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那個人我惹不起!(求訂閱求月票)

第566章 那個人我惹不起!(求訂閱求月票)

黑絕意味深長的聲音,就這麼傳入到了長門的耳中,令得長門整個人都變得謹慎了起來。

事出反常必有妖!

剛剛他在尋找著小南,現在就冒出來這麼一個神秘的傢伙,跟他說知道關於小南的事情,但是要提出條件來。

這是真的嗎?

會不會有詐?

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多異常了。

哪怕現在長門對於尋找小南的事情很著急,但是也會覺得這裡面似乎有什麼問題,並不像是想象中那麼的簡單。

畢竟。

這種感覺就像是專門針對著他們來的。

這次對小南進行的突如其來的綁架,在他們看起來非常的突然,但是說不定這是早早就已經計劃好的事情。

「那你說說看……」

「你的要求是什麼?」

「我得先知道你是什麼要求才能決定答不答應你!」

長門冷視著黑絕,現在這個時候,在他的心裡,已經默默的將黑絕歸類為跟那個抓走小南的人是一夥的存在了。

他們一個負責偽裝成為胥頂出其不意的帶走小南。

另一個則是來到這裡,跟他談條件,現在所說的話,說不定就是釋放小南的條件。

長門的心裡已經開始有數了。

只是這些話。

他沒有說出去。

而是在安靜的看著黑絕表演。

當然。

長門並沒有直接去拒絕黑絕。

對於他來說,小南就是他的一切,沒有任何人能比得上小南在他心中的意義。

除非他真的不想活了,否則的話我不會讓小南出現任何的問題,哪怕是彌彥也出了問題,小南都不能出問題。

這就是他現在最真實的想法!

「很好。」

黑絕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笑容,只是他的笑容在他黑乎乎的臉上,根本就看不出來,完全呈現出來的是另外一種特別的感覺。

他來到這裡,說這些話,做這些事,所等的就是長門剛剛的這句話。

他需要的就是長門來為他做事!

「我需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黑絕緩緩的開口,他那雙橘色的眼睛,一直盯在我長門的身上,尤其是那雙輪迴眼,可以說讓他看到了一切的希望。

「嗯……」

「但是……」

「這個條件我現在還沒有想好!」

「所以你必須直接答應我!」

黑絕說了一句像是沒有說的話,直接給長門聽得一愣一愣的。

一時之間。

長門眼神異常的盯著黑絕。

他就像是在看一個奇怪的東西。

「你什麼讓你就得,我可以答應你這種非常無理的要求,你覺得我像是腦子有問題嗎?」長門沒好氣的說道。

「小南。」

黑絕幾乎會不猶豫的說道:「是小南!」

「我知道你必須要救小南。」

「現在只有我知道小南的位置!」

「如果你想去……」

「那麼你只能有求於我!」

「所以你答應也得答應……」

「不想答應也得答應!」

黑絕擺出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他根本就沒有擔心過什麼,他手上握著的是一張絕對的王牌,這是長門根本無法拒絕的籌碼。

「可惡……」

長門在心中狠狠的吐槽了一句,現在他的心理,確實都已經被面前這個黑乎乎的神秘人給拿捏住了,連他怎麼想的都知道,已經把他的心裡完全抓住了,根本就是知道他底細的。

這樣還怎麼談判!

這讓還怎麼討價還價!

根本就不在同樣的一個對等的層面上!

他對面前這個黑乎乎的人一無所知,連對方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對方的來路和目的,完全就是兩眼一抹黑,就連眼前的人都是黑的。

可是對方卻是不僅知道他的深淺,還完全了解他的長短,這樣他有什麼底細對方都知道,不管他說不說,對方都已經知道他的底線在哪裡了。

「當然……」

黑絕看到了長門那遲疑的樣子之後,準備開始補充了起來,他是要長門在未來幫他做事的,自然不會把關係鬧得太僵,這個分寸,他還是明白要拿捏好的,隨即聲音緩和了許多,橘色的眼睛裡面,泛起了道道精芒。

