這終究只是他的錯覺,而他迷亂之後以為是錯覺的那個夢,實際上則是真正的現實。

「看見什麼?」

這些護衛聽到了山椒魚半藏說了一半的話,每個人的臉上都有著迷茫之色,均是疑惑的盯著山椒魚半藏,等著他們的首領,說出後面的話。

「沒事……」

「沒事了……」

「你們……」

「繼續吧!」

山椒魚半藏覺得有點呼吸困難,他的右手撐著牆壁,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面。

這些護衛都是他精挑細選的。

就算是個別有人會背叛,但也絕對不會出現一起背叛的情況。

所以……

不是護衛的問題!

而是那個人的問題!

那個人從進入到他的卧房,一直到給他的身上打上了封印,再到最後的離開,完全沒有發出哪怕一點點的聲音,沒有驚動任何一個人,儼然就像是幽靈一樣。

「嘶……」

山椒魚半藏想到這裡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他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事情,已經超乎了他的認知。

可怕!

他恍然間意識到。

他似乎低估了那個幽靈般無聲無息潛入到他房間中的那個人了。

「?????」

護衛們看著他們的首領山椒魚半藏說了半句莫名其妙的話之後,又一反常態的撐著牆壁呈現出虛弱的姿態,最後又嘶嘶哈哈的回到了卧房中,均是覺得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畫面。

「剛才那個人是首領吧?」其中一個護衛聲音顫抖著問道。

「應……應該是吧……」另一個人跟著說道。

「首領這是怎麼了?」又一個護衛問道。

「噓!」

就在這個時候,幾個護衛中看起來稍微能說得上話的人,對著現場的其他幾個侍衛擺出了一個禁聲的手勢,隨即瑤瑤頭,臉色冷漠而深沉。

「不要隨時揣測首領,我們就當什麼都沒有看見,我們什麼都不知道,明白了嗎?」

這個護衛將聲音壓得很低很低,他是這裡資歷比較老的護衛了,深知在山椒魚半藏的身邊做護衛,最忌諱的就是好奇心太重,因為首領這個人,本身就有很大的疑心。

當疑心遇到好奇心……

那麼就可以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現場的護衛們在聽到這句話之後,紛紛點頭,全都閉上了嘴巴,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只是……

這些護衛可以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但是山椒魚半藏不可以啊!

現在這個時候。

山椒魚半藏站在卧房裡面,他解開了身上的白袍,向著心口的位置看過去。

看不出任何的問題。

沒有見到刀疤。

甚至連淺顏色都看不見。

「到底有沒有呢?」

山椒魚半藏的心裡頗為疑惑,他深吸一口氣,屏住呼吸,立即提起查克拉,向著心臟的位置匯聚過去。

轟!

山椒魚半藏突然感覺渾身劇震,一股鑽心的疼痛從心頭湧起,這種疼痛深入骨髓,差點讓昏迷過去。

咣當!

山椒魚半藏重重的跪在地上,雙膝在與地面碰撞之後,發出一道清脆的聲響,他的雙手緊緊捂著心口,這是他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前所未有的劇烈疼痛。

不知道過了多久。

山椒魚半藏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他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額頭上已經布滿了細密的汗珠。

最疼痛的時候已經過去了,現在只是剛才的余勁,可是僅僅是這樣,都讓他難以忍受。

「果然有禁錮符咒……」

山椒魚半藏清楚的感覺到,就是在他的查克拉碰觸到心臟上的禁錮符咒之後,方才驚起了這樣的感受,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不敢再輕易的去碰觸禁錮符咒了,這懲罰的疼痛實在是太過於劇烈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2章 青羽的要求!(求訂閱求月票)

64.6%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