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我沒錢了,給我點錢(【月票】補更)

第521章 我沒錢了,給我點錢(【月票】補更)

本章為【月票】補更!

——

青羽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去曉組織的總部,而是在了解之後,反向向著雨之國中心的地帶走了過去,也就是山椒魚半藏的位置。

根據胥頂的記憶,青羽恍然意識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現在的曉組織處於一種極端困難的生存條件之下。

簡單來說……

就是沒錢!

曉組織無論是招人還是後續的行動,都需要錢去支持他們的行動,但是他們現在可以說是一點點錢都沒有了。

根本沒有活動經費。

連吃飯都是問題。

這讓青羽想到了一句在現實世界裡面很流行的話。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現在曉組織所面對的就是這樣的狀況,彌彥長門和小南他們三個人本來就沒有錢,在遇到自來也之前,連吃飯都是靠偷的,現在好一些了,但是並沒有好到哪裡去。

當下的曉組織之所以魚龍混雜,什麼樣的人都招納,其中也有一部分資金的原因。

這裡有很多有著共同理想的人,他們想要加入到曉組織裡面去,但是他們的實力不足,可是家境還不錯,所以可以帶資進組。

這個胥頂。

就是帶資進組的人。

除了這些帶資進組的人之外,曉組織的其他運營經費的壓力就全都落到了小南的身上,這讓小南那嬌弱的身軀,早早就扛起了賺錢的重擔。

「或許……」

「這就是小南以後使勁攢錢的原因吧!」

「只是可惜了角都這個究竟打工人!」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笑容,他在胥頂的記憶裡面,已經非常清楚的看到了小南對於資金的渴望。

其實。

按照現在曉組織發展的趨勢來看。

不招人就會逐漸消失。

繼續招人則是壓力越來越大。

哪怕偶爾招進來幾個帶資進組的,那也僅僅是能解決一小段時間的問題,根本不是長久之間。

總結下來就是……

目前的曉組織裡面還沒有一個具有賺錢能力的人!

現在他們收入的最大頭,就是以做雇傭兵的方式去完成任務收取傭金,但是因為他們立身之時所定下來的理念,使得他們並不是什麼任務都接,很多錢他們覺得不合適,他們就不會去賺。

青羽在了解到了曉組織目前的情況之後,頓時有一種這些人在打腫臉充胖子的感覺。

這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若是沒有能夠及時的做出處理的話……

根本不需要山椒魚半藏做什麼。

曉組織自己就運營不下去了。

想到這裡。

青羽漸漸的明白了為什麼曉組織最後要去找山椒魚半藏合作了,也正是因為那一次合作,被團藏從中作梗,挑撥本就敏感謹慎的山椒魚半藏,最後導致了彌彥的死亡,也徹底的激活了長門的輪迴眼。

這些事情是原本青羽在沒有得到關於曉組織的記憶之前並不知道的事情,他甚至都沒有想到過,曉組織居然會面臨著那種程度的壓力。

「既然來了……」

「那就給曉組織送一份見面禮吧!」

「就當我帶資進組了。」

青羽思忖之間,已經在淅淅瀝瀝的雨水之下,穿過了大半個雨之國,重新來到了雨之國的首領府。

現在這個時候。

已經是下午了。

雖然天空依舊被陰雲籠罩著,但是還是能有一些朦朧的光暈,並不是會將周圍顯得特別暗,不過首領府周圍的侍衛們,依舊還是在舉著防雨的燈火在巡邏著。

青羽讀取過其中一個護衛的記憶,對於大名府的地形已經非常的熟悉了,再加上他對查克拉的感知能力,他可以非常輕鬆的突入到首領府中,根本不需要使用飛雷神之術。

嗖嗖嗖嗖……

青羽在幾個閃身之後,再次來到了首領府窗邊的那個位置,現在那裡的巡邏護衛,已經從原本的一個,變更成為了現在的三個。

「有點意思啊!」

青羽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他能夠看得出來,山椒魚半藏在經過了上次的教訓之後,找到了那個護衛,並且加強了這裡的護衛。

