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暗部忍者才是真正的忍者!(求訂閱求月票)

第515章 暗部忍者才是真正的忍者!(求訂閱求月票)

火影辦公室裏面。

大蛇丸死死的盯着三代,他根本就沒有在意屋子裏的森乃伊頓,甚至直到森乃伊頓離開的時候,他連看都沒有看對方一樣。

現在他的心情很不好。

剛剛彙報完了最近的事情。

準備潛心投入到研究之中。

他回到實驗室裏面還沒有多久,就被那兩個忍者給叫過來了,心裏一股不爽之火,正處於無處發泄的時間點上。

「老頭子,趕緊說,到底什麼事情,不能一口氣說完,非要把我再叫來一次!」

大蛇丸一屁股坐在了剛才森乃伊頓所坐着的椅子上面,對於面前的三代火影,倒是頗為的隨意,沒有體現出木葉村忍者該對火影的尊重,也沒有表現出弟子對老師的那種禮貌。

面對這個樣子的大蛇丸,三代絲毫沒有在意,顯然已經習慣了。

而且。

大蛇丸會對他這個樣子。

其實也是他自己慣出來了。

一直以來。

他都非常喜歡大蛇丸這個字。

恰恰因為如此。

大蛇丸漸漸可以在他的面前,表現得更加的肆無忌憚,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我需要你接管根部。」三代開門見山的說道,他找大蛇丸就是這樣的事情,根本沒有必要拐彎抹角的說一切客套的話。

「你說什麼?」大蛇丸在聽到了三代的話之後,頓時愣了一下,隨即嘴角狠狠一抽,說道:「你瘋了吧!」

「我沒瘋,我很清醒,我找你就是這件事情,我需要你將根部接管過去,做根部的老大!」三代沉聲說道。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我不幹!」

大蛇丸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頓時直接起身,根本連在這裏繼續待下去的想法都沒有,已然準備向外面走了。

「大蛇丸,現在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我需要你的幫忙,我需要有人接管根部,你是最佳的人選!」

突然之間。

三代也跟着站了起來。

他死死的盯着大蛇丸。

語氣變得稍微激動了一些。

從他現在呈現出來的架勢上來看,還是希望大蛇丸能夠回心轉意,按照他所說的話,去接管根部,成為根部的老大,替他分憂。

「根部有團藏呢。」大蛇丸輕描淡寫的說道。

「團藏有傷在身,對於執掌根部,已經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三代眯着眼睛說道。

「猿飛老師,是什麼讓你覺得,我可以放棄我寶貴的時間,然後把我捆綁在那個完全沒有一點意義事情上,根部的老大,我沒有任何的興趣,若是你覺得團藏不行的話,那麼你去找其他的人吧!」大蛇丸毫不客氣的拒絕道。

「現在的形勢下,我很難相信其他人。」三代無奈的說道,他也很想有一批值得信任的人,但是整個木葉村,他所能看到的,都是看到光明之下的他的人,而能夠讓他安心展現出黑暗一面的人,則僅僅只有團藏一人,現在可以加上一個大蛇丸,那是因為大蛇丸是他非常心愛的弟子。

「這就對了。」

大蛇丸突然露出一抹莫名的笑容,他再次伸出舌頭,舔著自己的嘴角,用那雙狹長的蛇眸,意味深長的盯着三代看了看,緩緩說道:「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包括我在內,不要輕易相信我,說不定某一天,我非但不會幫你,還會來殺你!」

說罷。

大蛇丸邪魅一笑。

頭也不回的直接離開火影辦公室。

留下這裏空蕩蕩的。

只剩下三代火影一個人。

「哎……」

三代長長嘆了一口氣,他有想到過,大蛇丸可能會拒絕,但是沒想到大蛇丸會拒絕的那麼乾脆。

「麻煩啊!」

三代明白大蛇丸並不是在敷衍他,而是在他面前表現出來那種率性而為的真我,想做什麼做什麼,想說什麼說什麼,大蛇丸現在這麼說,那就是真正的不想成為根部的老大。

只要根部沒有收編過來,那麼就終歸是團藏的勢力!

