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曉組織的人(求訂閱求月票)

第519章 曉組織的人(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經歷大蛇丸的事情的時候,一直睜開著輪迴眼。

雖然不能將聲音一起傳遞過去,但是可以把畫面傳遞給青羽本體。

待到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確定大蛇丸真的離開了以後。

他從口袋裡面拿出了一個捲軸。

在上面將剛才的經過寫了下來。

【大蛇丸好像看出來了,又好像沒看出來,他告訴團藏,三代似乎對團藏起疑心了。】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用輪迴眼將上面的內容看完之後,包括暗部宿舍裡面的影分身在內,每一個青羽的分身,都已經知道了這個情報。

一時之間。

遠在雨之國的青羽本體微微蹙眉。

「最近發生了不少事情啊!」

青羽默默的感嘆了一句,他沒想到一直都沒有什麼太大的事情,直到他離開了火之國,現在的局勢開始換亂起來了。

不過。

這也不算是難以理解。

整個忍者世界現在都處於這樣的混亂到中。

這簡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現在當務之急,還是將曉組織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了,那樣雨之國也就沒有什麼事情了。」

青羽並沒有回去的打算,現在的局面還沒有到必須強行干預的程度,不過他在心理,默默的計算起大蛇丸來。

這個人就像是一顆不定時炸彈。

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可能會爆炸!

而且……

青羽現在也根本不知道,一旦這個炸彈爆炸,會驚起什麼樣的威力來!

有可能只是像鞭炮一樣響一下就過去了,但也有可能會直接驚爆核武器,把忍者世界都弄得動蕩起來。

這個人。

不得不防。

青羽愈發覺得宇智波富岳的那個計劃,應該趕快提上日程了,不然這樣的事情,拖得太久了,怕是宇智波富岳連復仇的心思都沒有了。

「你好!」

青羽走著走著,看到了前面穿著雨衣的人,立即追了上去,現在他的模樣,早已經變化成為了霧隱村忍者薩摩廉太郎的模樣。

頓時。

前面的人在聽到青羽的話音之後,停下了向前行走的腳步,冷漠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絲的疑惑。

「你知道曉組織在什麼地方嗎?」

青羽立即詢問起來,他並不是漫無邊際的詢問,在他得到了山椒魚半藏的全部記憶之後,發現山椒魚半藏確實沒有將曉組織放在心上,這並不是他託大的說辭,只是知道曉組織當下的活動區域,大概是在雨之國的南部,所以他摸著大概的方向走了過去。

「不知道。」

那個人冷冷的丟下一句話,說完之後,他抬眼看了看青羽,尤其是那額頭上的霧隱村忍者護額,看似隨意的問道:「你不是雨之國的人啊,來這裡幹什麼?」

「沒事了。」

青羽直接擺擺手,繞過這個人,向著前面走,這是他故意呈現出來的樣子。

他這一路上問過了很多人。

唯有這個人表現出不同來。

雨之國的人向來比較冷漠,幾乎每個人都是喪著一張臉,很少會出現笑容,而且根本不關心別人的事情。

一路上每個被他問到的人。

要麼像是沒聽到一樣沉默不語,要麼匆匆回上一句不知道像是在打發人。

唯有這個人。

反過來關心他來的目的。

那麼……

只有一個可能!

