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奈良鹿久的困惑!(求訂閱求月票)

第631章 奈良鹿久的困惑!(求訂閱求月票)

其實。

三代完全錯誤的理解了轉寢小春的意思。

他以為轉寢小春讓他注意團藏,所說的團藏不對勁,是團藏有要成為火影的意思。

但實際上他並不知道……

轉寢小春在一個醫療忍者的角度上,發現了團藏的生命體征不是很對勁!

這樣完完全全錯誤的情報理解。

註定了三代將會在這重要火影之位更替的時候,處於一種被動的局面中。

「我們該怎麼辦?」

奈良鹿久盯着三代疑惑的問道,他在看到這樣事情的時候,已經看出來根部的忍者有異動了。

「要去阻止嗎?」

「還是……」

「靜觀其變?」

奈良鹿久是個聰明人,但是他依舊還是有很強的腦補能力,只是經過青羽的事情之後,他並沒有再像以前的,要盲目的相信自己的腦補能力。

作為木葉村的火影辦公室的參謀。

奈良鹿久對於根部還是有很多的了解,儘管他成為參謀的時間並不算久,但是想要坐穩參謀的位置,他需要了解很多的事情,嬰兒他對於根部是有了解的。

這個組織是木葉村的一個地下組織。

根部的忍者們本質上是暗部的忍者,但卻是只屬於團藏個人的暗部,並不納入到暗部的體系當中。

說白了……

這在奈良鹿久看來是一個不受控制的暗部組織!

這樣的組織存在於木葉村中,無異於一顆不定時的炸彈,隨時都可能會爆炸完全就是一股不安定的因素。

當然。

奈良鹿久也清楚,這是一把雙刃劍,對於木葉村來說雖然有傷害,但是對於三代來說,這個好處還是比傷害更大的!

只是……

根據以往的記載。

僅限於記載。

因為奈良鹿久成為參謀的時間並不算太久,所以他所能夠掌握到的情報都是處於記載之中的,沒有記載的事情他也沒有經歷過,以往他並又沒有現在那麼高的成就,所以他並不能夠知曉的那麼清楚。

所以在記載之外,是不是發生過這類的事情他並不能完全的肯定……

根據他所了解到的記載的內容跟部的忍者所執行任務的範圍,僅限於木葉村之內,這些根部的忍者他們要解決的是木葉村高層們無法出面應對的東西,可以說代表了木葉村的污點。

奈良鹿久作為木葉村的參謀,已經進入到木葉村的政治圈層了,並且他還是木葉村奈良一族的人,屬於猿飛日斬身後的豬鹿蝶家族,深受三代的重視和信賴,所以能夠知曉的事情還是比較多的。

進入到政治圈層的人就明白,沒有什麼對與錯,沒有什麼正義與黑暗,有的僅僅只是屁股所在的位置。

贏的人就是正義,贏的人就是對的,贏了的人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享受所有人膜拜的目光,站在道德最高點上。

輸了的人就會背上一切的黑鍋!

木葉村裏面有許多不得不做的事情,比如某個忍者一直在說抹黑三代的話,若是無中生有也就罷了,偏偏說的還是真的,而這個人的心裏沒有數,根本不聽勸,依舊不斷的向外聲張這樣的事情,那麼也就只能在某一天裏突然想不開,選擇了投河自盡。

這樣的事情並不少見,只是在許多人看來,並沒有將這類的事情和三代聯繫在一起,畢竟三代在人們心中的形象是那樣的正面而光明,只不過處理這樣事情的團藏手下的根部。

根部的作用就是做這一類木葉村高層沒有辦法正面出手的事情。

維護著村子裏黑暗的正義!

他們沒有辦法解決麻煩,但是可以解決惹出麻煩的人!

然而。

現在這個時候。

這樣一隻只聽命於團藏的暗黑忍者團,卻突然一起離開了木葉村,前往村外去執行一些莫名的任務,這又怎麼能不讓人懷疑呢?