三代對於這一點還是非常清晰的。

當團藏幫助他的時候,根部對他來說,就是最鋒利的矛,但是當團藏要跟他決裂的時候,根本就是刺向他心窩的利刃。

這是一把雙刃劍!

可是他又不得不用!

沒有團藏的幫助就沒有他現在穩固的火影之位。

不過。

他從一開始就知道。

團藏一直在暗中積蓄著自己的力量,根部就是這股力量,這是直屬於團藏的勢力,哪怕團藏要造反,也會跟着團藏反。

三代清楚這力量不屬於他,也不屬於木葉村,全都是團藏的!

「看來必須要再想想其他的辦法,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三代重新拿起桌子上的煙斗,將煙斗點燃,最後深深的吸了一口,緩緩踱步向著窗戶的位置,他的視線定格在火影岩上,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心越亂。

事情越複雜。

……

暗部,宿舍。

青羽的影分身正在宿舍裏面一點一點的繪製著漫畫。

畢竟他是沒有什麼美術基礎的,只能慢慢的琢磨,在琢磨的過程中積累經驗,再一點點的熟能生巧。

現在他的身體可以完成一些高難度的畫作,但是他的繪畫風格還沒有形成,現在他所做的一切,不過都是簡單而又簡單的畫面,僅僅只是將劇情用畫的形式體現出來。

當然。

哪怕僅僅只是如此。

這依舊是忍者世界不可多得的一種文學作品的呈現方式。

白老師玲瓏的線條,在青羽影分身的筆下,漸漸變得清晰了起來,再加上一系列高難度的動作,他相信絕對可以打開忍者世界的天窗。

這本漫畫,一旦發行,必定會成為爆款,甚至可以做為一些人的啟蒙讀物,幫助他們學習各種各樣不同難度系數的動作,引起全民運動的熱潮,幫助忍者世界的人們鍛煉身體。

不僅如此。

這本漫畫還可以緩解忍者世界戰爭之後所帶來的傷痛。

青羽相信。

這是可以提升忍者世界人口出生率的一本書。

戰爭是對人口的消耗,增加傷痛的出現,而這本書的作用,就是對人口的補充,讓愛降臨這個世界。

當然……

還有一個前提。

別問愛是什麼顏色的。

問就是綠的!

青羽的影分身已經沉浸在這種感覺中了,對於漫畫已經我有了非常大的感悟,整個人樂此不疲的專心的繪製每一道線條,完全沒有任何敷衍的意思。

這樣的感覺他還沒有來得及傳遞迴到本體的身上,不過這並不重要,等到本體回來的時候,再統一傳遞一次,也並不算晚。

就在青羽的影分身在忙着畫漫畫的時候,門外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可以通過腳步聲聽得出來,這個人正在快速的向著這邊趕路,心情似乎是有點着急的!

「嗯?」

青羽的影分身停下了手上畫畫的動作,他向著門口的方向看過去,他已經清楚的聽到了腳步聲,那麼就可以確定一件非常清楚的事情。

有人來了。

現在的暗部,只有他和森乃伊頓兩個人。

現在能過來的人,那就只能是森乃伊頓,而來這裏的目的,必定就是找他,根本沒有其他的可能性。

頓時。

青羽的影分身起身,向著房門的方向走過去。

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直接抬手打開了門鎖,剛剛好看到站在面前的那個身影,正在抬着手,擺出敲門的動作,但是還沒有敲下去,門就已經開了。

