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這書有暗示?(求訂閱求月票)

第544章 這書有暗示?(求訂閱求月票)

「什麼?!」

曉組織的人們在聽到這樣的話之後,立即瞪大了眼睛,每個人的眼中,都有著強烈震撼。

畢竟。

他們對於長門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比較內向的一個階段上。

在他們以往的認知當中。

長門一直都是那個沉默寡言的少年,他在許多的時候,都是躲在彌彥的身上,一直沒有怎麼拋頭露面。

哪怕是輪迴眼這樣的眼睛。

曉組織的人們在知道長門擁有輪迴眼之後,心中還曾經一度懷疑過,為什麼輪迴眼這樣的眼睛,會長在長門的身上,難道就僅僅只是血統的問題嗎?

可是……

直到現在這個時候。

現場這些曉組織的人方才感覺到了長門的霸氣!

讓整個忍者世界為小南陪葬!

這是何等霸氣又瘋狂的話啊!

一時之間。

不管他們是否相信長門擁有這樣的能力,他們都已經在長門的話中,感覺到了那種決絕的心。

這樣的感受讓他們真的產生了非常奇怪的感覺。

那就是……

若是小南出事了!

長門真的會做出這樣大恐怖的事情來!

隨即。

在眾人疑惑不解的注視下,長門邁開步子離開了山洞,並沒有繼續留在這裡。

當然。

這並不是說長門和彌彥之間的羈絆斷了。

只是因為小南的事情,變化成了另外的一種樣子,儼然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這一次。

彌彥沒有再去阻攔長門。

通過剛才的情況。

他已經看明白了。

現在他根本不可能攔住長門的,長門已經下定了決心,其餘的話,再多說也沒有用了。

彌彥是不想說,其他人是不敢說,畢竟長門剛才表現出來的樣子,看起來還是挺嚇人的,他們前所未見。

踏踏踏踏踏……

長門一步接著一步邁著穩健的步伐,穿過山洞往外走,期間路過了許多篝火堆,可是他看到的每個人,手上都捧著相同的書。

「你們為什麼會放胥頂進來?」

長門冷冷的掃過現場這些曉組織的人,他的語氣中透著一股危險的信號,胥頂只是一個外圍的忍者,想要進入到山洞的內部,需要突破重重阻隔,這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在胥頂的身上卻是非常輕易的就做到了。

「這……」

「那個……」

「嗯……嗯……」

「他……」

「……」

現場被長門提問到的這些人,幾乎每個人的臉色都變得古怪了起來,剛剛他們正處於閱讀的興頭上,還一邊的看著後面的情節,一邊不停的在地上悄悄的摩擦,根本沒有想到平日里沉默寡言的長門,會突然問起胥頂的事情。

「你說。」長門盯著一個距離自己最近的忍者說道,他知道大家都知道為什麼,但是不點名一個人的話,他知道這些人不會覺得問題出在他們的身上。

「胥頂……胥頂他……給了我們一本書。」那個忍者小心翼的說道。

「一本書?」長門的紅色劉海向著兩邊甩動了一下,眼睛裡面閃爍著冰冷的眸光,說道:「一本書就把你們給收買了?」

「這……」

那個忍者不敢接這樣的話了,他們根本不知道胥頂做了什麼事情,也想象不到胥頂做了什麼事情,但是他們都能夠看得出來,那就是他們的這個首領長門,現在非常的生氣。

那麼在這樣的時間點上。

還是不要觸了長門的霉頭吧!

一時之間。

現場的幾個人都不太敢說話。

「就是這本書嗎?」

長門指著那個忍者手上拿著的書問道,他並不知道這本書跟小南有沒有聯繫,但既然是胥頂送的,那麼姑且就當做是有什麼關係了。

隨即。

長門猛地一把在將這個忍者手上的書拿了起來,直接無視了那個人的頁碼,將書合上,向著扉頁上看過去。

「忍者學校白老師?」

「富岳?」

「富岳是誰?」

「跟胥頂有什麼關係嗎?」

「還是僅僅只是巧合?」

長門看著這本書,心中開始思考了起來,隨即他向著其餘的幾個人看過。

「你們手上的都是同樣的書嗎?」長門的語氣並不是很好,但是卻可以顯現的很嚇人。

隨著這句話一出。

眾人頓時連連點頭。

「這書有暗示?」

長門想要找到小南,那麼就必須要去找到儘可能多的線索,現在這本書,對他來說,就是線索,他覺得自己說不定可以在這上面找到什麼特殊的信息。

「這書我拿走了,等我看完了再還你。」

長門丟下這麼一句話之後,直接拿著書就向外走出去,幾乎完全沒有去理會那個忍者的意見。

當然。

那個忍者也不敢有任何的意見。

畢竟這個人可是長門,是他們的首領,他哪裡敢說什麼。

可是……

問題是……

他沒有書看了!