若是簡單的一支兩支根部忍者小隊,悄悄地離開木葉村,還不會被輕易的發現,可是這一次,實在是太多人了,浩浩蕩蕩的就這麼從正門走了出去,已經不是隱藏不隱藏的問題了,根本就藏不住好吧!

奈良鹿久在看到這些關於根部忍者的情報的時候,他的心裏就已經開始思索著這些根部忍者的目的。

根部忍者與普通的忍者不同,他們在進入根部以後就沒有了自己的名字,只剩下屬於他們的代號,更是沒有屬於自己的生活,就連他們的性命也都不是屬於自己的,完全是一些沒感情的執行任務的兵器。

這樣的根部忍者是不會私自行動的,他們的所有舉動都接到了相應的命令,而發出命令的人只可能有一個,那就是志村團藏。

這些根部忍者一起走到木葉村之外,卻又執行着關於木葉村的任務,這並不困難的會讓奈良鹿久察覺到他們的目標,很有可能是正在返回木葉村的忍者大軍之中的某一些人。

這讓奈良鹿久立即想到了兩個名字。

旗木朔茂和波風水門。

這也讓他這個比較敏銳的頭腦意識到了一個巨大的秘密,木葉村可能將要發生一場浩大的政變。

木葉村的天要變了。

一定有人開始想要成為木葉村的新一代火影了。

就連木葉村的民眾們也都覺得到了更替的時候。

旗木朔茂和波風水門都是新一代火影的大熱門。

尤其是波風水門帶領着木葉村的忍者大軍取得了第三次忍界大戰的勝利,這樣的名聲已經傳回到村子裏了,極大程度的振奮和鼓舞的人心。

畢竟在第三次忍界大戰開始以來,人們的生活都變得枯燥和無味起來,每天都處於的一種憂心忡忡的擔憂之中,大家的生活都變得很低沉,尤其是村子裏的一些商鋪,更是經濟蕭條,無比壓抑。

戰爭對於人民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哪怕是處於村子中受到庇護的這些人,也都心裏邊很是難受,戰爭對於他們的影響並不僅僅是生活和生意,還有他們的那些親人以及朋友,包括平日裏認識的那些臉上佈滿笑容的忍者們。

那些前往前線的忍者們能夠回來多少?

那些他們熟悉的忍者們又能回來多少?

這些小問號在他們沒有看到忍者大軍歸來之前,並沒有辦法得到答案!

戰爭就意味着死亡,死亡便會帶來傷痛!

這些前往前線的忍者之中,必定有許多是木葉村人們的親朋好友,他們發生任何的事情對於這些人來說都是難以接受的,縱然他們都已經做好了,有可能會犧牲的心理準備,又有誰真的願意麵對這樣的場面呢?

木葉村的民眾早就期望戰爭結束,重新來到和平的時候,穩定的發展,快樂的生活。

其實他們想要的就是這麼簡簡單單。

現在波風水門將這樣讓她們覺得無憂無慮的生活重新帶了回來,這使得村子裏懟于波風水門成為新一代火影的呼聲極高。

這種事情本就威脅到了三代的火影之位,奈良鹿久非常清楚這一點,而且他也能夠看得出來三代並沒有打算現在就退出火影之位,這就意味着三代與波風水門之間將會產生一系列難以調和的矛盾。

至於志村團藏……

跟奈良鹿久先前的判斷一樣。

志村團藏做出這樣的舉動,並不是在三代的受益之下進行的,而是他自發的行為,這也就說明了他將目標也同樣放在了火影之位上。

想到這裏。

奈良鹿久立即明白了,他現在正在見證著一個三方爭奪火影之位的局面,甚至若是將旗木朔茂放進去的話,將是一個四方爭奪火影的場面。

這種現象以前沒有過,以後應該也不會再出現了。

這麼多人同時想要爭奪一個火影之位,這確實是一件非常難以出現的事情。

時至今日。

若是想要再次發生,這種可以影響木葉村局勢的政變,幾乎不會再有任何這樣的可能性了。

畢竟這樣的條件要求還是很苛刻的!