「我不會白白的讓你答應我的條件!」

「如果我帶你去了以後,你沒有見到小南,那麼你就當我什麼都沒有說過,根本不會要你做什麼事情,而且你也不會去做!」

「如果我帶你去了以後,你看到小南了,但是小南死了,或者你沒有救出小南,那麼你也可以就當我沒有說過,不需要做任何的事情!」

「但是……」

「如果我帶你去了以後,你成功的救出了小南,並且還活了下去,那麼在合適的時機,我會來找到你的!」

黑絕將他認為可能出現的結構,都給長門列了出來,現在他並沒有說出來需要長門做什麼,畢竟現在說這麼沒有什麼用處。

其實。

黑絕並沒有完全將希望寄托在長門身上、

他還不想因為這件事情跟他那個所謂的舅舅大筒木舍人搞得過於僵化。

所以。

他只是在為未來的可能性留下一個鋪墊。

如果未來沒有這個可能性的……

那麼這個鋪墊對他來說也是無所謂的事情!

不管怎麼說,對於黑絕當下來說,只要能夠讓長門答應他這個要求,那麼就等於說是為以後保留了這麼一個可能性。

而這個可能性之下。

不管是他使用還是不用。

對他來說都沒有任何的損失。

這樣的事情對於他來說,完全是一種穩賺不賠的狀態了。

這一次的計劃,他本身已經不抱有什麼希望了,這看起來只是他無數次失敗之中的一種,只不過這次他距離成功更近了一些。

但是。

這又有什麼辦法。

半路殺出來一個「舅舅」,將他所有規劃的一切都打亂了。

他也不想這樣。

可是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

任何的計劃都是會出現計劃之外可能會出現的東西,這是誰都無法避免,也無法完全算計清楚。

這就像是生活中的意外。

根本沒有辦法。

黑絕只是覺得深深的無奈,但是他並沒有去抱怨,畢竟他已經經過了太多次的失敗了。

每一次都是這種樣子。

這麼多年他都已經習慣了。

稍稍有一點點希望就會帶來絕望!

所以他在這些事情上實際上不抱有期待,對於他來說,不過就可以埋下一顆種子,說不定未來就發芽了。

當然。

不發芽也無所謂!

現在,長門就是這麼一顆種子!

畢竟宇智波斑在他的輔助之下已經成功的開啟了輪迴眼,這是他這麼多年忽悠了的這麼多的因陀羅後人裡邊,唯一一個開啟輪迴眼的存在。

這雙眼睛。

一度讓他看到了救出母親的希望。

雖然宇智波斑已經死了,但是幸運的是他的輪迴眼還留了下來!

只要有輪迴眼,那麼就一切都有可能!

不過……

讓黑絕感覺到難辦的就是九隻尾獸了!

只要長門能夠開啟輪迴眼的力量,將九隻尾獸收集齊全,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畢竟輪迴眼的實力擺在那裡呢。

但是……

這裡還有一個巨大的變數

那就是他這個所謂的「舅舅」大筒木舍人!

大筒木舍人同樣有輪迴眼,而且目前已經控制了外道魔像,這對他現在的處境非常的不利,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外道魔像意味著什麼了!

那可是十尾的軀殼!

若是沒有外道魔像的話……

那麼所有的一切都將是徒勞!

正因如此。

黑絕在心裡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若是沒有其他的可能性了,那麼他的只能等待著大筒木舍人死去或者離開,慢慢的熬過這一段艱難的歲月。

至於長門這顆種子。

隨意埋下了就可以了。

若是希望破滅那麼也是這樣處理,但若是稍微一個不小心,把這個願望實現了,那麼他也可以通過這個微小的可能性,將自己的母親大筒木舍人救出來。

至於那所謂的「舅舅」……

黑絕根本不相信大筒木舍人能夠幫他救出母親!