但是……

護衛終究是護衛。

就算是實力再強,也只能是做巡邏的作用。

青羽整個人一躍而起,宛若一隻輕盈的小貓,瞬間就跳躍到了山椒魚半藏的房頂上,再配合上超輕重岩之術,完全沒有發出哪怕一點點的聲響。

青羽的整過過程速度極快,幾乎是一瞬間就完成了,根本沒有留下任何的把柄,哪怕是已經加強過的三個護衛,也都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青羽落在房頂上之後,立即控制自己的身體,完全的平躺了下來,讓他得以剛好卡在周圍這些巡邏護衛的視野盲區中。

此時此刻。

首領府中。

山椒魚半藏剛剛用過午飯,正在屋子裡面,手上拿著一把太刀,快速的揮動著,不斷的練習著居合斬。

現在他的心裡也不平靜。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作為被譽為半神的忍者,他居然以這樣的方式被偷襲了,最後還成為了別人的奴僕,連性命都被人攥在手上,但是他沒有任何的辦法,現在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這讓他的心裡非常的不爽,整個人的精神都有點不太正常了。

咻!咻!咻!咻!咻!

山椒魚半藏不對揮動著手上的太刀,他將面前的空氣想象成是那個人的模樣,恨不得每一刀都砍在那個人的身上,將那個人大卸八塊。

可是……

這樣的事情。

他也僅僅就是在心裡想一想。

若是真的讓他去做,他根本不敢做,畢竟這樣的事情,稍微一個不小心就會失敗,失敗以後就話陷入到粉身碎骨的境地上去。

嗡!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山椒魚半藏忽然感覺整個屋子都震動了一下。

這種感覺非常的清晰,他立即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他在想是不是發生了地震,可是在他停下揮刀之後,一切又都停了下來。

「嗯?」

山椒魚半藏立即提起了一個心眼,最近發生的詭異的事情有點多,上次就是因為他的大意,從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直接被人給控制住了,所以這一次,他不能再讓這種低級的失誤出現,整個人的精神都緊張了起來。

嗡!嗡!嗡!嗡!嗡!

這間屋子似乎是感覺到了山椒魚半藏的重視,接連搖晃了起來,完全看起來就是那種非常不真實的感覺,並且能夠讓他非常感覺到牆壁上充斥著極強的查克拉。

「不會吧……」

山椒魚半藏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癢上,他的雙手緊緊攥著刀,現在他幾乎可以確定,有點敵人來了,但是敵人還沒有出現,他要在第一時間謹慎面對。

至於外面的護衛……

一點用都沒有!

沒有任何一個人發現了問題!

連彙報的人都沒有!

這樣的情況可以說明一件非常清楚的事情,那就是這些護衛的實力跟現在這個人差距非常大,根本不被放在眼裡的那種。

這樣級別的差距。

就算是他現在開口把護衛都給叫出來,也是一點用都沒有的,只能是讓那些護衛白白送死。

山椒魚半藏並不在意那些護衛的生命,若是真的遇到了什麼事情,那些護衛代替他去死了,那他會對此非常的高興,可是,若是這樣白白去送死的話,那麼就沒任何的意義了。

畢竟護衛死了的話,還得重新培養,能夠在他這裡建立信任,那是一件非常長久的事情,護衛死的多了,反而不容易安排了。

「誰?」

山椒魚半藏壓低聲音問道,他的臉上依舊還戴著防毒面具,面具裡面的臉上,有著極其嚴肅的表情。

他的話問出去了。

但是沒有任何的回應。

這裡呈現出來的感覺,就跟他遇到青羽時候一樣,可是在他的心裡,第一個就將青羽給排除了。

原因很簡單。

不至於啊!

現在他的心臟上已經有禁錮符咒了,何必還有大費周章弄這麼一處呢,可是,問題來了,如果不是那個人的話,現在來的又是誰呢?