首先需要有一個賴著不願意離開的火影,其次則是需要一個守護在火影身邊但自身也想要做火影的副手,最後則是有那麼一到兩個能夠讓整個村子都很認同的繼承人。

這樣的條件很難同時實現!

其實。

現在也是木葉村百年難遇的一個場面了!

這樣的場面讓奈良鹿久,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經過了青羽的調教之後,他明白了,很多事情要三思而後行,並不能完全依靠自己的天賦就任性妄為,許多時候知道未必要說出來,而他知道的東西未必完全是正確的。

奈良鹿久目光略微低沉的盯着三代,他在等著三代說出後續的話,現在不管他知道多少做出多少判斷,他也不過是木葉村的一個參謀而已,更多的事情,尤其是涉及到火影之位,則是完全在他的掌控之外,就算他看破了,看透了,他也不過是隨着浪花飄搖的孤舟,無法掌握自身的命運,這就像是他看到了一個滾滾行駛而來的歷史車輪,但他卻無力做出任何的變化。

「團藏的事情我們就先當做沒有發生吧!」

三代在奈良鹿久期待的目光之下說出了自己的答案,他的想法非常的簡單,就是這些事情如果團藏可以出手解決的話,那麼也避免了他許多的麻煩。

根據他對團藏的理解,團藏肯定是要去動手的。

是他尚且並不清楚團藏打算使用什麼樣的手段去解決掉這個對於火影之位有危機的現象。

不過……

無論是使用什麼樣的方法,只要能夠化解眼前的危機,那麼對他來說都是非常有利的。

只要沒有了旗木朔茂和波風水門的威脅,那麼對於他來說,對付團藏反而是更加簡單的。

三代有着許許多多對付團藏的辦法!

完全可以說就是拿捏!

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團藏!

三代可以從根本上讓團藏重新做回到原本的位置上,並且繼續的等待他在火影之位做到想要讓位的時候接替過來。

團藏跟旗木朔茂和波風水門不同,前者一直生活在陰森的黑暗之中,極少在木葉村裏拋頭露面,所做的事情完全都是見不得光的,默守着一份他心中認可的黑暗的正義,只是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其實完全就是算在手上的一桿槍,只是這桿槍還在思考着什麼時候將槍口對準三代。

現在的問題就是這樣……

團藏在俞木葉村的民眾面前是沒有任何基礎的,若是想要成為火影,必須得接替他的火影之位,雖然他們是互相利用的關係,但是三代可以對這段關係有着非常清晰的把控。

至於波風水門和旗木朔茂,這樣的兩個人是有民眾基礎的,忍者們會在內心裏更加傾向於他們,這樣的人相比團藏對於三代來說更加危險,完全可以是有機會將他從火影之位上趕下去的。

這一次他並沒有犯下什麼難以原諒的錯誤!

但是作為火影這麼多年,三代明白,高處不勝寒,站在這樣的位置上,根本沒有辦法保證永遠不會犯錯,任何一點點的小問題都可能會落人把柄,這樣一來,就會給這些想要成為火影的,有民眾基礎的,有威望的人提供了機會,甚至到時候就算是他還想坐在火影之位上,也有可能被這些輿論以及其他家族們的聯合威逼,讓他從火影之位上走下去。

這會是讓他覺得很無奈的一件事情,也是在他的把控之外,可能會沒有什麼辦法的,畢竟先前旗木朔茂的事情,就已經讓他在這件事情上感覺到了危機感。

現在他並不想重蹈這樣的覆轍。

可若是團藏能夠完美的解決這個事,哪怕是以一種非常極端的方式暗殺了波風水門,他都可以將鍋甩在團藏的身上,進而一舉將團藏也解決掉。

當然。

這裏指的解決團藏……

並不是要將團藏殺死,而是讓團藏徹底失去成為火影的機會!

只要團藏沒有繼承火影的資格,那麼他也就可以高枕無憂了,繼續再做上幾十年的三代火影,也是沒有問題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1章 奈良鹿久的困惑!(求訂閱求月票)

79.7%
目錄
共809章
倒序