這個人是知道曉組織的,或者本身就是曉組織的一員,這是在不經意間所做出的來的防備。

其實。

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

只是人們往往會忽略掉這樣一部分的細節。

那就是絕大多數的時候,當對方的出現,跟你的利益息息相關的時候,才會多嘴問那麼一句。

青羽在聽到這個人在問他的事情之後,他當時就明白了,這個人是跟曉組織有關係的,畢竟這在冷漠的雨之國中,顯得非常的突兀。

當然。

青羽知道。

這個人問他這樣的話,並不是在關心他,而是關心他的動機。

若是跟曉組織沒有關係的人,根本沒有必要在意他的這些事情,現在的雨之國,幾乎人人都想著自保,不會出現那種擔憂別人的村子。

青羽直接向前邁步走了,他這麼做同樣是賣給這個人一個點,他想要通過自己這樣的行為,讓那個人覺得他是出於什麼目的的。

青羽向著遠處走出來。

淅淅瀝瀝的雨水澆在身上的雨衣上。

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

在這樣聲音的掩藏下,他將查克拉湧現出來,立即向著周圍擴散了出去,感受著周圍的查克拉。

青羽的感知能力是非常強的。

但是他此前並不能確認曉組織的位置。

現在他見到過這個人之後,已經可以斷定,曉組織的大本營應該就在這個附近了,這裡的某個區域,就是曉組織的發祥地了。

「果然。」

青羽向前走了幾步之後,嘴角微微翹起,流露出一抹一起都在他意料之中的表情,他可以在感知中清晰的感覺到,剛剛那個僅僅只是打了一個照面的人,現在正在跟著他。

這樣的行為更加的確定了他的判斷!

這個人就是曉組織的人!

現在只要找到了一個曉組織的人,就可以找到許多個,這個人,就是曉組織的突破口。

青羽向著遠處走出去,他感知著周圍星星點點的查克拉,挑選了一個荒無人煙的方向。

就這樣。

青羽在走出去幾步之後。

頓時感覺到後方跟著的那個人,快速的追了上來,隨即在眨眼之間,就攔在了他的身前。

「你是誰?」

「你叫什麼名字?」

「你來雨之國有什麼目的?」

這個人直接抬手將青羽給攔住了,臉上的表情極其的嚴肅,可以看得出來,他已經不裝了,出差直接將身份名牌亮出來了。

「跟你有什麼關係嗎?」

青羽淡淡的問道,對方確實是不裝了,也不去掩飾了,但是他覺得,他還可以再演一波。

青羽就這麼看著這個人,語氣冷冰冰的,蘊含著一股居然千里之外的感覺。

那個人在聽到了青羽的問題之後,突然咧嘴笑了,笑容看起來頗為陰冷。

「你打聽我們曉組織的事情,你說關不關我的事?」那個人譏諷著說道。

「嗯?」

青羽抬眼向著那個人看過去,隨即露出了一副似笑非笑的笑容,那副樣子看起來,像是早已經察覺到了怎麼回事,但又像是剛剛才知道這樣的消息。

「那我剛才問你的時候,你怎麼不說?」

青羽直接發出了一道靈魂拷問,這樣的問題直接讓這個人愣了一下。

「憑什麼你問,我就要告訴你?!」

這個人不滿的回答道,他才不會說,剛才他沒有反應過來,現在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只是……

雖然他的語氣是底氣不足的。

畢竟他確確實實是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跟著青羽走了一段時間之後,趁著這段沒人的路段,方才跳了出來,準備動手。

但是這樣的話,他是絕對不能說出來的。

「那你剛才為什麼又要說呢?」青羽依舊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個人,他不斷的打量著這個人,想要從這個人的表情上,看出一些神態的變化。

「你沒完沒了了是吧!」

這個人在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頓時產生了一種即將暴怒的情緒,惡狠狠的盯著青羽,打有一種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感覺。

「現在是我問你!」

「不是你問我!」

「你只需要怪怪的回答我的問題!」

「沒有不停發言的資格!」

「我的話說得夠清楚嗎?」

這個人的語氣越來越強烈,似乎想要通過他的語氣,來增加他的氣勢。

只不過……

青羽能夠從這個人抬起的拿著苦無的手上,看到那麼一絲絲掩藏得不是很好的顫抖。

還是畏懼了啊!

雨之國的人經歷了那麼多的動蕩,還是有那麼多畏懼戰鬥的人。

或許。

這些人。

就是支撐著曉組織度過萌芽階段的根基吧!