就在山椒魚半藏疑惑的時候。

一道道黑色的圖案,瞬間從房頂上冒了出來,宛若具有生命一般,瞬間向著山椒魚半藏沖了過去,快速的將山椒魚半藏圍剿了起來,整個過程跟那個時候如出一轍。

「不是吧,又來?」

山椒魚半藏的臉色頓時大變,現在他對於敵人的猜測已經迷糊了,根本不知道對方是誰了。

究竟是剛剛出現過的那個主人?

還是重新來的另外一個人?

這樣的問題讓他的腦袋裡面浮現出了大大的問號,畢竟無論是哪一種,都讓他覺得很奇怪。

他的心裡上就是覺得可能不是主人。

那麼……

如果是其他人的話……

難道他山椒魚半藏現在變成了誰來都能欺負一下的存在嗎?

一時之間。

山椒魚半藏的心中湧現出一股股的怒意來。

他沒有向著周圍那些黑色的圖案揮動手中的太刀,而是靜靜的站在原地,防止著可能隨時會出現拍在他肩膀上的手,畢竟他上次就是被那隻手給偷襲成功的,然後當時他就不能動了。

然而……

他不動。

那些黑色的圖案就這麼不停的環繞在他的周圍。

「你們要幹什麼?」

山椒魚半藏沒好氣的說道,他知道這些圖案就是在戲耍他,但是他的心裡非常的不舒服,怒火已經快要剋制不住了。

「你們快點連在一起吧!」

「不要在我面前轉悠了!」

「速度快點!」

「煩死了!」

山椒魚半藏看到那些黑色的圖案,已經快要有生理不適了,但是他知道,這種圖案就是故意吸引他注意力的,直到他被吸引了以後,後面的事情也就隨之而來了。

隨著他的話音剛落。

這些黑色的圖案像是聽到了他的話一般。

快速的在地面上律動起來。

其中有幾個圖案發生了一些變化,直接形成了一個黑色的點,正是青羽的飛雷神術式。

嗡!

剎那之間。

青羽直接出現在屋子裡面。

就這麼站在了山椒魚半藏的面前。

「啊?!」

山椒魚半藏在看到青羽的那一瞬間,他的心裡有很多的話要說,但是他發現他根本說不出話來,只要他想要問任何一點點的事情,他的舌頭就會一直麻都舌根處。

他的肚子裡面憋了一大堆問候青羽的話。

可是都說不出來了。

這讓他的心中產生了一定的懊惱情緒。

這些話要是剛才說出來就好了,怎麼都沒想到,這個以同樣的方式出現在他面前的人,還是那個人。

「主……主人……」

山椒魚半藏立即低下了高傲的頭顱,他在看到青羽的那一瞬間,就已經猜到青羽就是他的那個主人。

儘管面前這個人穿著一身霧隱村的忍者服飾,頭上還帶著霧隱村的忍者護額,但是他明白,這就是在他身上設下封印的那個人。

「你怎麼回來了?」

山椒魚半藏在喊出了這一聲主人之後,許多話就又能說了,這讓他立即意識到了,對方已經允許他正常的說話了。

「你的反應很有意思啊!」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笑容,他在回到山椒魚半藏的住所之後,腦子裡面突發奇想,直接想到了這麼一個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再給山椒魚半藏上演一遍剛才發生的事情,就像是整蠱一樣。

「你不要看我現在是這個樣子,等我下次來見你的時候,我可能就是另外一幅樣子了。」青羽率先解釋道。

「明……明白……」山椒魚半藏立即點頭。

「其實我給你重演這麼一次,也是想要通過這件事情告訴你,哪怕是在你有防備的情況下,我還是可以再次來到這裡,並且再次控制住你的。」青羽淡淡的說道。

「……」

山椒魚半藏在聽到這句話之後,根本不置可否,其實他的心裡不是這麼想的,他就是覺得青羽通過那些黑色的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這才有了他失誤的事情。

可是這些話他根本沒有辦法說出口。

若是說了。

則是好像他不尊重青羽了。

但是不說的話。

其實他的心裡本身也是挺委屈的,畢竟他覺得,若是他有防備的話,青羽根本不可能再次控制住他。

「你不信嗎?」

青羽的目光掃光山椒魚半藏的臉,他已經看出來了,山椒魚半藏根本就不相信他說的話,只是沒有明著說出來而已。

所以。

索性他將這個話問了出來。

「不敢……」

山椒魚半藏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他說的這兩個字,倒是非常符合他的心情。

沒錯。

他不是不信。

而不不敢不信!