只能等旁邊的同伴看完之後借著看了,他心裡苦啊,這種好書如果不是自己收藏的,那麼感覺上就會弱許多。

現在他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長門的身上。

希望長門在爽過了之後,可以把書還給他,不然他就只能自己去買一本了。

沒打開過白老師的故事之前,他並不知道這是一本什麼樣的故事,但是當他有了這本書之後,簡直就是用過的都說好。

一時之間。

現場的曉組織成員目送著長門離開,向著山洞外面走出去,誰都不敢說話,場面非常的安靜。

長門繼續向外走,他在路過每一個篝火堆的時候,都仔細的去留意了一番,發現每個人都捧著一本書,並且都在認真的看著書,看的還都是同一本書,就是跟他手上一樣的這本《忍者學校白老師》。

「哼!」

長門對於這些忍者的表現有著相當的不滿,他不喜歡這種將自己沉溺在書裡面,從而忽略了曉組織防禦的問題。

這讓他的肚子裡面產生了一股邪火。

可是。

這一股邪火。

他根本沒有辦法宣洩出去。

畢竟。

這些曉組織的成員放進來的並不是組織外的人,而是組織內的胥頂。

這並不能算是失職。

畢竟胥頂僅僅只是下忍的實力。

就算是他看到胥頂的時候,也沒有太過當回事,直到他看到了胥頂展現出來的輪迴眼,方才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妙。

他的心裡有恨也有氣。

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在這樣的事情上,去怪罪這些人,畢竟不能算是完全怪他們。

另外一點。

這些人都是在看書。

現在又是休閑的時間。

作為曉組織的首領,他總不至於連組織內人喜歡看書這樣的事情都去干涉。

這是完全沒有必要的事情!

所以。

現在這個時候。

他看著山洞裡面的人,為了手上那麼一本書,就把胥頂放了進來,將小南直接擄走了,這種事情讓他非常的不甘心,但並不能算是什麼問題,根本到不了去怪罪這些人的程度。

長門懷揣著無奈的心情,走到了山洞的洞口,他看到外面連綿不絕的細雨,配合那陰沉的天氣,似乎正在映照著他那壓抑的心情。

「不知道小南怎麼樣了?」

長門站在洞口重重的呼了口氣,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已經冷靜了許多,不像是剛才那麼衝動了,但是他依舊不能原諒彌彥剛才那種看起來非常淡然的冷漠樣子。

「先看看這本書。」

「說不定有什麼線索。」

「富岳……」

「怎麼感覺這個名字很耳熟呢!」

長門暗自的嘀咕了起來,他並不是一定要留在山洞裡,而是外面在下雨,他若是把書直接拿出去了,必定會被雨水浸濕,他怕那個樣子,就會忽略掉什麼線索。

可是他又不想顯得太過於安逸,也不想讓彌彥看見他站在這裡並不知道該去什麼方向的樣子,索性直接背靠著山洞的洞口,一邊聽著外面雨水落下的聲音,一邊放開了這本書。

剎那之間。

長門便感覺打開了一扇門,踏入到了新的世界裡面。

這個世界。

讓他又嚮往又憎惡。

因為這個背景讓他非常輕易的就判斷出來這是木葉村。

作為一個雨隱村的忍者,並且還是從小顛沛流離,他對木葉村的生活很嚮往,對於木葉村的忍者學校也很憧憬,尤其是被自來也老師教導過之後,他對於木葉村的事情,更是有著強烈的好奇。

如果可以……

他真的想在木葉村生活一段日子。

對於他這種在戰亂之中成長的孩子來說,木葉村簡直就是這個世界上的天堂。

同樣的。

他憎惡木葉村的忍者。

正是因為木葉村的忍者,殺死了他的父母,讓他成為了孤兒,承受了這麼多的傷痛。

「這本書是以木葉村為背景寫的,那麼就說明,這個作者是木葉村的人,而買這本書送過來偽裝成為胥頂的人,則很有可能是木葉村的人!」

長門立即就做出了判斷,敏銳的找到了一個問題的重點,那就是木葉村。

當然。

他的心裡也不能確定。

不過無所謂。

不管是不是。

只要小南出事了,那麼他必定要去找木葉村復仇,這比賬他自然而然的就會記在木葉村的身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4章 這書有暗示?(求訂閱求月票)

70.25%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