「伊頓大哥,你找我?」

青羽的影分身笑着看着面前的森乃伊頓,他沒有刻意的等待着敲門聲的響起,既然對方已經來了,那麼早晚他都是要開門的,還不如現在就把門給打開了。

「青羽……這麼巧……我確實有點事情找你……」

森乃伊頓愣住了。

他剛剛還在想着敲門之後說什麼話呢。

可是他還沒有想好,門就已經打開了,心裏的計劃在瞬間就被打亂了,還沒有完全的組織好自己的語言。

「進來說吧。」

青羽的影分身立即轉身向著宿舍裏面走過去,他給森乃伊頓留了個門,他知道森乃伊頓現在來找他的話,那麼必定是有什麼事情,所以也就提前發出了邀請。

「嗯。」

森乃伊頓點點頭,他邁步走進青羽的宿舍,直接找准了宿舍裏面的一個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隨即欲言又止,不知道這樣的話,該從什麼地方說起。

森乃伊頓的表情,盡數落在了青羽的影分身眼中,這讓他意識到,森乃伊頓的身上,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伊頓大哥。」

「你來找我肯定有什麼事吧。」

「說說吧。」

「說不定我能幫到你。」

青羽的影分身盯着森乃伊頓,他的眼神中閃爍著疑惑的眸光,他很少看到森乃伊頓這個樣子。

「哎……」

森乃伊頓在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立即嘆了口氣,能夠看得出來,他的心中有着深深的無奈,不過他還是決定,將這些讓他疑惑的事情說出來,畢竟這裏發生的事情,讓他有着強烈的不解。

「事情是這樣的……」

「剛剛我去見了三代火影大人。」

「主要是想要跟他要一些人,加入到我們暗部當中,畢竟我們暗部實在是太缺人了,只有我們兩個。」

「可是……」

「過程意外的順利!」

「也不能說是順利吧,三代火影大人似乎是在想着什麼其他的事情……」

「總之就是很怪!」

「三代火影大人愣神了沒一會就同意了,而且直接把調令都給我寫好了,並且看着我的表情,讓我的菊花隱隱有些不適。」

「還有一件奇怪的事……」

「在我來的時候,看到大蛇丸大人離開火影辦公室,可是在我走的時候,又看到了大蛇丸大人重新回到火影辦公室。」

「這也太蹊蹺了吧!」

「我也說不出具體哪裏不對勁,但是這裏處處的讓我感覺不自在,就是覺得似乎有什麼問題……」

森乃伊頓連着說道,他將他發現的事情,幾乎一股腦的都說了出來,他怕他現在不說,一會就就會忘記某個細節,所以索性先都說了,再慢慢的去聊。

相比於三代……

森乃伊頓現在更相信青羽。

「嗯……」

青羽的影分身將這些話都聽完了之後,漸漸明白了說的是什麼意思。

「你說的這些,確實有些反常,讓我想想……」

青羽的影分身有着青羽的的查克拉,思維方式跟青羽是一樣的,可以說是青羽的一部分,所以在得到森乃伊頓的情報之後,能夠想到的事情,也都是一樣的。

青羽的影分身在出現之前,就經歷了控制團藏去找三代的事情,也知道另外一個影分身在門口遇到了大蛇丸的事情。

所以對於大蛇丸去找三代這件事,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並不知道,在大蛇丸離開之後,森乃伊頓去找過三代。

「暗部……缺人……」

青羽的影分身掐著下巴思考了起來,他覺得三代不會平白無故的發生變化,現在既然出現了異樣,就說明有什麼事情發生了,或者有什麼事情刺激到他了。

「伊頓大哥。」

「你跟三代要的是哪裏的人?」

青羽立即意識到了事情的一個關鍵點,這個地方森乃伊頓剛才的複述中沒有說起,他的心裏隱隱的意識到了一種可能性,不過現在森乃伊頓就在他的面前,那麼這種可能性的事情,他就不去猜測了,直接等著森乃伊頓告訴他答案就可以了。