他怕一旦自己說出了任何一句懷疑的話,那麼這段話就會成為判定他死刑的致命關鍵信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羽看到了山椒魚半藏的樣子之後,頓時大笑出聲,就在他笑的同一時間,周圍的黑色圖案瞬間暴起,將整個屋子都已經變成了黑色一片,完全的隔絕了這裡的所有光線和聲音。

「山椒魚半藏。」

「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

「只要你能躲開我的控制。」

「我就給你解除禁錮符咒。」

「你覺得怎麼樣?」

青羽笑著盯著山椒魚半藏,他忽然覺得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而且除了這一點之外,他也是需要在山椒魚半藏面前或多或少的證明一點點自己的實力,總不能讓山椒魚半藏覺得,他所做的一切,都不過是依靠著當時的偷襲,那樣對於控制山椒魚半藏來說,也不是一件方便的事情。

「這……我……可以嗎?」

山椒魚半藏在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頓時愣住了,足足愣了幾秒鐘,方才反應過來。

可是他的心裡叫不住這是什麼意思。

測試他嗎?

還是認真的在說?

山椒魚半藏一時間無法確定青羽的具體意思,所以他也不敢表達出自己的意思來。

不過。

青羽的話。

卓說讓他很是心動。

如果能夠摘除掉他身上的禁錮符咒的話,那麼他的生命就不會再次受到威脅了,屆時只剩下舌頭上的印記,那樣大不了他不去說這些就可以了。

「當然可以。」

青羽笑著點了點頭,並且抬起了雙手,緩緩的擼起袖子,擺出一副電影裡面要去切磋的架勢。

「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對你使用任何禁錮符咒上的控制,只要你能想盡辦法躲開我的控制,我都會給你摘掉禁錮符咒!」

「當然,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進階一下。」

「若是在這段時間裡面,你可以把我殺死,或者把我打到受傷,那麼我也會把禁錮符咒給你去掉!」

「你放心吧!」

「就算你殺死我,我也不會使用禁錮符咒,只要你能做到!」

青羽言之鑿鑿的表達著自己的意思,他就是想要讓山椒魚半藏不要有那麼多的顧慮。

可是。

青羽的話是這麼說的。

山椒魚半藏卻不敢這樣把話都聽過去,尤其是那句,把後者殺了,都不會去觸髮禁錮符咒,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的。

原因很簡單。

稍微換位思考一下。

也知道事情不可能是這個樣子的。

山椒魚半藏如果給別人植入了禁錮符咒,而對方正在準備殺死他,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本能的求生慾望,也是會幫助他,將這個禁錮符咒觸發的。

所以這樣的話,他也就是聽聽,根本不敢這麼做。

開什麼玩笑!

自己的性命還在別人的手上攥著呢!

他哪裡敢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不過……

山椒魚半藏在這個瞬間想了許多的事情,他倒是可以先躲避,只要不被這個人給控制住,那麼其實也算是成功了。

或者。

他也可以在躲避的過程中找機會反擊。

但是一定要注意好分寸。

稍微受點輕傷就可以了,絕對不能往下殺手的方向上去。

「我真的可以嗎?」

山椒魚半藏再次詢問道,他的心裡已經是非常的意動了,不過現在他需要將這樣的事情考慮清楚了,他還不敢完全相信這樣的事情,生怕等待著他的是青羽最後說的一句玩笑。

「當然可以!」

青羽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了,他用雙手指著漆黑的地面,指尖的位置剛好就是山椒魚半藏的腳下。

「這層結界只能吸收光芒和聲音,並不會對你造成其他的限制,為了防止我們之間的事情傳出去,我就不撤掉了,不過想必你也清楚,這個結界只要我想的話,不管你怎麼防禦,我都是可以布置在這裡的。」青羽淡淡的說道。