「既然你是曉組織的人,那麼我只需要你把我帶到曉組織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

青羽淡淡的開口說道。

他根本就沒有在意曉組織,至少沒有在意現在的曉組織,正如山椒魚半藏也沒有在意一樣。

前期的先組織確實是很弱的。

組織的首領還不是長門,而是彌彥,並且長門還沒有覺醒他的輪迴眼能力。

組織的成員更是以雨之國志同道合的那些忍者為主,並沒有太過強力的存在。

這個時間段的曉組織跟未來出現在忍界舞台的曉組織不可同日而語。

畢竟後期的曉組織那可以亞洲第一天團,囊括了忍界各個村子的S級叛忍,擁有大把具備影級實力的強者,差點就顛覆了整個忍者世界。

若是青羽遇到了的是後面時期的曉組織,那麼在對待曉組織成員的時候,還是要留心一點的。

但是現在這個時候……

確實是入不了山椒魚半藏眼的烏合之眾!

「你說什麼?!」

「這是你跟我說話的態度嗎?」

「你一個霧隱村的忍者,跑到我們雨之國來,你就沒想到會引起什麼後果嗎?」

「我奉勸你最後識趣一點!」

這個忍者拿起手中的苦無,向著青羽比比劃划,苦無的鋒刃在淅淅瀝瀝雨水的拍擊下,令得鋒刃看起來,有著一種別樣的堅硬。

「你就用這玩意對付我?」

青羽淡淡一笑,他連動都沒有動,只是調動了體內的查克拉,將之轉化成為了磁遁查克拉。

剎那間。

青羽的身上彷彿出現了一道一道的磁感線,直接控制著周邊的磁場,發出一道道電磁力,吸附著面前這個人手上的苦無。

「這……這……這……」

這個人頓時感覺到手上的苦無變得不受控制起來,一股接著一股的力量,不斷的作用在苦無上,讓他就快要攥不住手上的苦無了。

這樣突如其來變故是他完全沒有想到的,到了現在這個時候腦袋裡面還是空蕩蕩的,根本不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咻!

就在這個時候。

這個人手上的苦無終於拿不住了。

宛若子彈一般快速的向著青羽爆射過去。

「不……不對……」

這個人猛地瞪大了眼看,他那攥著苦無的手,還保持著原本的姿勢,眼中寫滿了慌張。

他只是想要嚇唬一下這個人。

並沒有真的要殺人的意思。

現在這突然飛射出去的苦無,以一種非常快的速度,直奔面前這個人的心臟位置。

他不知道究竟是怎麼變成這個樣子的。

但若是持續下去的話。

那麼必然會直接洞穿心臟,將面前的人給弄死!

這是他並不願意看到的畫面。

怎麼辦?

這個人的心中異常的慌亂,他的腦袋裡面僅僅閃過這樣一個念頭,但是一切發生得太快了,快到了他根本沒有辦法去做出什麼反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切發生。

嗡!

然而。

就在這把苦無即將刺入到青羽心臟的時候,頓時一下子停住了,就這麼懸空在青羽的面前。

「你……你……你……」

這個人驚魂未定的看著青羽,那眼神看起來,就像是見了鬼似的,他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存在,心臟撲通撲通狂跳不停,整個人都不是很好了。

「這種東西傷害不到我的。」

青羽左手輕輕一揮,那把苦無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樣,在青羽左手掌心處來回躍動,宛若靈動的精靈,在他左手的指尖上跳來跳去。

「嘶……」

這個人看到這樣的景象,頓時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能力,根本理解不上去了。

「現在該輪到你告訴我,曉組織的事情了。」

青羽邁開步子向著這個忍者走過去,在他行走的過程中,那把苦無還在他左手上來回的跳動,並且在這個時候,他抬起了右手,向著那個人的頭上摸過去。

「你要幹什麼?」

那個人在看到青羽的手伸過來之後,眼睛瞪得更大了,幾乎要把眼珠子瞪出去了,而他本能的就想要後退離開,可是在這個時候,他發現他的雙腳像是被手攥住了似的,根本動不了,而在這個關頭,他又不敢低頭去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9章 曉組織的人(求訂閱求月票)

66.96%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