因為他發現這個人的所作所為跟要救出他母親這樣的事情完全不沾邊,根本就沒有幫助他的意思,甚至還在搗亂。

「這……」

長門在聽到黑絕的話之後,眼中閃爍起了深深的思索,因為他明白這個要求就等於開了一個空頭支票,以後隨時可能會拿著這個空調支票來找他,而他又不能去拒絕。

「我不能什麼事情都答應你!」

長門略微思索了一會兒說道,因為他是為了救小南的,但若是這個人告訴他,拿著這個理由讓他去殺死小南的話,那麼他是根本不可能去這麼做的。

「我事先說明!」

「我不會做任何傷害小南的事情!」

「也不會做任何傷害彌彥的事情!」

「只要不是讓我去傷害他們兩個人!」

「那我什麼都可以做!」

「當然……」

「一切的前提是……」

「你能讓我順利的就是就出小南!」

長門一句接著一句的說道,在他的心裡,小南是最重要的,彌彥次之,但是也非常的重要。

雖然在小南的事情上,他對於彌彥的反應有些失望,但是這種失望並不能化解他們這麼多年來的友誼。

他想清楚了。

他做不出傷害彌彥的事情。

所以。

只要不是對小南和彌彥出手。

那麼他並沒有什麼可以避諱的!

就算是讓他對著他的授業恩師自來也出手他也不會拒絕,畢竟在他看來,自來也不過也是木葉村的忍者,只是更特別一點的木葉村的忍者。

在他的心裡。

對於木葉村的憎恨。

根本不是一個自來也就可以消除的。

這是他心裡深深的傷痛!

「很好!」

黑絕微笑著點了點頭,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隨即緩緩的說道:「其實這兩個人也是各取所需罷了,我幫了你,你也幫我了!」

「你這個傢伙……」

長門在心中冷哼一聲,只是臉上沒有任何的變化,他覺得面前這個黑乎乎的傢伙,根本就是在趁火打劫,哪裡有什麼各求所需,說得倒是好聽。

如果不是小南有危險的話,他根本不會答應這樣的要求!

可是現在他根本沒得選!

除了面前這個人,他根本不知道還有誰有可能知道小南的消息……

「你必須還再要告訴我一個問題。」

長門深吸一口氣,他覺得自己不能就這樣被人宰割,哪怕是他對方已經摸清楚了他的底細,但是他也必須要在這個時候進行一番討價還價,否則的話,他將直接被人牽著鼻子走,場面會變得無比之被動。

此話一出。

黑絕沒有任何的回應。

就只是這麼靜靜的看著長門。

片刻之後。

黑絕點點頭。

「你先說說看,你說完以後,我再看要不要答應你」

黑絕緩緩的說道,他同樣沒有把話說死,現在他是掌握著主動權的,只要有這樣的主動權,那麼就不會擔心任何的問題。

可惡!

長門在看到黑絕那副模樣之後,心中暗暗的吐槽了一句,不過他也知道,想要在這樣的情況下討價還價,確實是非常困難的。

「我需要知道那個人的名字!」

「那個抓走了小南的人!」

「我知道你一定知道他是誰!」

「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長門死死的盯著黑絕,臉色變得無比冷峻,這個名字對他來說,還是很重要的,畢竟如果他拯救小南的時候,小南已經死了,或者說最後失敗了,他想要為小南復仇的話,也得知道那個人是誰!

「不可能!」

黑絕在聽到長門的話之後,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直接搖了搖頭。

「我所能給你提供的僅僅只有小南的位置。」

「我甚至可以帶你去小南的位置。」

「可我絕對不能告訴你那個人是誰!」

「若是你自己發現了那個人的身份那麼跟我沒關係!」

「但是我不會說的!」

「如果你實在要知道的話……」

「那麼我們之間的交易就只能作廢了!」

黑絕的語氣中有著強烈的堅決,他非常清楚,這樣的事情,他絕對不能答應,否則事後若是被大筒木舍人知道了,對他來說不會有任何的好處,反而會麻煩不斷。

「為什麼?」長門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他的雙手緊緊攥成拳頭,心頭頓時湧現出強烈的無力感,他哪怕緊緊這樣一個要求,都不會被滿足。

「因為……」

黑絕將聲音拉得很長,這個話題,他也不太想回答,可是既然他是來種種子的,那麼總是要付出一些。

隨即。

他深吸了一口氣。

緩緩開口。

「那個人我惹不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6章 那個人我惹不起!(求訂閱求月票)

71.36%
目錄
共81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