「明白。」

山椒魚半藏根本沒有在意腳下這個黑乎乎的結界,他知道青羽說的是對的,就剛剛青羽出現的那一刻,幾乎是跟笑聲一起讓黑色的結界密布整個屋子。

這個人從一開始就有將整間屋子都封印住的能力。

但是對方並沒有這麼做。

而是拿著那些黑色的圖案去吸引他的注意力。

因此。

山椒魚半藏可以判斷出,青羽並不是真的具備什麼強大的實力,而是還需要通過這種障眼法的方式,在將他的注意力吸引出去后,向著他進行攻擊。

所以。

有了這樣的經驗之後。

山椒魚半藏覺得青羽絕對不會選擇硬碰硬的方式,所以他擺出迎敵的姿態,就是想要看看,這個人會使用出什麼把戲來。

「那我來嘍。」

青羽臉上的笑容無比燦爛,給人一種看起來無比詭異的感覺,而他也沒有選擇突然襲擊或者是什麼特殊的方式,就是這樣一步一步的向著山椒魚半藏走了過去。

「……」

山椒魚半藏的心中多少有些無語,他在提防著青羽的同時,心裡還留了一個心眼,萬一這個人,不按照說的那樣,直接施展了禁錮符咒的話,那麼他真的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就這樣。

山椒魚半藏安靜的站在原地,看著青羽一步一步走過來。

整過畫面非常的詭異。

「你不跑嗎?」

青羽疑惑的說道,他能夠感覺的出來,山椒魚半藏並沒有真正的去逃跑,似乎還沒有放開呢,所以他說了出來。

說話之間。

青羽已經走到了山椒魚半藏的身前。

「不需要。」

山椒魚半藏已經想通了,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讓他退後和逃跑的,哪怕是面對木葉三忍的聯手,他也不落入下風,只要站在原地就可以了,隨即說道:「如果你能在我有防備的情況下控制住我,那麼就算是我現在立即逃跑,最終的結果也是一樣的!」

「你倒是看得挺清楚的。」

青羽微微一笑,他也不跟山椒魚半藏客氣,直接就抬起了右手,簡單粗暴的向著山椒魚半藏的肩膀上抓過去。

一時之間。

兩人都呈現了最原始的方式。

山椒魚半藏並沒有拿著手中的太刀向著青羽的胳膊上斬過去,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現在他不敢做出任何可能會傷害都青羽的動作。

正因如此。

山椒魚半藏直接抬起了右手,化手為刀,直接一記手刀,向著青羽的手腕處劈砍過去。

他被成為半神,也不是隨便的謠傳,本身在體術的競技上,就具備極強的能力,只是相比於近身戰鬥,他更喜歡用毒來解決,那是更加輕鬆高效的方式。

不過。

一直到現在。

他到沒有在青羽面前施展過毒術。

沒機會。

也不敢。

他可不想把青羽毒了,最後把自己給弄死了。

不值得的!

只用體術解決就足夠了。

要知道當時木葉三忍的體術都不是他的對手。

一時之間。

山椒魚半藏的手刀重重的向著青羽的手腕上揮砍過去,再加上手刀上蘊含著的查克拉,直接揮動出來,就像是斧頭一般,狠狠的向著青羽斬了過去。

「只有這樣嗎?」

青羽淡淡的嘀咕了一句,他能夠明顯的看出來,山椒魚半藏根本沒有辦法全力以赴,不管他怎麼說,後者都不敢,不過他並不是跑過來切磋的,而是要通過自己的方式,告知山椒魚半藏,你被控制,並不冤枉。

頓時。

青羽的手爪閃電般的向著山椒魚半藏的手腕上抓過去。

兩人的手剛好交錯在一起。

宛若麻花一樣。

山椒魚半藏的手刀向著青羽的手腕上砍過去,而青羽的手爪則反過來抓向山椒魚半藏的手腕。

啪!