「忍者大軍!」

「我跟三代要的是忍者大軍的人!」

「你也知道暗部想要重建,必須要精英,唯有精英才能撐起暗部的任務鏈條。」

「現在的精英都在前線戰鬥,他們戰鬥的時候,我肯定是不能要的,但是當他們結束了戰鬥以後,我得搶先一步要人啊!」

「不然這些忍者大軍的人回來以後,再受到一些特殊的嘉獎,屆時再想要他們加入到暗部,那就實在是太難了!」

「習慣了陽光下日子的人……」

「怎麼會願意做下水道裏面的老鼠!」

森乃伊頓忍不住感嘆起來,他在整頓暗部的這個決定,都是他自己做出來的,他是一個真正的暗部忍者,將一生都貢獻給了暗部,同時他也是真心的在為暗部做着考慮。

不得不說。

森乃伊頓確實是一個願意為了暗部付出自己一切的人。

他從很小的時候,就加入了暗部,做着拷問的工作,所接觸到的儘是忍者世界裏面最陰暗的角落。

饒是如此。

他當時希望他的兒子也可以進入暗部,成為一名暗部忍者,接替他的衣缽,將這條艱難的道路走下去。

這對他來說將會是一件非常欣慰的事情。

他一直覺得。

暗部忍者才是真正的忍者!

他們沒有虛偽的面紗,不會殺了人也將之歸類為是任務,沒有那麼堂而皇之的活在陽光之下,而是隱姓埋名,沉浸在黑暗之中,宛若暗夜之下的幽靈,甚至哪怕有一天他們死了,世界上的人們,都不知道他們存在過。

這就是暗部!

森乃伊頓對於暗部有着特殊的感情,這種感情跟青羽沒關係,跟三代也沒有關係,哪怕是當下這樣複雜的情況下,他也不希望暗部就此沉淪下去,成為只有名字,沒有實質作用的雞肋。

「果然!」

青羽點了點頭,他的目光平靜而淡然,森乃伊頓所說的話,跟他所猜測到的完全一模一樣,就是他所想到的樣子。

至此。

一切都聯繫起來了。

所有的線索都交織在了一起。

「伊頓大哥。」

「我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這裏涉及到了一場陰謀。」

「一場關於木葉村政治的陰謀!」

青羽緩緩的開口說道,他對於這件事情,還是非常有發言權的,畢竟他在不久前,剛剛派出影分身控制團藏去找三代談話。

雖然談話的具體內容他還沒有接收到,但是指定計劃的時候,他還沒有施展影分身,這些都是在他心裏的。

現在知道了這個事情之後。

青羽已經明白了整體的思路,只是不清楚具體的聊天細節,不過這根本不妨礙他做出判斷。

「政治的陰謀?」

森乃伊頓眉頭緊緊蹙起,其實他的心裏並不介意暗部變成政治的武器,畢竟從暗部設計之初,就是要做村子的利刃,去做一些不能放在表面陽光之下的事情。

所以森乃伊頓對於政治上要利用暗部的事情,倒是並不在意,畢竟暗部本身就是這樣的工作性質。

他只是很好奇。

也很疑惑。

現在的暗部只有他和面前的青羽這麼兩個人……

這是怎麼跟政治的陰謀扯上關係的呢?

森乃伊頓的腦袋裏面冒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對於這樣的事情,他的嗅覺並沒有青羽那麼的敏銳。

「伊頓大哥,你聽我解釋……」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笑容,現在也是時候跟森乃伊頓攤一部分牌了。

「現在正值第三次忍界大戰時期,這一點你是知道的,木葉村險些戰敗,可是你想過沒有,若是戰敗的話,村子會是什麼樣的結果?」青羽笑着問道。

「村子將不復存在!」森乃伊頓幾乎毫不猶豫就回答道,他早就想過了若是戰敗會怎樣,想想就頭皮發麻,畢竟現在去的忍者大軍,可以說是木葉村的最後一道防線了,若是再輸了,就只能讓忍者學校的學生們都上戰場了,可是這些年紀輕輕的學生,又能有多少戰鬥力,根本沒有辦法指望他們取得戰爭的勝利,而屆時木葉村將變成一隻待宰的羔羊,就這麼毫無保護能力的展示在那些獵人的屠刀之下。