伴隨著一道清脆的聲響,青羽的速度還是更快了一些,他率先的抓住了山椒魚半藏的手腕,手爪就像是鉗子一樣,牢牢的將山椒魚半藏的手腕給鎖住了。

「服么?!」

山椒魚半藏震驚的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現在所經歷的一切,他發現自己的手一動不能動了。

手刀上所有的力氣,都已經被輕易的化解掉了。

砍不下去。

抽不出來。

完完全全的處於一種尷尬的境地上。

「怎麼可能?」

「你怎麼有這麼大的力氣?」

「太誇張了吧!」

山椒魚半藏沒有想到自己僅僅是一個照面,就被對方給控制住了,但是他並不甘心這樣的一個機會,就這麼浪費掉了,隨即猛地抬起左手,順勢向著青羽的胸膛一拳轟出。

他非常清楚。

現在他的手腕被抓住了,已經躲不過去了,若是強行的繼續閃避,那就只能自行切斷手臂了。

這樣的事情太過於殘忍了!

他沒有辦法對自己做這樣的事情!

所以……

既然沒有辦法閃躲,那就只能攻擊,他覺得自己或許可以通過攻擊的方式,試著打開局面。

然而。

就在山椒魚半藏一拳轟出來的時候,青羽的另一手也伸了出來,瞬間化手為掌,宛若一張網,直接迎上了山椒魚半藏的進攻。

啪!

又是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

青羽的手掌將山椒魚半藏的拳頭直接包裹了起來,並且跟他抓住的手腕一樣,牢牢的將後者抓住了,根本連動都動不了。

「嘶……」

山椒魚半藏猛地倒吸一口涼氣,現在這個時候,他的雙手已經完全不能動彈了,並且他的心裡已經意識到了,現在他就已經輸了,這樣的力量,再加上那奇怪的控制能力,而且對方也不會每次都堂堂正正的較量,忍者就是要無所不用其極的。

嗡!

就在山椒魚半藏震驚錯愕的剎那,青羽雙手與山椒魚半藏接觸的時候,一道道黑色的奇異符號,直接蔓延到了山椒魚半藏的身上。

頓時。

山椒魚半藏再次感覺到了那種靈魂出竅的感覺。

身體完全不受控制。

肌肉不能動了。

查克拉也跟著阻塞了。

再次回到了那種讓他覺得像是噩夢一般的感覺之中。

絕望。

無助。

生命搖擺不定。

宛若無根浮萍。

「現在你明白了嗎?」

青羽的語氣變得漠然起來,隨即他鬆開了雙手,緊接著山椒魚半藏身上的黑色紋路瞬間全都消失了。

剎那間。

山椒魚半藏的身體重新恢復了控制。

他的額頭立即布滿了冷汗,後背都已經被汗水浸濕了,整個人都處於一種后怕的狀態。

現在他的心裡多少還有那麼一點點的理由和借口,就是他沒有使用太刀,也沒有使用鐮刀,更沒有通靈出的他的召喚獸,但是他明白,沒有完全準備好的時候,這一次對方也沒有去偷襲,所以他這點小心思,也就是給自己找補那麼一丟丟的尊嚴。

「我明白了。」

山椒魚半藏這一句話盡顯頹廢,他突然發現,在這個奇異的人面前,他似乎弄丟了身上的半神光環。

「主人。」

「你這次來……」

「不會就是為了教育我的吧?」

山椒魚半藏無奈的問道,現在他的信心有些崩塌,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的挫敗過了。

哪怕一直到現在。

他連這個主人是誰都不知道。

究竟有什麼本事也不知道。

只是知道會使用一些亂七八糟的黑色符咒。

而且很非常的厲害。

對了!

山椒魚半藏的心中頓時閃過了一個念頭,他對於主人的身份,也並不是全都不知道,至少他還是知道,這個人是個醫療忍者。

「我來找你要錢的……」

青羽很是隨意的說道,儼然就是一副伸手黨的姿態,向著山椒魚半藏伸出手,說道:「我沒錢了,給我點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1章 我沒錢了,給我點錢(【月票】補更)

70.71%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