「這一點倒是不會,不會出現那麼極端的情況,但是村子絕對會進入一段至暗時期!」青羽笑着搖頭,被滅村這樣的事情,唯有巨大的仇恨,宣洩式的報復,像是佩恩施展神羅天征那樣,否則根本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為什麼?」森乃伊頓不解的問道。

「將敵人殺光並不是唯一解決問題的辦法,也絕對不是最高效的解決問題的辦法,若是岩隱村能夠一路打到村子裏面,最後佔領火影辦公室的話,那麼他將成為掌握火影的存在!」青羽凝目說道。

「什麼意思?」森乃伊頓有點聽不到了,畢竟這樣的事情,對他來說,有點超綱了。

「簡單來說,奴役一個村子,遠遠要比殺死一個村子要更好!」青羽向著森乃伊頓解釋道:「如果他們殺死木葉村,那麼他們能夠得到的資源,也就只有當下的存儲,但若是奴役木葉村,他們不僅可以獲得當下木葉村的資源,還可以讓木葉村的人們,源源不斷的為他們提供資源,到了那個時候,木葉村就是其他村子的殖民地了!」

「這……」森乃伊頓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根本沒有想過這麼深層次的問題,不過輕易一說,他就立即明白了,這就像是殺人越貨,搶走你身上的存款之後把你殺了,但是更高明的是搶走你的存款之後,還要奴役你,讓你去上班打工,將後續的所掙得的工資收入源源不斷的上交上去,成為活着的死人,宛若行屍走肉一般。

「現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青羽笑着搖搖頭,繼續著剛才的話題,他在說話之前,給自己到了一杯水,輕輕的抿了一口。

「不然你以為砂隱村和雲隱村的忍者跑來幹什麼?」

「難道只是爭木葉村現有的這點資產嗎?」

「並不是的!」

「尤其是三方匯聚之後,更是不會對木葉村進行更多的破壞,而是會在一起經過商定之後,跟木葉村簽訂一份多方條約。」

「到了那個時候。」

「木葉村將成為多個村子的忍者共同駐守的忍界殖民地!」

「如此一來。」

「你說三代會不會成為村子的罪人?」

「你覺得木葉村裏面的民眾會過上什麼樣的日子?」

「你可能想像不出來,或者不敢想像,但絕對是會讓木葉村在未來數十年都抬不起頭的日子。」

青羽一句接着一句說道,他的話就像是一把把刀子,深深的刺入到森乃伊頓的心中,令得後者身上直冒冷汗。

越想越是后怕!

「這麼一看……」

「三代確實差點就成為了千古罪人!」

「可是……」

「這跟暗部調任有什麼關係呢?」

森乃伊頓明白了青羽所說的事情,但是並沒有明白這個問題跟暗部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了!」

青羽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了,他抬起一根手指,緩緩的敲打着面前的桌子。

「伊頓大哥。」

「既然你知道了這場戰鬥輸了的話,誰是最大的罪人了……」

「那麼你有沒有想過……」

「戰爭勝利之後……」

「誰又是最大的獲益人呢?」

青羽就這麼微笑着盯着森乃伊頓,在他的心裏,森乃伊頓早就是他的自己人了,只是一直以來,都沒有說得那麼的明確,也沒有說得那麼的清楚。

現在話題剛好來到這裏了。

正好就藉著這個機會。

讓森乃伊頓徹底記住水門這個人。

木葉村政權的更替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他的所有佈局,都已經臨近收口,是時候讓森乃伊頓明白以後要為誰工作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5章 暗部忍者才是真正的忍者!(求訂閱求月票)

66.46%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